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20(1) by: ralfch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011字 ⁄ 字号 EVA20(1) by: ralfch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20 views 次

Chapter:1

EVA-20,PART-1,要放弃了吗?
作者:ralfch

EVA-20
PART-1
要放弃了吗?

(场景:NERV第一副司令兼对外联络部部长阿南则也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地点位于第三新东京郊外的一座山上,外形并不起眼,实则外松内紧。它与达碇源堂的风格亦完全不同,给人以宽敞明亮的感觉)

阿南则也(打算让他以一个41、2岁的相对年轻科学家外形出场,设计参考《流星蝴蝶剑》中的律香川)看着谍报保安部递交上来的报告,“这么说,初号机驾驶员拯救计划失败了?”
“是的,”谍报部负责人三木隈上(此人的形象以《流星蝴蝶剑》中的韩棠为参考,绝对忠于阿南)回答,“据现场反映,当时赤木博士说了句:‘真嗣,难道你不想回来吗?’”
阿南放下了报告,踱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拉开了百叶窗。窗外,剧烈战斗之后的第三新东京在夕阳余辉下显得有点破落。“一个牺牲了妻儿的NERV司令与底下忙碌着修理大厦的普通工人有何不同?”他轻声说道。
“您在说什么?”三木上前一步,恭敬地问。
“没什么。你如实向SEELE报告吧,注意加上赤木博士的那句话,同时附上11年前碇唯消失后的分析材料。”阿南依然面向窗外。
“是。”
“另外,加强注意对他的监视,我想他这段时间会耐不住寂寞的。”
“是。”三木鞠躬后离开了办公室。
“碇源堂,你会不会造出第二个凌波零来呢?”阿南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

(场景:NERV总部,初号机实验现场)
赤木律子、葛城美里无声地望着伤良累累的初号机。昨天凌乱的现场已得到清理,流出的LCL也早已被清除干净。
“前辈,”伊吹的叫声打破了两个人沉默,“前辈,总部来人了,催您快走。”
“就来。”律子转身欲走。
“律子,还记得上回我打了你一个耳光吗?”
“这种事恐怕没多少人会很快忘记。”
“念书的时候你好象不是这么记仇的吧。”
“过了好多年,人都会变的。”
“那么请你动手吧,”美里霍地转过身来,扬起脸。
“嗯——”,律子有些吃惊,随即就明白了。“你是希望我向上汇报时坚持真嗣拯救行动吧——,好,我答应你,”她扬手给了美里一记清脆的耳光,“我会尽力,但得事先说明,这可不是你我能决定了的。”
“我知道,”美里回过头看着初号机,“但我只能拜托你了。”
(特写:美里脸上的手印和她眼中坚决的神情)

(场景:SEELE议事大厅)
SEELE3:“律子博士,你可是SEELE召见的将官以下的第一人呀。”
“对此,我深感荣幸。”
SEELE6:“那么,你刚才汇报的内容,嗯,就是依然坚持拯救第三合格者的计划经过深思熟虑了吗?”
“是的。”
SEELE7:“你曾说过初号机的肩锁是被它自己解开的?”
“是的,但……”
“请你只回答是或不是。”
“是的。”
SEELE1:“请回吧,博士,辛苦你了。”
“是。”
律子离开后,SEELE2首先发话:“真奇怪,身为父亲的碇源堂好象并不关心独生子的死活。”
“不错,刚才问碇源堂的时候,他好象对拯救自已的儿子不感兴趣。”说话的是SEELE4。
SEELE1:“现在不是讨论碇源堂的时候。阿南送来的报告,你们看过了吗?”
众:“看过了。”
SEELE1:“那么,你们的意见?”
SEELE2:“虽然阿南与碇不是太合得来,但那份报告还是很实际。”
SEELE8:“我看重点是在报告的附件上,11年前的事故与今天有些类似。”
其他人纷纷表示赞同。
SEELE5:“11年前的事故让凌波零得以出现,现在又会出现谁?”
SEELE6:“说起凌波零,我感觉她都快成了碇源堂的私人部队。”
SEELE4:“凌波零,零号机的驾驶员,只听命于碇;初号机,暴走后驾驶员被吸纳,若再来一个新的凌波X作为第五合格者,再完全听命于碇的话……”
SEELE3:“那个男人还真是不可捉摸呀。”
SEELE7:“我还要提醒大家注意,初号机可是经常暴走的,而且威力惊人,如果碇成功地救出第三个合格者或造出又一个凌波零,又让此人驾驶的初号机,很难说会不会……”
SEELE8:“我有一个主意:一,暂停初号机驾驶员拯救活动,冻洁初号机;二,在007中寻找新合格者;三,限制碇源堂的权力,诸位意下如何?”
大多人表示同意。
SEELE1:“不,此次不能在007中找人了,范围扩大;还有对于第三点,我并不赞成,只要碇源堂还是NERV的司令,很难对他进行有效的限制。”
SEELE3:“那您的意见?”
SEELE1:“提名他为SEELE新成员,在这里,他可只有1票。”
SEELE5:“高明!”
余人纷纷附合。
SEELE1:“那就这样,把意见转达给碇源堂、阿南则也和冬月幸增,命令他们遵照执行,散会。”

(场景:葛城美里家,夜)
美里一个人独自喝着啤酒,“很久没有这样寂寞了,明日香还在医院,而真嗣……”,她的眼中隐现泪光。“PENPEN,你想他吗?”美里向那只企鹅问道,
“咕,咕”。
“叮,叮……”电话铃声。她过了很长一会儿才拿起听筒。
“喂,——是律子呀,——嗯,我知道了,谢谢。”美里任由听筒从手中滑落,
“还是放弃了,那么我可以做那件事了。”她暗暗下了决心。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