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序&第一章第一话

2022年11月0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389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序&第一章第一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14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見えない明日で》是由かつ丸先生创作的一部长篇同人小说,全文共七章、六十一话,从第三使徒入侵开始起笔,是一部十足的巨著。

beiming并不是第一个翻译本文的人。在由绫波护卫兵团吧和凌波吧合办的电子杂志《月光》上曾经刊载过本文的第一章,在此还要感谢贴吧的各位前辈们的付出。然而遗憾的是除了《月光》杂志上的那一章之外,beiming实在没能找到后续的译文。但这没准也只是beiming查找资源的能力太差吧(笑)......

相比起本文,也许国内的众多EVA迷们更加熟悉的是かつ丸先生的另一部大作,由OriginalX先生翻译的《EVANGELION SR》。在beiming刚接触EVA同人的时候,《SR》这部作品在beiming心中留下极大的震撼。之所以后来慢慢开始翻译同人作品,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了《SR》及译者OriginalX前辈的影响。

かつ丸先生的作品对角色心理的描写深刻入骨,翻译过程中时常会感动到泪下,但不知beiming拙略的译文,又是否能将这份感动传达给屏幕前的各位呢。虽然很期待,但心底总是有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关于最喜闻乐见的内容——CP配对。在翻译初期,beiming一直以为这会和《SR》一样,是一部LRS作品,但是渐渐发现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而到了最后却又突然意识到,好像一开始倒也没猜错(笑)总之,beiming无意在此剧透。说到底,本序言存在的目的只是吊一下胃口罢了(笑)

总之,于beiming而言,かつ丸先生的这部小说是一部绝对的神作,是beiming心中与《SR》齐名的、最喜欢的作品。(指原文,而非这篇译文......(笑))

从剧情、人物等各种意义上来说,本文都称得上是难得一见。主角既不是真嗣也不是零,而是律子哦。(意不意外?)在《SR》中OriginalX前辈就已提过,かつ丸先生非常喜欢律子这个角色,但在《SR》中却没有太多发挥,看来是全都留到这一部里面了(笑)

但是,关于更进一步的剧情,人物关系的发展,beiming并不打算继续剧透。碎碎念已经够多了,到此为止吧~

声明:beiming只是本文的译者,不拥有对本文的权利。本文的所有权属于かつ丸,而文中人物的所有权属于GAINAX。本文允许转载,但还请确保内容完整。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他究竟,从何而来?

我们又该,向何而往?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一话

 

 

黑发的少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在他的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赤木 律子,她盯着少年的脸庞,一言不发。

这里是NERV本部内医院的一间病房。医疗事务并非律子的专长,何况NERV也为少年配备了专任的医师,但是,身为NERV实质上的三把手的律子,完全有权力把那位医师支开。

当然了,负责看护的护士们也是一样。最后,病房里只剩下了她和少年两人。

 

少年的面容上,已经看不到此前的那种苦闷了。他的神情很安然。

虽说此前已经看过了附在报告书里的照片,但是今天自己才第一次真正地见到了他。第三适格者,碇 真嗣。

容貌上似乎不太能看得出父亲的影子。

还是说,那个男人在中学的时候其实也是这样的一副面容?从他如今的样子来看,这实在是很难想象呢。

少年的身体瘦弱而纤细,一看就知道他注定与体育运动或者格斗技什么的无缘。今天才刚一见到美里就吓得想要逃走,这样看来,他实际上是个胆小怯懦的孩子吧。

对于驾驶EVA这件事,他同样表现出极度的抗拒。虽说正常的孩子多半都会这样做,可是,即使是看到了全身包裹着带血绷带的绫波 零,他似乎还是不为所动。这一点,让律子始料未及。

倒不如说,在第一眼看到零的时候,他的眼中尽是恐惧。真是奇怪,他们两人应该没有见过面才对。

使徒的攻击撼动了整个地下空间,她伤痕累累的躯体也随之从病床上摔落。即使如此,少年却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也是他就是个天性凉薄的人吧。当时的他,简直可以用 ‘ 面不改色 ’ 来形容。

最后,就连美里也不再对绫波 零抱有希望了。当她再一次请求真嗣去驾驶EVA的时候,他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终于选择了登上插入栓。

也正是在那时,律子感受到了一种违和感。真嗣一直在躲避着美里的目光,也不敢去看她的脸。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他那双写满恐惧的眼瞳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在面对美里的时候,无论她说什么,真嗣就是不肯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所以,自己会对后来发生的事情抱持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高得异常的同步率倒还可以理解。毕竟在此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真嗣拥有与初号机同步的能力。就算他在初次同步中就展现出了远超绫波 零和德国的第二适格者的同步率,也可以归咎为 ‘ 现有实验数据稀少,比较对象不足 ’ 之类的原因吧。

律子知道,问题并不出在同步率上,也不出在EVA上。

问题在于真嗣。

他似乎知道了一些,本不应知道的东西。

 

 

当初号机突然抬起手来、保护了少年的时候,她确确实实听到他这样说道。

「妈妈。」

他的声音很低,多半是传不到站在发令所的他的父亲那里的吧。不过,律子却确信,自己一定没有听错。

沉眠于初号机中的灵魂。知晓这件事的不过只有寥寥几人而已。美里并不属于其中之一,所以肯定不可能是美里告诉他的。虽然身为作战的总指挥官,但她所知晓的真相也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然而,真嗣却知道了这件事。

不止如此。AT力场的展开、无需训练就能熟练操纵EVA的能力、高得惊人的同步率,凡此种种,已经无法从科学上给出解释了。可是律子却有种感觉,那个少年,并不是什么 ‘ 天才 ’ 。他的种种行动,只体现出了两个字:

经验。

 

 

想一下就明白了吧。即使是在成千上万会驾驶汽车的人中,能够成为F1车手的也不过屈指可数的几人而已。努力和练习能带来的增益终究是有限度的,有的人之所以能成为F1车手,凭借的乃是与生俱来的驾驶天分。可是,究竟是怎样的天分,才能让一个此前完全没有摸过车的人驾驶F1赛车在赛道上奔驰如飞呢?更何况,就算赛车可以直接按照驾驶员的意志行进,当一个人被唐突地下令 ‘ 给我坐到车上去 ’ ,难道这个人就一点疑惑都不会有吗?

真嗣的情况,与此同理。

正因如此律子才明白,他所凭借的,一定不是什么 ‘ 天分 ’ 。

让真嗣凭借自己的双手歼灭使徒,这本身并不是源堂和律子所期待的。唤醒初号机的防卫本能——也就是暴走——以此取得胜利,这才是两人一开始所设想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初号机并没有暴走,自始至终都处于完全的控制之下,可使徒却被成功歼灭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一事实是不可否认的。

 

 

符合逻辑的答案只有一个。

或许在来到这里之前,真嗣就已经在某个地方接受过驾驶训练了。

知晓 ‘ 唯的灵魂在初号机里沉眠 ’ 这一点的,除了NERV本部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组织了。也即NERV的上层机关——人类补完委员会。

碇 源堂也并不是无所不能。敌对的势力,应该也会潜伏在组织的内部。 ‘ 既然EVA是泛用型兵器,只要能够夺取驾驶员的话,也就 ‘ 将军 ’ 了 ’ ——倘若那些敌对势力有这种考虑,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比起现有的三台EVA,能与EVA成功同步的人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所以,在不知不觉之间,也许已经有某个组织悄悄向真嗣伸出了自己的触角。

碇 唯的灵魂,只沉睡在初号机的核心之中。很难相信MAGI中的数据会发生泄漏,所以说到底只能是在模拟器上参加过训练吧。

即使如此,一想到身为如今唯一战力的第三适格者早已被别的组织染指过了,律子还是会觉得很不情愿。

 

(晕了,这一段怎么感觉这么邪恶...... ——beiming)

 

律子和源渡所需要的,只是服从命令、便于使用的工具而已。多余的意志或情感什么的,完全是不需要的东西。

无论是眼前这个少年也好,还是其他的孩子也好。

 

所以,对于真嗣身上的种种异样,律子绝不会视而不见。

作战结束后,她把善后的工作交给了玛雅,自己则直接来到了这间病房。她的心中,自始至终都有着无法打消的疑虑。

对于真嗣的疑虑。

 

 

「......唔......唔嗯」

耳边传来微弱的响动。

他好像终于醒了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所以只是静静地盯着他看。或许在心底里自己正在警戒着他也不一定。

可是从他呆呆望着天花板的样子来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

或许是因为这间房间很不习惯,他的眼神显得有些迷茫。片刻,他扭头看向了这里。

两人的视线,渐渐交汇在一起。

 

「律子......小姐......」

「...早上好啊。感觉怎么样?」

 

就连律子都觉得自己的语气或许太过冰冷,可真嗣却似乎不怎么在意。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律子。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点战斗后的恐惧。

或许他也像零一样,是个没什么感情的人吧。

他只是显得很疑惑,就像是尚未搞清自己的处境一样。

 

「......我没事。那个...请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因为你在机库里晕倒了。我们正要扶你出来的时候。」

「机库...是吗?......果然,那不是梦啊。」

他的声音很小,不过律子还是勉强听了个大概。

看来不只是律子,就连他本人也同样还没反应过来。这样一来就好理解了。

「嗯,那不是梦。你驾驶了EVA,漂亮地击败了使徒。......还记得吗?」

「......记得。」

也许是意识终于清醒过来了,真嗣从病床上坐起身来。抬头望向了,站在他身旁的律子。

 

不知怎么,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恐惧。

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抓紧说正题。有些事情,还是赶在美里来之前解决掉比较好。

毕竟对方只个孩子,所以直接问他就可以了。就算他选择闭口不言,自己只要观察他的反应,同样可以明白很多事的吧。

「真嗣君。」

「......是。」

「你似乎,以前就接受过驾驶EVA的训练了呢。」

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更像是一句断言。

对此,真嗣的回答则是沉默。

 

但律子能感觉得到,他并不是不想回答,或者不知道答案。

看上去,他似乎是在忧虑, ‘ 到底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不用担心,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保证不会对别人说起你告诉我的任何事情。」

 

监听器和摄像头已经在事前就关掉了。这是律子要求的。

毕竟,倘若真的发生些什么事情,也绝不能让除了司令、副司令和自己以外的第四个人知道。所以,除了律子写给上面的机密报告书以外,本次会面将不会留下任何记录。

 

「...包括我爸爸,是吗?」

「...嗯,司令那里我也不会说的。所以,请放心地回答吧。」

「......」

 

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困惑、畏惧、迷茫,多种情感交杂的、他的视线,一直定格在律子的身上。

现在想想,也许自己有些太过强硬了吧。毕竟今天才初次见面,唐突地要求他百分之百地信任自己,果然还是做不到的吧。或许再给他一些时间比较好。直到他能够向自己敞开心扉为止。

然而,长久的踌躇过后,真嗣的嘴唇终于微微动了动。

可他所说出的话,却完全超乎律子的想象。

 

「我...曾经......驾驶过EVA。」

「驾驶过EVA?!难道......难道是德国的二号机?可是你......」

可是你应该根本无法与二号机同步才对。

沉睡在二号机核心中的,是惣流·京子博士的灵魂。对她来说,碇 真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怎么可能让他与二号机同步呢?

然而真嗣却摇了摇头。

「不是二号机,就是这台初号机。......与今天一样,我曾经驾驶EVA与使徒战斗过。」

「你......你在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

多半是睡觉的时候看到幻觉了吧。正打算这样一笑了之的时候。

律子看到了。

少年眼中的光采。

错乱、恳求、哀诉、迷茫,他的眼神,皆与此不同。

 

在那视线之下,律子下意识地选择了保持沉默。看上去他并没有在说谎,至少他自己应该从来没有那种想法。这一点律子一眼就看得出来。

真嗣仍看着律子,继续着他的独白。虽然无法理解、甚至无法相信,但律子还是觉得,冷汗正顺着自己的背脊滑落。

「因为我是归来者......我来自未来。......我亲眼见证了人类的毁灭,第三次冲击......」

「......」

「我说的,是实话...」

 

律子早已无言以对,然而,少年却突然抱着头,表情也变得扭曲起来。
是疼痛吗?还是说,突然想起了某段记忆?

 

「我...我明白了。总之真嗣君,请你好好休息吧。」

「请一定要相信我......拜托了......」

他陷入了沉默,身体重重地躺回了床上。似乎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而律子仍然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只是眉头紧锁地看着真嗣,甚至忘了呼叫医生。

 

对她来说,眼前的这个少年,再一次变得陌生起来。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暂且算是一篇新连载的故事吧
这是一个时间线倒逆的故事,主角是律子。所以黏糊糊的情节应该不会很多了
因为用了很荒诞的写作手法,后续情节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哇(笑)
原本是打算按照这种长度进行不定期的连载,但正如各位所见,这是对本篇故事的重写,所以最后可能很长
另外也很有可能像少年Jump那样,来一个戛然而止(爆炸)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