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二话

2022年11月0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21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二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35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话

 

 

坐在研究室里的椅子上,终于感觉心情平复了些。

自从使徒袭来,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她端起了那只绘着猫咪图案的白色马克杯。

杯中冲泡的是速溶黑咖啡,但似乎还没有搅匀。不过无所谓了,律子喝咖啡向来并不怎么注重口味,反正自己也不是出于什么少女趣味才会去喝咖啡的。

像是想要让混乱的思绪安定下来一样,小啜了一口杯中灼热的黑色液体。

这才终于醒悟过来。这不是梦。

咖啡顺着喉咙流下的感觉让她明白,眼前这一切,的的确确就是现实。

但也正是这一点,让律子的思绪陷入了更深的混乱。

 

 

就现状而言,尚未发现什么问题——早些时候,她对源堂这样报告。

她同样也提到,真嗣的战斗能力多半与他的高同步率有关吧。EVA机体本身的力量,以及真嗣与生俱来的防卫本能,两者相加才造就了如此卓越的战斗力。

对于这套说辞,源堂似乎没有起疑。

 

毕竟,这是EVA第一次投入实战。对于身为技术负责人的自己给出的解释,他应该会或多或少予以采纳。

应该是这样的吧。

由于要与委员会协商受损设施的修复与调整的具体事宜,源堂和冬月现在也忙得抽不开身。虽然也许已经无暇深究真嗣和初号机的事,但反正对他们来说,拥有一台强大的EVA终究是一件好事吧。

 

可这样一来,不就变成背叛了吗?

因为自己,并没有把真嗣的话如实相告。

 

可是,那种荒诞无稽的事情,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因为我是归来者......我来自未来。/

/......我亲眼见证了人类的毁灭,第三次冲击....../

 

他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至少他本人应该是相信,自己所说的就是事实。

是受过什么强力的暗示吗,还是得了妄想症呢?还是说......那一切都是真的?

恐怕从科学上无法解释。一个活生生的人,却能穿越时间回到过去,这种事情根本没理由发生的吧——这是她的理性告诉她的。

 

可是,EVA的存在本身,不就已经揭示了一个事实吗?

存在着某种超越人类智慧的、常理无法解释的「真实」。

 

不,不对。即使如此,对于真嗣所说的那种事,自己果然还是无法相信的吧。

 

 

「我说你,发什么呆呢?」

「......什么啊。至少先敲下门再进来啊。」

「我~敲~过~了~哦~,没听到吗?」

 

不知什么时候,美里站在了那里。

打量着坐在椅子上的律子,一脸的愕然。

 

与使徒的第一次作战,她虽然身为指挥官但却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但这也情有可原,毕竟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就连 ‘ 真嗣将会成为初号机驾驶员 ’ 这件事,都是在最后时刻才告诉她的。

 

能在战略自卫队的N2爆雷之下保护好他的安全、把他平安无事地送到本部,这就已经值得嘉奖了。不过,对美里来说,摊上那种一不小心就送命的差事,她多半还是高兴不起来的吧。

 

 

然而不知为何,此刻的她却显得意气风发。

 

也许是因为,不久之前的那场战斗,与她心中的意念重合了吧。

 

「歼灭使徒」,仅仅是为了这唯一的目的,她才会选择加入NERV。而今天这场胜利终于证明,她的坚守与苦苦等待并不是毫无意义。因为使徒,仍然会再一次出现在人类的面前。

自十五年前南极基地毁灭之后,美里赌上几乎全部人生的这场复仇,终于开始开花结果。这样一想,也就可以理解她的欢欣了。 ‘ 你这种选择未免太过鲁莽 ’ 什么的,恐怕没有谁有资格对她说这种话的吧。

 

「......那么,有什么事?」

「什么啊,有点太冷淡了吧。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才对哦。」

 

一边以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着,她毫不见外地坐到了旁边的圆形椅子上。来研究室做客的人并不算多,那把椅子正是美里的专属席位。

 

「冥想、这样说或许不太恰当,但不管怎么说,专心思考问题对我来说也是重要的工作之一。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会专门要一间单人办公室?」

「知道了,知道了。比起那种事,我更好奇真嗣君现在的情况呢。我觉得现在应该能和他见面了吧?」

 

果然这才是真正目的吧。

上次见面之后,律子为他注射了镇痛剂,并且嘱咐护士接下来不要让别人打扰他。

在机库的突然昏厥,似乎是战斗时脑部负荷过大导致的。调整一下插入栓的设定参数,下次出战的时候应该就会缓和很多。

接下来该如何对待真嗣,律子自己也还没有想好。至于现在该不该让美里和真嗣见面,同样也还无法判断。不过,他们两人应该已经见过面了吧?毕竟当初可是她把真嗣护送到Geofront来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目前他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还是让他静养一段时间比较好。」

「...这样啊。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呢,那孩子......」

美里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着。也许,她也已经开始对真嗣起疑了。

 

「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不是吗?......明明那么不愿意驾驶,结果坐上去之后表现却那么好...正想要好好夸他两句呢,突然就晕过去了。」

「......被突然要求驾驶那种东西,正常人都会不情愿的吧。」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那场战斗呢?在他的操纵之下,感觉EVA简直就像是变成活物了一样。」

 

正如她所言,甚至都不需要接收发令所的指令,真嗣所驾驶的初号机奔跑着、跳跃着、嘶吼着,随后轻易击溃了使徒。

这并不是暴走,驾驶员并没有失去理智。即使如此却还是发挥出了野兽一般的力量。

 

「已经说过了吧,EVA本来就是活物啊。只不过是 ‘ 人造人 ’ 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没有采用而已。」

「所以说,那就是EVA真正的力量?」

「是EVA和真嗣君共同的力量哦。如果零来驾驶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了吧。出类拔萃的同步率,加上EVA本身的力量和真嗣君的防卫本能,才会有这样了不起的战力。」

 

这当然不是事实,但是,真相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她的。话说回来,她应该也无法分辨真假的吧。毕竟这是EVA第一次投入实战,根本找不到什么前例可以供她判断。

 

「原来如此,那孩子是天才啊。真是没想到啊,我还以为他是个靠不住的家伙呢。」

「......你和那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去接他的时候,你们应该说过话了吧?」

「说倒是说过......但不知为什么一直都垂着脑袋,问话也不回答。真是的,明明有这么漂亮的大姐姐坐在旁边,却像个小鬼一样害怕得全身发抖,太失礼了吧。」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美里显得颇为愤慨。

在回来的路上,两人被卷入了战略自卫队与使徒的交战,或许是那副景象把真嗣吓坏了吧。听完美里的话之后,这就是律子的第一想法。

但也许,事实并不是这样。

 

「......就只有这些?」

 

「欸,你是指?」

「......难道,那孩子真的什么都没和你说?」

 

故作镇静地向她询问道。但就算这样,也许还是显得有点唐突。

不过美里似乎并没有在意。短暂的思考后,她朝律子摇了摇头。

 

「他什么都没和我说呢。......哦对了,他好像低着头自言自语了些什么,但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

「自言自语?」

「是呀。脸色煞白地说着什么 ‘ 骗人 ’ 啦,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啦,总之就是一直在小声咕叨。......不过话说回来,看到那种怪物,任谁都难免会动摇的吧。」

「.........说的也是呢。」

 

看样子从她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真嗣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如今仍然无法下定论。在下一次与他见面之前,自己必须要好好地整理一下思绪。

 

「呐,我说,真的不能让我见见真嗣君吗?这一路上一直忙忙乱乱的,也没来得及好好介绍一下......稍微有些话想要对他说呢。」

「....现在他还没有醒来哦。等他恢复意识、做完所有检查之后,我再联系你。」

「....精神污染,对吧?......真的没关系吗?」

「.........嗯,不必担心。」

 

‘ 他的精神有问题 ’ 这种说辞,真的能让自己信服吗?

‘ 也许他只不过是发狂以后胡言乱语罢了...... ’ 这种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

但此刻,最不相信这种可能的,正是律子本人。

真嗣他并没有发狂。他自始至终都很理智。

可是,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三次冲击。

人类的末日。

她明白,那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毕竟,NERV这个组织成立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律子心知肚明。

‘ 来自未来 ’ 这种说辞,果然还是很难相信。可是真嗣所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正是对当下正在自取灭亡的人类的启示吗?

 

「律子!!你—在—发—什—么—呆—啊—!」

「啊啦,不好意思哦。」

一旁的美里似乎有些生气了,自己刚才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啊。

虽然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算了算了。估计你也很累吧,最近事情这么多。」

「......你不是也一直没有休息吗?稍微歇一下怎么样?」

「说是这么说。但不知怎么,一直没有去休息的心情啊。......毕竟,谁能想到,使徒那种东西居然真的再次出现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都在发光。

父亲的仇敌终于现身,她肯定会欣喜的。律子早就明白这一点。

‘ 有多少人死在了今天这场战斗中 ’ 这种事情,肯定已经被她抛到脑后了吧。但倘若因此而指责她,那也只不过是伪善罢了。对律子来说,在听闻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的死讯的时候,还不也是没什么感觉吗。

最后,只是用比较冷淡的语气,对美里回应道。

 

「从今往后,真正的战争就要开始了。这肯定不会是使徒最后一次入侵我们的世界。」

「那是当然。毕竟我们NERV就是为此存在的。」

 

NERV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存在的呢?一无所知的美里,仍然在乐观地笑着。

也许她没有察觉到,对她回以微笑的律子,笑容中似乎带着一丝同情。

 

 

「真嗣君,我进来了哦。」

 

敲了敲门之后,律子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门。

早些时候医师向她报告,他已经醒来了。

虽说没有口头上回应,真嗣还是从病床上坐起身来,望向了律子。

 

比起几个小时以前,如今他的神情平和多了。

 

而且当时那种无法言说的神秘感,现在也基本感觉不到了。

这也是当然的吧,毕竟他只是一介中学生而已。

「身体怎么样?」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黑色的眼瞳似乎有些动摇,小心地打量着律子。

他应该已经猜到了,自己今天早上说过的话,之后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真嗣君,可以拜托你详细地和我说说吗?....关于今天早上的事。」

「.........是。」

片刻沉默后,他轻轻点了点头。从他的眼神中,再也看不到一丝迷茫。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二话提早写完了呢。
似乎有周刊的感觉了呢、但我只是偶尔才这样哦。(^_^)
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呢?~(笑)
虽说已经借律子之口提到了源堂,他本人可是还没有登场哦。
零也同样完全没有出现。不知她什么时候才会登场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