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十话

2022年12月3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408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十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9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十话

 

 

 

 

战场上,不时传来痛苦的嘶鸣声。

伴随着巨大的轰响,地面剧烈摇晃起来。

又一台EVA量产机倒下了。

但律子并没有回头。只是保持着双手插在白衣口袋里的姿势,静静看着前方。

 

 

视线尽头的那个男人,碇 源堂。

 

 

他依旧沉默不语。

黑色的司令制服,橙红色的太阳镜。在那之下,一双眼睛冷冷地看向这边。

 

身后的少女同样表情木然,眼中空无一物。

 

两人静静地站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发生,又或者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终结。

 

 

 

当初为了追踪薰的行迹而去往地下的时候,源堂似乎并不在那里。

而且冬月也说过,源堂拒绝了SEELE的要求。

也就是说,他是在那些事都结束后才去往了地下深处,带着零一起来到了这里。

 

 

 

「...真嗣君呢,他怎么样了?」

 

 

听到律子的问题,他的眉毛微微上挑了一下。

零的表情却毫无变化。她的眼中失去了焦点,神情漠然,几乎感受不到生命的气息。

是用了药吗。一瞬间这样想道。

 

 

 

于是,再度开口问道。

 

「...已经知道了吧,莉莉丝被毁灭了。」

 

「嗯。」

 

「那么,傀儡系统的状况呢?」

 

「也知道了。」

 

「既然这样,你也应该明白了吧。自莉莉丝而生的零,身体已经出现了异常。在这种状态下,你真的觉得她还能助你实现愿望吗。」

 

 

 

这样的说辞就连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果然,源堂没有任何反应,连面部表情都没有变化。只有从眼神中才能读出一丝轻蔑的意味。

 

 

「把那孩子带来这里,说明司令也打算开始了呢。和SEELE一样,目标是初号机吗?」

 

「......」

 

「基路议长说过,要让人类摆脱群居的形式,作为全新的生命而生存下去。而你呢,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依旧没有回应。不过,律子本来也没有抱什么期待。

淡淡笑了一下,律子转过身去。

那边的初号机,仍在与敌人战斗。已经有四台量产机被打倒了。

其余五台量产机手持战刃,将初号机围在中间。然而,初号机所带来的压迫感却远在量产机群之上。

 

 

长枪精准地刺入敌人的身体,抓住手腕将整条手臂扯断,又或者是一记迅猛的踢击,将对手的头部削落。

 

 

一台,又一台。初号机单方面地屠杀着量产机群。

甚至没有给它们发出悲鸣的机会。

 

 

 

 

「...真是可怕的光景啊。你不觉得吗?」

 

又一次看向了源堂。

 

「......」

 

「等初号机消灭了所有的量产机,SEELE的野心也就彻底失败了。到了那时,你就可以开始你的计划了,是吗?」

 

「......」

 

「但你真觉得,初号机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吗?」

 

 

 

伴随着巨响,又一台量产机倒下了。

面对质问,源堂始终一言不发。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律子是以揶揄的语气说出那些话的吧。

事实上,律子每说一句,他的脸色都变得愈发阴沉。

 

 

「初号机杀死莉莉丝的理由,你明白吗?另外,真嗣君的插入栓又为何会被弹出,你也明白吗?」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先提问的人是我才对吧。」

 

 

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

 

也许是这一次距离比较近,掀起的烟尘比之前都要猛烈。

转头望去,与初号机对峙的量产型EVA只剩下了最后一台。

 

 

初号机飞身而起,冲向对手。赤褐色的长枪利落地命中了目标。

量产机痛苦地抽搐着,连抵抗的时间都没有,巨大身躯就已经轰然倒地。

 

战场上,唯有初号机昂首而立。

 

 

 

 

 

这样就都结束了,是吗。

 

哪怕初号机的实力超群,但这样的战况也未免有些太顺利了。不由得这样想道。

 

 

 

下一瞬间,律子的担忧变成了现实。

 

眼角的余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真嗣君,快闪开!!」

 

 

 

 

 

初号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提前展开了AT力场。

然而,本应被阻挡下来的「那东西」,却轻而易举地贯穿了橙色的结界,向着初号机袭来。

紫色EVA猛然抬手格挡。但来袭之物的威力丝毫不减,刺进了初号机的面部。

 

 

鲜红色液体喷涌而出,将覆盖身体的装甲染成了红色。

 

 

「怎、怎么可能......」

 

律子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但所幸,在最后的千分之一秒内,初号机侧头躲闪,最终免于头部被贯穿。

初号机双手拔出了「那东西」,扔在了地上。

半张脸,连带一只眼睛,已经被撕碎了。

 

 

来袭之物,与初号机手中所持之物有着相同的外观。

唯一能与神对抗的武器,朗基努斯之枪。

 

是复制品吗。

突然想起,美里曾经也问过这种事。

 

早该想到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之前被打倒的量产型EVA已经纷纷起身。

何等可怕的恢复力。是因为搭载了S2机关吗。

 

厚重的战刃改换了形态,变成了朗基努斯之枪。所有机体都是一样。

局面逆转了,初号机陷入了压倒性的不利。

 

 

 

面部的伤痕血流如注。当初号机强撑着摆出迎击架势的时候,敌人已经将它围在了中央。

 

 

随后,量产机群振翅而起。九把长枪一齐刺向了初号机。

初号机挥枪横扫,挡住眼前的攻击。但伴随着装甲被撕裂的声音,它的身上出现了更多的伤痕。虽然尽力没有被刺中要害,但喷涌的鲜血已经将它全身染成了墨红色。

 

初号机单膝跪地,手里仍然死死地握着长枪。

量产机当然也遭受了重创,但却像是狂化了一样,完全看不到颓势。

 

 

顷刻间,一把长枪贯穿了初号机的左手。

随后,另一把枪刺穿了右手。

量产机群挥动翅膀,裹挟着被夺取自由的初号机,缓缓上升。

 

 

 

 

初号机的活动停止了。

手中的长枪无力地坠落在地。

 

 

 

上升到了数百米的高空。

量产机群占据的方位,恰似十字架的形状,将祭品置于最中央。这样的分布,显然并不是巧合。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初号机,以及执行裁决的刽子手们。

 

以救世主之名,宣告旧世界的落幕。

 

 

 

 

 

 

 

 

 

 

‘ 已经无力回天了吗? ’

 

眼前的情势下,这种想法完全是合理的。

 

 

 

 

 

 

 

但不知为什么,律子却总有种感觉。

她依旧愿意相信。

相信像这样放任SEELE的邪恶图谋成为现实,这样的结局,那个「真嗣」注定不会答应。

 

为了改写历史、逆转未来而赌上一切的少年,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律子并没有别开视线。

无论如何,她都想要亲眼见证。

见证那个瞬间。

 

 

 

 

 

像是回应着这份意念一样,原本静静躺在地上的朗基努斯之枪,枪身开始微微颤动。而后,渐渐悬浮起来。

枪尖缓缓地调转了朝向,向上扬起。下一瞬间,如同飞矢一样,急速射出。

 

 

 

当那条红色的流线划过天际,量产机中的一台瞬间被切成了两段。

这是反击开始的第一缕狼烟。

 

 

 

原本停止活动的紫色巨人,发出狂怒的咆哮声。即使地面上的律子也能感受到冲击的声浪。

天空中出现了十字架形状的闪光,把四周染成一片金色。

 

 

 

初号机的背后,生长出白金色的巨大双翼。

爆震的威压之下,量产机群仓皇逃窜。

 

 

零星的残破躯体坠落在地,掀起一阵烟尘。

正是刚才被命中的那台量产机。

这一次,它胸口赤红色的核心已经彻底碎裂。

 

 

 

像是在抗议着同伴的阵亡一样,其余的量产机发出 ‘ 叽、叽 ’ 的鸣叫声。

 

 

 

 

但这并不足以唤起初号机的丝毫怜悯。它扇动双翼,握紧了长枪。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第二次发生了逆转。

 

 

 

 

 

 

 

 

 

「......这样一来,终于结束了啊。」

 

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一样,源堂冷冷地说道。

 

又一台量产机被击落了。朗基努斯之枪利落地穿胸而过,将它的核心贯穿。

它最后扇动了几下翅膀,随后就那样坠落下来。

巨大的冲击波让律子站立不稳,金色的短发在烟尘中飘扬。

 

 

 

 

 

「...你之前说真嗣,是吗。」

 

(注:前面朗枪射向初号机的时候,律子曾经惊呼 ‘ 真嗣君、快闪开 ’ ——beiming)

 

 

 

听到这句话,律子回过了头。

源堂也正看向这边,直视着她的双眼。

 

 

 

 

「驾驶着初号机的,其实,并不是真嗣吧。」

 

 

 

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扭曲的微笑。

一瞬间,律子好像被他震慑住了。不,不可能,这只是错觉而已。

 

 

「现在初号机的体内并没有插入栓。说起来,在地下的时候,你应该见到他了吧。」

 

「唔,是啊。但也仅是见了一面而已。虽然命令他也一起来,但是,也许现在他还躲在教条区吧。实在是不成器啊。」

 

 

 

看向了零。她依旧神情木然。

就像是被冰封的精致人偶一样,对于律子和源堂的对话完全没有反应。

这时又传来了巨响。抬头望去,量产机只剩下最后三台还在苦苦支撑。

每一台坠落的机体,都被击碎了核心。

 

 

「过不了多久,老人们就要从梦中醒来了。自第二次冲击之后,苦心谋划了十五年的计划,终究还是归于尘土了。」

 

「那么司令呢,这样也没关系吗?如果补完计划遭到挫败,你自己、副司令、还有『她』的愿望,难道不也是无从谈起了吗。」

 

「我的愿望,本来就和他们不一样。使徒已被肃清的当下,就算失去了NERV,失去了莉莉丝,也不算什么问题。......你背叛了我,放弃了MAGI,但在我看来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你的所作所为并不足以刺激到我,最多只能让我想起你母亲在世时的某些往事而已。」

 

「哦,你居然还能想起妈妈,我想她也一定会高兴的吧。...对我来说,MAGI只是枷锁罢了,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终于想明白了这一点。打着妈妈名号的谎言,将我束缚在你身边的枷锁。这种东西,就算舍弃掉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是了。多年以来,律子都被MAGI这条锁链束缚着。

在直子死后,她本可以选择离开这里。诚然,与源堂的关系可能会让她有所迟疑,但从根本上说,她之所以选择留下,终究还是因为那台移植了母亲人格的机械。

 

 

 

 

按照直子的期望,让MAGI发挥出应有的价值。对身为女儿的律子来说,这是她的使命,是她注定要背负的十字架。

但也许...其实就算没有她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有能力,不管谁都可以操作得了MAGI。可律子就是很想留下来。那时她觉得,似乎只有在这里,她才能与故去的母亲重逢。

 

 

 

然而事实上,就连这也只是谎言罢了。

 

 

只要找到了足以填补心中空缺的凭依,那么,就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的。

 

 

 

 

所以她舍弃了MAGI。

这并不意味着杀死了母亲。母亲并不在那里。从来都不在。

没有灵魂的电子躯壳,将律子的心灵锁死的沉重枷锁。这种东西,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MAGI,是直子君毕生的梦想。」

 

「没错。但并不是我的梦想。」

 

 

 

微笑。

她知道,源堂已经无言以对。

 

 

 

「我就是我。...我和母亲,是不同的人。」

 

 

这是律子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

 

 

五年间,一直在心中隐隐作痛的那块痼疾,似乎终于消失了。

 

的确,在对待赤木母女的方式上,源堂几乎采取了相同的做法。

作为合作者,作为上下级,作为情人。

母亲直子陷入了绝望,最终亲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然而,她的女儿律子却不一样。

 

 

 

不是拒绝自己,而是在最后,拒绝了源堂。

 

 

插在口袋中的右手,第一次握住了那把小小的铁器。这是她之前去研究室的时候揣在身上的一把手枪。

彼此相距只有十米不到,就算是律子也不会射偏。

 

 

 

 

面向源堂,继续说道。

右手尚未亮出那把枪。

 

 

「SEELE的计划,已经被初号机击溃了。...那么司令,你的计划呢,是要利用零吗?只是为了让她充当你自己的计划中的道具,才带她来这里的吗?」

 

「并不是只有零。包括我自己和初号机在内,一切都是道具。」

 

 

源堂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像是在探听对方的底牌一样,曾经的情人冷冷地彼此对峙着。

 

 

「...初号机吗?现在的初号机,恐怕不会如你所愿的哦。」

 

以嘲讽般的语气说道。

源堂没有回答,而是回以扭曲的笑意。

 

 

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时不时会有嘶鸣声传来,上空的战斗仍在继续。

被摧毁核心的量产机,已经再也无法恢复了。

 

 

 

「...初号机那样拼死战斗,你觉得难道是为了你的计划吗?不,不是的。那完全是出于它自己的意志。它不可能助你实现计划的。」

 

「初号机的意志,就是唯的意志。她拒绝了老人们毁灭世界的意图,现在这一切就是结果。而我的愿望,则是唯的愿望的延续。」

 

「......不,并不是这样的。她已经不在那里了。你难道还没注意到吗,自己突然变得如此健谈,难道不正是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吗?」

 

 

 

 

 

源堂的笑容消失了。

他目不转睛盯着律子,随后抬起手来,调整了一下太阳镜的角度。

镜片之下的那双眼中,潜藏着凶光。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然而,律子却不为所动。声音依然非常平静。

 

 

「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不是吗。她已经不在了。」

 

「所以呢,你才称它为真嗣吗。荒唐。你自己亲口说过,他的插入栓并不在那里。」

 

「...初号机里的灵魂,属于另一个碇 真嗣。第三使徒入侵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是他在战斗。」

 

 

 

 

一瞬间,时间仿佛冻结了。

律子并不觉得自己揭开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对她来说,只是说出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而已。

但对源堂来说,却似乎不是这样。

 

 

 

 

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而在他身后的蓝发少女,那双血色的眸子中,似乎恢复了些神采。

她静静地看向律子,并不显得很吃惊。对她来说,这些同样是早已知道的事。

 

 

 

「真是荒谬。你一定是疯了吧。」

 

 

最后,源堂只是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他的笑容里,写满讥讽与轻蔑。

 

 

 

「......什么穿越时空之类的,真嗣的那些小孩子话,也真亏你会相信啊。」

 

 

 

 

 

这一次,无话可说的人变成了律子。

她恼怒地盯着源堂。

 

 

果然,律子看不到的地方已经被装上了窃听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难道说,最初那次在病房对话的时候吗。

 

 

「难道你不相信吗?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难道现在你依然觉得他在说谎?」

 

「穿越时空这种事,只是伪科学的幻想罢了。真嗣之所以会拥有特殊的能力,完全是唯的缘故。是她把那些超越现实的事告诉了真嗣,仅此而已。最初的战斗也是一样,未经训练的小孩子怎么可能熟练操纵EVA,是唯在保护着他才对。后来,也正是唯取走了他脑中多余的记忆。」

 

「听起来毫无根据呢。」

 

「错了,根据无疑是有的。一直以来真嗣都在憎恨着我,但却从来都会选择以大局为重。作为小孩子,他未免太懂事了些。这很难不让人怀疑,也许是大人的意志介入了他的思维,才会让他变得如此成熟。你不这样认为吗?」

 

「...完全不认同。因为真嗣君并不是那样的孩子,你和他接触得太少,自然不会明白。......一直以来,他所憎恨的只有他自己。你也好,我也好,我们这些利用着他的大人们...明明我们才是最该被谴责的对象。」

 

 

 

 

源堂既不知晓也不承认「真嗣」所背负的重担。他从未亲眼见到过少年落泪的样子,从未触碰过少年那颗孤寂的心。单单从窃听器里听来的只言片语,注定不可能让他认清全部的现实。

所以他犯下了大错。

按照自己的意愿歪曲事实,以此自我欺骗。但却从未去调查真正的事实。

为什么抗拒着真相。是不愿面对呢,还是不敢面对呢。

源堂的话,在律子听来只是谎言罢了。不管他说什么,都只会让律子觉得可笑。

 

 

 

 

「明明知道真嗣君的事,却还是选择了装聋作哑?实在不符合你的作风啊。只是因为他一直没有违抗过命令,所以你也就没有把他视作威胁,还是说,在你正准备对付他的时候,他却失去了记忆,所以你也就继续放任不管了,是吗?」

 

「虽然口口声声说要阻止补完计划,做出的事却完全相反。顺从地帮我清理掉了每一只使徒,扫清了前进路上的障碍。这样很好。只要他不表现出反叛的迹象,对我来说就没有确认的必要。...罢了,事实很快就会清楚了。」

 

「...说的也是呢。反正事实是不会改变的,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悲鸣,最后一台量产机也从空中坠落下来。核心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暗红色,随后破裂、粉碎。

十二只白金色的羽翼在初号机的背后展开,托载着它缓缓落回地面。向着律子,源堂和零所在的位置。

 

 

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蓝发少女静静地走向前方。源堂也跟着她,向此走来。而律子则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想与源堂保持距离。

 

 

初号机的双足静静地落在律子身后的地面上。面部和全身各处的伤痕仍然血流不止。

手中的朗基努斯之枪,尖端已经被量产机的血染成黑红色。

 

 

零和源堂就站在距它十多米的地方。它的体表装甲被撕碎,身体血肉模糊,随时都有可能解体、倒下。

面对这副恐怖的景象,在场的三人却无一露出惧色。

 

 

 

仰视着初号机的源堂,表情无法捉摸。

他缓步走向了赤裸的蓝发少女。

 

 

「......开始吧,零。」

 

 

 

零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反抗。她的目光并非望向源堂或是律子,而是伤痕累累的初号机。

而源堂并不在意。他抬起右手,手掌置于零的腹部位置。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的手掌渐渐没入零的身体。

 

少女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那只手、......司令,你果然已经使用了亚当。真是令人作呕。」

 

「......」

 

 

一瞬间看到的,被植入他手掌中的那个存在,正是曾经被人类捕获,最终毁灭南极、引发冲击的神明。

 

对于自莉莉丝而诞生的人类来说,亚当本应是异质的存在。他却强行将它植入了自己的身体。

 

亚当的力量,显然也干涉了维持零形体的AT力场。

 

 

莉莉丝和亚当的融合,到底会意味着什么呢。也许就连「真嗣」也无法预测吧。

但恐怕,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就要降临了。

 

 

 

 

「......停手吧,司令。」

 

 

 

终于举起了枪,枪口对准源堂。

然而这只是换来他冷漠的一瞥而已。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手掌深深地没入零的子宫的位置。这个过程,像是受精。

 

 

就算律子开枪,难道他会就此收手吗。——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初号机动了。

 

 

没有咆哮。

也没有扇动羽翼。

 

 

只是双手举起赤褐色的长枪,枪尖对准自己。不知何时,原本分叉的朗基努斯之枪已经扭曲、变形,成为了一条直线。

正如十五年前人们第一次发现它的那一天,它的姿态。

 

 

 

 

此后的瞬间,伴随着一声闷响,长枪透胸而过。

 

 

 

 

「什......!」

 

 

下意识地惊叫出声的人,是源堂呢,还是律子呢。

 

锋利的长枪轻易贯穿了数层的胸部装甲,在那之下,正是EVA的核心。

 

 

 

律子觉得自己的心猛然抽动了一下,就连呼吸也为之停滞。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他要毁灭莉莉丝,毁灭二号机。

这些,全部都是「真嗣」的愿望吧。

 

旧世界的罪业,没有在新世界里继续存在的必要。为了人类的存续,所有的使徒,所有的EVA,都必须被毁掉,什么都不能留下。

包括他自己。

 

 

初号机全身颤抖着,一定是感受到了剧痛吧。EVA的体内是有神经系统的,否则不可能动得起来。

血液顺着枪尖滴落,在身下汇成小小的一滩。

 

 

初号机渐渐失去了力量,原本紧握着枪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只有长枪的一端抵在地面上,支撑着它的身体。

 

 

初号机仰头望天,在它的生命中,最后一次纵声长啸。

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震耳的咆哮声中,漫天的血雨纷纷扬扬地落下。

 

 

 

初号机的声音渐渐衰弱下去,像是一曲悲歌。

 

 

 

 

 

 

 

 

 

「...为什么,唯...你在想什么...」

 

沐浴在血雨中,源堂小声喃喃道。

白衣被染上了点点猩红。律子仰望着初号机,露出微笑。

 

 

「这样一来,所有的使徒和EVA就都不复存在了。真嗣君,你的愿望,终于就要实现了啊。」

 

像是被她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一样,源堂死死地盯着律子,眼中露出凶光。

 

「还没有结束。还有零的力量、还有莉莉丝的力量可以使用!就算寄居着唯灵魂的核心被摧毁了,我也一定能与她重逢!!一定、一定还有办法......」

 

 

这是律子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惊恐的一面。

与碇 唯重逢,这才是他真正的愿望吧。

所以,他不允许「真嗣」改写这个世界,他不允许「真嗣」夺走属于他的初号机。

 

 

但对于这样自私的愿望,律子只觉得不屑一顾。她打心底里唾弃这个男人。

并不是因为嫉妒着唯。而是觉得,既然只想要和她重逢,那为什么要把别人也卷进来。想做的话,自己去做不就好了。

 

 

 

 

 

 

 

 

「零!!」

 

律子嘶喊着。

 

「零!!你觉得这样也没关系吗?放任世界被毁掉,放任真嗣君的愿望被践踏,这种结局你会认可吗?你真的觉得自己只是为了那种目的而生的吗?事到如今,难道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因痛苦而双眼紧闭的少女,此刻睁开眼睛,看向律子。

 

「拜托了,请看看初号机、看看真嗣君吧!请你想想,自己此生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你与渚君到底有什么不同,真嗣君为什么不顾一切也要救你,如果是现在的你,一定能想明白的吧!!」

 

 

 

血红色的双瞳,直视着律子的眼睛。

零不是没有心的人偶,也不是毁灭的使者。

对自身的存在感到恐惧,为那个少年的秘密感到苦恼。一直以来,零都在迷茫与不安中的徘徊。

但她所不知道的是,当那些情感开始在她心中萌芽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渐渐脱离源堂的掌控了。

 

身世也好,使命也好,都不重要。

只有她自身的意志,只有绫波 零所拥有的、专属于自己的灵魂,才真正地有其意义。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对于零自己而言,只有这才是唯一的、全部的价值。

 

 

 

 

 

「请好好想想吧,你真正的愿望是什么!趁你还有选择的机会!不论男个男人要求你做什么...!」

 

「给我住嘴!」

 

 

随着源堂的怒吼声,有什么东西擦着律子肩头飞了过去。

他左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律子。

但是,已经太晚了。如果语言的力量也是枪弹,那么,早在他之前,律子就已经开了枪。

 

 

 

想说的话,已经毫无保留地说完了。这样就足够了吧。律子微笑。

 

 

 

「......!」

 

突然,源堂的身体抽动了一下。

他跪倒在地,死死握住原本埋入零体内的右臂,露出惊恐的神色。

 

 

零向后退出几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而后,目光转向律子。

 

 

 

 

「...我就是我。我不是人偶,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律子笑着点头。

而零的脸上,似乎也浮现出一抹微笑。

 

 

源堂痛苦呻吟着,仍然不甘地向零伸出手。他的右手自腕部以下已被切断了。

零下意识地躲闪,向后退去。这时,旁边突然有人影闪过。

 

 

 

「跟我来!!」

 

 

 

漫天血雨中,出现了闯入者。

一把抓住零的手腕,抱起了她。而后,用最快的速度跑进了最近的建筑中。

眨眼间,两个小小的人影便消失了。无论是源堂还是律子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律子畅快地笑了。

一闪而过,带零离开这里的少年,是真嗣。

源堂口中那个依然躲在教条区的,不争气的孩子。

 

 

看来,他早就已经来了。也许是暗中跟着源堂和零一起上来的吧。

他一定是为了保护零才来的吧。如果他独自躲在教条区,一定会觉得不安的吧。

如果是这样,也就是说,他听到了律子和源堂的所有对话,得知了另一个自己的存在,也亲眼见证了源堂怎样利用包括零在内的每一个人,来实现自己的野心。

 

 

 

「......有什么...好笑的。」

 

「啊啦,真是无礼至极啊。」

 

 

面对源堂低沉的质问,笑着回答道。

不知何时,他的枪口又一次对准了自己。看起来他终于克制不住怒火了。

律子叹了口气。随即也举起了枪。

血雨仍在飘扬着,染红了源堂的身体,染红了律子的白衣。

 

 

 

 

「就算现在去追他们,大概也来不及了吧。无论如何,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对于内部的东西,也只能从内部破坏掉。只有能够与她保持同步的真嗣君,才能在不毁掉初号机的情况下将她消除。」

 

 

 

与第十四使徒的那次战斗,「真嗣」与初号机的同步率达到了百分之四百。

也许,他早就在等着那一天了。

被人怀疑也好,被别人知道了秘密也好,还是被别人畏惧、唾弃也好,全都无所谓。那时,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从让他登上初号机的那一刻起,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之所以会消失在初号机里,既不是意外,也不是唯的意志,而是少年自己的选择。

他留在了初号机的核心中,取代了唯的位置。从那一天起,「碇 唯」这个存在已经被永远地抹去了。

 

 

 

「也许你觉得你才是掌握一切的那个人,他只是你的一颗棋子而已。但事实上,从他溶解在初号机体内的那一刻起,胜负就已经分晓了。你被将军了,无论有多么不甘心,你所追求的人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即使如此,你还是不肯放弃吗,碇司令?」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举枪对准彼此的两人,视线终于交汇在一起。

几周之前还曾同床共枕的情人,而今,其中的一人将会殒命于此。

 

 

 

 

 

 

 

 

「赤木 律子君,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因为,我曾经......」

 

 

 

我曾经,真的爱过你。他这样说道。

 

 

五年以来,未曾说出口的那句话。律子曾苦苦追求的那个答案,直到这最终的时刻,才以这样的形式得以吐露。

何其狡猾的男人啊。

 

 

 

「嗯,我也、曾爱过你啊。」

 

 

律子说着,露出笑颜。

在过往五年中,源堂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的,真心的笑颜。

 

 

 

而后,枪声响起了。

一声,两声。

 

 

 

 

 

律子缓缓向后倒去。

身体的某处,灼烧感开始蔓延。但具体的位置却说不出来。

 

 

 

 

 

 

 

 

 

 

 

 

 

 

天空被染成了红色。初号机的灵魂、意志与血肉,化作纷飞的红雨,在天空里飘扬。

 

 

原来,这就是死亡啊。

 

 

 

不过,没关系的。

因为世界,依然会存续。

 

 

哪怕律子的生命到此为止,既然补完计划已被挫败,作为群居生物的人类就将依然存在下去。文明的火光,将会世世代代地延续。

 

 

 

 

 

在零落、纷飞的血雨之上,在一个律子业已无法看到的地方。

在那里,有太阳、白云和彩虹,有一望无际的清澈的蓝天。

 

 

所以没关系的。

 

 

 

 

 

 

 

律子仰面倒在地上。

眼前的景象都被染成红色。一尘不染的、纯粹的红色。

余光的一角,是同样倒在地上的初号机。

从巨人的身上,已经再也感受不到生命的气息。

 

 

 

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见证到了最后吧。

她觉得很满足。

 

 

 

 

美里和玛雅她们,肯定会生气的吧。

抱歉啦。

 

 

 

这是律子的最后一个念头。她露出了微笑。

 

 

眼前景象似乎变得模糊起来,而且身体也开始发冷。

 

很快,她的意识坠入黑暗之中。

 

 

 

 

(第六章“直至梦的终点”完。)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六章也结束了啊。

下一话就是终曲,最终话了呢。

 

****************************

 

 

 

beiming:从刚开始翻译的时候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了。然而等终于走到了这里,不知为什么却有点不舍。也许,对于这部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日夜陪伴着beiming的作品,beiming的确怀有是某种特殊的感情吧。

 

翻译《見えない明日で》,并非是近期才有的想法。事实上在多年前,beiming就已与这部作品结缘(哈哈哈说是多年其实也没那么多......可能两三年吧......)。时至今日,这才突然有了一种多年的心愿终于成真的感觉。

 

此后,就是作品的最终话了。然而在这里,beiming也想再度回顾一下前六章中的故事。以下只是beiming个人的主观想法而已,读者倘若觉得有碍观瞻,直接略过即可。提前说一声抱歉啦~

 

到目前为止,本文的两条隐线——律子与源堂、与母亲的关系变化,也算是落下帷幕了。在源堂和「真嗣」之间,律子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对于母亲、对于MAGI,律子也终于明白了内心中的真实感情,摆脱了一直以来的执念和幻想。沿着かつ丸先生为律子小姐设定的这条泪水、痛苦与欢笑交织的故事线一路走下来,看着曾经内心扭曲的律子小姐一点点地解开自己的心魔,身为观众的beiming也有了一种释怀的感觉,为她感到高兴。

 

而除了这两条隐线之外,本小说的主线当然是就是律子和「真嗣」的故事了。尽管一直是以律子的视角叙事,但「真嗣」无疑也是本文的主角之一。从未来穿越而来的少年「真嗣」,其形象与EVA原作中那个纤细、敏感的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论在精神品质还是个人能力上,都是堪称圣人一般的存在(话虽如此,beiming并没有抬高「真嗣」而贬低真嗣的意味。两位少年在作品的前期和后期分别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且,无论哪一个都很可爱哦~)相信各位读者在读过最终章后,会更加为「真嗣」的故事而感动,为这位了不起的少年击节赞叹。

 

 

 

好了,胡说了这么多,差不多也该到此为止了。以上只是beiming的一些胡思乱想而已,有感而发所以就写了下来。还请见谅~

 

截至第六章的结尾,虽然律子与「真嗣」皆已欣然赴死,但读者想必也猜到了,故事是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那么,作为小说主线的律子与「真嗣」的故事,将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呢?在最后一刻终于萌生出羁绊的零和真嗣之间,又是否会诞生新的可能呢?请期待最终话吧!

 

 

(另:暗示了这么多,相信各位也已经猜到最终的cp配对了吧(笑)怎么样,在序言里beiming没有说错吧?这的确是一部LRS作品哦~毕竟谁说“R”的含义只能有一个嘛(笑)——beiming)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