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40、29、14——纪念那些人 by:ReiIV

2010年06月06日 福音感想, 评论感想 ⁄ 共 2276字 ⁄ 字号 40、29、14——纪念那些人 by:ReiIV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76 views 次

40、29、14——纪念那些人

by:ReiIV

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一、40岁,沉默的付出

四十岁以上的人动画中着墨不多,我们也只能从片段来猜测这些已经学会用沉默来掩饰自己的人的心情。

东月最后见到唯的时候是微笑的,嘴里却说:“碇,你终于能见到阿唯了。”在过去的回忆里,表现出了许多对得意门生的喜爱。剧中没有讲到他的家人,或许是在冲击中逝去了,或许因为他的研究而离开了,在加入NERV后,就把唯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了。即使是美里这么粗线条的人,也会发出“我想有家人迎接我”的感慨,何况是这个沉默瓜言的老学者呢?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地方,东月是不是在告诉我们,家人是最重要的呢?

源堂从来没有公开过他的计划,他不想让人接近真相。他的补完计划到底是不是成功了没有人知道,但是没有人能否认他的牺牲和努力吧。年轻人说着要奋斗努力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利用了SEELE和一干人建立了NERV,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持的。但是源堂的确坚持沉默地付出,不管如何,这位司令还是作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结果最后,说着“唯,终于见到你了”,却被初号机吞噬。自古“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有时候过程再多的努力,结果并不会如人所愿,源堂不适合成为神,或许他比其他人有着更深的信仰。

其实有一个疑问,既然源堂那么爱唯,为什么那时侯他不去进行实验,后来想想,昏迷时看见一个大叔的确是件恐怖的时。唯是一个出色的学者,也的确是一位温柔的母亲。唯很伟大,只有她能担当起伟大这个词,为了孩子的生存牺牲自己的一切。虽然动画中有些否定信仰,但是对唯的评价还是相当的高,因为不管是任何人的回忆,她都是以“平易近人的女神”形象出现的,包括情敌直子的回忆里。

二、29岁,成人世界里的孩子

不得不说美里、加持、律子三个人成为朋友决非偶然,他们三人其实都是相当任性的人,他们的信仰只有自己——“要为爸爸报仇,所以加入了NERV”、“要为弟弟报仇,所以要查出真相”、“要保护妈妈,即使她没有选择自己的女儿”,EVA里他们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但是他们一直是这样在努力。

只是成人的世界不是简单的方程式,一相情愿的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

或许屈从可以换来更长久的生命,或许太接近于真相会有更多的危险,或许明知没有结果还坚持是一种无谓的举动,但是他们从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没有了退路,因为信仰的是自己。

不能说他们伟大,毕竟每个成人都有难舍的选择,只能说他们坚定,踏着荆棘向前。

三个人最后都走向了死亡,甚至只有一个人为他们落泪,他们是成人世界里的孩子,有一丝的粗暴,有一丝的油滑,有一丝的不知变通,但是他们逝去前的背影,依然让我们感动。

伊吹、青叶、日向也有着他们的世界,对学姐的敬仰,对上司的爱慕,对吉他的热爱。在第三次冲击中,他们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吗?这样的获得是否有意义呢?或许那只是神对人的嘲笑而已,人想获得的东西对于那个“本质的神”来说,一切都是可笑的,毕竟再美丽再个性的东西,从本质上来说,都只是最普通的东西。大家的一直坚持的“信仰”或许也只是一种在正常不过的思维而已。反过来说,没有信仰的真嗣是不是最清醒的人,也是最适合神的人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三、14岁,童年与成人的交界

14岁是一个里程碑似的年龄。到了这个时候,人已经不能被称为孩子了,但是也不能成为是青年,于是就有了少年这个有点暧昧的称呼。14岁的人,有的还如童年般纯真,有的已经如成年般世故,更多的是在艰难地跨过门槛,一边是无忧无虑的童年,一边是五彩斑斓的成人。

还记得第三新东京里的学校吗?那里和任何一间学校没什么不同。相田还在玩着战争的游戏,冬至还在暴躁地怒骂,小光还在为了作什么便当来表达自己的少女心意而犹豫。虽然是为了产生驾驶员而设立的学校,但是这里和任何一个初中没有什么不同。那里14岁的孩子们纯真地作着梦,使徒和战斗被当作游戏,争斗和倾心也是再单纯不过的事,校园里有和风、蓝天还有小提琴声。即使后来冬至受伤(TV版),一觉醒来还有光守在身边。

无怪乎最后大家都回到了校园,那种混沌的纯真与美好总是使每一个人怀念。

NERV则是完全的成人世界,不论是直子律子和源堂的暧昧关系,还是作战科与情报科之间的敌对关系,都告诉我们这里并不简单,复杂的人际和利益是永远解不开的线团,14岁的孩子当然无法完全理解和认同。大部分以真嗣的视角展开的故事情节却让我们看见丽和明日香在其中利落的游走,但随后又告诉我们这两个鲜艳的女孩子被事实剥夺了童年,她们才能如此简洁地处理着面前的种种事情,有些甚至残酷到常人无法忍受,孩子面对的成人世界里的悲哀和无奈,不能理解,却又不得不承认那是理所当然,这种矛盾或许就是作为适格者的孩子们最大的悲剧吧。

没有梦想,也没有希望却被安排成救世主的主角真嗣,其实是一个对纯真的最大拥护者。多次回忆童年和母亲,在补完计划中痛斥明日香和所有人的“伪善”,对美里和加持的反感,最终他想建立一个“绝对纯真的世界”。不敢说最后只有他和明日香的新世界就是他所希望的世界,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似乎丽和熏更纯真。丽和熏似乎是作为人类的布娃娃而存在的,最应该憎恨的应该是他们两人,但是他们没有,或许他们是真嗣心中的“绝对纯真”。人类的娃娃比人类更完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在那时真嗣却依然产生了杀死明日香这个“不纯洁”的人的冲动,这说明了他也不是什么完全纯真的人,明日香最后的一句话,也是表明了对这种世界这种思想的否定。

(只是个人看法,要是只是为了说明“理想乡不存在”而世界全灭,是不是太惨重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