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EVANGELATION 幻之梦 天使禁猎版 by: 仁朔夜

2001年03月01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3112字 ⁄ 字号 EVANGELATION 幻之梦 天使禁猎版 by: 仁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30 views 次

序.
能够告诉我,我是谁吗?
所有的一切都好象不一样了。
海水变成了红色;
天空变成了红色;
世界变成了由红色组成的了。
海水应该是蓝色的;
天空应该是蓝色的;
这个世界应该是由许多颜色组成的;
我心中的世界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是我弄错了,还是我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这是神给我们的新世界吗?
这是神对我们的惩罚吗?
祖先的罪孽为何要我们来承担?
刚出生的婴儿为何要背上神的烙印?
神啊!你究竟在那里?
你可知道你的人民正遭受地狱的折磨?
这一切是否是你故意加在我们的身上?
请你给我答案!
如果真是你给我们加上罪的锁链,
我们将不再信任你的一切!
我们将举起反叛的旗帜!
我们将为我们自己战斗,直到找到我们自己的乐园。
宽恕我,我曾经信仰过的神,这将是我最后的祷告。
宽恕我,生我的大地,为了我将让你流血的罪孽。
第一章. 罪的十字架 幻的堕天使
过去,一天之中只有黄昏的天空有着红的颜色。
现在,每一天黄昏只是这一天颜色最红的时候。
这就是新的世界,每天生活的地方。
第三东京一个在废墟上建立的都市,没有人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人类几乎被灭亡,重生后的世界海水变成了红色,天空也变成了红色,晚上的月亮也是红色的,还有……已经说不清了,这是和地狱没两样的世界。
因为在这生存的不止是人类,还有别的。
长着翅膀的,半人半兽的,不知有多少原本是别的世界的生物在这生存着。
望着红色的天空,生活在这的少年似乎永远也无法习惯这个世界。
碇真嗣,一个生活在这世界的少年,他有着一双紫色的眼睛,一双不被祝福的眼睛。
“碇!怎么这么晚才来?”
银灰的头发,一双红色的瞳人,漂亮的少年是碇最好的朋友。
“没什么,熏。”
真嗣的脸上带着微笑,不过一边的少年渚熏却并不相信。
熏很了解真嗣,黑发少年一定有什么事,不过不愿让自己担心而已。
似乎没有注意到好友的不安,碇真嗣的目光移向教室窗口外的地方。
樱花,樱花即使在这样的世界一样可以开得那么美丽,不过这却不能给少年任何感动,心中的惆怅没人能理解。
一瓣粉红色的花瓣由窗外飘了进来,轻轻地落到真嗣的面前,注视着这花瓣他感到似乎有什么在靠近。
望向窗外少年不由一愣
一抹飘逸的蓝色,随之望到的是两团燃烧的火焰,赤色的火焰。
穿着这所中学的制服,比牛奶还要白的肤色,不应该说是一种什么也没有的白色,蓝色的秀发,一双和渚熏相似的赤色之瞳,一个从没见过的少女,带着脱俗的秀丽站在窗边的樱花树下。
不知不觉之中少女的视线与少年那诧异的视线相撞……
绫波零,一个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少女,一个美丽得不象人类的女孩,她的出现一下子引起众人的注意。
零好似妖精一般,她的美丽和人类似乎不同,虽然她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却依然是真嗣他们班上的焦点,当初绫波出现在真嗣的班上时引起了一阵骚动,大部分的男生都惊喜若狂,而女孩们用一种既无奈又嫉妒的眼神望着她。
唯一没有加入骚动的只有俩人,一个是真嗣,另一个是熏。
真嗣对于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象俩人在以前就认识一般;而熏却对她有着莫名的厌恶感。
不知不觉之中零的到来已经过了两星期,少女引起的骚动也已经结束了。而一直期望能够接近她的真嗣也终于有了机会,这一日是俩人值勤,没有别人的教室内只有俩人。
注视着少女的少年一直想找机会和绫波说一些平常她绝口不提的事,可是机会来了他又不敢。突然真嗣注意到绫波拧挤抹布的动作,好象见过,视线不知不觉集中在她身上。
零似乎注意到那股视线,转动双眼望向真嗣,细细的声音,问到:
“我有什么不对吗?”
一种听不出感情的声音,少女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现。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真嗣忙道歉,少年的脸上出现不好意思的红晕。
“对不起,绫波。我只是决得你拧抹布的动作好象很特别。”
“有什么特别的?”
“感觉好象是一位母亲的动作。”
听了这话零的脸上不由露出羞涩的红晕,此时的零美地令真嗣看呆了。
“绫波你漂亮的好象天使一样!”
少年说着赞美的话,可是就在这刹那少女的表情象被冻住了一样,失去原本就几乎没有的血色。
“啪!”的一声,真嗣的脸上清脆的被绫波甩了一下,诧异之间碇望到绫波的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怒色,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少女真的在发火。
“别把我和那种东西来比!”
声音微微地有些颤抖,绫波的怒气似乎很厉害,丢下少年转身离去,只剩下莫名所以的真嗣……
绫波走了,只剩下自己的真嗣带着满腹的疑惑,缓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明白为何绫波会发那么大的火,那是否就是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绫波的另一面?
红色的黄昏,所有的一切和每一天经历的没什么两样。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人耳中,少年几乎因为耳鸣而站立不稳。
寻声望去,在不远处的工地上出现一个十字架般的光束,刹那之间碇的脑中划过一道景象——绫波倒在血泊之中。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少年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方向奔去……
或许真嗣在之后的岁月中会有过无数次的后悔——后悔那一天望到的一切,但是他却知道不论再经历几次那时的情况他一样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两团蓝色的光芒好似妖精的翅膀,长在绫波的背后,那道异景在少年的眼中是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色彩,蓝发的少女那时的样子比少年曾经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美丽。
即使那时的绫波正在以命相博,少女的面前一个丑陋的怪物正在向她攻出一次又一次的杀招,它形如两把利剑的双手不时砍向绫波,还不时射出白色的光芒,将周围的一切炸开。
绫波的双臂上套着一个个蓝色的光环,不时脱手而出击在怪物的身上,那种攻击和怪物的光束相似。
诧异的注视着这场战斗的碇,不知为何体内出现一种骚动,他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想从体内出来,而此时一边的绫波也看到了不知何时来到的碇,火红的双眼中流过一丝诧异的神色,却在她走神的这一刹那,怪物的一道光束射在她身上。
猛地绫波吐出一口鲜血,向后倒去,望到这一幕真嗣的脸色变了,此时那怪物一步步走向少女,双手之间出现两团光芒。
“哇!……”突然一边的真嗣发出一种异样的撕喊,他的脚下大地随着一股由他体内发出的强流崩裂。
一对紫色的光翼出现在少年的背后,而在少年的身后一团星云般的紫光渐渐化为一个人形,少年的背后一个全身紫色盔甲的巨人——有四米多高——站在那,一双双目闪动着恐怖的光芒。
一声咆哮由紫色巨人的口中发出,望到这一切的怪物扔下绫波不顾从向真嗣,可是就在它接近少年的一刹那,它望见少年的嘴角挂上一丝诡异且残酷的笑意…
一边的绫波此时望着一切轻轻自语:
“EVA…EVA…”
神的罪责加注在人类的身上,刚出生的婴儿是什么罪也没有的存在,但是背上的十字架烙印却使他们一生背上血的命运……
残缺的肉体,怪物的尸体已经失去了生气,破碎的躯体倒在地上。
碇喘着气,他背后的翅膀在颤抖,少年的手中一团紫色的光束形如一把光剑,他的一边紫色的巨人全身染满了红色的血迹,那怪物的血。
此时绫波已经由地上在起,背后的蓝翼已经消失了,少女的赤色目光注视着少年。
随着紫色巨人的一声咆哮,它化为一片紫色的星光消失在真嗣的身边,而真嗣手中的光剑和他背后的紫翼也在之后消失了。
白色的衬衫上粘上了红色的血迹,一对紫色的瞳人转向一边的少女身上。
“究竟……”
“使徒,神的使者。他是来杀我的。”
绫波用一种平静的声音回答着碇想问的问题,不过这似乎并不是少年想要知道的。
“我不是问你这事!你究竟是谁?我又是什么?那个巨人又是什么?”
真嗣的声音在咆哮,他的脸上是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怒气。
静静的等他发泄完,绫波突然转过身,碇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白色的制服脱落了,少女的背露在少年的眼前,在她白色的肌肤上碇真嗣看到一个可怕的东西——
一个蓝色十字架的烙印。
突然真嗣的全身虚脱了,在自己的背上有着和绫波相似的东西——
那是一个紫色的十字架烙印。
“我们是对抗神的堕天使,我没有想到你也是。”
入夜的风吹在俩人身上,红色的月亮出现在天空……
血的神话要开始了……
我是夜的化身,是夜中沉睡的圣灵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