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撒旦之翼(The Wings Of Satan)(3) by: 寄宿人心的七目使者

2001年05月0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026字 ⁄ 字号 撒旦之翼(The Wings Of Satan)(3) by: 寄宿人心的七目使者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18 views 次

Chapter:3

劇名:撒旦之翼(The wings of Satan)

作者:七目使者

第廿九話: 撒旦之道

(Episode29 : We got to do what we got to do!)
搜救計劃的第三部曲。

在這一話中,為了能夠讓人類進行超距移動,新的費城實驗登場。在七號秘地中的馬文與波爾多,發現衛星紀錄中出現綾波零模糊的影像。令人驚異的是,本部在MAGI的操控下再度恢復動力,並且接管了各國的MAGI系統…. ,第二支部的實驗被迫中斷。

到底,綾波零是否就是預言中的第三位生還者?而馬文所頒布的重建計劃,與費城實驗又有什麼關係?完全失去了親人的真嗣,真的能在馬文與沙蕊的輔導之下,重新出發?

自本話開始,作者以更加細緻的劇情描繪各個角色,並且將字數增為一萬字左右,以期增加本劇的連貫性與精緻性。

[O] 衝擊後的血海 腥紅的夜空

畫面從斜立著的EVA系列越過。

真嗣與明日香並肩坐在一起,望著眼前的血海。

真嗣(MONO) [都是血的味道…]

明日香沒有言語。她微微縮了一下身子。

真嗣 [是不是冷了?]

明日香點了點頭。

真嗣擦拭了方才哭紅的淚眼,站起身來。

明日香 [吶!真嗣!]

真嗣 [嗯?]

明日香 [要到哪裡去?]

真嗣 […我…我也不知道…只想找找看禦寒的東西…]

明日香 [真是個笨蛋!]

真嗣環視了一下四周。

真嗣 [這樣子…好像很難找的…]

明日香 [所以說你是笨蛋嘛!]

真嗣 [還有力氣罵人…]

明日香 [哼!]

明日香回首對真嗣扮了個鬼臉。

明日香 [彼此彼此啦!你也有力氣哭嘛!]

真嗣無奈。

她轉身撐起身子,緩緩站了起來。

明日香 [哎呀…!]

突然下半身沒了氣力,整個人當場軟倒。

真嗣趕緊扶助了她。

明日香 [嘿!…居然又不笨了!]

真嗣 [什麼嘛!]

兩個人彼此靠得近了,感覺到對方傳來的暖意。

明日香 […真嗣!]

真嗣 […?]

明日香 [我…現在很不舒服呢!]

真嗣 [呃…]

明日香 [就這樣待著不行的吧?]

真嗣 [嗯!這裡好像是…第三新東京市…]

明日香 [還記得到本部怎麼走嗎?]

真嗣 [試試看?我扶妳…]

明日香 [不行了啦!我走不動的!]

真嗣 [那…要怎麼辦?]

明日香嘆了口氣。

明日香 [無敵的真嗣大人!背我行不行!?]

[O] NERV本部地下通道 凌晨

真嗣背著明日香緩緩地前進。

兩人走到了閘門口。

真嗣 [這條通道跟上次走的並不同。]

明日香 [當然嘛!那早被炸掉了!]

真嗣 [只有試試看…我要先放妳下來囉!]

他靠著牆將明日香放下。

明日香不舒服地哼了一聲。

真嗣 [妳的臉色很不好!]

明日香 [嗯…好像自己要飄起來似的。]

真嗣點了點頭。

他使盡了力氣扳動開關,卻發現開關動也不動。

明日香 […沒辦法了嗎?]

真嗣坐了下來喘息。

真嗣 [開關是被扭曲了的…或許是衝擊時的高熱吧?]

明日香 [啊~~啊!真不舒服!]

真嗣 [明日香…?]

明日香 [大家…都不在了嗎?]

真嗣 […我也不知道…]

明日香凝望著他。

明日香 [我總覺得你應該知道!]

真嗣 [啊!]

他驚恐地望著明日香。

明日香 [你呀!做了虧心事就是這副表情!難怪美里姊 …]

明日香停下了說話。或許是提到了美里的緣故。

兩人望著地下。

明日香 [如果世界只剩下我們,要怎麼辦?]

真嗣 […]

明日香縮起了身軀,她的雙肩微微顫抖著。

明日香 [很冷…]

望著瑟縮在一角的明日香,原本沉默的真嗣,似乎鼓起了勇氣,靠向微微顫抖的她。

明日香 [或許…]

真嗣 [什麼?]

他停下了動作。

明日香 [或許我是被你帶回來的,在這樣的地方…]

真嗣 [因為我…?]

明日香 [真嗣!]

明日香整個人縮成了一團。

真嗣 [什麼?]

明日香 [我真的好冷…]

真嗣 [糟糕透頂!我…我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真嗣遲疑地望著明日香,似乎等著對方出個什麼好主意的樣子。

明日香 […抱著我,好嗎?]

沒想到明日香會這麼要求,真嗣楞在當場。

她抬起眼來,凝視著真嗣。

明日香 [沒有心情開玩笑了!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正一點一滴的流失之中…好冷啊…真嗣…]

真嗣點了點頭,他下定了決心。

不過,他又開始遲疑。

明日香 [吶!從後面抱著我…?]

真嗣照著話做了,微光中兩個人影,一前一後重疊著。

被真嗣從後環抱著的明日香,似乎因為對方傳來的溫暖。蒼白的面容浮現出微微的血色。

明日香 [謝謝…舒服多了!]

真嗣有點羞赧,他偏過頭,向走道的另一端望著。

似乎不習慣這樣的親近,真嗣感到場面有些尷尬。

真嗣 […現在的明日香…好靜啊!]

明日香 [是嗎?]

真嗣 [嗯!不過這樣…也很好。]

明日香 […]

明日香沒有言語,望著前方。

這樣的沉默,令真嗣以為對方又不高興了。

真嗣 […抱歉!]

不過,實情是她的顫抖加劇。似乎生命正一點一滴地消逝。

明日香 [真嗣!]

明日香突然失去平衡,整個人掙脫了他的擁抱,偏倒在通道上,

真嗣 [明日香!?]

明日香全身震顫,雙眼失去了神采。

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一直抖動著。

真嗣慌張的抓住她的雙肩,試圖將她搖醒。

真嗣 [明日香!?別…別在這時候呀!]

驀然,明日香的髮色漸漸轉淡,雙目緊閉。

畫面上明日香純白的髮絲飄散。

真嗣跪倒在她身旁。

真嗣(旁白) [那時候的我,只能在一旁看著明日香,卻無法幫得上忙。]

真嗣(旁白) [不斷自責的我…內心浮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綾波!…我在內心呼喚著…]

真嗣抱著明日香,激動地哭了。

真嗣(旁白) [綾波!…我…我真是沒用!]

真嗣側臉特寫,雙淚併流。

主標題:撒旦之道(黑底白字)

[O] 德國 七號秘地 大震動後第二天

巨圓形的大廳,正中央環伺著七具SEELE神的面孔。

神的面孔,高高地懸掛在正中央樑柱之上。四周瀰漫著詭異的氣氛。

俯視畫面。神的面孔特寫。

空間中,飄蕩著人聲。

波爾多 [這一天,還是讓我們等到了。]

馬文 [不錯!耐心等待的人有福了…]

波爾多 [因為他們終將得著喜樂!]

腳步聲迴繞在大廳之中,愈來愈近。

同畫面。神的面孔特寫。

第一道金黃光束照射在神的面孔上。

然後一道接著一道,光束分別照射在其他面孔。

整個大廳有如沐浴在白晝之中,聖潔而光亮。

馬文 [這就是維其略之柱…]

兩人走到中央柱前,互相交換一下眼色。

波爾多點了點頭。

馬文開了口。

馬文 [汝為上帝故]

波爾多 [引我得解脫]

馬文 [伴隨神之佑]

波爾多 [一探深淵幽]

驀然,第一具面孔有了動靜。

七隻眼同時散發出閃耀光芒。

原本亮潔如月的四周,開始產生變化。

環形牆壁從中突出新的一環光牆。

光牆閃耀,令人無法直視。

馬文 [開啟吧!聖彼得之門!]

環形光牆黯淡下來,整座大廳染成一片金黃之色。

波爾多環視四周,喔地讚嘆了一聲。

波爾多 [這一環新的光牆,想必就是SEELE的主系統了?]

馬文 [不錯!她就是永恆的智慧,女神的化身--]

波爾多 [BEATRICE!]

馬文點了點頭。

BEATRICE 優雅,光潔的外表圍繞著整個室內。

馬文 [第八代生體電腦,連本部MAGI也落後一個世代的技術結晶。]

波爾多 [終於見到了!可真令我們歷盡了千辛萬苦啊!]

馬文 [BEARICE…人類的希望,就要著落在妳的身上了…]

波爾多點了點頭。

馬文 [來吧!波爾多!可以開始了!]

兩人在第一與第三面具之處站定。

環形透視幕隨即在兩人身前展開。

好似早已熟習這套系統一般,兩人以語音操作著。

透視幕上快速地顯現著系統訊息,以及影像資料。

註:神的面孔,就是SEELE的標誌

這首封印之詩,乃典自但丁的神曲,地獄篇第一章,為但丁墾求維其略引導他走出迷境,到達淨界之語。

[O] 德國 第七秘地 三號會議室 大震動後第三天

靜止畫面,煙灰缸特寫。

一隻手捻熄了煙蒂。

俯視畫面,馬文與波爾多坐在桌邊。

波爾多 [所有的相關資料,影像,都在我們手上了。]

馬文 [非常順利。]

衛星重播的畫面上,黑之月自第三新東京市湧現。

波爾多 [打算將這裡永久封鎖嗎?]

馬文帶著招牌微笑,點了點頭。

馬文 [資料已經到手,就算毀棄掉所有設備也不要緊。]

巨零由黑之月下浮出,佔據整個衛星畫面。

她的雙手捧住了黑之月。

衛星畫面似乎受到干擾,扭曲了一下。

波爾多 [的確。BEATRICE--可不是SELEE才獨有的王牌啊!]

馬文笑了笑。

馬文 [一旦深鎖在BEATRICE中的秘密為人所知,這套系統便形如廢鐵。]

衛星的畫面干擾嚴重,但依稀看得出補完計劃正在進行,數以千計的零游入黑之月中。

波爾多 [關於這件事,相信連加持與碇都不知道。]

馬文 [要是被發現的話,或許死海文書會被盜走也說不定。]

波爾多露出了苦笑。

馬文 [SEELE那兒也只留下死海文書的副本。]

波爾多 [沒有辦法的事,正本只能交給你。]

馬文 [這是因為我們身負解碼重任。]

波爾多點頭,又抽了一口煙。

一陣強烈的干擾畫面之後,巨零開始崩壞,噴出的血液圍繞著地球運行著。

波爾多 [加持這個叛徒…讓碇爭取了不少時間!]

馬文 [加持啊?我在德國受訓時還打過照面。很聰明的一個人。]

波爾多 [聰明到只想探求一個真相…]

馬文 [真相…我很久沒在乎過了!]

初號機自巨零眼中突破而出,畫面強烈扭曲,然後錄影中斷,衛星的紀錄到此空白了一陣子。

波爾多呼出了一口煙圈。

波爾多 [真相嗎?…想要活下來不見得需要吧。]

馬文仍然是一副招牌笑容。

馬文 [不過,我打算留著BEATRICE。]

波爾多 [以備萬一?]

他再度點起一支煙來。

衛星的畫面又恢復正常,光之翼在黑之月四周收縮了起來,初號機的動力停止,雙目光芒盡失。

畫面遠處,地球表面閃爍著一道微光,就在北美方向。

光芒大盛,三秒鍾後消逝不見。

馬文 [如果SEELE晚一點發動衝擊,恐怕後果完全走樣…]

波爾多點了點頭。

馬文 [那時在支部進行的搭載實驗,的確是過於大膽…]

波爾多 [嘿!]

波爾多吸了口煙。從鼻中噴出了泛白的霧氣。

巨零向地球崩落。

衛星紀錄到此結束,一片空白。

波爾多 [若不是SEELE提供了第十二使徒的歷史資料,我們對這實驗仍毫無把握。]

馬文 [歷史資料啊?…我還記得史提夫看完後像個瘋子一樣…興奮得不得了?]

波爾多 [這傢伙平常就是愛跟羅森說說鬧鬧!只有那一陣子特別愛靜,自言自語地…不過,本部那邊的技術負責人快被他煩到瘋掉…]

馬文 [不就是赤木律子?]

兩人笑了一笑。

馬文正面特寫,神情轉為嚴肅。

馬文 [然後,就在搭載實驗前一週,他向羅森提出新的實驗計劃…]

畫面F.I

[O] 搭載實驗前一週 技術處處長室

計劃書被丟在桌前。

羅森倚身向後,靠著座椅。

羅森 [新的實驗計劃?]

史提夫 [是的!我想進行第三磁場的啟動實驗!]

羅森點點頭。

羅森 [第三磁場…當年海軍費城實驗的核心,隱形作戰的理論基礎。]

他望著史提夫。

羅森 [這項實驗跟使徒有什麼關係?]

史提夫 [目前我還不完全清楚,不過重要的是:第三磁場會影響時間的連續性!]

他耐心的對羅森解說。

史提夫 [只要我們能藉由實驗來解開這個謎,那麼不只是隱形這樣的事,就連空間中的瞬間位移都可以辦到!]

史提夫的表情充滿希望。

羅森顯得相當驚異。

畫面F.O

[O] 回到會議室

馬文 [我的確蠻感到興趣…如果實驗成功,EVA就有遠距迎擊的能力了!]

波爾多 [就連外部電源的銜接也不是問題!]

馬文點了點頭。

馬文 [不過,計劃被擱置了…畢竟SEELE重視的是S^2機關啊!]

波爾多 [半永久的能源機關…雖然如此,但羅森還是與史提夫做了一項小小的冒險…而這個冒險行動,您也批准了!]

馬文神秘地笑笑。

馬文 [起於一點點的好奇之心吧?搭載實驗前,技術處早就發現S^2機關的啟動臨界值…出現了一點偏差。]

波爾多 [而史提夫的修正方程,正好足以彌補…]

馬文 [那就是第三磁場修正方程啊…他用離散的理論架構解決了實驗上的矛盾…]

波爾多 [很偉大的修正!這項修正讓迪拉克之海與時間的存續性產生了互斥!]

馬文 [所以,我們才得以存活下來…]

波爾多 [很妙的一段經歷…好像感覺消逝…什麼都沒有了,但是自己的生命卻仍不斷地運轉!]

馬文 [這也只是再次應驗死海文書的預言罷了。]

波爾多點了點頭。

波爾多 [也只有你,比碇源堂更受到SEELE的信任。]

馬文帶著招牌笑容,把玩著手中的照片。

馬文 [這也是有代價的。]

波爾多 [不錯!儘管死海文書已經指出不會成功,但SEELE仍然不肯放棄…]

馬文 [這件事過於複雜。總之,因為搭載實驗,第二支部陰錯陽差地宿進了迪拉克之海,而SEELE,卻因此如願地修正了原本的計劃。]

照片上,一位金髮女性沉靜地立在畫架之旁,面對著湖邊。

她正在作畫。

波爾多 […是莉?]

波爾多饒帶興味地問著。

馬文 [嗯!]

方才播映結束的衛星紀錄,仍然是一片空白。

他見馬文不答,也識趣地抽起煙來。

馬文 […剛剛的衝擊影像,似乎有個地方不清楚…]

波爾多 [什麼?再看一下吧?]

馬文將紀錄迴轉,停在初號機破眼而出的那一格。

他將手指放在[格放]鈕上,慢慢地檢視初號機暴走的動作。

然後,他發現了有問題的畫面,按下了[暫停]鍵。

馬文 [找到了!就是這裡!]

初號機的面前,似乎漂浮著白色的身影。

馬文將該部分影像放大。

波爾多 [這…這是…]

畫面上,白色的身影更加清晰,女子的面容依稀可辨。

馬文 [第一適任者—綾波零!]

兩人驚訝相對,似乎暫時忘掉了時光。

許久,波爾多凝視著馬文,緩緩說道。

波爾多 [綾波零…預言中的第三位生還者…會是她嗎?]

馬文 [羅森…不知道他對死海文書的解碼工作,進行的如何了?]

[O] 同 第二支部 臨時員工宿舍 第廿三室

房門半掩。

門牌上寫著 [No.23 Uncle Steve]

羅森與史提夫靠著牆倚身而坐。

房裡瀰漫著七十年代輕柔的樂曲。

羅森身旁堆著啤酒空罐。

羅森 [明天司令就要回到支部…而你的費城計劃也要進入實驗階段了…]

史提夫 [是的!還好凱麗調回來幫忙。]

羅森 [真是要靠你了!我現在忙著處理搜救的事宜,暫時可幫不上你!]

史提夫 [我知道…現在我啊,也只能想像這是個澤被眾生的大計劃…]

他笑了一下,望著窗外。

羅森 [不過,…因為你的重大發現,我們才得以在迪拉克之海存活下來…]

回過頭來,羅森堅定地望著史提夫。

羅森 [史提夫!…我們都很重視這個實驗!]

史提夫 [羅森!]

史提夫打斷了羅森的鼓勵。

他仍然望著窗外。

羅森 [什麼?]

史提夫 [還記得94年的聖誕夜嗎?那個除夕夜…?]

羅森 [怎麼不記得?]

羅森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他將煙移向煙灰缸,點落煙灰。

史提夫 [廿年前的聖誕夜啊…]

羅森 [兩個在MIT做研究的瘋子…]

史提夫 [收到了來自系老闆的祝福…火雞大餐…]

羅森 [火雞…嘿!那是什麼大餐…不過就是一隻火雞罷了!]

史提夫 [不過卻吃的很愉快。]

羅森 [沒錢沒有女友的聖誕夜,吃起什麼來都很愉快!]

史提夫 [不同的是,收到了那樣的禮物…怎麼樣也無心在研究室窩著了…。]

羅森 [是啊!之後跑到大學城附近亂逛!兩個瘋子一邊喝著廉價的威士忌,一邊天南地北的聊天…]

史提夫 [嘿!然後就醉了!]

羅森 [我記得就是你拉著我加入一旁到處報佳音的教友們!]

史提夫 [哈!那是我對不起你!]

羅森笑開了。

羅森 [也不知道接下來鬧了什麼?…好像是我們在報佳音時互相爭論了起來!]

史提夫 [我賭你不敢在大冷天裏脫光衣服!]

羅森 [哈哈哈!結果我也不讓你閒著!兩個人就只穿著內褲報了佳音!]

史提夫 [那個時候,還被拍了照…]

羅森點了點頭。

羅森 [假日後…學校佈告欄上,BBS上,到處張貼了兩個裸男搭著教友報佳音的照片…]

羅森喝了一口啤酒。

史提夫 […很令人懷念]

羅森 [懷念那時單純的快樂嗎?]

史帝夫 [懷念那時沒有負擔的寂寞…]

一陣沉默。

羅森 […我想,我能夠了解…]

啤酒已然喝完,他放下空罐,嘴角帶著笑意。

史提夫 [有時候,藉著回憶一些事情,才能讓我覺得自己依然活著…]

史提夫回首望著羅森。

羅森 [這一點,你比我還堅持。]

他望向身旁的啤酒罐。

史提夫 [我…到現在還是不喝啤酒。]

羅森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啊!]

兩個人莫逆於心地笑了。

[O] 大震動後第四天 NERV第二支部 第五會議室

投影幕上顯示著一個月來的搜救進度,情報,以及地圖等資訊,講台上空無一人。

台下的人員紛紛搬動著器材與整理場地。

會議已經結束。

以下OFF SOUND.

巴瑞 [第三次衝擊,已經由MAGI小組從本部傳回之資料加以證實…。]

凱麗 [我相信,世上已經不再有其他人活著了…。]

巴瑞 [我們NERV,本來就是為保護人類而存在的執行機關。…但是令人遺憾,第三次衝擊竟然還是發生了!]

凱麗嘆了口氣。

凱麗 [令人難以接受…但我們卻仍必須面對…。]

巴瑞 [NERV,竟然會是劊子手!]

難堪的沉默。

凱麗 [現在,我們只有前進,無法後退了。]

巴瑞 [為了活下去,司令宣佈了一連串的重建計劃。]

現場的吵雜聲與器材搬動聲交雜在一起。

凱麗 [將所有搜救小組歸建,恢復原建制。並且實施最小經濟制度。]

巴瑞 [而我,將負責監視目前在本部的使徒。]

投影畫面消失,講台撤走。

凱麗 [鳳凰小組…據報是失去了聯絡?]

巴瑞 [是的…我第一次見到羅森先生這麼氣急敗壞。]

凱麗 [難免的呢!一個編制僅次於本部搜救隊的小組失蹤…怎不叫人著急?]

巴瑞 […的確是很嚴重的狀況。]

[O] 同NERV本部 第二發令所

黑暗中的發令所,只有MAGI的透視幕散發出冷冷的微光。

畫面拉近,透視幕特寫。

MAGI(字幕) [Ring0 Command : Reconnect Power。]

MAGI(字幕) [Ring0 Response : Power reconnected。]

原本在黑暗中的透視幕,被一陣明亮的燈光所籠罩。

發令所動力已然恢復。

MAGI(字幕) [Ring 0 command : login branch-03]

MAGI(字幕) [Ring 0 response : login ok]

[O] 同 德國 NERV第三支部 第一發令所

支部MAGI(字幕) [Remote command : take_ctrl branch-03 ]

支部MAGI(字幕) [Ring 0 response : Verifying ok,command transfering…done!]

[O] 同 中國 NERV第四支部 第一發令所

支部MAGI(字幕) [Remote command : take_ctrl branch-04 ]

支部MAGI(字幕) [Ring 0 response : Verifying ok,command transfering…done!]

[O] 同 北美 NERV第一支部 第一發令所

支部MAGI(字幕) [Remote command : take_ctrl branch-01 ]

支部MAGI(字幕) [Ring 0 response : Verifying ok,command transfering…done!]

[O] 同 NERV本部 天堂之門

俯視畫面,與巨十字架融合之三面撒旦特寫。

沒有任何變化,撒旦的面容依然沉靜。

[副標題文字] Epsode29 : We got to do what we got to do

(黑底白字)

[O] NERV 第二支部 第七實驗場

沙蕊望著馬文,眼神中帶著憂慮。

馬文仍然一臉招牌笑容,望著場中的四號機。

在馬文身前,站著真嗣與明日香。

沙蕊靠近了司令,低聲說道。

沙蕊 [真的沒問題嗎?]

馬文 [嗯!模擬體中的實驗數值,完全在MAGI計算的範圍之內。]

再啟動已經結束。場內史提夫指揮著技術人員進行資料傳送與備份的工作。

史提夫 [凱麗!同調率的數值記得加入第20-189號修正算式。]

凱麗 [知道了!]

史提夫 [巴瑞,指示BALTHASAR開始接收實驗數據,進行備份!]

吵雜的人聲遠去。

真嗣看著四號機進行退出插入栓的程序,他的神情淡默。

明日香也是同樣的神色。

通訊機鈴聲響起,巴瑞接起了話筒。

巴瑞 [報告司令!是您的電話。]

馬文點了點了頭。

畫面上,馬文靠著聽筒,仍然掛著微笑。

馬文 [我是!…喔!親愛的!]

馬文 [我想…可以再等一陣子嗎?]

馬文 [我了解,嗯!…不過?再一周左右才行…]

他點了點頭,掛上電話。

史提夫來到司令身後。

史提夫 [報告司令!再啟動實驗成功,適任者並未出現任何異狀。]

馬文 [是嗎?那非常好!]

史提夫 [預計下午將可進行費城實驗。]

馬文微笑點頭,意示嘉許。

真嗣望著從插入栓中走出的適任者,他睜大了雙目。

真嗣 [這…是魯迪!]

魯迪也見了真嗣,他高興地揮揮手。

真嗣(MONO) [為什麼?…適任者要啟用年紀這麼小的孩子?]

明日香仍然靜靜地望著魯迪,不發一語。

真嗣(MONO) [到底…我是為了什麼回到這裡?為什麼這裡的人都還是隸屬NERV…這是--宿命嗎?]

沙蕊在背後拍拍真嗣的肩,親切地說道。

沙蕊 [來吧,司令想見你們呢!]

[O] NERV第二支部 司令辦公室 外廊沙發

真嗣與沙蕊並肩坐在沙發上等候。

沙蕊 [司令一定是關心你們,所以才想好好跟你們談一下的。]

真嗣 [是嗎?]

沙蕊 [上一次你說的話,還真讓我擔心了一陣子。]

真嗣 […是關於第三次衝擊嗎?]

沙蕊凝視著他,點了點頭。

真嗣有點招架不住沙蕊的一雙妙目,他稍微別過了頭。

真嗣 [那是真的呀!第三次衝擊…的確是NERV發動的…而我,就是幫兇!]

沙蕊 [可是,人類的消滅是出自你的意願…這一點我無法理解…]

門開了,明日香自室內走出。

兩人不約而同望著她。

明日香 [碇!司令在等著你!]

真嗣點點頭,他站起身來。

[O] NERV 第二支部 司令辦公室內

馬文輕鬆地靠著座位,親切地打量真嗣。

馬文 [這段時間裡,還過得慣吧?]

真嗣 [嗯!謝謝關心!]

馬文 [別這麼拘束了,坐!]

真嗣 [不!我想不用了。]

馬文 [這樣子啊…]

馬文笑了笑。

馬文 [真嗣,不要太把衝擊的事放在心上。]

真嗣 [啊?]

真嗣一驚,有點不知所措。

馬文 [坐!我有事想告訴你。]

真嗣遲疑了一下,然後挑了靠窗的座位。

馬文 [是你的父親…發動了第三次衝擊。]

真嗣 [是嗎?那也不是什麼新聞。]

馬文 [我知道。]

他略感興味地把玩著桌旁的相片。

馬文 [就算父親被指控是引發衝擊的凶犯,也不會生氣嗎?]

插入#26片段,碇源堂被初號機握在手中,他帶著坦然的神色說了幾句話(無聲),初號激憤而咬斷碇。

真嗣 [你想說什麼?]

馬文 [真嗣,你的父親要為這一次的罪行負責!]

真嗣 [是嗎?]

他冷漠地面對馬文。

真嗣 [你到底知道什麼?]

馬文嘆了口氣。

馬文 [其實,沙蕊也告訴過我,你的心理創傷到現在還未回復…]

真嗣 […不關你的事!]

馬文 [嘿!這點倔強的個性倒跟源堂很像。]

真嗣遲疑地望了司令一眼。

馬文 […我只想告訴你,不必過於自責,我們也是回到地球後,才知道NERV的真正任務是引發衝擊。]

馬文 [再者,真正重要的是…我們關心活下來的人。]

真嗣靜靜地看著他。

馬文 [我們要如何活下去,你想過嗎?]

真嗣動搖了一下。

馬文 [告訴你父親的罪行,是希望你別再自責了!世界已經壞滅,罪犯也已不在人世!如今是一起重建未來的時刻,不是嗎?]

真嗣 […我不知道!]

馬文 [可是我知道!]

真嗣 [啊?]

馬文 [我知道你在衝擊時受了什麼傷害!]

真嗣 [不對!是…是我傷害了大家!]

馬文 [真嗣!]

真嗣抬起頭來。

馬文 [能夠活下來,就是一種恩寵。]

真嗣 [啊?…]

切入#27 NERV本部搜救畫面,綾波零巨大而分裂的面孔。

馬文(旁白) [當我們回到地球時,一心只想著搶救人命!哪怕是一條人命,都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插入#27,卡森市中搜救的畫面。

插入#28,巴瑞在本部通道中急忙搜尋凱麗時的畫面。

馬文(旁白) [雖然身邊不再有家人的笑語,不再有戀人的溫情,但是我們一直--一直懷抱著希望,想在這樣的世界存活下去啊!]

真嗣的雙目中泛起了淚光,他的自責之心再起。

馬文停下談話,沉默了半晌。

馬文 [真嗣,如果大家只是自責的話,今天的支部是會崩潰掉的。]

真嗣又動搖了一下。

馬文 [衝擊發生後…,政府,社會,制度…這些東西已經不復存在,但是,殘留在人心的價值觀並不會改變!]

真嗣 [是嗎?我聽不大懂。]

馬文 [忘記以前的自己吧!這個世界,這個人生,已經注定要重新開始了!]

馬文 [只要能希望活下去的話,到那裏都是天堂。不是嗎?]

真嗣驚動了一下。

真嗣 [這是…這是媽媽的話!?]

馬文 [唯…的確是的!]

真嗣站起身來。

馬文 [驚訝嗎?]

馬文露出了回憶的笑容。

馬文 [唯…在GERHIN時我們就相識了!]

馬文的神情,透露出一絲落寞。

馬文 [但之後,她選擇了你的父親…]

畫面上,兩人靜靜地想著自己的心事。

插入#15,真嗣與父親在墳前對談著。

真嗣(旁白) [那時候的我,不禁想到站在母親墳前的父親!只有與那時的他聊天,才能讓我覺得,自己還是父母親所疼愛的孩子。]

[O] 回到第七實驗場

播報員女聲 [MELCHIOR已經完成修正方程的植入準備!]

播報員女聲 [費城一號已經完成熱機程序,請各區回收小組待命。]

播報員女聲 [插入栓植入機體完成。四號體已經完成啟動準備。]

史提夫正面特寫。

史提夫 [加油呀!魯迪!]

魯迪(通訊螢幕) [知道了!老師!]

他的笑容,充滿了天真與自信。

史提夫 [嘿!目前你可是主角喔!]

魯迪(通訊螢幕) [別開玩笑了!這可是第三磁場的啟動實驗啊!]

史提夫 [放心吧!MAGI已經做過所有的驗算,參數不會有問題的!]

馬文帶著真嗣與明日香魚貫而入。

魯迪(通訊螢幕) [啊哈!是老爸!還有真嗣哥哥!]

螢幕上的他,看到明日香似乎更加高興。

魯迪(通訊螢幕) [明日香姊姊!這裡這裡!]

真嗣回頭看了一下明日香,後者仍然面無表情。

史提夫與馬文交換了一下眼色,馬文點點頭,表示實驗繼續進行。

史提夫 [四號機!展開A.T力場!]

立於實驗場E-3區的四號機,倒數後發出了A.T力場。

MAGI系統顯示出力場的修正範圍。

真嗣 [原來如此,利用MAGI來限制A.T力場的作用範圍,是嗎?]

史提夫 [正確!接下來就要看我們的了!]

史提夫 [進入力場轉換程序!]

凱麗 [知道了!MAGI三機開始進行力場轉換程序,目標為指向性力場!]

螢幕上MAGI三機開始進行運算。

畫面上充斥各種決議,空間轉換數值,以及修正方程。

凱麗 [CASPER轉換完成! BALTHASAR轉換完成! MELCHIOR也轉換完成!]

史提夫 [指示MAGI將數值輸入費城一號!]

凱麗 [知道了!展開費城一號登入閘道!]

眾人凝神注意費城一號的回應。

警報聲大作。

廣播員女聲 [注意!費城一號閘道關閉!發生非授權登入!發生非授權登入!]

巴瑞 [怎麼可能!]

眾人喔地一聲發出驚呼!

此時警報聲大作。MAGI畫面出現訊息:

MAGI [System Command Transfering…All instructions pasued]

凱麗 [不可能的!MAGI的登入怎會非法?是費城一號出了問題嗎?]

史提夫 [不!費城一號只是依指令確認來源資料…應該是登入的資料含有不正確的授權碼…]

兩人對望,猛然發出號令!

史提夫 [快!關閉費城一號!實驗暫停!另外!四號機緊急關閉A.T力場,插入栓進行排出作業!]

凱麗 [知道了!]

馬文與史提夫交換了一下眼色,他快速地退出實驗室。

MAGI的畫面依然閃爍,新的警訊發布:

MAGI [System commads transferred .Remote control activated.]

史提夫 [糟了!MAGI將系統控制權轉移給遠端主機!這是什麼意思?!]

凱麗 […遠端主機?!不會是本部的MAGI吧!]

史提夫 [這是…這是不可能的!MAGI再怎麼說也需要人類下指令才行呀!沒道理自行啟動的!]

凱麗慌張地站起身來。

凱麗 [在搜救行動時,本部MAGI就曾主動拒絕備份,這…不是不可能!]

史提夫 [事到如今,我們得先找出接管者的主要目標!]

他取代凱麗的位置,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飛舞著。

巴瑞 [史提夫先生,支部MAGI已經完全被接管了!]

史提夫 [沒那麼容易!別忘了MAGI可是由我負責維護!]

他專注地輸入系統的後門指令。

螢幕上一陣反白,出現支部的數位地圖。

巴瑞 [喔!這是…]

史提夫 [這是我的小小貢獻,資訊封包追蹤系統。]

他一邊說著,目光一邊搜尋著追蹤結果。

史提夫 [目標確認了!在CM1區!]

眾人停下了談論。

巴瑞 [支部的CM1區?那是什麼地方?]

[O] 同 NERV本部 第二發令所

啟動中的MAGI,正飛快地搜索著支部的主要資料庫。

整個發令所燈火通明。

[O] 同 NERV本部 天堂之門

俯視畫面,與巨十字架融合之三面撒旦特寫。

沒有任何變化,撒旦的面容依然沉靜。

週遭回蕩著撒旦沉重的呼吸聲。

[字幕] -----待續----(黑底白字)

第廿九話-------完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