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2015年的教父(2) by: RainCold_Psh

2001年02月26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48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97 views 次

Chapter:2

2015年的教父第一章
作者:RainCold_Psh

第一章

会议后的一星期。

快到中午了,冬月整理一下自己的文件,走出了办公室——作为他收入的幌子。因为如果没有工作,又有大笔的收入,会摊上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那才可笑呢。

冬天的风,是有点冷的。但是,在厚厚的大衣中,只会感到暖和。冬月看到街边的一摊子苹果,就买了一袋子,又看了看手表,快12点了。“又是这么迟,做出租车吧。”他想着,刚好看到路边的一辆Texi停了下来,就开了门了上去。

“欢迎。”一个少年的声音。

而且,少年的头发白得彻底,瞳孔血红的,似乎有种慑人的力量,脸上挂着的微笑有种野蜂蜜的味道。(注:据说野蜂蜜很香但是不甜,而是苦的。)

“放心,我要是想让你死,你就买不到刚才那袋苹果了。”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哎呀,又要吃不到今天的午饭了。都是因为你这个笨蛋。”

“怎么又是我嘛,明明是Asuka你自己换衣服太久了。”

“你还说我?你……。”

“等等。”绫波冷冷的说。

“怎么,放学的路上你还想指挥我?”

拐角处出现了两个穿黑色西装、戴黑色墨镜的人。

Asuka马上警觉起来:“快跑。”

说罢,拉着真嗣的手就往反方向跑了起来。

真嗣被拉着跑了几步,感觉有些不对,回头看了一下,发现绫波静静的站着。“绫波、绫波。”他大叫了起来。

绫波很冷静,她连头都没回,只是喃喃的说”Asuka,Shinji。”随即很快就拔出一把手枪来。

黑西服的人惊了一下,其中一个被射倒,而另一个眼疾手快,还了两发子弹。绫波倒在血泊中。那个人又补了几枪,看到周围很乱了,就趁乱逃走了。

第一发子弹正中胸口,在第四和第五根肋骨之间,绫波觉得好像被冲了一下,猛然的往后一倒,然后,失去控制的坠了下去。蓝白色的校服,溅上了很多血迹。而且因为伤口很靠近心脏,似乎打伤了一条动脉,血涌了出来。

第二发子弹打在右腿膝关节附近,正在后坠的身子歪了一下,往侧后方倒去。后来的几发子弹,大概是由于绫波已经倒地的缘故,再加上周围混乱的情况,都没打中要害,但是打在四肢一些肌肉较多的地方,流了很多血。在地上形成了一滩滩的血迹。

真嗣似乎被红色的血吓傻了,呆呆的不动,只是跪倒在街道上,还是明日香有经验。她看到杀手一走,就马上拨了家族的紧急电话,没有几分钟,家族的救护车到了,她和真嗣也一同上了车。

NENV的家族医院是很少工作的,但是,这天晚上却灯火通明。

“又要打起来了,就像十五年前一样。”赤木律子看着手术室的门说。

“你是说‘第二次冲击’?”葛城笑着说,“没那么严重吧。”

“唉,我只是就当前的情况和以前做一下对比而已。”

“是吗?……也许吧。”Misato自己心里也有点没底。

……

手术很快就结束了,当然,只是针对这样的大手术来说。

至于手术的结果,照例只有三个人知道。当然,绫波要除外。

反正,第二天,绫波出现在病床上。

当客厅里的钟敲响了12点,在第二天刚刚到来时,教父的客厅里灯火通明。虽然可以看出大家都有些疲倦,但是从脸上严肃的表情来看,大家都知道,今年冬天,东京的停尸房很有可能被塞满。

在家族的首席执行官——绫波零被刺后。一切,都陷在一种特殊的紧张气氛中,房子的外面,保镖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来走去。

房子的里面,葛城和赤木都静静的坐着。碇唯在忙着一个家庭主妇的工作,而年龄较小的明日香显得有些激动,不仅坐不住有时还大叫几句“我最讨厌漫长的等待了”。

大家都在等冬月。

按理说,冬月耕造是住在Nerv大院里的,大家都知道他不在家,但是,教父却说一定要等到他,才开始家族会议。连葛城美里都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荒唐,因为此时,冬月可能已经躺在郊外的某个树林里,或是某个水潭里,或是某个地铁车站的厕所里。但是,教父似乎很有自信的样子,他丝毫不在乎这种着急的情绪,只是坐着,静静的坐着。

突然,外面蔓延起了一种激动的情绪,原来是冬月回来了——在手术后四个小时。他马上受到了英雄般的接待, 所有家族成员都向他示意,对他的归来表示欢迎。而教父,他还是静静坐着。但是如果仔细的观察他,会发现他的嘴角稍稍翘起了一点。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

终于,作战会议召开了。

刚读完三年国中的真嗣也出席了。

“我认为,先要把他们的‘Ramiel’或者是‘Zeruel’干掉。压一压他们的士气,最好不要爆发大规模战争,那样对谁都不利。就像人们常说的,如果在伯林就开始制止希特勒,就不会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了。”作为负责军事作战方面的纵队长,葛城美里小姐首先发言。这时的她,与平常说说笑笑的她完全不同,在这时,她是极有军人风度的。话语简洁、明了,毫无拖泥带水。

“我觉得,应该坐下来谈判,不然,就意味着大战不可避免。”冷冷的声音,出自站在角落里的赤木律子。

“那我们就会被他们完全吞掉,如果不打仗,就意味着我们认输。”他们两个虽然是好友,在家族事务上,却总是闹分歧。理由很简单,赤木律子博士负责管理家族经济事务,她多半是从经济的观点来考虑事情。很明显,大战一旦爆发,就要花费大量的金钱。

就在这边讨论的热火朝天时,在另一边,冬月也时不时的与碇源堂交换一下意见。

“绫波的伤如何?”

“很好。只有这样,你才能回来吧。”

“加持还是很出色啊。”

“是啊。”

“下一步你又准备怎么办呢?”

“……你说呢?”

“正是因为上次太纵容他们了,才会发生十五年前的那件事。”

“嗯。”

“碇司令,下一步该怎么做呢?”葛城美里问道。

“你是作战部长,就由你说的去做吧,我没有反对的理由。”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抬了一下墨镜,墨镜的反光让身经百战的Misato也不寒而栗。大家都知道了:大战不可避免。

“那SEELE呢,要是打起来,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即使决定已经做出,Ritsuko还是有话要说。她指得是,作为全球黑社会联合会的SEELE,它其中不乏各大国的最高级官员,是名副其实的“联合国”。它的目的,就是维护和平。因为战争,将耗费大家大量的金钱,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他们不会插手的。”碇源堂淡淡的说,好像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所有王牌都在我们这边。”后面这句话,也许站在它边上的冬月能听得到,于是他笑了一下,并没有出声,只是用他的方式,在心里。

这年的冬天很冷。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