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1-A

2019年10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735字 ⁄ 字号 《Moon Child》 1-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5 views 次

叶明璋先生所写的著名长篇同人小说《Moon Child》,感谢同好“今日绫波明日香凉宫春日”搜集整理。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叶明璋)

假音注解:
碇 シンジ —— 碇 真嗣
绫波 レイ —— 绫波 零
惣流 アスカ —— 惣流 明日香
渚 カヲル —— 渚 薰
葛城 ミサト —— 葛城 美里
碇 ゲンドウ —— 碇 源度
洞木 ヒカリ —— 洞木 光
铃原 トウジ —— 铃原 东治
ネルフ —— NERV
ゼ一レ ——SEELE
ペンペン —— PENPEN
セントラル·ドグマ —— CENTRAL DOGMA<中央教条区>
エントリ一プラグ —— ENTRYPLUG<插入拴>
プラグス一ツ —— PLUGSUIT<战斗服>

--------------------------------------------------------------------------------

第十七使徒タブリス--不,应该说是渚カヲル侵入セントラル·ドグマ事件的半个月后。

ネルフ本部又回到了往昔一般的平静。カヲル和ゼ一レ的事情变成了本部内的高度机密,包含ミサト在内的关系人士都绝囗不提这件事情。EVA初号机和二号机格斗时所造成的损害很快就修复了,如今一切都回到了以往的模样。

ゼ一レ自从カヲル的事件后,不知何故一直保持着缄默,这使原本一直等待着预期中的巨大风暴降临的ミサト等人感到极度不安,再加上リツコ仍然被拘禁在牢房中,第二发令所中始终弥漫着风雨欲来的气氛,没人有心思放在自己的职务上。就如ミサト在一次牢骚中所说的一般:

『如果现在真有使徒再次来袭,不知道是EVA还是发令所会先倒下呢。』

当然了,身为司令的ゲンドウ并没有给予不安的部下们任何安慰或是肯定的指示。他待在司令办公室中的时间更长了,司令席上经常看不到他和副司令冬月的身影。没有老板在后面监视,ミサト等人也乐得清闲,反正他们所能作的,也不过是等待预感中的时刻来临....

然而,在风雨飘摇的ネルフ本部之中,也有和其他人抱着完全不同心情的人,那就是碇シンジ。

不用说,カヲル的事件给他比一手捏扁トウジ的エントリ一プラグ时更大的伤害。不管是出于无心、自己潜意识中的冲动或是EVA初号机那不可知的意志,是他一手夺去了カヲル的性命,那个他曾经认为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真正了解他的朋友的生命。

『不论他是不是使徒,难道那时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我非做这样的事不可?......』

一再的自责只使シンジ在无止尽的痛苦深渊中陷得更深。他的脸色日趋苍白,到最后连身为同居人的ミサト也看不下去了。她一手拿着喝了一半的罐装咖啡,一边提出严正的警告。

「你该不是想到医院里去和アスカ作伴吧?再这样下去,我得以监护人的身份提出对你强行实施精神治疗的申请,别逼我这样做哦。」

原本因为失去加持而伤心欲绝的ミサト最近忽然又变得开朗起来,シンジ看在眼里十分替她感到高兴,郁闷的心情也因此开朗了些,不过这还是不足以解决他心里的问题。旁徨,无助....这些名词都不足以说明他此时心中的感受。他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样子,用一层又一层的心之壁像AT力场般的把自己包围起来。在他身边的人没有任何一个能越过这层层的心之壁接触到他真实的内在。

『这样也好....反正我仍然在这里....和大家在一起....这样就够了吧。』

一个人关在关掉了电灯的房间里,凝视着天上蓝白色月亮的シンジ如此想着。此时的他并没有想到,真正能改变他的命运,能够把他从这心之壁解放出来的人,也正和他一样的凝视着月亮。命运的奇妙之处是没有人能够了解的....

第十七使徒被歼灭了。然而死海文书的记载还没有结束,终末的预言仍在继续着。

还有等在ゼ一レ、在ネルフ以及全人类面前的,决定世界命运的最后的战斗........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接自TV版第二十四话『最后的シ者』

EPOSIDE 0:0
-PROLOGUE-
序章 梦のかたち

「这里是....哪里?」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少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包裹着全身的温暖液体的感触。宛如在胎中听到的母亲心跳般的低沉轰呜声。一切是那么的令她熟悉而安心。在世界上,这样的地方只会有一个。

「是的。这里是....魂之座。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只属于我的地方。」

少女彷佛说给自己听般的低语着。伴随着她的声音,周围轰然亮起。那是已经见惯了的EVA零号机驾驶座。观景窗外的是昔日的第三新东京夜景。不,更正确的说,是二子山山顶。

「EVA零号机驾驶座。我应该没见过的地方....不属于我的地方。应该已经不在的地方。我为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

少女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操纵杆。然而在她手掌接触操纵杆的瞬间,从手上传来的不是平日操纵EVA时那种稳定的脉动,而是令她心悸的寒意。彷佛连心都在瞬间失去一切知觉的冰冷,这前所未有的感觉令她不禁闭上了眼睛。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已经变成了深蓝色的冰冷之海。不远的前方伫立着一个身着白色プラグス一ツ的身影,那是另一个自己--不,她知道那不是自己,只是和自己相像的形体而已。这是另一个自己所留下来的记忆。

「你是谁?」

宛如幽灵般的白色身影露出了奇妙的微笑。

「你应该知道的。即使你是三人目....不,你不知道也好。或许这样逝去反而比较好些。」

「....为什么?」

少女平静的问着。

「不用多说。现在,把身体还我吧。」

白色的身影向着少女伸出了右手。那纤细的手掌忽然间膨胀了开来,变成了薄纸般的长条,像利刃般的破空挥来。少女本能的想要闪躲这她知道是致命武器的奇异长条,然而EVA零号机却一动也不动。

砰的一声巨响,猛烈的冲击摇晃着整个驾驶座,少女感到额间一阵剧痛。她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前方投影幕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在这同时,白色的利刃仍在飞舞着,宛如被利刃支解般的痛楚传遍了少女全身,驾驶座在一阵阵猛烈冲击下不断摇晃着,似乎马上就要崩毁的观景窗上到处布满了裂痕。

「呜!....」

少女因痛苦而仰起了头,感觉自己的躯体在阵阵痛楚之后一块块的离开了自己。她并不畏惧死亡,但像这样望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逐渐支解消失,却让她感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无可抑扼的恐惧。在痛苦与绝望的茫然之中,她模糊的看见了一个少年的身影与笑脸。那是她空荡的心中唯一记得的一个人。

另一个自己所记得的那个人。那个少年....

两道强烈的细长光芒忽然在白色身影的背后亮起,跟着一支巨大的手掌抓住了那白色的身影。她在愕然之中回头望着那咆哮的巨兽,即使在黑暗中仍可看见它深紫色的外表。

「......EVA初号机!」

少女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景象。白色身影的身上张开了橘红色的六角型光幕,企图挣开巨大手掌的掌握,然而这光幕瞬间就消失无踪。

「..原来如此,在你的内心深处....是如此的相信他?这么强的思念....真是难以置信....」

白色身影的声音逐渐远去,随着啪的一声,巨大手掌的周围飞溅着四散的血沫。少女惊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自己袭来,在这冲击之下,原本就已茫然的意识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飘向无止尽的黑暗之中。

黑暗。

少女似醒非醒的回复了意识之后,见到的就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黑暗是人类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对少女而言也不例外。在周遭彷佛吞没了一切的黑暗之中,她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只有双手仍然握着的冷硬的操纵杆告诉她自己还在驾驶座上。

忽然间,外面传来转动杠杆的嘎吱声响。随着一阵沈重的开门声,一道光线从门缝中射了进来,对她久处黑暗中的双眼来说,这温和的蓝色光芒有如白日阳光般的耀眼。在朦胧的光晕之中,少女看见了那个少年的脸庞,看见了他脸上欣喜若狂的表情和洋溢在眼眶中的泪水。

「绫波!真是太好了,你平安无事....」

「........」

少年伸出了右手。「不管怎样,先出来再说吧。来,抓住我的手!」

少女直觉的握住了少年的手。她感到胸中那一股想喊少年名字的莫明冲动,然而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她凝视着少年的脸庞,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答案。

 

「....あなた,谁?」

随着这不经意脱囗而出的一句话,少年的表情变了。从欣喜变成了疑惧,最後变成了厌恶。他甩开了少女的手掌,像面对毒蛇猛兽般的骤然抽回了右手。

「你是谁?你不是绫波。绫波不可能连我都不认得。你到底是谁?使徒?妖怪?只是看起来像绫波的假货?....不!不要靠近我!走开!」

「不,我应该记得你的....等等....」

少女向着少年伸出了右手,然而少年接连倒退了几步,然後转身就跑。他的身影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只剩蓝白色的月光映在她微微颤抖的右手上。

「连他都舍弃了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记得他的名字?....这是你留给我的啊!你留给我的感情....我生来就拥有的感情......」

泪水从少女白晰的脸颊上流了下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掉泪,少女却在此时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悲哀。那是和紧握着眼镜时所感到的空虚全然不能相比的心的痛楚。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连对那个人的感情都......所以,请不要舍弃我......」

「....碇..シンジくん......」

 

宛如雷光打在身旁一般,少女倏然睁开了红色的双眸。她发现自己好端端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在窗外,一轮明月刚刚脱离了乌云的笼罩,明亮而清冷的月光像银色的细沙般洒在朴素的床上,映得她浅蓝色的头发和白晰的肌肤彷佛在薄暗中微微发光。

「まだ..梦なのか....」

少女注意到从双颊滴落在被子上的液体。一滴、两滴,当灼热的泪水流过双颊时,有如在心中留下刻痕般的传来阵阵刺痛。

「我又哭了么?....我为什么又哭了?不,我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碇シンジ...くん....」

少女像是渴求那温暖般的轻抚着脸颊,任凭泉涌的泪水从指缝中流下。

「....这就是....寂寞?想和那个人在一起....她到最後也没有实现的心愿......」

少女转头望着窗外。高挂空中的银白色月亮仍然静静的朗照着大地,就像安抚孩子入睡的温柔母亲一般。少女祈祷般的喃喃自语着。

「..为什么会有梦?为什么心会这么的痛?....我不明白....」

然而,沉默的月似乎并不打算给她任何答案。少女就这样出神的望着月亮。

满身映着月光的她,此时看来宛如天使一般。

 

 

EPOSIDE01
DO YOU REMEMBER ME?
第一部 思い出,その胸に

 

1

 

一个和往常一样平静的午後。

シンジ斜倚在床边,无神的双眼呆望着窗外的景色。尽管耳机中传来的音乐一直没有停过,他却觉得四周有如夜半时分般的死寂。

或许已经死了的是自己的心也不一定。如此想着的他下意识的取下了耳机,彷佛响彻窗外的夏蝉的大合唱还比SDAT中的歌曲来得悦耳。

自从最後的战斗以来已经过了两个星期。所有人对第十七使徒的歼灭都保持异样的缄默,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再也没有任何同调实验、没有任何战斗待机,也没有人对他内心的迷惑与痛苦给予只字片语的关怀。他随身携带的行动电话始终保持沉默,这一阵子以来早出晚归的ミサト也只顾忙自己的事,无暇也不愿多告诉他任何相关的内情,即使シンジ问起也都以一些模糊的言词搪塞。

病床上的アスカ已几乎成了废人,变得宛如陌生人般的レイ则令他感到莫名的恐惧。接连失去了两个同伴和第一中学校的同学的他宛如被这个世界抛弃一般,再也找不出什么可以关心的事情。

「使徒已经全部被歼灭了....那么我还能做些什么呢?ネルフ还会需要我坐上EVA吗?或许一切都将回到像以前那样....是的,トウジ因为我而失去了一条腿,绫波为了救我而自爆,アスカ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同步值节节下降,我还亲手杀了カヲル....是啊,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我果然是....不需要的孩子吧....』
在固有的的内罚心态之下,还没有从杀死カヲル的打击中回复过来的シンジ又开始将一切都归罪在自己身上,幸好忽然在此时响起的电话铃阻止了他继续往坏处想下去。

自从美里开始早出晚归後,连电话也很少使用了,连日来的沉寂之间,话筒上居然已不知不觉的积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心中满怀感慨的シンジ轻轻拿起了话筒。

『喂,这里是葛城家。』

『....碇くん?』

耳中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

『班..班长?』

『シンジ君?近来还好吗?』

シンジ因为话筒中传来的熟悉声音而精神一振,打电话来的正是以前担任二年A班班长的洞木ヒカリ。

『班长你也还好吧?ペンペン在你那边怎样呢?』

『放心,ペンペン好得很呢,听你现在的声音,好像它刚来的时候都比你还来得有精神。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啊,没什么....』

シンジ下意识的不愿让别人为自己的事担心,特别是身为局外人的ヒカリ。

『你不愿说也就算了。嗯,碇くん,你能不能带我去医院探望アスカ?』

『啊?为什么突然........』

『从我们搬离第三新东京以来,我就一直挂念アスカ的病情,今天好不容易爸爸有机会到这里来办事,我就求他顺便带我来一趟。』

『这么说,班长你现在是在....』

『旧箱根汤本车站啦!我是刚刚才到的,就赶着打电话给你,还好你在家里。』

『原来如此....』

『怎样?抽个空陪我去看アスカ好吗?』

『有空是有空,可是....』

想起病榻上靠着维生装置和点滴注射维持、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アスカ的样子,シンジ的心中禁不住涌起一阵伤痛。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凄惨模样。

『怎么了?不行吗?』

『就算看了也是没用的....』

『你怎么这样说呢?アスカ不但和你一样是驾驶EVA的伙伴,不也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家人吗?她因为和使徒战斗而入院疗养,去看看她也是身为家人的义务吧!怎么可以说看了也没用呢?シンジ君不是这么过分的人吧!』

电话中的ヒカリ的声音提高了声量。

『如果班长坚持要去探望的话....』

シンジ并没有可以反对的理由。事实上,自从アスカ因为精神崩坏入院以来,シンジ也去探望过好几次,然而不管他怎么恳求、怎么呼唤,已经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的アスカ一点反应也没有。望着她无神的双眼和凹陷的两颊,那种一点都帮不上忙的无力感和悲哀让シンジ无法忍受。因此自从カヲル事件以来,シンジ一直都没有再去过医院。

然而,ヒカリ并不知道アスカ入院的真正理由,ネルフ自然也不会把真相透露给外人,因此她一直以为アスカ是因为战斗中受到脑部创伤而变成现在的样子。即使是2015年的卓越科技,脑部创伤也并不是能百分之百治愈的。在这种近乎绝望的状态下,她开始祈求奇迹的来临,而她所想的奇迹就是爱的力量。

在所有周遭的人之中,唯一明白对自己的感情一点都不率直的アスカ的心意的人,就只有ヒカリ了,也因此她一直对シンジ另眼相看。或许带アスカ所心系的シンジ去探病,她就会忽然奇迹般的醒来,一切以美好的结局收场....这种少女漫画式的浪漫奇迹,正是ヒカリ所抱的最後希望。

『シンジ君,你到底决定怎样?』

被ヒカリ的嗓音从沉思中唤回的シンジ慌慌张张的回答。

『我..我去。不过今天轮到我作晚饭,可能不能在医院待太久....』

『去一下就好了,也没指望你会待多久....那么,待会儿车站见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

 

ヒカリ有点失望的挂了公用电话。她本来希望シンジ会愿意在アスカ的床边看顾一晚的,那样奇迹发生的机会会比较高一些。或许,男孩子们本来就是这样冷漠无情....

『....我们彼此都很辛苦哦,アスカ。』

想着因为失去一条腿而变得十分消沉的トウジ,ヒカリ偷偷的擦掉脸颊上的泪水。

 

 

 

「碇くん,アスカ..自从入院以来一直都没有好转吗?」

ヒカリ小声的问着。

伴着周遭来去人员的嗑喀脚步声,两人走在ネルフ总合病院的走廊上,离アスカ的病房大概还有几十公尺的路程。总合医院里还是一如往日般的沉寂,阴郁的气氛再加上想起アスカ那毫无起色的病情,让シンジ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嗯....在那之後来看过几次,病情完全没有改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来碇君在心里还是相当挂意アスカ的病情....看来是我多心了。』

看到シンジ脸上那毫无做作的担心神情,ヒカリ心里不禁为アスカ感到安慰,但一想到トウジ的状况,她的心里却又浮起一股担忧。

 

シンジ当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心事。转眼间两人已走到了标着『303』的病房前面。透过墙上的玻璃窗就可以看到里面的アスカ,然而シンジ半点去看的勇气都没有。

「就是这里了。」

シンジ的心里涌起一阵希望,或许今天的アスカ会有点起色,他不期待アスカ会马上回复到以前的模样,只要今天能稍微答应一下他的呼唤,甚至眨一眨眼睛,那都是几个月以来的大进步。昔日那句刺耳的『你是笨蛋』现在变成了他最想听到的话,只要能再听到一次,要他作什么他都愿意。

可是,如果病情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恶化....シンジ的眼前浮起アスカ那憔悴的样子,心里难得有的希望就冷了半截。然而他还是挤出仅馀的勇气,伸手去握门把。

 

喀喳。

在他握到门把之前,白色的病房门囗忽然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苍白身影从门後闪出,差点和他撞个满怀。

 

「あ..あやなみ?」

「....碇くん?」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