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六章

2022年06月1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012字 ⁄ 字号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六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5 views 次

The Division Bell | 离别的钟声  by:jcmoorehead 译:beiming

第一章 式日 /  “The day(s) when I thought of you.”
第二章 长梦 /  “Tyre tracks & Broken hearts.”
第三章 回响 /  “Did I say that ? ”
第四章 旧伤 /  “It just won’t quit.”
第五章 残吻 /  “A kis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 .”
第六章 追想 /  “Execution day. ”

/2020年,6月8日/

当他猛然惊醒的时候,宿醉的头痛让他不由得捂住额头,一脸痛苦的神色。

在睡梦中,他似乎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一开始那声音很轻,就像是在试探他是否醒着一样,半梦半醒之间他翻了个身,捂住了耳朵,希望敲门声能尽早停下。可随后,那声音变得愈发强烈,终于变成了用力捶门的‘笃’、‘笃’声。

他也正是在这时惊醒的。自己没有听错,的确是有人在敲门。他也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反常,自己何曾穿着衣服上床睡觉、甚至连鞋袜也没有脱?不止如此,扫视一周,房间里同样是一片狼藉。

他皱起了眉头。这不像自己。

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全无记忆了。他最后记得的一件事,就是在施普雷河畔的酒馆与她共进晚餐,那是一个美好的黄昏,他记得自己喝了些酒。她似乎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

他想起来了,当她用力推开自己时那个绝望、惊慌的眼神。再后来,他所记得的就只有她的背影。

敲门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他捂着额头站起身来,顿时体会到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撑着墙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出现在门外的,是一脸怒容的明日香。

“怎么?就这么点出息,用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骨气?”

她一步跨进房间,用力关上了门。随后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口,“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突如其来的怒斥让真嗣呆了一下,但明日香所指为何,他实在是没有半点印象。

“对不起......”他小声喃喃道,“我什么都不记得。”

他又看了一眼自己凌乱的房间,叹了口气。他虽不知道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也并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般邋遢的样子。此时此刻,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她。

“你喝了酒,还与人打了架,在酒吧大闹了一场!”明日香气恼地责骂着,但言语间还是透出一丝隐藏不住的担忧,“我真不敢相信,你......你哪来的胆量与人打架......?!”

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了些印象。就在昨晚他心灰意冷地回到这里的时候,不经意间的一瞥,他又看到了旅馆楼下的那家酒吧。

“......你就不考虑一下后果的么?若不是看热闹的旅馆老板娘认出了你,现在的你要么进了警局,要么就躺在医院!你知不知道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有多慌张?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我给你打了不下十个电话!”

她用力在他胸口推了一把,真嗣酿跄着退出几步,坐到了床上。

“......你就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的不满么?你想证明什么,想证明自己的骨气?我知道,昨晚的事情我有错在先,那之后我心烦意乱想了很久,一直在想我该怎样给你道歉!可结果呢?还不等我给你打个电话,就听说你在外面惹事了,你......你......”

明日香指着他的鼻子,怒斥道,“你就只有这点出息?真让我瞧不起你!!”

真嗣总算明白了昨天大致发生了什么。对于她所说的种种,自己竟然毫无印象,显然是醉得不轻。

“对不起......”他垂着头,低声说道,“惹出的麻烦,我会全部承担的......”

“现在想起来责任了?终于有个男人的样子了?”明日香仍然余怒未消,瞪视着他,“不劳你费心了,该赔的钱我已经替你付了,而且我也并没有打算问你要。”

真嗣无可奈何地苦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已经料到她会这样说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耻辱感涌上心头,此刻他只想从这世界上消失。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但真嗣明白,他辜负的其实并不只有她一人,他同样辜负了自己。因为被她拒绝,自己再一次选择了放任自流,随后更是选择了把心中的痛苦与愤怒施加于他人的身上。这一切与曾经的第三次冲击是何其相似?他所谓的成长,究竟体现在了哪里?

‘我会让第三次冲击成为我犯下的最后一道罪孽’......

‘我不会再落入相同的错误’......

这是他前一天亲口对她说出的话。现在想想,那不过只是毫无根据的高傲,不过是可笑的虚言。

这样的念头让他惊惧交加。他觉得自己糟透了,简直卑劣到了极点。

他躲避着明日香的视线,不敢抬头去看她的表情。他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或许她昨晚的决定是正确的,她怎能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他这样的人?自己怎么配得上她?或许夹着尾巴逃回日本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对自己和她都好。

谁都没有再说什么,在这片沉默中,他唯一能听到的就只有彼此的心跳。

许久之后,她长叹了一口气,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你让我说什么好......”她仍然有些气恼地嘟哝着,“我知道昨晚我也犯下了错误,回去之后我想了很久,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但是,在那之前,关于昨晚的事,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他无力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我想当时我一定完全失去理智了,否则我绝不会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事......这就是我想说的全部了,明日香,对不起。”

“你就只会说这一句话么......”她抱臂坐在他的面前,眼神复杂地盯着这个消沉的男人,随后轻叹了一声。“那么接下来,我也有些话要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独白。

“我知道,昨晚的事情是我有错在先,我又一次没能战胜自己的恐惧,正因如此我才觉得愧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毫无疑问对你感到失望,但我也知道,这一切的根源其实在于我。就像四年前一样......”

真嗣心里一沉,她果然也想到了相同的事。

“那次也好这次也好,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明日香,与你无关。你不应为此内疚......”

“安静,听我说。”她的声音很低,但却带着一种不容置否的威严。

看到他闭上了嘴,明日香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我看到了一些令我恐惧的东西,那是我心中最深处的噩梦——真嗣,那时候我害怕得不得了。人们常说,当你距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你反而会更加害怕失去它。也许你未曾经历过这种恐惧,但是真嗣,我想说的是:我知道你也经历过沉痛的过往,正因如此我才希望你能理解我。和你一样,我也有着自己的梦魇,而我至今......仍然不能战胜它......”

“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害她变成这个样子的人,是谁?他改写了第三次冲击,为人类的存续创造了全新的世界,可即使如此他仍然背负着尚未赎清的罪责。就算拥有了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他仍然无法填补她的身体与灵魂上遗留的残缺。

“......真嗣,你听我说。我又一次败给了自己的恐惧与软弱,我从没有那么害怕过。可是自始至终,我并不是想要把你远远推开......恰恰相反,我从来......从来都想要你留在我的身边......”

言语中的苦涩与凄凉,让他的心脏猛然抽动了一下。

“......四年前,是我选择了头也不回地从你身边逃开,时至今日我仍然悔不当初。我总在想,倘若当时选择留下,如今我的生活会不会不一样?可是后来人们说你死了,我觉得我最后的一丝幻想也就此破灭。我觉得自己过往的人生糟糕到无以复加,到最后连一个朋友也没有留下,只是带着一身伤孤独且狼狈地逃回自己的巢穴,我赖以生存的勇气与自尊也已消磨殆尽。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很多时候我只想去死,这样至少我能和逝去的人们重逢,也许我能见到你、见到我的妈妈。可我知道我是个懦弱的人,既不愿意活也不敢去死,只是缩在父母的羽翼下浑浑噩噩地度日......”

他静静地听着她的独白,看到她的眼角隐约有泪光闪烁。久别重逢,这是他第一次听她说起过往四年的人生。

“......直到......我再次见到你的那一天。有一瞬间我也想过,或许我的人生真的会就此迎来转机?或许我一直渴望的那束光,真的已经降临在我的眼前?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但随后而来的是更深的恐惧。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心底的梦魇便开始复苏,我害怕这一切终究只是幻影,到最后还是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地回忆往昔,在日复一日的空想中挥霍自己的余生。因为害怕幸福再度从我眼前逃走,所以我选择了自己先逃。一次、两次、三次......即使明知毫无意义,我还是屡次重复着逃避......真嗣,虽然我总说你是个爱逃避的胆小鬼,但其实我明白,真正在逃避的人,是我自己......”

说到这里,她抱紧双肩,全身颤抖不止。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真嗣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就连呼吸也疼得几乎停滞。他站起身来,忘记自己仍然带着一身的酒气,紧紧将她抱在怀中。她的脸靠在真嗣的胸口,轻轻地抽泣着,温热的液体把他的衬衫打湿了一大片。

“不要抛下我,不要让我一个人活下去......”在他的怀中,她轻声呢喃,“请你理解我的恐惧,请你看破我的伪装......就算我推开了你,真嗣,不要抛下我......拜托了......”

“我答应过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我一定会做到。”他轻抚着她的头发,“像昨晚那样的蠢事,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昨晚你应该拉住我的。其实,当我跑开的时候,我......我一直盼望你会追上来。”

“对不起......”

“笨蛋,还是只会说这一句话。”

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苍白的笑容。她侧耳倾听着他缓慢而沉稳的心跳,更用力地贴紧了他的胸口,就仿佛是担心下一秒他会凭空消失一样。

“真嗣,你不知道你的陪伴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失去了一只眼睛和一条手臂,我知道自己并不美丽。可是像我这样丑陋的家伙,却也一直在渴望着得到幸福。我的身体有残疾,我的心中有魔鬼,我觉得我的天空中从来没有太阳,我的人生总是黑夜。可即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觉得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般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正是它给了我勇气。真嗣,你明白吗?只要还有你陪我,我就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真嗣闭上眼睛,安心地笑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在发热。

“对于我来说,我生命中的灯火就在这里。”他温柔地抚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我会倾尽全力保护你,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明日香,请让我成为你心中的灯火,正如你曾为我做过的那样。”

“嗯......”她低喃着,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紧紧拥抱着他,指甲深嵌入他早已褶皱的衣衫。

此后谁都不再说话了。安静的房间里,年轻的男人和女人相拥在一起,分享着彼此的温暖。对于两人来说,这一刻他们早已在心里渴望了许多年。他轻抚着她的头发,怀中的明日香似乎发出了小猫一样的鼾声。这让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许久的静谧之后,真嗣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尴尬的事。

“明日香,我得去洗个澡。”他有些愧疚地说道,“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去吧去吧,亏我还在你身上贴了这么久......”虽然眼圈依然红肿,但明日香尽力挤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对了,今天你还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吧,虽然不知道去哪里好,但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他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在关门之前,他从门缝里对她笑了一下,“而且,今天所有的开支都请务必让我来。”

“嗯......我想想,直到晚上之前都是有空的。”

“那......晚上是?”

“你猜?”

“猜不到......”

“我就知道,笨蛋真嗣怎么可能猜到呢?”她破涕为笑,摆出颇为无奈的样子,摊开了手。

“明日香,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吧。”

“那好吧,”她神秘地一笑,随后说道,“听好真嗣,今天晚上,你要来我的家里吃饭。这是我昨晚就和妈妈商量好的事情。老实说,当她听说你的死讯不过是误传的时候,也显得颇为惊讶呢。”

可接下来轮到真嗣惊讶了。“明日香,这不合适......我已经给你添了许多麻烦,不能再麻烦你的家人......”

“这是已经定好的事情,你怎么那么多话啊?”

她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拉上了浴室门,差点夹到他的脸。“赶快洗你的澡去!既然晚上要来我家,就给我打理得像样一点!”

*****************************************************
*****************************************************

当轿车转过最后一个街角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声名远扬的兰格雷庄园。即使放在城区西郊的别墅群中,这座豪华的庄园仍然显得别样醒目,就像是中世纪的贵族庭园一样奢华。真嗣不由得张大了嘴,他早已知道明日香的家族非常富有,但也没料到会富有到这样的程度。

自从驶入庄园的正门,轿车仍然行驶了几分钟才终于停了下来。司机汉斯当先下了车,为后排的两位乘客打开了车门。

真嗣与明日香下了车,面前这座奢华的复式建筑,令他叹为观止。在门廊的位置,一位女仆打扮的人正等候在那里。

真嗣不由得感到一丝紧张,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这样的地方做客。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的着装,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明日香,嗯......着装打扮上似乎也还说的过去。

两人所穿的,是下午才刚刚买好的衣服。在本市最高档的购物广场共进午餐之后,真嗣自作主张,为两人各买下了一套礼服。一开始明日香并不情愿,她说礼服这种东西自己从来不缺,倘若他想送礼物,不如送些柏林买不到的东西。不过,当真嗣向她承诺这绝不是自己最后一次送她礼物之后,她这才终于收下了这身礼服。

“愣着做什么?”明日香拉起了他的手,“快点进去啊。”

“嗯......总觉得不太习惯......”一边被她拉着匆匆走着,真嗣小声说。

“怎么样,你明白当初我为什么说日本的房子小了吧?嘛,虽说我也不是一直住在这样的大房子啦,当初身为适格者候补接受特训的时候,我也在NERV的小隔间里住过很久。”

对此,真嗣只能回以无奈的笑容,耸了耸肩。

门口的女仆微微躬身向客人行礼,随后,打开了豪宅的大门。里面的景象,再一次令真嗣惊叹不已,豪宅内部的装饰没有金碧辉煌的庸俗感,处处透露出高雅的审美情趣。单是一间客厅,就比他和美里住的整间公寓还要大。

一进门,明日香就以很随意的语气向厨房喊道,“妈妈,我回来了。还有他也一起来了。”

在厨房里,有几个人影正在匆匆忙碌着。其中几人仍然身着女仆的装扮,忙着清洗菜品、准备食材;而余下的一人则身着围裙,站在灶台之前,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显然,她就是这一餐的主厨。

听到明日香的声音,这位主厨转头望向了门口。

“哦,我的女儿回来了,”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向门口的两人挥手问候,“还有碇先生,你好呀!”

真嗣有些惊讶,主厨女士说的竟然是标准的日语。他有些拘谨地笑了一下,“嗯,抱歉打扰了......”

“不必这样见外,”她热情地笑了,“明日香,带碇先生四处转转,晚餐马上就做好了。”

“知道啦,妈妈。”明日香故意拖长了语调,“不劳你费心,你就忙你的吧。”

主厨女士与她相视一笑,随后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的烹饪上。而明日香则拉着他,向楼梯走去,“跟我来。”

走上了第二层,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很长的走廊。明媚的阳光从走廊边的窗户射入,他向窗外望去,眼前正是是兰格雷宅邸的大花园,几个人影或提着水桶或手持剪刀,匆匆穿行在盛放的百花间。

在一扇门前,明日香停下脚步,神秘地对他一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

在真嗣疑惑的目光中,她推开了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办公桌,从左到右整齐地摆放着三台大屏显示器。其中一块屏幕上凌乱地显示着代码,而另一块上仍然展示着一个尚未创建完的3D模型。

“喏,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她露出恶作剧般的表情,“欢迎来到Studio Longinus的总部哦。”

真嗣有些惊讶地打量着这个房间。除了厨房之外,房间里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就算一个人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也没有问题。书橱上满满当当地摆放着他看不懂的德语书,书的封面上画着复杂的数码图形。一只咖啡杯摆在屏幕旁边,里面的咖啡渍积得很厚,显然是喝完不经常清洗。床单和被子也很零乱,一个游戏掌机很随意地丢在枕头一边,而在另一边,还放着一个小猴子毛绒玩偶。

“哦,那个啊,那是我的朋友啦。”也许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明日香开口了,“我叫他斯努戈斯先生。你若是愿意,可以去摸摸他。”

“斯努戈斯先生......?”

“就是‘依偎’的意思啦。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没想到现在你仍然喜欢毛绒玩具啊,”他意味深长地笑了,“明明以前你总说我是个幼稚的小鬼......”

“谁说只有小鬼才能拥有毛绒玩具?你这家伙简直一点童心都没有。”

“嗯......对不起......”

“行了行了,过来,”她略带不满地白了他一眼,随后走上前去,坐在了办公桌前。“我有点东西要给你看。”

她晃了几下鼠标,第三块电脑屏幕也随之点亮。在电脑桌面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工程文件,她点开了其中一个。“在一开始写游戏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好该怎样设计人物......喏,这是我的第一次尝试。过来看看,你肯定能认出她是谁。”

真嗣凑上去看了一眼,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这是......绫波?”

“精灵族哦。怎么样,和她很搭吧?”

“我还一直以为你很讨厌她呢。”

“所以才说你是个笨蛋嘛。”明日香无所谓地耸耸肩,“没错,我以前和她的关系的确算不上好,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太年轻,性格强悍霸道,向她那样闷声不响的家伙自然让我不爽。不过我想,她其实并没有做错过什么,倘若还能再见到她,我一直想向她道个歉的......”

真嗣无言以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如果还能见得到绫波 零,他也有很多话要对她说。只可惜这个‘如果’,终究已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

“倒是你啊,怎么一下子不说话了?你是不是......还在喜欢着她?”虽然明日香尽力摆出轻快随意的样子,但眼中闪过的一丝忧色还是出卖了她。

对此,真嗣平静地笑了。“不,虽我来说,她和你完全不一样。绫波她......是对我很重要、很特殊的人,但我想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恋人那样的喜欢。”

“特殊?你指哪一方面?”

“方方面面。”他望向了窗外,也许是陷入了过往的回忆。看着他眼中的迷茫,明日香没有出声打扰,而是选择了静静地等他说下去。

“绫波 零,她从来都是个充满谜团的人,与我的母亲、还有第二使徒莉莉丝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可惜,有很多话我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她就已经永远地消失了。随着第三次冲击的落幕,无数的谜团都已经永远埋葬在了历史中。但多年之后回头再看,我认为在许多事情上保持无知其实是一种幸福。她把自己的存在、连同他人对自己的记忆一同抹去,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残忍的决定。但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无知者来说,这实在是一种善良。”

“那么,既然我们两个人还记得她......”她小声说道。

“或许是因为我们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舍得告别的人吧。说到底,绫波她并不是完美无瑕的神,她也有着自己的私心与渴望。明日香,她和我们一样,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已。”

“这倒让我心里舒服多了。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故作清高,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外表。既然心里有愿望,那就应该坦诚地说出来。”

“她也有她的苦衷,也许她只是不想连累到大家吧。”

真嗣的视线终于回到了眼前,对她笑着说道,“总之,如果绫波知道你为她所做的这一切,我想她一定会再度露出笑容的。”

明日香无言地点了点头。也正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

门打开了,外面出现了一位管家打扮的男人。

“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明日香与真嗣相视一眼,彼此的脸上都露出笑容。

“我们马上就下来。”

*****************************************************
*****************************************************

第六章“ 追想 /  “Execution day. ”  ” 完。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