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五章

2022年06月1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316字 ⁄ 字号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3 views 次

The Division Bell | 离别的钟声  by:jcmoorehead 译:beiming

第一章 式日 /  “The day(s) when I thought of you.”
第二章 长梦 /  “Tyre tracks & Broken hearts.”
第三章 回响 /  “Did I say that ? ”
第四章 旧伤 /  “It just won’t quit.”
第五章 残吻 /  “A kis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 .”

/2020年,6月7日/

当轿车在十字路口转过弯后,明日香一眼就看到了他寄住的那栋旅社。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八点四十五分。

“就在前面靠边停下吧,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她对驾驶员说道,有些歉疚地笑了笑,“今天本该是你的休息日的,抱歉啦,汉斯先生。”

“没什么,不必在意!”被称为汉斯的男人微微侧头,蓄满胡须的面容上露出了粗犷豪迈的笑容,“小姐终于肯交朋友了,我们都开心的很啊!真想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男人,竟然如此好运呢。”

听到这话的明日香笑了起来,脸颊微微发红。她的心里很幸福,这四年中,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温暖。

她最后一遍打量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打扮,感到既期待又紧张。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自己可是曾经驾驶着EVA对抗使徒的人。相比起面对灭世级别的危机,今天自己只是与他相见、与他一起游玩一天而已,有什么大不了?说到底,他只不过是笨蛋真嗣而已。

但她就是没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回想过去这一天中发生的事,她仍觉得像做梦一样。就在不久前,她仍然对他的死讯深信不疑,坚信自己此生只能活在对他的追忆中,再也没有得到幸福的希望了。然而,就像是凭空降临一样,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把她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甚至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深陷在臆想中不能自拔。她突然就得到了重新追求幸福的机会,正因如此,明日香绝对不允许自己失败。过往的小半生中她一直是为了别人的期许而活,而现在,哪怕一次也好,明日香想要亲手改写自己的人生,为了自己的愿望。

所以,她没有再像往常那样自我鄙夷,而是允许自己保持一点紧张。至少,这能让她时刻警醒自己不要把事情搞砸。

今天仍然很热,她换上了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配上一条暗红色的束腰。下摆刚刚到膝盖的位置,这条连衣裙完美地勾勒出她引以为豪的纤细曲线。

不过,就在出门之前,她还是选择了再套上那件暗红色的夹克。这或许完全没有必要,但一想到城市热门景点的人山人海,她仍然觉得还是遮蔽一下自己的手臂比较好。这些年中她几乎每一次出门都会穿上外套,哪怕在炎炎夏日也是一样。她并非是每一天都能像昨夜那样,勇敢地把身体的缺陷展露在世人眼前,对人们好奇的眼光一笑了之。

在她的手边有一个小巧的提包,里面装着她的手机、证件和钱包。也许是出于紧张,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下意识地攥紧手提包的包带,手心汗津津的。

她拿出手机,在外套袖子上擦亮屏幕,然后小心地打量着自己在屏幕上的倒影。她并没有化太浓的妆,只是在出门之前为自己涂上了淡淡的唇彩、简单地勾了眼线,随后,涂上了漂亮的指甲油。

当真嗣见到自己时,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她最后一次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五十八分。带着既兴奋又紧张的感觉,她推开了车门。

她步履匆匆,完全沉浸杂自己的小世界里,全然没有注意到汉斯大叔正比出一个加油打气的手势。

‘勇敢一点,明日香!’她在心里默念,‘要上了哦!’

***********************************************************

真嗣对着镜中的自己看了又看,第一次后悔自己这趟出行没有多带几件衣服。他素来对穿搭什么的并不在意,只要清爽得体就足够了。但此刻他却不住地想道,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把最喜欢的那件夹克也带来啊。

今天早上他醒来时,距离两人见面仍有相当一段时间。虽然这一晚上没有睡太久,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困意。

他打开手提箱,拿出另一件短袖衬衫穿上,望向了镜中。随后,他再一次皱起了眉头,这件也不太合适,似乎显得过于老气了。

尝试再三,他还是选择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上黑色的裤子。从学生时代起,这套行头一直是他的标配,尽管明知今天并非是正式意义上的约会,他还是穿上了自己最正式的一套衣服。

也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露出了笑容。果然是美里。

“嗨,美里小姐。”

“哦嗨!真嗣,柏林之行怎么样,愉快吗?”

“美里小姐,我都已经在短信里写过了呀。”

“你写得太简略了嘛,”她以抱怨一样的语气说道,“我想亲口听讲讲昨天发生的这一切,尤其是......关于明日香......”

真嗣淡淡地笑了,“我想她见到我的时候一定很惊讶。”

“她当然会惊讶!这可是时隔四年的重逢呀!但你说她最后给了你一耳光,这实在是让我费解。我本以为她会直接扑进你怀里的......”

“这个......说来话长啊......总之最后我们已经和好了。”

“真嗣,给我讲讲嘛。到底是因为什么?照你所说,她在见到你的时候与其说是惊喜倒不如说是惊吓,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呀。”

真嗣沉吟着,不知自己该不该把那件事说出去。不管怎么想,他所谓的死讯多半只是一个误报而已,实在没有成为谈资的必要......

“讲讲嘛,真嗣!我真的很好奇。”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已经近乎哀求。真嗣无可奈何地笑了。

“因为......四年前人们告诉她,我已经死了。”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直到半分钟后,听筒里果然传来了她标志性的惊呼。

“死了?!!死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啊,”他无所谓地耸耸肩,“多半是当年的误传吧。毕竟卡洛琳医生的小队救走她的时候,我早就已经不在了。”

“这样似乎也说得通,但是......”

电话那边的美里压低了声音,似乎是在沉思。“......这事还是有点蹊跷。”

“美里小姐......?”

“啊!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突然想到,当年我们搬回第二东京定居之后,我其实很多次尝试过联系明日香,但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发出的信函要么被拒收要么就不了了之,打电话过去,被告知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这还是真嗣第一次听美里提起这些事情,他这才知道原来她也尝试过联系明日香。但为什么美里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呢?更重要的是,从她这几次失败的尝试来看,联系不上明日香的并非只有自己一人。

“嗯......奇怪......”

电话那边的美里轻声叹了口气。“真嗣,就像我说的,这并不是现在的你该担心的事情。今天你们还要约会的吧?要好好打理一下哦。”

“美里小姐!”她的话让真嗣有些不好意思,“约会什么的......”

“安啦!过了这么多年,怎么还在为这种事情害羞!”她似乎在窃笑着,“总之,真嗣,我希望你们两人的相处一切顺利。倘若这世界上还有谁配得上幸福的话,一定是你们两个。”

“嗯......谢谢......”

“代我向她问好哦。再见~”

真嗣也笑了,“再见,美里小姐。”

他把手机放回了口袋,脑海里仍在思索着美里刚才说过的话。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决定留到日后再想。毕竟,现在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检视了一遍房间,确信一切都已收拾妥当,自己没有落下必要的东西。随后,他带上门卡,推开了房门。

***********************************************************

当明日香走进一楼大堂的时候,正好看见真嗣正从楼梯上下来。他一眼就注意到了自己,向自己挥了挥手,作为回应,她同样挥手致以微笑。

今天的他依旧选择了学生时代一成不变的那套行头,但看上去却再也没有当年那种瘦弱稚气的感觉了。他长高了,身材也强壮了许多,即使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他也仍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年轻男人。只是装作不经意的一瞥,就足以让她怦然心动。

随着他一步步走近,她又开始紧张起来,就仿佛时间的流动也变慢了一样。自己该用怎样的方式与他打招呼呢?毕竟他们谁都还没有正式承认过两人的情侣关系,今天的出游也并非正式意义上的约会,所以,如果是见面拥抱的话,或许显得太过亲密;至于接吻,那就更是不可想象......但如果只是握手的话,又未免太过严肃......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真是已经走了上来,“早上好啊,明日香。”

“唔,早上好啊。真没想到,今天这身打扮出乎意料的还不错嘛。”她略显得意地笑了,“这也没办法啦,毕竟你可是有幸得到了本小姐的导游服务,要是不好好打理一下可就太掉价了呢。”

“今天也拜托了,明日香。”他笑着回应道。

“无所谓。只要你愿意的话,本小姐陪你走多远的路都不在话下。”

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带着他向外走去——她差一点就直接拉起他的手。

“走吧真嗣,我们上车。”

“嗯?上车?”

“是啊上车。快点啦。”

“可是,第一站我们去哪?”

“一家名为 Museum für Naturkunde的恐龙主题博物馆。”她依旧拉着他,走得很急切,“问这么多做什么?等下自然就知道了嘛。”

走出了旅馆的正门,真嗣看到一辆颇为豪华的轿车就停在街角处。一位高大粗犷的男人站在车旁,带着热情的笑容打开了车门。

“这样......会很贵的吧......”他小声问道。

但明日香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他就是我们今天的司机,叫他汉斯就好了,”她介绍道,随后当先上了车。

真嗣站在车前,觉得有些紧张,不懂德语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最后,他只是礼貌地笑了一下,向笑容可掬的男人点了点头,就跟着明日香上了车。

***********************************************************
***********************************************************

望着长颈巨龙庞大的骨架标本,他第一次直观领略到了史前生物的宏伟体格。虽然看不懂标牌上的德语,但数字他还是或多或少看懂了一些。

“体长可达二十二米,体重可达三十九吨......真是名副其实的巨兽啊。”

但他曾对抗过的使徒,体型比起长颈巨龙还要大得多,却也从未让他感受到这般敬畏。

在他的不远处,明日香正举着手机四处拍照。真嗣不知道恐龙的标本是否也会让她联想起曾经驾驶EVA对抗使徒的日子,但有一点他看得出来:明日香很喜欢这里,能来这里参观,她看上去很快乐。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即使经历了四年孤独的日日夜夜,明日香依然是个很喜欢出来玩的人。能再度看到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比都什么都重要。

“笨蛋真嗣,回头啦。”

他闻声转头,随即就看到了闪光灯刺眼的白光。

“好,这张抓拍时机刚刚好~”

明日香笑靥如花,站到了他的身边,把照片举给他看。“看,还不错吧!”

真嗣不禁皱起眉头,照片中的他一脸的疑惑,哪里有半分拍照应有的气质。

“皱什么眉头啊,这不是挺可爱的嘛。”

“......虽然实在不敢苟同......”真嗣无奈地笑了笑,“但你喜欢的话,那就留着吧。”

“嘁,你这家伙还是这么无趣。”

明日香收起了手机,身体倚在展台旁边的扶手上,打量着眼前的巨兽骨架。

“真没想到,同为亚当和莉莉丝的后代,形态的差异居然这么大。”她以略显刻薄的语气评价道,“真是有够丑的啊。”

这番话让真嗣忍俊不禁,“也许恐龙并不是亚当和莉莉丝的后代呢。”

“怎么可能?亚当和莉莉丝是所有生命的起源,这早就是确凿无疑的事情了嘛。别说是恐龙,就连使徒那么丑陋的家伙,不也是亚当与莉莉丝的后代吗?与那群丑陋的家伙相比,我们人类的反倒像是异类了。”

“我倒是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真嗣背靠在扶手上,仰望着博物馆天顶上的巨幅史前世界画像,“从亚当与莉莉丝随着陨石降临这个世界开始,一切就都是偶然。生命的降生是偶然,而我能在芸芸众生中与你相遇,更是偶然中的偶然......”

“这一点,我可不认同。”

真嗣愣了一下,扭头望去,明日香也正看着他,神情非常认真。

“至少,我们的重逢,绝不会是偶然。”

(明日香这里一语成谶,两人的重逢emmm......的确不是偶然,各位看到后面几章就明白了(笑)......——beiming)

她一反常态、突然认真起来,这让真嗣有些始料未及。他觉得自己刚才也许说错了话。沉吟半晌,他笑着说道,“是......我想你说得对。”

“我说的当然是对的,你也不想想此前我们都经历了怎样的四年!”

虽然为了不打扰他人而压低了声音,但她的语气却愈发激动起来,“现在想想,我此前的生活简直糟透了,我早就想报复这差劲透顶的人生了!这四年里,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拔掉牙齿、关进笼子的老虎一样,无穷无尽的愤懑与怒火只能憋在心里无处发泄,有时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要炸开一样。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倘若有一天我重新长出了牙齿,一定会反咬一口......”

真嗣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比喻的确非常合适,他不由得笑了出来。“但是,明日香,你身边的大家其实都在关心着你,虽然方式也许你并不认可......我想,他们一定不会想在未来的某一天被了不起的明日香大人咬伤的吧。”

“笨蛋真嗣,我什么时候说过咬的是他们,”她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指的是这糟糕透顶的命运。倘若真的有命运之神的话,我一定会让他明白,他越是想看到我哭丧着脸的样子,我就越是要笑给他看!”

“那么,我们来拍张合照怎么样?”真嗣拿出手机提议道,“一定要笑得灿烂点哦。”

明日香也随即露出了会意的表情,“喂,我说你啊,不觉得自己有点幸运过头了吗?”

“那是当然,能和了不起的明日香大人合照,实在是荣幸之至啊。”

一边说着,真嗣举高了手机,示意她站得离自己近一些。这样的亲昵,让两人都觉得有些脸红,但明日香还是狡黠地笑着,走了过来。

“嘁,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她在真嗣的身边站定,允许他的手臂轻轻环绕过自己的腰,同时她微微侧头,倚靠在他的肩上。

“要拍了哦。”虽然尽力平静地笑着,但真嗣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红发的年轻女人,回以如向阳花般灿烂的笑颜。

“把我拍得好看一点,笨蛋真嗣。”

***********************************************************

当他面对那面墙的时候,沉重的历史感扑面而来。这里的氛围与刚才的博物馆完全不同,即使是在炎炎夏日,他却依然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四周的人们,同样沉静而肃穆。在这里,没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或是与友人谈笑,人们静静地低下头、微微弯腰鞠躬,面对着具象化的历史,献出自己谦卑的敬意。

关于柏林墙,真嗣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在中学的历史课上听说过一些欧洲近代的历史。这面墙曾是一堵将整个国家一分为二的铁壁,荒谬地分割了同属一国的两方同胞,这就是他所知道的全部了。但这已经足够了,站在这面断墙之前,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历史的厚重与压抑,就仿佛是亲眼见证了眼前这个国度曾经历过的分裂与残缺。

他望向身侧,明日香同样在低着头。她的眼睛微闭着,似乎也是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笑声传来。转头望去,他看见一个小女孩正抓着父母的衣角,躲在父亲身后,朝着两人咯咯地笑。显然,带着眼罩的红发女人唤起了她的好奇心。她似乎对父母也说了些什么,随即,两位大人的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不过随后,当她看见红发的女人睁开眼睛、朝自己抛来厌恶的一瞥的时候,小女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多半是来旅游的一家子笨蛋而已,不必搭理他们,”明日香以不屑的语气说道,“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笑什么?”

“所以我才说他们是笨蛋啊,为了一点并不好笑的事情发笑。”

明日香瞥了那家人一眼,不悦地‘嘁’了一声。“就算是在2020年,也依然会有人遭受歧视和霸凌。天生的肤色也好,后天的残疾也好,只是因为自己与大家看上去不一样,就会遭到孤立、遭到别人的嘲笑......”

察觉到她言语中透出的苦涩,真嗣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明日香,你该不会......”

“这种事情我经历得多了,”她低下了头,也压低了声音,“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明日香,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啊,因为我是日德混血,因为我的体内流有一半黄种人的血液,因为我的头发是与众不同的红色......更重要的是:因为我比班上的同学都要年幼。”

“你是说,你的同学......那他们没有对你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吧?”

“谅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他们大多只是在背后说我的闲话,还有些讨厌的女生会在我的桌子上刻些侮辱的话。但其实我根本就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他们没有资格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我知道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喜欢说三道四的浅薄之辈,永远不配与我相提并论。我只靠自己一个人就强过了他们所有人,即使身为班上最小的学生,我依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真没想到啊,你竟然会有这样的过往。”真嗣像是打趣一样笑了笑。

“是,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明日香故意拖长了语调,白了他一眼,“我知道,考虑到我在日本的所作所为,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是那种会被别人欺负的人。”

“我并没有朝那个方向想......”

“大骗子......”

“明日香,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真嗣无奈地笑了,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何况,就算是那时的你,也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在成长的时候,我们谁都犯过错。”

“但我的确伤害了很多人,这没什么好否认的......”她轻叹了口气,“尤其是你。”

她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苦涩地笑了,“倘若不是因为我屡次伤害你,你也不会说出‘所有人都去死吧’那种话的吧?”

“不,明日香,那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误,与你无关。”真嗣望向了柏林墙,他的眼中尽是自嘲,“那时候的我太绝望了。这一路走来,我也犯下了很多错误,伤害了许多人。有些错误可以被洗刷,但有些却再也无法逆转。引发第三次冲击,那是我犯下的最不可原谅的错误。”

“但你也完成了救赎,不是么?你,还有第一适格者......嗯......”她的声音低得像是耳语,“我是说,绫波 零......你们两人最后成功地阻止了第三次冲击,不是么?可是我呢?我至今甚至还不曾向我伤害过的人道歉,更别提直面我过往的惨淡人生,因为我既不敢也不情愿。就算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是个自私、怯懦、差劲透顶的家伙......”

她闭着眼睛扭过了头,因为不愿让真嗣看到眼中的泪。但就在这时,一双手臂轻轻环绕过她的身体,将她拥入怀中。

“我曾发誓,要让第三次冲击成为我犯下的最后一道罪孽。”在她的耳畔,他轻声说道,“我不会再落入相同的错误了。明日香,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面对自己的人生。错误也好,救赎也好,无论你想做出怎样的抉择,我都会陪你一起走下去。”

“所以,”他笑着,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没关系的。”

真嗣的声音很低、很平静,带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在久违的温暖中,明日香第一次允许自己在众人面前掉下泪来。

***********************************************************

施普雷河畔,一家欧式风格的小酒馆。此时,已是黄昏。

明日香预定的这个位置,正好位于观景平台最靠边沿的一排。穿城而过的施普雷河,几乎就在两人的脚下静静地淌过,夏日的夕阳倒映其中,反射着粼粼的波光。

晚饭的时候,两人又一次喝了酒——虽然只是度数很低的白葡萄酒。自从重逢之后,明日香做了许多以前她不敢做或是不被允许做的事情,肆意地享受着打破清规戒律的快乐。真嗣想,或许这就是她 ‘报复’ 人生的方式吧。

对他自己来说,早些年美里小姐喝酒之后狂放不羁的行为曾让他一度对酒产生了抵触,这些年来他一直坚持洁身自好、滴酒不沾。但如今一尝,味道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糟......

只是小半瓶白葡萄酒而已,他已经感受到了些许的醉意,好像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他靠在观景台的扶手上,而他的心上之人就站在他的身边。她眺望着一望无尽的河流与城市,脸颊同样微微泛起红晕。

这真是种奇妙的体验。明明就在昨天,两人还曾深陷猜疑的痛苦之中,甚至悲观地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再也没有了获得幸福的权利,可是今天,一切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她允许自己陪在她的身旁,允许自己与她一同游玩、共进晚餐,此时此刻他与她站在观景台的一角,在拂面的微风中欣赏着柏林城傍晚的景致。谁都不需要说些什么,只是简单地陪在彼此身边,就足以让人感到久违的安宁与美好。相比之下,昨日的沉重与悲伤就仿佛是一百万年前的事一样久远。

“喂,今天感觉怎么样?”

“今天是我过得最幸福的一天。”

明日香得意地笑了,“对我来说也不差啦。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快乐。”

“谢谢你啊,明日香。”

“没办法,毕竟我是个尽职尽责的导游嘛。”她在护栏上撑起身体,双脚在空中轻轻踢打着,“如果你愿意,明天我们还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战争的遗址啦,或者最高档的购物中心啦......哦对了,也许你可以给美里带上一箱纯正的德国啤酒。”

“这个建议不错,”真嗣微笑着回答,“我想她一定会喜欢的。”

明日香扭头望着他,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需要仰着头看他了。这四年里,他长高了许多。

过往的四年啊......

对于这一天,自己已经期盼了多久了呢?早在第三次冲击结束的时候——不,早在那之前,她就已经在憧憬着自己与他共同勾勒的未来。到了那时,不会再有使徒,不会再有EVA,再也没有人需要背负所谓的人类的命运,她与他可以真正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续写人生。

这不过只是短短的一天而已,但对明日香来说,她觉得自己见证收获了全新的未来,此前的她甚至不敢抱有这等奢望。她知道自己需要他,从他连护具都没有带就跳入火山中救她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倾心于他。

‘真嗣,你这家伙啊,’她小心地打量着真嗣帅气的侧脸,幸福地笑了。‘真不愧是,把我迷倒的男人啊。’

他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眼神,转过身来。“明日香,我......”

她抬起手指放在唇边,“真嗣,拜托了,什么都不要说。”

在他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明日香踮起脚尖,在他的侧颊上轻轻地一吻。

这个吻并不绵长,但却带来一种过电般的触感,以至于让真嗣陷入了一阵迷离。在酒精的微醺中,他看到朝思夜想的心上之人,此刻就笑颜如花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于是,他也用力地抱紧了她。年轻的男人微微俯身,在心跳加速的砰砰声中,两人的嘴唇终于越挨越近。

而对于明日香,她同样感受到了一阵意乱情迷。她紧张地闭上了眼,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眼前的他。跨越了无数个的清冷孤寂的日日夜夜,此时此刻,她再一次感受到爱意与激情的火花,正从她的心中升腾而起。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她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散发出的热度。

可是,可是啊......

/你真的觉得,自己配得上这样的幸福?/

明日香听到了一种声音,那个声音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回响了四年。那是她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梦魇。她转头望去,似乎看到了过往的自己的幻影。幻影穿着那件破损的红色驾驶服,右臂和左眼处打着绷带,就那样坐在两人共进午餐的桌前。幻影冷冷地望着她,眼中满是戏谑与讥讽。

‘不......不要......求你了,不要再让我想起来......’

/怎么?忘了你自己曾经对他做了什么?还是说,忘了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过往的一幕幕开始在她的眼前闪回。她看到了多年以前自己与他不谙世事的一吻,那个吻没有让她体会到幸福,而他无动于衷的冷漠与怯懦更让她感到恶心。她看到自己指着真嗣的鼻子破口大骂,骂他是笨蛋、是变态、是个永远没有骨气的懦弱小鬼,但背地里,她却又因为他的表现强过了自己而倍感自卑。她看到自己干脆地拒绝了他的求救,肆意讥笑着他的懦弱,渴望看到他痛苦至极的样子,于是万念俱灰灰的他终于爆发了,他猛扑上来,用力地扼住了她的咽喉。

/所以啊,你们的重逢本就是一场错误,不是么?你们两人注定不可能走到一起,注定只能困在永世轮回中自相残杀。/

‘不要再说了!不是这样的......’

/不想伤害他、也不想被他伤害的话,就离他远一点。我已经说过了吧....../

幻影凝视着她,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

/身为罪人的两个人,不配得到幸福。/

‘不要......不要......!’

真嗣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异样。就在接吻的前一刻,他看见明日香突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全身颤抖不已。

/所以啊,还不快逃?逃避自己的悲伤与痛苦,有什么错?/

“明日香,你......”他不安地问,“你怎么了?”

可下一秒,她猛然推开了他。力度之大,令真嗣的身体撞上了餐桌,随后坐倒在地。巨大的声响随即吸引来了邻桌客人的目光。

“对不起......真嗣,我做不到......”

她没有再等真嗣说些什么,她知道那只会令她动摇、令她更加不知所措。这个吻注定是一个错误。在真嗣惊诧的眼神中,她第三次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
***********************************************************

第五章“ 残吻/ “A kis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 .”  ”完。
***********************************************************

beiming:本章的剧情,从一开始的甜蜜美好再到后半段的急转直下,其转折或许显得太过突兀。这里到底应该如何过渡,又是否应该把这段内容也重写,我自己也拿不准。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我并没有考虑过删掉这段情节。倒不如说,我之所以在前几章中加入了相当多的改动,增补了很多心理描写与自我对白,把真嗣和明日香由原文的傻白甜、孩子气的形象改写成了两个悲观压抑、时常受到梦魇侵扰的人,其目的就是后面沉重的情节做铺垫(没错,之后的几章仍会有这样的情节)。希望我的尝试有所成效,但目前看来,效果似乎不是太好(叹)......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