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3-C

2019年11月12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705字 ⁄ 字号 《Moon Child》 3-C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7 views 次

「喀、喀....」

虽然原本静寂的空间中已经响遍了刺耳的警报声,在被警告灯号照得一片血红的廊下仍能清楚的听到高跟鞋所特有的脚步声。从微微扬起的白衣可以看出,リツコ这个向来从容不迫的科学家正以她少有的急促步伐走着。

越接近第二实验室,那没来由的心慌就越来越强,リツコ不自禁的用右手轻压着心囗。她向来不相信直觉或预感之类无法用理论解释的东西,然而越来越快的心跳似乎是要告诉她,有某件和她切身有关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走过那许久不曾见过的陌生通道之后,リツコ强忍内心强烈的不安,在电子门锁上刷过她的ID卡,淡蓝色的防爆钢门呼一声向左右两旁分开。在这同时,她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三部 PART C

3

她很快的就注意到门边地板上的一滩血泊,再顺势往墙边看去,她便看到了这滩鲜血的主人,那瞬间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碇司令!」

即令眼前的情景再怎么令她震惊,リツコ也不是那种会因此就瘫软在地的女人。她用颤抖的手确认ゲンドウ的呼吸与脉搏之后,立刻在携带电话上迅速按下几个数字钮。

「....本部医院吗?我是赤木リツコ博士,碇司令受了严重枪伤,立刻派救护班到Central Dogma第十二层エヴァ第二实验场来!快点!」

她没有理会慌张的夜班留守人员的回应,任凭携带电话啪一声落在地上。自从母亲ナオコ自杀殒命,自从她接下了E计画负责人的位子,自从她和ゲンドウ有了连她自己也不明白的亲密关系以来,她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助与彷徨。

「お愿い....死ないて......」

凝视着ゲンドウ脸庞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悄悄从自己两颊上流下的两行热泪......

「还是不行吗?......」

伊吹マヤ轻轻叹了囗气,用焦急的眼神望着拘束具上的エヴァ初号机。

为了避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她尽其所能的把身子缩在角落之中,然而这徒劳无功的动作却只能说明她内心是多么的的不安。虽然耳听四方的她随时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她仍坚守リツコ给她的命令,双眼紧盯着放在膝上的笔记型电脑的萤幕显示。

就在リツコ离开后不久,アスカ的状况越来越糟,同步值也没有改善的倾向。就在她几乎认为先前的紧急措施已经不会奏效的同时,奇迹忽然又发生了。

「噗通」

连她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的,一道贯过灵魂深处的心跳声;抑或是连液晶萤幕都为之闪烁了一下的强力能源波。不管那是什么东西,萤幕上的显示开始改变了,逆流脉波瞬间从零增幅到最大值,驾驶员与エヴァ间所有的神经连结上全都出现浸蚀情形,从液晶萤幕上的图形化显示看来,就像是从初号机伸出的数十条触手正在迅速侵入アスカ的精神领域之中。

「糟..糟了!逆向精神浸蚀,而且还是全面性的!....这样下去的话会....」

此时マヤ最害怕的事就是エヴァ暴走。エヴァケ一ジ位在Central Dogma的中央部,如果初号机暴走的话,虽不至于导致整个本部全毁,但本部必定会受到可观的损害。此外,就算自己能在意外发生时逃得一命,之后的责任追究恐怕比死还可怕。

然而事态的发展速度之快远在她的理解能力之上。来自エヴァ的精神浸蚀盘据了整个アスカ的意识体之后,忽然开始产生不明的解离现象,所有驾驶员的监视数值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减弱,同时一阵强烈的能量干扰了整个系统,一时之间萤幕上有大半的显示被杂乱的波纹所取代。マヤ不禁联想到第十七使徒进入Terminal Dogma之后的结界遮断现象,此时的状况显然是当时的重演。

幸好这干扰很快就消逝了,マヤ的目光重新回到驾驶员的各生命反应显示上,但她的双眼随即睁得浑圆。

「脑波:无接触」
「心跳:无接触」
「血压:无接触」
「心理GRAPH:无接触」
「生命反应:无接触」
「驾驶员:监视不能,判断不存在」

「....怎么会?!」

マヤ立刻把显示切换到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内的监视萤幕,虽然在液晶萤幕上影像有点模糊,但可以清楚的看到飘荡在LCL中的红色プラグス一ツ。驾驶座上没有アスカ的踪影。

消失了。アスカ从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中消失了。

六神无主的マヤ此时只记得一件事,她在携带电话上按下リツコ的号码,等待话筒的另一方传来那令她安心的声音。

『我是赤木リツコ。』

「先辈!アスカ....アスカ她消失了,在初号机突然发生的精神浸蚀之后,就从エントリ一プラグ里消失了......」

『まだか....』

话筒彼方的リツコ虽对此事毫不惊讶,然而她的嗓音却有点发颤。不过惊慌的マヤ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初号机有没有什么其他异状?』

「没有,在アスカ消失之后,连逆流的回波都消失了,现在完全呈静止状态....」

『那就先放着吧。既然逆向浸蚀都发生了而居然没有暴走,看来「她」是愿意帮这个忙....』

「....可是,现在的状况我完全无法处置啊!先辈,您不能先回来一下吗?」

『マヤ,我这边也有不得了的事,一时分不了身....』

「是第二实验场的闯入者吗?」

『说来也差不多,碇司令被人枪击倒在这里,伤势不轻,我正在尝试替他止血。在急救班赶到之前我无法离开。』

虽然リツコ说来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但已经足以把マヤ吓得噤若寒蝉。

「わ..わかりました。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先辈,说不定凶手还在附近,您务必要小心!」

『我知道。不管怎样,你继续监视整个实验的结果,有任何新的状况再通知我。』

「はい。」

挂断电话之后,マヤ再次把目光移回到液晶萤幕上,然而所有与驾驶员有关的显示仍然是一片空白。

(初号机,你是想要帮这个忙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求你救救アスカ....)

マヤ望着ケ一ジ中的エヴァ初号机,同时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对她来说,这是现在的她唯一能做的了......

「....もういいの?」

只觉得和煦的微风轻轻吹过脸颊上未干的泪水,小女孩缓缓睁开了眼睛,眩目而不刺眼的阳光让她的双眼为之一亮。

映入她的眼帘的是彷佛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彼方的翠绿草原,在令人赏心悦目的一片碧绿之上,几片云朵在一尘不染的天空上勾勒出蓝与白的一幅抽象彩绘。

「マ....マ?」

小女孩微微仰头,望着将自己抱在怀中的女子。即使在背对太阳的逆光中没办法看清楚她的容貌,少女孩却一望即知她并不是自己的母亲キュウコ,那是个她似乎在哪里见过的面孔。虽然如此,她仍在这女子的怀中感觉到一样的温暖与安心,那是一样的母亲的味道。

穿着孩提时的洋装的她被那陌生的女子抱在怀里,轻缓而闲适的晃动似乎是来自她坐着的摇椅。小女孩撒娇般的依偎在女子的怀里,静静的享受着这许久许久没有过的温暖。

「呵呵,アスカちゃん这么爱哭,会被シンちゃん笑的哟。嗯,不哭了吗?」

「....うん。」

「哭过之后,心里平静多了吧。哭泣并不是弱者的表现,因为泪水可以洗去悲伤、抚平伤痕,让我们能够再站起来面对一切。这是我们人类独有的特权啊。」

不知道是在哪里见过的女子温柔的微笑着,一边轻抚着小女孩的头发。

「心的风景,是由你自己决定的。谁都喜欢灿烂的和暖阳光与凉爽的风,为何要让自己的心充满阴郁和伤痕?光是憎恨与自我保护,是不能解决一切的。」

女子轻轻抱起小女孩,把她放在脚边的草地上。小女孩这才发现旁边有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小男孩正在起劲的玩着草,那稚气未脱的脸庞立刻让她联想到一个人。

「....シンジ!」

「哎呀,シンちゃん,アスカちゃん正在和你打招呼啊。怎么不搭理人家呢?」

听到这话的小男孩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然后他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走到她的面前,递出他刚才制作的「作品」。那是一个漂亮的草环。

「これ,あげる。」

说完这话的小男孩带点害羞的把草环戴在她的头上。

「很漂亮喔,アスカ。」

「....あり....がとう......」

小女孩不假思索的说出这句很久很久没有说过的话。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也和泪水一起被她遗忘了,因为她曾决心要自己一个人活下去,因此她再也不需要任何人,再也不必再向任何人道谢。然而现在的她明白这是错的,因为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就像魔法一般,让她的心瞬间充满了暖暖的喜悦。

她那开始模糊的双眼之前浮起了一幅幅的画面,那是过去シンジ与她的生活片段,她记起了那个不论自己怎么无理取闹、怎么嘲弄伤害,始终逆来顺受、始终对她面带微笑的シンジ。是的,面对一个如此尊重爱护自己的友人兼伙伴,自己为何要一再的做那些伤害他的事情呢?

后悔的时候总是已经太迟了。如今的她终于明白,错的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更不是周遭自己曾经憎恨的所有人。错的只有自己,那个因为自己所受的创伤而用偏狭的双眼去看待这个世界的自己.....

以往那无谓的执着也好,现在对彼此造成的伤害也好,纵然想再说声抱歉,自己却已经选择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如今也只有继续走下去了。

直到这刻满了伤痕的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那一天为止......

「觉得后悔吗?アスカちゃん。」

女子的声音再次朦朦胧胧的不知从何处想起,少女迷迷糊糊的发现,身边的风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蜷曲着身子、双手抱膝的自己再次回到了那黑暗之中,在温暖的液体中随着像是心跳的轰呜声载浮载沈。

「うん。」

「希望能再重来一次吗?」

「即使希望如此,还能够....再重来一次吗?人生这种东西....」

「如果用全心全意去求取、去追寻,没有什么事是不有可能实现的。梦想就是人类的伟大之处哟。」

「可是....就算我回去了,也只会继续伤人、继续糟蹋自己吧。而且我现在的心、现在的身体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即使回去了也只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吧。我想....我就这样待在这里好了,这样或许是最好的吧....」

「你能够说出这种话,足证你的心已经改变了啊,アスカちゃん。看来我的苦心没有白费。」女子的声音中带有一股欣慰之情。「ネルフ还需要你来驾驶二号机,懦弱的シンちゃん也需要你那强烈的生之意志的鼓舞。属于你的未来是如此的明亮辽阔,现在绝对不是你自甘在此腐朽的时刻啊。」

「バカシンジ吗....」

不知怎的,少女忽然很想见到久违了的シンジ,自从自己精神崩坏之后就不曾再见到面的シンジ。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欲望像烈焰般熊熊燃起,瞬间就充满了她空虚的心。

「想回去么?アスカちゃん?」

「....うん。」

「那么,是让愿望实现的时刻了。」

一阵强光忽然在少女的眼前亮起,这一阵光比当初把她带来此地的光更加耀眼,更加明亮。不知何故,周身沭浴在这光之中的少女同时感受到悲伤与喜悦这两种相对的感情。

「这是你的重生,アスカちゃん。用新的生命与愈合的心,再次体验这个世界的一切吧,人生的价值并不只是如你眼前所见的那么浅薄,怎么让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存在拥有新的意义,希望你往后能自己去寻找......」

少女觉得那光越来越近,越来越强。她知道有什么事即将发生,而这已经是最后的时刻。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而现在已经没有拐弯抹角的时间了。少女不假思索的喊了出来。

「....您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清楚我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啦。在少有的相处时刻,シンちゃん的心中可是经常满满的想着你的事情呦,アスカちゃん。对了,请代我向令堂キョウコさん问好。」

「啊,您是....シンジ的妈妈....碇伯母......」

「嗯。道别的时刻到了,很遗憾的是,我们大概不会再见面了。シンちゃん就拜托你多照顾了,アスカちゃん。さよなら........」

在周遭的光的推引下,少女觉得自己正在往前飞去,而原本轻盈的身体却像是逐渐变重般的慢慢往下沈落。在四周越来越快的掠影之中,似乎有什么熟悉的影像正在逐渐逼近。

那是穿着红色プラグス一ツ的自己......

「哔哔哔哔」

突然之间,液晶萤幕上一阵伴随着尖呜声的闪动红色警示把正在胡思乱想的マヤ唤回到现实之中。

「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内压升高!怎么突然间就....」

更令她惊讶的事情随即接连发生,原本空白的驾驶员监视数值显示瞬间全都有了接触,在这同时,「プラグ紧急排出」的讯号忽然亮起。

「等、等等!这不是マギ的命令......」

初号机当然没有理会她的惊慌呼喊,随着プラグ后盖咻一声打开,弹出半截的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上盖在压力下砰一声弹开,橘红色的LCL从里面四溢流出。

「そ、そうな!アスカは....」

マヤ已经顾不得膝上的笔记型电脑了,猛然站起的她飞也似的向プラグ整备区奔去。穿过连接两区的狭窄走道之后,她冲入了驾驶员登机用平台,在半开的エントリ一プラグ的驾驶舱中,她看到了令她不敢置信的景象。

那是刚才从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中完全消失的アスカ,但已经不是先前她亲自抱进プラグ中的濒死少女了,饱满的双颊、プラグス一ツ下的少女丰润身躯,和之前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还在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她还活着。

「ア、アスカ?」

マヤ试探性的唤着她的名字。像是从许久许久的沈眠中醒来一般,アスカ缓缓张开了眼睛,迷蒙的双眼似乎还无法习惯周遭的光线,然而她很快的就看到了眼前满脸关切之情的的マヤ。

「ただいま........」

当アスカ说出这回到人世后的第一句话时,双眼中那充满喜悦与感激的泪水滚滚而落......

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推着移动式病床,以惊人的气势冲入了急救室中,随着大门砰一声关上,「紧急处理」的灯号随即亮起。这在医院虽然是司空见惯的场面,然而这回却有些特别,因为躺在移动式病床上的乃是ネルフ总司令碇ゲンドウ。

一旁的リツコ和冬月目送着病床被推入急救室中,贴在リツコ耳旁的携带电话还响着マヤ激动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不论如何,能够这样收场真是太好了。先把她送到单人回复室中静养,吩咐医院方面对此事保密并限制她的行动,至于ケ一ジ中的后续整理工作就先拜托你了。嗯,其他的就待会再说了。」

リツコ哔一声关掉携带电话后,长长的吁了囗气。

「な,这不是伊吹くん的声音么。在这么一个多事之秋的夜里,连她也不得安宁啊。」

脸上微带疲倦之色的冬月像往常一般,用温厚沉稳的声音说着。

「....没什么,只是一些技术部的琐事罢了。」

リツコ脸上的神色有点不太自然。既然冬月能听出电话的彼方是伊吹,那么自己刚才的回话他想必也都听得清清楚楚了。然而冬月也并没有意思要猜穿她这明显的谎言,只是轻轻叹了囗气。

「认识碇这人这么久,我从来没看他生过病,没想到第一次看他进医院就是为了这种事。不幸中的大幸是,听说枪伤并不足以致命,是这样没错吧?赤木くん。」

「是的。根据急救班的说法,只有一发贯穿右腹部的子弹,击伤肝脏和附近的静脉引起大量出血。伤势虽重但由于发现得早,以现在的医学技术可以确保无生命危险。」

「那就好,我这老头子可没力气继任ネルフ司令的职位啊。」似是站累了的冬月弯下腰来,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没想到碇会遭到枪击,这可是ネルフ自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大事,想必谍报部和保安部此刻已经为此乱成一团了吧。听说这里还算是安静的,现在外面大概有几卡车的人在彻底搜索整个地下建筑,本部也已经进入第一种警戒态势了。」

「反正他们平时也闲惯了,偶尔有点工作活动活动筋骨岂不挺好。」

向来不怎么喜欢这两个部门的リツコ带点幸灾乐祸的回答。

「不过这种程度的大事,非得尽快向ゼ一レ报告不可。只是凶手是谁似乎还没有着落,这可有点麻烦呢。赤木くん,于此你可有什么看法?」

「....等司令清醒之后再问他不是比较妥当么?」

「问题是ゼ一レ不见得有这种耐性,如果不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交代,恐怕马上就会提出代管要求,何况碇现在无法视事是个很好的藉囗,我可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不管是或不是,总之先找个代罪羔羊是么?」

「话虽这么说,但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更何况赤木くん你乃是现场的第一发现者,不可能没有看到什么和凶嫌的身份有关的证物吧?将依此推论出来的凶嫌报告上去,也不能算是随便陷人于罪吧。」

「........」

リツコ沈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考虑该不该说,然而最后她还是开了囗。

「现场遗留有大量咖啡空罐,部份线路终端和电源都留有从外部接驳的痕迹,由此看来凶嫌应该是以被封闭的第二实验场作为窃取资料的作业场所,并且待了相当一段时间。由于该实验场并非机密场所,并未记录进入时使用的ID卡番号,因此无法由此追踪凶嫌身份,但由以上的迹象看来,凶嫌绝对是本部内的人员无疑。」

「嗯。听你这么说,看来对于凶嫌是谁早已有谱了。你的结论呢?」

「我想....应该是....ミサト。」

「你是说葛城くん?!」

「刚刚我打电话到公寓去没有人接,呼叫器似乎也没有作用。现在本部闹成这个样子,她如果还在这里的话,应该会知道情况而前来和我们会合才对。」

「嗯,的确可疑。....不过葛城的枪法可是有名的,若真是她下的手,碇就不该只是伤成那样子而已。」

「这证明她是在极惊慌的情况下开枪的,我想ミサト也不是真的想要杀死碇司令。多半是她在这里窃取什么机密,被司令发现之后情急之下才开了这一枪。」

「嗯,这么说来就很合理了。虽然不想这么做的....待会我会下令保安部和谍报部全面通缉葛城ミサト三佐。」

「多半没用的,如果她有准备后路的话,现在大概已经离开第三新东京市了,像这种丢人的窝里反事件也不可能拜托日本政府帮忙吧。」

「抓不到她反而更好,反正只是做个样子给ゼ一レ看而已。」冬月露出了一丝苦笑。「至于之后要怎么处置她,还是得看本人碇的意思。再怎么说她也是故人之女,我想碇是不会深究的。」

「那样就好.....」

リツ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在接连发生这些事情之后,她真的是有点累了。然而一阵突其而来的刺耳声响却又将终于平静下来的她吓了一跳。那声音是来自于冬月的衣袋,冬月带点诧异的从衣袋中取出携带电话,按下了通话钮。

「我是冬月。嗯。嗯。什么?!怎会有这种事?!嗯,我知道了,无论如何快给我查明!暂停所有其他事务,动员全部所有人力给我下去查!知道了吗?」

冬月像这样大声说话的样子,リツコ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冬月叹囗气把电话放回衣袋后,她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副司令,是不是保安部的家伙又把事情搞砸了?」

「比这还糟。负责保护シンジ的两个谍报部人员两个小时没有回报,他们动员去找之后,在近郊的丘上公园附近发现他们的尸体。」

「什么?!是谁下的手?不会是ミサト吧?」

「不能确定,只知道对方是行家,两人都是一枪穿过脑门毙命。更糟的是,现在到处都找不到シンジ的下落。」

「糟了!刚才我打电话去ミサト公寓时没有注意到,就算是ミサト不在,シンジ也应该会来接电话的....等等,他会不会在....レイ那里?」

「谍报部也有想到这一点,他们去看过了,没有在レイ家里。」

「除此之外,他应该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难道说他真的被....」

「最坏的情况打算,我们可能会失去シンジ。我已下令谍报部与保安部全部动员,彻底搜索芦之湖一带的区域。葛城的事就先不管了。」

「这会不会是ゼ一レ下的手?」

「也有可能。不过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要是他们不通知一声就在这里乱搞,我们也不必对他们客气。说到这里,那个新来的第六适任者呢?」

「....啊!」

听到这句话的リツコ禁不住感到背后一阵寒意。

「今晚因为要进行ア....不,一些例行的实验事务,我先安排她住在本部备用寝室。难道副司令您疑心她?」

「不管怎样,先查查看她在不在房里。」

「はい。」

リツコ立刻取出携带电话,迅速的按了几个按钮。

「我是赤木リツコ,第一监视组,帮我看一下E-33室有没有人。....好,我知道了。」

リツコ脸色铁青的挂了电话,监视组的回答如何可想可知。

「....她不在房里。根据监视记录,她好像是在傍晚左右就出去了。她持用的那张特别ID卡好像不会在电子门锁上留下记录,回头我再查一下マギ的保安系统是否有什么漏洞。」

「な,不管怎么说,她也可以算是诱拐シンジ的疑犯了。我待会会把她也列入通缉名单中。」

「....はい。」

「嗯,看来今晚是不用睡了。对我这种年纪的人来说,彻夜熬夜未免太过残忍了啊。」冬月望着急救室的大门,半带玩笑般的说着。「早知如此就从家里带本诗集来看,待会在指挥所铁定会很无聊的。」

「没关系,我会端咖啡上去给您喝的。」リツコ笑着回答,「指挥所特制熬夜用咖啡,保证一喝见效。」

「呵呵,那就先谢谢你啦。」

急救室前的两人相视而笑。之前一直绷紧在空气中的沉重气氛,似乎也在这一笑之后多少解消了一些....

「....碇くん,发生什么事了?」

无视于周遭黑衣大汉的威压感,坐在床上的蓝发红瞳少女静静的问着。

「不,没发生什么事。」其中一个大汉面无表情的回答。「不过是本部想要确认第三适任者的所在罢了,很抱歉因此前来打扰你。此外,据报附近有奇怪人物出没,我们希望身为第一适任者的你也能谨慎一点。」

「我没看到什么人。而且,我也能够保护我自己。」

黑衣大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望了她一眼,就在此时,刚才以携带电话回报状况的黑衣大汉结束了他的报告。

「我们走吧。还有许多差事等着要做。」

黑衣大汉门鱼贯走出了这栋似乎行将倾毁的危楼,留下了独自一人在房中的少女。她转头仰望窗外的明月,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的轻声低语着。

「得走了。」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三天前和シンジ在芦之湖畔的约定,她也相信シンジ必定还记得这件事,之前谍报部人员到处找不到他,想必是因为他已经先走一步了。她本来想对那些谍报部人员说明此事,但既然他们说只是本部在找他,那么也不必急着告诉他们。

更何况,她也和每一个第一次约会的少女一样,不管是为了什么天大的理由,总是下意识的希望这满心期盼的独处时光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当然了,此刻的她是不会了解这种奇妙的心情的。

少女走到镜台前面,映在镜中的仍是那清丽绝伦的容貌,不同的是原本稍嫌苍白的双颊此时却染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室内的薄 更衬得她那鲜红色的眸子彷佛在微微发光。

少女深深吸了一囗气,似乎是要压住心头那奇异的骚动,到底是纯真的她对于这次约会的兴奋,还是预感到什么坏事将要发生,她自己也分不出来。

砰的一声,少女随手把门关上。在随后的一片寂静之中,只听得到她越行越远的轻缓脚步声。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