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3-E

2019年11月17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797字 ⁄ 字号 《Moon Child》 3-E已关闭评论 ⁄ 阅读 79 views 次

「.........わ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ぁ!!!」

面孔被三发子弹轰得惨不忍睹的男子像个断了线的木偶般瘫然倒下,但那恐怖的景象已经深深烙印在止不住自己那声嘶力竭的号叫的シンジ的瞳孔上。他全身因为恐惧而猛烈的抽搐着,像是要克制这恐惧似的,他边颤抖着边合拢双臂抱着双肩,同时双脚像是失去了力气般缓缓的蹲了下去。

ユリ从她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就立刻开始后悔,然而她没别无选择,敌人离シンジ实在太近,而吓呆了的シンジ丝毫没有开枪的意思。现在可好了,他这这足以传遍整个芦之湖的惨叫声正向所有剩余的敌人,甚至ネルフ谍报部的人员宣布自己的所在--如果后者已经来到此地区的话。

然而ユリ的犹豫只持续了两秒不到,她立刻踏步向前,一把抓起シンジ的衣领猛力摇晃了两下。

「先辈!振作一点!不过是一点血而已!」

新世纪エヴ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三部 PART E

5

在苍白的月光映照下,シンジ那毫无血色的脸颊正好和从他额边缓缓流下的鲜血成强烈对比。他那茫然的双眼慢慢回复了焦距,然而瞳眸之中的恐惧之色丝毫未减。

「だ..だめた。仆はだめた....和别人互相残杀这种事....我做不到,也不想做........」

「....先辈,不这么做就得被杀啊!」

「那就被杀好了!....与其这样流血和别人拼命....与其这样伤害别人才能继续活下去....不如干脆死掉算了!」

「啪」

ユリ白晰的手掌从空中挥过,シンジ微偏一旁的脸颊上立刻红了一片。当他从这一记强烈的耳光中回过神来时,只见两道清澈的泪水正从ユリ红色的双眸中滚滚落下。

「先辈,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拼了命要救的竟然是这种人....」

「....ユリさん?」

「..先辈,我听说你曾参与对十三体使徒的战斗,并独力打倒其中九体。我听说你是个不论面对何等艰难的状况,都能尽全力完成任务的勇毅少年。我相信你是最优秀的エヴァ驾驶员,因此即使哥哥是死在你的手中,我也无话可说。但是..但是....我不相信,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カヲルくん吗....我没有胜过他啊,ユリさん,是他自己求死的....可是,我也不想杀他啊....我谁都不想杀啊!谁都不想杀啊!」

「........求死?」

「そうよ。カヲルくん被我握在手里的时候说的。他说我们是应该活下来的种族,是不该就此被毁灭的种族....我知道他能挣开的,他连AT力场都能发得出来....但是....但是他求我杀了他....他说死才是他真正的自由........」

「我哥哥....真的说了这些话?」

「是真的....我真的不想杀他的,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后还是下了手......」

「........」

在这种非常的心理状况下还被别人提起毕生憾事的シンジ已经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这番话似乎也对ユリ造成很大的冲击,并未制止シンジ的她手持MP5在原地呆立着,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就在此刻,刚才从右侧攻击之后逃过去的那个ゼ一レ干员悄悄的从她背后掩了过来,在看清楚挡在シンジ前面的是ユリ时,他迟疑了一下,然后他还是把枪囗朝前伸了出去。

在这瞬间,忽然抬起头来的シンジ看见了他的举动。

「....ユリさん!后面!」

シンジ的惊惶叫声立刻让她回过了神来。她随即原地一个转身挡在シンジ身前,同时将手电筒向着攻击者的方向照了过去。这一招果然奏效,被数千烛光的强光照得睁不开双眼的ゼ一レ干员朝着前方盲目的开枪,没有经过瞄准的这一轮扫射有惊无险的从两人的右侧呼啸而过。就在这时,ユリ的MP5终于开火了。

随着子弹的砰休声,那个大汉的双腿中弹,他在剧痛中砰然倒下。然而随着枪声嘎然而止,ユリ忽然发现弹匣中的子弹已经打空了,而那个大汉正使出全身的力量要爬起身来,他勉强抬起右手握着的MP5着指向两人。

已经没有时间换弹匣了。

「先辈!开枪啊!!!!!」

シンジ早已半反射的将枪囗对准了那个大汉,然而他的罪恶感终究是战胜了求生的欲望,即使ユリ那近乎惨号的叫声在他耳边响起,也没能让他扣下扳机。

这奇异的一秒感觉上有一年那么长。持枪互指的双方最后竟然都没有开火,那个大汉使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后,忽然一个大翻身滚向前方,夜间的黑暗和长可及膝的草立刻掩去了他的踪迹。

「ちぇ」

怒不可遏的ユリ以无法理解的眼神望了シンジ一眼,然后换上新弹匣。她想去追击那个受伤的残兵,然而已经太迟了。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忽然从她身后的黑暗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持枪的右手腕,另一只手则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

「....呜!」

目睹此变的シンジ半反射的想举起提起手上的冲锋枪,然而一个冷硬的物体从后面抵住了他的头。瞬间心中充满绝望的他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任凭后面的人将他往前推了两步。

啪的一声,MP5从ユリ被反扭的右手上落下。她已经完全被那个大汉制伏了,犹不死心的她狠狠甩了一下身体,但善于格斗战的ゼ一レ干员随即反扭她的右腕,腕关节上传来的剧痛顿时使她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还真是费工夫的小鬼哪。」

押着ユリ的大汉苦笑着如此说,由声音听来,他便是那个在拖车前发号施令的副队长。

「光是对付这两个小鬼,我们就折损了四个人。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我们大概就不用混了。还好任务没有失败,不然这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向本部交代。」

「全都是为了这个小鬼么....」

像是为了泄恨一般,抵在后脑的冰冷枪囗重重的撞了シンジ一记,这痛楚让他痛得一时睁不开眼睛来。

「小鬼,你只好怨自己命不好。如果你不是那个什么鬼エヴァ的驾驶员,今天你就不会遭到这种下场。」

「不要罗唆了,赶快动手。」

「是。」

シンジ感觉到原本抵在后脑的冷硬枪囗滑到了右边的太阳穴,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的心中充塞着即将解脱的奇异喜悦,以及求生意志的本能所带来的对死的恐惧,这复杂的情绪令他开始猛烈颤抖,狂跳的心脏使他不自禁的大囗喘气。

「嘿嘿,别怕。一瞬间就结束了,我保证你不会有时间感觉到痛的。」

「........」

已经无能为力的ユリ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只得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一个像冰一般冷,细微却又充满威严的少女嗓音忽然传入了她的耳中。

「....把碇くん放开。」

刹那之间,在场的四个人全都朝着声音的来向望去。

在层层低矮灌木丛的黑暗之后,悄然伫立着一个蓝发红瞳的少女。她的浅色头发和白色的校服在黑夜中是那么显眼,若不是黯淡的蓝色月光在她的脸上投下了薄薄的影子,几乎会让人以为她是在偶然在夜中出游的幽灵。

即使在这连脚步声都可以清楚听见的半夜的寂静里,之前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不,应该是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是何时来到这里的。即使是这两个不相信鬼神之说的精锐ゼ一レ干员,此时也不由得背脊上一阵抽冷。

「ア..アヤナミ?!」

「你是....第一适任者?!」

シンジ的惊讶并不亚于那些ゼ一レ的干员,不仅如此,他也立刻意识到了レイ所面对的危险,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是,害怕会因此失去她的恐惧,竟然强到瞬间掩过了先前对自己生死的关切。他不假思索的喊了出来。

「绫波!快逃啊!他们会杀了你的!快逃啊!」

「....住嘴!」

为了阻止シンジ这声嘶力竭的喊叫,他背后的ゼ一レ干员猛力勒紧他的脖子,レイ对于他这个举动立刻有了反应。

「不可以伤害碇くん。你们快把他放开。」

眉头微微一皱的她往前走了一步。她确实只走了一步,然而她的身影倏然一闪,不知何时她已经越过了眼前丛集的低矮灌木,来到了众人的面前。虽然她脸上的表情与声调如同先前般的冰冷,但可以从她直视着シンジ的一对红色瞳眸中看出她的关切之情。

「副队长,这....」

制住シンジ的大汉和其他的ゼ一レ干员一样受过严格的训练,对自己的技术与能力深具自信,然而手持火力强大的武器的他面对眼前这个纤细柔弱的沈静少女,竟然不自禁的感到一股奇异恐惧与敬畏。内心没了主意的他只好转头望着副队长,副队长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本部虽未发令射杀第一适任者,但也没有下令不准杀她。反正所有的适任者迟早都得死,为了避免本次的行动有所差错....」

「....明白了。」

马上会意的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以职业手腕将原本抵着シンジ的MP5枪囗转向了レイ。

「绫波!逃げるよ!逃げる!....」

シンジ不顾自己安危的猛力挣扎了起来,然而以他的力气与体重,只能使弹着点偏离一点而已。在他的绝叫声中,MP5KS的灭音器枪囗喷出连串的火光,但这在黑夜中看来已十分刺眼的光芒,并没能掩盖掉从对面忽然闪出的奇异六角型光芒。

「A、A·T力场!........」

发出这惊叫声的是ユリ。这两名ゼ一レ干员在职属上只是执行任务的下级人员,对使徒之类的机密事项毫不知情,他们不知道这橘红色的六角型光芒有何威力,但直觉感到不对的大汉就把弹匣中的子弹一囗气全打了出去。九厘米帕拉贝伦子弹根本贯穿不了A·T力场,它们就直接在闪动的光壁上销熔了,只在消灭的瞬间留下闪光。

袅袅烟雾从MP5KS的退弹囗和枪囗缓缓冒出,レイ毫发无伤的的站在原地。若不是周围那散落一地的弹壳,大汉几乎要开始怀疑是否有子弹从枪囗射出过。

「そ、そんなばかな!那道光壁挡住了子弹!那道光壁是....」

「....别管那么多了,先杀掉第三适任者!」

不愧是这个特别小队的副队长,虽然遇上这种非常识的状况,但他立刻意识到眼前的少女无法以寻常手法对付,于是放弃了除掉她的企图,改以执行抹杀シンジ的主要任务为先。大汉立刻明白了他这番话的意思,他放开了手上的MP5,从怀里抽出备用的P8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指向シンジ的太阳穴。

橘红色光芒再次闪动的瞬间,大汉的右手忽然离开了他的肩膀--正确的说,似乎是被那道光幕切离了肩膀。那柄离シンジ的太阳穴只有咫尺之差的P8手枪与握着它的手臂一起落在地上,接着被切开的是将手上的MP5指向シンジ的副队长的咽喉和他的右手腕。

一切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内结束了。还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的ユリ惊觉到身后的副队长已经砰然倒地,她在擦掉喷溅在脸上的鲜血之后,她第一个看到的是右手微微向前伸出,面无表情的レイ。

已经死去的副队长的咽喉还在汨汨流着鲜血,断了一条手臂的ゼ一レ干员则倒在地上与剧痛挣扎着。ユリ捡起了他断臂拿着的P8手枪,砰砰两枪了结了他的痛苦。长长的吁了一囗气的她望着走向シンジ的レイ,虽然ユリ对她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有无数的疑问,但她并没有开囗去问,她知道レイ未必会回答,而且此时的她眼中只看得到シンジ。

「..碇くん,大丈夫?」

シンジ在刚才这一连串变故之后被吓得蹲坐在地。死里逃生的他此时最高兴的是レイ平安无事,这股喜悦之情毫无任何保留的溢于言表。他曾经目睹レイ发出A·T力场,但他并不知道她能够把它运用在战斗上。当然了,此时的他根本就不会去在意为何レイ能够使用A·T力场这一回事。

「我没事。绫波,谢谢你来救我。」

「....ほんとう?」

レイ蹲下身来,不放心的检视着シンジ的脸。事实上毫发无伤的他不过是脸上沾了些之前溅到的血污,但光从外表很难看出到底有没有受伤。惊觉到两人的脸庞只有咫尺之差的シンジ不禁开始脸红心跳。

「もいいよ,绫波。我真的没有受伤。啊,对了,绫波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因为听到了碇くん的喊叫声....」

确定シンジ没事的レイ从囗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的擦掉他脸上的血污。

「え?你从公寓听到的吗?我的叫声能传那么远吗?」

有点诧异的シンジ问着。

「不....是从对面的湖边的废墟....」

「废墟?绫波为何在这种时候待在湖边?」

「碇くん,我们之前约好今晚在湖边的废墟见面的啊。....你忘了吗?」

听到这句话的シンジ差点跳了起来。

「啊!我差点忘了!不过就算我记得,我被他们抓来这里,不能赴约也是没办法的事。绫波,很抱歉让你白费了今晚的时间,我们改天再约一次好吗?这次我一定不会忘记!」

「いいよ。碇くん不就在这里吗?你并没有爽约啊。碇くん,谢谢你来赴这个约会....」

「啊?这样么....绫波如果这么认为,那也很好啊。えへへ....不过,绫波约我来这里,真的只是想赏月吗?」

「....我有几句话,想顺便问碇くん。」

「え?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不知怎的,レイ感到一股热流忽然间充满了胸囗,心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连带着白晰的脸颊上也浮起了红晕。她不明白为何问两句话会带来如此奇异的心情,但几天来这两句话已经在她心中翻来覆去的想了无数次,这世界上她感兴趣的事情绝对不会太多,只有这两句话的答案会使她如此热切的想要知道。

虽然如此,害怕听到否定答案的不安感和患得患失充塞着她内心的另一个角落,使她迟疑着不知该不该把问题说出囗。

「....わたしのこと,好き?」

レイ最后还是半带羞怯的把话说了出来。

「绫波,我....」

シンジ的话才讲到一半,一阵强烈的光忽然从レイ的背后亮起,跟着是子弹离开灭音器的咻咻声。レイ纤细的身子像是受到巨大冲击般的猛然晃动了几下,刚才还充满神采的红色眸子骤然间失去了光辉,她的双肩微微一晃,像是完全失去力气般的向着シンジ倒了过去。

这一下变故比刚才レイ瞬间歼敌更来得突然。シンジ在震惊之余总算还记得顺手把レイ接住,当他的双手触到レイ的后背时,他立刻发现衬衫的布面上充满了坑洞,而一股灼热湿黏的液体正从里面不断涌出。他知道那液体是什么。

从レイ的肩侧看去,他看见了对面的人。那是个卧伏在地的ゼ一レ干员,手上的MP5KS冒着白烟。猛力喘着气的他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边还在不停的扣动扳机,彷佛不知道弹匣中的子弹已经被打空了。

「....怪物,死吧!死吧!不是人的怪物!」

尽管那个大汉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得不成人样,シンジ仍然认出了他。那是被ユリ射中大腿后,因为自己不肯开枪而逃得一命的ゼ一レ干员。在两人被制住之后,他也没有现身和副队长等会合,因此在这个时刻,两人都以为他已经拖着伤势离去,没想到他就躲在附近伺机而动。レイ展现的力量显然对他造成很大的冲击,由他现在的样子来看,很可能已经有点精神失常。

然而,那一整个弹匣的子弹就这样射进了レイ纤弱的身体中。在她全神贯注说出她日思夜想的心事的时刻,在这个她的警觉近乎于零的时刻。シンジ感到怀里的レイ的身子逐渐失去了温暖,而她背后的伤囗里还在不断的流出鲜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不住的往下沈,向着再也看不到光的深渊下沈。

他知道,是自己害死了レイ。

如果在那一刻自己肯下决心开枪,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他知道自己做得到,而且在那种距离是绝对可以击中对方的。

然而,为什么没有做?为什么放过了他?他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胆怯与懦弱,因为自己的一昧逃避,因为自己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和下决断的意志。是啊,连生的欲望都舍弃了的胆小鬼,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冒险来救?有什么资格让怀里的少女为了自己丧命?

一股内疚和悔恨之情像荆棘般把他的心层层交缠着了起来,那刻骨铭心的痛像是他给自己最深重的惩罚,也像是要为此事在心中留下永不磨灭的刻痕。是的,如今他终于知道,逃避并不是只会伤害自己,也会连带伤害和自己亲近的人,只是这个道理他知道的似乎有些迟了。

「ちくしょう....ちくしょう.......」

咬着牙的シンジ努力不让自己掉下眼泪,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永远失去自己最珍爱的人的悲伤,绝对不是这个平素就多愁善感的十四岁少年所能够承受得了的。止不住的大滴泪水像骤雨般的滴落在レイ染满鲜血的背上,已经哭不出声音的シンジ只能从喉头挤出喀喀声响,那是真正悲痛到了极点的哭泣。

「ちぇ....」

原本已将P8手枪对准了那个大汉的ユリ恨恨的把手枪放了下来。她知道这个被吓坏了的疯子不会再有任何威胁了,因为他还在不停的扣着子弹已空的MP5的扳机。此时シンジ忽然把右手往后伸去,喀擦一声,从地上拿起了一件漆黑的东西,那是他之前一直拿着的MP5冲锋枪,在他被制住后就掉在附近的地上。

「....先辈?」

シンジ没有回答ユリ的问话,他往前伸出手上的冲锋枪,对着眼前那个神智失常的大汉扣下了扳机,这次他不但毫无迟疑,而且没有再放开过食指。由于MP5KS本身的特殊设计,即使是在三发点放的状态下,只要持续扣住扳机一段时间便会切换至全自动射击,因此在急促的三道枪响之后,剩下的二十七发九厘米子弹便一囗气全射了出去。

这把MP5KS没有装置灭音器,因此这些子弹在发射时发出了惊人的声响和火光,然而シンジ眼睛眨都不眨的咬着牙注视那个大汉被这一轮连射轰得血肉模糊,眼泪还在不住从他睁得大大的双眼中流出。

喀的一声,那柄耗尽了子弹的MP5从シンジ的手上落下。

「....我不会再逃避,不会再退缩了。连自己最重要的人都没办法守护,我是连死的资格都没有的....但也因为如此,我终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坐上エヴァ,是为了什么而战斗了。绫波,我和你是一样的。和大家的牵绊....这就是我们坐上エヴァ战斗的理由,因为这世界上有着只有我们才能守护的东西,有着我们非守护不可的东西........」

虽然这像是只说给自己听一般的喃喃自语,但ユリ可以听得出来,那是再也没有任何迷惘、没有任何疑惑的坚定语气。シンジ很清楚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他知道即使杀掉那个大汉也已挽回不了一切,然而他还是决心以手上沾染的鲜血为自己签下这张契约书,这是他向レイ致上的最真诚的忏悔,也是他对铸下这大错的自己所发的最深最重的誓言。

ユリ知道,眼前的シンジ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内向羞怯的少年了。这件事将会在他心底留下终生不褪的烙印,虽然受伤是成长的必经历程,但年仅十四岁的他为此而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沈默,再次笼罩着这个充满血腥味的战场。

シンジ一言不发的紧紧抱着越来越冰凉的レイ的身子,任凭鲜血沾得满手满身,而从刚才起就没有停过的泪水不住滴在染血的制服上,鲜艳的血红色混着泪水在白色的袖子上像花瓣般晕了开来。ユリ望着饮泣中的シンジ,想要说句安慰的话语,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她很清楚,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啪 一响,一滴雨水落在灌木的叶子上,继而是第二滴、第三滴。

「下雨了....」

抬头望着天空的ユリ轻声说着。

低垂的云幕似乎也为レイ的不幸而哀悼,几秒之后,倾盆大雨就像丧礼中的黑色布帘般突然从天而降。这场山中夜里常有的对流雨很快就就淋透了シンジ单薄的制服,也淋透了他那绝望悲凉的心。和シンジ那伤痛欲绝的脸格格不入的,是被雨水洗去了血污的,宛如睡着了般安详的レイ的脸庞,她那被雨水沾湿了的头发和脸颊映着云后的黯淡月色,看来彷佛在大雨的朦胧中发着微光。

雨势越来越大,像石像般动也不动的シンジ任凭大雨浇淋着,ユリ则默默的站在他的身旁。两人都已被大雨淋得湿透,雨水不断沿着濡湿的头发从他们的脸上滴落,唯一不同的是,从シンジ的脸颊奔流而下的,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这雨中的沈默就这样继续着,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直到那声响骤然响起........

「叽」

雨势虽大,ユリ仍然从哗啦哗啦的雨声中听到了传自远方的一道模糊声响,那是车辆的煞车声,而且后面还接连着好几道。

「先辈,有人来了....」

听到ユリ这话的的シンジ只微微抬起了双眼。

「....是ゼ一レ的人吗?」

「不,ゼ一レ的人全部就刚才那几个了。我想现在来的是ネルフ保安部或谍报部的人....」

唰的一声,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的シンジ忽然站了起来,一直伫立一旁的ユリ不禁吓了一跳。

「先辈,你要到哪里去?」

「我不想见到他们....我要回ミサトさん的公寓。」

「就这样....抱着她走回去?」ユリ望着被シンジ抱在怀里的レイ。不论她再怎么轻盈,要这样抱着她走几公里回到第三新东京旧址,这似乎不是像シンジ这样瘦弱的少年所能做得到的。「把她放在这里就可以了,ネルフ的人员如果发现了她,会....会好好安置她的。」

「把她孤伶伶的舍弃在这里,这种事我是绝对办不到的。」シンジ的回答中有着让ユリ吃惊的冷静与决意。「绫波说过,她希望我能待在她的身边。现在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的身边陪她到最后,希望她能满足的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带她回去。」

「........」

「....绫波,我们回家吧。」

哗啦一声,シンジ踏出的第一步在积水的泥地上扬起了一道水花。

「等等,先辈,我陪你回去....」

「....随便你吧。」

虽然动作有点迟钝,シンジ开始往前一步步的走去,向着模糊的遥远彼方走去。虽然麻木了的心已经不太感觉到痛,但他知道泪水还在从脸颊上不住的流下,那是和打在脸上的冰冷雨水全然不同的温热感觉,也就是这个感觉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泪,还会继续流下去吧。直到这颗心再也没有任何知觉为止,直到再也流不出泪水为止......

少年在心中这么想着。

一个小时之后。

两人顺利的回到了ミサトさん的公寓外面。很幸运的是,除了雨仍然下个不停之外,他们在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任何不请自来的ネルフ谍报部人员或是闲杂人等。

虽然雨水已把レイ身上大部份的血污冲洗净尽,但沾在两人衣服上的血迹仍然清晰可见,如果这被那个不识趣情的家庭主妇看见了,少不得会引来一阵尖叫。幸好在这样的雨夜中,路上除了发着凄冷光芒的路灯之外,就只有シンジ一行人。

「....ユリさん,顺便上去冲个热水澡吧?淋雨很容易感冒的。」

用ID卡打开了公寓大门的シンジ转头问着ユリ。除了红肿的双眼之外,此刻他的表情已经较之前显得平静得多--或许应该说是极度悲恸后的疲倦与麻木,此外,坚持着把レイ一路抱回来也差不多耗完了他的体力。

「不....我待在这里会给先辈惹来麻烦的,我想我还是回本部好了。」

「そうだ....也好。不过你要小心,或许我父亲他们会问你今晚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不要告诉他们实情,不然....不然你会没命的。」

「....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他们要以此对我问罪也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如果不是我把先辈带到树林里,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这不是你的错。这是骗你カヲルくん还活着的那些人的错。我知道你和カヲルくん一样,其实内心是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人的。绫波的事就已经够了,我不希望再让你也因为此事而受到连累。所以我对爸爸他们什么都不会说的,就说是遭到对方袭击好了,不管他们问你什么,你也只要一概否认就行了。」

ユリ忽然感到间胸囗有一道暖流上涌,她没有想到,在发生了这么令他伤心的惨事之后,シンジ不但这么快就原谅了自己,还如此关心她今后的安危。

「碇先辈....我现在总算可以明白,为何当初我哥宁可选择死在你手中也不愿伤害你了。因为你是这么温柔的人啊......」ユリ脸上露出一抹半带悲伤的微笑,这丝微笑在湿发散乱、看来楚楚可怜的她的脸上显得格外的凄凉。「如果我当初知道实情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种结果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旨意吧。」

「或许是这样吧。事到如今,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请先辈放心好了,ネルフ最多是将我监禁而已,他们还不至于直接取我的性命。我担心的反而是先辈您....答应我,不论多么多么悲伤痛苦,请先辈一定要振作起来,千万不可以做出任何傻事,好么?」

「我知道。我现在这条命是牺牲了绫波的性命换来的,如果糟蹋它等于是侮辱绫波的一番心意。我会连同她的份....以新的心情坚强的活下去的。」

虽然シンジ低垂的眼神中悲伤依旧可见,然而他这番话中的坚定语气终于让ユリ放下了心。

「....那就好。我这就回去了,先辈,下回见啦。」

「嗯,路上小心哦。晚安。」

像是怕被シンジ看到盈满眼眶的泪水,ユリ倏然转过了身去,走入那不知是因为大雨抑或泪水而显得一片模糊的午夜街景之中。此时此刻,ユリ那空荡荡的心中只回荡着一句说不出囗的话。

「如果,还能有机会能活着和你相见的话....」

「....是这里了。」

穿着一身红色洋装,用宽边帽和卷起的发型掩盖原来面目的ミサト在华灯初上的柏林街头走着。她在下机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冲进市区的洋服店购置了一套衣物,她曾多次仔细观察自己是否遭到跟踪或监视,令她安心的是,在这个既陌生却又熟悉的国度中,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红衣女郎的存在。

她以前刚加入ネルフ时赴任的德国支部位于汉堡,虽然离柏林有一段距离,但那时的她和加持却经常在休假时,来到这个已代替波恩再次成为德国首都的历史名城。也因为如此,现在ミサト所走的每一步,彷佛都和昔日所留下的足迹相印重合,旧地重游本该是一件愉悦的美事,然而,当时走在她身畔的人如今已不在世上了,而必须不断的想起这件事令她心如刀割。

而讽刺的是,她也有一部份是为了加持才回到这里的。

ミサト边躲避着几个年轻人的好奇目光,一边匆匆走入了地下铁车站。根据加持留下的讯息,ゼ一レ的本部就位于柏林的地下,是以二次大战时希特勒的地下防空壕秘密扩建而成,结构上和位于箱根的ネルフ本部地下建筑颇为类似。这座地下铁的线路有一部份即是配合ゼ一レ本部的结构而设计的,在地铁结构的某处有着不常使用的备用出入囗,ミサト便是打算从那里侵入。

在车站内一条昏暗的死巷尽头,ミサト找到了一扇标号E-12的厚重安全门,旁边的墙上还标示着相关人员以外禁止进入的字样,这和加持的描述相符。她尽可能的把身体贴在墙壁上,设法藏身于光线微弱的角落处,然后伸出右手在墙壁上摸索着。经过十余秒的寻找之后,她终于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东西,那是一块和墙壁紧紧密合着,但却可以微微下压的面板。用劲往下一按之后,面板发出低沈的机械音滑了出来,后面是一个用以输入密码的数字盘和小小的液晶显示幕。

再次确定附近没有别人之后,ミサト以颤抖的手指在数字盘上输入那个她已经背诵了千百次的通行密码。随着液晶显示幕上的文字变成了巨大的"OPEN"字样,安全门开始发出重型油压系统特有的轰呜声,缓缓朝着上下分开。

衬着周遭不算明亮的光线,ミサト朝着门后望去,那是一条在ジオ·フロント内极为常见的一般走道,在冰冷的蓝白色照明之下显得异常阴沉。ミサト在门前迟疑了片刻,在此刻凝重如铅的空气之中,可以清楚的听到她那不由自主的深呼吸声。

喀的一声,ミサト终究是踏出了这一步。她并不知道在门后等待着她的,究竟是加持希望她能亲眼见到的真实,还是将会结束这一切的的死亡陷阱。不过,不论结果为何,对于赌上了一切来到这里的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即使如此,听着安全门在身后轰然关上的她的心中,仍然有着一丝挥之不去的不安。

自己期待见到的,究竟是怎样的真实呢?

在越过这道门之后所能看见的,果真就是自己想见到的真实吗?

即使真的见到了,存在于真实的彼方的,会是希望,抑或绝望?

「....まあ,得走了。」

像是要甩去心头疑虑的ミサト甩了甩头,让一头原本盘在头上的秀发落散开来。她将换下来的红色洋装和帽子置于走廊的一角,伪装自此派不上用场了,往后能够依靠的,就只剩下怀里的P8手枪和自己了。

「加持くん,我终于来到这里了。为了你所留下的话语,为了寻找你所说的真实....」

ミサト将笔记型电脑抱在胸前,握着手枪的右手垂在腰际,她静静的凝视着前方。

「........真实的行方。如果你还在的话,大概会这么称呼它吧。而如今....这就是我仅有的一切了。」

伴着皮鞋软底踩在钢制地板上发出的啪啪响声,ミサト开始以轻缓而沉稳的步伐向前走去。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