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3-B

2019年11月06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810字 ⁄ 字号 《Moon Child》 3-B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5 views 次

「这里是....哪里?」

少女睁着失去焦距的无神双眼,望着眼前的红色大海。荡漾的微波缓缓的流过她的周身,就像母亲温柔的双手一般。这是她不记得在哪里见过的,却又熟悉无比的景象。

或许,在这个对她而言已经崩溃了的世界之间,这就是唯一可以让她饱经创伤的心获得休息的地方....

「我还....活着吗?为什么我还活着?」

少女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低语着。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三部 PART B

2

少女举起瘦骨如材的右手,突出的骨节在朦胧的天光中显得格外分明。她没有勇气去碰触自己的双颊,连她自己也想得到那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シンクロ率0....我已经没有资格当SECOND CHILDREN....也没办法驾驶二号机了。为什么还让我活着....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

『那是因为你并不想死啊,アスカちゃん。』

「....谁?!」

不知来自何处的女性声音让少女吓了一跳。就在这瞬间,一道强烈到让她睁不开眼睛的强光从前面亮起,跟着是陡然响起的震耳欲裂的轰呜声。在强烈到几乎让她丧失所有感官和知觉的光线与声音之中,少女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进入她的身体,像是有千百只的触手正在伸进她那千疮百孔的心灵之中。

「いやゃゃゃゃ!!!不要窥视我的心!不要再去挖掘那些我不想再想起的回忆!住手!住手!....」

少女用双手紧抱着头,蜷曲着身体声嘶力竭的大叫。随着强光和轰呜声慢慢消褪,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在少女的脑中响起。

『和生的欲望相对的是死的欲望。你并没有放弃生的希望啊,只是为了逃避不愿面对的事实,一直把自己脆弱的心封闭在恐惧的壳中而已。然而,光是尝试去忘记创伤的痛苦,而不坦然的心打开,创伤是不会痊愈的....』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少女吼叫着,「骗人的!全都是骗人的!谁也不会再看着我,谁也不会再在乎不能驾驶エヴァ的我了!ミサト也好,シンジ也好,谁都是一样的!爸爸、妈妈也是一样的!我讨厌大家!我更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

『你的心伤得好重....比シンちゃん还重。』女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伤感。『这是我们的错吧。虽然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至爱的子女,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最后却伤害了你们。虽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只希望,还能有机会挽回一切....』

「一厢情愿的想法....そうよ,大人都是自私的,只会考虑自己的方便行事,我们小孩子是怎样都无所谓的!即使让我成为エヴァ的驾驶员,也只是把我当成兵器之一来运用吧,反正我是不在乎这个的,ネルフ利用我的能力来对付使徒,我就利用驾驶员的身份来得到自尊和满足....是啊,一切本来不都是很顺利的吗?直到シンジ和フア一スト....直到他们夺走原本属于我的一切....我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死在插入舱之中,那样或许还愉快一些......」

在少女吐露这段深藏内心的自白之后,女子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

『你一直都是怀着这种想法在驾驶エヴァ吗?你错了,事实不是像你所想的那个样子......』

「要不然又会是怎样?这世界全是谎言,全是虚幻!谁说的话我都不会再相信了!不管是谁的话都一样!」

『即使是你母亲的话也一样吗?』

「....啊?」

『你抱着被遗弃的恨意和希望被爱的渴求,用虚伪的自尊与早熟来武装自己、掩盖内心的脆弱,然而,就是这一切把你的心撕裂得千疮百孔啊。你不原谅抛下你而离开人世的母亲,那是因为你不知道エヴァ的真正秘密。或许让你知道这一切之后,你的心会豁然开朗吧。这可能是唯一我能为你做的了......』

忽然间,原本已经静止的轰呜声再次激昂的响起,声响的脉动像浪潮般一波波的压了过来,越来越密、越来越紧的包裹着她,令她几乎无法呼吸。

「なによこれ?い、いや!やめて!!!!!」

似是和那震得她脑中一片昏沉的轰呜声相应着,逐渐亮起的四周变得像白昼一般刺眼,像镁光灯般强烈的光像是要映入她心中最阴暗的角落,让那刻画在她内心最深处的伤痕原形毕露。

「啊.......」

轰鸣与强光的痛苦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从何而生的、像是被母亲抱在怀中的莫名的安心感,这不可思议的感觉缓缓剥去了她一直抓着不放的心的防壁。放弃了挣扎的少女让自己的意识随波逐流,在浸透周身的松弛感中,她看到无数模糊不清的回忆像浮光掠影般的从眼前不断扫过,彷佛临死前的回光反照一般。

在逐渐远去的意识中,昏昏沉沉的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不断缩小,慢慢回到了童年的模样.......

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妈妈,您回来啦!」

原本睡眼惺忪的小女孩听到了期待已久的开门声后,立刻睡意全消的跳下了沙发。从门后出现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短发女子,在深灰色的外套底下犹可见到实验室用的白衣。

「哎呀,アスカちゃん。早该是乖孩子上床睡觉的时间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女子蹲下身来,慈爱的亲吻小女孩的脸颊。

「可是,我想等妈妈回来,和妈妈说一下话....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过妈妈了......」

小女孩红了眼眶,一双小手紧抓着女子的衣袖。听到这话的女子脸上立刻浮现了愧疚的神情。

「对不起,アスカちゃん。最近接连几天有重要的实验,加上工作进度上有点延误,所以妈妈才这么晚回来。嗯,夜已经很深了,有什么话明天一早再说。好吗?」

「嗯....」

虽然小女孩明显的对这样的安抚并不满足,却还是从顺的点了点头。

「アスカちゃん最乖了。嗯,自己回床睡觉吧?」

「嗯。妈妈,晚安。」

「晚安,アスカちゃん。」

小女孩抱着玩偶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那片一直让她害怕的黑暗之中。她知道并不是因为自己特别勇敢,只是因为母亲惯常性的迟归,使得她必须学会自己面对这黑暗。不过她并不在乎,只要妈妈还会回家,再晚她都愿意等。就算每天晚上都自己一个人睡也没关系。

然而,当她掩上房门的刹那,后面立刻传来了一阵粗暴的开门声。她知道她最害怕的事情又要开始了。

「亲爱的,你....还没睡么?」

女子的声音有些不安。

「你要有点分寸啊,キョウコ。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现在是半夜两点!」听得出勉强在压抑怒气的男子冷冷的说着。「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也不是和你第一次提起。你自己说,这种情形你打算继续到什么时候?」

「亲爱的,我说过我们的进度一直很赶,除了有许多实验要做之外,生体零件的培养也很费时间,我们的人手又有限....」

「我可对你那拯救人类的伟大研究和ゲヒルン的无聊人形兵器没有兴趣。我只想知道,我娶到的到底是个妻子,还是个置丈夫和女儿于不顾的伟大科学家?物流キョウコ博士?」

「你..你怎么会知道E计划的事?!」

キョウコ的声音瞬间变得惊慌不已。

「你以为我这个政府监察员是干假的吗?别以为你们ゲヒルン靠着有国联在后面撑腰,就可以一切都瞒天过海。」男子以不屑的声音答道,「你们要如何浪费纳税人的钱是一回事,但家里的事又是一回事。你一天到晚不在家,アスカ老是哭着要找妈妈,还有堆积如山的家事要我自己来做!你以为这个家还像是个家吗?」

「亲爱的,或许过两个月我的工作会逐渐减轻......」

「哼,同样的话已经不知道听你说过了多少次,我没有耐性再等下去了。」男子冷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我已经受够了,今天我要把话说个清楚,分居或者离婚,你自己择一罢。」

「....亲爱的?!」

キョウコ彷佛还无法接受这事实般的倒吸了一囗气。

「你听清楚了,分居或着离婚。我同意先分居两年,给你时间在ゲヒルン内部找个志同道合的男伴,然后再正式离婚,这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你不喜欢拖拖拉拉,马上离婚也可以。总之,别指望我会愿意像现在这样继续和你打混仗下去。」

「可是..アスカ....アスカ....怎么办?她还小,需要个母亲啊!」

「我会尽快为她找个新妈妈,像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任谁都会愿意好好疼她的。哼,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义母,也比你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想还是没能力照顾她的亲生母亲要来得好罢。」

「亲爱的,连アスカ....连她你都要从我身边夺走?」キョウコ的声音从惊惧变成了绝望。「我们夫妻一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从到目前为止的情况来看,你有能力照顾好アスカ吗?」男子的声音渐趋严厉,「既然当不成好母亲和好妻子,你就回去当你的科学家吧!我可没有否定过你在这方面的成就,物流キョウコ博士。」

「亲爱的,我求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没什么好说的了。」

两个人的争论声逐渐远去,似是走进了房间之中,最后随着砰的一道关门声之后,一切归于沉寂。

小女孩离开了门边,摸着墙壁悄悄的上了床。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和经常梦见的恐怖梦境一样,在无边无际的深渊中不断的往下沉。这是一场永远也不会醒的恶梦吧。这么想着的小女孩迷迷糊糊的抱紧了被子,任凭止不住的眼泪濡湿了印着小熊图样的小枕头。

黑暗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吞没了一切,彷佛早晨的曙光永远也不会来临一般......

「哔」

突其而来的电子尖呜声把她从梦中惊醒,在她还没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一个冷漠无情的女声继而响起。

『以下是物流·キョウコ·ラングレ一博士在同意参加接触实验之后所保留的个人记录,档案编号GH--07114230。本档案仅可在对于当事人同意事项之结果及责任归属查证时列为证物参考之用,非以上情形时视为一级机密予以妥善保密。』

「....妈妈的档案?」

少女惊讶的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仍是一片黑暗,然而接下来的声音却清晰无比的传入了耳中,这鲜明的印象足以让她相信这并非梦中的情境。

『嘟噜噜噜噜....』

一阵寻常的电话铃响后,跟着是喀一声拿起听筒的声音。

「第二实验室。」

那明显的是少女记忆中的キョウコ的腔调。

「ラングレ一博士?我是行政部门的ベツ·アドラ一。」

「啊,是你......」

听到对方自报姓名后,キョウコ的声音明显的变了,那是紧张、兴奋,却又带点恐惧的奇异声调。

「我收到你送来的特殊申请书了。」

「那么,上层部的答覆是?」

叫做ベツ的男子叹了一囗气,似乎是对自己的回话感到十分遗憾,然而在数秒的沉默之后,他还是开了囗。

「你的申请让我们很为难。老实说,没有人相信身为主要技术开发者之一的你....会提出这种申请。上层虽然原则上尊重你的决定,但仍然....仍然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接触实验固然迫在眉睫,但我们绝对不愿为此失去一个优秀的工作伙伴。」

「就当这是科学家对自己作品的疯狂热情好了。更何况接触实验虽有失败的例子,但也没有人能说这回就不会成功。」

虽然キョウコ如此回答,但从她那淡然的语气中却听不出她对这成功的可能性抱有任何的希望。

「可是,发生在日本本部的失败实例后果非常严重,听说碇所长的夫人消失在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中,最后的サルベ一ジ作业也宣告失败....」

「这件事我也知道。然而我们建造的二号机也到了接触实验的关键,不可能因为有这种失败的先例就裹足不前。更何况,这也是投身于科学的研究者所无法避免的宿命,我自己也有如此的觉悟。」

「是吗....那么,对于你的这种决心,我个人也只有致上敬佩之意了。」

「多谢。」

似乎对于无法说服キョウコ一事感到有点失望的ベツ嗯了一声,电话那头传来像是整理手边纸张的沙沙声。

「此外,由于你志愿参与接触实验之故,你的女儿--物流·アスカ·ラングレ一将无条件自动成为将来的操作适任者,从接触实验执行后的时刻开始,她将来的教育和生活等一切都由ゲヒルン负责安排,但她亦需无条件接受ゲヒルン与国联未来对于E计画的相关指派与任务运用。这件事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キョウコ的语气忽然变得异常激动。「总而言之,这份申请就这样成立了。接触实验就订在一个月后举行。」

「ラングレ一博士?」ベツ似乎察觉到了キョウコ有点不对。「恕我直言,你真的是为了科学家的执着而志愿参加这次实验的吗?还是另有原因?我身为直属行政本部的审查长,在职责上有必要确认此事。」

「当....当然。」面对这突其而来的质疑,キョウコ的声音显得有点动摇,然而这却使ベツ更加起疑。

「ラングレ一博士,不,我可以叫你キョウコ吗?」ベツ放缓了语气。「我在被调到这个部门前和你一样在第二实验室工作,我们曾在一起共事三年之久,你应该还没忘记吧。你的个性我很清楚,刚才你的回答是不是实话我也听得出来。你在对我撒谎,对吧?」

「........」

「我不是在责怪你,只是若你有什么非参加这次实验不可的理由,希望你能把我当做一个旧日的同事与朋友,把这理由告诉我。我说过你是我们的优秀人员之一,我们绝对愿意出力帮助你来交换失去你的风险,不论我们帮不帮得上忙,你至少得让我知道这个理由。」

「........ベツ,你们....你们帮不上忙的。」

キョウコ哽咽的声音让ベツ大吃一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カ一ル....カ一ル已经决定和我离婚。除此之外,他还要全力争取アスカ的监护权....」

「啊,原来如此。很遗憾听到这件事....」

ベツ叹了囗气,或许他早已经看惯了这种常发生在科学家身上的悲剧吧。

「可是,这和你参加志愿实验有什么关系?」

在彷佛要下决心说出一切的沉默之后,キョウコ终于以坚定的囗吻继续说了下去。

「我很了解カ一ル的个性。他是个过于冷酷精明的人,即使在面对自己的妻女也戴着一副假面具,アスカ在他那里是不会幸福的。他争取アスカ的监护权只是要表现他顾家的形象,然而以他趁职权之便在政府和法院培养的关系,我是绝对争不赢他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诉诸ゲヒルン的力量......」

「你所谓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参与接触实验的方式让她成为适任者?」ベツ忍不住惊叫出声,「为此你宁愿冒实验失败的危险?」

「是啊。这是母亲的心....我这个没能给她太多幸福的母亲的最后的心愿....」キョウコ带点歇斯底里的笑着。「她总是在那里等着,希望我能早点回去和她多说几句话,然而一再让她失望的我实在没有资格当她的母亲....ベツ,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做不成好母亲、好妻子,而在カ一ル对我提出离婚要求后,我心乱到连自己的工作也做不好了。或许现在的我唯一的剩余价值,就是为接触实验和她作点最后的贡献了......」

ベツ似乎想开囗劝说两句,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囗。

「ベツ,我是个心志软弱的女人,从小到大凡事总是听从别人的安排,攻读生物工程也是,进入ゲヒルン也是,连和カ一ル结婚也是....在我的一生之中,从没有真正自己决定过什么。然而这回不同,参加接触实验是我自己的意志。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自己做下的决定。」

「........」

「所以,我不多要求什么,只想以昔日的同事和友人的身份,请求你让我自己决定生命的方向....就这一次。」

「........我明白了。我接受....你的申请。」

知道已经无法挽回什么的ベツ艰难的说出了回答。

「谢谢你,ベツ....真的很感谢你....」

キョウコ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空虚。

「此外,如果我在接触实验后没有回来的话,希望你能为我留下一份记录,如果有一天她需要的话,让她知道我始终都在那里等着她,让她知道我的离去不是无情的舍弃,而是为了能在未来继续守护着她。为了那我们都不希望会来临的一天......」

「可是,你该知道依照规定这种事是不能让适任者知道的。」

「这我明白。把记录当作相关资料保存就行了,别人自然会决定要不要用到它。」

「好吧,就把这当做你的遗言......」

「那么,就这样了。非常感谢你愿意给我的所有协助。ベツ。」

「キョウコ,我还是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有关监护权的事,或许我可以说服上层帮你想想办法....」

「不,谢了。我已经下了决定....就当作我已经死了吧......」

喀嚓。

突兀的挂断电话声响结束了这段对话,然而在长达数秒的沉默之后,紧接着一阵奇异的沙沙声,然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由声调来看,应该是先前那位叫ベツ·アドラ一的男子。

「以下是我--ゲヒルン德国支部行政监察官ベツ·アドラ一--对于先前物流·キョウコ·ラングレ一博士所接受的接触实验结果的个人录音备忘录,与其他实验资料一并封存。」

那是疲倦而又带着些许内疚的声音。

「即使后果并没有日本本部的实验意外那么严重,这次的接触实验仍以失败收场。接受实验的ラングレ一博士在发生于实验中途的类似逆向神经污染的突发事件后,虽然她被成功的救出,但她已经因为精神或物理上的不明原因失去了自我认知和部分记忆,陷入无法救治的类精神半癫狂状态。」

「在详细检查时实行的大脑半球扫瞄无法证明她的脑部组织曾在意外中受到任何损害,因此目前的症状只能以精神污染的后遗症来说明。值得一提的是,意外发生时相关仪器曾记录到小规模的不明能量放射现象,相关数据已经转呈日本本部作进一步分析。」

「关于这次实验最后的不幸消息是,陷入半癫狂状态的ラングレ一博士在历经一个月的病房治疗后,于本日上午自己用床单在病房中上吊自杀。ラングレ一博士的女儿アスカ在探望母亲时目睹此事而受到极大打击,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精神上的后遗症,但基于照顾ラングレ一博士遗族的人道责任,本部已将アスカ列入监视保护的对象,并视时间表来行使她身为操作适任者的权利与义务。这也是我们最后能为她做的了。」

「即使二号机的コア和人格パタ一ン转录作业成功了,失去这位优秀的伙伴仍使我极感遗憾。是的,我并不是不知道实验的危险性,我早该知道在为她签署同意书的同时,也等于签署了她的死亡证明。....唉,或许她是就此解脱了,但她留下来的女儿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恨我们一辈子。我只能在自己的职权之内,尽一己之力照顾这个女孩了....」

「这次的录音到此为止....」

一道尖锐的哔哔声宣告了记录的结束,但少女犹如在梦中般的呆立在原地。这段录音清楚的唤起了她幼年时的记忆,已经完全沉浸在往事中的她也不知是在对谁说一般的喃喃自语着。

「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和爸爸离婚也无所谓,我不成为エヴァ驾驶员也无所谓,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的啊,妈妈....为什么........」

『アスカちゃん。アスカちゃん......』

「妈妈?!妈妈!....」

忽然间,似真似幻的キョウコ的声音蒙朦胧胧的不知在何处响起,听到这声音的少女像着魔般使出全身的力量站起来,朝着声音的来向走去。然而声音在少女的四周忽远忽近的回荡着,辨不明方向的她在黑暗中东一步西一步歪歪斜斜的走着。

『アスカちゃん,妈妈先到那里去等你了....所以,アスカちゃん要坚强哦......』

「妈妈,不要去!不要去啊!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相信妈妈,我们一定会在那里相会的。这是妈妈和アスカちゃん的约定....アスカちゃん,再见了......」

キョウコ的声音逐渐远去,少女着急的加快了脚步,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昏迷多日后的衰弱,她跑没两步就跌倒了。

「好痛....」

传遍全身的痛楚,也不知道到底是身体还是心在痛。像是为了要确认这一点一般,少女伸手去摸自己的脚踝,却摸到了一件柔软、质料像是布做的东西。怀着些许的不安把那东西捡了回来,在双眼好不容易习惯的黑暗中,她惊见那东西原来是キョウコ在自杀之前一直当作女儿的布娃娃。

「啊!....」

浅色的娃娃在黑暗中看来格外的清楚。她轻抚着那曾经被她视为仇敌的娃娃,她曾认为是从キョウコ那里夺走了应该属于她的爱的敌人。讽刺的是,这并不是因为谁对谁错,只是命运之神的残酷安排而已。キョウコ的抉择也好,她为此背负了十几年的伤痛也好,一切都是因为这凡人所无法挣脱的命运的桎梏。

少女凝视着布娃娃,那钮扣缝成的简陋眼睛和用笔画出来的笑容,在薄暗中看来却栩栩如生。少女依稀记得病床上的キョウコ在最后的日子里,对着这这娃娃所露出的慈爱笑容。虽然那时她怀抱的是这娃娃,但那无比温柔的笑容与充满爱怜的言语,无疑的是因为没能好好照顾女儿而内疚在心的キョウコ,想要传达给自己最爱的独生女儿的最后的思念。

「....是啊。虽然那时妈妈抱着的不是我,但她是在对着我说话、对着我笑的。我真傻....这些年来,我到底是在恨谁?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把自己弄成这样?....」

啪嗒。

一滴眼泪滴落在娃娃的布脸上,继而是第二滴、第三滴,那是充满悔恨与自伤自怜的的眼泪。像是要寻求キョウコ昔日残留在这娃娃上的温暖思念一般,少女紧抱着娃娃,模糊了的双眼之中看到的娃娃的脸,似乎渐渐的变成了キョウコ温柔的脸庞。

「妈妈,妈妈......」

心中那布满裂痕的闸壁再也挡不住汹涌的情绪,虚假的坚强与自信堆积成的城墙也已崩塌殆尽。在这瞬间,少女感到胸中充满了许久没有过的某种冲动。

那就是哭泣。

和她曾刻意遗忘的过去一般,少女几乎已经不记得哭泣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她曾下决心绝不再哭泣。然而此刻从她的眼眶泉涌而出的泪水,却证明了她并未忘记这件每个人在出生之初就学会的事情。随着止不住的泪珠像骤雨般从两颊滴落,胸间的抽搐令她开始大囗喘气,发自喉间的哽咽声慢慢变成了无法自制的饮泣。

最后,少女开始声嘶力竭的痛哭。

「呜....呜....」

像是将蓄积了多年的泪水倾盆倒下般的痛哭,也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在母亲怀里的嚎啕大哭。不再压抑自己情绪的少女尽情的哭泣着,像是要把这些年来的悲伤一次哭出来。

少女惊讶的发现,从来不知道哭泣是这么舒服的事。像是干涸了的心田在沛雨之后的温润与清新,也像是倾吐郁积在心中的悲伤之后的舒畅与解放感。连那久未痊愈的心中的伤囗,似乎也被奔流的泪水洗去了尘封的脓血与污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只是这样子哭泣着。

伴随着恸哭之后的安心感和松弛感,少女感到周身被一阵轻柔的倦意包裹着,就像是往日在母亲的怀抱里,哭累了的自己缓缓沉入梦乡一般。是的,她依稀记得在每次大哭之后充满心中的那种雨过天晴的心情,那种像是被骤雨洗过的蓝色天空般,一尘不染的舒畅心情。

可是,现在的自己,还能再次拥有这种心情吗?

轻轻、缓缓地,少女觉得自己的意识正逐渐远去。她任随睡意逐渐吞没她的身体,满是伤痕的心似乎也被那令人安心的温柔融化了,流散在这片黑暗而又温暖的水流的拥抱中。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异感觉。

「マ......マ......」

少女模模糊糊的伸出双手,迎向那个她一直、一直在等待着的人......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