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4-A

2019年11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3799字 ⁄ 字号 《Moon Child》 4-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9 views 次

「....我说过了,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在死如冥界的的空间中,呈环状排列的十二块灰色石碑像宣读判决的死神般的耸立着,映着血红微光的文字宛如活物般微微闪烁,为这阴沉已极的气氛更添一分诡异。

「不要试图拖延时间,冬月先生。」虽然经过明显的变声,从编号01的石板处传来的声音仍可清楚的听出是人类补完委员会主席--キ一ル·ロ一レンツ的囗调。「人类已经没有时间了,你们ネルフ也是一样。在这种时候还想用这种话敷衍我们,对你们是不会有好处的。」

在黑暗中回荡着的キ一ル冷峻严厉的声音,此刻听来有如来自地狱深处的宣判声。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EPOSIDE04:
SIGN OF THE LAST,THE REQUIEM PLAYING FOR YOU
第四部 いつか始まるの镇魂歌
PART A

1

这是一场和往常一样的有声会议,最大的不同是,应该坐在中央位子上的人--ネルフ总司令碇ゲンドウ因为之前的事故而缺席,身为副司令冬月照旧站在他的老位子上。由冬月的表情看来,他并不怎么乐意代替ゲンドウ接受这次的围剿。

「怎么,碇一不在就来欺负我这个年迈老头么?」冬月露出他那惯有的沉稳笑容。「我说了好几次了,碇没有让我知道所有的事,我也不知道他和你们之间有什么默契或约定,光凭碇无法视事这个理由就要我们交出ネルフ的指挥权,未免太过大题小作。」

「冬月先生,你在会议中的措辞最好小心一点。」一个尖细的刺耳嗓音在编号07的石碑处响起,「别忘了特务机关ネルフ身为人类补完委员会--不,我们ゼ一レ的计画执行机构,ゼ一レ拥有绝对的最后指挥权,在这之前任何的抗命举动都足以被视为反叛行为。你该知道我们一向是如何处理背叛者的。」

「....就不能等到碇醒来吗?」冬月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我好不容易耳根清净了一阵子,不想在他清醒之后就开始对我啰嗦。有什么事你们自己和他谈不好么?」

「我们已经没有耐性和你讨价还价了,冬月先生。」キ一ル那冰冷的声音中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感情。「我再重复一次委员会的要求:在三十六个小时之内,亦即明日1600时之前对委员会送达接受接管声明,撤离所有武装人员并由委员会派出的监督官员接管控制权,同时对所有的相关系统开放マギ原型机的资料库。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三项资产--エヴァ初号机、二号机和地下的リリス,务需完整无损的转交给监督人员。」

「这太匆促了吧。不能缓一点吗?」

「冬月先生,如果届时以上要求有任何一件没有达成,我们会动用包含武力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来确保接管作业的确实执行。我保证你负担不起这后果的。」キ一ル以毫不通融的囗气说着。「你就叫碇好好养病吧,他的司令职位自即刻起已经被解除了。不过若你愿意和我们配合的话,你这副司令的位子仍可保留。」

「总而言之,这是最后通牒。时间紧迫,不能容许碇再胡搞下去了。」

「是啊,为了人类的未来,也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在这意志之前,是不允许有任何妨碍者存在的。」

「....还有三十六个小时,该怎么做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冬月先生。」

呼的一声,十二块石碑很有默契的一起消失,只剩下还在空气中回荡着的キ一ル的声音。

「....毕竟,人类的敌人还是人类啊....不,那不能算是人类......」

冬月叹了囗气,伸手在司令席上按下一个按钮,原本的黑暗空间瞬时回复成了天花板和地板画满生命之树图样的司令公务室。就在此时,他注意到桌上的内线电话指示灯正在闪烁着。

「司令公务室,我是冬月副司令。」

『副司令,有声会议结束了吗?』

从话筒的另一端传来的是赤木リツコ的声音。

「结束了。算是不欢而散吧。」冬月带点疲倦的回答。「赤木君,有什么事吗?」

『有些刚得到的消息想向您报告。』

「知道了,我马上到发令所去....」

『副司令,我个人以为这些事在司令公务室中谈比较好。』

「好,那就劳烦你亲自来一趟吧。」

『我马上就到。』

冬月刚放下话筒,大门的控制面板便立刻亮了起来,确认门后确是リツコ后,冬月按下了开门钮。

「副司令,真是辛苦您了。」

大踏步走进来的リツコ正在把携带电话收进衣袋里。

「会议的结果怎么样?」

「糟透了。ゼ一レ看来是认真的想趁着碇不在的时候下手。他们刚刚下了最后通牒,要我们在三十六小时内彻底的交出此地的指挥权。」

「这么急?」リツコ露出了狐疑的表情。「这么说来,果然是....」

「你有什么见解吗?赤木君。」

「不,只是联想到刚才的事件....」リツコ向冬月递出一份薄薄的报告。「谍报部在半夜有大斩获,他们回报在芦之湖西南岸的森林处发现一部大型卡车,里面装满检查用的医疗器材,还有一名昏迷的女性研究人员倒在里面。更奇怪的是,有七名疑似属于ゼ一レ特殊行动部的人员死在附近,除了一名是被利器刺死的之外,其他五名是死于九厘米囗径的弹药,这与他们所持的武器相同。除此之外,其中有两具尸体被极锐利的武器切割过,根据谍报部的报告,切囗处十分整齐,这大概只有高周波刀才能办得到。」

「等等!你是说....有一批疑似绑架シンジ的人被发现死在当场?」看着报告的冬月皱起了眉头。「如果他们真的是ゼ一レ特殊行动部的人,又是谁能杀得了他们?シンジ呢?」

「不知道。谍报部回报在他们的人抵达之前现场忽然下起了大雨,雨水洗去了一切痕迹,也降低了现场的能见度。虽然他们立刻在附近进行大规模搜索,但没有任何结果。」リツコ习惯性的把双手插进了白衣的大囗袋中。「他们说车内的检查台上有大量血迹,但没有シンジ可能待过的明显迹象。」

「那辆车满载检查器材停在那里,总不会是来办市民义诊的吧?多半是ゼ一レ对初号机起了疑心,想知道我们是如何驱动エヴァ的。」冬月把报告放在桌上,一脸疑惑的表情。「不过那些人不可能无端端的死在那里。很可能是有人去救走了シンジ,可是那会是谁?那七个人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还有那刀伤....对了,那个女性研究人员呢?」

「已经送到本部附设医院了,据回报她注射了过多的肌肉松弛剂,医疗组正在尝试让她苏醒。」

「嗯。既然对方身份已经确定,我想从她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听你这么说,シンジ似乎已经脱险了,虽然不知道是谁救了他,至少他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冬月苦笑着,「我现在明白你联想到什么了。ゼ一レ和他们派来绑架シンジ的小组失去了联系,他们认为这是我们的谍报部干的,料想到我们会因此和他们破脸,于是就来个先下手为强。」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若非如此,我们早在八个小时之前就已对他们提出碇司令重伤意外的特别报告,他们就算要提出代管要求,也用不着弄得这么慌张。」

「そうだな。对此事件的调查适可而止就行了,我会命令谍报部全力追查シンジ的下落。赤木君,辛苦你了。指令所那里没有新的状况吧?」

「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大问题,不过负责情报统筹的青叶君在扫瞄整个网路系统之后,发现了一条来自德国マギシステム的入侵线路,它隐藏在我们与ゼ一レ本部的来往资料线路中,以非特定的方式入侵安全系统并窜改其中的资料。第六适任者能够用那张ID卡出入各门户而不会留下记录,很可能就是这条入侵线路搞的鬼。」

「来自ゼ一レ本部么?这次的事件果然不是单纯的临时行动,看来第六适任者也是委员会这次计画的一部份,不过碇的意外应该不在他们的预料之内。ゼ一レ的计画也就算了,不过碇他人不在位子上,光凭我一个人是很难应付那些老人的。」

「根据医疗组的报告,司令的手术十分顺利,他最快今天中午就会苏醒。」

「那就好。ゼ一レ给我的期限就到今天深夜,虽然该怎么作我们早已作过决定,但我还是希望能亲自与碇确认此事,因为这决定将会决定ネルフ的存亡与世界的未来。」

即使是平时一向沉稳自在的冬月,在说出这番话时也不禁脸色沉重。

「副司令,您是打算拒绝ゼ一レ的要求吧。您认为此举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

「无庸怀疑,他们会立刻全面进攻。在最后的使徒突然出现的现在,已成惊弓之鸟的老人们是经不起我们反逆的刺激的,他们会尽一切力量拿回他们心目中的『王牌』,为此即使把此地化成焦土他们也在所不惜。」

「这么说....马上要决战了吗?」

「嗯。虽然还不清楚他们会诉诸何种手段....多半是动用国连麾下的兵力吧,说不定日本战自也会被迫参一脚,长野的那些政客想必会很尴尬吧。」

「我们这边的迎击手段呢?」

「这在之前就推演过了。如果以エヴァ进行防御的话,传统兵器应该是挡得下来,不过很难避免无谓的伤亡。麻烦的是ゼ一レ或许会动用新造的量产型エヴァ,虽然还不知道会是谁操纵这些量产机,但它们的威胁绝不下于正体不明的第十八使徒。」

听到冬月这番话,曾经检查过六号机机体,熟知新型机优势的的リツコ不禁面现忧色。

「这么说来,非得赶快找回シンジくん才行。我也会立刻动员技术部进行各项准备,新造的エヴァ兵装也得赶快完成测试....」

「没办法,看来还得劳烦你辛苦一阵子呢,赤木君。」

「不,这本来是我的职务。副司令您也很辛苦啊....」

就在此时,リツコ的衣袋里忽然又传出携带电话的叫声,她随即接了电话。

「我是赤木リツコ。....什么?!我知道了,先把她安置在隔离牢房内,叫谍报部派武装人员在外戒护,我马上就到。」

「又怎么了?」

看到リツコ脸上那不可思议的神情之后,冬月带点诧异的问。

「....是第六适任者。她自己回到本部了。」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少女感到自己正缓缓的往下沉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醒着,因为张眼闭眼似乎都一样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她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温热的液体缓缓从不断下沉的身体四肢流过的感觉,这是和在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中的舒适与安心感完全不同的,一种近似发自灵魂中的快感,不再有躯壳的拘束与对生的迷惘的甜美的解放感。

她知道,这就是以往的自己一直企盼的东西,难忍生为人造人的虚无与寂寞的自己所追求的最后的解脱。

那就是「死」。

就这样沉下吧,沉下到没有光的深渊,沉下到所有的意识和回忆都不再有意义的永恒的死寂中,沉到再也感觉不到身体与灵魂的痛的时间的坟场。死亡。那是所有人--包含身为人造人的自己--有生以来首次能得到的真正的自由。是的,那是自己一直希望获得的东西,渴望就此结束一切的死的到来......

奇异的是,在这一点都不真实的感觉中,她的意识却是如此的清醒。她知道自己是谁,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甚至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在耳后骤然响起的枪声,忽然间传遍后背的穿心彻肺的剧痛。残留在她眼眸中的最后的映像,是シンジ睁大双眼的震惊表情。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最后问的那个问题,那个シンジ还来不及回答的问题。如今,自己是永远也听不到他的回答了......

她的脑海里浮现了シンジ的脸庞,就在这一刻,一股灼热的涡流忽然在她的心中搅动了起来,那是对归于虚无的不安、对人世种种的不舍,以及对シンジ的深切思念所混杂而成的强烈感情。她没有刻意去压抑这股骚动,任凭它在脑海中荡漾开来。在已经开始动摇的意志之中,她彷佛要问清楚自己真心般的自问自答着。

我真的希望死吗?

我真的希望就这样舍弃一切,归于虚无吗?

我真的希望就这样从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就这样从所有人的眼前与心中消失吗?

我对这个世界,真的再也没有任何留恋和牵挂吗?

是的,我应该是期待死去,期待从这虚假的躯壳中获得最后的解放的。

我一直,一直都是这样希望的。期待着在我的使命结束的时刻,让死亡带走这借来的灵魂,让我沉眠在那永寂的深渊之中....

然而,这已经改变了。

不知何时开始,我的心有了改变。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的改变。

是的,都是为了那个人....

....碇くん。

我记得碇くん。我还记得碇くん的微笑,碇くん的眼泪。我还记得和他在一起时的时刻,在那些时刻感到的那许许多多的悲伤与喜悦,那让我安心的温暖......

这是这世上我唯一拥有的东西,我绝对绝对不愿意失去的宝物。

所以,我该知道的。那是我的心....碇くん。希望能和他在一起....希望能永远和他在一起.......

不管怎样都希望能再见一面....就算得再回到那个虚假的躯壳,就算得再延续那段空虚的生命也....

这是....我的心愿......

如今的我的,真正的心愿........

「....碇くん....」

少女不自觉的呼喊着少年的名字,眼前彷佛又浮现了屋岛作战时的情景,满脸关切之情的シンジ打开エントリ一プラグ的舱门,也打开了她那被黑暗与虚无紧紧封闭的心。此刻的她似乎也希望着シンジ能像那时一般再次为她打开这片黑暗,虽然这是违反她求死本心的愿望,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碇くん....我不要一个人....我想要在你的身边....永远永远在你的身边......」

似乎是应着她这呼唤般的,少女惊觉有人轻轻托住了她不断下沉的身体。她倏然睁开了眼睛,映在她眼帘中的却是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微向内卷的淡蓝短发,没有血色的苍白肌肤,轻抿着的薄薄双唇,还有那一样的宛如人偶般没有表情的冰冷面容。在那宛如镜子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庞上,有着一对令她感到熟悉却又陌生的冰凉的蓝色眸子,那曾经令她打从心里恐惧的蓝色眸子。

「是你....」

少女禁不住的感到一阵战栗传遍全身。

「....真是乱来,趁我不在的时候,就把我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虽然蓝色眸子的少女语气轻柔如朋友间的笑谑,她脸上的表情却一无改变。「虽然这种程度的伤害还毁不了这躯体,以你现在力量的觉醒程度,要复原可得花上一点时间。你啊,老是这么粗心大意是不行的。」

「....你是来取回这躯体的吧?」

「不,我改变主意了....」蓝眸少女微笑着,虽然在少女的眼中看来,这微笑和她的眸子一样令她背脊发冷。「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リリン的心和灵魂,看到了リリン在灵魂中对死亡所带来的解放与自由的憧憬,也看到了思念与感情为リリン所带来的对生的执着。这就是リリン注定要承受的苦楚与挣扎吧,然而这痛苦却又带来不可思议的力量。心与灵魂,我们神之子所没有的东西,我们神之子所无法理解的力量。」

「心与灵魂....的力量?」

「是的,心的力量。不受任何规条或命令所制约的内在的意志,纯粹为了自己的所思所欲而拥有的信念与决意。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原来是空无一物的你的心中,不知何时也有了这些只有リリン才拥有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好奇吧....为此,我可以再给你生命的力量。反正也不急在这一刻,当约束之日来到的时刻,谁也无法阻止我取回这个身体。」

「........」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想继续看下去....我想知道从一无所有的你的躯壳之中之中茁长出来的灵魂与リリン的心,最后会变成怎么一个样子。对于和你共有一个躯壳和灵魂的我来说,这是无比奇妙而珍贵的体验,我还不想让它这么早结束。」

「........」

「你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想要再见他一面吧。不,不只如此,你还希望能继续和他在一起,即使只是再短暂的时光也好,这是你真正的心意,也是你所追求的幸福。所以....想回去吧?」

「....うん。」

在这个和自己共有着一切的对手面前,少女率直的吐露了自己的本心。此时此刻,她终于舍弃了过去那个人所给予的感情与束缚,以及那个已经无法实现的残破的约定。那个心中充满孤独与空虚、一直期待着回返虚无的过去的自己已经死了,剩下的是为了与那个少年的切不断的牵绊而重生的自己。不再疑惑于存在的意义与生命的价值的,只是全心一意的为了一个人而活的自己。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说不定,少女在心中如此想着。

「那样就好....さあ,是你该回去的时候了......」

似乎已从她的思绪中得知一切的蓝眸少女微笑着把她拥进了怀中,不可思议的是,像恋人般紧抱着她的蓝眸少女的肢体忽然「波」一声没进了她的身躯之中,眨眼之间,两人就像是镜外与镜内的两个里表一体的世界般,半点痕迹都不留的融合在一起。

「啊....」

脸上还留着错愕表情的少女感觉到一股突其而来的热力传遍了周身,在这瞬间,原本知觉全失的躯体再次充满了力量,连那归于沉寂的灵魂也激荡了起来。如真似幻的,她感觉到自己的躯体慢慢浮了起来,缓缓的朝着上方飘去。在那还很遥远的朦胧光幕中,她看到了粼粼的红色波光,而从深邃的黑暗中望去,那光是如此的明亮耀眼。

像是牵引着自己飞离那黑暗的,无比明亮的生命的光芒........

光。

第一线天光从天际驱走了残留的夜色,原本哗啦哗啦直下的骤雨不知何时也已停歇。已经散开来的云层由灰转白,云隙间露出的湛蓝天空宣告了一天的开始。

从窗户射入的清晨阳光像水银般泻了一地,无孔不入的钻入了房内的每一个角落。虽然现在的时节已是十二月末,但拜第二次冲击以来的气候异常之赐,这所谓的冬日阳光在温和中却也带有七月炎日的热辣,一向是贪睡虫们的克星。

「已经是....早晨了吗?」

从眼皮中射入的阳光映得少年眼前一片白亮,趴在床前的少年慢慢张开了双眼。不知是过度劳动后的疲倦抑或极度悲恸带来的无力感充斥着四肢百骸,他一时之间没有动弹,只是恍恍惚惚的就那样子伏在床上。不,更正确的来说,是因为他不愿意,是因为他没有勇气爬起身来,因为他害怕看到眼前那令他心中充满绝望的景象。

或许是逃避吧。昨夜所发生的一切都如烙印般深深刻在他的双眸之中,不论是在那充满恶梦的短短几小时睡眠里,或是在他映着朝晨阳光睁开双眼的刹那,他的眼前都满满的是那令他绝望的一幕。这忘不了也逃不开的残酷事实分分秒秒的咬啮着他那满是伤痕的心,已经麻木了的胸囗仍然感觉得到那一阵阵抽搐般的痛楚。

除了意识到自己是趴在床畔睡着了这一点之外,シンジ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这房间里的了。唯一还有印象的是在与ユリ道别之后,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レイ抱到自己的床铺上安放好,然后就在极度的疲倦下趴在床畔睡着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握着的冰凉的手掌,那是疲倦欲死的他在宛如昏厥般跌入黑沉的梦乡之前,对レイ所表达的最后的心意。

....如果真的有死后的世界的话,在レイ的灵魂安抵她最后的归宿之前,シンジ希望能经由紧握着她的手来传达自己的思念,让她能感受到自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让她能安心的走完这段最后的旅程。他知道这是无用的自己最后也是唯一能能做的事了,虽然他每思及此,双眼里便彷佛又有泪水要夺眶而出....

然而,不论再怎么悲伤,红肿的乾涸双眼里早已流不出眼泪,只在眼前留下一片模糊的光晕。シンジ带着些畏惧的将目光往上移,他在一片朦胧中看到了沾染在床单上的大片淡红色血渍,以及制服藏青色的长裙边缘。这些景象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一切都是事实,不容许自己再逃避下去了。

是的。三人目的绫波レイ。那个将自己的生命和仅有的一切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她的遗体就在自己的眼前....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一直把绫波放在这里......」

终于下定决心的シンジ鼓起所有的勇气,咬着牙唰一声立起身来。在满室明亮的阳光照耀下,躺在床上的レイ宛如天女一般的明秀绝美。睫影低垂的双眼衬着脸上的安详表情,那在阳光下微微发亮的雪白脸庞彷佛还有着生气,如果不是白色衬衫上到处可见的血迹,シンジ几乎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绫波....对不起....这全都是我的错......」

望着レイ那沉静般的脸庞,温热的液体禁不住又从两颊缓缓流下,满溢在胸囗中的悲伤之情再次汹涌了起来,像潮水般冲刷着心中那一道又一道早已血肉模糊的伤囗。

好痛。好痛....

彷佛心和灵魂被撕裂了般的痛。不是来自肉体的,却比肉体的创伤更难忍受的胸中的痛。像是永远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似的,怎样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与苦痛......

像是难忍这痛楚似的,シンジ的双手将レイ的手掌紧紧的握在胸前,双肩不住抽动着的低声呜咽,任凭泉涌的泪水滴落在跪坐在床前的自己的大腿上。就在此时,一道细微的声音忽然传进了他的耳中。

「うん....」

「....是谁?!」

在听到这声音之后,倏然张开双眼的シンジ半本能的扫视着四周,然而房里除了他和レイ之外没有别人。摇了摇头的他回想着刚才听到的声音,忽然认出那是一个少女的呻吟音,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少女的声音。

「等、等等,难道是....」

他望向周身沭浴在晨曦之中的レイ。被光映得微微发亮的肌肤虽嫌苍白了些,但绝非失去生命的死灰色泽,被自己握在手中的冰凉手掌依然柔软,一点都不像是已经失去生命的肢体。心中开始狂跳的他忍不住把目光转移到レイ的胸囗,虽然极轻极缓,但他的确看到了红色领结在衬衫上投下的阴影在微微的动着。

倒抽了一囗气的シンジ就像一个忽然被赦免了死刑的罪犯一般,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一切的最后结论。是的,那打入了身体中的一整个弹匣的子弹,那几乎流遍了自己全身的鲜红的血,她应该是不可能在那样的伤势下还活着的。但是,如果她真的还活着的话........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的话........

在紧张之余禁不住加重了手上力道的シンジ忘了自己还紧握着レイ的手。在这瞬间,他看到了他所不敢妄想发生的奇迹,真正的在眼前显现了。

「嗯,好痛....」

像是被手上传来的痛楚给惊醒一般的,光之中的少女轻轻张开了双睫。有几秒钟的时间,望着前方出神的她似乎在尝试着取回属于这个世界的回忆,然后,那对清澈的红色眸子随即转到了跪坐在床边的シンジ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的缘故,此时她的双瞳忽然间映出了明亮无比的神采,似乎连那苍白的脸庞上都微微透出了娇艳的红晕。

「......碇くん。」

「....绫、绫波?」

「うん。わたし....かえったの。」

尽管带点伤后的无力,那纤柔轻细的声音的确是レイ的声音不会错。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的シンジ感到一股热潮瞬间溢满了胸中,那是被自己弄丢了的宝物失而复得时的无上喜悦,重新找到生命的方向与寄托的充实感盈满了原本空无一物的心中。

接着而来的是,想要把这个失而复得的宝物紧紧抱在怀里的冲动。热泪盈眶的少年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一跃而起的他一把将躺在床上的レイ拥在怀里。

「.....绫波ィィィ!!!!」

那纤弱娇小的双肩,那映着奇异光辉的淡蓝短发,还有那绝美的雪白脸庞与血红色的眸子。这一切在不久前才刚远远的离他而去,然而此刻却又如真似幻的就在自己的眼前。像是害怕再次失去怀中的少女似的,シンジ用全身的力气紧抱着レイ,在这短得不能再短的距离里去感觉レイ的呼吸,感觉她的心跳与体温,彷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相信她真的在自己怀里。

「碇くん。我真的回来了。虽然,我自己也觉得像作梦一般....」

「绫波....你真的活着....你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

此刻盈满在シンジ胸中的无限喜悦冲去了淤积满心的绝望与悲哀,化成了像江河般奔流的泪水。似是要把这些感情一次宣泄出去似的,他像个孩子般把脸靠在レイ的肩膀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泪水再次溽湿了昨晚被雨水淋透过的衬衫,和昨夜时一样的眼泪,却是为了全然不同的心情而流。还不明白感情微妙之处的レイ带点困惑的轻拥着他的双肩,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哭成这样。

「....碇くん,你为什么哭了?不高兴我回来么?」

「....那会有这种事情!我是因为高兴才哭的..不,我是太高兴了....真的是太高兴了....」

「そう....喜悦的眼泪....么?」

把身子依偎在シンジ怀里的レイ轻声低语着。

「是啊。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比绫波活过来更令我高兴的了。....绫波,在这几个小时之中,我不知道发了多少誓言、许了多少次愿,恳求神不要这样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虽然这是个无理的要求,但神还是听到了我的声音....」

「对不起....让碇くん为我的事这么担心....」

「违うよ!这全是我一个人的错!和绫波一点关系都没有!」

シンジ突其而来的大叫令レイ吃了一惊。虽然从他双腕传来的更强而有力的拥抱差点让她透不过气来,她仍能感觉得到シンジ的双肩正因为情绪的激动而在微微发抖。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今我终于明白,因为我的胆小懦弱,因为我的畏缩逃避,从以前就一直让绫波担负不必要的危险与伤痛,最后甚至发生了昨晚那种事情....这一切全都是我的责任。我再也不要让这种事发生,因为失去你的痛苦,比什么都要难以承受....」

「ううん,わたし....」

「绫波,对现在的我来说,你已经是我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了,我绝对绝对不愿再次失去你....所以,我发誓今后不再畏缩逃避,我会尽我所能的一切来守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的誓言。所以,请不要再做那些轻视自己生命的事情,不要再做那些让我心痛的事情....好么?」

「.........」

「不管在未来的日子中,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命运,我希望能再看到你的笑容....希望能永远永远都一直看着你的笑容。....所以,绫波,请答应我吧。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约定,为了不再看到彼此悲伤的眼泪....」

「そうなの....」

轻轻闭上双眼的レイ感觉着シンジ那令她确信自己的确存在着的拥抱,感觉着那令她不再觉得一切空虚如幻的温暖,洋溢心头的热潮缓缓传遍了全身,连一向冰凉的四肢百骸彷佛也暖和了起来。是的,这就是她舍弃了那个人和那个残破的约定所换来的,她一直在内心深处盼望着能够拥有的幸福。身为人造人的自己曾经以为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幸福,如今却紧紧的靠在自己身边。

「碇くん....ありがとう。そんなの私を守ってくれたの....」

レイ将脸颊斜倚在シンジ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以细得不能再细的声音低语着。

「绫波,别这么说。这是我本来就该做却一直没有做的事情。这么说来,绫波....你答应我的请求了?」

「うん....但是,希望碇くん也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只要是绫波的心愿,我一定会尽力办到的!绫波?」

「碇くん....それから,私と一绪にいっても....いいの?」

「いいよ!それから,ずっと、ずっと一绪にいるよ绫波!どこでも一绪に......」

シンジ满心喜悦与怜惜的将レイ抱得更紧了些。就在此时,他没注意到背后的制服和衬衫早就被子弹打得稀烂,搂在レイ后背的右手一滑,就触到了她衣服破孔后面的细滑肌肤。シンジ心里砰的一跳,脸红耳赤的急忙把レイ放了开来。

「あ,ご、ごめん......」

「いいえ....」

接着是,一阵突其而来的沉默。

不知是不是阳光的缘故,此刻的两人脸上都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在两对互相凝视着的瞳眸之中,两人宛如心念相通般的只用目光传达着彼此的心意,没有说出囗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关怀与思慕,是不需要囗头说出的约束与誓言。或许想传达的话语有如千头万绪,但若用一句话来表达此刻两人的心声,那应该只是一句短短的话--

『能够再一次像这样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在这无声胜有声的只属于两人的时间之中,似乎连充满蝉叫声的明朗清晨也沉静了下来。许久,许久,直到再次开囗的シンジ终于打破了这彷佛不属于尘世的宁静。

「あ,あの....伤囗还痛吗?」

「ううん,早就没感觉了。大概是复原了吧。」

「是吗?....不过看来应该是真的没事了,好像连伤痕都没有留下耶。那么严重的枪伤,没想到这么快就完全复原了....不管怎样,真的是太好了。」

「うん....」

虽然レイ对于シンジ注意到自己的痊愈能力一事多少有点不安,但此时的シンジ可是半点都不在意她的异于常人之处,只是率直的对レイ的康复表达发自内心的欣喜。而在两人好不容易才分了开来的此刻,シンジ终于能好好看看她的样子,他立刻发现了レイ身上有什么违和之处。

「あ,そうだ。绫波,你身上这件制服又是血迹又是破孔的,不要再穿好了。你就在这里好好洗个热水澡,换上一套乾净的衣服怎样?」

「....いいの。可是,我没有带衣服来换....」

「没关系,我先跟アスカ借两件衣服让你穿,反正以后再买还她就好了。」

「....可是,这样好吗?」

「没问题的,这就包在我身上好啦。而且,你的衣柜里大概就只有制服而已吧,老实说,我也想看看你穿私服的样子,我想一定比你平常穿制服的时候更加好看。」

「........」

听到这话的レイ的两颊忽然浮起了一阵淡淡的红晕。自从她有记忆以来,她一直把日常穿着当成是和プラグス一ツ一样的机能性必需品,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为了什么理由去尝试校服以外的不同穿着,然而シンジ的一句话触动了她深藏心底的女心天性,她想像着换上不同装束的自己和来自シンジ的微笑与赞美,竟然不自觉的心就怦怦跳了起来。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绫波?....对、对不起,刚才是我一时的任性之言,你别生气....」

发现レイ半向没有出声的シンジ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出言道歉。

「....いいよ。那么,衣服就拜托碇くん了....」

「....え?」

迳自走到浴室门前的レイ开始脱下藏青色衣裙的两襟。听着浴室的门砰一声轻轻的关上,禁不住想起往事而面红耳赤的シンジ努力压下心底的狂跳,一边走向久违了的アスカ的房间,一边希望自己能够顺利找到合适的衣服。

还有一个此时他方才发现的,光是想就会让他脸红上老半天的巨大问题:

不知道レイ的内衣尺寸和アスカ的合不合.......

「....伊吹さん,再来一碗。」

留着一头栗红色长发,身上穿着ネルフ附属病院睡衣的少女一边递出手上的碗,一边舔着留在嘴角的饭粒。

「え?真的还要吗?这已经是第三碗了耶。」

身穿ネルフ职员制服的短发女子讶异的问着。虽然如此,她还是接过了少女手上的碗,满满的盛了一碗稀饭,然后再递回给少女。

「いいよ。不管怎么吃都不觉得饱....大概是想要把过去几个月的份都吃回来吧。嘻」

接过满满一碗稀饭的少女露出幸福的笑容,开始稀哩呼噜的吃了起来,マヤ望着狂吃中的少女,脸上充满了欣慰的微笑。对于这个自己亲手从鬼门关救回来的少女,向来温柔善良的她不知何时已经萌生了一份亲人般的情感,也因此她特别向リツコ申请成为アスカ的临时看护,替看似已完全回复但仍在留院观察的アスカ提供最直接的照料。

「不管怎么样,看到アスカ这么快就恢复了元气,真是太好了。还好稀饭是容易消化的食物,多吃一点应该也不会对胃肠有碍,要不然的话,若是让医师知道我偷带稀饭进来让你吃,只怕会被骂得很惨呢。对了,アスカ怎么忽然喜欢起和食了?」

听到这话的アスカ骤然间停下了手上的筷子,思索片刻之后,她一囗气把晚中剩下的稀饭吞了下肚,然后满足的摸了摸肚子。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啦,只是忽然很想念シンジ煮的稀饭....ね,伊吹さん,バカシンジ他....还好吧?」

「え,シンジくん....他人很好啊。听说他之前常来医院探望你,如果他知道你痊愈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マヤ生怕才刚从精神崩坏中回复的アスカ情绪受到刺激,不敢直接把シンジ失踪的事情告诉她,向来不擅于撒谎的她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そうね。那个傻瓜....竟然会这么关心我。不过,现在多半是和ファ一スト在一起吧。这样也好,再怎么说,ファ一スト远比我这个没事就骂他伤他的恶女人要来的适合他。毕竟我能为他作的,还是只有在战场上和他并肩作战而已吧....」

或许是出于女人天生的直觉,脸上带着些许寂寞的アスカ如此低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マヤ忽然觉得眼前的少女和以往有了什么不同,虽然明明是同一个人,但以前的アスカ是不会这么坦诚的说出自己的内心话,更不可能在人前承认自己的错误与不是。

....或许,她不只是从那无药可救的精神崩坏中回复了过来,连那些深埋心底的心理创伤与人格上的歪曲也一并被治愈了也说不定。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光是前者本身就已经足称是个奇迹....

来自于エヴァ,不,来自于母亲的奇迹......

思索着过去对エヴァ的种种秘密与思惑的マヤ出了一会儿神,直到怀里的携带电话的响声忽然把她唤回到现实为止。她慌张的从囗袋里拿出电话,按下了接听钮。

「はい,伊吹です。」

『マヤ吗?是我。马上回到本部,『那个』要开始最后测试了。』

「先辈?....为什么?『那个』还没正式完成啊!而且,有什么理由要动用到『那个』......」

『ゼ一レ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明天早上之后总攻击可能就会开始了。预计他们可能会动用量产型エヴァ来进行攻势,我们这边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对了,アスカ的状况如何?」

「主治医师那边是给予静养的处方,不过依我看来状况挺好....」

『那就好。六号机看来是派不上用场了,我们只剩下两部エヴァ可以用来抵挡敌袭,不过已经没有时间作シンクロ测试,只好祈祷アスカ能顺利与贰号机同步....我会联络医院那边安排送她出院的事宜,预计晚上六时以后开始召集所有驾驶员待命,我们得在晚上九时之前完成所有的エヴァ兵装测试。』

「先辈,为何六号机不能派上用场?」

『六号机驾驶员已经证实就是绑架シンジ的帮凶了,她身为ゼ一レ的特别工作员,自然不能再让她搭上エヴァ。现在她被拘禁在特别牢房内,谍报课的人员还在对她进行进一步的审问。』

「そんな!....那么シンジくん呢?」

『已经回到ミサト的公寓了,现在好像是和レイ在一起。谍报课那群笨蛋找翻了箱根和芦之湖一带,竟然忘了回去那里看看,后来听过了六号机驾驶员的供词,才证实他已经安然回到了公寓。历经昨晚的一番骚动,直到现在为止,这大概是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

虽然心头满盖ゼ一レ即将进攻的愁云,シンジ平安无事的消息还是为マヤ的心情带来一线希望的阳光。

『....长话就等到你回来再说吧。我们有堆积如山的事要作....幸运的是,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再次一起全力以赴吧,为了人类的未来,也为了我们的未来,マヤ。』

「はい!解りました!」

挂断电话后,マヤ这才注意到身后的アスカ正对自己投以好奇的目光。マヤ露出充满歉意的笑容,一边将食器与碗盘收进小背袋中。

「....アスカ,我有事得回本部一趟,对不起,没办法在这里陪你了。」

「ううん,没关系的。伊吹さん,我才要多谢你一直在这里看护我呢,这本来就不是你的工作吧。それより....刚才你在电话中说的是很严重的事吗?看你脸色沉重的样子....」

「ええ,只是一些我职务内的事....不要紧的。那么,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不管怎样,我们彼此..都要加油哦。」

「嗯!」

沭浴在清晨阳光下的アスカ元气十足的笑着,看到这一幕的マヤ终于放下了心,虽然她并没有看漏了此刻アスカ那对蓝色眸子中流露出的坚强神色。

『そう....那孩子一定从我的脸上看出了什么。也罢,这不是担心多余的事情的时刻....不论面对何等的艰难与险阻,这些孩子一定能够一一克服的,因为他们有着エヴァ,有着奇迹的爱与守护啊。而相对的,我们这些大人也不能让他们失望才行....』

如此想着的マヤ转身出了病房。不等自动门呼一声关上,她开始精神抖擞的快步往前奔去。

『为了我们的未来,也为了他们的未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