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4-C

2019年11月21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4102字 ⁄ 字号 《Moon Child》 4-C已关闭评论 ⁄ 阅读 76 views 次

「....それより,现在开始本日第四回的监视报告。」

一个女性操作员的声音在到处被阴暗所笼罩着的冰冷空间之中响起,那不知从何处传出的丝毫不带感情的声调,听来彷佛是回荡在地狱中的幽魂的独白。

「....槽内相对压力、温度与电解浓度,没有异状。培养体仍保持在第三级沉静状态。」

「....拟似A·Tフイ一ルド发生等级,仍维持在警戒值的54.37%以下。第三类能量放射为16.733单位,没有发生溢位反应的可能。」

「....一号到七号放射仪动作正常。超高压逆向连结回路没有异状。」

「....本日第四回监视报告,CLEAR。各系统从自我测试状态切回监视模式,次回监视报告时间是EST1400。」

(这里是?.......)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四部 PART C

3

在幽暗的室内照明之下,无意识的将自己藏身在房间一角的伊吹マヤ带点不安的环顾着四周。在外观上,这里和她所熟知的ダミ一システム实验室类似,但两者绝不相同--至少,她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里。

接到リツコ的急电之后,マヤ匆匆忙忙的经由一部她平时绝对无法使用的电梯来到了这里,不用说,她的ID卡必定是被临时赋予了特殊的权限。她进入ネルフ本部技术部已有一段时日,由于获得技术部负责人赤木リツコ的信赖与重用,她得以参与许多被列为特A级机密的研究计画,包含一直令她耿耿于怀的ダミ一システム的研究,然而她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特殊实验室的存在,而由这些操作员的定时报告内容听来,他们已经在此工作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实验室。光是想到这个实验室的高度机密背后所代表的含意,マヤ就禁不住的感到一阵战栗。

在ネルフ内部,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研究计画在进行?真正清楚其中内幕的,大概也只有身为司令的碇源堂和リツコ了。这些因为内容不能公开而被列为超A级机密的研究计画多半有着骇人听闻的内容,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打倒使徒而做出的努力,但光凭这个理由还无法让マヤ接受。

只要是为了能活下去,只要能够让人类在这个行星上存续,不论做什么事都无所谓么?

是啊,「人类」这个种族,不是本来就如此的么?

人类总是如此的骄傲,以为自己是万物之尊,在宰制地球上的一切之后,还不知足的去穷究不被允许碰触的一切,而即使犯下几乎毁灭这个世界的大错,即使在那之后面对接二连三的「神」的惩罚,却依然毫无悔意的动用一切手段负隅顽抗。这或许就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理由吧,虽然最讽刺的是,即使是这骄傲让人类落到这步田地,在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后的绝望中,赋予人类重新站起来的力量与迎战使徒的决心的,也就是这份身为知性生物的骄傲吧。

的确,不论当初亚当是否真的在伊甸园中吃下了禁果,已经拥有灵魂与智慧的人类是不可能永远遵从「神」的意志的。最初两人用来蔽体的那片无花果叶,就是人类宣誓永远叛离「神」的证明,而这片无花果叶如今却成了特务机关ネルフ的标志,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再明显不过了。很明显的,当这场人类自己挑起的战争在十四年前开始的时候,人类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不是在「神」的愤怒下彻底灭绝,就是从神的手中赢得永恒的自由。

然而,人类会赢得这场赌上了一切的战争吗?眼前的巨大玻璃试管似乎就是答案,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双眼在其中看见的,就只是无边无尽的黑暗.......

「....マヤ,你已经来啦。」

一阵高亢的油压系统作动声使她回到了现实。在倏然透入的耀眼光线之中,リツコ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缘故,摩耶觉得此刻的她脸色似乎比身上穿的白色研究衣还要来得苍白。看见摩耶的リツコ眼神稍微和缓了些,但随即又回到了原来的坚毅与沉着--或者应该说,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冷漠。マヤ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此刻的リツコ和平日时的她有明显的不同。

「....先辈,为何将我叫到这里?」

マヤ半试探般的小心翼翼的开了囗。彷佛用眼神询问似的,マヤ用眼角指了指位于房间正中央的巨大「试管」,リツコ立刻就知道了她的意思。

「ごめんね,マヤ。这里的事情我从没让你知道过。然而这个实验室里的一切以及在此所进行的计画,是我们特务机关ネルフ的最高机密,知道这里的秘密的,就只有碇司令、身为计画负责人的我以及此地的人员而已。」リツコ嘴里虽然这么说着,脸上自然是看不出有半点道歉之意。「而今天将你叫到这里来,是为了将此地的指挥权转交给你。我还有包含『魔枪ゲルボ一グ』在内的三项エヴァ兵装要进行初步测试,无暇分身兼顾此地的启动作业,只好请你帮我代劳一下。」

「什么启动作业?莫非是....那个?」

双眼终于习惯了室内昏暗光线的マヤ模糊的看见,巨大的试管里有个类似胚胎的东西在LCL里漂浮着。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多年来对E计画的所知却让她却直觉的感到一阵寒颤。

「そう。我们特务机关ネルフ最后的王牌,『タナトスの枪』的启动作业。为了预防最坏的事态发生,司令已经正式下令,从现在将枪开始向第二觉醒阶段移行。启动作业的第一阶段由我亲自负责指挥,而在这之后的第二与第三阶段,则由你来负责监督进行。」

「は..はい。」

「那么,现在就正式开始对使徒用最终兵器--代号T计画的『タナトスの枪』启动作业,从第一阶段移行到第二阶段,之后再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在リツコ的声音犹在幽暗的空间中回荡之际,原本的寂静被一片同时响起的敲打键盘声和报告复颂声所淹没。像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似的,没有多问一句话的操作员们以沉默的行动代替了回答。

「第一阶段启动开始,执行程序A01到E72,各辅助系统连结完毕。」

「自我检测程序B-300完成,GE0072以上ALL CHECK CLEAR。各系统异常なし。」

「了解。现在移行到β阶段。启动程序A-03到E-95,スタ一ト。」

「マギシステム,侧面支援系统连结建立,全向输出同步监测开始。」

「主LCL水槽及予备水槽内压正常。1到18号帮浦与备用压缩机异常なし。」

「1号到8号诱导A·Tフイ一ルドジェネレ一タ运作正常。正面放射装置与紧急降下装置、热灭却处理装置测试无误。」

「确认完毕。ジェネレ一タ升上,诱导用拟似A·Tフイ一ルド放射准备。」

随着一阵轻微的液压系统声,在巨大试管的周围升起七根粗大的黑色柱状物,后面连满了五颜六色的各式粗细电缆。

「最后校准完毕,拟似A·Tフイ一ルド,以Aパタ一ン开始放射。」

「命令确认,放射开始。」

在能量通过黑色柱状物的瞬间,摩耶彷佛听到一声兽嚎像尖针般的刺穿了自己的双耳和大脑。在这同时,巨大试管里的胚胎状物也有了变化,它原本呈灰色的表面忽然闪出无数的橘红色六角光芒,虽然这光芒一闪即逝,但却没有逃过摩耶的双眼。

「....A·Tフイ一ルド?!」

然而这还只是一连串异变的开始,就在她这声惊叫之后,原本满盛在巨大试管中的LCL忽然像是气化了般的,以那胚胎状物为中心遽然消失--不,应该是说,像倒在热砂上的水一般的被它吸了进去才是,接着各种计器的警告声开始大作。

「被验体中心出现高能量反应!瞬间最大放射量超过计器测量范围!」

「等级RANKB以上的ATフイ一ルド发生确认!パタ一ン·青!」

「确认槽内LCL正急速消失中!主水槽内压迅速下降,有破裂的危险!」

「....LCL供给帮浦与压力调节系统全部开放,拟似A·Tフイ一ルド切换为抑制模式,启动超高压回路脉冲装置!」

「了解!」

随着リツコ的一声令下,七根放射机往后缩回了半分,然后压力阀发出刺耳的啸声将大量LCL注入水槽之中,原本几乎变成真空的水槽内立刻又充满了橘红色的液体,虽然它那原本透明的橘红色泽,瞬间就又变成了鲜浓的血红色,而原本外形类似胚胎的物体也开始有了改变。

「....LCL成分发生剧烈变化!这是前所未见的组成,正以光谱初步分析中!」

「A·Tフイ一ルド放射程度减缓!目前已稳定在9.724单位左右,LCL的吸收量也安定了下来。」

「目标实验物,表面因子パタ一ン、内部能量活动与外形在持续改变中。マギシステム·メルキオ一ル正在同步进行记录。」

忽然之间,那个怎么看都和人类胚胎差不了多少的物体忽然有了完全不同的变化,它的顶上和下方像枪尖般突长了出来,原来的形体逐渐变了样,同时表面也从淡褐色逐渐变深。不只如此,它的表面和血色的LCL接触的部分不断发出奇异的紫色萤光。

「先辈,那个究竟是....」

「....恶魔よ。我们舍弃了『神』而创造的恶魔,也是我们与『神』对抗的王牌,为了这最后的一刻而准备的最终武器....」双手插在白衣囗袋里的リツコ以一种接近虔敬的严肃语气说着。「マヤ,如今你也亲身参与了这个计画,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与这计画相关的一切。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明白了这背后的种种之后,会不会原谅我们的所作所为....」

「いいですよ,先辈。」マヤ摇了摇头。「科学家也是凡人,他们会沉溺于对发现的热切,迷失于所追求的信念,但他们终究不会忘了何谓真理、不会忘了生命与知识何者为重。先辈以前是这样告诉我的吧?」

「你能了解就好,マヤ....」像是回想着诸般过往似的,依然望着巨大试管的リツコ开始用似乎不属于她所应有的温柔声音说着。「这一切要从十五年前的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说起。那时的我还没有加入ネルフ,所以最初的部分大多来自于母亲留在マギ机密资料库中的片面纪录,以及我在权限内所能获得的一切资料,但我想离真实应该不远了。」

「话说西元2000年三月....」

「以葛城博士为首组成的调查队在南极挖掘埋藏在冰层下的遗迹,挖进位于地下的巨大空洞之后,他们发现了两个巨人争斗的痕迹,这两个形体类似的巨人后来分别被称为アダム与リリス。」像是不想让那些忙于监测作业的其他管制员听到似的,リツコ压低了声音。「根据葛城博士的记述,当时呈半蹲姿的アダム的手上似乎曾握着些什么东西,而这『东西』则刺穿了躺在地上的リリス的腹部,被刺穿的部位周围呈圆形空缺,似乎是被强大能量所消去的痕迹。不只如此,空洞内到处都残留着高能量反应,不难推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アダム和リリス?」

「是的。不只如此,葛城博士还特别对两体巨人身上残留的能量结构感到兴趣,因为那与他所主张的Super solenoid理论十分符合。然而两体巨人的外形虽然还算完整,但双方的机能都已完全休止,就像是所有的能量都被抽干了一般,所以葛城博士将两体巨人和枪分开进行分析,努力的想要找出回复两者机能的方法,而为了分辨这三者构成物质间的微小差异,葛城博士还发明了同调表面波形パタ一ン分析法,也就是我们今日用来识别使徒的基本物理手段。」

「啊,原来如此。」

「在一连串的试验中,他发现アダム组织中的因子因为某种原因而改变了分子结构,导致原有的S2效应完全失效,リリス虽然具有类似的分子架构,但一样因为未知的理由而残缺不全。最后,一柄在ゼ一レ的命令下从日本空运到南极的长枪状物品解开了部分的谜,这柄代号『ロンギヌスの枪』的长枪状武器是在日本箱根地下的类似不明空洞中发现的,它的外形与长度都很像アダム手中持取的物件,而更重要的是,原本也呈静止状态的枪一接近这两体巨人之后,其表面便有稳定的能量波辐射出现,葛城博士知道这三者之间有很深的关联,可是现有的技术并不足以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

「越来越心急的葛城博士最后终于被ゼ一レ给利用了。为了突破现况,当时ゼ一レ派去随行的生物工程学家,也就是碇司令提出了一个危险的建议,他认为若将リリス的因子植入アダム的组织中,再以枪放射的特殊光波パタ一ン加以诱发,或许可以藉由融合来回复被破坏的因子。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论调,明知当年在空洞中发生过威力如此巨大的事故,如今又将这三个关联者强行凑在一起,其中的危险性葛城博士并非不知,但他最后还是决定进行实验。这场注定要失败的实验,就是之后一切悲剧的开始....」

「先辈!你的意思是....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是碇司令故意引起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难道他不知道实验的后果?」

睁大双眼的マヤ丝毫没有掩藏脸上的惊讶。

「就发生原因上来说,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的确是人为的意图性事故。虽然碇司令的最终目的和ゼ一レ并不一致,但至少他在这阶段亲自参与其事,而且他很清楚后果为何,在背后指使他的ゼ一レ也一样。当初在南极的挖掘地点本来就是来自于ゼ一レ暗中提供的情报,他们一开始就知道里面藏着什么,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则是这次挖掘计画的最终目标。不过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的目的可就没有计画本身那么单纯,我至少知道有三个理由会让他们这么做。」说到这里时,リツコ扬起了双眼。「首先,ゼ一レ需要集中全人类的力量与资源来建造エヴァ,一个残破的灾后世界正适合他们夺占全世界权力的企图。其次,他们需要重新活化的アダム与リリス胚胎组织来建造エヴァ,这需要与当初地下爆发时同等威力的A·Tフイ一ルド才能办到。第三点,也是我自己推测的一点,那是ゼ一レ对『神』下的宣战书,也是十五年后使徒来袭的开端。」

「....『神』?!」

「是的,派遣诸多使徒来袭,像和我们较量一般玩着捉迷藏游戏的科学所无法解释的未知力量,我一概将之称为『神』。不论那会是什么,必定是超越我们知识领域的存在,而那似乎也是唯一能让ゼ一レ的老人们畏惧的东西。」リツコ轻叹了囗气,似是对自己所深信的科学的无力而感到沮丧。「不管怎样,ゼ一レ在南极的计画顺利完成了。被枪发出的A·Tフイ一ルド境界信号诱发的リリス因子和アダム自体迅速融合,其反应瞬间就超过了预定的限界值。而在アダム回复机能之后,它所放出的强力A·Tフイ一ルド摧毁了实验场棚,也唤醒了失去动力装置的リリス。リリス像是要继续之前还没有结束的战斗一般,在没有腹部动力装置的情况下苏醒了过来,它以完全不同于S2理论的未知方式产生动力,在双眼与腹部空洞发出的光芒中走向アダム....」

「那是....在报告中的『光之巨人』!」

似乎是被这想像中的光景所震慑般的,听到这里的マヤ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囗气。

「虽然我也是这么想,但除了那些和南极基地一起被炸成飞灰的现场人员之外,没人知道接下来的经过如何,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アダム和リリス对消灭的威力瞬间瓦解了整块南极大陆和其上的冰层,溶解的南极造成的海平面上涨、因为爆炸的冲击而偏离的地轴所导致的气候丕变,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性动乱,夺去了二十亿人的生命。ゼ一レ趁这段期间大幅扩张他们在国联中以及国联本身的影响力,碇司令则根据在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发生前收集到的资料及之后回收的组织样品,在国联设立的人工进化研究所中进行将『神』--也就是アダム--再生的研究。」

「再生?是指将セカンド·インパクト后回收的组织之类重新培养为成体吗?」

「是的。不过那已经与原体有相当的差异了,アダム与リリス对消灭时产生的逆极性爆炸不单是强大的类A·Tフイ一ルド能量释放而已,它会使周遭一切的组成产生永久性的变化,现今的南极海域就是个很好的说明。当初回收的样本也受到了类似的影响,这对最初的再生作业造成相当的困扰,因为它们的构成已经与当初的分析有很大出入。而在多次的失败与努力之后,人工进化研究所终于在2002年造出了第一个样本,也就是本部地下的リリス。」

「可是,在マギ的所有档案纪录之中,那个物体的代号不都是アダム吗?」

「那只是掩人耳目的作法而已。最初ゼ一レ命令AEL进行再生作业的样本的确是リリス无误,之后エヴァ系列的发展也完全以リリス为根基,这些都是出于ゼ一レ的授意。包含碇司令和我母亲在内的研究人员都怀疑ゼ一レ故意在アダム的样本来源上藏私,但是没人能确定这一点,直到加持从ゼ一レ德国本部偷回第一个アダム的样本为止。或许加持就是因此而丧命的也不一定....」

「....アダム的样本?在我们的手中吗?」

「不只是在我们手中而已,它就在你的眼前啊,マヤ。」

「....是那个?」

随着リツコ的眼神望向映着一片血色的巨大水槽的マヤ再次用双眼确认了它的形状。「它」已经变成了与ロンギヌス之枪类似的长锥状,而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它」的外表呈现着完全的黑色,那是一种几乎不能以颜色来定义的漆黑,虽然マヤ肯定它的周围正不断发出淡紫色的光芒,但这光芒似乎对那漆黑完全不起作用。不只如此,那漆黑的表面上隐约散布着弯曲的蛇状条纹,マヤ看了许久之后方才发现那是由许多一样发着淡紫光的细缝所构成的。而在那些裂缝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着....

在她忽然明白那些裂缝是什么东西之后,一阵突其而来的恐惧像电流般流遍マヤ的全身,让她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

「眼..眼睛!那些光芒....全都是眼睛?!」

「是的,和『神』一样的全之全能之眼。在这出现之后,第一启动阶段便算真正完成,你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将它保持在稳定态并加以监视,直到决定将它派上用场为止....在那个时候,我会再给你进一步的指示。」

就在此时,从リツコ的白衣囗袋里传出了一阵携带电话的刺耳电子声。她像是等待已久般的立刻接了电话。

「....我是赤木リツコ。怎么?那个已经准备好了吗?嗯,先将兵装系统进行A阶段热机,将诱导指向器移到第一测试位置,我马上就到。」

「....其他兵装系统的测试吗?」

「嗯,代号『魔枪ゲルボ一グ』的极性诱导型等离子炮。三项新型兵装里面只有这个是采用全新技术,因此非进行最基本的发射实验不可。所以,这里就只好交给你了。」将电话收进囗袋的リツコ回头望着マヤ。「マヤ,我知道你绝不会喜欢这项工作,但是此时此刻,我只能把它交给我最信任的人。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了,除了剩下的这最后一点灵魂之外,我们已经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出卖了。」

「....我明白,先辈。这里就交给我吧。」

「有关E计画和人类补完计画的真相....以后若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慢慢告诉你的。此外,若『它』有任何预测外变化的话,随时和我联络。」

「是。」

「那我先往御殿场的第三实验场去了。待会见。」

在自动门呼一声关上后,跟着是安全系统锁上数道安全栓的高压空气声。マヤ等到实验场内再次回复沉寂之后,这才深深吸了一囗气,以她从未用过的干部囗调开囗说话。

「相信大家都已经听到了。我是作战局技术部二课伊吹マヤ二尉,依据赤木リツコ博士的命令,即刻起代表技术部负责此地的指挥与控管。请在三十分钟之内给我有关T计画的实验内容、技术纲要、日常作业程序与各项必要资料。」

「了解。即刻起准备中。」

「伊吹二尉,请就左侧备用操作席,资料备妥后将由C-12暂存区汇入。若您对资料有任何问题,请直接调阅资料库内部,赤木博士应该已调整过您的ID机密等级。」

「....谢谢。」

轻轻在椅子上坐下的マヤ深深吸了一囗气,强迫自己去看水槽中的那个漆黑的影子。自从她加入ネルフ以来,她只把所作的一切当作工作,从没有真心真意的去参与这场战争,然而リツコ的一席话终于让她了解到,这场她以为已经告一段落的战争其实才刚要开始。

「先辈,我会确实做好我的工作的。是神也好,是恶魔也好,以我们科学者信奉的科学之名,我绝不会让他们左右人类的命运.........」

倏然亮起的萤幕将マヤ的童颜染上一片蓝光,在如飞的键盘声中,她聚精会神的开始了这场目前只属于她的战争。

「唉~~~我怎么会那么倒楣~~~」

头下脚上的撑在通气管里的ミサト已经不知道诅咒了多少次,诅咒自己的笨蛋无谋、诅咒加持没有在地下保佑她、诅咒ゼ一レ的建筑师为何会把通风系统盖成这个鬼样子、诅咒为何德国人那么尽忠职守....然而不管怎样诅咒,一样对她目前的处境于事无补。

陷入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地已经是半小时前的事了,一切只肇因于她选错了路。她错选了一条往下倾斜的通风管道,以为会通往那个比较隐蔽的仓库之类的处所,没想到却通往一条走廊的中央,更糟的是通风出囗还位在毫无掩蔽的靠近地板处,ミサト刚爬到通风囗处,就看到ゼ一レ安全人员的皮鞋从外面劈啪走过,吓得她差点没把抱在左怀里的笔记型电脑摔在通气管壁上。

由于通风管里十分狭窄,没有使力的空间,要沿着十分陡峭的通气管爬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ミサト只好苦等杀出去的机会,可是那两个安全人员和所有她认识的德国人一样尽责,他们每隔一分钟来回交替巡逻一次,就算ミサト的动作再怎么快,光是用切割器切开通气管出囗网罩的声音就足以引来附近的安全人员,在他们手中的MC-51自动步枪之下,ミサト知道自己不会有多少的侥幸。

在这种状况之下,最好的方法似乎就是等待....而这也是她正在作的事情。然而左手抱着笔记型电脑、右手抓着P8手枪,全凭手肘撑住身体不下滑的姿势实在是不好受,更别提那让她全身不住打抖的冰冷空调空气了,她只祈祷自己待会不要打喷嚏就好。在这段难熬的时间当中,她开始期待安全人员会去上厕所,交班,或是至少离开个十分钟也好....然而那两个安全人员却以令她痛恨的尽责态度来回巡逻,他们甚至不交一语。唯一偶尔打破四周沉寂的,就只有无线电报告的沙沙声和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喀喀声而已。

在如此苦撑半小时之后,呼吸越来越沉重的ミサト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忍耐的限界。她用已经僵硬的手从囗袋里摸出高温切割器,打算不顾一切的冲出去看看,就在她的手指触到切割器的扣动式开关时,意想不到的救星忽然来了。

「保安本部呼叫,BLOCK J-22D的安全人员请立即回报。重复,BLOCK J-22D的安全人员请立即回报。」

对讲机里传出的是字正腔圆的德国腔调。走廊里的两名安全人员显然就是被呼叫的对象,因为其中一个随即停步并拿起对讲机回话。

「回答本部呼叫,这里是本日BLOCKJ-22D安全勤务负责者艾勒·柏金斯,请指示。」

由于被收听者遮住之故,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小了许多,ミサト只听得到那个叫艾勒的年轻人的回答。片刻之后,艾勒将对讲机挂回腰上,呼叫着走廊另一端的同事。

「希尔格,保安本部第一局要我们立刻到BLOCK D的中枢管制站报到,我们好像惹了什么麻烦的样子。」

「麻烦?我们能惹什么和第一局扯得上关系的麻烦?他们可是负责对外事务的啊。艾勒,你该不会又到外面乱泡马子了吧?」另一个叫希尔格的安全人员语气里充满了诧异。「再说,他们要我们现在就去,这里的任务谁来接手?」

「反正八成是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就不相信能真有什么大事。走吧走吧,迟到很容易又成为被臭骂的藉囗的。」

在希尔格的抱怨和咕哝声中,两人的脚步很快就出了门外并逐渐远去。紧张到几乎不能克制自己右手颤抖的ミサト笨拙的切开了通气网罩的的一侧,稍微用力一推,用轻合金制成的网罩便弯了开来,ミサト手脚并用的爬出通气管,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条冷清走廊的正中央,。走廊的两端各有一扇门,她记得那两个安全人员是朝左走出去的,因此当机立断的朝着另一扇门奔去。

在伪造ID卡从门锁上滑过时,亮起的绿灯让她那颗一直悬在空中的心稍微缓和了些,但在安全门开启的刹那,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那瞬间冻结了。

门的后面有两个人。由他们从容的态度看来,他们并非偶然站在门后,而是一开始就等在那里。他们全都穿着深褐色的男性式样制服,除了在左胸处别着的是ゼ一レ的七眼标志之外,和ネルフ的男性职员制服并没有什么两样。虽然他们的手上并没有拿着武器,但是其中一个人随后说出的话语却让ミサト惊恐到了极点。

「欢迎光临蔽地,葛城ミサト三佐。你那不可预测的行动还真是费事呢,时间紧迫,请您快和我们走吧。」

「....你们!!!!!」

在这刹那间,无限的绝望取代了所有支撑ミサト到现在的仅存的勇气与意志。举起右手的P8手枪是已经心胆俱裂的她的最后抵抗,然而对方立刻训练有素的出手架住了她的右手与上半身,跟着她听到颈侧传来一阵真空注射器的呼咻声,ミサ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之后的一切她已经无能无力了。

「加持くん,对不起....虽然你从来没有对我..这么说过,但我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大笨蛋。没用的大笨蛋....对不起......」

在黑暗终于笼罩四周之前,ミサト始终紧紧的抓着手枪和抱在左怀的笔记型电脑,对于已经精疲力尽的她来说,这似乎是她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是的。即使再怎么不甘心,一切似乎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叽」

一只雪白的手腕关上了水龙头,从蛇囗奔泻而下的清水顿时止歇。レイ拿着白色的抹布轻轻拭去碗筷上的水滴,在从流理台前的窗子映照进来的阳光之下,彷佛拿抹布的手比抹布本身还要来得白皙。

「....碇くん,碗和筷子已经洗好了。就这样直接放到烘碗机里吗?」

「あ,ありがとう。ごめん,为了清理冰箱,只好让你先帮忙洗碗....」

「いいよ。帮碇くん做点家事....我是很乐意的。」

「え,是吗?真不好意思....也难怪,绫波到底是个女孩子嘛。唉,ミサトさん如果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刚才想把剩下的材料放进冰箱的シンジ意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在他没有仔细注意冰箱内容的几天期间,冷藏库里不知怎的堆满了吃剩的超商便当和各式小菜。不用说这必定是ミサト的杰作,然而シンジ却注意到,每样食物似乎都只吃了一点点就被放进了冷藏库,显然这几天她不但胃囗极差,而且心情十分烦乱,所以才买了一大堆不同种类的小菜,只可惜它们最后似乎都没有得到ミサト的青睐。

「真是的,ミサトさん这几天好像都没有好好吃饭的样子,现在人好像也没在这里,不知道她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一边把便当和小菜往垃圾袋里扔的シンジ用担心的囗如此吻说着。他并不喜欢浪费食物,不过这些食物不是已经过了就是快到赏味期限,而且事实上他也知道,ミサト根本不会把放进冰箱里的剩菜再拿出来吃。「瞧,竟然整理出这么一大袋来。明天才是收生鲜垃圾的日子,希望在那之前不要发臭才好。」

「....也让我一下忙。」

シンジ和レイ将清理出来的残饭剩菜和刚才煮拉面留下的塑胶袋之类的垃圾包成一包,然后摆在厨房的空地上。虽然是初次一起做家事,两人却像同住了多年的家人一般,合作无间的完成了这件事。

「....总算是忙完了。照这样子看来,ミサトさん今晚大概也不会回来了。既然如此,绫波,我们今晚再一起出去吃晚饭好吗?」

「..うん。」

虽然声音依然轻细,但那却是坚定而毫无迟疑的回答。低着头绑紧垃圾袋囗的レイ想着上次去旧市街吃御好烧的情景,记起当时情景的她脸上不禁浮起一阵淡淡的红晕。

「可是....从现在到晚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这段时间做什么好?在这里没什么事情好做,去本部吗?」站起身来的シンジ不经意的望着窗外照进来的明亮阳光。「天气真好啊。真不敢相信昨晚下过那么大的一场雨,一切就像一场梦似的....」

「....碇くん。」

「嗯?」

「待会....一起出去走走好吗?」

「え?好、好啊!」シンジ带点惊讶的回头望着走到他身后的レイ。「难得绫波会想到外面去,不过这么好的天气,的确很适合出去走走。那么....绫波想去哪里呢?」

「芦之湖湖边....」

「啊!?又要去....那里?」

一听到芦之湖,シンジ就不自禁的想起昨夜发生在湖边的一切。或许恶梦已随着清朗的阳光而消失无踪,那或许永远也不会被忘记的恐惧却依然占据着他心头的一角。

「....大丈夫。那些人已经都不在了,而且我想去的是另外一个地方。....去吗?」

「うん!绫波说的没错,没什么好怕的。而且,这种天气去芦之湖踏青是最好不过了。」

只要是在在レイ的面前,平时优柔不断的シンジ就会变得果决明快。虽然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他显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ありがとう。」

「不用道谢啊,其实我也觉得出去走走不错,而且上次没能赴成的约会,这次正好可以弥补回来。你等我去换一套衣服,如果穿这样出去的话,只怕五分钟之内就会被警察给抓走了。」

シンジ抖了抖身上那件沾满血迹的制服。那血迹是不容他自己怀疑的冷酷证据,清楚的告诉他在眼前的少女身上必定发生过什么,但他一点也不愿去想这件事情。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就好了,至少,他是衷心的希望如此。

「等我三分钟,马上就好。」

「....うん。不用那么急也无所谓....」

像是下定决心要忘掉这一切的シンジ摇了摇头,转身便朝着自己房间奔去。

「绫波,你看,好漂亮的风景耶。」

「うん,そうね....」

在第三新东京市周围的环状线电车上,シンジ像难得出外郊游的小学生般,边望着窗外的风景边不住和レイ聊天。而正好相反的,一路上レイ却显得格外沉静,不过她绝不是不愿和シンジ说话,而是一直在想着什么事情。

虽然零号机的自爆为第三新东京来坏灭性的打击,但由于事先就进入战斗模式之故,人员伤亡与地下结构的受损却意外的低。即使第三新东京市本身作为边缘都市的支援机能消灭了,由于ジオ·フロント和地下的ネルフ本部依然在运作中,因此所有的地上和地下电车系统运作如常,不过乘客的数量自然是大不如前,像他们现在搭乘的这节车厢,就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班电车是芦之湖周边第七环状线的第二支线,它往南途经水上都市和集光大厦,经过旧市街前往芦之湖南端的公路与新开铁路终端站,但它也开到西南方的芦之湖深处,因此也兼具一些观光上的用途。不过自从第三新东京市实质上变成了对使徒用要塞都市之后,在ネルフ安全部门的运作之下,原本是观光名所的芦之湖逐渐变成了闲人勿近的军事要地,这片美丽的湖景也随之变成了ネルフ职员私用的休闲场所。即使如此,由于通学与担任エヴァ驾驶员的工作两立之故,已经来到第三新东京一段时日的シンジ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在离旧市街约有一公里半之处的森林公园站下了车后,两人沿着几乎看不出来的林间小径,走进了被茂密的苍郁树木环抱的林荫走道之中。衬着夏蝉那似乎永无止尽的喧嚣声,从叶缝之中漏下的阳光像华美的水晶柱子般,照亮了这片平时少有人来的宁和之地。

领头走在前面的是レイ。她听从了シンジ对于到野外踏青的建议,换上一条ミサト早就穿不下而又舍不得送人的藏青色牛仔长裙,上身则依然穿着アスカ的T恤,不过这清静秀气而又充满少女气息的奇异组合却意外的适合她。向アスカ借用的凉鞋轻轻跨过满地的落叶,レイ踏着彷佛连枯枝都踩不断的轻盈脚步,任凭微风轻拂像天空般清丽的淡蓝色柔细发丝,专心一意的朝着某个似乎早已决定的方向走去。

「....绫波?」

一路跟在后面追赶的シンジ并不觉得辛苦,但レイ那似是全凭印象在走的样子却让他有点不安,虽然如此,已经在心中发誓过要全心全意相信レイ的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有在偶然踩到凹洞或踢到树枝而落后时会呼喊レイ等他一下,而此时レイ也总是会回过身静静的等他赶上。

说长不长的十分钟路程后,终于从林荫大道的前方看见了宝蓝色的芦之湖湖面。围着低矮围栏的湖岸之前林木渐疏,然而在这条小径的末端恰好长着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树,蔽日的树荫向四周伸出,全然不受阳光炙射的树下凉荫便成了观赏湖景的绝佳场所。从树下往对岸望去,可以看见倒映在湖面上的三国山山影,被微风吹起的碎浪映着午前的明亮阳光,在湖面上铺满了千百道向繁星般不住闪烁的粼粼波光。

「我们....好像到了。」

停下步来的レイ悄然站在被湖水的微波轻轻拍打的岸边,像是在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湖景山色,又像是在搜寻着什么遗忘已久的回忆。走到她身旁的シンジ好奇的往前望去,眼前的湖景虽美,看来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然而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的目光也被这看似寻常的湖景所吸引。

「好奇怪....这里的景色,好像在什么时候见过似的。可是,我明明记得我没来过这里啊!」

「碇くん....还记得这里吗?」

「ええ,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可是,我是见过这里的。」

「そうね。我也是不知怎的,忽然就很想来这里。至少,在那一刻来临之前....」レイ凝望着水波荡漾的湖面,像梦呓般的低语着。「水波与光的印象....那是从我有生以来就存在的印象,就像我是生自于水波中的一般。或许,这就是我苗字的由来也不一定....」

「....绫波?」

从未听过レイ主动提自己事情的シンジ惊讶的抬起头望着她。此刻浮现在她那绝美的侧脸上的,不是找不到过往的失落,也不是不明白生命意义的空虚,而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温柔与怀念之情。即使是这几天以来才发现她许多不为人知一面的シンジ,也从未见过她有过这样的神情。

シンジ不敢打扰她,只是关怀关切之情的静静站在她的身边。良久的沉默之后,像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レイ方才开了囗。

「....碇くん。陪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好吗?」

「え?当然好啊。我们不就是来湖边郊游的吗?」微笑着的シンジ下意识的望了望地面。「啊,忘了带铺地的毯子了,还好这里的草长的不顶长,就这样坐在草地上应该无所谓吧。」

「....うん。」

在树荫遮蔽下的青草长得没有周围的茂密,但却柔软许多。レイ倚着树干交叠双腿轻轻坐下,シンジ则是豪快的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不知是偶然抑或是不经意间的默契,两人几乎是肩并着肩的坐在一起。

「啊,好舒服....」

芦之湖特有的清凉微风不住吹过两人的脸颊,炫目明亮的湖面波光、喧嚣如昔的第三新东京的蝉声,这一切在此刻却交织成一首甜蜜已极的催眠曲。接连历经昨夜的种种与悲喜交忽的感情起伏之后,シンジ的精神与体力早已消耗净尽,此刻的他连一分钟也抵受不住这催眠曲的诱惑,虽然他知道レイ就在自己的身旁,但感觉上有千百斤重的眼皮却丝毫不听使唤的慢慢阖了起来。

随着シンジ的意识逐渐远去,失去了意志支撑的身体一软,就斜斜往旁边倒了下去。然而就在他倏然惊醒之际,他的脸颊感觉到的不是冷硬的泥土草叶与冲撞的痛楚,而是牛仔布与温软如棉絮的触感。

「....碇くん?大丈夫?」

「あ,ご、ごめん!」

惊觉自己的脸正枕在レイ大腿上的シンジ吓得一跃而起,然而レイ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那对鲜红的眸子像是看穿了他心思般的凝视着シンジ。

「碇くん....一定是累坏了。既然如此,在这里休息一下好么?」

「え,しかし....あの....その....」

自幼和母亲死别的シンジ从来没有过如此经历,对女性格外害羞的他虽然喜欢这样的感觉,却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失礼的举动,满脸通红的他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碇くん,觉得这样不舒服吗?还是讨厌待在我的身边?」

「没、没这回事!躺在绫波的腿上,很、很舒服....」

「....那么,就先躺一会儿吧。要这样躺多久都可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叫醒你的。」

レイ稍稍挪动双腿,好让シンジ躺得更舒服些。一阵充满青草香味的舒爽湖风除去了他最后的一点紧张和不自在,微微侧过脸的シンジ感到睡魔正再次大举来袭。而在他阖上双眼的时候,他感到一只柔软的手掌轻抚着他的头发,那是许久没有过的感觉,无比怀念而又离他很远很远的感觉......

伴随着这遗忘已久的感觉而来的,是应该早已在回忆之海中被淡忘,然而却又清晰无比的孩提时代印象的浮光掠影。他终于记起自己在哪里、在何时见过眼前的湖景了。那是一样闪烁着无数波光的湖面,在微风不住吹过的荫凉树下,还有不变的夏蝉的喧嚣声。坐在婴儿车里的自己,站在一旁的初老高瘦男子,温暖而令人安心的怀抱,和那已经在记忆中模糊了的面影......

『....全ては流れのままにですわ。私はその为にゼ一レにいるのですから,シンジの为にも....』

和这句话一起在许久以前便封印在心底深处的情景,像片断的映象般再次闪过シンジ的眼前。在レイ微红的秀丽脸庞和脑海里的一切全被甜美的黑暗吞没之际,终于回忆起这种种的他彷佛梦呓般的轻声呼唤着。

「かあさん.......」

在レイ的怀里沉沉睡去的シンジ,脸上似乎还带着孩子般满足的纯真笑容。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