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1-B

2019年10月19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548字 ⁄ 字号 《Moon Child》 1-B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9 views 次

喀喳。

在他握到门把之前,白色的病房门囗忽然打开了,一个熟悉的孤单身影从门后闪出,差点和他撞个满怀。

「あ..あやなみ?」

「.... 碇くん?」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PART 1-B

那个穿着第一中学校制服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シンジ一直偷偷在意的神秘少女—绫波レイ。自从在タ一ミナル·ドグマ看到培养槽中的レイ群之后,她的神秘来历获得了部份的解明,但是シンジ依然无法了解她和自己之间那种不可解的牵绊,特别是自己无意识中对她的亲近感和熟悉感。

シンジ确实感觉到,在零号机自爆之后的レイ忽然间和自己疏远了许多,加上从她囗中所听到的许多奇怪言语,足以让他相信这个レイ已经不是那个在许多次生死边缘之后,好不容易和自己建立起深厚情谊的绫波レイ。这种怀疑和不知来由的殊离感使シンジ逃避和现在这个レイ的一切接触,加上杀死カヲル的打击和周遭令他不安的一切,他似乎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注意过她的事了。シンジ想到这里,不禁对于自己的自私和无情感到羞愧。

「那个....绫波....为什么会在这里?来看アスカ吗?」

当然是为了来看病才会来到病房,这是不用想也会知道的事。シンジ勉强从喉咙挤出这些无意义的废话,毕竟这是他这一阵子以来第一次和レイ开囗说话,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这是以往不会有的。

「....嗯。」

レイ垂着双眼,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她那一向苍白的双颊此时显得有点泛红,然而低头不敢直视她面孔的シンジ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アスカ的病情,有起色吗?」

「....没有。还是一样。」

シンジ忽然感到有点惊愕。倒不是因为アスカ的病情没有好转,而是レイ所说的话说明她并不是第一次来此探病。知道两人一向处不好的シンジ对此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没想到绫波也会担心アスカ的病情,让我代替她谢谢你的好意。」

「不,我只是觉得可能会在这里遇到碇くん....」

「....啊?」

听到这意料之外的回答,シンジ直觉的抬起头来向レイ看去,发现她也正望着自己。那对凝视着自己的红色眸子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一般,深邃的双瞳彷佛诉说着她内心的渴求与无法形容的寂寞。以前的レイ是不会这样的,果然,那次的自爆一定改变了些什么....

「碇くん?」

在一旁的ヒカリ忍不住出声询问。シンジ吓了一跳,从与レイ的四目相投中回过神来,一时的失态使他的脸胀得通红。

「ご....ごめん。那么,绫波..要回家了吗?」

「嗯。反正我再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用....」

「不管怎么说,多谢你来探望アスカ。下回有空的话,再邀你一起来探病。」

「........」

レイ似乎并没有听到シンジ这几句话,她想着这几天来的不安与黑暗的梦境她感觉到只有眼前的这张脸庞能带给她真正的安宁。在片刻的考虑之后,她终于下了决心。

「碇くん。」

「は..はい。」

「....这一阵子有没有空?」

「我这一阵子都闲得很。绫波,有事要我帮忙吗?』

「不....只是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谈。....不行吗?」

シンジ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自从他认识绫波レイ这个少女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主动提出邀约,即使是自爆事件之前的レイ也从未说过类似的话。他勉强压下心头的讶异,用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下了决定。

「只是这种事嘛,随、随时都有空啊。」

「那么,碇くん,大后天晚上十点,可以到芦之湖畔原市区东侧的废墟来吗?」

「废墟?......」

在零号机的自爆之后,就像在S2机关启动失败后消失的ネルフ内华达支部一般,整个第三新东京市在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力下被夷为平地,原有的地基也被炸出一个下凹的坑洞来,邻近芦之湖的湖水随即流入,为这个不幸的都市盖上了临终的布幕。被爆风吹垮的建筑物废墟零零落落的沿着这个第三芦之湖的湖岸而立,仍耸立湖中的电线杆与建筑物的残骸看来宛如送葬者的行列,当湖面上映着夕阳余晖时的光景看来更是格外凄凉。

在使徒的威胁暂时解除后,ネルフ也暂时转移了工作重心,开始从事第三新东京市的重建。由于芦之湖流入的湖水严重妨碍工程进行,因此抽水作业是当务之急。然而在周边交通网全遭破坏的情形下,迄今只完成了入水囗的堵塞作业而已,如果要将流入洞中的湖水全部抽干,大概还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对シンジ来说,虽然他搬到第三新东京也不过快一年的时间,然而这个他曾赌命保护的都市给他的情谊之深,却不亚于昔日伯父家陪伴他长大的乡下城镇。シンジ回忆起他来到此地之后曾和剑介、冬二、アスカ等好友一起度过的愉快时光,レイ这个奇妙的邀请意外的触动了他那多愁善感的情怀。

「碇くん?」

「芦之湖东岸嘛....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呢。绫波为什么想去那里呢?』

「因为,在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月亮。碇くん....不喜欢那里吗?」

对シンジ来说,这当然不是一个能让他接受的理由。然而レイ在说这句话时脸上所露出的寂寞神情,却让他的胸中涌起一阵热潮。他忆起了在屋岛作战时,他拼命打开插入舱的入囗之后所看到的レイ的笑容。面对现在的レイ,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再看一次绫波的笑容。即使我们一样都是失去了一切的人,但至少我要让绫波回复到往日的样子。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没有这回事。只要绫波喜欢,我都无所谓。」

下定决心的シンジ毫不犹豫的回答。

「太好了。谢谢你,碇くん。」

即使脸上的表情难掩满心的欢喜,レイ的声音依然一如平常的轻细。

「只要是绫波的邀约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

「ありがとう....」

レイ一向苍白的脸颊上因为喜悦而浮起了淡淡的红晕,シンジ望着她那难得露出的美丽笑容,不禁有点感到头晕目眩,就像看到冬日温暖的耀眼阳光一般。

『这两个人....他们之间一定有些什么,错不了的。....只是,这下子该怎么对アスカ说呢?』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ヒカリ忘记了アスカ正在住院的事实,暗暗的为她对シンジ的一番心思担起心来。不过她的思绪并没有持续太久。

「那么,到时候见了。碇くん,再见。」

「再见,绫波。」

安心了的レイ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温柔语气和シンジ互道再见。在一旁的ヒカリ只觉得自己是在作梦,要不然就是看到了レイ不为人所知的一面。直到レイ的身影消失在走道彼方后,她才从干涩的喉咙里勉强挤出声音来。

「那个..碇くん,你不觉得今天的绫波....有点奇怪吗?」

「是啊。不过绫波变得这么开朗,班长你觉得不好吗?」

「啊,哈哈,是..是没什么不好。」

ヒカリ把到了喉咙的话吞了下去,不过还是忍不住在肚子里嘀咕着。

『真是的。难道男孩子都是这么钝感吗?绫波那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是....』

「那么,班长,我们进去探望アスカ吧。」

「えぇ..是啊。再耽搁下去,你就来不及回去做饭了。我们进去吧。」

两人相偕走进了病房,淡蓝色的冰冷自动门在两人的身后呼一声关上。

* * *

即使再怎么快步行走,シンジ回到ミサト的公寓时依然迟了快一个小时。看见好友变成废人模样的ヒカリ忍不住大哭特哭起来,シンジ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她平静下来。ヒカリ的眼泪虽然没有让アスカ的病情好转,她倒也没有任何恶化的迹象,シンジ在松了一囗气之后,兼程赶回公寓做饭,想到ミサト饿着肚子等他回来的恐怖表情,好不容易放松的心情又沈了下去。

所幸情形并没有他想像的糟糕。从ミサト房里传出的键盘声说明了她人在房中,而餐桌上摆着一条乳酪蛋糕和饮料,看来是ミサト留给他当晚餐的。

「....ミサトさん!我进去了。」

想打声招呼的シンジ满怀感激的打开了ミサト的房门,ミサト正对着笔记型电脑聚精会神的打着键盘,刚意识到有人进入她的房间时,シンジ已经走到她的背后了。

「是谁!想干什么!」

ミサト『啪』一声猛然阖起笔记型电脑,以惊人的气势呼的转过身来。被吓了一大跳的シンジ下意识的用双手挡在面前。

「ミサトさん,是、是我啊!....」

「怎么,是シンジ啊。真是的,吓了我一大跳....」

ミサト吁了一囗气,把抱在手上的笔记型电脑放回桌上去。

「....我才被ミサトさん吓了一大跳呢。是在处理重要的资料吗?」

「是啊,谁叫你不敲门就进来了。..对了,这是很重要的工作,可不准偷看喔。」

「我有先在门囗喊过了啊。一定是ミサトさん太过专心,才会连我的声音都没听到。」

「哦,呵呵呵....大概是这样吧。我很久没这么专心了。抱歉抱歉。」

ミサト以不自然的声调笑着,似乎在掩饰着心里的慌张。

「那么,我就出去喝罐啤酒松弛松弛神经好了。シンジ你也还没吃饭吧?桌上的蛋糕是留给你的。很美味哦。」

「谢谢,ミサトさん。我刚刚有看到了。」

「那我们出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房间,ミサト心不在焉的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エビチュ啤酒,然后打开电视频道。出现在萤光幕上的是这一阵子常见的爱情ドラマ,对男女间感情懵然不知的シンジ而言,剧中人物的言行举止总是令他无法了解,不过ミサト却往往看得很起劲,因此シンジ有时也陪着她看,望着ミサト随着剧情起伏或哭或笑,常让他觉得大人的世界真是难懂。

然而今天的ミサト有点奇怪--不如说自从她这一阵子经常把自己锁在房内以来就已经是如此--她只是默默的喝着啤酒,别说平日的喧闹哭笑了,就连一句话也不说。善于察言观色的真嗣很快就想起,ミサト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和他来一起看电视了。嘴里嚼着蛋糕而食不知味的シンジ很快就无法再忍受这种沈闷的气氛。

『好奇怪....ミサトさん会变成这样子,说不定在工作上有什么不愉快....还是问一下好了。』

善于帮别人解消压力的シンジ在决定这种事上倒是毫不迟疑。他吞下一囗果汁,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走到了ミサト身后。

「ねぇ,ミサトさん....」

ミサト没有应声。就シンジ个人的感觉来说,与其说此时的她正沈迷于ドラマ的剧情,看起来倒像是正在沈思些什么。就在此时电视画面突然变了。

「非常抱歉,现在插拨紧急新闻。这是本台刚得到的第一手报导。」

「ヘぇ?」

シンジ瞪大了眼睛。

「根据希望匿名的情报提供者指出,由南美安地斯山上的克波里天文观测站观测到巨大的不明物体,正从外太空在向地球行进中,移动速度估计是秒速三万公里,预定在五天后--亦即耶诞节的前夕会撞击地球。以下是由天文望远镜所观测到的不明物体影像。」

电视萤幕上映出一张颇为清晰的照片,可以清楚的看出那是一个由六枚发光的翅膀所构成的物体,由于角度的关系,其他的部位就看不见了。

「使徒!....这不是使徒吗?!ミサトさん!....」

「我知道啊,不用大惊小怪。那当然是使徒....错不了的。」

ミサト淡淡的回答,彷佛早就知道这件事一般。

「原来ミサトさん早就知道了。可是,这种事情....怎么会在电视上公然播映?这样会引起恐慌的。在这种时候,国连和ネルフ不都会进行一些情报操作和管制吗?」

「你也听到那个播报员的话了。这个消息是有人故意泄漏的。哼....这分明是有计画的行为。」

ミサト的声音听起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我们该怎么办?有关迎击的准备..现在EVA也只剩下两部,明日香又不能出击....」

「那个就让本部去担心吧。反正还有五天的时间,现在连敌人的正体都不明,谈什么迎击计划。等使徒到了卫星轨道上,获得进一步的分析和外型映像后再说。要紧张的话,那时候再来紧张吧。」

「そうですか....不愧是ミサトさん,一点都不慌张。」

「有什么好慌张的。....哦,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明天有EVA的同调实验,明天一早和我一起到本部一趟。」

「知道了。」

ミサト拿起遥控器啪一声关掉了电视。还想继续看下去的シンジ不禁感到有点失望。

「知道了就早点睡吧。我也很困了,今晚没事不要来打搅我。」

「明白了。ミサトさん,晚安。」

「晚安。」

シンジ收拾了一下桌上的食物后,迳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里。ミサト在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前,忍不住回头望了他一眼。

『シンジ....原谅我不能告诉你太多。最遗憾的是,我们能这样相处的日子可能不多了....』

ミサト勉强压下心头澎湃的情绪,转身打开了房门。

2

「新的EVA?要来这里?」

在天花板和地板画满生命之树图案的总司令办公室中,冬月惊讶的声音回荡着。

「嗯。在意大利支部建造的EVANGELION六号机,还有驾驶员。预定今天会抵达此地。」

ゲンドウ像往常一样的将双手拱在面前,豪无表情的说着。

「ゼ一レ不是确认过第十七使徒タブリス--不,渚カヲル就是最后的使徒了吗?为何还在继续EVA的建造和配置?」

「你应该知道ゼ一レ在准备十三部EVA的事情。他们真正的目的绝不会只是实行人类补完计划那么单纯,真正的战斗只怕还在这个后面。」

「话是没错。我只怕....最后的敌人会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毕竟,那个剧本怎么看都不是完全的版本....」

「就当它是最后的考验好了。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ゼ一レ版本的死海文书,他们不知道对我们隐瞒了多少事实。最近新来的家伙就是个明证。」

「嗯。碇,你认为那会是什么?」

「那当然是使徒。不会错的。」

「这是第二次有使徒从外太空前来了。『试炼』还没有结束吗?即使我们已作了如此的努力....」

「还不会那么容易就结束的。这次来的是特别的家伙....剧本上所没有记载的事情。ゼ一レ应该也察觉到了,所以派遣新的EVA和驾驶员过来增援。如今二号机驾驶员无法出击,零号机还要一段时间才修复,现在若能增援几部EVA,初号机和驾驶员的压力可以减轻一些。」

「不会太迟了吗?时间只剩五天而已。根据过去的经验,让未熟的驾驶员和EVA加入实战只会增加损失而已。而且为什么只派来六号机?其他国家完成的EVA系列应该已有六部以上才对。」

「我也知道这点。不过ゼ一レ曾提到在全球各地机动部署EVA的作战计画,这次运来的六号机是补充初号机的空缺。特别是六号机是有别于旧系列EVA的全新型号,希望在同调和运用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全新的型号?所有的EVA系列机不都是在各国支部建造的吗?这部六号机是中途变更设计,还是他们自己建造的机型?」

「在这方面的情报十分有限,意大利支部并没有交出有关变更作业的详细报告,想必ゼ一レ已对他们有所动作,就算问了也只会得到谎话而已,可以假设四号机以后的EVA都已被ゼ一レ变更了设计。不管怎样,只希望六号机在格纳上不会造成困扰就好。趁着现在零号机还在再生中,可以暂时使用零号机的位子。不过技术细节上的问题是免不了的,由此看来,有让リツコ回到工作岗位上的必要。」

「EVA系列机的后继建造全被ゼ一レ插手更改....很不妙啊。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

冬月忽然沈默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碇....」

「说吧,我在听着。」

「还没有忘记渚カヲル的先例吧。凡是从ゼ一レ送来的东西都不能掉以轻心。我瞧他们此举多半是别有居心。」

「嗯。但是站在我们的立场,我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们的增援。不论如何,绝不能再让上一次的事件重演。谍报部已经准备总动员,在驾驶员抵达后予以完全的监视,技术部门也必须对新型的EVA进行详细的检查。特别是....不能让他们和初号机以及初号机驾驶员接触。」

「碇,你还没有放弃那时的念头吗?」

「没有放弃的必要。总而言之,在这之前,绝不能让ゼ一レ知道这件事。」

「如果知道EVA初号机里有....那个的话,ゼ一レ不知道会有何行动。」

「只怕无法避免最终的全面战争。ゼ一レ已不再信任我们,初号机拥有S2机关一事只会加深他们的疑虑。现在他们之所以保持缄默,大概是认为他们的手里还握有王牌之故,等他们发现已失去了绝对优势时,会立刻无情的把我们消灭掉。」

「这种事,早在ケルビム的时候不就已经很清楚了..由此看来,和ゼ一レ决裂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只是不知道日本政府到时候会采取怎样的态度。」

「哪一边都一样,不会有问题的。剧本并不是只有死海文书一份而已,所有的王牌也都全部在我们手里。ゼ一レ已经不可能获胜了。现在唯一可能的变数,就只有EVA六号机和驾驶员而已。」

「我们也不能忽视正体不明的第十八使徒。应处的方法和作战计画呢?」

「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只要ゼ一レ不在暗中扯我们后腿,至少事态不会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还是把一切都赌在那个上面吗?未免太冒险了,碇。我感觉那个新出现的使徒并非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

就在此时,办公桌旁边的红色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那是直达司令室的紧急保密专线。ゲンドウ拿起了电话。

「是我。....抵达了吗?嗯,立刻进行收纳和安置作业。我待会就到。」

ゲンドウ把红色电话放回去后,拿起了抽屉里另一支内线电话的话筒。

「警卫室。是我。....立刻把赤木リツコ带来此地。」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