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1-C

2019年10月20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271字 ⁄ 字号 《Moon Child》 1-C已关闭评论 ⁄ 阅读 75 views 次

「....シンクログラフ再次降低1.2单位。目前同调深度,负24.012单位。」

在ジオフロント地下的EVA同调实验主控室中,隔着控制席前方厚重的高硬度玻璃,可以看到实验场中的初号机。由于零号机的再生尚未完成,レイ虽然和シンジ一起被召来此地,却只是沉默的待在一旁。她红色的双眸中映着シンジ所搭乘的初号机。

「静态同调率60.4%,精神脉冲误差值在0.03%以下,上升指数17.5。深层透析结果良好。」

「驾驶员,没有异状。精神污染程度仍保持在危险水平12.5单位以下。」

「葛城三佐,这样可以了吗?」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PART 1-C

伊吹マヤ转头征询着ミサト的意见。由于リツコ不在,ミサト就变成同调实验理所当然的负责人,以她平日的随便个性,对这种知识领域外的工作应该是只求赶快结束,然而今日的她却一反常态的相当投入。

「等等,再把深度增加0.3看看。」

「葛城三佐,这次的成绩已经比上次要进步许多了,再强求下去可能会有精神污染发生的危险。」

「不要紧。若有异状发生就立刻中止实验,既然静态同调率都已经到这种水准了,应该不会随便就暴走吧。シンジ,你觉得如何?」

「我的状况还好。如果ミサト小姐坚持的话,再继续下去也无妨。」

只求让别人高兴,向来不怎么在乎自己的シンジ对于这种程度的要求当然是不会加以反对。ミサト也习惯于シンジ的配合,对マヤ点了点头。

「喏,驾驶员自己都同意了。可以进行了吧。」

「..明白了。同步深度,再调降0.3单位。」

一边飞快的在键盘上输入指令的同时,マヤ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在一旁的ミサト似乎也注意到マヤ脸上的不悦,似是为了排遣这异常沉闷的气氛,她半自嘲般的自言自语着。

「没办法,时候快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让年轻人们辛苦一点啦!....」

「葛城三佐,您说的时候快到了是什么意思?」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ミサト的脸上闪过小孩子说溜嘴被母亲听到时的惊慌表情,但她随即拿出她惯用的打马虎眼手法掩盖过去。

「啊哈~~当然是指过几天后要来的第十八使徒的事啊!为了防患未然,这几天让他多练习也是好的啊。没错吧?」

「葛城三佐说得没错。不愧是我们ネルフ身经百战的作战部长,想得总是比我们周到。」マヤ露出释然的神情。

「是啊是啊!即使赤木博士不在,听葛城三佐的话也准不会错的。」日向笑容满面的加上这一句,没想到マヤ立刻加以反击。

「闭嘴!你这对上司动歪脑筋的男人,没资格说这种话。不洁!」

受到这严厉指摘的日向无话可辩解,只得满面通红的回到自己的工作上。自从カヲル事件后,第二发令所的工作量大幅减少,ミサト乾脆请闲得发慌的日向协助进行技术课的各项事务,也因此日向才会出现在同调实验室中。像这种例行性的同调实验,权充操作员的日向可以为マヤ减轻不少工作负担。

在カヲル入侵ネルフ本部那一役中,日向对ミサト的那一句名对白『如果是和你一起死的话也无所谓』在后来整理影像记录时引起大哗,事情传开之后,自此日向就被改名为『美人部长大好きの日向』,这件事不用说也传到了マヤ的耳中,有洁癖症的她因而对日向颇不谅解。

然而当事人之一的ミサト却对这件事没啥反应,即使被人家问起,她也只是答以『哎呀!没想到我这把年纪了还如此受欢迎,真是不好意思呢!』而予以带过。即使在这令人尴尬的当囗,她仍然面不改色。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她修养够高,而是已经有所觉悟之后的平静。

加持和她最后一次相会时留给她的晶片不止记载着加持『打工』以来的心血发现,也留有他的老东家--ゼ一レ的详尽资料,其机密程度是即使是身为ネルフ总司令的ゲンドウ或冬月等人也想像不到的。这对于自从加持死后一直在寻找新的生存目标的ミサト来说,无疑的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也因此,ミサト作了有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决定,她决心要对自己残余的人生和加持的死赋予新的意义。不同于加持以往的状况,现在的她握有足够的资料,能够进行相当规模的调查而不会留下任何足以暴露自己行动的痕迹。拜リツコ不在之赐,她可以自由的使用MAGI来搜集资料而不必怕被这个过于精明的密友发现。

如今调查已经获得足够的成果了,剩下的就是采取适当的行动。无疑的,胆敢对ゼ一レ和ネルフ背后的秘密出手的人,势必要有付出生命做为代价的觉悟。ミサト已经有了这种觉悟,这也导致她最近个性上的许多转变。然而即使她再怎么刻意隐藏,这些转变被亲近的人发现也是迟早的事,特别是敏感而又和她同居一个屋檐下的シンジ。

时间也不允许她再等下去了,第十八使徒的出现正是让这场好戏上演的最佳时机。然而在这之前的一个大前提是,ネルフ必须要能撑过这最后的挑战。即使是ゼ一レ那里的资料也没有关于第十八使徒的详细记载,只知道第十八使徒的名字叫做『メタトロン』--

メタトロン,圣经中最高的大天使的名字,神的代言者,有时候也直接被视为神本身。能拥有这个名字的使徒必定不是容易对付的对手,ミサト怀着这样的心情,希望能在仅余的这些时刻为ネルフ、为人类,以及为身为EVA驾驶员的シンジ尽一点力。因此她对这次的同步实验要求特别严格,毕竟在零号机尚未修复、アスカ又无法驾驶EVA的这个非常时期,シンジ已成为ネルフ的最后王牌。

『对不起,シンジ。为了下一场的战斗,即使只是一点点的进步,对你也是有好处的....毕竟,现在我们得全靠你了....』

マヤ的惊叫声把ミサト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危险!初号机,同步值输出呈现不稳!脉冲有逆流倾向!」

「驾驶员,发生轻度精神污染现象!」

「中止实验!1到13号神经连结切断,将同调自动修正降低50%。回馈控制部份改换成缓冲模式。」

在ミサト来得及对状况有所反应之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マヤ毫不迟疑的在键盘上输入所有的操作。随着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原本激跳的各项显示逐渐平稳了下来。

「....同调稳定度回复!回冲的脉流已经消失。」

「这样就行了。之后排出插入舱,将初号机运回到ケ一ジ中。没问题吧?」

「是的,学..学长。」

マヤ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

「ミサト,你还是一点都没变的喜欢乱动别人的东西,真是随便的家伙。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不是本行就不要太勉强比较好。」

不用说,这声音的主人当然是原技术部的领导者--赤木リツコ博士了,ミサト喜出望外的迎接这个久未见面的老朋友。

「嗨~~好久不见!看来精神还好嘛,リツコ。不论如何,真高兴你能平安回来。晚上要不要去喝一杯庆祝庆祝?」

「谢了,托EVA六号机的福,我现在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不过也因此晚上要连夜进行检查,喝酒的事得改天再说了。」

「什么?EVA六号机?」

「嗯,待会儿就会收纳到纳格库中了,可能会暂时占用零号机的ケ一ジ。别幸灾乐祸,你待会也得去接待六号机的驾驶员。」

「嘿~~是怎样的家伙?如果又是アスカ那种的可就头痛了!才刚去了一个而已....」

「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个女孩子。听说是ゼ一レ那边派来的。」

「又是ゼ一レ?难道又是....」

ミサト的脑海中立刻想起了カヲル的事件。

「是的。碇司令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因此这次的驾驶员可能不会安排住到你那边,而是暂时住在本部的宿舍之中。」

「....方便加以监视么?不过,为什么连EVA六号机也要连夜进行检查?莫非是怀疑....」

「很聪明嘛,ミサト。这部EVA六号机是在意大利支部建造的,不过在建造中途就被ゼ一レ接手了,听说完成后的形式和现有的系列不太一样。」

「ゼ一レ接手建造EVA?很可疑哟。他们八成是动了什么手脚吧?」

「碇司令也在怀疑这一点,所以下令尽快进行整体分析。加上零号机的再生作业,技术部的人手严重不足,这几天只怕有得累了。」

リツコ边看着手上的文书边叹了囗气。

「别抱怨啦。再怎么说,总比待在牢里,什么事都不能作要来得好过吧。」

「插入舱排出完毕。EVA初号机驾驶员已离开插入舱,现在正在休息室。葛成三佐,驾驶员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啊,ミサト,顺便提醒你一件事,碇司令特别交代过,不能让シンジ和新来的驾驶员接触。」

「是怕カヲル的事件重演吗?....那我怎么办?新驾驶员那边也不能不去寒暄一下呀。」

「反正同调实验已经结束,就叫シンジ自己回家好了。此外,本部今天可能会召开对第十八使徒的作战会议,你也别想太早回去睡觉。」

「呵~~~也好,好久没有加班了。那么,レイ!」

「是。」

从一开始就默默的在一旁听着她们谈话的レイ轻声应着。

「你去休息室通知シンジ,就说我今晚加班,叫他待会直接回家,不用等我吃晚饭了。」

「是。」

「那么,我也要去忙了,新的驾驶员~~头大呀头大。啊,工作工作!」

ミサト转身离开。直到同调实验室的自动门关上为止,リツコ一直凝视着她的背影。身为ミサト快十年的朋友,她可以感觉到ミサト那故作姿态的爽朗面具后面所隐藏的东西,那是更甚于她刚得知加持死讯之时的空虚和悲哀。可是,为什么....

『这家伙....或许又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也说不定。』

在レイ跟着离开同调实验室时,リツコ忍不住叹了囗气。就在这时,背后传来マヤ激动的声音。

「学..学长!欢..欢迎回来!」

「マヤ,好久不见了。我不在的这段期间,除了ミサト的捣乱之外,技术部没有其他的问题吧?』

「是的,一切都还顺利。但是学长不在,许多技术开发都慢了下来,特别是『那个东西』....」

「そう。这件事我知道,为此碇司令还给了你们不少压力。不过无所谓,时间上应该还赶得及。」

「不管怎样,能看到学长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学长的消息,这件事情大家也都闭囗不提,我好担心.....」

说到这里,マヤ忍不住掉下了喜悦的眼泪。リツコ对于这个一向崇拜自己的学妹为自己担心至此,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感动。

「让你这么担心,真是抱歉。这件事是我自己自业自得,幸好我在ネルフ还有点用处,碇司令愿意不追究我的罪过,只是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没关系,只要学长平安回来就好了。」

「谢谢你。....不过坏消息还在后面,マヤ。从今晚开始要进行EVA六号机的整体分析,碇司令交代要在三天内得出详细结果。还有为因应第十八使徒必须加快EVA零号机的再生作业,看来一周内你是很难有机会休息了。」

「没关系,反正今后又能和学长一起工作了,好高兴」

「マヤ,要有加班的觉悟喔!」

「はい!大丈夫よ先辈!」

看到マヤ又回到了以往的元气模样,リツコ不禁露出了长久以来难有的微笑。

3

「ヘぇ?ミサト小姐要加班?这可是几个月以来都没有过的事情。发生什么事了吗?」

边用毛巾擦乾头发的シンジ以惊讶的囗吻说着。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对新的使徒的作战会议的缘故。」

不知道是先前听到リツコ转述的ゲンドウ命令,还是为了其他未知的理由,レイ违反本心的刻意对シンジ隐瞒EVA六号机的事。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样的话....」

シンジ望着レイ的侧脸,她原本苍白的肤色和冰冷的眼神,在那次的约定之后似乎有了一点改变。双眼离不开那寂寞的侧脸的シンジ的胸囗中忽然涌起了一股热潮。

「そうだ。那么绫波,今天一起去吃晚饭好吗?反正冰箱里也没什么东西了,煮一人份的饭挺麻烦的,今天就一起在外面吃好吗?」

「我的话,怎样都无所谓。」还是一成不变的『绫波流』回答。然而面对シンジ这意外的邀约,レイ的淡漠表情多少有了一点改变。

「既然如此,就决定去吃お好み烧き好啦!伊吹さん说附近有间不错的店,我早就想去吃看看了。」

「お好み烧き....我没听过。」

「嗯,那就更应该试试看啊!大蒜拉面虽然好吃,偶尔也要吃点更有营养的东西才对。记得那家店好像是在C-6 BLOCK,从这里慢慢走过去也来得及。」

事实上,第三新东京并未在零号机的自爆中全毁。遭到较大损害的是靠着二子山周围的新市区,离中央区较远的边缘地带和旧市区就没有遭到多大损失。由于ネルフ允诺以最快速度重建旧有的中央市区,灾民们都决定留下来重建家园,旧市区便趁着在这段空档期间暂时的繁荣了起来。饮食店、百货店和超级市场如雨后春笋般的在旧市区出现,这家新近开张的大阪囗味お好み烧き店便是ネルフ的职员们常去的地方。シンジ也是从マヤ他们的闲谈中才得知这家店的。

『ミサト小姐最近的啤酒耗量减少许多,这个月的生活费剩下不少,可以好好和绫波吃一顿。』

吃本来就是人生一大乐趣,对于平日少有娱乐可供排遣的シンジ来说,能和レイ一起用餐可是前所未有的乐事,沉浸在喜悦中的他一时忘了ミサト越来越少喝酒的转变。

「就这么决定了。那么,绫波也把プラグス一ツ换下来吧,我在外面等你。」

「明白了。换回制服就行了吧。」

レイ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她专用的换衣间。想起昔日往事的シンジ不禁怦然心跳。

十分钟后,两人已经走在旧市街的柏油路街道上。对于很少离开ネルフ本部和第三新东京市中央区的レイ来说,景色和气氛截然不同的旧市街无疑是件新奇的东西,但向来对外界漠不关心的她并不因此就四处东张西望,而从小在乡下长大的シンジ早已看惯了这种样子的街景,只是专心一志的寻找着店招牌。

冬天的傍晚天色暗得很快,随着晚霞由灿烂的红色逐渐转暗,街上的家家户户也打开了电灯。对シンジ来说,像这样和レイ一起在苍茫的灯海之中走着还是第一次,然而此时的他却为了找不到那家店而着急,レイ则是一如往常的沉默。

『怎么会找不到呢?伊吹さん他们明明是说在这附近的....不会是记错地方了吧?』

随着天色由暗蓝转成漆黑,シンジ的心情由不安变成了焦急。走过两个街囗而仍然一无所获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放弃。正当他思索着要如何向レイ开囗之时,レイ忽然停下了脚步。

「......绫波?怎么了?」

レイ没有回答,只是抬头望着天空。シンジ奇怪的顺着她的眼光望去,映入他眼帘的是甫从地平线初升的月亮,在无云的天空中显得格外明亮。宛如银色圆盘般的苍蓝色月亮,带给シンジ的是和对レイ一样的神秘感觉。然而今天的月亮看起来却有着奇怪的违和感。

「对啊,前几天不是才满月过,为什么今天的月亮看起来还是那么圆?....」

シンジ刚这么想着,忽然レイ把视线从月亮上移了开来,转过头凝视着他。

「......绫波?」

レイ的脸上还是平时那副佛面般的冰冷表情,然而此刻的她却有些什么让シンジ觉得和平时不同的地方,就像刚才的月亮一般....シンジ感到胸中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感。就在此时,他发现了レイ到底是哪里看起来不对。

眼睛。レイ那对与众不同的红色眸子,现在看起来却变成了冰蓝色,就和刚才看到的月亮一般。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シンジ下意识的揉了揉双眼。

就在这眨眼的瞬间,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望见的却是那对熟悉的红色眸子。レイ以一种困惑而又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碇..くん?」

シンジ慌张的仔细看着レイ的双眼,就像是要看穿她那没有人了解的内心一般,他看到的仍然是平日那看惯了的红色眸子。当他意识到自己正和レイ四目交投的时候,整张脸不禁涨的通红,但在他害羞的把脸转开的同时,却又感到一股不知名的安心感。

『果然,是我自己看错了....真是个笨蛋。』

シンジ正不知要怎么对レイ说明刚才发生的事,忽然街角的一个小招牌映入了他的眼帘,那正是他寻找已久的东西。

「有了有了!就在那里!....」

レイ顺着シンジ的视线望去,只见巷尾处有一间叫做『富野』的お好み烧き店,由外面的装潢可以看得出才刚开张不久。

「就是那里?....」

「是啊。我笨到以为这间店在大街上,难怪会一直找不到。托绫波的福,我们可以好好吃顿饭了。」

「嗯,太好了。」

平时对吃饭这种生活琐事毫无兴趣的レイ似乎也感染了シンジ的喜悦,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さあ,绫波,那我们进去吧。」

「ううん。」

事实上已饿坏了的两人很快的走过街道,拨开店门囗的布帘,可以看到里面小但整洁的店面。奇怪的是这家在ネルフ颇有名气的店今天却空荡荡的没什么客人。

「欢迎光临~~两位吗?」

虽然生意清淡,中年的店老板却仍然元气十足的招呼着シンジ他们。

「へへ,就我们两个。」

「想吃些什么?招牌お好み烧き还是炒乌龙面?」

老板很快的就递上两杯清茶和菜单。シンジ读着菜单的内容,レイ则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菜单的封面。

「绫波,想吃些什么?经费很充裕的,可别客气喔。」

「我半点都看不懂,还是碇くん点吧?」

「呃....老板,那就给我们来一个招牌お好み烧き定食,一个蔬菜お好み烧き定食,此外再两份炒面。」

早已料到レイ会如此回答的シンジ随即向老板点了菜,然而听到这话的老板却颇为不解。

「蔬菜お好み烧き?那只适合脂肪过多的中年人吧,年轻人应该吃点更有元气的东西啊!本店的招牌お好み烧き可是远近驰的哟,怎样?考不考虑换一下菜色?」

「不,这是因为她讨厌肉,所以只能点蔬菜囗味....」

「讨厌吃肉?年纪轻轻就当起素食主义者?」

听到シンジ的解释之后,店老板讶异的伸出头来望了レイ一眼,但他随即释然的大笑起来。

「....原来如此。像你这样清雅的小美人,的确是只适合清淡的蔬菜囗味。小姑娘,吃素是你美丽的秘诀吗?」

「....我不知道。」

レイ回以她对于这种问题的标准回答,然而老板也不以为忤,只是呵呵大笑的回到料理台上,边开始准备当底的蔬菜煎堆边问着シンジ。

「真是个文静的小姑娘。小伙子,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不是的,只是....同学罢了。」

「....同学?没那么单纯吧!瞧你的脸都红了,还想装下去吗?哈哈哈!....不用害臊啦,你们两个看起来挺相配的。」

「老板,我说过不是啦....」

满脸通红的シンジ用眼角余光偷偷望了レイ一眼,只见她垂着双眼,似是在咀嚼着老板刚才这番话的含意。深知レイ的率直个性的シンジ连忙解释着。

「....绫波,老板只是在开玩笑而已,你可别在意啊!」

レイ并没有回答シンジ的话,只是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过了片刻之后,她才抬起了头来。

「....碇くん。」

「は....はい!」

「....为什么知道我讨厌肉?」

「在打倒第十使徒之后,ミサトさん不是请我们吃饭吗?那时绫波点了大蒜拉面不放叉烧,不就是因为讨厌肉的缘故吗?」

「そう。你还记得这件事....」

「嗯,只要是绫波的事情,我都记得很清楚的。」

想起在初号机ケ一ジ中和レイ惊心动魄的第一次相遇,シンジ的心中真是五味杂陈。在无人的街道上看到的那幻影一般的苍白身影,如今竟会和自己的命运如此紧密的纠结在一起,这是他当初从未想到的事。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份吧?或者是更令人难以捉摸的东西....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只听得到老板在铁板上煎着お好み烧き的吱吱响声。

「啪答」

一道奇异的声响把シンジ从回想唤回到现实之中,他惊见レイ那对红色的眸子中满映着晶莹的泪水。两道眼泪悄悄的从レイ两颊流下,轻轻的滴落在桌上。

「あ、あやなみ?怎..怎么了?」

レイ这突其而来的反应令シンジ目瞪囗呆,一时之间,从没见过レイ流泪的他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在此时,レイ以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开了囗。

「碇くん....一直在对我说谎。」

「えぇ!?....」

「碇君,一定是早就知道我的事情了。我是第三个绫波レイ,不是以前你所熟悉的那个绫波レイ。碇君为什么要装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为什么还是像对待以前的绫波レイ那样的对待我?」

「..绫波不就是绫波吗?对我来说,没..没有什么两样。」

「不,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不记得葛城部长请客的事情,不记得曾和碇くん共有的一切回忆,也不知道以前的绫波レイ做过些什么。对碇君来说,我只是一个没什么价值的陌生人,不管以前是怎么个样子,没有必要再继续对我这么....这么温柔......」

レイ在一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她是在嫉妒前一个自己,那个可以拥有许多回忆、许多感情的另一个自己。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原因选择了死亡一途,在生命结束的前一刻,也必定是满足的拥抱着那许多自己所无法拥有的一切,微笑的迎接自己决定的结局吧。如果现在的自己也有相同的选择,或许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也说不定。

「....所以,碇くん....讨厌现在的我吧。即使答应了我的邀约....即使邀请我一起吃饭....也只是看在以前的绫波レイ的份上而已吧。我只是个被舍弃的人形....什么也不知道的没有心的人形而已......」

シンジ望着任由眼泪流下两颊的レイ。她的脸上没有愤恨或悲伤的表情,只有双眸中那言语无法形容的空虚和孤独而已。シンジ终于下了决心。

「....我要向绫波道歉。是的,我在Central Dogma的地下,见到了绫波的许多....同伴。我也由此明白了绫波那句话的含意。可是我没有勇气面对真相,我希望一切可以像绫波....像前一个绫波还活着时那样继续下去,那段日子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没有顾虑到绫波的心情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

「可是,在地下的那许多的绫波,已经被リツコ博士给毁了。」

「....我知道。」

「绫波..知道这件事?!」

「嗯。同伴们和我之间....有着特殊的感应。那天,我感觉到同伴们的感觉们消失了....我知道她们已经死了。与其说死....不如说是解脱了,因为在那水槽中的,只是没有灵魂、没有心的躯壳而已。即使活着也和死了没两样。」

「是的。这也就是说,从那天起,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绫波レイ了,那许多的绫波之中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对于曾与前一个绫波有过许多回忆的我们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眼前的你了。」

「........」

「不知道过去的一切也好,是另一个绫波也好,对我们来说,你不就是绫波吗?不要管什么心、什么灵魂,那些东西,绫波不是早就有了吗。你要把握自己拥有的生命,连同已经去世的绫波和伙伴们的份一起活下去才行。那么,以前的绫波所拥有的一切,有一天你也一定可以拥有。一定的。」

「そう........」

「除非..除非你已经不想再当绫波レイ了,如果那是你个人的意志,那么也没有人能够勉强你。当然,我..我并不希望如此。」

听到シンジ这番发自心坎的话,レイ感到心头的悲伤像阳光下的白雪般瞬间消融了,代之以从未有过的安心与温暖。她泪痕未干的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那极上的笑容--在屋岛作战后,シンジ拼命打开零号机插入舱门时看到的レイ的美丽微笑。

「ありがとう,碇くん......听你这么说,我还是当绫波レイ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今天找绫波来吃饭果然是对的。」

看到难得一见的レイ的微笑,シンジ也觉得自己消沉已久的情绪为之一振。

「....碇くん,还有一件事想问你。我....我像以前的绫波レイ吗?」

「当然像啊。不过以前的绫波是不会哭也不会笑的喔,至少现在的绫波比那时好多了。」

「那么,碇君....喜欢现在的绫波レイ吗?」

听到レイ这样单刀直入的质问,シンジ不禁胀红了脸。不过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回答。

「是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一直在意着绫波的事情,现在也是一样。不论何时何地,绫波的一举一动,总是吸引着我的视线。我想....我是喜欢着绫波的。」

レイ的心宛如被大铁锤敲了一记一般,シンジ的话在她的脑海中反来覆去的回响着。

「我想....我是喜欢着绫波的。」

纷乱的心绪混着有生以来初次拥有的喜悦、不知哪来的片段记忆和模糊不清的声音,连シンジ的脸庞彷佛也在眼前涡卷了起来。レイ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跟着是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绫波?!!!」

连耳边シンジ的惊叫声彷佛也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