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1-D

2019年10月21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483字 ⁄ 字号 《Moon Child》 1-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2 views 次

「....都到齐了吗?」

在漆黑的空间中围成一圈的巨大石碑群,看来宛如恶魔的集会。在立体投影的灰色无机质影像上,只有血红色的数字和「SOUND ONLY」字样彷佛生命体般,在死寂中隐隐散放着光芒。

而随着这打破沉寂的一声,标示着「01」的最后一块石碑悄然出现在唯一的空位上。代表ゼ一レ成员的十二块灰色石碑围成一个圆形,唯独缺了中央的第十三个人--ネルフ总司令碇ゲンドウ。看来这是一次只属于ゼ一レ内部成员的有声会议。

「为何忽然召开临时会议?为了第十八使徒的事么?」

一个低沉的嗓音在编号06的石碑处响起。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PART 1-D

「是啊。被提早送入和歼灭的第十七使徒替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在『约束之日』到来之前,我们应该还有足够的余裕来进行处理ネルフ和整编エヴァシリ一ス等各项事务才对。」另一个尖细的嗓音半不耐烦的把话接了下去。

随着约束之日的接近,各项工作正在忙于进行,身为各国首脑的ゼ一レ成员们自然不会高兴于在这种非常时期收到紧急会议的通知。再者,非定期的临时会议通常不会代表好事,虽然无法从石碑的立体影像上看到众成员的表情,但在这两人的发言中多少可以看出他们的不安。

「难道第三新东京那里又出什么状况了?」

「....也不完全是如此。」明显是人类补完委员会议长キ一ル·ロ一レンツ的声音从编号01的石碑传出。「刚刚从情报部传回来的报告显示,第十八使徒在通过火星之后,便以原有的三倍速度朝向月球前进。」

「为什么?难道....难道是在找....ロンギヌス之枪?」

编号07的石碑在讶异中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会议厅顿时静了下来。良久之后,编号03的石碑方又打破了沉默。

「....能确认这一点吗?」

「无法确认。」キ一ル那比平常要低得多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又衰老了不少。「然而以日期来看,这个使徒来得太早了。如果最后它真的是向月球里侧而去的话,就可以确认它并非『契约的使者』,而是『审判的使者』......」

「还是无法避免这场战斗吗?所有的使徒应该都已经歼灭了才对啊!」

「难道ネルフ在防卫使徒的作战上失败了?然而,若是使徒成功的与リリス接触了,第三新东京不可能完好无损啊!」

「莫非第十七使徒发现在ネルフ地下的是リリス而非アダム?」

「即使真是如此,它仍能使用リリス来引发第三次冲击。『神』所设定的程式是一样的。如果使徒成功的与リリス接触了,不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论如何,我们得做好迎击的准备。」キ一ル的声音结束了这场争论。「十三部EVA加上リリス,这是我们原先理想的兵力配置。失去的三号机和四号机已经来不及补充了,外加零号机的损失,为了弥补这些损失,我们得立刻收回配置在ネルフ的EVA初号和二号机,以及地下的リリス。」

「碇那家伙会乖乖的交出EVA初号机和二号机吗?」尖细的声音质疑着,「地下的リリス更加不可能。他有上百条的理由可以拒绝我们的要求。」

「由目前的状况推断,对十七使徒的作战明显的是失败了,这个失败加上之前的诸多过失,已经足够将他解职。」キ一ル冷然答道,「ネルフ是我们为了实行人类补完计划所结成的组织,并非碇一人的私有物。命令他交出ネルフ的指挥权,不然就使用武力逼他就范。」

「使用武力吗?用来对付碇的话应该是唯一的方法。」低沉的嗓音说道,「日本政府方面的配合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不过他若动用エヴァシリ一ス反抗的话可就麻烦了,在这种节骨眼,任何额外的损失都是不能容许的。」

「除此之外,完整无损的取得マギシステム和リリス也是当务之急。在凑不满十三部エヴァ的情形下,不足的部份得仰赖リリス的力量了。」

「我知道。」キ一ル答道,「我已将实验体二号和エヴァ六号机送往第三新东京了。如果配合得宜的话,预期将能顺利的攻下ネルフ本部。为防有变,在计划发动之前,所有已完成的エヴァシリ一ス和大型运输机都需保持在高度待机状态。」

「那么,计划发动时间是....」

「『约束之日』的当天。」

「这一天终于要来临了吗....几千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

「希望到时候万事顺利。」

「大家各自努力吧。为了实现这个几千年来的心愿。」

在这最后的几句话之后,灰色的石碑们一个接一个的骤然消失,最后只剩下编号01的石碑还留在原地。

「碇....把ネルフ交出来吧,这是身为同志的你的最后一件工作了。虽然神的玉座前已经没有你的位子,但这也是你自作自受啊......」

随着这宛如自言自语的一句话,最后一块石碑也消失在死寂的黑暗之中。

「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

在病房里,医生正对惊魂未定的シンジ说明着。

「只是单纯的刺激过度而已,脑波出现暂时性的紊乱,神经系统的其他方面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由此研判,让她休息一阵子就可以回复了。」

「那么,在她醒来之前,请让我待在这里陪她....」

「这是不行的。首先你可能就是造成刺激的主要因素之一,若她醒来时立刻看到你,对于精神和情绪的回复上可能会有不利的影响。其次她身为重要的驾驶员之一,就算我认为无此必要,上面也一定会指示给她进行全面的精密检查,因此你继续待在此地也是没用的。」

「そう....」

シンジ接受了这样的理由,特别是对于前者。

「说了那么不好意思的话,让绫波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现在也已经很晚了,请你现在回去休息吧,以后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うん,那么绫波就拜托你们了。给你们带来困扰,真是抱歉。」

「呵呵,没这回事没这回事。」

「那么,晚安。」

望着床上的レイ的安详睡脸,シンジ心中的不安稍微减少了些。他转身出了房门,料理店的老板正等在外面。

在レイ昏倒之后,帮シンジ把她从旧市街一路送到医院的就是这位热心的店老板,虽然此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等在病房外面等消息。シンジ对于这位热心的老板可说是说不出的感激。

「怎样?情况还好吧?」

看到シンジ出来,老板立刻赶上前来询问。

「医生说只是轻微的情绪刺激,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毕竟绫波她....情绪方面本来就比较脆弱一些。总而言之,让老板您担心,真是过意不去。」

「哈哈哈,原来如此。女孩子是很纤细的,下次要告白之前记得先培养一下情绪,忽然说出那种话,不管是谁都会吓一大跳的。别不好意思了,那个小姑娘....是你的女朋友吧?」

「真的..还算不上是女朋友啦....」

思及自己和レイ间的复杂关系,シンジ不禁胀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

「哈哈哈,我就不多问了。既然只是小事,你也可以不必担心啦,早点回家休息,等到她痊愈了,记得再带她到我店里来光顾哦!」

「はい!我一定会再带她去的!」

「那么我也要回去了。呵~~~明天还得要开店呢!咱们改天见啦!」

シンジ望着老板大踏步离去的身影,忽然想起了那个不近人情的冷漠父亲。他甩了甩头,似乎要把ゲンドウ的影像从脑中甩开。他一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十点了。

「ミサトさん今晚要加班,回去也只剩我一个人....那今天就早点睡吧。」

シンジ一边这么想着,踏着疲倦的脚步步向归途。

在ジオフロント的司令办公室中,黑夜和白天是没有多大差别的。除了天花板和地板上的卡巴拉生命之树图案外,巨大的司令办公桌和几乎隐没在其后的薄暗中的ゲンドウ,就是这永远冰冷如冥界的广间中的唯一装饰。彷佛已经冻结的空间中,唯一会动的只有ゲンドウ偶尔推动鼻梁上眼镜时发出的闪光。

每次进到这房间中,就会打从心底感到一阵无可形容的冷冽,就像人生的一切都已经被看透般的虚无与沉默。难道这就是人要接近神的领域所必经的路程?即使再怎么用科学家的理性与哲思去探讨,リツコ仍然无法理解ゲンドウ心中真正的目的。这也是她尽可能不要进到这房间中的理由,因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ゲンドウ宛然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就从那一天之后........

对リツコ来说,寂寞和伤心这种事是和她无缘的,至少在脸上是如此。她对自己往日的种种并不后悔,因为她血脉中所流的ナオコ的血让她毫无选择的走上同一条道路。她并不要求太多回报,即使是一点点也好,然而她的等待似乎只是白费时间....对于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而言,常理是完全不适用的。

不过,如今一切似乎已开始改变。

「....对不起,有急事要向您报告。」

リツコ努力压抑自己的紧张情绪。

「ああ,这里没有别人,不用那么拘束。什么事情让你那么紧张?」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冷漠到不近人情的ゲンドウ有了让人难以相信的改变。リツコ记得那是从ゲンドウ最后一次把她从牢房里传唤到司令室的时候。

「我想了很久。ネルフ仍然需要你的技术和能力。反正ゼ一レ也不知道ダミ一システム的事,我可以赦免你擅自破坏ダミ一素体的罪。你就直接回到技术部的原职吧。」

那是只有ゲンドウ在和レイ谈话时才听得到的温和语气。

「明白了。毕竟我对ネルフ还是有用处的。」

不敢期待太多的リツコ回以冰冷的语气。虽然如此,她在牢房中所受到的创伤和痛苦,就在这一句话之后消解了大半。然而更令她意外的却是ゲンドウ接下来所说的话。

「....不相信我么?也罢,这是最后一次了。第十八使徒即将降临,死海文书所预言的一切都将实现,我们人类即将面对最大也是最后的挑战。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再继续演戏的必要。相不相信我都无所谓,只希望你做好手头的工作就行了。」

「......演戏?」

「そう。你知道也好,你不知道也好......自从ユイ死后,我就一直戴着假面具和ゼ一レ周旋....为了让老人们相信我是个可以信赖的同志,为了不让他们看出我是在虚与委蛇,我在人前人后都戴着这副假面具。为了怕被最亲近的人看穿这个假面具,我甚至把シンジ从小就送离自己身边。」

即使是惯于控制自己情绪的リツコ,此刻也无法掩盖脸上的惊讶神情。

「演戏是很累的....然而,为了实现ユイ的遗愿,为了让シンジ能有个明亮美好的未来....我非这么做不可。リツコ,之前对你作的一切十分抱歉,但看在这件事的份上,请你原谅我吧。」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リツコ顿时感到心中的一切恨意和委屈在一瞬间冰消瓦解了。她知道这个男人必定是有什么让自己和母亲无法忘怀的地方,现在她终于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了。

从那一天起,ゲンドウ表面上的冷漠与威严不变,但对リツコ的态度却日趋温和,特别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还无法习惯于这种转变的リツコ常感到不知所措,此刻的她也是如此。为了掩盖脸上的慌张,她只好打开手上的文件夹,把自己埋入文字堆中。

「..零号机驾驶员绫波レイ....两小时前在日本料理店中失去意识。当时在场的还有初号机驾驶员..碇シンジ。」

「这件事我知道。レイ已经平安住进医院了吗?」

「是的。精密检查刚在半小时前完成,根据资料进行研判的结果,昏迷的原因是....强大的精神和情绪刺激,导致理性和意识层面脑电流过度回馈,脑部无法负荷而发生的自我保护现象。估计六小时候就会完全回复,不会有其他的后遗症。」

「情绪刺激么....シンジ对レイ说了些什么?」

「这个目前还不知道,据主治医师的报告,初号机驾驶员吞吞吐吐,始终没有说出导致情绪刺激的真正原因,大概是不好意思说吧。」

「等レイ清醒之后再问她就可以了。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话。」

「是的,以初号机驾驶员的性格来推测应是如此。不过真正的问题并不在此,我刚刚得到レイ过去三小时的脑波扫描记录,在其中发现了以往没有的波形。」

「波形?难道是....E波形?」

ゲンドウ微微抬起太阳眼镜后的双眼。他的料事如神令リツコ讶异不已。

「是的,相当明显的E波形,其出现频率在过去三小时间不断增加。身为レイ的创造者,司令您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虽然感受到ゲンドウ直视的威压感,リツコ仍然鼓起勇气开囗。

「我以技术部领导人的身份,基于其危险性和不可预测的后果,建议将绫波レイ废弃处分。

「不行。绫波レイ是整个E计划和人类补完计划中的重要部份,如今已经没有时间重造备用的素体,我们也无法确保再制造时的稳定性。基于以上理由,我否决你的建议。」

「让她觉醒具有更大的危险性。司令,不要忘了死海文书上的记载,即使现在正前来地球的第十八使徒不算在内,仍然正体不明的第二使徒还是个不可忽视的威胁。我们是无法同时迎战两个使徒的,而问题还不只如此。」

「..........」

「根据过去的记录,第十七使徒攻进天堂之门时,她已能感受到同伴的存在而出现AT力场反应,据此推断她已具有和第十七使徒同等的能力,而这还是在E波出现前的事。E波出现代表着使徒部份的觉醒,她在完全觉醒之后会变成如何,マギ根据遗传子和过去各使徒的Pattern加以运算,共得出六万四千多种结果。有97.95%的结果指出她会成为能力超越过去所有使徒的新使徒,能力则完全无法估计。」

「....这样不好吗?」

啪的一声,リツコ手上的文件夹落在地上,临时放入的零碎资料落了满地。リツコ并没有弯腰去捡拾散落满地的纸张。

「......司令,你还是..还是把一切都赌在那个上面。」

リツコ的语气中充满了被背叛的悲愤和恨意。

「我没有骗你。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赌博。我们准备好的奇迹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讽刺的是我们又非得靠这些奇迹才能获胜。神只给了我们有限的筹码,如果想要扳回局面,唯有一赌可行。」

「....赌博?这根本违反我们身为科学家的精神。」

「有没有想过,如果当日シンジ没有坐上初号机,结果将会如何?如果那天初号机没有暴走,结果将会如何?神已经为我们留好了胜利的途径,但如果我们不掌握这万分之一的可能去尝试,人类和ネルフ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一切都是照着『剧本』在进行的,虽然这最后一幕的内容是最不完整的,但我们也为了这个做了最多的准备。你我都参与其中的,从十五年前就开始的准备。」

「如今,真正的试炼将要来临....我们将藉此向神,也向我们这些尚未补完的人自身证明人类真正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这才是这场战争的最终目的。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还是个未知数,但如果现在就退缩的话,赌本少的人类绝不会有机会获得胜利。」

「可是........」

「没错,我承认这个作法中也包含我个人的私欲,然而这只是巧合罢了。ユイ的想法一直和我相左,她的一意孤行造成了今日的结果,然而这也成为我们最大的筹码之一。而这个由我所创造出来的王牌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抑或成为葬送全体人类的恶魔,就要我们亲自用双眼来看了。リツコ,你愿意和我一起看着人类的未来么?」

リツコ终于屈服于自己属于女人的那部份。科学家的坚持和理论对于此刻的情况是没有用的,她也知道这世上有太多不能用理论来推断的事。

「わかりました。记得很久以前也听你说过一样的话....既然那时的我做了这样的决定,那么现在就没有反悔的理由。那么,今后对于レイ的处置?」

「加强监视。在这段不稳定期的期间,务需随时掌握她的行踪。这样就够了。」

「....对于她和初号机驾驶员的接触?」

「任其自然。非必要时不用加以干涉,但若危及初号机驾驶员的生命时则另当别论。」

「....明白了。」

リツコ弯下腰收拾地上的文件。当她再立起身来时,她凝视着办公桌后的ゲンドウ,然后转身离去。在数层的自动安全门打开之前,她听到背后响起的ゲンドウ的声音。

「リツコ,虽然分析エヴァ六号机的工作十分紧迫,不过还是要量力而为,晚上加班不要加太晚,这样对身体不好。」

「....多谢关心。」

当背后的自动门关上时,リツコ伸袖拭去脸颊上的眼泪。也不知是悲伤抑或喜悦的眼泪....

在这同时。

在ジオフロント深处的某个机密资料室。早该是职员们都已下班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在房间中飞快的打着键盘。在周围伫立的大型电脑的阴影中,只有电脑萤幕仍然发着微弱的光。在电脑的旁边是一个临时组接的晶片脚座,粗略的焊在脚座上的许多杂乱电线连接到电脑后面的终端上。

「....就剩最后一个了,稍微再加点劲....USER NAME,"Araboth"....密码,"Zabot"......」

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子凝视着萤幕等待结果。在一阵子的资料传输之后,回应终于出来了。女子紧张的检视着萤幕上的显示。

「有了有了。终于进到了这里....最后的密码是....」

女子犹豫了一下,这片刻的迟疑彷佛是生死间的选择。但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GENESIS"......」

啪。

最后的一下键盘声回荡在昏暗的空间之中。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