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二章

2022年06月0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151字 ⁄ 字号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二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316 views 次

The Division Bell | 离别的钟声  by:jcmoorehead 译:beiming

第一章 式日 /  “The day(s) when I thought of you.”
第二章 长梦 /  “Tyre tracks & Broken hearts.”

/2020年,6月6日/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心脏狂跳不止,他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

又是那个熟悉的噩梦。

名为初号机的紫色巨人、血红色的酚醛树脂、横飞的子弹。

以及,抱膝蜷坐在墙角的少年。

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浩劫降临的那一刻。当初号机终于启动,带着他飞上地面的时候,他能看到的只有二号机残破的身躯。

这是永恒的牢笼。他注定会在梦境里,一遍又一遍地见证他此生最绝望的瞬间。

有时他也会梦见那间编号为303的房间,那是一间很大很冷清的病房。在那里只有仪器的蜂鸣声在作响。在病床上,明日香正昏昏沉沉地躺着,任凭自己怎样轻声呼唤她都没有醒来。窗外一轮苍白的太阳高悬着,在四周的墙面上反射出刺眼的白光。

或者有时,他会梦到那个谜一样的使徒少年,梦见他漂浮在空中、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莉莉丝的七只眼睛,随后微笑着请求自己杀掉他。他说降生与死亡对他而言不过是万世轮回的游戏,他说只有自己才能给予他唯一且绝对的自由。当初号机的手掌缓缓握紧的时候,自己能感受到他的肉体被一点一点地碾碎,感受到自指缝中流下的滴滴浑浊的血水。

极偶尔的时候他也会梦到其他人,冬治,美里,或是他的父亲。曾经的梦魇像幽灵一样纠缠着他,如影随形地掷来频频的刺激,让他的痛苦永远保持新鲜。

碇 真嗣独自坐在床前,垂下了头。

“我糟透了。”

他瞥了一眼旅馆床头的电子钟,刚刚七点钟。也就是说,现在的日本正处于下午的两点。他拿起了放在枕旁的手机,短暂的踌躇过后,他还是选择了开机。

自从他踏上这趟前往德国的旅程,他就一直保持着手机关机的状态。否则,他很明白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她一定会注意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她怎么可能不注意到呢?也许当她打着哈欠走出卧室、却发现今天的早餐没有人做的时候,她就已经陷入了恐慌。

至于其他的人......他们并不与自己同居,平日的见面也不算频繁,所以一时半会应该还不会注意到异样。老实说,他很感激自己的朋友们,他们知道他是个需要独处空间的人,所以在交往中总会有意无意地为他留出一段舒适的距离。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监护人的性格,在注意到异样的第一时间她一定会挨个儿给他的朋友打电话,所以,他们现在大概率也已经知道了他的不辞而别。真嗣不由得苦笑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愿选择这样突兀地离去。这种感觉就像是背叛了那群一直在关心他的人一样。但与此同时他也明白,如果他们知道了他的计划,多半一定会劝他不要来,或者吵着闹着要陪他一起来。他们会提出五花八门的见解与主张,但最后却只能为他担惊受怕,所以,思虑良久,他还是选择了一个人悄悄地离开。

手机的提示音连续不断地响了起来,打断了真嗣的思绪。他轻叹一口气,打开了收件箱。

他滑动着屏幕,熟悉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地闪过。剑介和冬治,在表达担忧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祝他生日快乐。再往下还有曾经的班长洞木 光,帅气潇洒的长发技术员青叶 茂,以及他的两位同僚日向和玛雅。

最后,他看到了美里的名字。她给自己发了许多条信息,其中的第一条只有四个字:

/你去哪了?/

再往下,第二条信息的前半段这样写道:

/德国?!你跑到德国去做什么?是因为她吗?真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真嗣无奈地笑了,果然,自己的行程是瞒不住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诧异的,以WILLE的权限,她随时可以查到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出入境记录。

他继续看下去,信件的后半段是:

/......你要是说出来的话我们就可以帮你了呀!我说你啊,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等你看到信息请务必给我回消息,臭小子!——就算被伤害也依然爱你的美里/

微笑着读完之后,真嗣把手机放到了一边。他并非不想给美里打个电话,但却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这趟旅程本来就是一时起意,就连他本人也时而觉得不明就里,等他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他一定会郑重地向她道歉。

这样想着,真嗣站起身来,望向了更衣镜中的自己。相比起四年之前,如今的他留起了长一些的头发,身材也变得强壮了许多。虽然称不上健硕,但手臂和胸腹也能看到结实的肌肉,大概是时常与冬治一起去健身的缘故吧。另外,他还注意到一件事:自己该刮胡子了。

他打开旅行箱,从叠得整整齐齐的衬衫与牛仔裤中拿出一套,随后脱下了身上被汗水打湿的衣衫。

就在这时,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真嗣想,这次多半又是那个神秘人来信了吧。

信件的内容是这样的:

/生日快乐哦,碇先生。不知这趟旅程是否还算顺利?还请多多保重,我会再与你联系的。祝你在柏林过得愉快。: )  /

**************************************************

当真嗣完成洗漱、收拾妥当,已经是上午八点钟以后了。这段时间里,他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把稍显凌乱的胡碴刮得干干净净。吃完早餐出门之前,他也没有忘记给自己梳一个稍微帅气些的发型。

到了现在,他终于觉得心情平静多了。所以,一边等着电梯,真嗣掏出手机,拨通了美里的号码。

在电话接通的刹那,他下意识地把手机拿远了耳边。果然,从扬声器里传来了一声惊叫:

“真嗣!是你!”

“嗯,你好啊,美里小姐......”他小声回答,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电话那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等着美里说出后面的话。

“就这么一句‘你好’就把我打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我知道的......”

“你知道才怪!WILLE的的特工几乎找遍了全城也没有找到你的影子,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你明白的吧,现在对WILLE虎视眈眈的人到处都是,尤其是对你这样的......”

“我知道,我知道......美里小姐,我真的很抱歉......”真嗣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但我也有自己的考虑......”

“比如呢?”美里仍然不留情面地呛了回来。对此,真嗣叹了口气。

“我就是担心,万一和你商量的话你不同意怎么办......”

“我有什么不同意的?真嗣,如果你真的有非做不可的事情,我是不会阻拦你的。我只是想说,如果你遇上了麻烦,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们,你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样一个人扛下来了,懂吗?”

“嗯,抱歉啦......美里小姐,我没有给你惹出麻烦吧?”

“大麻烦倒是没有,”她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但是着急上火还是有的,而且很严重。”

真嗣也笑了起来,回答道,“美里小姐,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钱带够了吗?住处和返程机票,有没有安排好?”

“当然,不用担心。”真嗣向她保证道。

电话那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美里再次开口时,她的语气终于变得严肃起来。

“这次来德国,是为了她......对吧?”

“嗯......是啊。”

“找得到她吗?”

“我会尽力的......”

“我就知道......真嗣,在这件事上我没有什么发言权,既然你做出了决定,我也一定会尊重你的意愿。总之,祝你好运。”

“谢啦,美里小姐。”

“如果见到了她,替我向她问声好。就说四年不见了,我也一直在想她。”

真嗣郑重地点了点头——尽管他知道美里看不到自己的动作。“没问题。”

‘倘若她还肯见我的话......’他苦笑着这样想道。

“关于当年的事......我很抱歉。身为监护人的我,却没能保护好你和她。”

“美里小姐,不必这样说......”

“真嗣,你已经是个大人啦。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配得上幸福,那我想一定是你和明日香。对此......”电话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就好。”

“放心吧,美里小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掉了。”

“另外,真嗣......”

“嗯?”

“生日快乐。”
**************************************************
**************************************************

/2016年,1月2日,第三次冲击/

当真嗣挣扎着移动到城市废墟的边缘地带时,距离日出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在这艰辛的一路上,他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存在。也许就算他拒绝了人类的补完,这个世界也注定不会恢复如初了。

其实,当他睁开眼睛,看见朝阳正在缓缓升起时,他的心中第一次涌现出一种希冀,就仿佛自己正在见证新世界的降临。经历了灭顶之灾的人类,终于顽强地翻开了历史的新篇。消失在LCL之海中的大家,一定会再度回到这个世界,只要太阳、月亮和地球仍在,文明的火种就将永远延续下去。

那时候,少年跪倒在沙滩上,面朝着海的另一边张开双臂,在朝阳的辉光里洒下热泪。

他意识到了她的存在。惣流·明日香·兰格雷,她依然在沉睡。她的身体随着呼吸轻轻地起伏,就躺在距他不远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救她,她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最重要的是,她之所以会受伤,完全是因为他。

所以自己必须救她。无论什么代价,以命换命也好。

他把自己的仅有的一件物品——他珍爱的SDAT放到了她的手边。他希望这能让她明白,自己一定会回来找她。在把SDAT还给自己之前,她一定不可以死。

随后,真嗣强撑着站起身来,一步步地朝着第三新东京市的废墟挪去。身体早已没了力气,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摔倒在地。黑发的少年垂着头,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走着,在白色沙滩上留下一条手印与脚印混杂的轨迹。

但越走他就越绝望,因为这一路上,他一个人都没有见到。他想,也许世上真的只剩下了自己和明日香两人。自己和她被困在了一艘注定沉没的创世方舟上,无论两人作何反抗,残破的肉体终将拖着不屈的灵魂同归于尽。

漫长的跋涉,他的脚被碎石瓦砾中伸出的钢筋绊住,又一次重重地摔倒在地。这一次,他终于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他勉强翻了个身,让身体靠在一堵断墙旁边,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救救她吧,神啊,’他这样祈祷着,‘求你救救她吧......’

.......

...........

..................

“报告,前面好像有人......”

“小心一点,过去看看......”

真嗣的意识在黑暗中徘徊,耳边传来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听上去断断续续,细若游丝。

“等等,他是......”

“第三适格者?”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到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围在自己身前。他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们隶属于NERV的安全保卫部门,那群神秘的黑衣人。

“报告,”一个黑衣人拿出对讲机,“已确认第三适格者碇 真嗣的生还。重复,已确认......”

下一秒,身体不知从哪里迸发出力量,少年扑向了那个黑衣人,跪倒在他的脚边,双手死死地抓着他的裤腿。

“救救她!救救她吧!”他竭尽全力地嘶吼,“求求你们了,去救救她吧!”

“少年,冷静一点,救援工作已经展开......”

“她就在前面那片沙滩上!你们一定可以找到她!快去啊,快去啊!!”

“救护班!”一个黑衣人转身大声喊道,“救护班在哪里!快点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来救我!”他的脸上满是惊恐,就像是有什么不祥的东西正在向他靠近一样。“去救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求你们一定......一定要救下她!求你们......”

这就是他最后的话。随后,他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意识。

**************************************************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完全陌生的环境,四周只能听到滴滴的蜂鸣声。自己的右手上,正传来温暖的触感。

他转头望去,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她满面忧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就坐在他的病床前。

“美里......小姐......”

眼前的景象仍是一片模糊,但那头标志性的墨紫色长发让他确信自己没有认错人。

下一秒,那个身影伏下身来,将他紧紧地拥入怀中。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她这样说道,声音在微微颤抖。

“嗯......”

“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梦到战略自卫队向我们发起突袭,他们屠杀NERV的每一个人,我拼尽全力也只能把你送上通往机库的电梯......再往后的事情,我什么也想不起来。等醒来的时候,我只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废墟中,整座第三新东京市已经毁于一旦......”

“美里小姐......”

“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她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他能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浸湿了自己的脸。“我就知道,那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真嗣,你真的还活着......”

真嗣闭上眼睛,安心地笑了。随后,他猛然想起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

“美里小姐......她怎么样了......”他轻声问道,“明日香她......”

“别担心,已经派人去找了,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的。”美里松开了双臂,如释重负地望着他笑,“我听最先发现你的队员说,那时候你的脸上都已经没有血色了,却还在哭喊着要他们去救她,声嘶力竭的样子简直像是发狂了一样......”

“嗯......因为......明日香是重要的人......”

“你也是,”美里笑了起来,又一次拥抱了他,“你和她,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人。”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位黑衣人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他在美里的身后站定,表情令人捉摸不透。

“报告,葛城三佐,全城的搜索行动已经结束......”

真嗣屏住了呼吸,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第二适格者,搜救无果。”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猛然停止了,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

“我们在沙滩上只发现了凌乱的车辙印,还有这个......”

黑衣人伸出手,递来薄薄的一张纸。

真嗣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双手颤抖着接过了那封信,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读完了上面的文字,这些事情,他统统已经想不起来。他所记得的,只有那封信的内容。

那张纸上,以潦草而生硬的日语这样写道:

/致碇 真嗣先生:

希望这封信能顺利交到你的手里。我的名字是卡洛琳·霍夫曼,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随军医生。第三新东京市发生的灾难,联合国已经知悉,故而竭尽全力组织救援。其中,我小队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救回隶属于NERV德国支部的第二适格者。

截至我写下这封信的时候,第二适格者生命体征稳定,其人身安全的护卫工作已由我小队接管。碇 真嗣先生,我们在这里留下了应急物资,以备万一你重回此处之需。请留在原地等待救援,我们已将此处地点标记,很快就会有其他的救援队赶来。

祝好运。请一定要活下来。/

“简直......”良久的沉默之后,美里小声说道,“就像做梦一样呢......”

她惊诧地看着他把信放到一边,随后在床上抱膝而坐。

他双目紧闭,漠然的脸上无悲也无喜,就像是一个失去感情的木偶人,又或者,像是一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趋于枯萎腐败的花。

“真嗣......真嗣,你没事吧......?”

他把脸埋进了两膝之间,全身蜷成一团,一句话也没有说。

事实上,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真嗣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
**************************************************

第二章 “长梦 /  “Tyre tracks & Broken hearts.” ” 完。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