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九话

2022年11月2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01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九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九话

 

 

 

既然是辆选举宣传车,速度自然是快不起来的。律子看得出来,司机已经尽力了。

她也明白,就算再怎么焦急也没有用。但是,迟迟无法到达地表,还是让她愈发焦躁不安起来。

也许是注意到异样了吧,同乘的日向屡次小心地看向这边。

 

 

「...葛城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啊....好像是路上被关在什么地方了。话说回来,多亏你能弄来这辆车啊。」

 

「哈哈......早知如此,当初应该弄辆更好的。这样路上也能快一些。」

 

「没关系,自带扩音器的宣传车再合适不过了。」

 

「也许是吧,哈哈......」

 

虽说并没有嫌弃的意味,但想必车上的另外两人还是会觉得不舒服的吧。不过,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这种小事了。

 

 

 

终于,可以看到出口了。原本架在路上的栏杆已经断掉了,想必是这辆车闯进来的时候撞坏的吧。

幸好闯入者不是恐怖分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宣传车在市内道路上飞驰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看到使徒和初号机。但是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想来早就已经到EVA活动的极限了。

市民们全都去避难了。四周空空荡荡,连一辆车、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由于停电而陷入沉寂的街道上,只有这一辆车的引擎在轰响。

 

 

 

 

 

「我看到了!」

 

日向所指的方位,使徒的躯体倒在那里。

 

生有蜘蛛一样的四条细长的步足,全身布满形似眼睛的纹路,令人毛骨悚然。

看上去,它已经完全停止了活动。

 

紫色的机体就在距使徒不远的位置,像是极为疲惫一样,保持着蹲坐在地的姿势。

 

「...真是严重啊。」

 

「是啊......」

 

初号机的装甲,到处都出现了溶解的迹象。整只左手,自腕部以下,已经消失不见。

周围的建筑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溶解。看来这就是使徒的能力了吗。

 

不过,初号机看上去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损伤。之所以停止活动,是因为内置能源已经耗尽了吧。

插入栓已经弹出了。也就是说,真嗣已经从初号机里出来了。

 

 

 

 

「不要再靠近了,停车。」

 

按照律子的指令,司机停下了车。

并不是因为危险,而是因为她必须确保不能让平民接近EVA和使徒。这是NERV的规定。

 

从车窗里,已经可以看到身穿作战服的少年。他保持和初号机相同的姿势,独自蹲坐在路边。

早些时候准备好的急救箱,也许派得上用场。律子提起急救箱走下了车,转头对日向说道。

 

「我要去确认一下真嗣君的状况。日向君你回本部报告,就说使徒已经歼灭了。」

 

「是!......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要不要带上真嗣君一起回去?」

 

「既然还能走出插入栓,应该没有受什么伤。急救箱还不够用的话,我直接带他去地面上的医院好了。......总之,拜托你了。」

 

「明白!我会尽快回来的。」

 

 

目送宣传车开出足够远后,律子才终于走向了初号机。

 

日向回来之前,应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

 

 

 

 

 

 

 

 

 

 

 

 

 

「......真是拼命啊。」

 

像是脱口而出一般说道。

 

下车后,又走了近百米。

 

而这期间,她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个蹲坐在街边的少年身上。

并不是在观察他。而是因为,远远望去,他似乎在哭。

 

使徒的残躯。伤痕累累的紫色巨人。空无一人的世界里,独自哭泣的少年。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并无泪光。

 

 

「......律子小姐。」

 

「没有受伤吧?初号机都损毁这么严重了。」

 

真是一场苦战啊,只有走到近处才能愈发体会到实感。

不只是左手已经消失,胸部的装甲同样已经大半溶解。

双足的血肉暴露在外。简直像是在溶解液里面浸泡过一样。

 

 

「嗯......修理起来大概会很辛苦的吧。对不起。」

 

「没关系的。比起那些,你自己怎么样?」

 

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真嗣的左腕。一瞬间他似乎想要抗拒,身体僵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选择了顺从。

从急救箱取出专用的切割刀,沿着左臂把作战服轻轻剪开,避免伤到他的皮肤。

 

他的手臂很纤细,没有什么肌肉。但体表却已开始泛红,想必是同步反馈的影响,让他的身体出现了炎症。

 

「没关系的......真的。」

 

「......已经很严重了不是吗?不尽快治疗不行的。」

 

「真的没关系的。...比起那个,律子小姐,这样真的好吗......在这种地方......」

 

 

「啊啦,伤脑筋了吗。」

 

「不......倒也不是......」

 

他一定觉得有些不解吧。脸颊微微发红,看上去像是纯情的中学生一样。

一向对人冷漠的他,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也对,不论知晓了多少「未来」,他终究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而已。

 

 

虽说并没有打算捉弄他,但看到他这样的反应,不知为什么自己的确很高兴呢。

律子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在心里,已经不再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少年来看待了。

 

 

「恢复本部的电力还需要些时间。现在应该正在修复被物理性切断的回路吧。」

 

「到底是谁做的呢......」

 

「很难说啊。毕竟,想对NERV不利的人有很多。」

 

虽说不敢断言,但日本政府应该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大概是对此前发布A-17指令的报复行动吧,政府也许觉得应该敲打一下NERV,提醒NERV不要目中无人。话说回来,倘若把自己等人和政府的立场互换一下,恐怕律子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只是,也许对方没想到,这样一来反倒为使徒的入侵提供了有利条件。就结果而言,堪称本末倒置啊。

所以,为了防止重蹈覆辙,NERV也必须摆出更加强硬的姿态,做出反击。本次大停电的作案过程一定要追查到底,必要的话,伪造一些证据也是可以的。

 

倘若源堂继续施压,恐怕政府中的某些人又要丢饭碗了吧。只有让对方真正感受到压力,双方才会握手言和。

 

 

真是无聊。

 

就算毁灭已经近在眼前,人类却依然在内斗。就像是完全没有一丝危机感一样。

 

该说这是人类的可悲之处呢,还是强大之处呢。

 

 

 

真嗣对于大停电的作案者似乎并不感兴趣,所以律子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知不觉中,他的神情已经变回了往日的样子。

 

「律子小姐......为什么要亲自来这种地方呢。」

 

「什么 ‘ 为什么 ’ 啊...当然是因为担心你啊。」

 

「...真的吗?」

 

「......」

 

 

应该并没有很依赖着律子吧,他的声音很平静。

律子无言以对。该说些什么才好呢,她也不知道。

 

 

本以为真嗣会利用这个机会做些什么。自己就是为了查明这一点才来的。

该不该说实话呢。就算想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或许只是因为与使徒的苦战耗尽了初号机的电力,让他无力再去毁灭本部。这当然只不过毫无根据的猜测,但是,自己始终无法打消这样的疑虑。

 

 

真嗣看着她,露出了微笑。他并没有生气。

随后他别开了视线,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微微肿起的左手指尖,一言不发。

而律子同样选择了沉默。

 

 

 

在寂静中,究竟过了多久呢。

 

他终于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低声喃喃道。

 

「其实以前......我曾经试过把本部毁掉。」

 

「......这样啊。」

 

他又一次猜出了自己的心意。不过律子也并不怎么惊讶。已经习惯了。

 

真嗣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左手,脸上仍然露出淡淡的笑意。

 

「......我屏蔽了插入栓的紧急排出功能,也切断了与本部的通信。......但最后还是什么用都没有,我被阻止了。」

 

「EVA是不可能完全脱离本部控制的。当初就是这样设计的。」

 

「说的也是呢。......不过,如果是今天这样,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了吧。」

 

他又一次看向律子,这样问道。对此,律子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被他猜到了啊。

 

 

「现在,我还并不打算做些什么。」

 

「为什么?因为使徒还没有全部消灭?」

 

「嗯,也许这也是一个原因吧。」

 

「但是,只要有了EVA,你就是无所不能的,不是吗?」

 

就算没有了本部,EVA也是可以继续运行的。

他可以去投奔德国支部,这样无论是供电问题还是日常维护都可以得到解决。另外,既然是为了歼灭使徒,日本政府也一定会全力相助的。

 

除了EVA和适格者,没有什么是不可或缺的。包括本部。

 

凭借真嗣的「经验」,其余的使徒也可以轻易歼灭,不是吗?

 

 

 

 

「要是毁掉本部的话,我就又成了杀人的罪人,大概会有人来抓我的吧。那种事情我才不想要...」

 

「......嗯,也是呢。」

 

 

 

——但是,与第三次冲击相比这点代价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不是吗。

 

 

 

本想这样说的,但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那不就相当于默认了自己等人的目的是引发第三次冲击吗。

 

但是,就算不说真嗣也一定已经明白这一点了吧。

 

 

 

 

倘若他真的决定开始行动,那么,想要阻止冲击,也许并不是什么难事。

美里和加持肯定会全力协助他的。既然连律子都对真嗣的「未来」深信不疑,那么美里等人也一定不会起疑的吧。

如果,他想要排除掉真正的元凶;如果,他想要根绝第三次冲击发生的可能。

 

 

那么,其实他根本不必利用这次大停电,不是吗。

 

 

在把「真相」告诉美里的那一刻,她多半就会把律子等人全杀光的吧。以她的权限,安保部并不会对她有所警戒。接下来,只需要三发子弹,她就可以把NERV的中心人物尽数除掉。

 

如果再有了加持的协助,恐怕就算全力警戒也是于事无补。

 

 

 

 

可真嗣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是不想弄脏美里的手吗。还是说,不想让曾经与自己同居的她再度卷入这场纷争呢。

 

不论如何,虽然说着想要阻止第三次冲击,但时至今日,他尚未开始实质性的行动。

 

如果现在仍然为时尚早,那么,所有条件迟早有一天都会集齐的吧。

 

 

像是看透了律子的思绪一样,真嗣又一次别开了视线。

他望向残破的初号机,缓缓站起身来。

 

比律子还要矮上一些的少年。在他的面前,就是宛如降世的鬼神一般,身着铠甲的巨人。

他呢喃着,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明明在场的只有他、律子,还有初号机。

 

「......如果,再度醒来的话。......」

 

「......什么?」

 

「...等妈妈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就把一切都说给律子小姐听。...我想要做些什么、我想要律子小姐帮我做些什么,之类的......」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又一次消失了。

 

紫色的机体,倒映在他的眼瞳之中。

 

那双眼瞳,寄宿着坚强的光采。

 

 

 

~未完待续~

******************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