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十话

2022年11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507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十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9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十话

 

 

 

 

「凭什么啊!喂,给我等等啊!」

 

栗色头发的少女紧跟在律子身后质问着。深蓝色的眸子像要喷出火来一般。

不久前NERV终于派车把律子和真嗣接了回来。不过,电力供应仍未恢复。

虽说四周只有微明的烛火,少女眼中愤怒的火光却清晰可见。就连脸都气得发红。

虽说早在当初派真嗣单独出击的时候,律子就已经预想到明日香的反应了。

 

EVA的准备工作已经中止,原本在机库里挥洒汗水的职员们也大多散了。源堂也离开了,大概是去发令所了吧。

看到律子依然在打量四周,根本没有回答她的打算,明日香更恼火了。也许是想要让她看着自己,明日香走上几步,站到了律子的眼前。

 

 

「你说啊!为什么要把这种家伙排在我前面?」

 

「......请你考虑一下当时的状况,可以吗?」

 

明日香指着站在律子身旁、一言不发的真嗣,一脸的怒容。老实说,律子对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不管有什么理由,最后没能及时赶到,完全是她自己的过失。NERV的任务是歼灭使徒,而不是哄小孩子开心。

也许在律子回来之前她已经发了很久脾气了。站在不远处的玛雅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小心地打量着这边。

 

 

零还是不在。不过,她也没有理由和明日香一起行动的吧。

 

「就不能稍微等一下吗?你以为我辛苦赶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喂,第三少年,独吞功劳的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很棒?」

 

「......」

 

「光想着自己抢功劳,你算什么男人!」

 

「......」

 

 

不知不觉中,明日香把矛头对准了真嗣。

尖锐的嗓音也吸引来了其他职员的目光。所有人都是一副费解的样子。

 

原本,大家被困在黑暗中一无所知,许多人都担心初号机如若败北,那么NERV的末日也就到了。现在,对于力挽狂澜的第三适格者,人们无不心怀感激。而对于这个一直非难他的暴躁少女,则是完全同情不起来。

 

她也不该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周围人们的目光她应该也是明白的。然而,她也许是一时气昏了头,反而越说越过分。

 

 

「……明日香,就算你指责真嗣君也没有用。」

 

「什么啊!!凭什么所有人都偏爱这种家伙啊!都是因为他是司令的儿子,所以你才对他偏心,不是吗!」

 

 

「......你说够了吗?」

 

 

律子的声音很低沉。但其中的怒意让明日香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如果不是顾及周围的人,律子应该已经对她发火了。

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已经不能再一笑了之了。

哪怕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信口胡说而已。

 

 

会感到这样愤怒,到底是因为她侮辱了源堂呢,还是因为她侮辱了真嗣呢。或许两方面都有吧。

 

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不久之前真嗣落寞地蹲坐在路边的身影,仍然历历在目。

 

这个只想着证明自己比别人更高一等的少女,有什么资格指责他?就算真的有,至少律子也绝对不会承认。

 

她冷冷地开了口。

 

「......适可而止吧,再胡闹下去会很难看的。我们都很忙,没有时间哄小孩子开心。」

 

「什、什么嘛!!」

 

「......律子小姐,没关系的。我...我不在意的...」

 

 

真嗣的声音里感受不到任何感情。

他没有看明日香,也没有躲避她的目光。他就像是打断别人的闲聊一样,很自然地开了口。

还是说,也许这并不是庸俗的客套话。也许,他是真的希望能够制止两人的纠纷。至少律子有这样的感觉。

 

这份心意,也应该传达给栗发少女了吧。

明日香气恼地瞪了真嗣一眼,随后转身走开了。她的步子迈得很重,在长长的金属通道里留下 ‘ 咚 ’ 、 ‘ 咚 ’ 的脚步声。

 

包括律子在内的所有人,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背影,不发一言。

 

 

 

 

 

 

 

 

 

 

 

 

 

 

 

 

「咿呀,真是累惨了啊!」

 

「这话应该让我说才对吧。再说了,这就是迟到的惩罚。」

 

「没办法啊!谁能想到半路上突然停电了呢?真是的,安保部那帮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据美里说,停电的时候,她不幸被关在了电梯里。

不过,如果她赶在上午试验的时候就能到场,也就不至于后来被关在电梯里了。这样说来,她也并非全无责任。

 

虽然电力恢复了,但硬件层面的复原是非常费时费力的工作。直到现在,律子研究室的终端显示器上仍然是密密麻麻的数据。

地面上,善后工作也已经开始了。玛雅那边也正在忙着进行初号机的检修。

 

就像是想要夺回失去的时间一样,所有人都在奔忙着。

然而美里却是个例外。无事可做的她,正坐在专属席位上喝着咖啡。

倘若被别的职员看到,多半要招来嫉妒了吧。

 

 

 

 

「......听说是内部有人动了手脚呢。」

 

「到底是哪个混蛋啊!这一次差点害得所有人一起死,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真是的,难道那群人不知道我们NERV是做什么的嘛。」

 

「跟我抱怨可没有用哦。...不过,既然至今仍未查出作案人的身份,就代表此人并非无能之辈。能够不留痕迹地骗过NERV的安保体系,果然厉害呢。」

 

「......你的心里已经有人选了,是吗?」

 

 

不知何时,美里已经把咖啡杯放到了一边。她显得有些不安。

恐怕,她的心里同样已经有人选了吧。

 

 

虽说是半军事组织,但NERV毕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源堂的直属部门由他从小培养的特工们组成,那些人是不可能反叛的。用排除法考虑,有能力完成本次入侵行动的人,已经屈指可数。

源堂也好,冬月也好,还有律子,都已经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而美里,应该也是一样。

 

 

 

 

不过,就算把那个名字说出来,她也一定会否认的吧。

 

正在两人陷入沉默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哟,打扰了~」

 

 

走进门来的加持,仍是一副轻浮而悠闲的表情。律子觉得,光是这个表情,就已经说明了真相。

 

 

 

 

 

 

 

 

 

 

 

 

 

 

 

 

 

 

 

 

「葛城怎么回事啊,慌慌张张就离开了。」

 

「原因的话,小良你不应该最清楚了吗?你看她的脸那么红,不觉得很可爱吗。」

 

「......是吗?我倒觉得她是在生我的气。」

 

原属于美里的位置,如今加持坐了上去。

看到加持之后,她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就马上走掉了。

 

 

听说停电的时候,她和加持被关在了同一台电梯里。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些什么呢?

 

至少加持应该还是喜欢着她的吧。所以,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也不奇怪。

 

美里选择了立刻离开,到底是因为不想被律子问东问西呢,还是说,因为刚才的谈话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呢。

不过,加持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真是一场灾难啊,小良。」

 

「倒也不全是呢,至少让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回忆。...嘛,这就叫似变非变吧。」

 

 

(这里 ‘ 似变非变 ’ 的原文是 ‘ 変わってるようで変わってない ’ ,意即:‘ 看上去像是变了,实际上却没有变 ’ 。这句话在中文里没有合适的替代,只能造一个生硬的词来代替了dbq——beiming)

 

 

「说的也是呢。...表面暂且不论,你的本质倒是一直没有变过啊。」

 

「嘛,或许是吧。......或说回来,小律你也是一样呢,还是那么漂亮~」

 

「......我吗。说到底,我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最开始,律子只是个对第二次冲击毫无概念的孩子;后来,进入大学的她遇到了美里和加持;再后来她加入了GEHIRN,那时母亲直子仍然在世。可是,再往后......

 

过往岁月里的每一个自己,与如今的这个自己,真的还能称之为同一个人吗。

曾几何时,自己是何等纯洁无暇,心怀对世界的希望,期待着明天。那时的心境,律子至今都还记得。

 

但那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正是自己曾经的选择和期待,才造就了如今的自己,不是吗。

 

从出生的那一刻的样子,再到如今的样子。这条路,是律子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吗。

 

从一开始,自己就不是美丽的存在。

 

 

 

 

「真是好险啊,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虽说能和葛城一起的话倒也不错啦。」

 

「这种话请直接对美里说哦。」

 

「那家伙...还是别开玩笑了。......话说回来,真嗣一个人就把使徒击败了吗。还没好好向他道个谢呢。」

 

「比起这个,还是先担心一下明日香吧。这可是归你管辖的事情哦。」

 

「直属上司明明是葛城才对吧。......真嗣君也是一样呢。」

 

加持一边苦笑着一边回答道。特意提到真嗣的名字,也算是对律子的小小报复吧。

 

 

 

他并没有追问更多的细节。也许是已经听人说过明日香和律子在机库的争吵了吧,又或者,也许是明日香本人找他抱怨过了。

 

 

「她要是能像真嗣一样稳重,大家就都省心了。不过,小律,你这一次对明日香说的话也未免太重了些。那孩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明明是一同作战的伙伴却不能和睦相处,本来就不正常啊。每次战斗之后,简直像是狂躁症发作了一样。」

 

「这种话就没必要说了吧,那孩子也经历过很多啊。...总之,使徒袭来的时候碰巧有真嗣君在场,运气真是太好了。」

 

「运气吗......嗯,说的也是呢。」

 

 

对于律子和真嗣来说,一切都在预料之内。包括大停电,包括使徒入侵,包括真嗣独自出击、将使徒歼灭。

 

虽然,两人的目的并不完全相同。

 

律子没有采取真嗣记忆中的做法,而是选择了更加稳妥的策略。此前的战斗中,每一次都尽力让常规兵器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而这次之所以让真嗣提前在本部待机,也正是为了确保使徒入侵时至少有一台EVA可用。

而真嗣呢。他为什么会走上与记忆中不同的道路呢?其中的原因,恐怕与律子不一样吧。

 

 

 

第三使徒袭来的时候,在机库里,自己第一次见到了他。面对无人驾驶却突然动起来的初号机,他小声地呼唤了一句。

 

「 妈妈。」

 

 

这就是故事新的起点,是指向「真实」的路标。律子早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了,不是吗。

沉眠在核心中的唯将会醒来。如果这就是「真实」,那源堂所谋划的一切,一定与此有关。

 

 

 

 

 

 

 

 

「在想什么啊,小律。......你居然会发呆,真是少见呢。」

 

「啊啦,不好意思哦。只是有点累了。」

 

「毕竟去地面上一趟,着实辛苦呢。...不过,要是不小心的话可能会有奇怪的流言传开哦。你和真嗣君的。」

 

 

他以开玩笑一般的语气说道。对此,律子则是敷衍地笑了笑。

 

的确,对于律子这次的行动,也许一部分人已经察觉到违和感了吧。虽说目前只是私下里随口一聊,但日后很有可能会演变成某些奇怪的流言。

‘ 赤木博士对第三适格者表现出了异常的执着,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呢? ’   之类的流言。

 

 

 

然而,自己的确无法把目光从真嗣身上移开。就算这不是出于爱恋的感情,其他人也难免会这样想吧。别人会怎样看待自己两人,这本来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

 

律子渐渐忘掉了加持的存在。

她的全部思绪都落在那个少年的身上。

 

那个孤立无援、独自迎战使徒的少年;那个疲惫不堪、落寞地蹲坐在街边的少年。

 

无趣的谣言也好,下流的传闻也好,全部都无所谓。

 

只要能把「真相」隐藏,就足够了。

 

直到自己看清这趟旅程的终点,直到自己理解真嗣真正的目的。往后,到底还要经过多少时间呢。

 

 

 

(第二章“视线的正前方”完。)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二章也结束了呢。

剧情进度相当于原作第10话。往后的路还很长啊。

 

明日香的人物塑造也许会引起香厨的异议吧。

但我也不是故意欺负她的。

 

有太多的人都希望能增加零的戏份。

毕竟目前为止,她的戏份实在是太少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