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十话

2022年12月0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933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十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7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十话

 

 

 

司令室里,只有源堂一人。

事发突然,所以只有他一个人提前赶回了本部。冬月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像这样突然改变日程安排,在历来一丝不苟的源堂身上,实在是很少见。

果然,他有些慌乱了是吗。

 

 

源堂回来的时候,距离人们从停止活动的初号机中救出真嗣,已经过了整整十个小时。

但是,他毕竟去的是欧洲。只用了十个小时就能赶回来,可以说是相当快了。

回来后,律子立刻被他叫到了司令室。

 

 

真嗣还没有醒。被救出后他被紧急送往医院,随后一直在沉睡。基本检查已经做过了,没什么异常,他只是太累了。

至于律子,则是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情况根本不允许。

 

 

见到律子,源堂也没有再打招呼,而是开门见山提出了问题。

像是在掩饰内心的焦躁一样,声音依旧保持平静。

 

 

「本次作战的全过程我在飞机上已经听说了。后续调查的结果如何?」

 

「初号机清洗后已经运往机库。检查已经做完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核心也是吗。」

 

「是。出击前后的数据没有任何差异。」

 

 

与以前完全一致。然而,这种 ‘ 正常 ’ ,恰恰才是最反常的。

使徒歼灭后,初号机随即停止了活动。

电源完全耗尽了。

 

一定是用尽最后的力量完成了反击——她对美里是这么解释的。

切换到生命维持模式忍耐了数个小时后,真嗣终于在最后关头找到了使徒的弱点,从内部一举摧毁了使徒。

 

只是,美里似乎显得不太信服。

 

毕竟,她亲眼目睹了初号机咆哮的样子。很难相信那会是真嗣所为。

但最后,律子的解释还是被写入了官方的报告。只要源堂点头同意,那么这份报告就将成为「真相」。

他应该会同意的吧。

 

 

 

「......」

 

「真嗣君还没有苏醒,检查的结果没有明显异常,只是脑波波形有些紊乱,但也在容许的范围内。进一步的问询工作,需要等到他自然苏醒以后了。」

 

「......」

 

「...司令?」

 

面对一反常态沉默不语的源堂,律子下意识地询问道。

可他却依旧充耳不闻,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司令,您怎么了?」

 

「不,没什么......还有别的事情要报告吗。」

 

「暂时没有了。使徒的回收和分析工作正在进行,但是碍于使徒的特性,本次的分析难度非常大。」

 

「嗯,那就辛苦你了。」

 

 

果然,源堂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平日里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感,如今弱了很多。

能察觉到这种差异的人,应该只有律子和冬月了吧。

 

 

「......关于本次使徒歼灭战,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被使徒吸入体内后都发生了什么,务必要向真嗣问清楚。取决于后续情况,本次事件可以不向委员会汇报。...没有出现污染的迹象吧?」

 

「已经检查过了。在遗传因子层面没有发现任何污染。」

 

「使徒的目的不是同化,而是接触是吗......」

 

 

源堂自言自语般的一句话,却让律子吃了一惊。

这种可能性她从未考虑过。

 

 

「您是说,使徒想要与人类发生接触...?」

 

「......至少,它们对人类抱有兴趣。在将初号机吞噬后并未进一步攻击,这恐怕就是证据。」

 

「怎么会......此前的使徒,从来都没有表现出...」

 

「说到底只是推测而已。等真嗣醒来后,务必向他确认一下。......另外,此事列为最高机密。委员会那边似乎也要开始行动了。他们会做些什么,我倒是很好奇。」

 

「...我明白了。」

 

 

无法理解的敌人。

这是所有人对使徒的共同认识。

与使徒沟通被认为是不可能的。然而,源堂的语气却非常自信。

难道这也在他的剧本之内吗。

 

(EVA未解之谜:司令的剧本上到底有多少东西?——beiming)

 

要报告的事情已经全部说完了,按理说,律子应该告辞了。以往都是这样的。

可这次,她却看着源堂,没有离开。

他的视线,同样也转向了律子。但律子知道,他所看的并不是自己。那种眼神,似乎有些遥远,就像是看到了某样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触不可及的东西。

 

 

「司令...」

 

「...怎么了?」

 

「......初号机觉醒了,对吧?」

 

在这一瞬间,她确信,他的确是在看着自己。

非常认真,非常严肃。但不止于此。

那双冰冷的眼瞳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悲哀。

 

「......」

 

「......抱歉,是我多嘴了。」

 

这样说着,律子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隐藏在太阳镜后面的双眼,是否依然落在自己身上。她不知道。

 

 

 

 

 

 

 

 

 

 

 

 

打开病房门的那一刻,正好和病床上的少年对视了一眼。

他的脸色还不算差。只是似乎显得更消瘦了。

窗户照进来的日光有些刺眼,自己不由得眨了几下眼睛,来缓和那种干涩感。通宵工作之后,想必现在自己眼睛上布满了血丝吧。

 

就算是地下都市Geofront,也依然有着明媚的人造阳光。

 

 

「...身体怎么样了?」

 

走近真嗣的床边,律子问道。

并不是真的需要他回答,只是见面的寒暄而已。

 

「...嗯,没什么问题。」

 

 

真嗣微笑一下,坐起身来。

那份笑容显得有些自嘲。

也许,他已经猜到律子会来了吧。

 

离开司令室以后不久,她就收到了真嗣已经醒来的报告,随后立刻赶来了他所在的病房。除了医生护士之外,律子是最早见到他的人。

 

 

与真嗣在病房里交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实在是一幅熟悉的场景。

几个月前的那一天,自己第一次听他说起了「未来」。那时,也是在这样一间病房中。

 

病房里的所有监视器,都已经被关闭了。

有权重新启用监视机能的,除了外出的冬月之外就只有源堂了。但律子相信,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他应该不会相信律子会背叛他。

更何况,律子也并没有背叛的打算。

 

 

「最后,使徒被初号机歼灭了呢。」

 

「是这样的吗...」

 

 

对于律子平静的言语,真嗣小声地喃喃道。

他刻意别开了视线,大概是出于内心的畏惧吧。

对于律子的畏惧。这也是当然的吧。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律子继续说了下去。否则,以自己现在的心境,恐怕就要对他大声喊出来了吧。

 

 

「...真嗣君,结果你已经知道了吧。......但是,为什么呢。」

 

「什么 ‘ 为什么 ’ 啊......律子小姐,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故意让自己被使徒吞噬?为什么要故意让自己陷入危险?......倘若稍有差池、倘若再晚个几分钟,你就会死在那里面的啊,你不明白吗。」

 

「答案的话...律子小姐早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

 

「要以歼灭使徒为最优先,所以...抱歉,我只能想到这种方法了。」

 

 

真嗣并没有看着律子,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语气非常平淡,就像是诵读教科书一样理所当然。

果然和律子猜的一样。

 

真嗣他,是故意那么做的。

 

被耗尽电量的内置电源,以及,早在从使徒中脱离之前就已停止运行的生命维持装置。

这些事实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歼灭使徒的并不是真嗣。因为在那时,他应该已经陷入昏迷了才对。

和机体互换试验时的零号机一样,初号机也脱离了真嗣的控制。

 

 

也就是说,歼灭使徒的,是初号机本身的力量。

是求生的本能吗。还是说,是为了保护真嗣呢?

 

 

 

曾经有一次,初号机也自己动了起来。那是真嗣第一次来到本部的时候,在机库里,初号机抬起手来保护了他。

那幅景象,律子依然记忆犹新。

还有在一片混乱中,少年曾低声说出的那句话。

 

 

真嗣应该是知道,初号机一定会救他的,所以才会做出那种危险决定的吧。

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会原谅他。

 

 

 

「...以前那次,也是这样么?」

 

「嗯...但初号机都做了什么,我并不记得,因为那一次我同样失去了意识。至于美里小姐和明日香,似乎也不太愿意告诉我,每次问起的时候总是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

 

「但是,只要让自己陷入相同的境地,就能再次歼灭使徒了。你是这么想的对吧。」

 

「是....」

 

 

可是,为什么不事先告诉自己呢。

 

如果这样问的话,他又会怎样回答呢。

是担心律子会阻止自己吗。毕竟,被使徒吞噬太危险了。

真嗣多半会这么说吧。

 

 

击败使徒的方法,他只知道这一个。

如果说出来的话,律子一定会感到矛盾的吧。歼灭使徒诚然是绝对的使命,但真嗣的性命也不能弃之不管。

 

 

所以他选择了隐瞒。

为了不惹出多余的麻烦。为了不让律子为难。

 

 

 

 

 

只是,律子觉得,这孩子想的未免太多。根本没有必要,毫无意义。

如果早一点说出来,或许就可以找到别的方法了不是吗。

他就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吗。

 

 

说到底,他终究还是不信任自己,不是吗。

一直为他担心的自己,简直像笨蛋一样。

 

 

今天,自己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感到了愤怒。不是因为他的鲁莽,而是因为他的隐瞒。

 

虽然没有明确的契约之类的东西,但毫无疑问,律子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共犯」。对于这一选择可能带来的一切风险,她都已经做好了觉悟。

可是,自己却被背叛了。

因为真嗣似乎并不需要一名「共犯」。他有他的想法。

理性告诉律子,每个人都难免会有自己的想法。可是从感情上,她无法接受。

 

 

这样的自己,或许太任性了吧。就算有人这么说,她也并不打算反驳。

 

 

 

 

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律子的心事一样,真嗣的表情仍旧平静。

因为他并没有在看着律子。

他望向远处,眼神显得有些茫然,就像是看见了遥远虚空中一个触不可及的小点。

 

不久之前才见过面的源堂。那时,他也曾露出相似的表情。

 

 

 

这对父子,真是像啊。

也许他们两人头脑中考虑的东西并不相同,但最终的着眼点却是一样的。至少,这两人无论是谁,都不曾真正地看自己一眼。

 

他们所在意的,只有那个沉眠于初号机中的女人。

 

 

 

 

律子用力摇摇头,想要甩掉这些思绪。她看向了真嗣。

自己要问的事情,还有其他许多。

 

「那里...是什么样子?」

 

「使徒的内部吗?......那里果然什么都没有啊。传感器也好、通讯设备也好,全都无法使用。完全是一片死寂。」

 

「......你不觉得害怕吗?」

 

「当然害怕啊...我总在想,要是不必再经历一次这样的遭遇该多好啊。......所以我一直都在犹豫。之所以花了这么久才出来,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什么意思?」

 

 

终于,真嗣第一次转向了律子。

像是在说起别人的事一样,语气非常平淡。但或许,他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其实,上一次,我被困在使徒体内的时间比这次还要久呢。......当时,我一直保持着生命维持模式,等待救援。」

 

「那么,这一次为什么会提前?」

 

 

只有内置电源耗尽,生命维持装置才会停止工作。

也就是说,真嗣一定做了别的什么,加速了电力的损耗。

 

(各位应该还记得,不同于原作,这一次真嗣只用了五个小时就出来了。这里beiming的理解是,只有当生命维持机能停止、真嗣陷入危险,初号机才会暴走。所以为了尽早歼灭使徒,只能尽快耗尽初号机的电量。——beiming)

 

 

「我推迟了进入生命维持模式的时间。......其实,我原本是打算一直保持战斗模式的。那样的话,或许几十分钟就足够了。」

 

「……可是,为什么要故意选择这么危险的做法?只要照着上次那样做就可以得救的啊。万一这一次初号机没有救你怎么办?为什么要刻意改变未来的道路?」

 

「......道路,早就已经改变了啊,律子小姐。」

 

「真嗣君...」

 

「如今的我,已经和之前的我不一样了......所以,相同的事情也许不会再次发生了。初号机是否会再救我一次,我不知道。我、我没有那个信心......」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低得停不见了。

可即使如此,当他再次看向律子的时候,眼神却依旧坚定,一如往常。

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明媚的阳光从窗子射入,可是,唯独病床上的少年,依旧被留在一片阴影中。

 

 

「...所以,我想尽早尝试一下。妈妈还会不会帮助如今的我,这种事情......我很害怕。可能会死在使徒的体内什么的,果然还是不想要......」

 

「既然迟早都会死的话还是早一点比较好。这是我的想法。」

 

「可我并没有那种觉悟......就算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最后还是一下子就慌了神。我好几次尝试重新启动EVA,却没有一次成功,反而消耗了不少电力......」

 

 

他又一次低下了头,别开了视线。像是在感慨自己的无力一样,无奈地微笑了。

人是不会简单求死的。可是,真嗣的选择却无异于自杀,不是吗。

果然,他还是在信任着她对吧。那个沉睡在初号机中的女人。

 

 

真嗣似乎还是没有留意到气氛变得有些异样。律子压低声音,冷冷地说道。

 

 

「最后得救了,真是太好了呢。...怎么样?应该见到她了吧。初号机做出那么反常的举动,恐怕就是你所说的觉醒吧。」

 

「...不,还没有。但那个时刻的确已经很近了。虽然妈妈仍然在沉睡,但迟早会有一天...嗯,一定会的......」

 

「哦,这样啊。......」

 

 

待真嗣说完,律子便站起身来。

居高临下,俯视着病床上的少年,随后,做了一个深呼吸。

他仍然躲闪着她的目光,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也许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即使如此,律子还是相当严厉地瞪着他。

 

 

「…真嗣君,既然这样,我也把话说明白吧。」

 

「......」

 

「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今后不要再做了。......别看我这样,但我真的会为你担心。」

 

「......是。」

 

「我并不是那种无论被别人怎样对待都能一笑了之的温柔女人。希望你记住。」

 

 

留下这句话,律子快步离开了。

步伐显得有些仓惶。像是逃走一样。

真嗣又说了些什么,律子并没有听到。她本来也没有听的打算。

 

 

只不过是一个中学生而已。可是在他面前,自己为什么会心慌意乱?她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非常生气。

 

当从真嗣的口中听到唯的事情时,自己为何会觉得心中一沉?真是奇怪,挑起话头的人明明是她自己。

应该是因为之前与源堂的会话吧。没错,一定是这样。

 

 

 

无人的走廊里,律子停下脚步。又一次回头,看向那间病房的门口。

 

 

在使徒的体内经历了什么,使徒真的想要与人类接触吗,这才是她原本应该问的事情。可结果,全部抛之脑后了。

只能今后再来找他一次了。

 

 

 

但与许,这些琐碎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问了。

唯就快要苏醒了,真嗣亲口说过的。源堂最近的异样,恐怕也是个兆头。

 

她的苏醒,想必也会对补完计划产生巨大的影响。

 

 

 

 

 

傀儡系统已经接近完成,很快就可以装备EVA。

在那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时间的洪流滚滚向前,可唯独自己一人却被留在了原地。她总有种这样的感觉。

原来,说到底,自己也不过和加持、美里是同一类人吗。

 

 

 

当唯醒来的时候,自己该选择什么?又该选择谁?

 

 

 

(第三章“显影”完。)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三章也结束了呢。

真是花了好久啊。

 

**********************************************************

beiming:好像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