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三话

2022年12月14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554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三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三话

 

 

 

安保部的负责人,吓得面色苍白。

众目睽睽之下,NERV的二号人物被从本部内劫走了。这可以说是绝无可能的事。

这一前所未有的致命失误,足以关系到安保部这个组织的存在。

 

 

对方侵入和撤出的路线,完全不明。

并没有出现人员死伤,不过,当时担任护卫的几人都陷入了昏迷。也就是说,没有通过暴力入侵,而是采用了相当绅士的手段。

这就是对方给人们留下的全部印象。

 

 

相比起NERV严密的警戒网,显然对方的手段要更胜一筹。

对设施内部的事情很熟悉,能够绕开安保部的守卫、悄无声息地发起行动。能做到这一点的,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一人,不,至多两人。这两人都在NERV任职,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人。

其中一人是作战部长葛城 美里。副司令被劫持的时候,她一直都与律子待在一起。

所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加持 良治。

 

 

源堂和安保部的人应该也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吧。全城已经进入了紧急状态,势必要追查他的行踪。

至于美里,似乎被监禁起来了。这并不是怀疑她有共犯的嫌疑,而是为了防止她在得知事态之后,决定加入到加持那一边。

然而,尽管同样与那两人是多年的朋友,律子却没有受到任何处分,甚至都没有收到传唤。这到底是因为相信自己的清白呢,还是因为自己和源堂的关系呢,或许两者都有吧。

事实上,就连律子本人也觉得很疑惑。

 

 

 

 

司令室里,源堂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一直伴他左右的副司令已经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呢?会是日本政府指使的吗?」

 

「不。......如今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也许是别的某个组织吧。」

 

「别的组织、是吗?」

 

「嗯。那个男人,本来就是被送来打入NERV内部的。看来,由于初号机的觉醒,他们也终于开始慌张了啊。」

 

「这...到底是......」

 

「...只是推测而已。......赤木博士,在得到命令之前,你在本部待命。......如果必要的话,可以使用MAGI。」

 

「是...我知道了。」

 

 

律子微微行礼,转身离开了。

感觉就像是被赶出来了一样。他的语气已经清楚地表明,你问得太多了。多余的事情,没有必要让你知道。

对此,自己只有默默地顺从。

 

 

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如今的源堂显然也有所动摇。就算早已知道加持的真实身份,他的行动还是超出了源堂的预料。

从人工进化研究所到NERV,冬月一直都与源堂共事。听直子说,在冬月还是京都的副教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认识了。

两人之间共有的秘密和回忆,想必一定有很多吧。

唯一能理解源堂的计划、理解他所追求的是什么的人,就是冬月副司令了。

副司令被劫持,这是绝对重大的事故,即使是源堂也不能等闲视之。这件事,很可能影响到整个组织的存亡。

 

 

 

去研究室的路上遇到的职员们大多与往日没什么两样。这也是当然的。那样的重大变故,对一般的职员自然是保密的。

但是,本部之内,的确正渐渐笼罩上一层不祥的气氛。

 

大概,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吧。律子心里一沉。

 

 

 

 

 

 

 

 

 

 

 

 

 

 

 

 

 

 

 

 

 

 

 

回到研究室后,马上给玛雅发了邮件,让她有空来一趟。

正在律子拿出一支烟点上的时候,回信来了。她说忙完手头的工作就立刻过来。大概是要整理同步率试验的数据吧。这些事情最近律子已经全部交给她了。

现在玛雅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在。为了不引起什么奇怪的猜疑,还是叫她来这里比较好。

 

 

 

 

 

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气。

虽然也很想和美里说说话,但现在恐怕不行了吧。监禁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律子也不清楚。虽然早有预感某些事情就要发生了,但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

 

 

 

对于本次事件,「真嗣」同样也没有提及过。不过,就算「上一次」也出现过同样的事,NERV应该也不会让他这样的小孩子知道吧。

相比起源堂,冬月与其他职员似乎更加疏远。除了律子、源堂之外,他基本上没有与别的职员们说过话。就算有时要对美里等人交代命令,大多也是三言两语就结束了。

冬月副司令的人缘并不差。他只是刻意与别人保持距离而已。

 

 

 

但是零曾经说过。

真嗣看她的眼神,和冬月副司令很像。

 

 

 

绫波系列克隆人的开发,与冬月有很深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几乎是他一人完成的,与直子和源堂关系并不大。

有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律子对零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直到她被直子杀死而又奇迹般地复活之后,律子才知道原来她是寄宿着莉莉丝灵魂的克隆人。

对于零,冬月又有着怎样的感情呢。律子从来没有看到他和零说过话。作为一个知晓零身世的人,作为零的创造者,在面对自己的造物的时候,心中定然会感受到一丝悲悯的吧。

因为悲悯,所以对她格外冷漠,大概是这样的吧。

 

 

 

当零说起真嗣的目光的时候,是在第五使徒入侵之前。

在生死关头,他最终选择了救她。在那之后,零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到了如今,她的感受应该已经和以往大不相同了吧。

律子看得很清楚,她变得开始在意真嗣了。但是,他却始终对零很冷漠,就像是不愿和她有所瓜葛一样。

不,事实上并不仅如此。

 

 

「......那孩子、对谁都是这样呢。」

 

 

 

一缕白烟翻腾着,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不只是零。美里也好,明日香也好,对于任何人,他都是一副疏远冷漠的样子。就像是不愿在世界上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一样,从未敞开过心扉。

 

 

他大概觉得自己是引发了第三次冲击的罪人吧。当他再次面对那些熟悉的人们,心中的负罪感就会再度苏醒,让他饱受折磨。

 

 

也许,冬月副司令也是这样吧。正因为知道源堂的计划其实是一场弥天大错,作为他的帮凶,冬月才会下意识地选择在自己与他人之间筑起一道高墙。

 

但是,冬月与「真嗣」终究还是有所不同。作为NERV的副司令,他所得到的关注,注定要比区区十四岁的少年多得多。

 

 

可是「真嗣」呢。

曾经那个无所不能的他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个弱小、迷茫的孩子而已。的确,对于他的遭遇,许多人都会感到同情。但事实上,他们所知晓的并不是真相。

「真嗣」已经不在了。

还不曾有人为他祭奠过。包括律子。

 

迟早,那个满身伤痕却依然不屈地抗争的少年,将会被彻底地遗忘。

 

 

 

对于真嗣的突然失忆,有人失落,也有人疑惑。但那不过只是表层的东西而已。

很快,所有人都会习以为常。曾经存在过的少年,他在这世界上留下的一切,都会由新的真嗣来替代。

 

 

 

为什么知晓真相的人,只有律子一个呢。

为什么再也没有人注意到,现在的真嗣和曾经的「真嗣」,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人呢。

 

 

唯有律子,曾有一瞬间真正地触及了他的心。

唯有律子。

 

 

 

那是一颗,何等寂寥的心啊......

 

 

 

 

短短一瞬的触碰,随后,便再度分开了。即使是律子,也从未真正走入过他的内心。

 

 

 

 

 

望着渐渐消散的烟气,心中涌上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即使闭上了眼睛,还是有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

但在心底的某处,有一个声音正在冷冷地嘲笑着哭泣的自己。

 

 

 

明明本部的副司令遭到了劫持,明明嫌疑人很可能就是自己仅有的朋友之一。明明有那么多重要的事,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思全都落在那个业已消失的少年身上呢。

 

 

真是愚蠢的女人。

 

 

现实是无法逃避的。

就算想要转移注意力,愁思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找上她。

仿佛置身于牢笼之中。

 

 

不知不觉中,原来,自己已经再也放不下了啊。

 

不是源堂。而是真嗣。

 

 

可是,为时已晚了啊。思念也好,愧疚也好,已经再也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果然,是个愚蠢的女人。

 

 

 

 

 

 

 

 

 

 

敲门的声音,让律子的思绪戛然而止。

掐灭了烟,有些慌乱地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

但泪痕大概是擦不干净的吧。走进研究室的玛雅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

已经无所谓了。她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之所以叫她来,本来也不是为了谈自己的事。

 

 

「嗯、那个...前辈...」

 

「数据很多吧?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是...」

 

玛雅有些紧张地打开了手提电脑。

在她敲打指令的时候,律子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扫视着屏幕上的内容。

三张颜色不同的柱状图,下面还标上了数字1、2、3。

 

与试验时看到的一样。标号为2的那张图依然有着最高的数值,接下来是1和3。

 

 

「身体状况呢?」

 

「大体没有什么异常。真嗣君的血压和脉搏也不像上一次那么杂乱了。」

 

「是吗,看来慢慢习惯了呢。...让我看一下变化的趋势。」

 

「是。」

 

屏幕上随之出现了三张折线图。这是依据过去十余次试验的数据绘制的。

虽然呈现微小的波动,但还是稳步上升的白色曲线。

原本非常高,却在某一时刻出现骤降的蓝色曲线。

最后,那条红色的曲线,原本一直位于蓝色曲线的下方,如今却处于最高的位置。不过,律子的感觉是对的,数值的确是在缓缓下降。

 

 

 

「...明日香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检查出异常,但是...她的状态果然还是有点不正常。」

 

「......嗯,看来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玛雅也一定注意到了。

随着试验的重复进行,与EVA的亲和性应该越来越高才对。同步率毫无征兆地开始下降,的确很不正常。

如今的明日香已经是本部的王牌。一旦她的同步率出了问题,绝不能用一句简单的 ‘ 原因不明 ’ 草草了事。

 

 

恐怕,正是察觉到了明日香的异样,加持才会那样说的吧。

 

——‘ 明日香就拜托你了 ’ 。

 

 

 

 

「前辈?......怎么了吗?」

 

玛雅显得有些不安。

 

差不多也该说正事了。只是为了查看数据的话,没有必要特地叫她来这里。有些话,只有在不需要担心被监听的研究室里才能说。

 

 

 

 

 

 

 

 

 

 

「...怎么可能、冬月副司令竟然被......可是,到底是谁......?」

 

「现阶段还没有查明。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做出应对。...副司令是本部的二号人物,拥有和碇司令同等的安全权限。玛雅,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从外部直接入侵本部的系统吗...?的确...如果有冬月副司令的权限,理论上可以直接连接我们的内部网络...但是,这样一来会留下痕迹的,对方的行径也就暴露了呀?何况我们可以现在就把副司令的接入权限删除掉的。」

 

「嗯,如果对方使用副司令的权限接入的话,我们马上就可以查出来。但是,如果遭到入侵的是其他支部的MAGI呢。...要知道,冬月副司令遭到劫持这件事是绝对机密,即使在本部内也不可以泄漏出去。所以这一次,我们无法向其他支部求援了。」

 

「怎、怎么这样......」

 

 

玛雅脸色有些发白。

大概是被事态的严峻性吓到了吧。

但律子并不是危言耸听,MAGI的确随时都可能被攻破。不过,想必副司令是不会那么快把这些机密说出去的吧。

当然,用药物手段逼迫他说出情报是可能的,但如果此事真的是加持所为,应该不会在这么早的阶段就采取如此野蛮的手段。

 

 

「玛雅,副司令的事情现在只有司令、我们和安保部知道。回去之后,继续做你的工作就好,这里的事千万不可以跟别人说起。另外,玛雅,帮我盯紧MAGI。」

 

「...前辈,不需要设置防火墙吗?」

 

「不需要。如果对方也有水平相当的技术人员,防火墙没有意义。不如正好利用入侵的痕迹反推出对方的真实身份,以及想要什么样的情报,有着怎样的目的。」

 

「...我明白了。可是,如果遭到入侵的是其他支部,我们就束手无策了啊。」

 

「嗯,说的也是呢...」

 

 

玛雅的担心不无道理。万一对方其实并不打算侵入本部,那么这条守株待兔的计策也就落空了。

就算放任本部的MAGI门户大开也没有意义了。

 

 

可是,为了查明劫持冬月的真凶,就必须要尽可能地搜集线索。

就算冒着MAGI被侵入、数据被窃取的风险,也是值得的。

 

 

 

 

 

然而,源堂却似乎并不怎么担心MAGI内部的机密信息遭到窃取。这一点,让律子非常在意。

他所说的 ‘ 使用MAGI ’ ,如果不是指利用MAGI让对方上钩,那又指的是什么呢。

 

 

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他所提到的那个有能力把加持送入NERV本部的秘密存在,究竟是什么呢。

是补完计划委员会吗。

 

 

律子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某种可能性。

与NERV属于同一种类的组织,与补完计划有深远的联系,且与源堂保持着敌人或是盟友的关系。并且,同样精通MAGI的运用。

这样的组织,的确是存在的。而且不止一个。

 

 

「...玛雅,利用本部的系统,可以实现对其他支部MAGI的监视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系统的安全工作是由各支部独立承担的,一般情况下我们并没有介入的权限。虽说各系统是彼此联网的,但深层部分历来都是互不干涉的,所以...」

 

 

玛雅眨了眨眼睛,这样说道。

律子已经预料到她会这么回答了。

 

 

「 ‘ 一般情况下 ’ 是吗…但是,比起各支部的分机,MAGI原型机的性能要更加优越。一对多的话还不好说,但如果是一对一的对抗,我们是不会输的。而且......你是知道的吧,CASPER内部留下的代码。......如果把那些代码也启用又会怎么样呢?能不能做到不留痕迹地侵入支部系统?」

 

 

(虽然能猜到是多此一举,但还是解释一下:这里所说的内部代码出现在TV第十三集中,指的是CASPER内部贴满的大大小小的纸条,也就是开发者直子遗留的原始手稿上的代码。——beiming)

 

 

「......那样的话...嗯,的确是可能的。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毕竟事态紧急啊,已经来不及顾及那么多了。S2机关也好,正在开发中的EVA的数据也好,各支部也应该有很多机密吧。就当是我们帮他们保护信息安全好了。」

 

「嗯,说、说得也是啊。我明白了。」

 

 

虽然终于说服了玛雅,但这一次律子并没有说实话。

如果存在着黑幕,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就藏匿于某个支部中。既然如此,那就有必要掌握其余各支部的动向。所谓的 ‘ 使用MAGI ’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些内部代码的存在,源堂也是知情的吗。

还是说,他只是单纯地信任着MAGI原型机的性能,信任着赤木 直子的造物呢。

 

 

 

各支部的MAGI分机,虽然开发时间要晚于原型机,但仿品终究只是仿品,在性能上不可能与赤木 直子博士亲自开发、优化,甚至不惜把自己当成试验品而制造出的原型机相提并论。

除了把一生心血都投入其中的直子,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把MAGI提升到如此高度。

就连她的女儿律子也不例外。

 

 

一直在追逐着,却永远也无法赶上的存在。

果然,到了最后,还是不得不依靠母亲的力量啊。

 

 

 

不,事到如今就算想这些事也没有意义了。和「真嗣」一样,直子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就算纠结于往事,也只是徒增感伤而已。

用力地摇了摇头。随后,又一次看向了玛雅。

 

 

「玛雅,先从能用的内部代码开始试起吧。虽然当时我只是和你说可以暂时使用一下,但是,想必那些代码你还留着吧?」

 

「啊、嗯......这种事情......抱、抱歉了!前辈!」

 

像是被指出错误的孩子一样,玛雅羞红了脸。看上去非常可爱。

 

律子无奈地笑了。

 

 

「算了,没关系。我自己也抄下来了很多,所以彼此彼此。...总之,我们一起去MAGI那边吧。」

 

「是!!」

 

听到玛雅活力十足的声音,就连原本沉重的心情也稍稍缓和了些。

 

 

所有这一切,其实律子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完。

之所以请她一起来,只是因为,如果自己一个人去做的话一定会很寂寞的吧。尽管知道玛雅对自己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但她毕竟是为数不多的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了。

不,准确地说,在「真嗣」业已消失、加持行踪不明、美里遭到监禁的现在,玛雅应该是唯一的人了。

所以,如果和她待在一起,一定能让心情好起来的。

 

 

至少,在接下来这几个小时里,应该能轻松一些了吧。

 

 

 

 

 

 

 

 

 

 

 

 

 

 

 

但最后,律子和玛雅两人的工作却并没有带来什么实际意义。

因为,在做完之前,冬月就已经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得到通知的时候,玛雅显得很失落。

也许就连律子也觉得稍稍有些遗憾吧,不过也并没有细想。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 谢谢啦 ’ ,然后嘱咐她,把善后工作做完,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既然冬月平安无事,也就不必继续做下去了。

本次劫持事件并不会被公开,而这里正在进行着的事,同样也必须做好保密,消除掉一切痕迹。

 

 

大概是感觉到了语气中的冷淡吧,像是闹别扭似的嘟起嘴巴、垂头丧气的玛雅。

那种天真无邪,让人觉得有点耀眼。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NERV的网络系统到底是怎样的呢。

各支部的MAGI之间应该不是独立的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