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二话

2022年12月1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160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二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9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二话

 

 

 

 

屏幕中,显示着三张柱状图。

这是同步率测试的即时结果,从右往左,三幅图的下面分别标着第一、第二、第三适格者。毫无疑问,位于中间那幅图的数值是最高的。

与之前一样,最低的仍然是真嗣。本来还对他抱有期待的,但他的成绩却并没有提升,倒不如说反而还有点儿下降了。

果然,失去了战斗经验之后,与EVA的适配性也会随之降低。训练终究只是训练,不真正经历一场战斗的话是不可能与EVA建立起很强的精神关联的。就连曾经表现最平庸的零,在经历几次战斗之后同步率也与日俱增。

不过,既然曾经的「真嗣」可以做到那种程度,也就意味着,如今的真嗣身上也有着相同的潜力。

但若想激发出这份潜力,就必须唤起他战斗的觉悟。像现在这样 ‘ 只是因为被别人命令 ’ 才去驾驶,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说到底,同步的本质在于心。

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明日香。

 

所以,如今明日香的同步率每况愈下,一定也是因为内心深层出了问题。

是对战斗的恐惧吗,是对EVA本身的恐惧吗,还是说,是私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呢。

仅从插入栓内的画面上,什么都推测不出来。

 

 

最后,加持拜托自己的事情,律子并没有和美里提起过。

与零和真嗣不同,明日香是美里的同居者。就算真的是两人之间起了矛盾,美里肯定也不愿让别人指手画脚吧。更重要的是,想必加持也并不希望自己说出去。

在明日香的事情上,美里要比律子有发言权得多。既然她不肯主动找自己说起,那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选择。

 

 

绕过美里,直接去找明日香,这样或许比较合理吧。只是,自己和她的关系向来不好,如今想要接近她恐怕更是难上加难。

无论如何,律子总有种感觉,现在并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如今,NERV上下最为关注的都是真嗣的事情。自己在这个时候突然接近她,还摆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恐怕也只会让她觉得虚伪而已。

 

 

 

 

站在律子身旁不远处,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美里,这时终于开口了。果然,说出口的并不是明日香的事情。

 

 

 

「......真嗣君的同步率,实在是很不理想呐。」

 

「但至少达到出战的最低标准了。......现在初号机的冻结状态还没有解除,就让他训练一段时间,扎扎实实地提升吧。」

 

「那得问问使徒答不答应了。...说起来,这段时间使徒一直都没有入侵过呢。」

 

「以往不也是这样吗,连续的入侵之后会出现短暂的空白期。虽然不敢断言,但这样的趋势还是大致可以看出来的。」

 

「...这么一说还真是啊。总之,使徒最近没有出现,真是帮大忙了。要是紧接着上一只使徒入侵的话,我们连可以出战的EVA都没有了啊。...哈,也许我们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呢。」

 

「......说的也是呢...」

 

 

在上一次战斗中,零号机、二号机都遭受了重创,战后的修复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

身为指挥官的美里肯定记忆犹新的吧。即使面对两台EVA的合力进攻,使徒仍然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倘若真嗣来得再迟一点,恐怕零和明日香就有生命危险了。

当时,真嗣又一次违抗了命令。美里告诫过他不可以独断专行,但事后看来,其实她的决断才是错误的。明知初号机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却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而刻意把它部署得离前线那么远。

 

美里必须要为一开始的溃败承担责任。就算使徒最后被击败了也好。

想必在心底,她一定不愿意承认,其实自己是在被真嗣保护着。

虽说最后是暴走的初号机打倒了使徒,但是不惜再次抗命也要奔向战场的人是真嗣。他的意志与决心有目共睹。

 

 

天赋异禀也好,一时的幸运也好。律子并不在意美里怎么想,只要她能说服自己就好。

反正,知晓真相的,只有自己一人。

为了打倒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使徒,为了拯救零,明日香,美里和其他人,他欣然走向了自己的毁灭。

 

 

其实,他原本是有胜算的。如果不是机体准备不周、能量过早耗尽的话。

所以,包括自己在内的技术维护人员,同样难辞其咎。

 

 

正是因为初号机耗尽了电能,为了打倒使徒,真嗣不得不借助了那份未知的力量。作为代价,他被从世界上抹去了。

 

 

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起,之后的发展就再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当时他都在想些什么,是否考虑过自己会面临什么结局,他又是怀着怎样的心境终于下定了决心,统统已经无从得知。也许一开始他只是想赌一把而已,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然而,该从何处着手,律子毫无头绪。

 

 

「上一次」是怎么战斗的,他完全没有对律子说过。事实上,直到警报响起,律子才终于知道原来使徒这么快就会入侵。

那时候,真嗣抛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关于律子和源堂的关系。

关于律子的欺瞒。

 

他那戏谑的笑意,还有冷漠的口吻。

 

 

是了。就像是告别一样。

把彼此间那份嘎吱作响的牵绊,彻底地了断。

 

 

 

 

 

为什么,偏偏在那个时候呢。

在律子的身上,他又在寻求着什么呢。

难道说,之所以接近自己,只是为了借机探知源堂的想法吗。

 

 

 

一块屏幕中,映出模拟插入栓内部的景象。

律子咬着嘴唇,盯着那个在LCL溶液中,静静闭上眼睛的少年。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眼前又浮现出了他最后一次走出研究室时的背影。

他独自走着,再也没有回头。

 

 

 

 

她很想抓过话筒,把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一吐为快,质问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律子同样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

如今眼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真嗣」了。从一开始律子与他就不曾有过任何交集,那些过往的岁月,只属于一个不复存在的人。

 

 

 

 

 

「...那孩子、为什么不肯逃跑呢。」

 

 

同样盯着画面的美里小声喃喃道。

周围有零星几位技术部员在忙碌着。没有谁留意到美里的声音。

 

 

「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身边没有认识的人,对自己所处的组织也是一无所知,稀里糊涂就被任命为了驾驶员......正常人肯定会想逃走的吧。」

 

「...身为管理者的你居然说出这种话呢。但也并不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吧,司令也在啊。」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那孩子都和司令合不来呢。两个人之前不是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吗。」

 

「是真嗣君和你说了什么吗。」

 

「嗯?不是啦,只是突然有这样的感觉而已。如果真的依赖着父亲的话肯定要多去见见他才对吧,像现在这样独自一人生活只会愈发不安不是吗。...不过...那孩子还真是没怎么变啊。对于这里的人也好事也好,依然是一副畏惧的样子。...真是的,我有那么可怕吗。」

 

「...嗯,说的也是呢......」

 

 

 

无论是独自生活的现状,还是是与源堂和其他人的关系,其实都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但是,以前的他却从来没有让美里这么同情过。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畏惧着父亲,对自己的生活深陷茫然与不安,仅有的处世之道就是顺从地接受别人施加给他的一切。

既没有逃跑的勇气,也没有反抗的力量,只是一个怯弱的少年而已。

 

 

 

 

数月以前,「真嗣」的意识进入了他的身体。但在那之前,他一直都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孩子。

没有接受过训练便登上EVA、随后与第三使徒战斗的那个人,本来应该是他才对。

历经一次又一次的血战,跨越无数的生死离别,带着满身的伤痕,迎来的却是世界的毁灭。这就是他原本将要面对的人生。

正是经历了这样残酷的人生,「真嗣」才会出现在律子等人的面前。

以失去一切为代价,才拥有了那份强大到足以逆转未来的力量。

 

 

这都是如今的真嗣尚未经历过的事。

但既然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在历经了相同的遭遇后应该也会拥有同等的力量才对。只可惜,那已经再也做不到了。

本该由他面对的大多数使徒,已经被另一个他击败了。而如今他所面临的人际关系,亦是拜曾经的那个自己所赐。

除非再次逆转时间、回到过去,否则,这一切注定无法改变。

 

对于真嗣来说,此刻才是「起点」。

想必,他再也不可能达到曾经的高度了吧。

 

 

 

 

 

 

正如美里所言,真嗣的同步率很低。

未曾参加过实战的他,连展开AT力场都做不到。

获取了S2机关、拥有无限能量的初号机,在他手里也只是无法发挥威力的玩具而已。

 

 

 

 

时至今日,仍有许多NERV职员把他当作是最强的驾驶员。所有人在畏惧着他的同时,亦在依赖着他。

就连与他走得还算比较近的美里也不例外。但是,期待与现实的落差注定是要慢慢显现出来的。

被别人拿来和一个全然未知的「自己」做比较。这样一味地比较下去,真嗣又能忍受多久呢。

 

 

 

 

「前辈,马上要进入危险区域了。」

 

「......我知道了。那么零,明日香,真嗣君,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辛苦了。」

 

伴随着试验终了的信号,真嗣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地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通过模拟插入栓内的屏幕应该是可以看到律子等人的。而看向这边的他,此刻又在想什么呢。

 

 

律子下意识地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装作检查着零和明日香的数据,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四周应该并没有人注意到律子的异样吧。

插入栓中的两位少女也与往常没什么变化。明日香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零则依然面无表情。

她们两人对于真嗣又是怎么看的,律子还从来没有问过。

花了许久才终于让自己接受了现实,如今,律子已经没有心思留意别人怎么想了。何况,她与零和明日香见面的机会也很少。

 

 

不过,关于明日香的想法,美里大概已经问过了吧。

但律子却并不想去找她。因为总是觉得,她肯定会问起 ‘ 那律子你又是怎么看呢 ’ 什么的。

 

 

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其实对此很感兴趣。换作以前的她一定会直截了当地来问自己。但这一次却没有这么做,应该也是为了照顾友人的感情吧。

在刚才的试验中之所以提到真嗣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她实在克制不住好奇心了吧。要是律子愿意说的话,她肯定会继续追问下去的。

 

 

 

有些事情迟早是要说的。但现在,至少还可以继续拖延下去。

当然了,关于那些心底的那些秘密,她是绝不会说出去的。就算他的离去让自己倍受打击,律子也并不打算把自己真实的一面暴露给别人看。哪怕是最亲密的朋友。

 

 

在友人的面前,就算是没出息地哭出来,大概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吧。

 

但是,心中那份的思忆,她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自从真嗣回来——不,应该说离去才对——已经过了一周。律子终于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再度投入工作当中了。只是,胸中不时涌起的那种滚烫的情感,仍会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许多年前,母亲直子从自己身边永远离开了。在面对她的选择时,她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女儿。

也许「真嗣」也是一样的吧。

律子知道,自己不该恨他的。他一定也有着他的苦衷不是吗。

 

 

 

而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或许什么也做不了吧。

这几个月来,不知不觉中律子已经把他当成了很重要的人。直到失去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他这么在意。

而对于源堂又怎样呢?

无论多少次的肌肤之亲,律子却仍然迷茫,自己的心中,究竟对他抱有怎样的感情?

 

直到初号机真正觉醒的那一天,律子明白了一件事。就算他曾经渴求着自己,但那终究只是虚情假意。他心中的人并不只有自己一个,说不定也许根本就没有自己。

 

 

而自己,之所以转而去追求别的什么,大概也只是为了转移视线吧。

 

足以和源堂对抗的、知晓「未来」的少年,正是最合适的对象,不是吗。

嘴上说着会帮助他,但实际上,只是想要利用他的力量罢了。

 

 

工于心计的女人啊。

就连律子都打心底鄙视自己。

 

 

 

如果真嗣不是十四岁的少年而是成年的男人,也许自己就会毫不犹豫地舍弃源堂了吧。相比起真嗣,那一层肤浅的肉体关系是源堂唯一的优势了。

 

 

多少次战斗之后,当少年与律子在研究室里单独见面的时候。

就算他突然把自己扑倒,然后说 ‘ 请帮帮我吧 ’ ,自己也一定会微笑着点头的吧。

因为自己就是这样的女人。

 

 

 

 

 

好想、与他同床共枕。

确实地、在渴求着他。无论是心,还是肉体。

 

 

直到现在,终于明白了。

 

 

 

 

 

 

那份渴望,已经再也无法实现了。

因为现在的真嗣,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孩子。

 

 

 

即使如此,果然还是在盼望着。盼望他能取回曾经的力量和记忆,再度给律子以指引。

最后,温柔地来到,自己的枕边。

 

 

 

 

不,或许不是真嗣也没有关系。加持也好,谁也好,只要他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只要他能填补自己的悲伤。

 

 

 

真是下贱。

 

 

 

 

这样卑劣的,自己的本性,一点也不想让美里看到。

 

 

 

 

 

 

 

 

 

 

 

 

 

 

 

「赤木博士,有司令秘书的内线电话。」

 

 

一位技术部员的声音,把律子的思绪拉回现实。

打量一眼四周,不知什么时候美里已经离开了控制室。

 

 

接了电话,匆匆赶到了司令室。在这里,只见到了源堂一人。

 

 

冬月副司令失踪了。而且是在完全没有离开过本部的情况下。

 

 

是谁做的,不用问也能想得明白。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一整话里,情节都没怎么推进啊。

该算是独白呢,还是解说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