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一话

2022年12月1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318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一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7 views 次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是吗,他离开了啊。

曾经紧握的双手,原来早已,放开了啊。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一话

 

 

有些时候,就算什么都不用想也没关系。

所以,能在缠绵的欢愉中暂时忘却自我,也一定是种幸运吧。

 

 

 

房间里的空调是开着的,但还是出了很多汗。

身体震颤着,快感的电流传导过每一寸皮肤,让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在到达顶点的那一瞬,她的指甲深深嵌入他后背的肉里。

伴随着双人床的嘎吱作响,她愉悦的声音从未中断过。

而他只是粗重地喘息着,未发一言。

这种事情,律子已经不会在意了。此时此刻,只有快乐才是她唯一的渴求。

沉沦在欲望之中,把一切的理智都抛之脑后。快感在体内积蓄着,让她如在云端。

 

 

也许源堂会奇怪的吧,今天,律子为什么会这么主动。

 

因为已经无所谓了啊。

 

对于律子来说,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

 

 

 

 

 

无论怎样渴求着,心中的空虚却还是无法填满。

不必再想,也无法再想下去了。

就让野兽的本能支配自己,完全占有自己吧。

 

自己什么都没有失去。那种空虚,那种落寞,那种不甘与绝望,不过只是错觉而已。她的身体告诉她,她仍然能找到自己的欢愉。

 

 

 

 

 

 

 

自真嗣醒来,已经过了数日。

 

像是想要把这几个月来的梦彻底埋葬一样,律子不顾一切的渴求着,索取着。从源堂的身上。

不,她只是在找一个逃避的地方而已。只有沉浸在肤浅而猛烈的快乐中的时候,律子才能暂时忘却心底的绝望。

源堂一定也察觉到了吧,但也并没有说什么。之所以回应着自己的贪求,也许只是出于无奈和同情而已。

 

 

同步率百分之三十。别说是明日香,这个数值就算和零比起来也是远远不及。

勉强达到了启动的最低限度。作为一个 ‘ 初次 ’ 驾驶EVA的孩子,这样的表现当然称得上优秀。但与曾经的「真嗣」第一次驾驶时相比,堪称云泥之别。

以技术部为始,NERV的职员们渐渐陷入了恐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可是,源堂却仍然不甚在意。

比起真嗣的事情,他似乎更加担心傀儡系统在初号机上的搭载试验会不会失败。

情事之后。他的心思,显然已经从依偎在床上的律子身上移开了。

 

 

「......你有什么想法吗。」

 

 

律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S2机关的存在,大概让初号机发生变异了吧。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初号机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东西了。...关于暴走的机理,也始终无法解明。所以我想,关于搭载试验,应当推迟......」

 

「傀儡终究只是傀儡而已。小心一点的话,应当不会有问题。」

 

 

对于源堂冷淡的语气,她也以事务性的口吻回答道。尽管如此,燥热之后的疲倦,还是让她的声音显得比平日里更柔和了些。

源堂仰望着天花板,多半是在思索着他的计划吧。

 

 

「...但是,如果要在后续建造的EVA上搭载,不会有问题吗......」

 

「初号机是特别的。...对委员会那边也只能这么说了。」

 

 

言语间似乎也隐约带着一丝苦涩。

为了把EVA置于源堂的掌控之下,根绝驾驶员的反叛行为发生的可能性,所以开发了傀儡系统。这的确是他的本意吧。

如果他,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信任的话。

 

 

的确,以前真嗣已经数次违抗过命令了。虽然没有造成负面的结果,也没有表现出反叛的迹象,但在人们的印象中,他并不是一个怯懦、顺从的人。

说到底,真嗣永远只会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而源堂所需要的则只是一颗服从命令的棋子。

 

 

 

被汗水打湿的床单贴在身上并不舒服。律子翻了个身,昏暗中,她仍能看见那个男人侧脸的剪影。

但他并没有在看她,只是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出神。

是在考虑真嗣的事吗。

 

 

他和真嗣应该已经见过一面了。 ‘ 去驾驶EVA ’ 这样的命令,如果不是源堂亲自下达,恐怕那孩子也不会听的吧。

在病房里两人都说了些什么,律子已无从得知。

不过,真嗣仍将作为隶属NERV的第三适格者,一边上学一边居住在本部的生活区内,这件事情似乎已经定下来了。

也就是说,一切照旧。

 

短期内,这样的安排当然会带来诸多不便。美里说,源堂已经直接问过她,有没有让真嗣与她同住的意向。

但同样的事源堂却从来没有问过律子。至于为什么,恐怕并不只有 ‘ 美里才是孩子们的管辖者 ’ 这一个原因吧。

 

 

当然了,因为考虑到和真嗣见面对她也是种痛苦,为了照顾她的感情所以才没有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个男人从来不会在意她到这种程度。

 

 

无所谓,这样也好。对于如今的律子和真嗣而言,两人的见面并不会有什么积极作用,这的确是事实。

 

 

 

继续想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反正,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自己也并不打算去问。

只是,作为真嗣仅有的亲人,源堂对于如今的真嗣又会有怎样的看法,这一点律子的确很在意。放眼整个本部,他应该是真嗣唯一认识的人了吧。

尽管在此前,「真嗣」与源堂并没怎么说过话。

 

 

就像是看穿了律子的心事一样,黑暗中,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

 

 

 

 

 

 

「......三年前,真嗣还只是小学生...」

 

「......」

 

「…那时候,他逃走了。像个懦弱的小鬼一样。大概是觉得我很可怕吧。无法坦诚地交流,甚至连面对我都做不到。真没骨气啊。」

 

「......」

 

「...现在的真嗣,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戛然而止,他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是在吐露心中的疑念吗,还是说,是在套律子的话呢。

无论如何,有一点是显然的。现在这样的发展,就连源堂也无法冷静应对了。

 

 

对于他的言语,律子并没有说什么。

 

 

这世界上,只有她才知道,真嗣所失去的,并不只有几个月的记忆那么简单。

‘ 除了失忆之外,还出现了精神状态退化的症状。 ’ ——她当然可以这样解释,但那无异于变相地断定如今的真嗣已经陷入了一种病态。事实上恰恰相反。真嗣并没有生病,就算把比律子优秀一百倍的医生请来也不可能治好他。事实上现在他的状态才是「正常」。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从未像现在这么正常过。

如果源堂继续追问下去,恐怕自己也会无言以对吧。

 

 

 

时间还不算很晚。像是摆出求欢的信号一样,律子把身体贴了上去。

现在,已经不想再听到真嗣的事了。

并不是因为那样会打扰到兴致,而是因为,不想让拼命压下去的那份情感再度苏醒。

 

 

 

至少在今晚,至少在此时此刻,自己再也不要想起他了。再也不要了。

 

 

 

 

 

 

 

 

 

 

 

 

 

 

 

 

 

 

 

 

 

 

 

但是,肉体的欢愉,不过只是一时的自我欺骗而已。

 

 

律子是明白的,而且早就明白。

自己的空虚感,心中的那块残缺,注定不可能由源堂填补。

 

 

 

 

 

 

 

 

 

 

 

 

 

 

 

 

 

 

 

 

 

 

 

 

(这段情节,在SR中应该也是有所对应的吧。读过SR的朋友不妨回想一下,在二代绫波丽阵亡之后,真嗣从她房间里找到自己那本被她没收的书之后,做了些什么呢......总之,利用性冲动的释放来衬托人物内心的绝望也不算什么新鲜的表现手法了吧...不过单就这段来说,似乎还不像SR中那么黑暗,当初在读完SR那一段之后,beiming真是有种眼前一黑的感觉......——beiming)

 

 

 

 

 

 

 

 

 

 

天亮的时候,律子一往如常出现在了研究室里。

 

 

「...怎么了,还没和真嗣君见过面?」

 

「怎么会呢。同步率试验也好,健康检查也好,我已经见了他好几次了啊。」

 

「这我当然知道啦。不过,你们好像没有单独见过面说点什么呢。这样真的好吗。」

 

 

 

像是恶作剧一样说着,加持却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

他坐在真嗣和美里常坐的那把椅子上。说起来,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没有聊什么正事,只是随便聊聊天而已。但加持却故意提起了真嗣的事情。

也许是注意到律子在回答的时候有些不自然,他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刚才研究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有一瞬间律子是心怀期待的。而在看清来人是加持之后,她多少有点失望。这肯定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的吧。

 

 

 

「没什么好不好的。真嗣君现在也没有那个状态。再说只要他还是适格者,见面的机会今后还会有的。」

 

「啊,话虽如此。......但是,如今他的状况似乎很有趣呢,如果是小律的话难道不应该满怀期待地给他做一个细致的全身检查吗~」

 

「...各项检查已经由医院做过了,不需要我多此一举。...不过,你和他见过面了吗?应该已经去探望过了吧?」

 

「是啊,简单地见了一面。也没说什么话,可能是我突然出现把他吓到了吧。」

 

「是吗。…」

 

 

 

 

对于加持的事,真嗣当然是一无所知的。虽然不知道两人在病房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对加持来说,如今的他应该完全没有用了吧。

其实,指向真实的路标,早就已经失落了啊。倘若律子在此刻把一切秘密都说出来,加持又会作何感想呢。

 

 

 

 

真的好想一吐为快啊。沉重的秘密积压在心底,时常让律子觉得喘不上气。

无论怎样从源堂的身上索求快乐,无论怎样用做不完的工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心中的那种空虚感都确实地存在着。

就算想忘也忘不掉。

那种漆黑的、令人窒息的绝望感,无论她逃到哪里都会如影随形地追来。

不是为失落之物感到后悔,而是某种,像是被抛弃的孩子一样的感情。

是了。在她还很小的时候,每当忙于工作的母亲休假回家几天而又要再度离开的时候,她也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觉。

 

 

 

无法被填满的孤独。

纵使近在咫尺,却依然触不可及。

 

 

 

 

 

她有种感觉。如果把一切都告诉加持,肯定会发生某种重大的变化。

名为补完计划的毁灭盛宴。距离那一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如果把「真嗣」所经历的未来告诉他,如果把那孩子的愿望说出来,那么,一直以来同样在苦苦求索着的加持,也许真的有能力阻止浩劫的降临。

 

 

那孩子的愿望还并没有破灭。想要阻止世界的毁灭,并非全无可能。

加持是顶级的特工,就连源堂也不得不认可他的能力。再加上身为本部作战部长的葛城 美里,如果是这两人联手的话,一定还有希望。

 

 

 

 

「你怎么啦,突然一副呆呆的样子。」

 

「...啊啦,抱歉。没什么。」

 

向着有些惊讶的加持,回以一个黯淡的微笑。

那笑容之中,一定带着些许自嘲吧。

自己刚才所想的,全都是虚妄。

 

 

 

毁掉补完计划,也就意味着背叛源堂。

那种事情自己做不到,不可能做到。

律子是明白的。如果一个选项本身不可选择,那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直到「真嗣」从这世界上消失,律子都还在思索着那个问题。源堂与真嗣,自己到底该选择哪一边。

可到最后,她还是没有找到、也无法找到答案。

 

 

‘ 还没到那种时候不是吗 ’ 。

她给自己找了这样的借口。

 

 

可是,「那种时候」却猝不及防地降临了。

真嗣已经回归了本来的样子,那么,律子唯一的选择只剩下,让她自己也回归原本的样子。

无论怎样祈祷,他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从一开始,他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一个不存在的人,他的愿望没有任何意义。

 

 

 

心中的缺憾,也许某一天就会被填补上了吧。

即使前方等待着的将是毁灭,但只要能助那个男人实现夙愿,律子也并不后悔。根本没有后悔的理由。

 

 

 

肉体也好,灵魂也好,她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了源堂的身上。这是过往的这五年唯一让她明白的事。

 

 

 

 

「…总之看上去好疲惫啊。小律,你最近的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倒也不是。......不过,小良,你今天来这里,应该不只是为了真嗣君的事情吧。」

 

 

像是想要甩掉那些黑暗的思绪一样,律子转移了话题。

律子在躲着真嗣,这种事情不用问也能看得出来。单单为了这种事情找上自己,不像是他的作风。总之,今天的开场白似乎太长了些。

 

 

 

「...啊,稍微有点事想要拜托小律呢。这么忙还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哦。」

 

「怎么了?见异思迁了?小心被美里杀掉哦。」

 

「事到如今就算是那种事情也已经无所谓了吧。...嘛,小律,你对明日香怎么看?」

 

「...真是唐突的问题。那孩子很讨厌我,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稍稍有点出乎意料。

一般说来,自己甚至都不会想起明日香的事。

律子对她完全没有兴趣,以至于根本不必刻意去忽视她。明日香是第二适格者,美里的同居人,仅此而已。

 

 

 

「哈哈哈,的确,直到不久前她还在说你的坏话呢。因为真嗣君的事,有一段时间你和她的关系闹得很僵啊。」

 

「......啊啦,难道现在不是了吗?原本那么顽劣的女孩子,要是突然改变心境了我倒很想听听原因呢。......多半又是和真嗣君有关吧?因为现在真嗣君的同步率不如她了,对不对?」

 

「...你可真是不留情面啊。」

 

 

加持苦笑着,但也没有否定。大概律子一语中的了吧。如今真嗣的同步率比起明日香和零都差了不少,根本不可能跟上她们的脚步。

这种浅薄的自我欺骗,在律子看来简直有些好笑。明日香自己的同步率明明没有什么长进,倒不如说是在缓慢下降才对。

明明自己并没有进步,有什么好高兴的呢。就算是明日香也不该幼稚到这种程度吧。难道说,最近明日香所在意的其实并不是这件事,而是别的什么事情吗。

 

而加持之所以找上自己,也是为了说那件事吗。

 

 

「...所以呢,明日香到底怎么了?她也应该明白的吧,现在可不是对别人的事情幸灾乐祸的时候。」

 

「是啊,你说对了。现在初号机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与使徒作战主要就要靠明日香了。那孩子对此非常期待呢,还说自己这么多年的训练就是为了这一刻。...但是,小律你也知道,最近这几场战斗实在是让人不安呢。...所以我想,能不能请小律你主动迈出一步,找她聊一聊?」

 

「真是出乎意料呢。但是,如果由我来说她多半也不会听的吧。...美里怎么说?」

 

「啊,我就是听葛城说的,明日香最近似乎有烦恼。我现在实在太忙了,腾不出时间陪她聊啊。」

 

「但是能腾得出时间见美里,对吧?」

 

「只是偶尔啦。」

 

刚才说的事,恐怕也是从床上听来的吧。

大概是以此前的二次酒会为契机,旧情复燃了吧。这一点从最近两个人的状态上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或许是出于尴尬,美里直到现在还是不肯承认。

 

明日香应该也看出来了。不知道这和她最近的烦恼有没有关系。但就算没有关系,她也肯定会对美里和加持心存芥蒂的。

这样一来,就算真的只是因为EVA的事情而苦恼,明日香也多半不会去找那两人倾诉了。而除了美里和加持之外,她就再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了。

 

 

「那好。我会去找她的。......反正就当还你人情了。」

 

 

毕竟在松代的时候,他曾救过律子。

总之,如果是他来拜托自己,那么自己也不会拒绝。只是,如果是为了明日香的话,律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情愿。处理与适格者有关的事本来是美里的义务,何况自己与明日香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就算主动去找她谈,最后多半也是自讨没趣吧。

 

但是,律子这些想法恐怕加持早已猜到了,却还是决定请她帮这个忙。这实在不像他的风格。也许,他是真的遇上难处了吧。

正因如此,律子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随便找个理由答应了下来。

 

就仿佛只有找出一个理由,才能让彼此心安。

 

 

 

「...抱歉啦。看你最近稍微不那么忙了,才来和你说的。」

 

说着,加持笑了起来。

如释重负一样的,轻松的笑容。

是对律子的吗。还是对明日香的呢。

那双深邃眼瞳中,潜藏着的光采。

 

 

不知为什么,这样的眼神,让律子不由得想起某个人来。她下意识地别开了视线。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五章开始了。

距离最后的博弈越来越近了。

会不会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安稳稳地结束掉呢?(笑)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