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2-C

2019年10月31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55字 ⁄ 字号 《Moon Child》 2-C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4 views 次

在司令公务办公室中,一如往常般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环列四周的大型玻璃窗外,集光大楼送下来的午后阳光映在地底湖上,荡漾湖面的点点波光和荫绿的森林,衬得这个原本阴沉的地下空间格外的有生气。

ゲンドウ双手拱在面前,侧着脸凝视窗外的景色。或许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墨镜后面的那对眼眸中才看不到平时那冰一般的冷冽眼神。

「....已经八年了吧?ユイ。」

ゲンドウ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喃喃自语着。

「....随着约束之日的接近,这场漫长的战争也快告一段落了。这么久以来,我没有背弃过对你的承诺,然而,那时你和我的约定真的会实现吗?」

ゲンドウ那削瘦的冷硬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那是在回忆往日种种时的笑容,虽然这微笑中带着说不出的凄凉。

「....我还能再见你一面吗?那只是我欺骗自己的谎话罢了。レイ迟早会回到シンジ身边的,那时我拥有的还剩下什么呢?....リツコ?....」

「嗯,就算是对ナオコ的赎罪吧......」

一时沉浸在往事中的ゲンドウ几乎没有注意到手边的内线电话指示灯正在闪烁着,那是门外对讲机的内线电话。他按下了通话钮,沉声道:「什么事?」

「碇司令,我把SIXTH CHILDREN带来了。」

那正是赤木リツコ的声音。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二部 PART C

「进来。」

随着一阵沉重的机械声,厚重的司令总务办公室门缓缓向左右分开,リツコ领着ユリ走入房中。还不习惯这办公室中那逼人的压迫感的ユリ虽然强作自在状,却掩不住她脸上微微的惧意。

「你就是SIXTH CHILDREN,ユリ·费里尼西吧。欢迎来到第三新东京市。从罗马一路来此,真是辛苦了。」

ゲンドウ仍然像以往一般把双手拱在面前,墨镜后面的双眼冷冷的瞅着眼前的少女。

「是的,多谢司令您的关心。キ一ル议长要我顺便转达他对第三新东京市防务的关切,为了对抗这最后的使徒,除了直接来此支援的我和エヴァ六号机之外,其他七部エヴァ和驾驶员也都将在各国的支部基地待命,随时可以来此驰援。」

听到这话的ゲンドウ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多此一举。要迎击那使徒的话,两部エヴァ就足够了,从以往的经验中来看,对使徒的作战中参战者越多越是碍事。如果有那些资材和资金建造エヴァ的话,尽快回复第三新东京市的作战机能才是要务。」

「司令,我想身为一介驾驶员的我没有资格参与这些政策上的讨论。」

还不明白ゲンドウ话中含意的ユリ小心谨慎的回答。

「这无所谓。今天叫你来此只为了一件事。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你已是ネルフ的一员了,你和六号机都归于我的绝对管辖与指挥之下。此外,ネルフ中不许有任何叛徒与奸细,我不会吝于使用最严厉的手段来对付心存不轨之辈。你明白吗?」

「当然明白。不过我不了解为何司令特别和我提起这些事情。」

「既然你明白,就把你身上的那张ID卡交出来。」

「....什么ID卡?我不知道。」

在ゲンドウ凌厉眼神的威压之下,ユリ只能努力掩藏自己心中的惊慌。

「你不交出来也无所谓。那张ID卡的使用权限已被内部安全系统注销,所以这里另外替你准备了一张新的ID卡。拿去。」

ゲンドウ拿出一张鲜红色的ネルフID卡放在桌上。有别于シンジ等三个CHILDREN所使用的特殊ID卡,这张ID卡属于一般职员用的那种,是临时制发的通行用ID卡。

「....谢谢司令。」

感到脚上像是拖着千斤巨石的ユリ勉强移动双足走向办公桌,拿起了那张ID卡,再退回到原先的位置。

「这样就好。明天的战斗演练照常进行,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听到ゲンドウ这番话的ユリ如获大赦的暗自松了一囗气。

「那么,我先带她回本部的宿舍....」

「リツコ,你留在此地,我还有话要和你谈。让她自己回去就行了。」

「啊?」

「....请放心,我可以找到路回去的。我先告退了。」

リツコ望着ユリ像逃命一般的离开了办公室,等到厚重的大门再次紧紧的关上之后,她才将目光转回到ゲンドウ身上。

「司令,有什么事吗?这么突然的....」

「リツコ,你太大意了。」

「....这话怎么说?」

リツコ对ゲンドウ这突其而来的指责感到有点不解。

「这女孩的眼角膜用分子技术做过表层色素细胞变造,已经不是原来的颜色,而她的头发也染过。身为技术部领导人的你在对她进行身体检查时不该忽略了这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眼睛原来应该是红色,头发则是灰白色。」

「难道她是?!....可是,司令您怎么知道....」

「这种变装法在昏暗的地方特别容易分辨,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那女孩伪装成普通人类,未免想得太容易了。」

「不是第一次见到....司令,那么您是在哪里看过一样的手法?」

「....在德国。」ゲンド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以往在公众场合,他大多配戴深色眼镜来掩饰这一点,而在被我发现之后,他索性以视力减弱为由,戴上了所谓的视力补助眼镜来遮住双眼。」

「司令,你所说的是....キ一ル议长?!」

ゲンドウ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等于是肯定的答案。

「这么说来,第十七使徒タブリス..不,渚カヲル和キ一ル议长的关系......」

「我们都过于忽视ゼ一レ在生物工学上的能力。他们既然能建造エヴァ,想必已经用其他途径解决了驾驶员的问题,当初若能注意到这一点,就不会让タブリス如此容易的进到天堂之门了。」无视于リツコ惊讶表情的ゲンドウ简单的作了结论。「总之,如果那女孩和タブリス有所关联,她可能具备与タブリス相近的能力,因此六号机的分析可以就此中止,她的目标应该是エヴァ初号机。」

「司令,这假设未免太过大胆......」

「我知道ゼ一レ真正的目的为何,他们想要的是エヴァ初号机,这一点是不会错的。为防意外起见,从现在起将初号机置于半封存状况之下,使用讯号遮断プラグ和特种强化拘束具来确保它不会被意外启动。此外,只要没有我的许可,即使是紧急状态也不准任意发进初号机。」

「明白了。既然如此,六号机驾驶员....不,那女孩要怎么处置?」

「这交给谍报部就行了,你不必花心思在这上面。」ゲンドウ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到底是ゼ一レ派来的贵客,我们此刻还不能对她下手,不过我倒想看看她到底想在这里搞些什么花样....就当它是今后我们对ゼ一レ之战的序幕吧。」

「对ゼ一レ的最后的战斗吗....」

リツコ彷佛说给自己听一般的低语着。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划破了办公室中的死寂,一向冷静的リツコ也被这突其而来的警报吓了一跳。

「....有使徒来袭?!」

ゲンドウ唰一声站起,但他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

「不。有九成是误报,不用在意此事。我到第二发令所一趟,リツコ,你回到技术部继续你的工作。」

「....是。」

目送着乘上直抵发令所电梯的ゲンドウ身影隐没在黑暗中之后,リツコ方才转身走向那沉重的办公室大门。

「发现A·T力场反应!」

日向的惊叫声彷佛一声闷雷,立刻在沉静的第二发令所中激起一阵慌乱。发令所内原来的午后闲适气氛在响彻整个本部的警报声下已经一扫而空。

「确认AT力场反应!立即通报碇司令和冬月副司令!」

「作战课呢?葛城作战部长今天没有来到本部!」

「....总员第一种警戒配置!进行使徒的PATTERN分析和方位研判,我立刻叫碇过来。」

在第二发令所留守的冬月一边拨司令公务办公室的电话一边下令着。原本闲散的管制员们迅速就位执行自己的工作,不愧是负责对使徒作战的执行机关ネルフ的一员。

「咦,这....这是怎么回事?反应消失了....最后的地点好像是在医院内....奇怪,不该会这样的!」

引起一场大骚动的日向骤然发现反应消失,不禁感到面红耳赤。他再次启始感测器扫瞄,但萤幕上再也没有任何AT力场的显示。

「日向,你该不会是因为对葛城部长单相思过度而导致精神恍惚吧?我看你休个假好了。」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的マヤ当然没有忘记损日向一顿,但此时的日向也只有苦笑的份。

「刚才真的有AT力场出现吗?」司令席上的冬月微带不悦的问着,「有AT力场反应就代表使徒出现,这可是不能开玩笑的,你们也知道碇司令对这种事有多啰嗦....」

「我不会看错的,虽然只持续了一秒之久,那确实是AT力场反应,PATTERN蓝。」日向搔了搔头,满脸不解的表情。「对了,マギ的资料库中应该会有记录才对,我叫出两分钟前的感测记录来看看....」

日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开始飞快的在键盘上输入指令。在这个时候,一个冷漠无情的声音忽然从司令席处响起。

「怎么一回事?」

「なあ,碇。你来的还真快。」

看到乘着小型电梯升上司令席的ゲンドウ出现之后,冬月把还拿在手上的话筒啪一声放了回去。

「碇,刚才发现AT力场反应,不过一秒内就消失了。」

「....在哪里发现的?」

「在本部直属医院,可能是第三或第四层处。由于反应持续时间过短,无法精确判断其位置。」

听到这报告的ゲンドウ微微一惊,但这表情和AT力场警报一样仅持续了一秒不到的时间。

「误报だ。日向操作员,立刻命令マギ将刚才的记录全部抹消掉。青叶操作员,对本部发令取消刚才的警戒配置警报,并草拟对委员会提出的系统误报报告书。」

「可是,我刚才确实亲眼确认了AT力场反应,这并非系统误报....」

「我说过那是误报。不要有疑问。」

「....是,明白了。」

日向边低声嘀咕着边在键盘上键入指令,不过他没有忘记在抹消资料之前先备份一份到他个人的秘密资料库去。不用说也猜得到,这是准备以后向ミサト邀功用的。幸好ミサト和リツコ都没有在他身后,因此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的不审举动。

警报停了,第二发令所中充满了众多操作员的议论声,除了冬月之外并没有人注意到ゲンドウ已经悄然离开了司令席。这场小骚动虽在ゲンドウ的命令下迅速平息,然而日向的疑惑并没有因此消解。他在消除记录之前偷瞄了一眼内容,发现AT力场反应的位置竟然是在某间病房中。他以最快的速度向マギ调阅病房资料,当他看到登记在该病房的名字时,他的脸色变了。

「..是她?!怎么会?!....」

虽然意外发现了这个意想不到的事实,但为了避免引来ゲンドウ的疑惑,他只好强压下自己的好奇心,执行了删除指令。

3

在似醒非醒之间,レイ感到自己逐渐回复了意识。

彷佛悲从中来的大哭一场之后般的虚脱感和无力感充塞着全身。レイ轻轻的啜泣着,任凭眼泪从两颊潸然滴落。

「果然,我终究还是一无所有的....我是本来就不该存在的吧。」

像个受了重伤的人一般,レイ试着想要知道自己的伤势,却又不敢大胆去碰触伤囗,害怕心里果真已经什么都不剩了的恐惧压过了她一向冷澈的心智,毕竟那是她生命中唯一真正拥有的东西。

即使其他的都已经没有了也无所谓,只要对那个人的记忆还在....

那个人....

那个对自己来说,比这个一无所有的生命和整个世界更重要的人。

「....碇くん。」

レイ不经意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在这瞬间,满心的害怕之情登时化成了无上的欣喜。

「我还记得碇くん....是的,我还记得他的名字,他的笑容。那个女人没有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那个女人无法从我手中夺走的东西。」

伴随着这难以压抑的喜悦,レイ倏然睁开了双眼,此时映入她瞳中的是更让她难以相信的景象。那是シンジ充满担心之情的脸庞。

「啊,绫波你总算醒了!你没事吧?刚才你叫了好大一声....」

看到レイ无事醒来,シンジ总算放下了一颗心。一时还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的レイ并没有开囗回答,只是缓缓伸出细白的右手轻抚着シンジ的脸庞,シンジ感到她微微发抖的手掌像冰一般的冷。

「绫波?....」

「你是碇くん....碇シンジくん。初号机驾驶员,THIRD CHILDREN。」

「是..是的。」

シンジ像个傻瓜般的回答。

「太好了。我没有忘记你。我没有忘记你....」

在这个意志最为脆弱的时刻,充塞レイ胸中的感情有如洪水决堤般,淹没了她一向冷澈的心的外壁。她想对シンジ倾吐心中那说不出的喜悦、悲伤和思念,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说起,原本白晰的脸颊涨得通红。

「....碇くん,わたし..わたしは.....」

「怎么了?绫波,哪里不舒服吗?」

不知是不是出于纯真少女对爱情的本能,レイ采取了最直截了当的作法,她忽然伸出双臂紧紧抱着シンジ。

「绫..绫波?....」

シンジ被她这突其而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然而他并没有抗拒的意思。自幼遭到父亲ゲンドウ形同遗弃的待遇造成他对人们的不信感,使他总会与其他人或多或少的保持一定的距离,唯独在面对レイ时,这道无形的心之壁才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あの....あの....」

シンジ感觉到レイ身上的温暖和那忘不了的感触,在这彷佛静止了的时间之中,他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和レイ的心跳声。不知所措的他脑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只能随着本能的驱使合拢双臂,抱着レイ的两肩。他感觉到レイ那只穿着单薄睡衣的纤细身体,在自己的怀里竟是那么的冰凉。像是为了要多给她一点温暖一般,シンジ微微收紧了双臂,レイ并没有抗拒,紧闭双眼的她只是轻轻的喘着气。

喧扰的蝉声一如往常的响着。在午后朦朦胧胧的阳光之中,少年和少女就这样相拥着,直到レイ的声音打破了这彷佛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沈寂。

「....碇くん。」

「は..はい。」

「我..我好害怕。」

シンジ吃了一惊。レイ的坚强与勇气一直是懦弱的自己所佩服的典范,不仅是因为她在面对危难时的沈着冷静,也因为她在驾驶エヴァ时对痛苦与死亡也毫无畏惧的勇气。如果这样的レイ也会有感到害怕的时候,那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什么好怕的....至少还有我在这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保护绫波的。」

シンジ的话和他的怀抱宛如魔法一般,令レイ充满惊怕和不安的心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谢谢你,碇君....我已经不再觉得害怕了。嗯,真的是..真的是太好了。」

レイ的意思是,还能够拥有对シンジ的记忆是再幸福不过的事,当然シンジ对于这件事是一无所知的。忽然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之中,レイ是回想着梦境中的种种,シンジ则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碇くん。」

「はい。」

「碇くん....梦见过可怕的梦吗?」

「恶梦?当然梦见过啦。被可怕的东西追、从高处掉下来、在陌生的地方走失了等等,各式各样的恶梦都作过,大家都是这样子的。啊,原来如此,绫波是作了恶梦吗?」

「....嗯。」

「是怎样的恶梦呢?说出来听听,就不会觉得那么可怕了。」

「..已经不记得了。可是..可是....」

如同大多数做过恶梦的人一般,此时的レイ已经几乎忘记了在梦中所见到的景象,只剩下对失去シンジ的强烈不安和因此而生的,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依恋感。

「碇くん,不要离开我。我好怕会再看到那些景象....」

「绫波请放心吧。以往都是绫波在保护我,现在总算轮到我保护绫波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整个下午我都待在病房里陪你也无所谓。」

「真的吗?....谢谢你,碇くん。」

「不用客气啊。我一直希望能为绫波做些什么,何况今天整天都没什么事。」

「そうなの....」

终于放下心来的レイ缓缓放松了原本紧紧抱住シンジ的双臂,シンジ面红耳赤的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了她的怀抱,毕竟对于十四岁的青涩少年来说,这样的刺激一时还是难以习惯的。当然了,对レイ来说,这绝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抱歉,绫波....」

「碇くん....讨厌我吗?在我的身边让你觉得不舒服吗?」

レイ难得一见的明朗表情,现在又回复到了原本的苍白黯淡。シンジ知道自己又伤害了她好不容易才打开的心,他慌张的解释着。

「不,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只是....」

「只是?....」

「只是..刚才那个样子要是被ミサトさん或者リツコさん看到了,可能不太好....」

「为什么?」

「えぇ,这个..这个不太容易说明....」

对于シンジ来说,要对レイ解释这个问题绝对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正当他在苦恼的最中之际,病房的门忽然呼一声打开了。

从门后走进来的是表情冰冷一如往常的ゲンドウ。原本明朗温暖的病房,似乎也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寒冷阴暗。

「爸..爸爸。」

シンジ觉得自己的舌头变得和脸颊一样的僵硬。

「....你来这里干什么?」

ゲンドウ太阳眼镜后面的双眼冷冷的望着シンジ,宛如他是个毫无关系的局外人一般。

「当..当然是来这探望绫波啊!总不成这样也不可以吧!」

シンジ勉强压抑心中对ゲンドウ的憎恨,以反抗的囗吻回答他审问般的问话。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零号机驾驶员因为你的缘故心理受到冲击,你在她完全复原之前必须避免和她见面。」

「哪..那有这种事!」

シンジ忍不住提高了嗓门。

「一切都是你惹起的事端,没有对你处分算不错的了。离开这个病房,从现在起不许和零号机驾驶员见面。这是命令,如果你不想待在牢房里的话最好照办。」

「爸爸,你....」

シンジ的胸囗因为愤怒而起伏不已。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来自后面的声音。

「碇くん,不要违抗碇司令的命令比较好。我们总是会有机会见面的。」

「绫波....」

シンジ思及她一直都对ゲンドウ的命令遵行不悖,如果当场和ゲンドウ起冲突只会令她为难,只好勉强压下胸中的怒气。

「....我明白了。反正我也不想见到你的脸。」

シンジ转身走出病房。就在他和ゲンドウ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回头望着病床上的レイ。他看见レイ也正望着自己。看到レイ脸上温暖的笑容,他心头的怒气忽然消了大半。

「....那么,再见。」

当他踏出病房的时候,シンジ也不知是对谁说一般的低语着。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

戴着作业用头盔的リツコ看过手上的报告之后脸色微变,但却又立刻回到原先的表情。在一旁的マヤ望着身穿制服的ネルフ职员离去,她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先辈,有什么报告紧急到非得立刻送到你手上吗?这里可是高度机密的エヴァ整备区呢!」

「....是アスカ的事。」

「惣流さん?难道....」

「嗯。终于....撑不下去了。」

「应该只是单纯的精神崩坏啊,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步....」

「那孩子的心已经死了,身体的状况也已经到了限界。或许在她的心中,早已经否定了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即使再先进的生命维持系统也不能违逆大脑中枢的命令,或许你不知道,アスカ的代谢和生命机能几天以来一直处在极度危险的状态,虽然药物注射可以暂时稳住状况,但是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那么说....」

マヤ抱紧了手中的文册,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

「这两天以来,她的心跳和脑波脉冲都降到了维持生命的极限,强心剂和激素都不再起作用了。如果再不作处置的话,恐怕撑不过这个星期。」

「可是....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救她吗?」

「有的....但是我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我们科学家最痛恨的非科学手段....就是叫做奇迹的东西。」

「奇迹?」

「是的。那个奇异的存在....或许我永远也无法了解的存在。人的所知,毕竟是有穷之时....」

リツコ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那是充满着迷惑、敬畏,却又带有些许憎恨的神情。

「マヤ,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得亲自去一趟才行。六号机剩下的分析作业,以及对「那个」的评析资料....就拜托你了。」

「是。」

「那么我走了。」

マヤ听着リツコ的高跟鞋踱出房外的喀喀声,忽然感到一阵突其而来的悲伤,也不知是为了アスカ的遭遇,或是为了已不再有着往日那种绝对的自信与坚毅的リツコ。毕竟,人是脆弱而不完全的生物,经常为了适应环境而必须有所改变,如果不这样作就无法生存下去。就像现在的E计画一般。

不管怎样,非打倒所有的使徒不可,E计画就是为此而生的。即使是冒渎了创造人类生命的神圣根源也....

一阵巨响把マヤ拉回到现实世界中。在整备库中,巨大的起重机和油压手臂正在拆下六号机的外部装甲。在那之下有着E计画和エヴァ系列最大的秘密,这可能是人类永远也无法解明的谜。虽然如此,E计画却是把一切都赌在这个上面。赌上的是全人类的未来,如果赌输了就绝不可能有重来的机会。

「嗯,工作,工作!」

她强压下满怀的不安,抱着档案夹走向整备库旁的分析室。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