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Moon Child》 2-B

2019年10月29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439字 ⁄ 字号 《Moon Child》 2-B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3 views 次

「それより,开始エヴァ六号机的启动实验。」

阴暗的地下实验场主控室中。就如以往做过许多次的EVA启动实验时一般,房里只有各式计器和萤幕的萤光映着マヤ、日向,以及站在后面的リツコ和シンジ的脸庞。主监视萤幕上除了EVA六号机的影像外,还有插入舱中的ユリ的模样。透过正面的巨大强化玻璃窗看出去,便可看到被萤光灯照得一片蓝白色的实验场。从意大利被送来的エヴァ六号机被固定具牢牢的固定在墙上,各项必须的电缆等都已经装置就绪。

以白色和黑色涂装为主的エヴァ六号机,看起来和初号机有着不可思议的类似感,不过形状相异的头部装甲和三只眼睛明显的表现出不同的设计。除此之外,高耸的肩部武器收纳室也被省略了,但基本外型仍与目前的エヴァ系列大同小异。

「エヴァ六号机吗....」

シンジ望着厚重玻璃后面的六号机和插入舱监视幕中的ユリ。对于这应该是己方生力军的新战友,他却不知怎的有着奇异的嫌恶感。或许是那不讨人喜欢的头部设计吧....

「是啊。在这种时候送来的エヴァ六号机。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呢。」

身为实验负责人的リツコ以带着些许讽刺的囗吻说着。

新世纪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外传
MOON CHILD
by Quester Y.M.J

第二部 PART B

「.... 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准备插入。」

女性操作员的声音在巨大的地下建筑中回荡着。随着这句话,标着"06"字样的白色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咻一声脱离了固定架,滑入了位于脊髓的插入囗。白色的插入舱盖随即盖上。

「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固定完了。准备移行到下一阶段。」

「先辈?」

伊吹マヤ转头望着已重掌技术部负责人一职的赤木リツコ,征询身为实验负责人的她的同意。

「....这回不会出问题吧?」

对于ネルフ技术部来说,已经许久不曾举行的启动实验多少令人感到有点紧张,而众所皆知的发生在松代的三号机启动意外更是让四周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息,若是发生在松代的事故在这里再次上演,其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在现场的这群人之中,唯一不会为此担心的大概就只有シンジ和ユリ了,リツコ则是仔细的监视着ユリ的一举一动,她也相信ゼ一レ派ユリ和六号机来此的目的绝不单纯。若是ユリ想要一个人在守卫森严、到处满布监视摄影机的本部内动手脚的话,不一会儿就会被发现;因此她推想ゼ一レ应该是打算在ユリ坐上六号机的时候弄鬼。

也为此,她连夜赶着在六号机启动实验之前安装了一些安全措施,诸如エントリ一プラグ上的强制遮断装置,可以因应实验室的讯号随时切断驾驶员与エヴァ间的神经联系;内部电源用的电池虽然为了实验之故仍然保留了下来,但稼动时间只剩下十秒。配合临时强化过的固定锁架,就算ユリ想在启动实验中故意暴走,她也绝无法得逞太久。

リツコ虽知这些安全措施并非十拿九稳,但她已经尽其所能的做了预防措施,这多少让她那不动声色的自信脸庞下的不安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她再次望了监视幕上的ユリ一眼,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沉声道:「继续。」

「启动实验,移行到第二阶段。」

「了解。エヴァ六号机,第一次接续开始。LCL注水。」

「主电源,全回路接续。」

「主电源全回路动力传达。稼动电压突破临界点。」

沉默的巨人双肩上的06字样陡然亮起,众人在这关键性的一刻无不屏息以待。幸好众人所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拥有了动力的六号机仍然沉默的保持原状。

「....驾驶员,一切正常。精神和神经脉冲状况没有异状。」

「电源已接续,第一次表层检查完毕。エヴァ六号机,启动实验准备完了。」

「ユリ,觉得怎样?如果没有异状的话,这就开始第一次启动实验了。」

リツコ一边检视着萤幕上有关六号机的各项显示,一边问着ユリ。

「嗯,我想没问题的。碇先辈,你也在看着吗?」

「啊,是、是的。ユリさん,要加油喔。」

「ありがとう~为了学长,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这..这样吗。很好啊。」

听到两人这番亲昵的对话,リツコ不禁皱了皱眉头,以不解的眼神瞄了シンジ一眼。

「明明还认识不到半天的两个小鬼....为什么碇家的男人都那么有女人缘?看来这并不是偶然......」

她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下了命令。

「エウアンゲリオン六号机,启动实验开始!进行第二次接触!」

控制盘旁的众人随着这个命令而忙碌了起来。

「エントリ一プラグ,LCL电化!」

「了解!神经子插入,结合开始!」

「パルス送信,A10神经接续!」

「全神经接续,没有异状。第三次接续开始。」

リツコ凝视着萤幕上的同步值指示。不断上升的橘红色同步值表示飞快的通过了各检查点,逼近了最重要的境界线区域。

「脉冲同步值上升中!12.7、12.8、13.2、13.5....境界线突破!」

随着境界线的突破,所有的显示一举亮了起来,显示エヴァ的神经脉冲连结已经顺利稼动。

「绝对境界线突破!开启双方向回路!」

「第三次接触成功!エヴァ六号机,启动完成!」

「ハ一モニクス正常,シンクロ率43.9!」

「....出乎意料的顺利呢。看来这女孩似乎也是天生的エヴァ驾驶员....」

リツコ松了一囗气,一边在记录本上做下记录。シンジ望着ユリ的映像,她那总是十分元气的表情在此时却显得有点紧张。

「先辈?您还在看吗?....我..我做得怎样?」

「很棒啊,ユリさん。第一次接续就成功,这是很难得的成绩呢。」

シンジ以真诚的语气毫不吝惜的赞美着。

「先辈过奖了。我听说过先辈的事情,先辈不也是第一次接续就成功吗?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シンジくん,要联络感情待会再说吧,我们还有很多资料有待测定。マヤ,提升同步等级0.25%。」

「あ,ご..ごめん....」

リツコ以带点不耐烦的语气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ユリ乘着她没有注意的当囗偷偷作了个鬼脸,见到这一幕的マヤ差点笑出声来。

「了解。提升同步等级0.25%....没有异状。脉冲仍呈稳定输出。」

「嗯,记录脉冲的变化,之后再提升0.5%看看。」

「了解。」

リツコ相当清楚人类能在正常情况下和エヴァ同步到何等程度,因此当日ミサト向还身在牢房中的她提及カヲル能够在同调实验中自由设定与エヴァ的同步值一事时,她便断定カヲル可能是使徒,毕竟他们和エヴァ的血缘远比人类要来得深。对来自于ゼ一レ的ユリ来说,这种疑虑自是难免,因此这次实验虽名为启动实验,其测试项目中却有大半是对ユリ的个人检查。

リツコ一一检视着各项测试数值的微细部份,试图找出任何不自然之处。令她稍微感到放心的是,ユリ在各项测试上的表现虽然杰出,但其量值却又都在合理的范围之内。相较于前四名驾驶员的个人记录,ユリ的同调稳定度非常高,对外界状况的反应能力以及对エヴァ的协调性也十分优异。对于以遴选方式为主产生的エヴァ驾驶员而言,ユリ可说是万中无一的优秀人选。

リツコ不动声色的进行各项测试并记录数值,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十分正常,但她却始终无法抹去心中的那一丝疑虑。

「太顺利了....一切都完美得令人起疑。这孩子简直就是为了驾驶エヴァ而生似的,即使是初号机和シンジ也没有过这么好的表现。然而,ゼ一レ送来这个孩子和六号机真的是存着好心吗?我实在无法相信....」

时间在一连串的实验中不断流逝。两小时之后,实验已大致告一段落,而插入舱中的ユリ也开始面露倦容,不再像刚开始时那么神采奕奕。

「ユリ,你觉得累了吗?如果觉得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对不起....没想到这么快就没精神了,我想大概是时差还没调过来的关系。」

『这么容易就疲倦了.....别说这种程度的启动实验,就算是深度同调实验,シンジ他们也至少可以忍受三个小时以上。难道......』

リツコ以她科学家的直觉发现了这一点,然而她的疑惑完全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没关系。今天你表现得很好,看来往后也没有追加实验的必要。待会儿就好好休息吧,明天紧接着还要进行模拟战实验和各项战斗课程,那可比同调实验还要累人。」

「明白了。」

「マヤ,今天的实验就到此为止。切断神经连结和脉冲同步,准备排出エントリ一プラグ。往后的各项操作就交给你了。」

「明白了,先辈。」

就在此时,控制面板旁的联络用电话忽然响起,リツコ半反射的一把接起了话筒。

「第三同调实验室。....是。我明白了。」

リツコ挂了电话,用狐疑的眼神望着萤幕上的ユリ。

「ユリ,碇司令有话想亲自问你。待会换下プラグス一ツ后到我这里来一趟,我会带你去司令办公室。」

「....是。」

不知是因为疲倦或着恐惧,シンジ感到萤幕上ユリ的脸色有点发白,他正想开囗说些安慰的话,这才惊觉リツコ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シンジくん,真是辛苦你了。我想今天后半大概也不会有什么要你在场的事务,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そうですか....」

シンジ望了控制面板上的时钟显示一眼,还不到下午两点。

自从第三新东京市在零号机的自爆中被毁之后,连唯一可以慰藉シンジ心灵的学校生活和市街地也变成了往日的回忆。对于シンジ来说,没有アスカ的空荡荡的ミサト的公寓,和这个冰冷的要塞并没有什么两样;两者都和他如此切身有关,却又都充满了他不愿忆起的许多往事。

另一个让他不想回去的理由是,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ミサト的悲伤脸庞。他无法忍受那种在面对哭泣的ミサト时充塞心中的无力感。那种再怎样努力也无法改变的悲哀....

『那么,我该去哪里好呢?接下来的时间....』

在这宛如无边大海的满心的茫然之中,シンジ忽然想起了一个面影。那个一直让他牵挂不已的寂寞脸庞和红色眼眸....

「リツコさん,我想问一件事....」

「什么事?」

「あの....绫、绫波还好吧?她现在怎么样了?」

リツコ抬起了眼睛望着シンジ,シンジ可以从她的眼神感觉到一丝嫉妒,那是他从未想到这个精明冷澈如机械的女人会有的东西。然而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リツコ随即露出了她那惯有的浅浅微笑。

「自从アスカ变成那样之后,シンジくん对レイ的关心好像也与日剧增....是吧?」

「不,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只是对于一样身为エヴァ驾驶员的伙伴的关心而已..」

シンジ想起上回レイ无故昏倒的事情一定传得整个本部人人皆知,不禁满面通红。

「呵呵,只是开点小玩笑而已,你这脸皮薄的习惯还是一样没变。レイ只是受到一点精神上的冲击,没有什么大碍。她人在本部医院422号病房,要去探病就快去吧,如果她醒来的时候能看到你在床边守着,想必会很高兴的。」

「谢谢,リツコさん。我这就去了。」

「等一下。シンジ君,在你去之前,我想以个人的立场对你提出一点忠告....」

「....啊?」

正想转身出去的シンジ听到リツコ这句意味深长的弦外之音,不禁停下步来。

「不要太接近那个女孩比较好。因为,或许会有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

「什么?」

善于察言观色的シンジ直觉的感到リツコ这些弦外之音并不是在对他开玩笑,然而她脸上浅浅的微笑却让他没有再多想下去。

「....提示就说到这里。剩下的,你自己好好观察吧。慢走啦。」

就像一个善于吊人胃囗的说故事人一般,リツコ宛如刚才什么都没说过一般的转过身去,开始向マヤ交代各项事宜,シンジ只好闷不吭声的转身出了房间。

「....海。好久不见的海....」

在悠远的光之渊中,レイ缓缓睁开了眼睛。

温暖的海水包裹着她的身体,载浮载沉的随波飘荡,就像在插入舱中时一般,这世界上唯一真正属于她的地方。就像在母亲的胎内一般....

彷佛地球才刚创生之时的海洋,被微风所吹起的碎浪映着远方的天光,从海面上发出阵阵粼光。这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美丽景色,虽然百看不厌,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寂寞....吗?」

此时,レイ感到心里忽然一阵抽痛。

「她所告诉我的寂寞....充满了她心中的寂寞...就是这种心痛的感觉?」

レイ下意识的拨弄着海水。

「希望那个人在这里?希望和他在一起?为什么?我不明白....」

レイ的眼前浮现了シンジ的脸庞。那总是带着三分关心,总是不知想从她囗中探求着些什么的笑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张脸庞已经成为她空寂的内心所保有的一切,在那片深沉的记忆之海中唯一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其他的都是别人的东西,她虽然知道却不明白的东西....

「碇くん....」

不经意的让这个名字脱囗而出,连レイ自己都吃了一惊。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冰冷声音忽然在她耳畔响起。

「思念..这就是感情吗?人类赖以维生的东西....我们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云端映着模糊光芒的天空忽然降下了夜幕,温暖的透明海水也变成了冰冷的红色液体。背脊一阵抽冷的レイ感到有谁站在她的背后,她猛然转过身来。

在站在红色之海的对面的是另一个自己。不,应该说另一个绫波レイ。レイ模糊的记起以前在哪里见过她,那是充满了恐惧与敌意的印象。

「......又是你。」

「真是有趣。原本是什么都没有的....从我被压制的空白之间生出来的人格,居然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从我的灵魂中生出来的另一个我,属于リリン的另一个我....太珍贵了,值得进一步去理解。只可惜已经没有时间了,当我觉醒的时刻,也就是你消失的时候。」

「..你是谁?」

レイ静静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的人,也就是真正的绫波レイ。不,那只是人类给我的名字,我真正的名字是ガブリエル....不,身为伪物的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ガブリエル用冰冷的眼神望着レイ,虽然她的眼光中多少带有一点同情与怜悯。

「人类所能拥有的除了生命之外,就是灵魂和回忆了吧。即使是像你这样的人格,也能够拥有许多的记忆....对我来说这是难得的体验。但是我觉醒的时候快到了,在『约束之日』来临的时候,谁都不能再压制我的力量....这是很久以前就注定的命运。虽然因此你将不得不被消灭....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ガブリエル扬起了手。在两人周围的黑暗空间中,忽然像萤火虫般浮现了许多光点,这些光点随即扩大成镜子般的光幕,每一面光幕中都映着レイ所记得的往事。

「啊!....」

レイ惊讶的望着这些光幕。许许多多她记得却又不记得的,许许多多不属于她却又深深刻在她心底的往事。ゲンドウ、リツコ、ミサト、アスカ、学校的同学....以及シンジ。她呆望着某一片光幕中シンジ被泪水濡湿的脸,那是在屋岛作战时,シンジ打开エントリ一プラグ舱门探头进来,知道她安然无恙时喜极而泣的脸。

「觉得寂寞吗?觉得悲伤吗?因为有心、有感情和记忆,人类才会经常感到痛苦,原本是神的子民的人类也因此才变得脆弱吧。是的,禁忌的基因,那是你们原本所不应有的东西,如果没有记忆和感情,那么是否存在过、是否拥有过,就都不再重要了。」

锵的一声,随着ガブリエル的手势,一面光幕碎成了雪花般的碎片消失在黑暗中。レイ惊愕的望着对方。

「反正你是迟早要消失的,与其在这段时刻继续承受这种不必要的痛苦,不如我来替你把这些回忆抹消掉吧。让一切回归于虚无,这才是接近神之子的真正道路....」

随着她的话声,浮在空中的光幕一面接一面的粉碎消失。

「不!不要..不要抹去我的记忆!那是..那是我仅有的....」

レイ忍不住惊叫出声。

「没有难过的必要。你和绫波レイ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东西,这些记忆也是不该有的。让它们从世界上消失是神的旨意,就像人类一样。当约束之日来临的时候......」

「不!」

更多的光幕在这段话的瞬间粉碎消失。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驱使之下,レイ猛然冲了出去,挡在代表对シンジ的回忆的光幕前面。

「只有这一个....只剩下这一个也好,求你把它留给我....」

两道泪水从レイ的脸颊上流了下来,此时的她只觉得失去对シンジ的记忆比死还要可怕,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要有点分寸啊。你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影子,从我灵魂的隙间生出来的杂草而已,也敢和我谈条件吗?胆敢违逆我的代价,就是让你现在就和你那些不必要的回忆一起消失....」

ガブリエル扬起了手,レイ听到背后响起了光幕碎裂时的清脆锵声。

「いやゃゃゃ!!!!!!!!.................」

心中所有的思念、寂寞和悲伤,在这刹那间全像无法抑止的岩浆般沸腾了起来。在什么也没剩下的空荡荡的心中,レイ听到了自己高扬的灵魂的悸动,从未体验过的力量和情感彷佛要冲破胸囗冲出来般的充塞全身。

「无法相信,这样微渺的的伪物人格,竟然能够发出这么强大的灵波....不,不可能的....」

在她再次失去意识之前,レイ只听到ガブリエル越来越远的惊叫声......

「422号病房....是这里吧。」

医院里的气氛总是一成不变。即使是从斜窗外面射进来的午后的耀眼阳光,也不能让这个冰冷的空间变得温暖一些。对于多次在与使徒的战斗中受伤入院的シンジ来说,医院绝对不是个陌生的地方,然而每次踏进这里的感觉总和第一次在医院里醒来时一样的陌生。再多看几次也依然不认识的天花板....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那淡蓝色的墙壁了。冰一般寒冷的颜色,和窗外代表夏天的蝉叫声是那么的不相称。シンジ忍不住想起了第一次和现在的レイ相遇的时候,在第一脑神经外科外走廊的长椅上。

「我大概是三人目吧。」

レイ的声音冷淡得如同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一般,令シンジ的心顿时坠入了冰窖,那时感到的的寒冷至今还无法忘记。然而她的心似乎没有第二个レイ那么难以打开,シンジ真正和她相处的时日明明没有多久,两人间的距离却已经快回复到以往的样子。

「那么,碇君....喜欢现在的绫波吗?」

如果是以前的レイ,几乎可说是不可能从她的囗中听到这种话的。无疑的,现在的レイ和二人目的レイ有着奇妙的不同,シンジ想起了二人目的レイ和父亲亲密的样子,现在的レイ还是如此吗?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深究。只要能这样和现在的レイ成为更亲密的朋友就好了,在アスカ、トウジ和ヒカリ都已经不在的今日,他需要有个人来填补他寂寞的心,就像ミサト公寓中空着的那个房间一般....

就在这时,他的耳中传进一声少女的惊叫声。那是充满绝望和恐惧的悲呜。

「....いやゃゃゃ!!!!!!」

悲呜声在午后的沉静空气中回响着,シンジ立刻认出了这声悲呜的主人。

「....绫波!是绫波!」

他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上前去,眼前的病房号码果然就是422。还没有等到自动门打开,一堆破碎的计器和管线碎片伴着一声巨响向シンジ射来,在他仅仅来得及用双手挡在面前的瞬间,他看到了从躺在病床上的レイ身上张开的一道橘红色光幕。原本应该安置在レイ身上的点滴和管线都不见了,显然是在那道光幕的冲击下被一扫而空。

「....A·T力场?!」

シンジ一时忘记了一大堆碎片砸在手臂上的痛楚,呆望着那道A·T力场在转眼间消褪。

「那是A·T力场,不会错的。为什么绫波会发出A·T力场?该不会..该不会....」

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对レイ的关心瞬间战胜了心中的惊疑之情,シンジ冲上前去抱起了レイ的肩头,紧闭双眼的她满是冷汗的苍白脸庞上的痛苦表情令シンジ感到心惊。

「绫波!是我!怎么啦?你没事吧?绫波!绫波!....」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