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五话

2022年12月1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725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五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6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五话

 

 

 

 

情况正在恶化。

房间里的所有人,一定也都看出来了。

 

 

定期进行的同步率测试。上一次不过就在几天前。

真嗣倒还情有可原,但对其余的两人来说,这样的测试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了才对。

然而,屏幕上显示的结果,却远非如此。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呀,明日香。」

 

「我已经很认真了好吗!!」

 

几乎是暴怒地吼了回来。

想必她也一定很痛苦的吧。对别人处处严格的明日香,其实对自己最严格。

气氛并不轻松。美里那一句不合时宜的玩笑话,也是明日香发火的原因之一吧。

尽管之前就一直在缓缓下降,但是这一次,明日香的同步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骤降。

 

 

原因不明。

虽然能想象到应该是精神层面出了问题,但从表面上看来,她仍然与平日里无异。

律子身旁的美里,同样眉头紧锁,表情甚是苦涩。

 

 

不,原因大致还是猜得到的。只是,应该会很难开口。

思索了片刻,还是凑到美里的耳边,小声地问了一句。

 

 

 

「......和她说过了吗?」

 

「...没有。毕竟,现在还没有定论不是吗。」

 

美里低下了头。

明明律子都还没有提到加持的名字。

 

「这样啊。但她大概已经感觉到什么了吧。」

 

「......」

 

「不能再坐视不管了。至少,要把明日香表现退步的原因找出来。」

 

「......所以、拜托你了啊,律子。」

 

 

美里望向别处,这样说道。

把适格者、尤其是明日香的管辖托付给别人,放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至少,曾经美里一直以这份职责为荣。

那两人的同居生活中,矛盾一定是少不了的。律子已经能猜到了。

最开始,也许是出于一丝负罪感吧,美里盛情邀请明日香住到了自己的公寓里。那时的她,仍然能游刃有余地应付工作与生活,能有一位同居人,对她来说也许是个乐趣。

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无论是美里还是明日香,支撑着她们前进的东西正在渐渐崩塌。继续住在一起,只是对彼此的折磨罢了。

 

 

 

分崩离析的、虚假的家庭。原本,真嗣也会是这个家的一员。

在他的记忆中,加持消失以后,与美里的生活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与现在一样吗。

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对了。他曾经提到过一件事。

 

在日后的战斗中,二号机将会无法启动。

 

第十六使徒入侵的时候。到了那时。

 

 

 

现在明日香的状态正在急剧恶化,这样下去,很快就要无法驾驶了。

在他原来的那个世界,也发生了相同的事,是吗。

 

 

 

 

走近玛雅的身旁,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果然,明日香的同步率还是没有任何改善。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测试了。事到如今,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电而已。

 

 

 

明日香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状况了吧。插入栓里,她低着头,一反常态地安静。

 

 

 

 

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在玛雅耳边小声说道。

 

「二号机驾驶员的变更,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

 

「......」

 

 

 

一瞬间玛雅露出了极不情愿的表情。但律子并没有在意。

派不上用场的人就立马舍弃掉——就算受到这样的指摘也无可奈何。反正,相比起一时的残忍,把一个无法战斗的人派上战场送死才是最不人道的。

 

但在心底律子明白,这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明日香状态如何,今后又会怎么样,其实律子并不是很在意。

 

 

与零号机和初号机不同,二号机的驾驶者并非不可替换。

没有必要拘泥于第二适格者一人。这是源堂的原话。

为了提高战斗和训练的效率,撤换驾驶员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已经够了。玛雅,结束试验吧。」

 

「是...」

 

「...各适格者接下来的安排全部取消。换好衣服以后,让他们暂时在本部待命。」

 

「是、我明白了。」

 

 

必须要做一次心理咨询,检查一下明日香的心理状态,找出同步率日益下降的原因。这样一来,就算某一天要换掉她,也不会显得太突兀。

如果只留下她一个人,按她的性格多半又要闹别扭了吧。所以才让三个人一起留了下来。

 

 

没错。律子在心里又确认了一遍。

之所以让真嗣也留下,仅仅是出于这一个理由而已。

 

 

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了。就算和他说话,也没什么意义。

 

 

 

 

 

掌心里汗津津的。难道说,自己其实很紧张吗?

无所谓了,没有在意的必要。反正再过十几分钟,就算再不情愿也要和他见面了。

美里一直站在一旁,打量着这一切。到最后,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心理咨询是在一间很少启用的会议室里进行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律子一个人在主持,本应一同到场的美里并没有来。她之前的那句 ‘ 所以、就拜托你了啊 ’  ,大概是真心话吧。

不过,监视器和拾音器是开着的,指示灯正闪烁着淡淡的红光。应该是玛雅正在另一边看着吧。

 

 

与零的对话,只持续了大约十分钟。

她的一切表现都很稳定,同步率也没有异样。所以其实并没有太多需要问的。

在零看来,最近的明日香有变化吗?——原本律子是很想这样问的。但是,考虑到那两人几乎从未有过任何交集,就算问了恐怕她也答不上来的吧。所以,最后也就没有问出口。

 

 

看上去身体状况并无异常,血红色的眸子依旧冷若冰霜。律子简单地问了一些事情,但她对此毫不在意。

 

 

照这样下去,谈话很快就要结束了。然而,律子所抛出的一个问题,终于让少女的表情中闪过了一丝涟漪。

 

 

对于真嗣的变化,有何感受呢。

 

 

也许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吧。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开口。

而律子也并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等待着她的答案。

 

自从真嗣失忆已经过去几周了,这还是律子第一次向别人问起与他有关的事。

对于这突然的变故,美里和源堂大概也会百感交集吧。但是,律子却并不想和那两人说。

不只是美里和源堂。准确地说,关于真嗣的事情,她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起。

简直就像是当成了某种禁忌的话题一样。

 

 

然而,为什么自己会在零的面前提起呢。那样的禁忌。

是因为「真嗣」对她的态度与众不同吗。还是说,因为想起了某个与少女有着相同面容的存在呢。

 

 

「......」

 

「......」

 

「......」

 

「......」

 

「......碇君的改变,我也...并不清楚。」

 

「是吗...」

 

 

真嗣失去了记忆,这件事零当然是知道的。

他与以前并没有什么差别,是这个意思吗。还是说,因为不太熟,所以不怎么了解他身上发生的变化呢。

 

 

 

 

「......碇君、再也回不到曾经的样子了吗?」

 

零抬起头来,直视着律子的眼睛。

眼神依然很平静。似乎,就连真嗣的事情也无法激起她的感情。

 

 

「...很可能是这样的哦。」

 

「嗯,这样啊...」

 

 

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

她比律子预想的更冷静,完全看不到一丝动摇。

到最后,律子还是没有搞清楚。也许,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在意真嗣?

不对。从开口之前沉默了那么久来看,她应该或多或少是在意着他的吧。

 

 

 

 

 

 

 

 

 

 

 

直到明日香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律子仍然在思索着刚才零的反应。

一走进来,她就露出很嫌恶的表情,重重地往椅子上面一坐。而律子不想再招惹她了,所以只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有话就问吧。但如果是说教什么的,还是省省吧,我早就听腻了。」

 

「我可没那么多闲心。但是你的心理状态将会影响驾驶EVA的能力,所以我觉得还是早点聊一聊比较好。明日香,你应该知道,最近你的同步率正在急剧下降。至于原因,你自己应该是知道的吧?」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了吧。」

 

 

深蓝色的眼瞳中潜藏着怒意,瞪着律子。

明日香是个骄傲的孩子,从来都以适格者的身份为荣,这一点在NERV内部人尽皆知。也许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屈辱吧,她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从小就接受着精英教育,几乎从未遇到过对手的她,却在来到日本之后却遇到了「真嗣」这样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越的存在。但尽管如此,她毕竟是这个世界上仅有三人的EVA适格者之一。对她来说,这一定有着特别的意义。

 

然而,饱经挫折的她,终究还是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她越是执拗、越是偏激,就越是证明了她心中的痛苦。

若无其事、谈笑风声的大人们,是无法理解她心中的感受的吧。那种耻辱,那种不甘。

但事到如今,就算同情她,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二号机出问题的可能性当然也是有的,但是我们已经全面检查过了,什么也没有发现。也就是说,明日香,问题在于你自己。对此,我们已经想到了几种可能性。」

 

「...到底是什么啊。」

 

「一个是精神负荷过大,导致无法集中注意力。」

 

「我已经尽力集中了好吗!!」

 

「想要集中和能够集中是两码事。原本你是可以达到很高的同步率的不是吗。也许只是暂时陷入了低谷吧。」

 

 

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就好办多了。

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或许就可以重回正轨了。

 

 

 

「但是,这个可能性并不高。问题并不出在意识的表层,而是在你内心深处。比方说...嗯、比方说,其实是你自己在刻意回避着、排斥着EVA。」

 

「岂有此理...那种事情才不可能!!」

 

「之所以急于否定,是因为你还在用理性思考问题,明日香。但是,只要你的内心深处依然抗拒着,二号机就不可能接受你。曾经一度很高的同步率,只会变得更低。」

 

 

明日香像是有话要说,但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既不愿承认但也无法否认,那样的表情。

 

 

 

「所以第二种可能是,你其实已经不想再驾驶EVA了。在意识的深处,你拒绝了与EVA的同步。」

 

「......才没有那种事!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是EVA的驾驶员了,只是这一点点挫折,难道就会让我退缩吗?!」

 

「连自己都骗不了的借口,别人是不会相信的,明日香。」

 

「吵死了啊!所以呢,你想怎样?把我从EVA上撤下来?」

 

「这也是选择之一。」

 

「你所说的只是你对我的偏见,我绝不会认可的!二号机又不是动不了,只要能打倒使徒不就已经足够了吗!同步率什么的,根本就不算问题吧!!」

 

「同步率过低的话连AT力场都无法展开,又怎么打倒使徒呢。毫无根据的假设是没有意义的。」

 

 

明日香的辩解也并非毫无道理。她的同步率还没有低到连EVA都启动不了。如果能拿出亮眼的战绩,自然不会有人再说什么了。

但问题也正在于此。至今为止,她靠自己的力量打倒的使徒只有第六使徒一个,而且当时还有舰队的炮火支援。

 

(这里指的是漫画情节。——beiming)

 

 

此后,明日香开始屡屡遭遇败绩。就算她说自己能打倒使徒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律子的这些想法,她大概也已经猜到了吧。她坐回了椅子上,低下了头。

随后,嘴角闪过一丝扭曲的笑意。

 

 

「......呐律子,你觉得那个家伙又怎么样呢?说到同步率下降的话,他可比我严重多了吧?以前还稍微有点男人的样子,现在只是个没用的小鬼而已。那副样子已经没法与使徒作战了吧。」

 

「...哦,现在你还有闲心惦记别人啊。」

 

「这算什么啊!因为是第三少年所以就区别对待他吗!不过,就算你这么做恐怕也没法让他开心的哦。......倒不如说恰恰相反才对,那家伙失去了记忆却还是要被人利用,被你们这群人!你们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 只是失忆而已,反正又不是不能用了 ’ !」

 

「...明日香。」

 

 

讥讽过后,她的脸上又一次显出怒色。

仍然恼怒地瞪着律子,但眼神与之前明显不一样了。

除了愤怒,还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蔑视。

 

 

 

「到最后,你们不是也找不出原因吗?无论是第三少年的失忆,还是此前初号机的暴走,你们不是也只能干瞪眼,什么都做不了吗!真亏你们还好意思派我们上战场啊,律子。你们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明明这么无能!」

 

「......」

 

「说我在抗拒着EVA?那是当然的吧!那种正体不明的东西,换成谁都会害怕的吧!说什么提高同步率?你们都看到了,同步率最高的第三少年都遭遇了什么?亲眼见到那种事情还能乖乖地继续服从你们的命令,也只有那个没有心的优等生做得到了吧!」

 

「......不情愿的话,从EVA上退下来也没关系哦。」

 

「我才没有那么懦弱!!我明白了,你们是故意这么说的对吧,你们明明知道我只有EVA可以依靠了!我绝对不会走下我的EVA!如今的我、如今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啊!」

 

 

 

并不是一无所有。她才十四岁,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但是,如果把这话说出来,只会让她更加愤怒罢了。

 

 

明日香的责难不无道理,其中几句的确戳到了律子的痛处。但无所谓,既然选择权仍然掌握在律子手里,无论做出怎样的决断明日香都只有接受的份。

也许从一开始两人就没什么好聊的。她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律子连认真听的义务都没有。

 

 

只是,面对劈头盖脸的责骂,自己却并没有觉得很生气。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并不是因为体谅明日香的苦衷。而是因为,律子意识到,原来还有着其他因为真嗣的改变而内心产生动摇的人。这样一来自己就安心多了。

何等卑鄙的心理啊。

 

 

也许是因为发泄够了,又也许是因为律子几乎毫无反应,总之,明日香也终于冷静下来。别开视线,低下了头。

小声地呢喃道。

 

「…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我。......为什么、加持先生也不和我联系了啊...」

 

就像是无意识时的自言自语。

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吧。律子也并没有追问。

而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之后有什么想法呢,明日香。」

 

「......反正,我绝对不会走下我的二号机。」

 

「是吗...嗯,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这无异于勒令她 ‘ 给我拿出结果来!’ 。就连律子自己都觉得有些冷漠。

听到律子的话,明日香最后一次抬起头来看了这边一眼。随后,她起身离开了。在关门的时候,发出很大的 ‘ 咣 ’ 的一声。

 

 

 

 

 

 

 

 

 

 

「把真嗣君叫来吧。」

 

「是,我明白了。」

 

内线电话里,玛雅这样回答道。

明日香离开后的几分钟里,烟灰缸的烟蒂又多出了两棵。

 

总有种 ‘ 终于还是到这一刻了啊 ’ 的感觉。

自己在心里,说不定一直在等待着、但也畏惧着这一刻的降临吧。

 

 

该说些什么呢。其实律子也还没想好。

的确,有些事情迟早要问,有些事情必须要弄清。律子有这样的感觉。

 

不,不对。或许她只是害怕自己会再次意识到, ‘ 其实,两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 这个事实吧。

 

 

不由得又一次拿出了烟盒。正要用微微颤抖的手点上一支烟的时候。

 

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明日香也好久没有登场了

这一话让她说了很多啊。

 

零也好久不见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