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薰嗣】Whisper 第十章

2024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249字 ⁄ 字号 【薰嗣】Whisper 第十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0 views 次

《whisper》
原著:twig collins
翻译:穿过时间的海
校对:神明号机

 

Chapter Ten 第十章

 

----------------------------------
“对不起,小家伙。我没有东西喂你。”
小狗呜呜地轻声叫着,摩挲着抚摸它的温暖手掌,轻轻舔舔那抽回的指尖,拼命地想要留住什么。这种方法以前奏效过,它得到过一片三明治里的火腿……但是这一次,那手只是在它头上拍拍,什么都没有。
它尝试跟上那个高大的身影,但是没走几步就被落在后面,那人很快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消失在它的在视野里。巨大的四轮铁皮箱子发出隆隆的轰鸣跑得飞快,险些从它身上碾过去,恐惧使他终于放弃了追上去的念头,瑟瑟发抖着蜷缩在人行道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那些高大的身影行色匆匆地自身边路过。它多希望有人会用怜爱的目光看看它,然后把它捡回家去……
小狗还依稀记得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在他小小的脑海深处残存着火光跃动一般的记忆。它记得在那个温暖的地方,有人会笑着拍拍它的头说,来,宝贝儿,吃饭了哦……不过大部分时间这些记忆没什么用处,置身于噪音与危险甚嚣尘上的大都市,这模糊而遥远的记忆无法给它任何安慰。身边的世界实在是太大了,陌生所带来的恐惧驱使着它不断嗅着周围的气息,但是莫名其妙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呛得它头痛欲裂。
不幸总是突如其来,周围的建筑物中传出刺耳的嗡嗡声,它警惕地抬头,只看见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正朝它砸下来。
“呀!小心!”
小狗惊叫一声躲开,险些被迎面而来的滑板撞到。小家伙逃命一样跑进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墙角,使劲往里面缩,它只想尽量离危险远一点……
小狗终于发现水泥台阶下的角落是个不错的庇护所,它喘着粗气,瑟索着缩在里面……虽然这里又阴又冷,但至少没有被碾死的危险,震耳欲聋的噪音和粘腻杂糅的气味也消减了不少……如果不是因为饥肠辘辘,它也许会觉得自己处境不错,不过咕咕叫的肚子却不容许它这么想。这阴冷的台阶下没有什么能算是食物的东西,但是寻找食物意味着又要行走街头,那个危险丛生的地方。
从惊吓中回过神的小家伙开始无助地呜咽,在饥肠辘辘中艰难地抬头仰望这个被喧嚣和炫目充斥着未知的世界。
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刺眼的光线,脚步轻盈地落在小狗视线内……那人停在它面前,在小家伙眨着湛蓝的眼睛疑惑地再次抬头的同时蹲了下来,向它伸出了一只纤长白皙的手。
“呵,小家伙。”
出于本能,小狗拼命后退,在墙角缩成一团……那手只是慢慢伸向它,轻得不着痕迹,它试着用灰色的小鼻子碰碰那指尖……
在触碰的刹那,有烧灼一样的刺痛传到大脑,它尖叫着后退,颤抖着缩成一团,好可怕好可怕……小狗从没嗅到过这样的气息,它只觉得害怕。强大的压迫感驱使它本能地逃离那伸向它的手……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恃强凌弱可不好呵。”
那声音柔和,安详,美得和这世界格格不入,却轻易镇压了一切喧嚣,就像一个承诺——来吧,孩子,我们一起回家,再不需要害怕了。
它支着黑色的耳朵捕捉那声音……尽管心中依旧带着恐惧,它还是凑了过去,接近那散发着与众不同气息的人,虽然那气息令它有点头晕……
小家伙很快感觉到有人宠溺地拍拍它的头,挠挠它的耳朵。
尽管本能的警告挥之不去,但轻柔至极的动作化解了它所有的不安。它高兴地叫了一声,蹭蹭那抚摸它的手,舔舔他的指尖,兴奋地摇着尾巴。如果这个人能保护它,那奇怪的气息反倒使它觉得安心。
--------------------------------
薰笑了,整个世界的阳光映着他白皙的面庞,他把小灰狗抱在臂弯里,小心地不要压到花束,小家伙兴奋地舔着他的脸颊。
虽然SEELE严厉禁止身份特殊的他养宠物,但曾经被严密监视起来的银发男子依旧很是喜欢小动物。在暗无天日的童年里,有时他们会给他猫猫狗狗之类的,看他有什么反应,随着他渐渐长大,这没什么结果的实验也就渐渐停止了。薰很想念那些小家伙,真的很想,虽然拣一只宠物并不在计划之内,他还是很乐意带着它。
//羁绊,这很重要,如果你想活在这个世界上……//
它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个人类……至少是无限接近人类。
薰站起来,新身体的活动方式让他无比喜欢,尽管他的腿有点疼……小狗毛皮的触感温暖得好像生命,他能感觉到小家伙在他臂弯里探查着这崭新的环境,不安分地嗅着他的花束。小狗很快就安静下来,舒服地趴在他怀里,伸着舌头看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不一会小家伙就沉沉睡去,它太累了,但是它依旧高兴地摇着尾巴,看来为了活下去,过去的日子里它只能这样半梦半醒地休息。
银发男子知道,任何轻微的响动都会触及它脆弱的神经,他尽量轻手轻脚地穿过街道,直奔目的地。
其实他自己也同样疲惫,这么小睡一下真的再好不过。过去的几天里他几乎没睡过,打点衣服,食物,容身之所——刚复活的他实在很饿——他依靠记忆和网络的帮助找到了SEELE的系统,至少看看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薰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SEELE给他的临时账户,还有一个已经长期冻结的账户,他略施手段把钱全部提走,至少先给自己找个住的地方。
当然,那时候他还没想得太远……毕竟,再次降生在这个世界只因为要见那个一直守候着他的人,去寻找那个他出生就是为了相遇的人,将彼此的灵魂合而为一,然后,永不别离。
计划很完美……除了真嗣不想要他回来。
//不……这么说也不准确。//
薰知道,无论他以怎样的形式再次出现,都会给真嗣相当大的打击。还真是个逻辑的怪圈……呵……
对薰来说,以怎样的形式见到真嗣就像食物和睡眠一样令他纠结。很久之前,SEELE曾经测试过,他到底能在怎样苛刻的条件下存活。
//和万物的羁绊……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是的,他几乎可以不眠不休地生存到永恒……但是,和黑夜一同睡去,在晨光熹微中醒来,沐浴着阳光漫步……美妙得让他不禁笑出声,食物不同的滋味也令他心情愉快。对人类来讲这又意味着什么?很讨厌吗?生活如此绚烂,他们为何死气沉沉?至少薰是个感觉主义者,在他接触李林们的世界之前就是这样(译者注:原文中的感觉主义者sensualist还有好色之徒的意思,噗——),他爱阳光温暖的触感,花朵的馥郁方馨,食物的滋味也同样令他着迷,他爱这繁华喧嚣的世界,爱这世上的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在SEELE测试他可以多久不睡的时候他依然按时睡觉。老头们反复告诉他没饿不要吃没饿不要吃,他还是按时吃每一餐……
……这就是为什么他没有直接去见真嗣。他有太多要补偿他的,他留下那么多伤害让他一人承受,薰觉得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至少,他要仔细斟酌见面的方式,希望这长久的报偿有一个不错的开始。
//我会找到他……并且赢回他的心。//
一家花店。薰没有惊讶,他寻遍世界,只为找到那个名为“真嗣”的存在,自己的心跳咚咚地叫嚣着,恋人已经近在咫尺了……尽管十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个少年,善良的他被人硬塞了武器推上战场,一颗孤独的心伤痕累累。对于真嗣,薰再了解不过,无论他怎么讨厌EVA,只要有什么理由,他都会屈从于现实。
//虽然每个人都有权利活下去——应该是这样吧——但是,做到这种地步……即使摧残那善良脆弱的意志,也要不择手段地活下去……//
薰走进那家店,压抑着复杂的心情,静静地等待着。计划什么已经无关紧要,他只想用整个身心去拥抱阔别已久的恋人,填满他朝思暮想爱恋……

……但是他感受到了真嗣的恐慌,自我厌恶,愤怒,心痛,负面感情排山倒海打了薰一个措手不及……
真嗣没有原谅他所犯下的过错。
虽然使徒应该没有李林的情感,银发男子却察觉到一种名为懊悔的情绪在心中蔓延滋长……苦得说不出。
他知道。从再次降生伊始薰便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止他,何况那不过是矛盾的心情罢了——不——他会全力以赴,即使前途未卜。
他能感受到真嗣的悲伤和孤独,曾经的少年依旧形影相吊,灵魂独自在风中哭诉,终于离逝得一地落寞,就像离群受伤的小兽,颤抖着任由命运摆布。
彼时,银发的天使坐在残破的雕像上,面对一天一地的残阳如血吟唱着欢乐颂,等待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将他的命运开启,从那时起,他开始感激偏偏是他以人类的形态降生……尽管命运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残酷。
//我当时确实那样想过。我的做法应该是对的吧,我这样问过自己。我觉得自己做的没错——我竟然那么自以为是。//
尽管懊悔和歉疚与日俱增,但是薰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具有两面性的,他的决定也是一样。
人类都是那样小心保护着自己的心,只向那些真正了解自己弱点的人敞开心扉。薰知道,这是他的优势,他了解真嗣,他听得见那孩子未及脱口的话语,那些别人永远也不知道的话语……想到这里,薰简直高兴得要笑出声来。
十年前短暂的相遇是薰永远宝贝着的记忆——他灿然一笑,少年刷地烧红了脸,迷惑而开心地接受了他的善意……看着真嗣通红的小脸儿,薰暗自开心得像捡到宝了一样。后来,他又幸运地逮到了少年,那孩子塞着耳机听欢乐颂——塞住耳朵就能把快乐封在心里吗——尽管已经无处可去,仍别扭着不愿回家……
薰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在浴室里,他故意拉上真嗣的手,少年紧张地哑了嗓子,温热的气息从掌心传到大脑,他就那样确定了——我的出生就是为了和你相遇。
//我爱你。//毋庸置疑,无论设定怎样的前提都不会改变。
那孩子是那么渴望被爱,近乎疯狂地祈求着也许是最微不足道的善意,哪怕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场物是人非的纠葛。求求你看着我吧,为什么只有我不能为人所爱……要我做什么都好……告诉我你不讨厌我可以吗,求你了……心叹息一般绝望。想到这里,银发的天使不禁心痛得皱眉。
在曾经存在的短暂生命中,薰倾尽全力给了真嗣他所能给予的一切。如果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就好了,能在那孩子身边多停留哪怕一小会儿也好,直到现在薰依然为自己过于短暂的生命而自责。
那是时间无法消磨的悔恨。
银发的天使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无法原谅,那么轻易地背叛了玻璃心的恋人,刻骨铭心的痛楚足可以毁掉那孩子剩下的全部人生。
//你会更加坚强吧,我的真嗣……我知道你可以的//
他曾经认为自己已经做了足够的安排,即使他永远离开,真嗣也再不会觉得孤单。美里,丽……和薰不一样,真嗣和她们是熟识的,虽然他可能并不是真正了解她们。真嗣不会就此孤单下去,她们会在他绝望的时候支持他……
//你和我是一样的呢……//
那个有着透红双眸的女孩和自己如此相似,并不仅仅因为与众不同的血统和遗世独立的气质,最重要的是,她在乎真嗣,她身为人类的部分对真嗣抱有好感。如果将真嗣托付给她,那颗纤细易碎的玻璃心便不再会受伤,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除此之外,他能看出那位名为美里的女性对真嗣的牵挂,她深爱着真嗣,就像所有母亲一样。
在他面前只有两种选择,作为使徒引导第三次冲击,或者牺牲自己给人类留下生存的机会,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至少对他来说,他的出生只是为了与真嗣相遇,竭尽全力让那个少年了解人生的真谛。薰曾一厢情愿地相信,也许他可以告诉真嗣每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告诉那孩子他真的好可爱,人人都可以理所当然地爱他,自己便能将他从自我封闭的隔膜中拉出来,教他不要羞于敞开心扉,更不要自我厌弃……这样,那些碇元度在真嗣心中留下的阴影就可以消除了……
//如果你曾经爱上我,那么你一定可以学会爱别人。只要曾经怀揣对爱的渴望,你定然会发觉,那真的是值得日夜期盼的情感。你是那么可爱,让我如此爱你,我亲爱的真嗣,终有一天你会发现,每个人都可以像我一样爱你……//
即使自己永远离去,真嗣也一定可以继续他的人生,他还有丽,还有美里,……他终将看到这个世界是浸泡在如此温润的情谊之中的。
至少薰是这样想的。
他本该提早发现,在最终教条等待他的并非亚当而是莉莉丝;他本该预料到,SEELE其实另有打算,他们告诉他的一切都是谎言……但是,当他发觉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还来不及做什么,就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生死无谓的他却第一次察觉到名为悔恨的心痛,真嗣压抑在心底无声的恸哭贯穿了他最后短暂的生命,至死不休。
现在明白了吗?哼……那全知全能的上帝哟……
//是的,他其实不存在……在你降生于世的那一刻,他已经抛弃了你……//
不过没关系,他心里只剩下刻骨铭心的思念。终于到了最初也是最后的相遇,他将自己的全部爱恋注入生命中引燃,绽放出繁星也无法媲美的光华,即使转瞬即逝,纵然曲终人散。毕生所感都融入了他最后的时光,他用全部的温柔告诉那孩子他是值得被爱的,无论接受多少善意都理所当然。薰竭尽全力传达着这样的讯息,如此一来即使他背叛了真嗣,那孩子也依旧能爱上这个世界,作为一个坚强的少年继续他快乐的人生……
他如自己预期的一样爱上了真嗣,但是那孩子的反应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那么短暂的时光……明明只有那么短暂的时光……我以为转瞬即逝的相遇不会令他如同我爱他一般深刻地爱上我……//
李林的心脆弱,固执却又有着难以想象的坚强,这样渺小的物种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作为使徒的薰感到由衷的钦佩——是的,即使是他玻璃心的恋人应该也是一样的——他原以为黑发少年不会因为他的死而自我封闭,也许会有悲伤,但不会如此绵长——最终他的人生会同自己期待的一样温暖而安宁,不堪回首的记忆淹没在无数细小的幸福中一去不复返……
从此,薰独自踏上了另一段旅程,那是被死亡埋没的,没有时间和空间概念的境界,天使以纯灵形态蜷缩在生与梦的边缘,陪伴他的只有生命结束前一刻恋人无声的惨叫,萦绕不散,痛彻心扉。悔恨与心痛在这独立的维度中蔓延滋长,他从未想过,人类的感情竟然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永恒……
真嗣如此爱他,所以黑发适格者的心碎了,不是因为薰的背叛,也不是因为SEELE和NERV彼此争斗害他流离失所……仅仅是因为再也看不见银发少年露出那样好看的笑颜,无论怎样祈求却再也找不到那抹苍白清丽的身影,他消失得连气息都不见了,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全部与他无关,那个最喜欢自己的人永远不回来了。
明白了吗,我的悲伤?
薰曾经认为生存和死亡是等价的……但是,就像他关于自己死亡所有的判断一样,这一次又错了。
孤独的天使除了等待只有等待,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另一个维度中恋人的存在,与自己不同,那是鲜活的生命,温暖的气息如同海浪般轻抚包容着他,带着深刻的眷恋……每当他伸出苍白的双手想掬一捧温暖自己绝望的思念,那气息总是如泡沫一般飞散了。
回想起来,自己那段作为人类的生命真的好短暂,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他所爱的世界,生命便结束了。
//……我多想陪在他身边,从彼此的眼中凝望这个美丽世界。//
转机却突如其来,没有任何预兆,主天使们降临人间,一场新的变革即将开始……随着这场未知的开端,薰重获自由,而世界却陷入了新的危机,本就脆弱的平衡变得更加徒有其表。
//我可以回去了?//
如果在这次变革中真的存在平等,那么他一定会回去的。
//平等?这种东西存在过吗,过去亦或现在?//
主天使,异于十年前的使徒,自然也和薰不一样,他们没有自己的任务,只是依靠核活着而已。在他们无欲无求的意识中,应该不存在毁灭之类的想法……现在这样是很异常的。
//……全知全能的上帝,又是什么?你是知道的,你本应该知道的……//
上帝就是一切,这个纯灵的存在是万物的尺度,无可动摇的权威……更准确得说,他本身就是世界的法则。用逻辑去解释上帝只是人类的妄想,除非生死的意义在他们看来真的等同……除非世间万物都可以由上天来安排各自的命运,而不是靠一个生命浅薄的心智去判断另一个生命存在的价值……
//……但是,那一切还是没有意义吧,除非……//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回去?
和其他使徒不同,薰是凭着自己的意愿降生的,他的所作所想也是心愿使然,上一次他只是好奇这个世界将会怎样……不过,现在的银发男子对自己的愿望再清楚不过,这对话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他回来了,以成熟身心直面来自主天使的威胁,发誓将他们送回他们该去的地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孩子,他会等待,知道自己终会见到他。薰只是希望这等待不会太久。

------------------------------
“无聊死了,你杀了我算了,好不好?”
“除非你先杀了我。”
凯伦百无聊赖地晃悠着桌子,可怜的桌子在她的手下快散架了。普通工作日的午餐前后,店里的无聊因子泛滥成灾是很正常的……当然,即使是很忙的时候,她也不是特别喜欢她的工作。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厌恶把那些没什么设计感时装卖给小白领的孩子们……
//……不过还是先考虑一下水电煤气房租交通费比较实际……//
“哦,凯伦!快看呀!”
金发女子循声向门口瞥了一眼。艾米丽,她的同事,用一种近乎饥渴的目光盯着那些英俊或是仅仅还算顺眼的路人甲乙丙丁,并且肆意地评头论足,甚至店内的顾客也免不了被她评价一番,当然声音很小就是了。如果她说得过分了,凯伦会很不客气地用她独有的恶毒目光狠狠剜她一眼——
凯伦提起精神顺着同事指的方向看过去,下一个瞬间便再也移不开目光,她用谁都听不起清的细小声音嘀咕了些什么,她现在理解艾米丽的行为了。
看见他的瞬间凯伦有种触电一样的感觉。那男子一手花束一手抱着个小动物踱着优雅的步子进了门——
//诶,那是……活的?小狗?//
抱着个可爱的小动物或者小婴儿会使一位男士魅力大增,但是凯伦知道,对眼前的人来说,这不过是锦上添花,他本身已经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力。
蓬松的银发飘萧如雪……削肩修颈的颀长身材却不显消瘦……虽然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是她还是无法将视线移开,只能祈祷他别注意到她……不过——//如果说是淡褐色的未免显得太浅,它们是……好奇怪的颜色……//——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男子转过头来的时候凯伦吓了一跳,他径直看着她,笑意从眼角蔓延开来,凯伦知道,自己的脸登时就红了——毋庸置疑,那笑容完美得无懈可击。
年轻的姑娘迅速撇开目光,手忙脚乱地向一个装饰球里塞绵纸——这种近乎诡异的认真就好像她被雇佣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填充这个球——眼神却游移到了收银台上,她搜肠刮肚地希望伪装得比较像她在认真工作,好掩饰一直盯着眼前这个俊逸青年的事实——
“哇哦!毛毛小狗,萌翻了!!!”
凯伦赶紧缩到一边去,艾米丽突然爆发出尖叫让她不禁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己白痴一样的行为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了。对艾米丽来说,一打美少年敌不过一只小动物,尤其是那种可爱的小毛球。当凯伦再次抬头的时候,那傻丫头陶醉的脸快贴到小狗脸上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刚被惊醒的小狗吓疯了一样地往主人怀里钻。艾米丽用一种八成是什么胡编乱造的犬科语言肆意对小狗进行语言暴力,完全忽略了客人几乎僵掉的温和笑容,看着她陶醉在自己的结界中,凯伦叹口气恢复了常态,从收银台后走了出来。
//……并不需要改变风格。只要一套真正适合的衣服,包你变成少女杀手。//
凯伦精明的脑子强迫她把那套极烂的说辞咽了回去,顺便在男子看到她之前平复脸上的白痴表情。
//有一个艾米丽已经够他头疼,估计他不需要再来一个麻烦了。//
想到这里,女子决定放弃告诉他本店严禁宠物入内……他那张该死的俊美面庞教凯伦不忍心把他踢出去。
//说话呀,凯伦……//当他再次将目光转向她的时候,凯伦紧张得想不起作为店员的自己应该怎样开口招呼客人。//说话啊,又不需要让他出去,怎么就是说不出话啊……//
“您好……恩,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是的,那笑容足以倾倒众生,凯伦只能挣扎着在这笑容面前保持理智,她几乎要像个花痴女生一样咯咯地笑出声了,仅仅是因为——
//天啊,他的牙长得真不错!//
——/看够了吧?!/
对于异性凯伦一贯保持着应有的警惕,尤其是那些长相俊美的家伙——毕竟,一个小姑娘在大城市生活也不容易——但是眼前这位却让她戒心全无,简直像个喜气洋洋的傻子。
//如果我说别的什么,八成要闪了舌头,他会觉得我是个显而易见的白痴,但是如果我就这么盯着他——天啊,那眼睛真迷人……//
“我想问一下……”男子修长白皙的手指向橱窗,拖着澄澈尾音的语调让凯伦连最后的理智都崩塌了。
“……我看见橱窗里贴了招聘启事,现在还有效吗?”
“就招你了!”
“艾米丽!”
正和小狗玩得热闹的艾米丽抬起头,“我没开玩笑,凯伦,我是认真的。我们就雇他。”女孩儿又转向男子,脸上带着未经世事的诚恳笑容,“您现在是本店的员工了。”
艾米丽叹了口气,她那个隐藏在端庄外表下的同事这一刻八成高兴得和普通的傻丫头没什么两样。
“恩……那么……请先填好这几张表格吧 。”
----------------------------------
小狗似乎对楼梯有着特别的好感,它蹦蹦跳跳地冲到二楼的缓步台上,兴奋地汪汪叫,薰笑着对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家伙乖乖地闭嘴,继续在楼梯上狂跑,它的新主人还没踏上门廊,它已经跑了好几个来回了。
薰停在真嗣家门口,狭窄简单的门廊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主人对自己的房间大概也同样鲜少关心。真嗣一向缺乏作为年轻人的品味,无论是装潢还是其他什么方面……银发男子放下花束,手指轻轻摩挲着门把手,金属冰凉的触感让他多少有些失望,虽然他连自己在期待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在家呢……//
当然,他早就知道真嗣不再家,但是冥冥中却有一股力量令他鬼使神差一般来到了这里,似乎这个没有人的容身之所能让他尽快找到朝思暮想的恋人。他将花束留在这里,任它们盛放几日,他知道真嗣已经在花店中见到他了,那孩子会知道这花是何人相送……也许花会代他传达来不及说出的情话……
//如果见到我会令你伤心,我情愿独自想念,真嗣……但是只要你还爱我,我便把身心交给你……//
不过薰还是有些犹豫,他到底还能耐心等多久,给真嗣这么长的缓冲时间真的合适吗,尽管他那时看起来生气又害怕……该死的思念,他真的很想见他,和他彼此拥抱,看看他的眼中此刻究竟倒映着怎样一个世界,接下来的时光都要一起度过,好弥补那些失去的光阴,那些埋没在悲哀中的过往……
//我希望你能重拾笑颜,我相信我办得到。//
他脚边的小家伙已经无聊得呜呜叫了,在它用花束的包装纸娱乐之前,银发男子精明地把它抱起来,快步穿过门廊,重新置身于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真嗣手写的门牌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不过薰还是立刻辨认出来,尽管他一点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他还是清楚地意识到,那孩子太傻了,竟然希望凭一己之力打败主天使……
前任适格者并没有驾驶EVA,因为薰并没有感觉到充斥着血腥味儿的LCL,他曾经感受到某个人对于主天使的核有一种近乎执念的贪求,赤裸裸的利欲熏心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但是薰现在感觉到的并不是这些,但也不是完全无关的事情……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可以肯定的是真嗣现在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这意味着薰无法精准地确定他的位置,他只能感知到那孩子还活着,就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被人推上战场,又要开战了。
“恩,先生……?”
银发男子正在十字路口等信号灯,一个流浪汉向他搭话。那人不置可否地指向他的脚,顺着他指的方向,薰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无意识地浮空了,大概离地有几英寸的样子。银发男子叹了口气,轻巧地落回地面——他一时走神便顺从了血液中的天性,十年前这种行为便是他日常的行动方式,现在的他不得不时时提醒自己,行为要像个人类才好。
“你是怎么做到的……”流浪汉几乎看傻了,薰只是微笑着向他点头致谢,便匆匆离开。
他终于打点好一切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晚,薰抱着足够一星期吃的东西,当然也包括狗粮,小狗几乎是立刻发现沙发脚用来磨牙再好不过,兴高采烈地扑过去,小家伙脖子上套着一个带黄铜铭牌的蓝色项圈……在薰准备结账的时候,宠物店的女营业员问起小狗的名字。
“这孩子真可爱!它叫什么名字?”

薰迷惑地眨眨眼睛,低头看看拴着狗链的小狗,小家伙也一副天真的眼神看着他,起劲地摇着尾巴……薰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小家伙也应该有个名字——“狗”,虽然他的天性中洋溢着艺术的气质,不过这件事情他还真没考虑过……银发男子觉得有个意义深远的名字应该比较有意思……可惜现在真嗣不在,懊悔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那个才华横溢的你,现在怎样了啊……?//
一本书,童年时期的一本书,那记忆叫嚣着苏醒过来。薰立刻想起了它,人类文明的精髓,就像音乐一样令他着迷……
“维吉尔。”
这个意味深长的名字的主人此时正忘我地撕扯下沙发角上的一块织物,小家伙越扯越起劲,高兴得发疯,丝毫没有注意到别人正看着自己这一些列失态的举止,继续兴高采烈地狂挠地板,一边嚎一边竭尽所能地邪恶下去……等到连纤维都咬干净了之后,小家伙立刻对自己惹下的烂摊子失去了兴趣,转战沙发垫,看起来意志坚决,誓把整个沙发扯得只剩弹簧。
//看起来,我想……训导还真是个漫长的过程……//
灯光突然奇异地摇曳起来,薰感到一阵战栗袭遍全身,熟悉的恐惧。维吉尔也骤然停止了让它高兴得发疯的游戏,僵在原地,鼻子在空中扑捉着异样的气息,耳朵也警觉地聆听着。这诡异的气氛稍微减轻了一点,小狗立刻哀鸣着缩到薰脚边抖成一团。
//这样看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
作者语:
1.不,我才不知道薰到底会怎么做呢……这故事中薰的各种反应都是我编的,但是我也不是什么较真的人,不要太认真啦:)
2.维吉尔,就是那个小狗的名字,摘自但丁的《神曲》,是一位诗人,带领但丁游遍地狱和炼狱还有(我认为)天堂的一部分。
喔~这小说貌似只有0.3%的篇幅和情节有关,其他的99.7%天知道我在说什么,嘻嘻嘻!
“也许真的有上帝存在,
但是我从爱情中学到的只是,
如何枪杀那令你神魂颠倒的挚爱。”
(摘自Leonard Cohen《Hallelujah》)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