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评论 > 福音评论 > 评论感想 > 正文

冷艳的代价——丽与巴 by: Augustinus

2001年02月22日 福音评论, 评论感想 ⁄ 共 4624字 ⁄ 字号 冷艳的代价——丽与巴 by: Augustinus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50 views 次

以白发红眸的少女为首,近年来的动漫界突然掀起了一阵冷艳风潮。对于这种现象,评论界一般抱持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派认为,属于此类型的女孩“如同一朵冰雕的花,艳美但却冰冷,虽有花的形状,但当你想接近的时候,她便在你眼前融化、消逝了”;而另一派则直言“(这)只不过是人造人智能不足的表现”、“个性单薄,(是)没有味道的灰色女性。”——当然,对于人物的喜爱与否是取决于读者自身好恶的;但我想探讨的是,作为两派论战中一大论据的:凌波丽(以及与她同一类型的女性)的性格刻画,是否太过单薄?
冷艳——无疑是对女性的一种赞美,但它却不同于一般的“美丽”、“可爱”等形容词;能被人如此称呼的女性,在人们脑海中的印象通常是外表艳美,神情冷酷,不苟言笑……等等等等。换言之,就是不容易接近的代名词;也正因为这种特性,她们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上述的两派观点,不论是褒是贬,焦点似乎都落在此种女性给人的外在印象上。但大家是否忽略了,她们内在的某些东西呢——为什么这些妙龄女性(都不超过20岁)会有如此的人格构成?除了神秘以外,凌波类的女主角是否存在和我们一样的各种感情?——关于这一点,我想以丽和巴作为范例,试进行一下分析。
PART 1 :洋娃娃的喜怒哀乐
记得当初看EVA解析文章时,庵野导演曾这样描述丽的性格:这个女孩不是没有感情,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表现它。——这句话本身,就清楚地说明了被大家称为“人形”的丽,其实的确是有着非常细腻的感情的。
洋娃娃会笑吗?
丽当然会笑!——虽然很难得见到;但这就更显出那刹那间感动的珍贵。不用我说,大家印象最最深刻的就是那抹“凌波的微笑”吧,当时的感觉就好像一阵春风似的,轻轻在面颊上掠过,使气氛一下子明朗了起来。也就是在那时,我才第一次感到:丽原来也是个普通人啊!
那是位十四岁少女的笑颜——不是羞涩,不是惶恐,不是感激——而是一种悄然的试探。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其实,我真的很高兴……”
“一般来说,如果高兴的话,笑就可以了。”
听到少年的建议后,女孩愣了愣,在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臂时,无声地绽放出微笑的容颜。
丽一直对自己的存在感到不安和疑惑,甚至到了冷漠的地步——这是大家都很清楚的。也就因为此,这位只有十四岁的女孩内心非常的敏感——我只是装载灵魂的容器,“我”不是我,不是大家看到的我;所以我没有资格高兴,愤怒……没有资格拥有其他人的感情——抱持着这种想法,丽驾驶着初号机,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碇司令一个人。”——
淡淡的陈述,因为丽深深相信,她存在的价值,就仅是如此。
但是,随着真嗣的到来,一切都在改变……
我,这个样子的我,也有人关心我吗?不是碇司令,其他的人,也关心着我吗?也会为我流泪吗?……我,真的很高兴……可以笑吗?高兴的时候,可以笑吗?——我,真的很高兴。
丽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秘密;背负着沉重的使命,丽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因为自己不是人类,因为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的微笑,是对普通人性的试探,是自我意识发现的第一步;别人的关心使这个洋娃娃有了真正的表情,丽明白了:在高兴时,自己也可以露出微笑。
母亲的羞涩:
关于丽在真嗣说自己“有母亲的感觉”时所流露出的羞涩,很多人认为是由于丽内心存在着碇唯的灵魂。但如果仅从丽独立存在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更应该说是属于少女的羞涩。
这个阶段的丽,对自己的存在有了模糊的感觉,但仍很微弱。当真嗣注视着自己并说出那样的话时,她却在瞬间羞红了脸——很可爱的反应哦!是十四岁少女所特有的羞涩,非常诚实,而且清晰。如果要探究原因的话,比较直接的是由于受到了称赞;而间接一些的就是,丽是否觉得有“母亲的感觉”碇司令会更加喜欢自己一些呢?
上面说过丽认为自己存在的全部意义就在于碇元渡,而司令为什么喜欢自己呢?——这个原因丽也应该或多或少的明白一些。所以在这个女孩的内心,恐怕有着“想变成像母亲似的人”这样的朦胧理想;而听到真嗣的赞美产生的喜悦与从他人口中得到肯定的兴奋相结合,使丽又一次展现出少女的矜持来。
类似的反应还曾出现在真嗣和冬治帮丽打扫房间的情节中,这个时候的丽所表现出的情绪已经越来越多了,以至于连冬治都看出了她的窘态,还为此讶然不已。十四岁女孩的真实性格在缓缓展开的故事情节中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来,并预示着丽感情爆发的最终来临。
疑惑的悲伤:
说到悲伤这种感情,其实丽从始至终都存在于内心深处的;而原因就是:我是谁?
丽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所以她对待自身毫不怜惜。“反正我是死了也会有人代替的东西”——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待的女孩,一直恪守着娃娃的准则,保持着超然的冷漠与凝重——没有人知道我不是“我”,我只是一个装载灵魂的容器……丽认为自己是不应该,也不能有感情的,因为这个身体是碇唯的;也正是因为她的灵魂在自己的身体里,所以碇司令才会如此关心名叫凌波丽的女性。但是,渐渐的,丽所关心的人不再只有元渡一个人,她的内心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朋友的概念也慢慢产生。在这种情况下,丽对自身的迷惑更加强烈,潜藏的感情到了真嗣遇险时终于全部爆发出来——
以前曾有过多次自爆企图的丽突然发觉到自己对生的渴望——因为,想和碇同学在一起……!——那一瞬间,她哭了,这是实实在在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也是对自己是容器的否定,丽在最后的时刻终于正视了自己的灵魂,而不是那个碇司令所爱的人的……
关于丽最后看到的人为何是元渡这个迷题,我的观点是:这是丽对元渡眷恋的最后终结——毕竟元渡对她来说是个意义重大的人,在觉悟到自身存在的同时,丽开始憎恨把自己当作娃娃的碇司令,这种爱恨交织的感情使她的脑海在爆炸的前一刻映出了碇元渡的身影。
丽的愤怒:
作为冷艳美女的丽似乎没有过于激烈的情绪,但事实上,丽的怒火,却是化为冰雪表现出来的。
印象中丽第一次愤怒出现在第二次重生之后,回到公寓后的情节里。当时她使劲地攥着前一个自己最最珍贵的宝物——碇司令的眼镜,默默地站着,任泪水滴落到镜片上。那是一种屈辱吧,对碇司令漠视自己存在的屈辱感——那个人的眼中永远只有一个人……自己最在意的人凝视着的,并不是我——这个认知使自我意识觉醒了的丽感到无比心痛。沉默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屋子……
而第二次的愤怒,也就是最后一次——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元渡的要求!
“我不是你制造出来的娃娃!”
这无疑是丽的独立宣言——从一开始的碇司令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到现在的真嗣君在等我,丽经历了一个自我人格确立的过程。她不再是别人认为的某种东西,而终于成为了,真正的自己!——我一直认为,这个时候的丽,是最最完整的。
凌波作为真嗣母亲的存在意义在影片中无时无刻不被强调,但导演真正想让大家看到的是什么呢?——我不想探求丽作为故事关键人物的存在,而只是从她自身的成长来说——一个十四岁女孩在战争,不安,疑惑……这所有超越年龄承受能力的生活中所形成的性格。无疑丽的人格是被迫产生的,那种冷冷的艳丽背后所隐藏的,是无止境的茫然——对自身存在的意义……
ART 2 腥风血雨中的白梅香:
比丽大上好几岁的雪代巴当然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她所生存的时代,家庭的环境,遭遇的事情,都使她的人格构成大大相异于丽——不管她们的长相有多么相似。
释然的笑:
虽然表情几乎同出一辙(甚至连画面的大小都……),但使巴微笑的原因与丽完全不同。
巴的第一次微笑是在剑心为和平到来后的生活作美好的蓝图设计时显露出来的,那是一种沉浸在幸福中的笑容,是巴再次得到希望的笑容,是听到自己所爱之人作出承诺时的笑容。作为暗杀计划成员的巴当然明白自己的任务,但这一刻,她是真实地感到喜悦的,把所有的爱恨情仇抛之脑后,只希望能幸福地生活下去;因此,她微笑。
经历过惨变的巴无疑比丽成熟深沉得多,她有着自己独特的表情——不是茫然,而是悲伤。她并没有执意地追问为什么自己的未婚夫会死于非命,而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报仇的行动中去——这足以证明巴性格中坚强的一面。决定了的事情就不要犹豫!——这应该是巴的心情写照吧,不论是在暗杀过程中,还是在爱上剑心的问题上,甚至是最后的决定,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在那个纷乱的时代,有这种勇气的女性,是不多见的。雪代巴确实不同于一般女子。
后面的两次微笑都表现在对剑心这个杀害自己未婚夫的凶手,同时也是自己第二个最爱的人的忠诚与背叛问题上。巴虽然很坚强,但不可能没有产生过矛盾的心理。可是一旦下了决定,就不会有任何犹豫。
“此时此地,我决不会让你死去。”
“以前因我未能及时制止他而害死了他……这次却为了取他性命,而把自己完全豁了出去……可是,我并未置他死地,不仅如此,更爱上了他——我不想再害人了……所以……”
那时的微笑是对自己以前和今后决定的觉悟,巴既未否定为未婚夫报仇的决心,也承认自己爱恋着剑心的心情;在幕末革命的疯狂背景下,这名女性为捍卫自己的幸福从被动走向了主动,决定凭自己的力量保护至爱的夫君!
而最后的微笑,就显露在说出那句“对不起,夫君”的同时,面对剑心泣血的询问,雪代巴只是灿然一笑,回答了这个艮古的问题。
因为,我爱你啊……
那句“对不起”里面,究竟蕴藏着多少含义?——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巴死时是带着释然的笑容,为这一场腥风血雨画上了染血的休止符。
无表情的羞涩:
巴的羞涩最突出表现在听到未婚夫提亲的时候,接过那支珠钗时,她一派漠然的表情——那恐怕是身为武士家后代的矜持吧,但这却造成了她终生的悔恨——
“当时,我明明兴奋极了,偏偏只懂瞪着眼睛,木无表情——我恨自己……怎么总是吝惜笑容,可能因为这样……令他没法体会我心里多么幸福喜悦……”
巴的性格不是被迫形成的,而是自然而然的表露。她的这种性格应该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吧,好人家的女儿应该稳重端庄。巴恪守着美德的教条,但却直接酿成了悲剧——“当时,如果我哭着阻止他……”——但男子汉的抱负是不能阻止的,巴也就静静地在家中等待,最终盼来的,却是令人欲哭无泪的消息。
巴的身上明显带有当时女性的普遍性格特点,那无表情的羞涩带给她的,是永远的悔恨之意。
深沉的愤怒与悲哀:
巴与丽的愤怒虽然都表现在无声之中,但并不完全一样。巴最突出的表达方式就是行动。
在整个追忆篇中,巴的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浅浅地映照出悲伤的影子。她的神秘,也与这深沉的哀伤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位成熟的女性习惯于将悲哀隐藏在内心深处,哪怕是逼得自己快要发疯,也不会轻易地说出来。她从不感到茫然,因为她每一个行动都是自己决定了的。即使那会招致杀身之祸,她也决不后悔——这在最初加入暗杀行动和最后替剑心夺刀的时候都表现得非常清楚。可以说,雪代巴的悲伤是她整个性格的根本基调,她的快乐,羞涩,愤怒,都与这种情绪紧密联系在一起。
经历过大变的巴很快学会了隐藏情绪,这是她所要完成的任务决定的。 从得知未婚夫死讯的那一刻,巴的心就已经死了。她的存在,只是为了报仇——但当她开始了解剑心的时候,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再度苏醒,使她开始产生了忧郁——这一切的过程,都贯穿在巴的愤怒与悲伤之中;她的一生,也都在这种复杂的情感纠葛中缓缓度过……
所以说,冷艳美女并不只有外表和神秘,她们也有自己独特的内心世界;只是众人太容易被其中的外在所吸引,反而容易忽略真实的东西——这恐怕也是获得此种称号的代价吧……但对于我来说,与其称她们为冰晶之花,还不如说丽和巴更像是含羞草,轻轻的碰触就会使她们隐藏起身影。所以,想要真正了解她们的各位,最好还是静静地看着,也许你就会慢慢明白这些冷艳少女的细腻感情。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