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流:奔流不息的生命之歌 ——EVA Q赏析 BY:故山之夏

2021年02月24日 新剧场版专题, 福音评论, 评论感想, 首页推荐 ⁄ 共 6684字 ⁄ 字号 樱流:奔流不息的生命之歌 ——EVA Q赏析 BY:故山之夏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98 views 次

樱流:奔流不息的生命之歌

EVA Q赏析

作者:故山之夏

(本文写于新剧场版最后一部宣布延期前)

还有不到两周,EVA新剧场版最后一部《终》就要公映了,在这个时间点个人作为一个老粉丝,出于对这部作品执拗的觉悟,有必要梳理一下第三步Q的故事细节,来为最后一部新剧场的收尾做好准备。毕竟在第三部公映的时候着实被痞子一伙人对剧情的大幅调整刺激着了,现在眼看最后一部新剧场版已经完成(谅你也闹不出什么花活儿了)。我作为一个EVA的脑残老粉,终于可以一吐心中的怨念,以更加饱满的情绪和状态来迎接马上就要放映的这最后一部新剧场版。

牢骚完了,书归正题:

作为新剧场版的第三步《Q》的改动大吗,确实,就时间跨度,人物的增补,情节的推进展开来说,的确对比TV版存在很大的不同。

但是如果结合97年的老剧场版《真心为你》来观看的话(有兴趣深读的同好可以看我对《真心为你》的赏析豆瓣影评《心之回转》),其作为故事纲领性的设定其实仍然未有什么实质性的调整。因为当初个人在看完《破》后,有将《真心为你》重新看了一遍,并以此重新梳理出了其中的各种关系和结构。因此当看到《Q》的看似重新构建的剧情,在内心深处并没有太过意外和抵触情绪。

下面个人就结合TV版和《真心为你》对第三步剧场版《Q》做一个简要的分析。以下为个人的观点,如有疏漏矛盾的地方还请各位指正。眼瞅着新剧场版的结局即将揭晓,我这就算给大家观影前垫个场,猜个小闷儿,耍个乐……。

《Q》的故事情节方面似乎没有与之前的作品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当我们打乱故事剧情的表象冲突,回到《Q》故事的起点,并将故事中设定的各个元素独立审视,参照并回归到TV版和《真心为你》中各个阵营的动机和目的,我们就会发现,整个故事的结构性并没有过大的改动和调整。

根据《破》的结尾和《Q》的开端,我们可以知道这是相对于TV版中的19、20话的中间部分。真嗣与初号机融合,只是在TV版中真嗣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解救出来了,而在《Q》中则整整的14年,而正是这14年让故事的走向和各方势力发生了此消彼长、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里我还要提出一点作为我后面论述的根据:作为老观众都知道,EVA这部作品的时间线并不是十分清晰的,故事的主线时间正常推进,但作为主要角色的碇真嗣,明日香、绫波丽,自身仍然有自我意识的时间线,这点在TV版中,无论是因为经费紧张的无奈之举,还是痞子出于主观中二的刻意而为。从效果来说都是这部作品的经典之处。这种题材的发挥在影视作品中诸如《骇客帝国》、《盗梦空间》等作品中屡见不鲜。

再回到正题,在剧情正常推进时,时间线是同步展开的,但一旦涉及到个人意识情节时,自我意识的时间线就脱离了故事主要时间线独自展开。这点在碇真嗣、明日香、绫波丽的人物身上都各有展开,固然成就了EVA意识流的经典。但也造成了,EVA故事整体时间线的模糊,而从《Q》的故事展开来看,痞子可能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能够让包括《Q》在内的前三部新剧场版同整部EVA作品连接关联起来。从而保证逻辑上的合理性。

下面再回到正题:

在时间上我们已经找到了参照点,《Q》的故事是在TV十四年后展开的,这就让读者无法同TV版产生对比和关联而无法进一步带入并提出意见。而制作者则可以大刀阔斧的对剧情进行天马行空的创作,这固然有成就了《Q》的酷炫视觉效果,带来了新的看点,但也让那些曾经对剧情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老粉丝们对《Q》的剧情产生了距离感和预期落差。那这样的剧情下的EVA还是那个旧时代被奉为经典的甚至可以作为一个里程碑式标志的神作吗?而我以下的分析的初衷和动机就是针对这个问题来展开说明的。

如果故事的剧情是这部作品的表象,那么《Q》的表象和旧TV版的故事表象的确存在着极大的不同,但当我们像拼乐高一样将故事拆解回到各个人物、组织的独立设定上,在对比各方势力的动机和目的,再进一步结合《真心为你》中整个故事的推进步骤,那《Q》中又存在着何种相同不同呢?

虽然剧情对观众有很大的变化,但作为老观众(就是对TV版和老剧场版的诸多情节耳熟能详的观众),大家应该能感到但痞子确实是精确的参照了TV版和《真心为你》的设定和结构来展开剧情推演的。这里我就从几个人物来展开说明:

葛城美里:在《Q》中美里的变化最具戏剧性,从NERV的作战指挥针对使徒作战,再到十四年后,WILLE组织的首领带领劫后余生的人类,在冲击后残破的世界中,对抗SEELE和碇源堂。这个人物的反差感是十分巨大的。但回到TV版中的后几话再到《真心为你》剧场版,在加持被杀后,逐步接近所谓补完真相的美里已经开始暗中阻挠碇源堂和SEELE疯狂的人类补完进化,只是因为篇幅的关系,美里的反抗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

而在Q中(事实上应该是在破结尾的预告部分),十四年的时间,美里已经不是一个人在奋战,而她凭借的也不再是加持良田那有限的一点点帮助,而正是由加持作为契机,才有了《Q》中,这个名为WILLE的人类反抗组织。而在最后一部新剧场版《终》的前瞻部分来看,他们仍在整合世界各地的资源逆转人类补完计划的破坏力量。

渚薰:通过烤撸菇在《Q》中的表现,增补了TV版中仅仅一话人物刻画,而其作为seele亚当复制品的设定已经清晰无异,于nerv而言他或许是赤木律子口中最后的使徒,但对SEELE来说,这位被创造出来的被称为渚薰的复制人却是他们所选出的用来执行人类补完计划的“最初的使者”,这种轮回设定的确很符合SEELE的原教旨行为设定。而在《Q》中,之所以SEELE并没有干预碇源堂的行为,甚至配合默许,究其根本来说,就是目前的效果已经达成了他们所期待的人类补完的目的。就像《Q》中面对沉默的SEELE石板源渡所说“人类补完计划已经按照死海文书执行,他们(SEELE)已经没有与我们交谈的必要了。

在《Q》中是渚薰在真嗣的要求下带着真嗣面对的补完过程中的真相。满目破败的(在《破》之后,那个被紧急中止了的补完仪式)。

按照《真心为你》的故事推进来看,序、破、《Q》的海洋仍然是血红色,这说明他们所处的状态并不是在《真心为你》结尾处完成人类进化后的LCL之海。补完计划并不算完成。当然,从各方的出发点和动机来说,本来就没有一个最标准的补完仪式,这个状态下SEELE的目的已经达成,而美里所领导的WILLE组织则是要阻止并恢复属于每个人类的旧世界,而代表进化新生的碇唯和源渡的补完还未完成,真嗣以个人意志驱动的补完仍在继续(之所以把真嗣单独列出来,毕竟在破中完成了仪式的真嗣以使徒形态来说跟渚薰一样最接近神格)。诚如渚薰在《Q》中所说LILIN所说的近第三次冲击(由“近”可以看出这个仪式还未完成),一切契机都源于你(碇真嗣)。

而对于当事人真嗣来说,如果结合时事的话,你可以将川普带入到真嗣,将第三次冲击带入到川普支持者冲入白宫并引发骚乱。《Q》中渚薰、美里、明日香、铃原樱,想告诉真嗣的真相,总结成一句话就是:碇真嗣,别没羞没臊了,你玩儿砸了……。(汤师爷流着鼻血的脸庞突然毫无违和的浮现在脑海中……..)

碇真嗣

按说作为故事主角他应该被第一个提及,因为故事的展开完全依赖于他在初号机中意识的再次苏醒为前提,在他意识沉浸在初号机的14年的过程中,才有《Q》的故事推进。但在《Q》中如果以被从初号机中具现化的碇真嗣的视角来审视故事是受到很大限制的。但作为有主角光环的万人嫌,他的作用又是不言而喻的。

观众也和真嗣一样带着TV版和序破的记忆,被做制作者生拉硬拽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观之下无所适从,不知所措(这满满的恶意还真是痞子的一贯风格!!!)。但观众也要承认,14年后当真嗣逐渐面对真相的过程,痞子的描绘还是既有层次又很细腻,比如当真嗣通过渚薰、冬月教授、复制绫波丽得知了补完计划的真相以及自己所引发的第三次冲击时,那种如溺水者被救出后因恐惧感而引发的将各种负面情绪萦绕、聚集、爆发的情绪刻画的很传神。而由此引发的固执、暴躁、失落、绝望、茫然等情绪的过度要比TV版时更加细腻自然。

回到设定上来,在《Q》中13号机体的双人设定就已经暗示了真嗣已经由人类升级为近神的使徒了。

而且弹琴的过程中真嗣问渚薰:“该怎么做才能弹好呢?”渚薰回答:“没有刻意谈好的必要,只要奏响令人愉悦的音符就好。”真嗣又问:“那我想弹出更好的声音,该怎么做?”渚薰:“反复练习,将同一件事不断重复,直到自己认可为止,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结合最后一部剧场版的标题和《真心为你》的情节可说是意味深长啊……)

在《真心为你》结尾时,完成终极进化的初号机从体内取出的就是两柄朗基努斯之枪,而在《Q》中,真嗣在最终教条的封闭空间内不顾渚薰劝阻,直接把拔出的就是两柄朗基努斯之枪,而如果这样的话,也就说明,其实并不需要渚薰和真嗣两个作为新亚当的存在同时控制朗基努斯之枪和卡西乌斯之枪,两者的合作关系也就变为争夺补完仪式主动权的竞争关系,而碇源堂选择在这个时刻关闭SEELE石板的人工智能,则暗示了他其实一直在利用SEELE的存在迷惑作为SEELE少年的亚当替代品的渚薰,而通过竞争关系下因为渚薰处于被动而直接从亚当神选退化为第十三使徒,进而只有他被消灭,后续以碇源堂拟定的补完仪式才能正式开启(不愧渚薰称他是LILIN之王),赶巧不巧,为了阻止仪式,以延续人类生存为目标的美里在不知道真嗣和渚薰目前状态的情况下,启动的原本该配戴在真嗣脖子上,现在却佩戴在渚薰脖子上的控制项圈。而渚薰也在关键时刻以自由意志操控13号机再次用朗基努斯之枪封印了EVA12号机体。但即便美里的突然闯入也并没有打乱碇源堂的计划,因为就像他自己说的,在补完计划开始后他又进一步完成了SEELE已经放弃的弑神计划。直到《Q》的结尾一切仍然掌握在碇源堂手中。

碇源堂和冬月的目的还是和《真心为你》中的目的一样,那就是完成碇唯的夙愿,达成超越人类、使徒、神三位合一的究极进化。

绫波丽

《Q》中被明日香称为初版绫波丽复制人,应该对映TV版23话。这个人物在《Q》中尚无太多展开,但各种细节,也暗示了在《Q》中这个被称为“亚当容器”的复制人,正在通过搜集那个曾经的绫波丽的各种信息碎片重新找回作为绫波丽的那个属于自己的灵魂,在EVA故事中通过人类自身的“信息”找回灵魂重塑肉体,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相信在与真嗣羁绊的逐渐加深后,其个人意志的何去何从将在《:||》着重体现。

明日香

Asuka在《Q》中可以说是格外抢眼的,在《破》和《Q》中,集中在她身上的种种元素,诸如破损的战斗衣,左眼的眼罩以及对真嗣没有及时出现的责备,这以上种种都与《真心为你》的设定暗合,虽然在《Q》中她和绫波与真嗣的交流戏都被真嗣与渚薰的满满基情挤占的所剩无几(新旧亚当的交流不算基情)。但她仍然是剧中三位少年主角独立意识最先觉醒的那个。

所以综上所述,下面仅仅是我个人对最后一步新剧场版以及三部剧场版的推测,

这四部新剧场版单就故事发生的真实时间开端,可能就发生在就剧场版《真心为你》补完的过程中,因为只有这个时间段才能够将TV版的25、26话以及旧剧场版和这四部新剧场有机立体的结合在一起。

就像我在上面说过的,很可能就是发生在旧剧场版真嗣发动人类补完计划,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以灵魂形态回溯到LILITH体内的时候,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刻,作为开启仪式的碇真嗣的思维意识是又一次脱离故事主线时间进程的,而在地球上所有灵魂都回归LILITH体内的过程中,其外部世界的时间流逝情况是不可追溯和审视的,如果新剧场版并非简单的轮回或者臭大街的平行宇宙,更主要的是以痞子在剧情中的提示和伏笔,那么根据“立志于精确表达自己意图“的庵野监督的操性来看,他也不会采取上面这两种给观众营造出似是而非,暧昧不清的故事结构。

就个人观感,虽然《Q》在剧情上对老观众算不上友好,但在故事情节的展开上依然严格的参考了《真心为你》的补完仪式来推进故事情节的。即便真希波这个新人物的出现,她所代表的更多的是故事主线剧情外EVA世界下的一些外延可能,由以上的推断,真希波这个人物根据漫画结尾的回忆,很可能是被设定为在补完过程中以灵魂状态找寻碇唯并发现真嗣并参与到了这个魂之轮回的过程中。而渚薰在即将自毁时说的:希望真嗣君能找到安宁与属于你的归宿,缘分将会指引着你,别露出这份表情,我们还会再见的,真嗣君。以上这些话也能够变相引出就剧场版中在灵魂回归LILITH后,真嗣寻找灵魂寄托于归宿的状态。

以上个人有理由推测《Q》中的这一切剧情,都是迟于补完计划过程中的灵魂交互后的状态,因为补完计划的实质仍然是魂之轮回后信息的共享交流和共同意识的重塑。

但四部新剧场版的情景过程究竟是灵魂精神面的故事推演,还是如同贞本一行漫画结尾那样的灵魂回归后肉体再次重塑后的故事推演我无法确定,但故事的结局很可能仍然是《真心为你》的真嗣和明日香在LCL之海身体重塑后的结局来收尾,毕竟在访谈中樋口真嗣曾说:作为团队,他们都认为《真心为你》就是他们心中EVA的结局。

其实,在《Q》的故事推进中各方的动机和行为都有给对方带来误读和误判的情况,正是这种烟雾弹降低了观众对剧情的整体解读的可能性。比如,真希波说真嗣是SEELE的保险。其实,真嗣是碇源堂的底牌,是碇源堂利用真嗣的别扭和固执了以及渚薰对真嗣的关爱,将同为候选神格的渚薰降低为第13使徒。而在美里率领WILLE阻止了他们眼中所谓的“第四次冲击”后,赤木律子说:“虽然不知道托了谁的福(其实是渚薰的自我牺牲和真希波的解救才终止了补完仪式),第四次冲击停止了。)以上各方势力出于自身动机愿景的种种刻意渲染也就导致《Q》在观影过程中对于观众没有一个能够通盘审视剧情的角度和机会。

《Q》的结尾处明日香、初代复制绫波丽,真嗣能够在人类无法生存的L结界存活,本身就说明他们三个已经是使徒化了。既可以毁灭人类也可以拯救人类,而唯有他们的自由意志才是决定这一切的关键。

葛城的行为本身就与TV版第7话中碇源堂对人类研发JA的手段在设定上如出一辙(依然保有TV版中阴谋论的味道)。而所谓的第三次冲击和第四次冲击本身都是被中断的不完整仪式,在没有变成LCL之海这个《真心为你》的补完结束性标志的的情况下,就说明人类补完之路还将继续,而最后一部剧场版很可能以此作为归宿再度回归《真心为你》的尾声,以真嗣完成独立人格作为收尾。

综合来看,《Q》中十四年的酝酿之下,看似物是人非的剧情不过是此消彼长的蜕变。构成故事的元素仍然严格按照曾经的故事大纲推衍而成。《Q》中各方势力尔虞我诈,捭阖纵横之下,更多的是因果博弈的升级和外延。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因新剧场版的推出,确实令EVA的世界观更加丰富立体了,他不再是旧时代曾经被奉为经典的二维动画,而是与时俱进的成为了可以无限丰富推敲和演变的世界观设定。《Q》的制作和放映,已经将EVA这部作品推向世界观的元素化和设定化方向,再根据最后一部新剧场版先行播放的巴黎马戏团之战中手持埃菲尔长枪打斗的精彩呈现。我有理由相信:随着最后一部新剧场版的公映和故事剧情的回归。一个由痞子和其团队所构建的一个以EVA为主线纲领的EVA世界的大门即将开启,在这个世界观下,各种涉及EVA的情节的故事设定将会应运而生,并随着时间线的推演下,不断展开。在新技术条件下催生下,由此也将为EVA再次开启另一轮的商业(骗钱)奇迹提供了充分的可能(痞子价值观输出、再造商业奇迹两不耽误)。

最后,在赏析结尾,再回到题目本身。

如樱流歌中所营造的气氛,生命终将走向枯萎,如同凋零的樱花,于风中汇成樱流,带着那些曾经的记忆和思绪,随着时间的洪流与我们擦肩而过,引动思绪上的波澜。诚如宇多田光歌在词中所呈现的那样,在这如樱流的滚滚生命之河中(寄托着加持对美里的嘱托,真嗣与绫波丽的羁绊,真希波的碇唯的思念,铃原樱对东治的亲情………),名为樱流的生命之歌带着生的希望和祝福,奔流不止,生生不息。就像WILLE组织的舰队在旗舰Wunder带领下,摆脱重力,以生的意志飞过天际,寻找并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希望和奇迹。而在赤色大陆上前行的三位少年,又将以怎样的奇遇为《EVA》这个与观众们有着数十年羁绊的故事下划上一个新世纪的休止符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少年们在《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的表现。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PS:这篇牢骚,其实2013年就想写了,但也许是被痞子在《Q》中的发挥给恶心到了,于是一拖再拖直到《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终》即将上映,我才将这些牢骚付诸笔端。好了,这下痛快了,坐等《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终》公映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