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疯狂派先驱画家碇真治先生的成名历程及其他 by: angel19th

2001年06月16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6229字 ⁄ 字号 疯狂派先驱画家碇真治先生的成名历程及其他 by: angel19th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37 views 次

An EVA Fanfic...
Production...
Author: angel19th...
1
Sohryu Asuka Langley画廊最近很不景气,因为泡沫经济的崩溃,使得艺术画市场也是一片萧条,普通的艺术爱好者没有购买力,而大的收藏家又不把注意力投向Langley这样的小画廊,Asuka为此一筹莫展。就在前两天,仙台五门六郎为“酒红色的心”画了一幅名为“街灯下的应招女郎”的画,卖了150万。Asuka认为这是不个不错的启示。于是,星期六一早,她就打电话给画廊里的另一位画家碇真治先生,请他晚上来她家吃猪排饭。
虽然说是Asuka请他的客,但实际上,做饭的材料和葡萄酒都是真治自己去超市买来的,然后他做给Asuka吃,这已经是老“惯例”了。而对Asuka来说,真治的厨艺比他的艺术感悟力给她的印象更深刻。
享用美餐不过是Asuka和真治玩虐待游戏的前奏而已。他俩在公寓的房间里折腾了半个晚上,最后都疲软的倒在了床上。
Asuka的情绪非常好,她柔声柔气的对真治说:“nei,真治,上次那家赞助我们的珠宝连锁店对五门六郎的画非常的满意,他们说还希望我们画廊能为他们的分店作一批画,所以这次我就向他们推荐了你,行吗?”
真治想故作沉思状,他一语不发,但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出卖了他。
那是一幅难产孕妇的表情。
“バガしんじ!”
Asuka的拳头毫不客气的挥到了真治的脑门上。她的额头和手臂上都暴出十字型青筋。
“这次……要是你再sayno你就给我滚蛋!”
2
真治烦躁的把画笔一扔。
没有创作的激情,他什么也画不下去。
于是他打开电脑,收到一封email——
真治:
下午的天气很好,来否?
署名是Ayanami,一个轻快的笑容掠过真治的脸。他立刻梳洗整理了一番就出门了。
地点还是老地方。一个光线暗淡的酒吧里。
“あの……真是对不起……”
Rei又迟到了。
真治侧过头来,一个学生装的少女立在他眼前,浅蓝色的头发,红宝石般的眼睛,白皙的肤色,整个人有一种气质……怎么说呢,就像安静的大海一样。
美极了。
Rei微斜着头,窥睨着真治,眼睛里好像在请求他的原谅,一幅清纯可爱的样子。但真治这时完全被眼前美丽的幻象所迷惑了。
过了半天真治才会过神来,他一下子变得很窘,“噢,没什么,没什么的,ayanami……”
在吧台调酒的剑介端了一杯清水给Rei,水是用烧杯盛着的,这是老顾客的特殊要求。
“……”绫波对着真治,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嗯?……”真治也感觉对方想要说话。
“……”绫波微微动了动嘴唇。
“啊?……”真治凝神倾听。
“~~~~~”
“哦………………”真治好像从绫波那里听到了很轻微很轻微的叹气声。
(这时候,绫波心里想:哎呀,今天怎么搞的,这辈子好像第一次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绫波的脸变红了,她不好意思的坐正了身子,低下头吸烧杯里的水。
真治也马上坐正了,他偷偷的用眼斜绫波,看到绫波也正偷偷的斜自己。他额头上大滴冷汗。
“…………………………”两人之后就没话说了。
这只是一次和往常一样的约会。
真治和绫波是一年前认识的,在Asuka的画廊。结识的原因是绫波把真治画上的一头奶牛当成了茉莉花。(这事因为绫波不爱说话,所以真治就一直蒙在鼓里了)这一年来,他们常常约会。绫波是在校大学生,而真治则是一职业画家,两个人在性格上都很内向,除此外他们俩就没什么共同语言了。实际上,这种约会对他们俩来说,就和河马上岸晒太阳差不多。
两人在酒吧静坐多时,一小流氓打扮的青年擦过绫波的身体,之后绫波“飒”的一身站起来,啊~~~~~一声大叫:“不好了!”然后就飞奔出酒吧。
酒吧里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更受震惊的是真治和剑介两人,因为他们从来没听过绫波这么高声的说话。真治赶紧追了上去。
真治从地下酒吧钻出来,只听到街上绫波尖嫩的声音:“小偷!你给我站住!”
在穿过马路的时候,绫波差点被汽车撞到!
真是的!这丫头怎么这么莽撞。真治只能跟上去。
小偷拼命的跑,但他和绫波没拉开多少距离。跑到中央公园的附近的时候。绫波取下鞋子,掷在小偷的头上,然后绫波把小偷逮着了。
真治赶上来的时候,小偷已经被打得满脸血肿。
“臭小子!居然敢偷我的包,活得不耐烦了你!”
小偷抱头哭着:“饶了我吧,大姐,下次不敢了……”
难以置信。
小偷跑了。绫波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追小偷和打小偷消耗了她不少体力。她靠着公园的铁栏杆坐下来,双腿分开着,里面露出白色的裤衩。她从包里摸出一盒烟,又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支打火机。
“靠!那人真他妈菜,才踹上几脚就哭他妈了,没本事还想出来混……”绫波自言自语着,“喂,抽吗?”绫波问真治。
“不………………那个……你不是不说话的吗?”真治觉得眼前的绫波实在是陌生又无奈。
“唉,懒呗!我爱和你在一起,就是因为可以不说话。在学校多烦哪,天天烦,功课那么烦,男同学那么烦,导师那么烦,系主任那么烦,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那么烦啊!……”
真治直接离开了绫波。没有说再见,不用说再见。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唱片时代的纽约。
绫波坐在那里搓着打火机上的铁帽盖,叮叮的声音在黑暗的街道里回响着。
3
滔天的巨浪袭击海岸。每一次,汹涌的浪墙把岸上的岩石砸得粉碎,在退去之前又把它们照原样粘合起来。海上的天空阴云密布。风寒冷了。一大群海鸥在低处盘旋,中间有几只黑色的海燕。
参差错列的岩石海滩上有一座很高的崖壁,在顶上有一所白色的房子。真治坐在里面,回忆他与自己的恩师葛城美里在一起度过的日子。在这所屋子里,美里给他不少的绘画指导,从8岁到15岁。
如果是在晴朗的日子,你可以看到阳光从东面的窗户投入这个房间里,一个小男孩和一个20来岁的女人,女人在教小男孩画石膏像……真治看到很多地方,脑子里的放像机就把和这里有关的许多记忆倒了出来。卧室、客厅、浴室、厨房……真治走到一张桌子边,坐下,伏在上面,轻轻的摩挲着桌面,就是在这块地方,美里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来,我现在听得是那样的清楚,从来没有见过美里这么伤心过……那一天,加持死了!
海面上一声惊雷,暴风雨袭来。一道闪电劈开乌云,照出了屋子里的两人。
“……听着……听着真治……如果你要逃,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我绝不会原谅你的……”美里压着真治,狠狠的捧起真治的脸:“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真治走出房子,雨打湿了他的全身,大风撕裂了他的衣裳,在胸前露出了一个发光的银色十字架,那是美里在自杀的那天赠给他的。天空和海洋间混浊一片,早已不是白天,一个人的影子从黑暗的悬崖上掉了下来,真治从悬崖上望下去,他现在好想对那个人说:我回来了!
于是他开始想念她,他的母亲,他面对狂乱的大海嘶声竭力地呼喊着:“Mi——Sa——To——san!”
4
真治的生活变得没规律了。大概是因为和绫波分手,画画的工作也没有进展,整天都是心浮气躁,一点东西都画不下去。而画是必须要交的,怎么办?
“一个伟大的画家,应该是画他心里的画。”美里对他说的。
靠!老子不画了!老子要当自由画家!真治于是把摆在台子上的香草抓出来扔到田里去。而架子上的画只打了个框架。真治破碗破摔了,他拿起削也没削的碳笔在草图上刮、刮、刮,刮了百来笔,画面成了一堆横线竖线交叉线的麻花球。画了一张,又画第二张,照样乱刮一气,然后又换第三张、第四张……你Asuka不就是想赚钱吗?好的!我让你赚!
当真治把这批“画”按期寄出去的时候,他报复的笑了。
但过了一个星期他就害怕起来,因为一直没Asuka的消息,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又过了一个星期,Asuka打来电话,很兴奋的声音,要他去她家吃猪排饭。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啊?真治想。难道是想趁这个机会杀了我?
虽然忐忑不安,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去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他这次都要跟Asuka说清楚,以后不再为商业目的作画了。
但是他到那里去了以后,却享用了一次很多人伺候的法国大餐。当天晚上,Asuka以行动百分之百的满足了他,他觉得怀里的这个女人比以前可爱多了。
Asuka对他说,他上次的那些画,非常的好!那珠宝商见了以后付了这个数字,我也出乎意料啊。
真治听了那个数字,惊呆了,他父母一辈子赚的钱可能都没那么多。
5
真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无奈之下又接下为另一个赞助商作画的委托。
那样的画也算是画吗?真治怀着疑惑又“炮制”了一批线条。
很快他就没事做了。但他又没心情作画,因为心里不踏实。所以剩下的时间他全用来上网打《石器时代》去了。
过了几周,Asuka又为他带来了更好的消息和更多的订单。
真治这下无怀疑了。呵呵,好吧!你们既然要拿钱买艺术,我就满足你们!不是我骗钱,不懂得欣赏是你们自己活该!
他的“画”变得更狂态了。
于是他得到更多的钱。
他的画从市价每幅20万起,随着名声的增加,价码不断提高。
每次画卖成功后,Asuka就在家里开沙龙,请来各界名流,渐渐的人越请越多,沙龙就从室内搬到室外。渐渐的室外也容不下了,Asuka干脆就在郊区买下了一个大庄园,天天开Party。真治游戏于这些人中间,不断的作画,但他已经差不多忘记何为画了。
这样,真治终于开了第一次个人的艺术画展,产生了未料到的轰动效应。其实是谁都不敢直面评价真治的画。
“网……生活的网”
“这是……天地初开,混沌之时……”
“噢!天哪,这位画家居然用这么简单的线条描述出了宏观宇宙的概念!”
“我观察了十几年的结蒂组织切片呀……”
“荷马!荷马!”
“高次阶跃系统的波特图啊……”
“中国假A的现状!”
“我儿子不及格的考试卷!”
“……”
……
到场所有的人,包括朦胧诗人、天文学家、哲学家、微生物学家,还有物理学家、史学家、假A运动员、家庭主妇、绫波丽等等,他们同在一幅名为“你,我,他”的麻花画面前,纷纷感动得落泪了。
人们在欣赏真治的画的过程中得到了崇高的精神享受。所以,他的画是物有所值的。
5
在一次Asuka开的派对上,真治端着一个沙拉盘,盘里只剩了几片没人吃的菜叶子……
“天啊!!!!!”一个富商女发出的尖叫声,把宴桌上的酒杯都震得发响。
那个富商女像《四小天鹅》里的芭蕾舞演员那样奔到真治面前:“啊!多么美丽的图案啊,碇真治先生您真是一位艺术大师!”
“啊?……”真治实在无话可说了。
拍卖会临时举行,有人以250万的价格买走了那几片菜叶……并且在第二天的报纸上登出了头条……
之后,真治的生活变得十分的小心翼翼。因为他所留下来的任何东西,比如说做菜剩下来的材料啦,剥下来的花生壳啦,嗑下来的瓜子壳啦,削铅笔掉下来的木屑啦,甚至是坐在桌前挠出来的头皮屑啦,擤过鼻涕后随便扔到地上的卫生纸啦,都有可能被“有心人”拿去当艺术品贩卖。因为它们都成了值钱的东西,也就成了有形资产,Asuka无法忍受一些人的偷盗行径,于是她雇用了一支现代化武器装备的特种部队来保护真治君。每一天,真治的住宅上空盘旋着直升机,豹式坦克和装甲步兵车在他的草坪上碾来碾去……
6
一个男人的出现改变了碇真治的一生,他就是城府极深的六分仪元度,NERV艺术品联合营销会的首席执行官。之前,Sohryu Asuka Langley画廊的老板Asuka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治听到的解释是:当时Asuka正在办公室数钞票,一批非洲土著闯进来,把她用轿子抬到了纳米比亚。这听起来很荒唐,但她卖画更荒唐呢,真治还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反正,一切对他来说无所谓了。
六分仪于是成为了真治的代理人。他的主要功绩就是使真治的艺术活动真正成为了经济活动。
他首先是确立真治的疯狂派的宗师地位。而且对于其他效仿真治的艺术家,元度采用各种手段将他们抑制下去。一支独秀以后,使得真治的“艺术品”价值猛涨。比如当初那几片菜叶,现在要花250万美金才能买得到了。为此,元度说:“艺术信仰的世界里只需要一个上帝。”
实际上也有一些正直的艺术家们出面来批评疯狂派,但是他们还是被形势所压制,没办法发出声音了。因为有太多的人用太多的钱买了太多的碇真治的艺术品,一些花了大价钱买下画的收藏者不愿意赔本,他们否认疯狂派是没有艺术价值的垃圾,相反还要大力吹捧。而且这所有的艺术品的市面价值有多少亿已经难以估算了,再加上NERV的积极活动,他们威胁那些看穿了皇帝的新装的人说,如果你们说碇真治的画一钱不值,那么就会极大的扰乱国际金融秩序,很多人会破产,美元会贬值,更大的恶果是,爆发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崩溃,政治气候变化,第三世界国家发生暴力革命,很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于是一些人被金钱收买了,一些人被威胁屈服了,还有一些不识时务的人神秘的被蒸发了。
7
NERV的行动又一次让世人震惊。
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元度播放了一大段眼花缭乱的广告后,推出了疯狂派艺术品的新品种——“真治便便画”,所有的记者们都发出惊叹——多么完美的艺术品啊!从此真治的便便成了黄金。
现在的真治是醉生梦死了,或者他不知道自己还活着。他每天出席各种宴会,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又不断的呕吐,他身边的保镖马上拿出板子接住秽物,因为这个可以卖大钱。盛那东西的板子是用一种金属锂化物制成的,它可以长时间的保存那玩艺的新鲜感。
真治虽然年纪轻轻,可他的体态已经像个中年人。
有一次他参加一个NERV资助的慈善活动,活动上有小孩子画画的节目。小孩子画的都是些简笔画,虽然很幼稚,但是画面所表达出来的质朴纯真的感情却依然深深的打动了观众。
“一个伟大的画家,应该是画他心里的画。”美里的这句话又重新的他的内心回响起来。
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看到碇真治,兴奋的向他介绍她画里的内容:“这是太阳公公,这是房子,这是烟囱,这是爸爸妈妈……”
真治的良知被唤醒了。他那已被肥肉挤成一条缝的眼睛流下了眼泪。
于是,真治把自己的所有的财产都捐献给了希望工程。这又再一次震惊了世人,人们被他的行动表现出来的高尚人格所打动了,于是真治的那些“艺术品”的市面价值连连翻番。他要是捐得越多,他就赚得越多,结果他的钱怎么捐也捐不完。他大声的疾呼,向社会澄清事实:他最开始的那些画其实根本是故意乱画的!
但这样却产生了反效果,人们都认为他这是精神太过崇高的体现,于是他的画炒得更厉害了,有些人甚至用耶稣基督的死是替全人类赎罪一说来说明真治现在为什么要诋毁自己伟大的艺术成就,真治听了哭笑不得。
他现在成了全人类的活救世主。在仰光,虔诚的佛教徒们把他们得到的碇真治的便便放进舍利塔里供奉着;在旧金山,人们把一根碇真治的头发切成十万份,每一份做一万美金贩卖;在纽约,一座与自由女神像差不多高的“真治神像”在曼哈顿立起来,因为他真正代表了自由、平等、博爱……
真治现在快要被金钱和赞誉的旺洋大海给淹死了,他在暴增的钞票堆里无力的呼喊着: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8
真治已经无法选择他自己的路。
在一次国际间组织的盛邀之下,真治参加一次慈善活动,这次活动规模相当盛大,在活动中,真治要在现场作画,并把当场拍卖的钱全部捐给爱心组织。
他答应了这个要求,虽然他现在根本无法再拿笔画画——喝了太多的酒,手抖得厉害。
碇真治——人类的救星出现了。人们给他以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还有人跪下膜拜来着)。面对着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真治叹了一口气,自己根本画不了画,怎么办?
不知道现在真治能看到,在那千万人中,有一个蓝发红眼的女孩在为他流泪吗?
唉!为了孩子,什么都豁出去了!真治的勇气一上来,他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就脱得赤条条的,人们看到他的外观就像一个伸出假足来的肉丸子。
他扑通一声跳进一个紫色的颜料缸里。人们见到一个紫人儿从缸子里爬出来,那胸前的银色十字架已不再发光。他把自己摔到白色的画纸上,然后像一条虫一样的在纸面上蠕动起来……
END.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