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月曦之晨 by: 雪影狂喵

2004年03月15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244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88 views 次

赤足坐在湖边的突石之上。
水面泛着微亮,波涛轻抚苍白的脸庞。
脚下,颤动着的那张脸,紫蓝色纷乱的发,红色眼眸。
我的名字,凌波 零。
身后挂着巨大的,惨白的月亮。或许,那是温柔的吧。
一种我不懂的东西。
湖水突地涌动着,翻腾着,被搅乱的月影,嗞嗞地冒着血泡。
腥臭向我袭来。我缓缓站起,抬头凝视天空。
月亮,依旧是那样的温柔……
就像第一,二个我,凌波零。
唯一喜欢做的事是看着窗外,那片天空,蓝色的……
象征着永恒,和死亡。
我并非是在寻找什么,也不是感到寂寞。
因为,寂寞也是一种我不理解的东西。
“凌波零……”
我回头,看到的是熟悉却又陌生的清澈眼睛。
他,壹号机驾驶员——碇真嗣。
“碇君,有什么事吗?”我想微笑,却不知该如何做到。
我的身体,没有对碇君微笑的资格。
“没,没什么……”他低头走了,那样的匆匆。
我又恢复了木偶的姿态,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
碇君无法接受我新的躯体,或者说,新的容器。
碇君母亲的灵魂容器……
“永远都这样吗?”我喃喃,脸颊上,滑过冰冷的东西。
我的灵魂开始哭泣,那哭声令我厌烦。
“曾经有无数的我存在着,现在,我是唯一的了。”我依旧望着窗外,快意的风吹过我的脸。
一片枯黄的枫叶从枝端飘落,就在一瞬间,我突然明白。
这就是寂寞,是灵魂空洞地,与身体发出的共鸣。
无语,凝噎。
物流仍然沉睡在病房里,她曾是光芒四射的女孩。
而如今,她只是物流,只留下床头上的病历牌。
明日香,她的名字很好听……
我靠近她,抚摸她棕色的头发,很漂亮。
这是我唯一的感觉,明日香……
充满活力的美丽女孩,如今却形如死者。
她是未死的人,只是精神被灵魂击垮了而已。
关灯,然后退出去。
“碇君。”我转身,没有悲伤或喜悦,盯着真嗣惊异的脸。
“凌波……零。”他犹豫着,“我……我来探望明日香……”
“我知道。”没有起伏的声音。我试图从他的身旁穿过。
“零……”真嗣突然拉住我的手,“我……”
真嗣的手,温暖,而且莫名地舒服。
但那却是一种真实的束缚……
“碇君,有什么事么?”他的瞳孔中,一对红眸,丑陋的我自己。
“我,我……”手无力地滑落,很长的,一阵沉默……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突然想起,总部里,还有一个人等在那里。
“不要!”真嗣的脸上,缓缓流动着晶亮的东西。
他紧紧抱住了我,仍然是沉默。
心中涌上厌恶地感觉,“碇君,在我这里,你什么也找不到。”
他颤动着,松开手。像是失去了一切防备后,被狼啃噬的羔羊。
“不……不是的!”他简直是在哭喊,无力地垂下了头。
我没有多余的留恋,转身离去。
真嗣,你想抱着的,究竟是凌波零,还是碇唯,你的母亲。
答案……很清楚,不是吗?真的凌波零早已死去……
被你的父亲所杀。
“碇司令。”我的手里握着碇源堂的眼镜。
我的灵魂告诉我,碇源堂是我所爱的男人。
而我的心却对我说:“我恨他。”
这个毁了我的灵魂,却创造了无数个我的身体的男人。
我没有爱他的理由,恨他的,却很充分。
所以,在他的面前,我踩碎了他的眼镜。
没必要像其他的我那样珍惜它的眼镜,玻璃破裂的声音,好听。
简直是世界上最优美的声音。
“零,”碇源堂一动不动地,“你做什么。”没有感情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做。”我看不见他的内心,也没有能力杀掉他。
对,杀掉他。心中瞬时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灰色的天花板,脏乱的房间。
这是我所谓的家,忘却温暖的地方。
打破了一只杯子,碎片上倒映着我的眼睛。
红色,我最讨厌的颜色。然而那却是我的眼睛,不禁使我想起一个人。
或者说,是一个天使,最后的天使——渚薰。
那和我一样的眼神,就在等待恐怖降临前的残缺记忆中……
“我们是一样的。”
是什么呢?一样的是什么?不对,他跟我不一样。
他具有感情,人类的感情。
也许,这正是他失败的原因。
他死了,灵魂彻底从肉体中解脱出来了,我感到嫉妒。
即使嫉妒也是一种我不懂的东西。
但已找不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我的感受。
我有一种预感,真正的天使。
即将出现了……
人类补完计划,正式开始。
屠杀,血腥笼罩着第三东京。
血,我最讨厌的东西。人类,由血组成的东西。花,不需要的东西。水,
令人愉悦的东西。天空,红色的天空……
预感变为了现实,真正的天使,即将降临人间。
战斗的野兽还在咆哮着,明日香,终于清醒了,就在温暖的水中。
迷惑着的碇真嗣,在人类存亡的关键时刻,加入了战斗。
战争是残酷的,而更为残酷的,却是人的心……
我的使命……果真与你相同,渚薰。
“我不是你的玩偶。”当我甩开碇源堂的手,飞向莉莉斯。
心,已获得了自由。
巨大的压力向我袭来,天使的翅膀有力地张开。
补完,开始。
真正的天使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与莉莉斯同化的我,凌波零……
第三次冲击准备完毕,但,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壹号机,被封印的堕落天使,路西法。
六翼天使路西法,在我的召唤下苏醒,展开光之翼。
生命之树,所有的东西,融入了我的身体。
没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是接受补完,大家成为一个个体好呢,还是回到以前大家在一起生活但是
会互相伤害的世界好呢?”我与碇真嗣沉浸在生命之海。
“大家成为一个个体。”真嗣回答。
我实现了他的愿望,让所有人类的灵魂,都从他们那潮湿肮脏的容器中,释放
出来,飞向我的身体。
仪式结束后,所有的人类都将不复存在,包括碇真嗣。
我的心是向着真嗣的,我真切地感受到了。
所以才会有痛苦的感觉……
猛然记起,我曾对真嗣说过:“你是不会死的。”
“因为我会保护你……”
“因为我会保护你……”
“因为我会保护你……”
…………
我会保护你,真嗣。
那冰凉的液体再次滑落,如同纷乱的花瓣包裹着我的身体。
明日香,真嗣原来属于你。
我,没有属于我的东西。
时间,选择凝固,背叛了我。
我的灵魂已经奉献给了每一个人。
带领他们去寻找幸福的光辉,遥远而纯净。
但我的灵魂,不能与真嗣分享,有一个人,一直都在。
在遥远的心灵世界里,哭泣着,阻隔着我的心。
没有怨恨,我巨大的身体裂成两半,开始腐烂。
心呢?我的心呢?
逃走了……
沙滩上躺着疲惫的两人,真嗣,明日香。
我的心,浸泡在水中。
当月光抚摸红色的大地,我的心也将永远离开。
温柔的月亮在等待着我,那儿,是属于我的地方。
飞向月亮,回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湖水。
倒映着记忆里许多许多人的脸。
不知不觉微笑了……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