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八章

2022年06月1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540字 ⁄ 字号 离别的钟声 | The Division Bell | 第八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27 views 次

The Division Bell | 离别的钟声  by:jcmoorehead 译:beiming

第一章 式日 /  “The day(s) when I thought of you.”
第二章 长梦 /  “Tyre tracks & Broken hearts.”
第三章 回响 /  “Did I say that ? ”
第四章 旧伤 /  “It just won’t quit.”
第五章 残吻 /  “A kis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 .”
第六章 追想 /  “Execution day. ”
第七章 谎言 /  “Left in the dark. ”
第八章 见证 /  “Not a dry eye in the house. ”

/2020年,6月9日,柏林/

当真嗣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但这一次,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早些时候,他、明日香和有希子三人终于吃完了早已放凉的晚餐。餐桌上明日香和有希子都没有说什么,除了有希子时不时用极为愧疚的眼神望向女儿之外,两人再也没什么交流了。不过,他看得出来,明日香的态度至少不再像之前那么强硬了,她似乎有话想说,但话到嘴边还是又咽了回去。

这已经堪称难能可贵了,尤其是在历经了那种程度的冲突之后,真嗣想。这当然算不上是冰释前嫌,但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晚餐之后,明日香请他晚上在这里留宿。有希子同样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在真嗣忙着向明日香百般推脱的时候,她早已悄悄让女仆为他整理好了一个房间。

至于结果,那就是像现在这样,真嗣穿着一套尺寸不太合身的男士睡衣,躺在一张大得不习惯的床上。此前他从未睡过这么大的床,也从未拥有过如此宽裕的个人空间,相比起美里家的小卧室,这里的条件实在过于奢侈。

但就算是这样,这一晚上,他还是失眠了。

不知在床上辗转了多少个来回,仍然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他不断地回想着过去这短短数日中的经历,心中始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不真实感。

瞥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刚刚过凌晨零点。就在这时,他突然察觉了一种异样......

好吧......不管怎么说,在别人的家里上厕所终究是件尴尬事,可是生理需求毕竟不得不解决。最后他决定,尽量不要被任何人注意到,悄悄地去一趟洗手间。

这座豪宅的房间实在是太多了,沿着走廊摸索了许久,他才终于找到了目的地。不过,在他又花了同样一番功夫、总算是摸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却看到对面的那间房间,门缝处正透出些微的光亮。

那里是明日香的房间。她似乎也还没有睡。真嗣心中突然又了一种去找她的冲动,今夜自己多半是一点也睡不着了,找她聊聊天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但转念又想,这样或许会打扰到她休息,万一她只是喜欢开着灯睡觉呢?

不过最后,还是情感稍稍胜过了理智。他决定去轻轻地敲一敲门,如果没有回应的话,他就不再打扰她了。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走上前去,在门上轻轻地敲了两下。随即,他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几乎是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明日香出现在他的眼前。

“我还正在想,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敲门......果然是你。”

她揉了揉眼睛,显得有些疲惫。“怎么,你也失眠了?”

“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借着昏黄的灯光,他能看到明日香的睡衣穿得很随意,领口也压得很低。这样的景象让他觉得脸颊发烫,立刻别开了目光。“换了新环境,总觉得还是有点不适应呢......”

“进来吧,我今晚也一点都不困。白天的烦心事太多了。”

一边说着,她侧身让出一条路来。真嗣随着她进了房间,轻轻掩上了门。而明日香则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大床,慵懒地往床上一躺,随后拿起了她的游戏掌机。

“诶,明日香,你在打游戏吗,”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已经这么晚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耸了耸肩,注意力仍然集中于掌机屏幕上,“睡不着的时候,这就是我的消遣方式。”

手指灵活地敲打着按键,屏幕上的线条与方块不断地相连又彼此抵消,她的游戏得分正在飞速上涨,很快就逼近了历史最高分。看着她精准的游戏操作,真嗣不由得赞叹道,“明日香,你很熟练啊。”

“那是当然,你也不想想这个游戏我玩了多少年,所有的技巧早就已经熟记于心了。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

“不,不,我就不必了,”真嗣摆了摆手,“我只是想来和你聊聊天,或者就算什么都不说,只是和你一起待一会儿也好。”

“那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可以......哎,啊呀!”

或许是说话让她分了神,明日香连错了一条线,此前辛苦积累的游戏分数,就此毁于一旦。

“你这家伙!都怪你!”明日香有些恼火地把游戏掌机扔到一边,瞪了他一眼,“明明差一点就创造新纪录了......”

虽然觉得也许并不是自己的原因,但真嗣也没有打算辩解。在她的面前,他所能做的只有歉疚地赔以微笑。“对不起啦,明日香......”

“之前我还想着玩累了就去睡觉,现在可好,比之前更精神了......”她以埋怨的语气说着,这才终于正眼看向了他,“说吧,你想聊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刚才听你说今天烦心事有点多,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也很乐意当你的听众。”

“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就是傍晚的那些事吗......”她小声地咕哝着,“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几乎要原谅他们了,可事后却还是越想越心烦。今天晚上也一直失眠。”

“你的妈妈,她后来有没有再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何况,她也该知道就算说了我也不愿意听。”

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真嗣,你若是又来给我讲大道理,那大可不必了。我承认你早些时候说得是对的,但是说着容易做起来难。我被欺骗了四年,对此我可没法一笑了之,就算是善意的谎言也好。我需要时间。”

“不,我并没有催你的意思。”真嗣鼓起勇气坐到了她的床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你说得对,人总是需要时间的。或是需要时间来遗忘,或是需要时间来铭记。明日香,你也好,你的爸爸妈妈也好,顺其自然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来日方长,或许到了某一天,自然就......”

“瞧,我就知道,”明日香用余光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又开始讲大道理了。我倒是想不明白,了不起的真嗣大人既然懂这么多道理,怎么喝醉酒还会与人打架呢?”

听她唐突提起了自己的尴尬事,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无言以对。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说的,道理这种东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嗯,你是对的......”

“我当然是对的,因为你这家伙只是个笨蛋真嗣罢了。”明日香转头打量着他,眼神中带着狡黠的笑意,“嘛,虽然也没有那么无可救药就是了。”

“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无论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

“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真嗣。至少现在我会充满希望地面对人生,”她轻声叹了口气,“这是我许多年未曾有过的感觉了。”

“那就好。”

最后,真嗣又一次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明日香,我准备回去睡觉了。今晚能在这里留宿,真的很感谢你。”

说罢,他起身朝着门口走去。但这时她却坐起身来,叫住了他。

“真嗣......我觉得......你要不要今晚就睡在我的房间?反正......多余的被子和床褥也是有的......”

明日香的声音低得像是耳语,昏黄的灯光下,她的脸上似乎掠过一抹红晕。对此,真嗣同样感觉心跳正在加速。与她共处一室、甚至在同一张床上睡觉,这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早在四年以前,在他们还是孩子时的那个夏夜......

可即使如此,当她提出邀请的时候,真嗣仍然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最后,他回答,“明日香,我想我还是回去吧......”

“嘁,随你的便吧。”她又慵懒地躺了回去,背对着他,“晚安。”

虽然背对着他,但明日香此刻却觉得有些懊恼。她本来没想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可是话说出口却还是显得有些刻薄......不管怎么说,她的确是盼望着真嗣能在陪在她的身边,否则也许她连入睡都做不到。

“嘿,明日香......”

“又怎么了?”

就仿佛看透她的心意一样,年轻的男人轻声说道,“对不起......”

“无所谓,你要是想回去就快点回去吧。早点睡。”

“明日香也是。晚安。”

“晚安。”

她用眼角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看着他轻手轻脚地出了门。这一刹那她突然又有了一种叫住他的冲动,她想再问他一遍今晚要不要睡在这里,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也许正如他所说,来日方长。现在的她,只要充满希望地盼望着明天,就足够了。她的人生已经迎来了转机,熬过了不知多少清冷孤寂的长夜,她知道自己已经确实地看到了那一盏只属于她的灯火。生命中迟来的喜悦,终会有一日降临到她的身边,对此,明日香有着十足的信心。

她关掉了台灯,带着幸福的微笑,悄悄闭上眼睛。

*******************************************************
*******************************************************

/2020年,6月13日,第二东京市/

美里颇为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喝了一口咖啡。在她对面,一位金发的女性仍然埋头批改着试卷,不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着笔尖与纸面摩擦的沙沙声。

东京市立第壹中学,曾经的顶级科学家赤木 律子如今任教的地方。往她办公室的窗户看去,外面就是第二东京市宽广的天际线。

许久之后与友人的重逢,让美里心中颇多感慨。如今的律子似乎比以前在NERV任职时还要忙碌,而美里自己同样被一大堆的琐事压得直不起腰。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位老友,历经背叛与隔阂而又冰释前嫌,时隔多年,两人终于又好好地坐到了一起。

说起来,明天真嗣就要从德国回来了呢。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听他讲讲在德国这一周的经历了。虽说已经在电话里听他说了个大概,但效果比起听他亲口讲述仍然还是逊色不少。不过,唯独有一点美里可以确定:她已经很久没有从他的声音中听到这样的欢欣了。即使未能亲历,她也能想象得出那两个孩子在一起时的喜悦与幸福。于她而言,这同样是了却了她的一个执念。

年轻时代的爱恋真是美好啊,简直就像......

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年轻时代,想到了那个已经永远不会归来的浪子。岁月匆匆流逝,所有的人都在向前走,就连她自己糟糕的生活也在不知不觉间步入了正轨,即使如此,他的死仍然是美里心中永远无法填补的缺憾。

她摇了摇头。今天来找律子,并不是为了说这些。

对面的金发女性,她似乎已经察觉了美里的异样。虽然注意力仍然落在试卷上,她却头也不抬地问道,“有心事吧?”

“哦,被你看出来了啊。”

“从走进办公室开始,你就很少说话。在我印象里,你可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律子终于把最后一张试卷也批改完了。她抬起头来,对美里笑了笑,“说吧美里,什么事?只要不是又来劝我加入WILLE就好。”

“那种事情我早就已经放弃了,你这老顽固。”美里不快地咕哝道,叹了口气,“我要说的事,与真嗣和明日香有关。”

“哦对了,真嗣去德国了对吧?我已经听玛雅说了呢。”律子也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眼中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神色,“怎么样,那两个孩子,前景乐观么?”

“就我目前所知,可以说是相当乐观......不过,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律子,你还记不记得前不久WILLE曾经举办了一个宣传活动,我也参加了......”

“那我可一点也不知道。”

“你女朋友没和你说么?”

律子皱起眉头,“首先,玛雅是我非常信任且倚仗的后辈兼友人,但我们并没有到恋人的程度——至少目前还没有。其次,我已经和她说过了,我对与WILLE有关的事情毫无兴趣。”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较真。”美里有些不悦地白了她一眼,“总之那一天,一位德国企业代表找上了我,一位兰格雷先生。”

“哦?”律子终于来了兴趣,“是威廉·兰格雷,对吧?”

“你知道他?”

“嗯,早些年见过几面。他来找你,都说了些什么?”

“先是说了一些关于项目投资的事情,不过后来,他提到了他的女儿。”

“是不是警告你说,WILLE也好,真嗣也好,统统离他的宝贝女儿远一点?”

“你是这么想的?”

“按照逻辑来说,这的确是他最应该说出的话。其实,很多年前他就已经干涉过明日香参与第二适格者的选拔,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卷入E计划。他也多次联系过我们NERV,我就是那时候认识了他。只可惜,明日香本人坚持要实现母亲京子的愿望,何况她也一直以获得适格者身份为荣,所以最后,他也就随她去了。”

“还有这样的事吗......我一点也不知道。”美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次他和我说的可不是这种话。恰恰相反,他向我道了歉。”

“道歉?”

“嗯,关于这些年他所做的事。当初,是他派出了搜救小队把明日香送回了德国,也是他请人把明日香的所有信息保护了起来,所以这些年我们才一直联系不到她。”

“这并没有什么难理解的......”律子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这只是一位父亲想要保护自己的女儿罢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他做得太过火了。为了让明日香放下对过往的执念,他欺骗了自己的女儿,对她说真嗣已经死了。”

直到现在,素来沉稳的律子终于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她从来没有料想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说真嗣死了?!”

美里耸了耸肩,“你也没想到吧,但这就是事实。我想他早就已经看出了明日香对真嗣的情愫,或许他认为真嗣绝对无法保护好他的女儿。毕竟,他们一家与NERV一直保持着消息往来,对于明日香那时凄惨的生活状态,还有她在战斗中屡屡受到的重创,威廉一直都心知肚明。我想正是因此他才会怪罪真嗣吧。”

“嗯......这的确符合逻辑。何况,就算没有与使徒的战斗,真嗣与明日香的相处也远非一帆风顺。”

“喂,我说,你该不会是打算为那个男人辩护吧?”

“美里,我并没有说符合逻辑的就一定是正确的,毕竟人类是情感动物。早在很多年前,我的亲身经历就已经让我明白了这一点。”

“而我想说的是,就算他想要怪罪谁,也不该怪到真嗣的头上。说到底,应该是我这个监护人的失职......”

“美里,是我们的失职。”律子轻轻叹了口气,望向了窗外。“那两个孩子虽然性格迥异,但却都在自我认同这一点上存在着相当的畸形。对于他们来说,别人的认可与期待才是他们努力的唯一动力。而我们这些大人却抓住了这一点,把孩子们当成工具一样利用,而对他们内心的需求充耳不闻。当心中的压抑得不到释放,他们注定会转而伤害自己,放任自己变得愈发孤僻、偏执,明明在渴望着温暖,却还是无法接纳或者信任身边的任何人。”

“这就是你说的豪猪悖论吧......”

“你还记得啊。”律子笑了起来,“那么,除了道歉之外,威廉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

“嗯,他说,他和妻子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决定做出弥补。其实,就连真嗣去德国这件事,都是他和妻子秘密安排的。除此之外......”

律子露出好奇的神色,等着她继续说下去。对此,美里则是回以一个神秘的笑容。

“他还拜托我帮他一个忙。”

*******************************************************
*******************************************************

/2020年,6月13日,柏林,勃兰登堡国际机场/

随着登机时刻的临近,真嗣发觉自己的心境越来越难以平复了。不过,他还是尽力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潇洒地把行李箱搭过肩膀,向着航站楼走去。

不管做过多少心理准备,分别的时刻总是来得这样猝不及防。他知道,明天的这时候,他就已经回到了自己在日本的家,回归了自己曾经的生活。在德国度过的这一周,他不记得自己何曾这样幸福过。离别在即,虽然万分不舍,但他并不悲伤。他明白,自己与她的未来,已经埋下了全新的火种。

他也知道,从此以后自己的生活并不会变得轻松多少,他知道自己今后仍会做噩梦,仍会流着冷汗从梦中惊醒。他会怀念起过往的人和事,在落寞与苦涩中度过每一个不眠的夜晚。但是无所谓,他已经遇到了会陪在他身旁的人。纵然心中仍然寄宿着梦魇,但只要是两人一同面对的话,就一定没问题的。他深信这一点。

“啊,啊。时间过得真是快呢。”从他的背后,传来了明日香的声音,“一转眼的功夫,你这家伙又要从我眼前消失了。”

“嗯,对不起......”

“你这家伙还是这样!为了一点不是自己错误的小事道歉。”

她的语气仍然很高傲,充满了讥讽。但也许这只是为了掩饰她心中的失落。

“喂,现在你总算记下我的电话和信箱了吧?过去你找不到我的联系方式也情有可原,但今后你若是敢对我爱答不理,我就算飞到日本去也要揍你一顿!”

真嗣笑着摆出投降的架势,“那我可真是求之不得啊。明日香,你要是能常来日本就好了。”

“嘁,想得美。那你怎么不能常来德国呢?”

“我会的,今后只要有长假,我一定会来。”

“说到做到哦。”

“哦,对了,美里小姐和洞木的联系方式,你也记下了吧?”

“当然记——下——啦——”,明日香故意拖长了声音,显得百无聊赖,“这周我就会给她们打电话的。”

“嗯,”他笑了笑,“那就好。”

在沉默中走了一段,年轻的男人女人已经可以看到机场安检的入口。这就是他与她分别的地方,她一路的陪伴与送行,将在这里画上句点。

/(音乐声)

乘坐xx航空xx次航班前往第二东京市的旅客请注意,请办理完乘机手续还没有通过安全检查的旅客,尽快通过安全检查,到候机厅候机。谢谢。

(音乐声)

乘坐xx航空xx次航班前往第二东京市的旅客请注意...... /

终究还是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刻。无论如何不舍,离别的钟声终将不可阻挡地敲响。

“明日香,就到这里吧。”他笑了笑,尽力显得轻松洒脱,“早点回去,已经很晚了。”

“有什么好急的?汉斯先生在外面接我。”

“可是......已经到时间了呀,我得进安检了......”

“那你进嘛!看到你进去了我就走。”

“嗯......”他最后挤出一个笑容,“那......保重,明日香。我会常和你联系的。”

“你也是,笨蛋真嗣。”

他点了点头,终于迈步走向了机场安检的通道。他尽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回头。

......

...........

................

直到他听到背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追了上来,用力地拉住了他的手。

“你......”

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你知道我爱你,对吧?”

真嗣回过头去,看到明日香正低头站在他的身后。她的面容埋藏在一片阴影中,谁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真嗣笑了,“当然,我也爱你。”

明日香猛然抬起头来,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泪光闪烁。“什么嘛!一点都不惊喜,你这家......”

明日香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面前的年轻男人扔下了行李箱,上前给了她一个轻轻的拥抱。

“因为......”在她的耳边,他轻声说道,“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她用力地抱紧他,指甲嵌进他的衣衫。她把脸埋进他的胸膛,任由泪水不受抑制地滑落。

“我......我会想你的......”

“我会常来看望你你,我会给你写很多很多信,我保证。”真嗣抱紧她,安心地笑了,“而且,等我们的生活都安定下来,等我们都做好准备迎接人生的新篇章,到了那时,我们就一起生活下去吧。在德国也好、日本也好,任何一个你喜欢的国家也好。”

“嗯......说到做到......”

“放心,说到做到。”

她这才终于小心翼翼地放开了他,用衣袖擦去泪水,红着眼睛对他笑了。

“笨蛋真嗣,这个给你。”

她从夹克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看着这个自他孩提时代就一直陪着他的物件,真嗣的心头突然涌上了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明日香,你......”

“物归原主而已啦。我被救走的那一天,你把它留给了我,多年之后,我只是把它重新还给你而已。我知道你很需要它。”

但是,真嗣却盯着那台SDAT,摇了摇头。

“明日香,留着吧,”他笑着说,“它是你的了。”

“你......不要了么?”

“嗯,我不再需要它了。因为,我再也不会选择逃避了。无论前方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我都会坦然面对,甘之若饴。”

明日香久久地凝视着他。就在真嗣以为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踮起脚尖,与他拥吻在一起。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在两人的世界里只有彼此。周围行人的目光也纷纷被这一对恋人吸引,他们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当缺氧的感觉迫使两人不得不分开的时候,明日香笑着对他说,“真嗣,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真嗣最后一次抱紧了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我不在的日子里,要保重自己。”

“路上小心,真嗣。”

“我一定会的,明日香。谢谢你。”

明日香看着他整理好了褶皱的衣衫,潇洒地拎起了行李箱,朝着安检的通道走去。在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那扇门后的时候,他回过头向她挥了挥手,脸上仍然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这是一幅帅气的剪影。明日香连眨眼都不舍得,她想要把这一切永远地刻入她的记忆中。

“再见了,真嗣......”

双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她能感受到它正在炽烈地跳动。

“一定、一定要再见哦......”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她呢喃着,“我们约好了......”

“下次再相见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生活下去吧。”

“这一次......我们都要变得幸福......”

*******************************************************
*******************************************************

第八章 “见证 /  “ Not a dry eye in the house. ”  ”完。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