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三话

2022年11月14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020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三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3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话

 

 

 

沉默降临了。

 

虽说如此,但这里的气氛并不压抑。

 

加持打量着初次见面的少年,眼神也许有些轻蔑。而真嗣可能是出于疑惑,同样一言不发。

眼看着场面陷入僵局,律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默默看着两人。

 

 

 

 

终于,像是耐不住沉默了一样,真嗣转头望向了这边。

 

「那个...请问...律子小姐?」

 

「啊啦,差点忘了,你们是初次见面呢。...这位是加持 良治君,我和美里学生时代的朋友,此前一直在德国那边,最近才刚刚到本部来。」

 

「特殊监察部的加持 良治。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哦,碇 真嗣君。」

 

「是......请多指教。」

 

 

 

 

初次见面的寒暄,并没有显得不自然。

像是终于放下心来一样,真嗣与律子对视一眼,微笑了一下。

 

加持这个人,他自然早就已经知道了。明日香会和加持一起来日本这件事,还是他告诉律子的。

原本,在接收由太平洋舰队移送的二号机的时候,是打算让真嗣陪同美里一起前往的。

可是随后,律子从他那里听闻了,即将降临的「未来」。

 

 

 

 

 

虽说尚未确定源堂意下如何,但在商谈的时候,律子还是面露难色,表达了反对的意见。

既然真嗣无法与二号机同步,那派他同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更重要的是,贸然让加持接近真嗣,自己实在不能放心。

当然了,后一条原因并没有说出口。

就算二号机被击败了,本部也不会受到波及。就算运输舰被击沉,NERV也不至于同时失去两位驾驶员。

 

 

于是,最后的决定是,让真嗣在本部待机。

让明日香独自对抗使徒,或许真嗣会感到不安吧。不过,对于律子的决断,他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烈的反对。

 

 

正如他对零和美里那样,对于明日香,他同样显得很畏惧。

或许是因为,那会让他想起曾经的一些事吧。

 

 

 

「你不是有事要问他吗,加持君?」

 

「欸,问我....?」

 

「呀,我只是有点好奇第三适格者会是个怎样的孩子嘛。真嗣君,你在德国可是声名远扬哦,明日香也已经注意到你了。她可不好惹,要小心哟。」

 

「...这样啊......」

 

 

真嗣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沉。

或许是注意到了吧,加持挑了一下眉毛。

 

「和明日香见过了吗,真嗣君?」

 

「嗯...她刚转到和我同一个班,不过我们还没有说过话。」

 

「这样啊。那么,身为一同战斗的伙伴可要好好相处哦。在这里,你可是她的前辈。」

 

「......嗯,也是呢...」

 

平静地作出回答,真嗣又一次看向了加持。

有些阴暗的表情之下,浮现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是命令的话,我就照做。」

 

 

 

 

 

 

 

 

 

 

 

 

 

 

 

 

 

 

 

 

「那样真的没关系吗?」

 

「...嗯。」

 

研究室里只剩下了真嗣和律子两人。加持已经离开了。

并不是因为被开了玩笑,心存不满才离开的。他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或许他今天只是打算见真嗣一面、制造些契机。这样说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真嗣已经坐到了加持之前坐的那把椅子上,表情仍然有点阴沉。望着他,律子不由得想道。

果然,是因为明日香吗。

 

 

此外,还有一件事令她感到意外。她本以为真嗣会对加持坦白真相,但现在看来,他显然没有打算这么做。倘若只有真嗣的一人之言,或许说服力尚显不足,但若是有了律子的证言,想必加持也会相信的吧。

虽说律子自己并不打算说出去,但若是真嗣拜托她作证,她也不会拒绝。

 

 

既然是要阻止第三次冲击,想来加持也一定会全力相助的。

周旋于日本政府、战自、NERV三方之间的这个男人,某种程度上说或许可以与源堂对抗。

然而,真嗣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借助加持的力量。他表现得很干脆,根本没有朝那个方向去想。

 

加持和美里,至今仍与「真实」相距甚远。他亲口说过的。

 

 

这其中的深意,或许律子直到今天仍然尚未参透。

 

她同样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只把秘密告诉自己一人。

 

律子看向了真嗣。

少年仍然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既然如此,自己再怎么想下去也无济于事。

 

何况,今天找他来,是因为有别的事情。

 

「说起来,从今往后...」

 

「......」

 

「...我暂时不会再联系你了。你如果有需要,可以打我的电话。...发邮件也不是不行。......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来的。」

 

「......我明白了。」

 

她把电话号码和邮箱写到纸条上,向真嗣递了出去。

伸出手来接的真嗣,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望向这边的那双眼瞳里写满了疑惑。

也许,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律子有所依赖,以为她要突然甩开自己,所以才会显得有些慌张吧。

 

真是奇怪的想法呢。

 

带着安慰一样的微笑,律子俯身靠近他的耳边,悄声说道。

 

「放心,不会太久的哦......等我看清加持君真正的动作,就可以了。」

 

 

 

 

 

 

除了真嗣以外,再也没有谁能听到她的声音。就连嘴唇的颤动应该也是看不清的。

也就是说,就算加持在这个房间中留下了「耳目」,也无法知道她刚才说了些什么。

 

 

 

对于加持这样的男人,既然不打算拉拢他,反过来说,就必须仔细防备他。会对自己和真嗣的行动起疑的,除了源堂和冬月之外也就只有他了。

使徒暂时还不会入侵,而且下一只使徒的事情自己也已经听说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自己或许有必要和真嗣保持一定的距离。

 

 

第五使徒入侵之后,只要有试验的时候,真嗣都一定会来研究室一趟。

虽然每次都是律子叫他来的。

表面上的名义是听取调查。那只是说给源堂和美里听的。

而真正的目的,在于获得真嗣所知道的情报。

 

 

 

 

既然已经相信他所言非虚,那么,作为科学家,对于这些来自未来的情报是不可能不感兴趣的。

虽说尚未下定决心帮他到底,但自己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感到畏惧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亲眼看到了。他做不到对零见死不救。

 

 

 

 

 

 

的确,想要阻止第三次冲击,消除掉绫波 零是最有效的手段。

 

然而,那个哭泣着、颤抖着的少年,却在最后关头救下了她。

也许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吧。

 

 

 

 

零是替代品。就算杀掉眼前这个零,她也不会真正被抹除。虽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她死而复生的确不易,但也并不算是什么决定性的阻碍。

正因如此,虽然不太情愿,但当时律子还是没有选择阻止他。

 

 

 

 

那次作战之后,真嗣第一次来研究室的时候曾这样问道。

律子小姐...不生我的气吗。

 

对此律子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她只是问了一个问题。

真嗣,你觉得那样也没关系吗。

 

 

他迷茫地摇了摇头,露出自嘲的微笑。

 

「反正,不管我怎么选,最后结局都还是一样不是吗。」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这或许再一次证明,他早已知道了零的秘密。

 

可他还是选择救下了零。

 

这其中的意味,当然引人深思。他知道些什么、不知道些什么,他在想什么、又打算做些什么。

 

坚强的决意,和脆弱的内心。在这两座山峰之间流过的,正是一条泪水之河,不是吗。

那时顺着他眼角滑落的,滴滴泪水。

 

 

 

 

律子迈出一步,站到真嗣的身前。

 

 

自己的心仍然属于源堂,自己并没有背叛他。

然而,这个少年除了脑中的知识以外一无所有,就算是遍体鳞伤也要与命运不屈地抗争。对此,自己的确很喜欢呢。

 

 

他救了零,自己还没有向他道谢呢。

真是奇怪呢,明明让零陷入危险的人也正是他啊。

 

 

 

 

「那个......律、律子小姐......?」

 

眼前的少年已经脸红到了耳根。果然,对他来说还是太刺激了吗。

要是被美里或玛雅撞到,多半就要引起骚乱了吧。

到了那时,源堂又会怎么想呢?

 

 

(……这里的省略的确让人浮想联翩,不由得怀疑律子小姐是不是对真嗣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hhhhhhh……不过,想象终究只是想象而已,并没有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hhhhhhh 在后续章节里会明确说明的。——beiming)

 

 

 

 

 

 

 

 

 

 

 

 

 

 

 

 

 

 

 

 

「拿好。」

 

「欸,你这是做什么啊?」

 

「物归原主而已。」

 

自动贩卖机前。

 

从白色大衣的口袋里取出几样电子设备,律子递给了加持。

真嗣离开之后,她把研究室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果然有了不少收获。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瞒过自己的眼睛,真亏他做得到呢。

 

 

一边伸手接过,加持摆出一副佯装不知的表情。

律子暗暗好笑。自己与他之间,倒也称不上是相互欺骗,最多只是相互装傻而已。

 

这些监听器,自然不可能是源堂放的。那个男人可不会为了自己做到这种程度。

之所以经常检查研究室和自己的家,也许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多疑的人罢了。

 

 

「完全不记得了呢......暂且帮我寄存一下嘛。」

 

「愿意放到哪里你随意,不要放到我这里就好。」

 

直视着他的眼睛,律子说道。他一定也没有料到这样的发展吧。

加持无可奈何地笑了,点了点头。

 

 

 

「......果然是随父亲呢。」

 

「你说谁?」

 

「就是他啊,碇 真嗣。刚才那孩子说话的时候总让人觉得话里有话,真是惊人,完全不像是中学生呢。」

 

「...是吗?」

 

然而加持却不再说了。

的确,从瘦弱的外表上来看很难想象,他说起话来简直像大人一样成熟。

 

 

「总觉得很感兴趣啊。有机会的话,再让我跟他聊几句呗?」

 

「不用征求我的许可。美里才是直接管理者吧。」

 

「我倒是没看出来哦。」

 

加持狡猾地笑了,这样说道。

 

不过,倒也不像是在打听律子和真嗣的关系,应该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他应该也不会觉得律子会对小孩子动心的吧。

就算他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也好。

 

 

 

不过,他一定已经察觉到了,律子有事在瞒着他。

只不过,就算穷尽他的想象力,也一定无法猜到真相。

 

 

 

 

「公私分明,你明白的吧。」

 

「小律,这是什么意思啊?」

 

「玩笑归玩笑,但要是真有奇怪的流言传开,我也会很困扰的。......我和那孩子之间的事情,我可不希望别人来打扰啊。」

 

对此,加持会作何反应呢。

 

看着他那张着嘴无言以对的样子,果然很有趣。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律子和真嗣的关系渐渐变得妖媚起来啦。

与此相对,零则是完全没有出场。

该怎么办呢。

 

顺带一提,在这一话中我也提到了,原作第8话派真嗣一起去到底是为什么呢?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完全没有用的啊。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