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四话

2022年11月1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906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四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22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四话

 

 

 

上一次来这间公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比起那时候,这里多少变得整洁了一些。果然,既然和别人一起住,就算是美里也不敢那么放肆了吧。

她的新同居人,看上去就是对别人要求极严的那种。想必是大吵了几次,美里才终于收敛了一些。

两位居住人都是女性,却依然还在吃即食食品,传出去多半会被笑话的吧。不过,就算是即食食品,也比美里做的料理要强得多了。至少这还算是食物。

 

 

 

「怎么样啊?久违地和别人住到一起了呢。」

 

「......才没那么简单呢。虽说我早已经做好觉悟了。」

 

「毕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啊,果然相处起来不容易呢。」

 

 

此时是下午七点钟。偶尔一次的假期,美里邀请律子来家里共进晚餐。

她的同居人明日香还没有回来,听说是和加持一起出去了。白天,当她洋洋得意地说出这事的时候,美里立刻皱起了眉头。

回来之后,美里则是一觉睡到了刚才。直到律子来敲门,才看到她穿着极其随意的吊带背心和短裤打开了门。

 

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和明日香吵了太多架,所以才想和友人一起喝一杯、放松一下。

而且,美里想聊的事情,也多半和那位不在这里的少女有关。

 

 

「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正好发生了第二次冲击。...所以我可不像她那么能说,整天叽叽喳喳的。」

 

「......你是特殊情况嘛。」

 

「说的也是啊。和我住到一起,那孩子倒也倒霉呢。」

 

 

美里毫不掩饰地哈哈笑了起来。那场发端于南极基地的,名为第二次冲击的巨大灾难。作为唯一的幸存者,整整两年选择了闭锁自己的内心、一言不发。从外表上完全想象不到她会是这样的人。

 

知道美里的过往的人,即使在NERV也屈指可数。

那些在第二次冲击中痛失所爱的人们,倘若知道了她的身份,恐怕会恨不得把她折磨致死吧。

就算她其实是无辜的。

 

 

那场近乎毁灭人类的浩劫,它的元凶之一,只是一位少女。

 

也许,最能体会真嗣如今的心情的,就只有她了。

 

 

 

 

「...呐,美里。」

 

「怎么了?」

 

「......你为什么会加入NERV呢?」

 

「怎么突然这么问?......而且以前不就问过了吗。」

 

「可能吧。」

 

的确,当年大学毕业,美里准备加入NERV的前身GEHIRN的时候,自己好像就问过相同的问题。

律子即将加入由母亲领导的科学技术组织,听上去顺理成章。然而她却不一样。不管怎么看,她和国际公务员这一行实在是不搭边。

 

 

「当然是为了消灭使徒啊。这不是早就说过的事情吗。」

 

没错,8年前她也是这样说的。律子还记得她当时的微笑。

而且,如今她的笑容里,多了一份当时未曾有过的神采。

 

「......所以我很高兴。我真的做到了。」

 

「但是,今后使徒还会入侵的。」

 

「把它们全部歼灭就好了。只要我还活着的话。」

 

美里的眼中蕴藏着光芒。

就像是追捕猎物的捕食者一样的,凶狠可畏的光芒。

 

 

「......歼灭使徒,是为了什么呢。」

 

「你在说什么啊......当然是为了阻止第三次冲击啊。」

 

美里显得有些惊讶,像是在说 , ‘  事到如今,还问这个?’

 

的确,阻止第三次冲击。挥舞着这面旗帜的NERV,就算做出任何超出法规的行动,也会被世人认可。

 

 

「我说的是你自己啊。...到底是因为什么,你才觉得自己必须歼灭使徒不可呢?」

 

「......我吗?」

 

 

美里指着自己的脸,眨了眨眼睛。

短暂的思考后,也许是明白律子的意思了吧,她笑了起来。

 

 

「为了给父亲报仇。你想听我这么说,对吧?」

 

「......难道不对吗?」

 

「......倒也不是不对......」

 

「所以啊,你觉得那样真的有用吗?你的父亲,会为你所做的这一切感到高兴吗?」

 

 

 

的确,是第一使徒亚引发了第二次冲击。这是她父亲死亡的直接原因。

然而,因那场浩劫而殒命的数亿人,难道不也是一样吗。

复仇的权利,并不只属于美里一人。

 

 

 

话虽如此,律子的话未免显得有些多管闲事了。她明明都没见过美里的父亲。

就算触及她的逆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早在开口的时候自己就料到了。

然而,美里却并没有生气。

 

 

她不应该没听清楚才对。可她却一反常态,用平静的眼神看着律子。

从学生时代,再到后来加入NERV,自己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眼神。

 

 

 

随后,美里像是呢喃一样说道。眼睛仍然看着律子。

 

「为父亲报仇,歼灭使徒什么的,也许只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吧。......其实我真正想做的事,是赎罪......」

 

「......美里,并没有人责怪你,你知道的吧。只要是还有点判断力的人,都不会怪罪你的。」

 

「是啊,那时候我只是个无知的孩子。......可是,当时我就在那里,只要伸出手或许就可以阻止灾难。这个事实永远不会消失。」

 

 

美里别开了视线,望着天花板。

 

 

但或许她所看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当时在场的人们,除了我以外,都用自己的生命偿还了罪孽。可我呢......就算今天的人们原谅了我,可只要还活着,我的罪就永远无法赎清。」

 

「美里......」

 

「曾经的事已经无法挽回,毕竟我无法回到过去。...正因如此,从今往后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我都会竭尽全力。......我必须这么做才行。」

 

为了这个目的,就算要把孩子们当成工具利用,就算要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美里也会坦然受之。

即使如此,律子也明白,其实美里并不坚强。她的内心很容易受伤。

派真嗣或明日香出战的时候,其实她也有过踌躇。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因为她亲身经历过第二次冲击之后的地狱。她正是沿着那条修罗之道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呐,美里,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如果能带着现在的记忆回到南极的话...」

 

 

不知不觉之间,便抛出了这个问题。

那时,美里的眼瞳的确因律子的声音而微微震动着。寻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提出这种非现实的问题的吧。

 

 

美里显得有些迷茫,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或许她生气了吧。

‘ 自己明明说了真心话,却被当成玩笑一样对待 ’ ——或许她就是这样想的。

 

 

 

「对不起...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意义......」

 

「...如果...如果能回到那时候、吗。曾经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愿望。......在我无法开口说话的那两年里,一直都......」

 

 

怅然若失地喃喃着,美里缓缓抬起头来。右手中的啤酒罐,已经微微变了形。

她喝了一口,滋润一下干渴的嘴唇。

 

律子只是看着她,看着她那双凝视着虚空的双眼,还有潜藏其中的光。

 

 

 

「......我在一直在思考,最后终于找到了答案。」

 

「......是什么?」

 

「我会把在场的所有人从这世界上抹除掉。包括我自己。」

 

 

 

 

 

 

 

 

 

 

 

 

 

 

 

 

 

 

 

「我回来啦~」

 

玄关口的响动,打破了压抑的寂静。

 

 

传来了小小的足音。是明日香。

 

走进客厅来的少女,穿着她最喜欢的一套衣服。至少,明日香应该是把这当成约会了吧。是去购物了吗,她提着几个印着商标的大纸袋。

 

 

 

「欢迎回来。明日香,吃过饭了吗。」

 

「打扰了哦。」

 

「我是吃完才回来的啦。呀,律子,欢迎你哦。」

 

见到律子,她并不怎么惊讶。或许是从摆放在玄关的鞋子数量上猜到了吧。她自顾自地进了房间,大概是换衣服去了。

打招呼的时候,她也不想看向这边。果然,她还是对美里心怀不满啊。

大概是今天吃醋了吧。

 

「呀,看来小良果然没有对中学生出手呢。」

 

「根本不可能出手的吧。他那家伙,这种程度的自制力总还是有的。」

 

像是忘记了此前的对话一般,美里豪放地喝了一口啤酒,随后这样说道。

不过,今天她之所以请律子来,或许是因为她觉得明日香会再晚一些才回来的吧。那样的话就不用时刻小心提防、时刻保持伪装了,也许她潜意识里就是这么想的。

 

门被推开,明日香走了出来,已经换回了居家的打扮。

 

 

 

「大好的休息日,居然只是聚在一起喝酒。美里,你也真无聊呢。」

 

「吵死了啊。凭什么只针对我一个啊?」

 

「因为,律子人家已经有恋人了啊。今天听加持先生说起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就是了。」

 

 

 

美里差点把一口酒喷出来。她看向律子,神情像是见了鬼一样。

 

「什......什么啊,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呀?......真、真是岂有此理,那个叛徒!」

 

「......不清楚了哟。或许只是小良逗她玩而已。」

 

「喂,明日香,那个笨蛋都说了什么?」

 

 

或许是被美里的气势惊到了,明日香稍稍有些退缩。

也许她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

 

 

「有什么大不了嘛!......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我们聊了很多,比方说在学校的生活什么的......」

 

「所以呢?和律子的恋人有什么关系?」

 

「然后我就提到,第一、第三适格者也在同一个班上,但两人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和大家来往。真是的,让人伤脑筋呀!」

 

「......这种事情没必要说的吧。」

 

原则上讲,NERV内部的事情是绝对的机密。

虽说这样的规章倒也未必适用于明日香等孩子们,但她在德国的时候也应该接受过保密训练才对。

 

然而,明日香却像完全没听到律子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着。

 

「而且,对于身为伙伴的我,他们两个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真是的,这不就是要合起伙来欺负我嘛?真是两个怪人!第一适格者也就罢了,就连第三适格者也摆明了要躲着我,学校里也是,在NERV也是,他到底什么意思呀!」

 

「真嗣君吗?我还以为他只有对我才这样。」

 

「说起来,美里你也没和他说过话吧?」

 

「...那孩子和谁都不说话的吧。我也没见过他和玛雅或青叶君交谈啊。」

 

(这一句应该是律子说的。——beiming)

 

「......但是律子,他明明和你说了很多啊。那孩子经常出入你的研究室不是吗。」

 

听到美里的话,明日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果然,这样就对上了。」

 

「什么意思?」

 

「那家伙的确就是律子的小麻雀。」

 

「......什么??」

 

「啊,不对,好像是叫小海鸥。」

 

应该是想说 ‘ 小燕子 ’ 吧。律子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加持那张轻浮的笑脸。

 

自己曾捉弄过她,这就是他的报复吗。

 

(小燕子(ツバメ)在日语中有 ’ 年轻的情夫 ’ 之意。beiming也不清楚这里かつ丸整出这么多鸟来是要干什么,可能是想表达明日香的日语不太熟练吧。另外,新剧场版《终》铃原家的女儿不也是叫小燕子吗(激寒)——beiming)

 

 

「云雀?等等,好像是冠鹫......」

 

「明日香,不要再说莫名奇妙的话了啊。」

 

「......比起这个,今天的约会怎么样啊?玩得开心吗?」

 

「啊,嗯......超开心的哟。」

 

 

终于把话题岔开了。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或许这也证明,明日香的确对真嗣不怎么感兴趣。

 

 

 

「要逛街的话,果然还是得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啊。」

 

「那么,你们都买了什么?」

 

「泳装哦!下周要组织修学旅行了嘛,听说可以去冲绳潜水呢~」

 

 

听到这里,律子看向了美里。露出一副 ‘ 果然如此 ’ 的表情,皱起了眉头。

 

 

「...你还没有和她说?」

 

「一直找不到合适时机的嘛。」

 

「服了你了。该拿主意的人是你才对啊。」

 

「......你们在说什么啊?」

 

也许两人严肃的样子让她感到不安,此前的欢欣已经从她脸上消失了。

美里显得有点犹豫,眼神四处游移。果然,那句话很难对正在兴头上的明日香说出口啊。

 

 

处于作战待命状态的适格者们,无法参加修学旅行。

 

既然EVA是整个组织的中心,那么也就必须确保适格者时刻在都市待命。使徒什么时候袭来,从哪里袭来,没人能猜得到。

这是一条由并非当事人的大人们制定出的规则。

 

看了一眼表,时间差不多了。晚餐的餐具也差不多收拾完了。

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律子站起身来。

 

 

「更详细的事情,去问美里吧。我先告辞了哦。」

 

「喂,等等啊律子......」

 

「一定要好好聊聊哦。」

 

「叛、叛徒!」

 

「美里,到底怎么回事啊?」

 

 

 

 

 

 

 

 

 

 

 

 

走出喧闹的公寓,律子仰头望向夜空。此前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她已经听真嗣说过了。修学旅行,以及下一只来袭的使徒。

 

已经近在眼前了啊。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这一话真嗣完全没有登场,主角是美里哦。

虽说写了很多律子的事情,但也并不是不喜欢美里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