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时间,奔流(3) by: sirens/[日]DARU

2001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168字 ⁄ 字号 时间,奔流(3) by: sirens/[日]D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34 views 次

Chapter:3

第三部 我心坚信

 

章一 病室里沉静的黑暗

我今天也在这里。
在绫波的身边。

由于距离一般的病楼比较远,“绫波零”的专用病室今天也是安静的。
当然这并不单纯为了真嗣的心情而把病室隔离。
其中,从那些一心想把整个直属联合国的秘密组织,不受法律限制的国际武装集团NERV
的真相公布出来的人的耳目里逃出,继续监视作为A级保护人物的前EVANGELION驾驶员的
适格者的因素也是有的。
在隔离病楼里静悄悄地设立这个病房就是这个理由。

莎---

我走到窗边拉开了帘子。
温和的月光照入屋子。

“月”---绫波的形象。

即使以前驾驶EVA的时候不曾注意到,想到变成这样的绫波,也不得不说绫波与月同在。
穿着战斗服,被月亮从背后照耀着,伫立在我眼前的那个她。
开始认识她的时候,那双深红的眼睛里放射出坚毅的光芒。
那双眼里,也只注视一个人---我的父亲“碇源堂”。
但是,随着漫长的战斗,绫波逐渐地转变了。
被不知的感情所疑惑,对自我的存在的怀疑,使她渐渐地和父亲的剧本脱了轨。
最后,用自己的手破坏了整个计划。

我经常打开窗帘,让她沐浴在月光底下。
明知不会有什么帮助的,
只包含了自己一点小小的希望吧。

当然,直到现在也不曾发生什么。

今天,结果仍旧是不变的。

我今天没有读什么书给她听的心情,便打开电视,坐在绫波的身边发呆。

没有人情味的新闻播导员的朗诵挤进了耳朵。

“...另外,今天凌晨发现了两具尸体。
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由遗书的证据表明,这是由于儿子不堪长期照料植物人的母亲而
犯下的罪行。”

听到这样的新闻,我才察觉到自己最近时而望着绫波细小的脖颈发愣。
不,应该说是那汉白玉般雪白的颈子吸走了我的眼光吧。

在思绪里,我伸出了手。

绫波的眼里开不见什么,绫波的心也感觉不到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看不见,我也感不到。
因为我也一起消逝了。

“生和死是一样价值的。”
就连薰君的话,现在也觉得有点带刺的味道。

在捏住绫波的脖子前的瞬间,我死命地打消自己的妄想。

------还没到可以逃的时候唷。

不知在何时何地听到的这句话,霎时抹消了那念头。
然后不停地重复着自己的名言。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屹今,我都不清除自己重复了几万遍了。
只知道,到现在还是这话。

想着最初登上EVA的时候;
想着战斗过来的每一天;
想着迫使绫波杀死了父亲的那瞬间。

------是啊,还不能逃。

章二 不止的泪

背着沉重的心,我终于回到了公寓。
探手进去机械邮箱,发现今天收到了一个稀有的家伙。
一个信封里装了一只DVD。
由“青叶 茂”和“伊吹 真夜”联名发出。

随着这两个怀念的老名字映入眼帘,心情也顿时轻松了很多,以至三步并作两步地
飞奔上楼。
一进屋立刻把书包扔到床上,把碟子放入不怎么使用,闲得铺满了尘的放送机里。

一段干扰图像之后,清晰的画面开始流动。

青叶令人怀念的脸!!

他戴着太阳眼镜,舒服地坐在暖暖的沙发上。

“真嗣君,别来无恙吧?”

面对着摄像机的青叶在简单的打招呼后,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脱下了太阳镜。
屏幕上是他裸露出来的脸。
我对依旧不敢正视这个脸的自己感到嫌恶。
青叶在最后决战时被卷入总部的爆炸里,左半身受了极大的损伤。
特别严重的是脸,至今左眼的视力还没能恢复。
昔日的长发也没了左边,也不见得会再长出来。
据说如果执行皮肤移植手术的话,仅仅看得见的左眼会有未知程度的恢复,但青叶固执地拒绝了。

这可是我珍视的纪念。
为了不忘记碇司令,葛城少校,赤木博士,加持,还有几百NERV职员的死,
也为了回忆起自己在NERV度过的那些岁月。

看着像没负伤以前般说着话的青叶,我不由得回忆起过往种种。
的确,那是送搬到第二新东京的青叶时在火车站的事吧。
坚强的人----我那时是那样想的。

从NERV辞职以后,青叶在一支不出名的小乐队里弹结它。
我仅仅在第二新东京的一个小礼堂里听过一次演奏。
是否弹得很好我就不得而知,不过青叶本人看上去则很快乐。
他正和在冬月手下工作的伊吹同居,
好像还没结婚的样子。
不过,两人一定会至死不谕吧。
自己对别人的事情能抱有如此强烈的信心,自己也吃了一惊。
甚至对自己的事也没有如此的决心呢。

“呀呵~~~。真嗣君,还好吗?”
突然地,真夜小姐从后面抱着青叶在画面里出现。
还是原先一样的童颜呢。
笑嘻嘻的她,对着这里打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突然被真夜从后抱住的青叶有点害羞地从她的怀抱里挣脱。
“到一边去,我正在说话耶。”
真夜有些不满地鼓起脸频,但被青叶认真的眼神逼视下,只好无可奈何地离开画面。
“就那么一下子而已嘛,小气!真嗣君,回见呐。”
我不自觉地孩子气般朝着挥着手蹦出画面的真夜挥手告别,意识到后,一个人在房间里涨红了脸。

“说起来呢,真嗣君。”
青叶在确认了真夜的离开后,再度朝着这边开口。
“收到了明日香给真夜的信,有些事想和你谈谈,请不要太在意。
零的事呢,尽了力就可以了,没有结果的事也就算了,
不要一直企盼着零。
这也关系着你的一生呢。”

青叶先生的话继续着,好像一股热流似的包住了我的身体。

明白了,
我也知道绫波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可是,这毕竟是自己本身的希望,是自己的意志作出的决定啊。

虽然,近来自己不时地感到恐怖。

我该怎么做呢?
我可以怎么做呢?

------使绫波清醒吗?

泪,一滴一滴落下。

久违了的眼泪,再也无法停止。

 

-------------------------------------------------------

 

 

译者的话:
痴情的真嗣,为零付出一切的真嗣,
无助的真嗣,绝望的真嗣。
三年无限的奉献已令他心力交瘁。
然而,零仍然像睡美人般拒绝清醒。
快要崩溃了的他会在自己和零之间做出什么抉择?
明日香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这样的真嗣呢?
第四回------<<思念>>,敬请留意。

译完这一篇后我也放完假了,可能要等两三星期才有更新吧。
本来想留着这篇到两星期后才译的,最后还是觉得在放完假以
前交给诸位比较好,结果饭都没吃就赶出来了。
第四部是重要的一部,自己都没什么信心把那种气氛译出来,
真是头痛啊,所以大家可能要耐心一点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