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五话

2022年11月1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30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五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9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五话

 

 

 

为什么,使徒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这是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问题。

 

 

当然,使徒的诞生机制至今尚未明确,单就可能性而言,它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不奇怪。

但是自第三使徒之后,所有使徒都是自海洋而来,所以,也许它们是从南半球迁移而来的。虽说根据发现时机的不同,也曾出现过使徒突然现身的情形,但至少大致规律还是可以摸清的。

 

 

 

 

 

浅间山的火山口,灼热的岩浆中潜泳的使徒。不对,准确地说,是使徒的卵。

 

也许事实是这样的。使徒诞生于地幔的深处,通过某些特定的通路来到地表。此前入侵的使徒可能只是碰巧选择了海底火山而已。

倘若这一假说成立,那么这一次使徒突然现身箱根也就不足为奇了。既然原本就诞生于地下深处,那么直接现身于Geofront才是效率最高的入侵方式不是吗。

 

想不明白。

 

无法理解。

 

 

这种毫无规律的特点,正是使徒本身具有的性质之一。那变幻莫测的出现方式,恰恰证明它们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科学理论能理解的范畴。

只有神明才能掌握其中的奥秘。凡人之身的律子是注定做不到的。

获取情报,并尽可能地分析其中的信息,这就是律子的职务。她只需要做到这一步就可以了,至于后续具体的作战,并不归她管辖。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葛城君又一次申请发布A-17指令了呢。碇,你打算怎么办?」

 

「有必要的话,就照她说的做吧。委员会应该不会反对的。」

 

 

使徒捕获计划,由美里提出的作战计划。

在使徒保持幼体状态的前提下,MAGI给出的成功率倒也不算低。

一旦成功,就意味着人类将会捕获活体的使徒。大量全新的使徒样本和研究资料,的确很有诱惑力。

 

 

然而,律子已经知晓了作战的结果。

浅间山火山口的使徒捕获作业,将会由于使徒的突然觉醒而遭受重挫。真嗣这样说道。

被二号机封于电磁牢笼中的使徒,尚未被运送到地表便已经孵化完成。最后,二号机将不得不在岩浆中与它作战。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必要让驾驶员以身犯险呢。

 

 

源堂的目标似乎在于别处。仅仅是使徒捕获计划本身,似乎不足以唤起他如此浓厚的兴趣。

A-17指令,为了阻止第三次冲击而设立的、堪称准戒严令级别的高级指令。一旦发布,就相当于把全世界暂时置于NERV的掌管之下。NERV发起任何行动,使用任何违禁武器,都将被视为合法。

 

难道说,这才是他的目的吗。

 

从发布A-17指令到作战结束之前的这段时间,他会做些什么呢。

 

恐怕,他是不会让旁人知道的吧。

 

 

 

 

 

「......严格来说,捕获的成功率很低。」

 

「这是MAGI给出的结果吗?」

 

源堂与冬月不再说了,而是望向了自己这边。

 

于是,律子点了点头。这当然不是真相,但至少也不是谎言。

 

 

「一旦 ‘ 使徒保持幼体状态 ’ 这一前提不再成立,成功率就是0。捕获行动带来的刺激,很有可能促使使徒提前苏醒。一旦如此,别说是捕获作业,就连驾驶员的生命都将受到威胁。因为那种环境下,我们无法为EVA提供支援。」

 

「......果然情况很严峻啊。碇,你怎么想?」

 

「如今使徒仍然是幼体不是吗。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应等它继续孵化下去了。而且......」

 

源堂露出了一丝扭曲的笑容。

 

律子突然感觉到,也许自己已经能猜到他下面要说什么了。

 

「实际作业的话,就派二号机去吧。就算失去了也不会影响今后的计划。」

 

「......我明白了。」

 

 

这样一来,律子就明白了。

 

此外,她还意识到一件事。

自己永远都无法违背他的意志。

 

 

 

 

 

 

 

 

 

 

 

 

「本次作战,以使徒的捕获为最优先事项......」

 

作战会议室。原本应向孩子们传达作战计划的美里,此刻却不在这里。

理应被排除在命令系统之外的律子,如今代替了她的角色,原因是她已经去现场组织作战了。而并非军人体质的律子则被留了下来。

 

「作战担当者为......」

 

「让我来!」

 

活力十足的声音。

在岩浆中潜泳究竟意味着什么,她真的明白吗。

 

零依然面无表情。但是,真嗣却神情阴郁,朝着自己看了一眼。

就像是在说, ‘ 终究还是无法阻止吗 ?’

 

「......明日香,拜托你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我呢?」

 

「零,你在本部待机。真嗣驾驶初号机,在现场担任后援。」

 

「是。」

 

「......」

 

零安静地点了点头。在她身旁,真嗣一言不发。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瞳,只是盯着这边看。

 

 

不由得开了口。

 

「......这样可以吗?」

 

「...律子小姐,如果......使徒过早苏醒,也就意味着要在岩浆中战斗了,对吧。」

 

「什么啊!本小姐根本不需要你瞎担心!」

 

「我们已经预料到了在岩浆中作战的可能性。所以,会尽量给二号机搭载完善的装备的。」

 

在真嗣的「未来」中,这并不是一场可以轻易复现的战斗。

一旦当时扔下武器的的时机有所偏差,也许二号机就无法接住那把刀了。后果无法想象。

 

所以,律子也考虑到了相同的问题。

 

要歼灭使徒,就必须要排除一切不安定要素。

 

只不过,想要不露出马脚,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是。我明白了。」

 

「所以说嘛,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的也是呢。对不起。......但是,惣流同学,我其实并不是担心你。」

 

「那你担心什么?」

 

明日香瞪视着真嗣。

 

对于这个各方面都凌驾于她的少年,她一定心存芥蒂吧。同步率也好,歼灭使徒数量也好,周围人的信赖程度也好,都是真嗣占优。这肯定激起她的对抗意识了吧。

 

刚刚律子说话的时候,选择了面向真嗣而不是她。或许光是这一点都足以让她颇为不悦。

 

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真嗣别开了视线,仍然望向律子。

 

「......如果二号机被击败,下一个就轮到我战斗了。所以......」

 

「你是说,我会输?」

 

「这种事情谁都不好说的吧。」

 

「你说什......」

 

真嗣的话让明日香涨红了脸。

气得全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像是瞪着仇敌一样瞪着他。

 

真嗣仍然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自顾自地说着。只是,他终于第一次看向了她。

 

「我们的任务是把使徒歼灭。为了这个目的,任何有必要的事情,我都会考虑。仅此而已。」

 

「你什么意思啊?」

 

「如果惣流同学能成功,也就轮不到我出场了。一旦需要我战斗,也就意味着......你已经被击败了。所以......」

 

「我是不会输的!你来或不来,都无所谓!」

 

「......所以,惣流同学你只要考虑自己该如何取胜就好了。至于我要不要考虑自己该怎么做,你无需知道。因为...因为......」

 

 

——因为,到了那时,你已经死在火山里面了。

 

 

 

真嗣一定是打算这么说的吧。

 

律子明白。或许明日香也明白。

 

但是,他却没能说出口。

 

因为,暴怒的明日香挥起右拳,重重打在他的脸上。

 

 

 

 

 

 

 

 

 

 

 

 

 

 

指挥车里,装满了各种监视器。

其中一块屏幕上映出身穿D型装备的二号机。它正被钢缆吊往火山口。

 

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切的美里,并不显得怎么紧张。

到了关键时刻,她却还是一副镇定悠闲的样子。该说这是她的优点还是缺点呢。

 

「......原来真嗣君鼻子里塞着纸是因为这个呀。」

 

「脸都肿了,好久都消不下去呢。」

 

「不过,被那样挑衅,明日香肯定会生气的啊。」

 

「什么?」

 

他应该原本是想激励明日香的吧,律子想道。

 

(这算哪门子激励啊(恼)——beiming)

 

还是说,其实他想要暗示律子些别的什么东西?

 

本次作战,已经无法让真嗣参与协助了。

就算中途让他出战,明日香也肯定不会答应。那个高傲的她,岂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真嗣他一定早已预料到了吧。但却还是选择了那样说。

 

 

律子看得出来,他想要尽力把明日香推开。他并不想让明日香等人过多地卷入自己的事情。

让自己被别人讨厌,同样也是人际关系的重要一环。他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正因如此,在研究室里第一次见到加持时,他才会在最后故意摆出一副狡猾的样子作为回应。

 

 

 

 

但也许,他对待零的方式,和对待明日香或加持的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

对第五使徒的作战之后,他承受着双手被烧伤的剧痛把她救了出来。然而后来,他仍然没有主动找她说过一句话。

平日的训练里,两人明明有很多见面机会的啊。

律子一直在暗中观察。可是,别说是说一句话,真嗣甚至不会主动看零一眼。

 

 

 

 

倒不如说,发生改变的人是零才对。

 

蓝发的少女,明显变得开始在意真嗣。

 

也许就连她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但是,常年照顾她的律子却看得很清楚。

有时她会悄悄地看真嗣。虽然不是一直盯着他看,但是少年瘦弱的背影,的确引起了她的注意。

真嗣被明日香殴打的时候,她一直都在看着。冷静地,一言不发。但也许,她的内心并不像外表这样平静。

 

为了处理伤口,真嗣先行离开了作战会议室。而直到那时,零的视线依然定格在他的背影上。

 

是没有注意到吗,还是说,是在躲闪着她的目光呢。直到最后,真嗣还是没有朝她看一眼。

 

 

 

 

 

 

为什么会在意他呢。

恐怕就算问了,零也答不上来的吧。

 

 

但是律子总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理解她。

爱恋这种感情,在她的身上,真的存在吗。

就算存在,想必也只是虚无而朦胧的萌芽吧。

 

可真嗣是第一个为她而落泪的人。当她看到少年眼中的泪光时,心中是否感受到了什么呢。或许有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情,在她的心中唤起共鸣了吧。

 

哪怕,那只是悔恨的泪水。

 

 

 

 

 

 

 

 

 

 

「外部电源一切正常。」

 

「出击准备完成。」

 

 

不知不觉中,准备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操作员们一一汇报着。美里也打起了精神,先前的慵懒一扫而空。

 

一旦失败,一旦放任使徒孵化完成,后果无法想象。

就算不会带来灭世级别的危机,可一旦战斗陷入僵局,除了舍弃身为驾驶员的明日香以外,别无他法。

可是美里却像毫不在意一般,果断地下达了指令。

 

「二号机,出击!」

 

 

 

 

必须要歼灭使徒。所有人都是为了这个共同的目的,才会来到这里。

 

不知何时律子却发现,美里一直在悄悄望着另一块屏幕。

 

屏幕的一角,写着 ‘ 初号机 ’ 。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零终于在第二章登场了呢。

随后光速退场。

但是原作这一部分零的戏份也不多啊,没办法了呢。

 

这一话的真嗣是不是太强势了呢,我也不知道。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