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九话

2022年11月1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326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九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51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九话

 

 

 

一轮白月渐渐升起。

 

 

控制室的监视器上,映出使徒的身影。

体径约有数百米的,悬浮于第三新东京市上空的巨大要塞。

苍白的月色覆映其上,映照出宝石一般的蓝色光芒,看上去丝毫不像生命体。

 

 

画面保持着静止,就像是时间也一并静止了。而事实是,使徒身体化成的钻头,如今仍在冲击着层层装甲。再过上几个小时,最后一层装甲也会被穿透。

 

 

 

 

 

「到头来,还是只有一面盾牌啊。」

 

「......这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筹措来的啊。美国那边好像还有材料,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想必...是零号机对吧。」

 

「当然了,让装甲更为薄弱的一方使用不是更合理吗。而且用了这个的话,肯定会削弱攻击力的吧。」

 

「......说的也是呢。本来就是试验型的机体,光是派零号机出击就已经很奇怪了。」

 

 

美里脸色显得有些阴暗。作战计划的前景将会如何,她已经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担忧了。

利用太空梭机体改造而成的盾牌,经过计算,可以在炮击下维持20秒左右。

 

有了这宝贵的20秒,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使徒的炮击虽然强劲,但一次只能攻击一个方向。在其他方向上,使徒无疑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

理论上说,这一作战计划比远程狙击的成功率要高得多。但就算是这样,MAGI给出的计划成功率仍然不过一成。

 

 

不过,若是抛开驾驶员的生死不谈,单看使徒被歼灭的概率的话,则是超过了三成。如果零和真嗣能按计划展开AT力场的话,只需常规兵器群的一轮齐射就可以破坏掉使徒了吧。

作为进化出超强阳电子炮的代价,使徒的自我恢复能力应该不会很强。那种毫无生命感的造型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只要能破坏掉它身体的一部分,阳电子炮也就无法发射了。接下来,胜利将变得唾手可得。

 

凭借剩余的一台EVA。

 

 

 

 

 

没错,正是这样。待使徒被破坏之时,地面上很可能只剩下一台EVA了。

 

初号机驾驶员碇 真嗣,生还的几率非常低。

 

 

 

 

「15秒,这是EVA装甲的耐受极限。而且,在受到炮击的5秒之后,EVA就已经丧失战斗能力了。」

 

「嗯,倘若使徒选择攻击零的话时间还会再延长一些。但恐怕......不会这样的。」

 

「是啊,那东西一定能感受出对手的强弱的吧。多半会选择攻击初号机和真嗣君的。」

 

「一定程度的危险,总是无法避免的啊。」

 

 

手持巨盾的零号机,以及毫无防备的初号机。倘若两者同时现身,MAGI同样判断使徒将会攻击初号机。

除此之外,零号机没有装备任何武器,这也是使徒不会攻击它的一个原因。

因为没有搭载初号机那样的特殊装甲,零号机连高振动粒子刀都无法装备。而在战斗打响后,想必也是来不及从地表的武器库里取用武器了吧。

光是把零号机连同巨盾一起发射出去就已经是很辛苦的事了。

 

 

与以前的战斗不同,这一次战场上连遮蔽物也找不到。就算真嗣遭受到炮击,也无法按照NERV的指令退避。

尽可能地接近使徒、把它的AT力场中和掉。对于身为诱饵的真嗣来说,这就是人们对他的唯一期望。

 

 

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美里抬起头来。

 

 

 

「...律子,调整一下发射的时间。提前5秒钟发射零号机。」

 

「......也许没用啊。很可能使徒完全不理会零号机呢。」

 

「这样不是更好吗。抓住这一间隙,进一步接近使徒,中和的效果也会更好的吧。何况零号机不是还能坚持足足15秒吗。」

 

「......嗯,也是呢。」

 

 

但实际上,这一计划律子并非没有考虑过。

 

让防御力更强的一方作为诱饵,这才是正确的作战计策吧。从真嗣那次经历的情形来看,就算不发动攻击也可能被使徒认为是敌人,从而遭到炮击。这样一来,初号机面对的风险就降低了很多。

 

可是,律子的心中还是有一个疑问。也正因此,她才没有把这个方案说出口。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你说得对,这才是最稳妥的方案。」

 

极力压抑着心中那漆黑色的不安,律子点了点头。

倘若要说出那个疑问,就必然会牵涉到真嗣的秘密。正因如此,她绝不能说。

 

 

 

 

 

 

 

 

 

 

 

 

 

三层构造的发令所。在其中层部分,作战部长葛城 美里的席位旁边,就是战斗时律子的指定席位。

MAGI三机被放置在最下层。同样是中层,玛雅以及另外两位操作员的席位也在这里。而最上层则是源堂和冬月的位置。

除开MAGI三机之外,这七人就是NERV最核心的成员,掌管着上至组织运行、下至实际战斗的全部职责。

 

 

 

 

情报分析和报告是操作员们的任务。而源堂等人虽有权限,却往往不必直接指挥战斗。

作战计划的制定、以及对EVA驾驶员发号施令,乃是作战部长葛城 美里的职责。作为驾驶员们的直属上司,可以说到了战时,美里才是这个房间里的核心人物。

 

 

 

「...这样可以吗。」

 

美里仰头看向后方的坐席,向源堂这样问道。

大致的作战计划已经向他报告过了,而且当时也得到了认可。如今,他也应该不会否定吧。

但就算这样,美里还是必须最后一遍请示他的意见。本次作战中那个孩子...源堂的儿子很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然而源堂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点了点头。得到确认的美里,再度看向了前方。

 

 

倘若这时候问上一句 ‘ 你总算问完了么 ’ ,她一定会很受伤的吧。

就算并非是有意问出口的。

 

 

 

 

「...作战开始!!」

 

像是回应着美里的命令一样,零号机从机库中发射了出去。

监视器上,清楚地映出插入栓中零的身姿。对她来说,这是第一次出击。然而画面中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紧张,双眼紧闭,似乎在忍耐着发射带来的过载。

 

恐怕她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恐惧的吧。

 

 

 

「......3秒......4秒......初号机发射!」

 

在零号机发射的这段时间,玛雅仍在进行着倒数。5秒后,初号机按照预定计划发射,从此之后,两台EVA将会按照驾驶员的自由意志而行动。这期间发令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EVA失控之际发送 ‘ 紧急停止 ’ 的指令。

 

 

 

 

 

「地上情况怎么样了?」

 

「零号机还有10秒达到地面。目标外周部检测到高能量反应!」

 

「与此前一样啊。零,到达之后,立刻准备闪避。」

 

「了解。」

 

「自走臼炮的准备怎么样了?」

 

「已经部署完成。」

 

「先不要瞄准,否则会被当成敌人的。等到使徒发动攻击以后。」

 

「零号机,已经到达地面!」

 

 

地表的监视设备,捕捉到了手持巨盾的黄色EVA的身影。

就像是在等待着这一刻一般,使徒的身体爆发出刺眼的蓝色闪光。

 

 

「零,快闪开!」

 

 

屏幕变成了一片雪白。阳电子的射流命中了零号机的巨盾,向四周扩散开来。

随后,攻击短暂地中断了一下。当蓝色的光束再一次射出时,命中的位置发生了小小的改变,周围的建筑转眼间就融成了一滩铁水。

 

 

「目标的发射角度发生了微小变动!持续追击零号机!」

 

「果然无处可逃啊。常规兵器可以使用了吗?」

 

「还不行!AT力场还有没中和掉!」

 

「完全无法检测到零号机的AT力场!盾的融解已经超过10%!」

 

「怎么回事?!」

 

「也许被压制掉了吧。明显使徒的力场要更强一些。」

 

「真嗣君,快呀!」

 

 

对于连启动试验都只是勉强通过的零来说,要她在初战中就要产生强大的AT力场,果然还是太难了啊。

由于真嗣在初次作战中的惊艳表现,人们时常会把AT力场当成是EVA本身具有的能力,以至于误认为产生强大的AT立场是很简单的事情。而对零号机来说,虽然特制盾牌可以极大地强化防御力,但若是不能中和掉使徒的力场,还是无法发动攻击。

 

 

 

「初号机到达地面!」

 

战场的的另一侧,紫色EVA现身了。而使徒仍在攻击着零号机,从构造上来说,它是不可能同时攻击两个方向的吧。

而且使徒似乎也并未显出攻击初号机的倾向。或许是准备逐个击破吧。

 

「自走臼炮齐射!」

 

应美里的命令,从芦之湖旁侧的山边,两束光带径直射向使徒。

两座轨道炮台射出的激光像箭矢一样划破夜空,但却未能最终命中。使徒身前咫尺之遥的空中,出现了橙色的屏障将其挡下,偏折到了其他的方向。

 

 

使徒的AT力场,仍然没有被中和掉。

 

 

 

 

 

 

 

「怎么可能!?」

 

「初号机的力场呢?」

 

「无法确认!!」

 

「真嗣君!!」

 

正面的巨大监视器中映出初号机的影像。它已经脱离了拘束架,使徒此时此刻就位于真嗣的眼前。然而,巨大的机体却保持着静默,一动也没有动。

 

「零号机的盾已经融解超过五成!」

 

「你在做什么啊,真嗣君!」

 

美里再次惊叫起来。

屏幕上映出插入栓中真嗣的影像。他脸色苍白,低着头全身颤抖不已。

 

是恐惧吗?

 

在美里等人的眼中或许是这样吧。但律子却隐隐觉得,真相并非如此。

 

 

 

 

 

 

 

「零!」

 

「盾牌已经...已经撑不住了!」

 

 

正如玛雅所说,那块盾牌早已经变了形。而阳电子射流仍在持续地射向零号机,就像是永不枯竭一样。

 

已经无处可避了。

 

光雨之中的一切,连带那个少女,都将消逝、融解。这样的结局,已经不远了。

 

 

「快逃呀!零!!」

 

 

美里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绝望的气氛笼罩着发令所,但是从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在这一刻,初号机终于动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嗣声嘶力竭的咆哮响彻战场。初号机化为紫色的鬼神,向使徒飞扑而去。

 

初号机的AT力场,侵蚀着使徒的屏障。带着无可阻挡的势头,高震动粒子刀刺向了使徒。

 

「美里!」

 

「自走炮、迫击炮,立刻开火!」

 

(迫击炮?!是抗日神剧里那种迫击炮吗......(应该不是吧hhh)——beiming)

 

 

是察觉到迫近的危机了吗,使徒对零号机的炮击终于停了下来。

 

还是说,它准备攻击从相反侧飞扑而来的初号机呢。

 

但是无所谓,已经 ‘ 将军 ’ 了。

 

炮台射出的两束光之箭矢,这一次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笔直地贯穿了使徒。

隐藏在四周建筑中的武器群,同样向使徒的伤处猛烈倾泻着火力。

 

或许是内部的能量出现乱流了吧,几声清脆的破裂声响之后,使徒陷入了巨大的爆炸。曾经坚不可摧的浮空要塞,终于迎来了毁灭。

 

强烈的震动,甚至传到了发令所。

 

 

 

 

 

「......钻孔停止了。」

 

「目标反应已经消失!」

 

「零怎么样了?快点营救!」

 

谁都感受不到一点胜利的欣喜。

 

完全融毁的巨盾,以及轰然倒地的零号机。苍白的月光,静静地照耀着。

 

不知何时,初号机已经来到了零号机旁边。插入栓内部,真嗣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这里应该是说真嗣从插入栓里跑出去了吧......毕竟如果打个第五使徒都要暴走、最后身体溶解在LCL里,那也太菜了......——beiming)

 

 

 

「...美里,我先过去了。」

 

「拜托了。我也会尽快过去的。」

 

 

 

美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律子快步走向了发令所的大门。

没有人问她,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去一趟。想必就算问了她也不会回答的吧。

 

 

~未完待续~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