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十话

2022年11月1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47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十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0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十话

 

 

 

灯光暗淡的房间。

浴室的方向,微微传来水流的声音。

或许是门没有关严吧。

 

 

白色的被单隐约包裹着身体,律子静静听着水声。

 

 

这张床很大,但却并不冷清。凌乱的床单上,仍然留存着激情与热度的余韵。

 

看了一眼时钟,凌晨一点。电车已经停运了呢。不过,也没有必要在意这种事情了吧。

毕竟,就算回了家,也没有谁会在等候着自己。

而且这间房间位于本部设施中。反正到了早上自己也必须要来这里工作,所以,直接在这里留宿一晚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吧。

 

 

简直像是在找借口一样呢。律子发觉自己真是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明明知道没有人会在意的。所以何必找什么借口呢。

 

这是以前养猫的时候留下的习惯,看来如今还是改不掉啊。

 

啊,等等,自己又在找借口了呢。

 

 

 

 

 

水流的声音停止了。

 

片刻,门无声地打开了。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身上穿着浴衣,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房间很暗,他却似乎并不打算开灯。而且也没有要换上衣服的样子。

也就是说今天他应该也会在这里留宿的吧。

 

 

 

「真是少见啊。」

 

 

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在黑暗中,律子仍能看到他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瞳。

没有回答。

不过,律子也并没有指望他会回答。自己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NERV总司令,碇 源堂。

与他保持着这种关系,已经五年了。

 

虽然两人都没有家庭,但律子却还是选择了保密她与源堂的关系。

恐怕他也是这样想的吧。

 

深邃的黑瞳凝视着前方,就像是在凝望不可知的、遥远的未来。

 

这个男人,还不曾亲口对律子表达过爱意。

 

 

五年中,一次都没有过。

 

 

 

 

 

在沉默中过了多久了呢。

虽说时间还很充裕,没什么好着急的。但躺在床上的律子,还是开了口。

她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使徒的回收工作,似乎要花上不少时间呢。」

 

「那样的巨物,清理起来也很麻烦的吧。核心的情况怎么样了。」

 

「比此前的破损程度都要高。几乎完全自爆了。」

 

「......这样啊。」

 

 

这实在不像是该在床上谈起的话题。

虽说他的语调并没有司令室里那般生硬冷酷,但还是显得毫无情调,无礼至极。

可是,除此之外,律子再也找不到向他搭话的借口了。

 

 

「...零的事情,是我的失职。抱歉。」

 

「......又不是死了。何况,零号机的改装迟早也是要进行的。」

 

「是。...但这样一来,能出战的就只剩下初号机了。」

 

「此前不也一直是这样的吗。在二号机运来之前,也别无他法了。」

 

 

在这一战中,零号机的装甲融毁过半。就整体而言,受损比此前的初号机更加严重。

但好在,特制盾牌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冲击力,使徒的炮击尚未对插入栓内造成严重影响。在物理层面,零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虽说如此,这仍是一场九死一生的胜利。倘若炮击的时间再延长几秒钟,她一定会死的吧。

那时,如果真嗣最后没有来救她,或许高热的阳电子射流早已让零号机尸骨无存。

 

 

 

距那场作战,已经过了一天。

 

 

 

 

 

 

 

 

 

 

 

使徒被歼灭后,律子来到了地上。她要去往零号机的旁边、不对,是去往那附近的真嗣的身边。

虽说走的是紧急通道,还是花费了十分钟以上。使徒自爆引发的疾风与粉尘,仍然在地面上肆虐。

离使徒的距离再近一点,也许就再也难以前进一步了。

 

 

一袭白衣随风飘舞,律子与救护队员一同匆匆走着。在目光的尽头,她看到了。

 

看到了那个焦急地把零抱在怀中的少年。

 

 

 

零号机的插入栓就落在不远处,大概是被初号机强行拔出来的。

入口处仍然冒出滚滚蒸汽,清楚地表明了插入栓内部的高热。

想必是真嗣把她从那里面救出来的吧。在插入栓附近的柏油路上,真嗣小心翼翼地让她平躺着,头部枕在自己的膝上,两手支撑着她的身体。

 

 

这并不算是一个拥抱。不过在律子眼里,看上去和那样也差不多。

 

零没有抵抗。她似乎还有意识,远远望去,血红色的眸子里并未失去生机。她只是保持着被抱在怀中的姿势,凝视着真嗣的面容。

 

看上去就像是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样。

 

 

两人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多久了呢。发令所的美里等人,应该也能看得到吧。

向匆匆行进的救护队员们打了一个手势,众人随即停步。随后,律子缓步上前。

她走得非常小心,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应破坏掉这里的「什么」。

 

 

 

 

 

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听到了吧。

 

真嗣在哽咽着。

 

 

 

可能是注意到了有人接近,真嗣没有回头看向律子等人,而是小心地让零的身体平躺在地面上,随后站起身来。他的目光仍然定格在零身上,低垂着头,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零半坐起身来,同样也在盯着真嗣看。

两个孩子似乎对彼此说了什么。但是这里相距有些远,无法听清。

 

 

终于注意到自己了吗,零的目光转向了这里。

 

或许是觉得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真嗣从零的身边走开了。他的目光,和律子交汇在一起。

顺着眼角淌下的泪水,少年也并未打算伪装。

 

 

他别开了视线,就这样走开了。

表情令人无法琢磨,既无欣喜,亦无悲伤。

面对着一言不发、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真嗣,律子也没有再说什么。

 

 

准确地说,是无法开口。

 

 

 

 

 

 

 

 

在那之后,一片喧嚣之中,各种作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简单的检查之后,零被送上了救护车,送往本部的医院。

美里也赶到了这里,和律子简单交谈了几句。战斗结束,已经没有她的事了。

再后来,在完成了现场调查和事后处理的任务之后,律子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此时距离使徒被歼灭已过了数个小时,朝阳已经开始升起来了。

如果不是那时候短暂地睡了一段时间,现在自己怎么会有气力与源堂缠绵呢。毕竟在那之前,自己已经一整天没休息过了。

 

 

 

 

 

 

 

「和零谈过了吗?」

 

「是的。......她说,没有什么问题。」

 

「零号机的AT力场还是很弱,对此你有什么办法吗。」

 

「还是老问题,同步率不够高,这是我的看法。倘若勤加训练,应当是可以提高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或许可以请真嗣来指导她。」

 

「真嗣...是吗......」

 

「能在实战中运用AT力场的就只有他了。」

 

 

源堂似乎并不想让真嗣过于接近零。战后两个孩子抱在一起的样子,他应该也通过监视器看到了。

是出于嫉妒吗,还是某种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情感呢,

 

 

「......」

 

「...你很在意吗?」

 

 

向着沉默的源堂这样问道。或许,其实自己才是嫉妒的那个人吧。

是在嫉妒着零吗,还是说......那个和零有着相同容貌的「某人」呢。

 

 

「...没什么。有必要的话,就照你说的做吧。」

 

「是......」

 

 

源堂多半是察觉到了彼此间的气氛,才会这么说的吧。

倘若律子进一步逼问下去,或许就会听到源堂的真心话了。这样一来,两人的关系也会发生改变了吧。

那个男人,整整五年都未曾对自己说过真心话。

 

然而,在使徒不断入侵的当下,世界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走向终结。像这样两人共度的时间,还能剩下多少呢。

 

 

 

 

 

像是不想再说下去了一样,源堂站起身来。

躺到了律子的身边,随后关上了那盏昏暗的灯。

 

在一片黑暗中,他无言地凝视着空白的天花板。律子抓住他的手腕,把脸凑近他的耳边。

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

 

「...那时候,真嗣都说了些什么,我已经问过零了。」

 

(这里指的当然就是上文中真嗣救出零之后两人的对话。当时包括律子在内,谁都没有听清。——beiming)

 

 

「......她怎么说?」

 

「并不算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但是......」

 

「...怎么了?」

 

「真嗣对她说... ‘ 对不起 ’ 。」

 

「......」

 

源堂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他并没有睡去,仍然睁着眼睛,望向漆黑的天顶。是在思索真嗣的话吗,还是别的什么事情呢,律子不知道。

她永远猜不透那个男人的心事,哪怕两人已在今夜缠绵,哪怕此刻他就躺在她的身边。

 

 

 

 

战斗开始的时候,真嗣的迟疑无疑让零陷入了险境。不过,最后他并没有被惩罚。

大概是因为,虽说最后是常规兵器群击败了使徒,但若是没有初号机强大的AT力场,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大家一致认为,刚刚遭受过重创的真嗣重回战场,会感到恐惧和迟疑也是人之常情。既然最后使徒被歼灭了,两位驾驶员也都活了下来,那么也就没有责罚他的理由了。

 

 

在此前的战斗中宛如超人一般无所不能的真嗣,原来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啊。知道了这一点,人们反而安心了不少。美里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典型。

 

 

 

 

 

 

然而,这背后的真相,只有律子才明白。

到达战场后初号机并未立刻开始战斗,也没有产生AT力场。可事实上,那并不是意外。

 

真嗣是故意的。

 

 

只不过,最后,他果然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这种事情,恐怕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的吧。

不过源堂或许会信的,他很有可能已经起疑了。

但是,只要他还不知道真嗣以及律子所知晓的「未来」,就很难找到正确的答案。

 

真嗣想要杀掉零,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一问题的答案。

 

源堂仍然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顶。也许已经忘记了律子的存在了吧。

这个眼神,律子觉得有些熟悉。就在那个少年的身上,她同样见到过。

 

当说出 ‘ 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第三次冲击 ’ 时,真嗣的眼神。

 

 

 

源堂所渴望的「未来」,还有真嗣所追求的「未来」。两双相似的眼瞳里所看到的未来,究竟又会有多少差异呢。

 

 

在黑暗中,带着这样的念头,律子闭上了眼睛,更加亲近地依偎在他的身边。

他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回以拥抱。

 

就算是这样,她也已经觉得很温暖了。

只要还能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就已经足够了。她想。

 

 

 

 

(第一章“第三适格者”完。)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一章结束啦。

第二章我倒是不久之前就已经开始写了。

 

这一话属于源堂和律子,毕竟这是默认的嘛。

但这并不意味着真嗣x律子再也没机会了哟。另外,真嗣x零不是也很有前景吗。

(不要再口嗨啦求求宁......但是一提到真嗣x律子这种离谱cp居然觉得有点兴奋是怎么回事......——beiming)

那么,下次再见啰。

 

对了,下一章中「她」也要登场了。虽然只是个配角啦(笑)。

 

真的也很想让绫波 澪登场呢,但那多半是在胡闹啦。

 

 

(此处提到的绫波 澪(綾波 レヰ)是作者另一篇作品《EVANGELION SR》的原创角色,细节请见OriginalX先生为《SR》中译版所写的序言 ——beiming)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