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一话

2022年11月1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37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二章第一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1 views 次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时间,正在流逝。

所拥有之物,亦在渐渐失落。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一话

 

 

那张小小的照片,是被夹在文件里一起送来的。

数月以来,这已经是自己第几次盯着它发呆了呢。

照片里,是那个怯弱的少年。

 

文件记录的身体数据并没有什么特别,或许是因为没有加入过什么运动部吧,他的各项数值比起平均值还要低上一些。

不过,他的智力指数却要稍稍高于平均。毕竟他的两亲都是优秀的学者,尤其母亲更是顶级的天才,所以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总而言之,除开 ‘ 与EVA的匹配性 ’ 这一点,这个少年与街上随处可见的中学生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对于这样的判断,律子却总觉哪里有些奇怪。

 

 

端详着那张照片,少年的黑发并无变化,可他的眼神却似乎不太一样了。

并不是物理层面的差异,而是眼中的神采。

 

 

 

大概,这就是少年在「归来」之前的样子吧。

照片中的少年,与如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

 

碇 真嗣,第三适格者,碇 源堂和碇 唯的儿子。

 

他说,他来自未来。

 

 

而今,自己已经对此确信无疑了。

真嗣的确知晓着未来即将发生的事。

就算再怎么不愿承认、再怎么无法理解,可事实是不容歪曲的。

唯有接受。

 

带着未来的记忆回到过去,凭借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吧。那应该已经属于神明或者魔鬼的领域了。

科学上无法说明。但也只能当成事实接受它。

 

 

 

 

 

 

 

 

 

 

 

如果能回到那时候的话......

 

这样的想法,律子也曾有过。

 

 

 

 

比方说,自己的童年时代。

那时候的律子很天真,对这个污浊的世界一无所知,总是要给祖母惹来各种各样的麻烦,总是傻呵呵地跟在母亲的身后跑。

 

比方说,自己的学生时代。

彼时正值第二次冲击后的混乱年代,大街上处处可见灾难带来的残败景象。可她却仍然觉得生活是有希望的,她和美里还有加持可以毫无顾忌地谈论起心中的畅想。再度回望的时候,她觉得那段岁月似乎在发光。

 

 

倘若能再次回到过去,那应该是一种幸运吧。

尽管律子也明白,过去的岁月也并非完美无缺。自己同样经历了许多伤心事,只是如今已经不再记得而已。

 

 

 

 

如果能回到那时候的话...

 

如今的自己,会不会不一样?

 

 

 

比方说,在MAGI系统宣告完成的前夜,如果自己拒掉美里一起去喝酒的邀请,而是与母亲直子一起回去的话。

也许自己就不会失去她了吧。

 

明明刚刚还见过面,下一刻却被告知她自杀了。听上去简直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接到警察的电话时,还以为这不过只是个无聊的玩笑。就算到了真正看见尸体的那一刻,她还是觉得无法相信。

 

 

 

从那之后,E计划就完全落在了律子的肩上。

曾经,母亲的名声为她提供了足够的庇护,如今她却突然要靠自己去面对这一切。

从未做出过什么成绩,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人,就这样成为了世界最顶级的研究团队的负责人。这个过程,绝不可能一帆风顺。

蔑视与怀疑的眼光,从来没有缺席过。但律子只是装作没有注意到,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全力以赴投入到工作中。

在心底她知道,总有一天,自己要让那群人悔不当初。

 

 

EVA的建造成为了她人生的全部。整整五年,她就在Geofront的最底部度过,整日与机械和代码为伍。

 

 

如果能回到曾经,回到直子仍然活在这世上的时候。二十岁出头的自己,还有往后的人生,一定会变得不一样的吧。

 

 

 

 

 

再比方说,回到自己与源堂第一次同床共枕的那一天。

一开始,那纯粹是一场意外。

倘若没有放任他夺去自己的身体,倘若抵抗到最后。倘若那样的话...

 

 

阴暗的研究室中,他突然扑倒了自己。

 

(???——beiming)

 

的确,男性女性在力量上有着悬殊差距,所以自己注定无法挣脱。但是如今想来,或许源堂当时也并没有强迫她的意味,他也只是试探而已。

所以自己其实应该抵抗的吧。毕竟,那时自己的心中,明明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的啊。

可为什么,自己选择了默默接受呢?为什么那一天,自己会与他同床而眠?

 

或许是因为,一旦身为GEHIRN的权力顶点的男人站到了她身边,在这个组织中,她也就能拥有一席之地了吧。

 

 

 

真是下贱。

 

 

 

并不是他玷污了律子。那一天,是律子自己玷污了自己。

为了一时的安稳,她把自己的身体卖掉了。

 

 

(这一段补充设定的信息量可以说是相当劲爆了(笑)——beiming)

 

 

倘若那一夜拒绝了他,自己也就无法在这里站稳脚跟了吧。

虽说源堂应该也不会刻意找她的麻烦,他并不是那么卑鄙狭隘的人。可终究,律子还是会选择自己离开的吧。

 

就算无法从GEHIRN脱身,至少她可以选择调往别的支部。说到底,EVA的开发又不是非她不可。

 

(也许已经无需赘言,但还是解释一下:GEHIRN名为人工进化研究所,是NERV的前身。——beiming)

 

 

 

那一天他们上了床,从此两个人拥有了共同的秘密。在这个暗流涌动的组织中,她是他为数不多的支持者之一。

律子终于名副其实地坐到了母亲曾经的位子上。

也许她注定要沿着母亲走过的路走下去,别无其他选择。

 

 

 

如果能回到那时候的话,自己多半会选择一条不一样的路吧。

离开源堂,离开GEHIRN,离开EVA。去选择一个也许不够精彩但却安稳踏实的人生。

 

 

 

 

可是,她没什么好后悔的。

对于如今的地位,律子没有丝毫的不满。

她同样也没有后悔自己与他的关系。对于如今的律子而言,源堂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人。

 

 

 

可是,将来又会怎样呢。

 

 

这条漫漫长路的终点,真的是自己期许的地方吗。

 

 

 

人类的末日。灭亡之时。

 

名为「补完」的死亡。

 

微笑着的源堂和零的身姿。

 

 

 

 

 

 

如果能回到那时候的话...

 

或许从不知何时开始,自己已经在后悔了吧。所谓的「那时候」,其实不正是「现在」吗。

 

「现在」,自己仍然能回望过去。

 

「现在」,自己仍然可以改变未来。

 

「现在」......

 

 

 

正是因此,真嗣才会从未来回来的吧。

为了让律子明白这个道理。

 

 

 

 

 

 

但她也知道,一直以来的生存之道并不是说改变就可以改变,心中的迷茫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消除。而且在心底,她总是有种感觉。

已经太晚了。

 

 

 

EVA已经开发完成,使徒已经开始大举入侵。人类已经踏上了通往补完的道路,对此,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

 

 

而且,击败使徒的手段也已经改变了。至今,虽说事态的发展大致符合真嗣的预言,但也并非完全一致。

不知不觉中,「未来」正在发生改变,向着无论是律子还是真嗣都无法预见的方向。

 

律子愈发觉得,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 该怎么击败使徒才好?’ ——到目前为止,这是真嗣唯一问过她的问题。

 

其他的事情,他从来没有问过。何况就算问了,自己也不一定会告诉他。

但也许,其实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吧?

 

 

无法判断。目前的信息还不够。

 

真嗣想要的是什么?为了阻止第三次冲击,他的计划又是什么?

 

「...只好继续观察一段时间了呢。」

 

 

独自喃喃着。把真嗣的照片夹回了文件中。

 

现在还没到一定要下决断的时候。等真嗣开始行动了再去思索也不迟。

 

 

 

 

像是要甩掉这些思绪一样,律子摇了摇头,视线落在桌面上的另一沓文件上。

那是一张报告书。不久前刚刚送到。

 

名为「JA事故报告」,其中详细记载了对使徒用兵器Jet Alone的启动事故的始末。

民间企业和日本政府共同开发的,名为Jet Alone的巨型机器人。核动力、无人化、远程操纵,JA采取了与EVA完全不同的技术路线。然而不幸的是,这台承载厚望的先进兵器在首次启动试验中就发生了事故。眼前的文件,正是那次事故的调查报告。

 

 

身为现场责任人的时田,已经被降职了。听说政府和企业团体内部也有人因此丢了饭碗。

JA的原子炉发生了暴走,距离融毁仅有一步之遥。虽说试验现场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口,但发生这种事故也是绝对无法容忍的。这是主流的舆论。

 

还有一种论调是,JA被第三方植入了病毒,所以才会发生事故。但是,就算是因为第三方的插足才导致了事故,但是自家的产品明明出了蹊跷却查不出来,这不也还是一种无能的表现吗?所以,他们无疑是有罪的。

 

 

 

 

 

于是最终,源堂实现了他的目标。

 

 

没有AT力场,就不可能击败使徒,所以JA注定只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而已。

但就算是这样,也绝不能允许除了NERV以外的其他机构开发对使徒的兵器。

一定要将他们彻底击溃。这就是源堂的选择。

 

虽说JA的开发不过只是个笑话,但毕竟也是目前最大的项目。倘若能把领头羊击溃,剩下的对手自然不值一提。

 

 

 

这种事如果被美里知道了,一定会被她唾弃的吧。

 

 

关于这次事故,真嗣同样早已知晓。在他的「未来」中,正是美里冒着生命危险让JA停了下来。

老实说,律子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根本没有必要冒这种险的吧。发生事故的企业与NERV有什么关系?自己这一方根本不用担责。

 

只能说,真是很符合她的作风啊。

 

 

 

最后,JA的启动仪式,律子并没有邀请美里同去。反正对方主要想见的人是律子,至于随行的是谁,对方想必并不在意。

 

 

当JA发生暴走事故的时候,玛雅脸上那种惊恐的神情,看上去的确非常可爱呢。连她都尚且如此,一定没人能料想到这次事故竟会出自NERV之手吧。

 

 

 

 

 

源堂才是事故的主谋。

 

这件事,还是律子亲口告诉真嗣的。JA就算陷入暴走,也能在原子炉融毁的前一刻自动停下。NERV做的手脚就是这么巧妙。

短暂的惊讶之后,真嗣露出了苦笑。

他并没有生气,但是显得有些失落。

 

 

的确,危亡已经近在眼前,人类却仍然为了争权夺势而自相残杀,实在是无聊至极。

这么一想也就能理解他了。

 

 

不过好在,那件事最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

 

 

 

 

 

被策划好的剧本。早已被定下的命运。

真嗣也一定想到相同的事了吧。

奋力与使徒战斗、想要活下去的人们,其实又与JA有什么区别呢。也许双方只不过是殊途同归而已。

 

 

是自己多虑了吗。

 

 

 

 

把读完的报告书揉成一团,扔进了烟灰缸。随后,点起了一根火柴。

对律子来说,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橙黄色的火焰中,报告书眨眼间化为灰烬。

 

 

 

 

一旦化成灰,就算想变回原来的纸也做不到了。

 

除非时间倒流,才有可能将它复原。

 

 

 

 

既然如此。

如今正在熊熊燃烧的自己,也会像这样化为虚无吗。

 

最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人,应该正是真嗣吧。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二章开始。

这一章大概也是10话。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