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七话

2022年12月0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11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七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七话

 

 

 

的确,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而已。

 

与此同时律子明白,他绝不仅仅是一介中学生那么简单。

 

黄昏的研究室里,只有彼此两人。像这样的交谈,至今已经有过数次了。

最近的相处的确称不上愉快,但是,今天的气氛则更加不同。

 

 

害两人的关系变成这样的,也许是律子这一方吧。

竭力死战之后,才知道东治原来根本就不在三号机上,这事带给他的刺激大概比预想中还要大。

 

「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我怎么想都无所谓,美里小姐和东治最后能够安然无恙,而做出这个选择的人是律子小姐,这才是事实。何况,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早在这场战斗之前,我就一直在想。不论如何都一定要夺回插入栓,这是救出东治的唯一方法。......但其实,这只是个谎言,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我只是需要一个借口来分散注意力,否则又会想起曾经的回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哭喊着祈求初号机快点停下来...怪罪爸爸,怪罪所有人...」

 

「...真嗣君。」

 

「那并不是第一次了。......最后的时候也是,是我让美里小姐弄脏了手,我抛弃了明日香,一味地逃避着。我绝不要让这样的事再度发生了。逃避是没有用的,我明明一直都知道的!就是因为我的软弱,东治受了重伤,绫波和明日香也都因我而死,一直、一直都是这样!我早就应该知道的啊!」

 

「真嗣君,真嗣君!拜托你,冷静一点!」

 

然而律子的劝说毫无用处。他的眼睛依然无神,就像是望向遥远的某处。

律子抓住他的双肩,用力摇动着喃喃自语的少年的身体。

这样剧烈的刺激似乎终于让他回过了神。那双黑色的眼瞳,终于渐渐看向了律子。

 

 

 

 

 

「......好点了吗?」

 

「...是。」

 

「真嗣君,你漂亮地夺回了插入栓。就算没有我自作主张换掉铃原君,你也一定能救下他的。相信我。」

 

「......律子小姐,也许我、我并不是想要救他。我并不是想要用自己的手打倒三号机,只是、只是不想再逃避而已。不,不对...这也是谎言。那个时候,我、我只是觉得很害怕,真的好害怕...」

 

 

真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就仿佛那里仍然残留着血迹。

 

「如果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袖手旁观,我回到这里不就再也没有意义了吗。只是因为害怕让世界沉没在那片赤红之海里,只是因为不想让悲剧再一次上演,所以、我才会......」

 

「......」

 

「其实,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夺回了插入栓。...尽管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我明白,当时我只是不想让别的什么东西妨碍我而已,我的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把使徒彻底破坏掉。...如果那时候东治在插入栓里,肯定也会受伤的......」

 

 

说着,真嗣的视线离开了双手,转向了律子。

他并不是在博取同情。

只是在把一直以来压在心底、想说而又不敢说的事情,彻底地发泄出来而已。律子相信,他的话里没有半句是谎言。

 

看着这样的真嗣,律子的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悸动。

如果一开始就把东治的事告诉他,他也就不会被逼到这种境地了吧。自己的行为,无异于对痛苦的他袖手旁观。

不,也许比那还要糟。倒不如说正是律子煽动了他。在出发去松代之前交代他的那些话,他一定很认真地记在了心里。

 

‘ 犹豫是没有用的,只要去做你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够了。’

 

 

 

真嗣遵守了这个约定。律子一直想要看到的、他的本心,在这次行动中已经显露无遗。

如他所说,夺回插入栓不过只是个巧合而已。所幸插入栓的强度足够高,否则肯定会被一并破坏的。

但是,即使早已知晓所有风险,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与三号机战斗。

为了歼灭使徒,就算让自己双手染血也在所不惜。为了实现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

 

也正因如此,大家才会惧怕他。

 

「......真嗣君,其实...我并不是打算救那孩子。...如果傀儡系统的开发没有这么顺利的话,果然还是不得不派他去驾驶了啊。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显得太不自然了......」

 

「可是,律子小姐你最后保护了美里小姐,不是吗。」

 

「那也是因为碰巧有了合适的理由,我才得以说服她。否则,她肯定也会被卷进来的。」

 

 

没错。美国第二支部的事故自己明明早已得知,却还是选择了放任灾难降临。

这一次松代的事故,同样伤者众多。至于没有一个人死亡,完全只是侥幸而已。

三号机的试验也是一样。自己明明知道使徒将会入侵,却还是没有终止试验。

这样的自己,绝不值得夸赞。

 

 

「......为了保守秘密,是吗。律子小姐。」

 

「嗯......」

 

「...可是,为什么呢?」

 

「你、你说什么啊...?」

 

 

 

 

察觉到真嗣的话里似乎带着一层别的意思,律子问道。

 

 

 

 

 

 

「......为什么,要把这些当成是秘密呢?」

 

「你说什么傻话啊。这些事情怎么可能说得出口?难道你想要我把你记忆中的事情说出去吗?就算我说了,你觉得别人会信吗?」

 

「因为没有人信,所以就是秘密了吗?可是,律子小姐你不是相信了吗?所以为什么断言别人一定不会信呢?就算美里小姐不肯接受,可是加持先生...还有爸爸...如果是他们的话...」

 

「可你不是也没有和别人说过吗?你应该明白的吧,一旦别人知道了这种事,肯定会把你关进精神病院的。就算是司令也...」

 

「律子小姐,你真的觉得...爸爸他、不会相信?」

 

「......」

 

 

 

对于真嗣的「记忆」,源堂到底会不会信呢。这个问题律子已经数次考虑过了。

真嗣所看到的赤红色世界,巨大化的零,合为一体的心与灵魂。这一切都昭示着,补完计划已经成功地进行了,不是吗。

人类补完计划的本质是什么,委员会和源堂又打算做些什么,此中细节律子并不清楚。她只知道,这将是一场将亚当、莉莉丝、全体人类共同卷入其中的浩大行动。

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晓内情的人,也许,源堂真的会对真嗣的「记忆」深信不疑。律子总有这样的感觉。

而真嗣,大概也已经猜出自己的想法了吧。望向这边的那双眼瞳中,蕴藏着别样的光采。

 

 

 

 

而后,律子意识到了。

至今为止, ‘ 不要告诉别人 ’ 、 ‘ 要保密 ’ 这样的话,真嗣一次都没有说过。

是她自己把那些事当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但实际上,两人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约定。

 

 

 

 

「……怎么?你是想说,我太过自作多情了吗?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如果司令知道了,多半会让你吧一切如实招来,之后甚至很有可能给你洗脑。你不是说要阻止第三次冲击的吗,到了那时,你还能做得了什么?」

 

「......为什么、这么说呢?」

 

「真嗣君...?」

 

 

这不就是明知故问吗。

难道以为是在开玩笑吗。

的确真嗣在笑着。他的表情,也的确并不像是开了玩笑之后那样轻松。

 

让人联想到了雕塑。仅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苍白的微笑,就像是一尊雕塑的面容上,洒满夜晚的月光。

正如他的眼神那样,平静而冷寂。

 

 

 

「你、你在说什么......」

 

「......律子小姐,我一直都在思考。之前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是放任自己随波逐流而已。我想要逃避,想要自保,最后却是害死了所有人。...所以,如果我能有机会重新来过,这一次,我一定要知晓所有的真相...一定不会再逃避。」

 

「......」

 

「加持先生曾经说过,不要后悔,如果有一件事只有你才做得到,那就一定要去做。……没错。如果,当时我能尽早走上初号机,也许美里小姐就不会死了。明日香也是一样......现在,世界还没有被毁灭,一切都还来得及,所以......」

 

 

真嗣并没有失去理智。

声音很冷静,像是呢喃一样轻轻地说道。而律子只是默默地听着。

他垂下了视线,过不多久,再一次抬起头来看向律子。

 

 

「......律子小姐,请你告诉我吧。...为什么,没有把这些事情说给爸爸呢?如果照现在这样下去,世界一定会再度毁灭的啊。」

 

「......真嗣君,你明白的......目前,使徒还......」

 

「使徒入侵什么的,只是细枝末节的问题吧。就算是曾经一无所知的我也能把它们全部打倒。...律子小姐,拜托你回答我。告诉我、告诉我你知道......」

 

真嗣从律子身上别开了目光,带着生硬的笑容,缓缓说道。

 

「...爸爸他......才是想要毁灭世界的那个人。这件事,你        一直都是知道的。......」

 

 

 

 

 

 

 

 

现在是几点了呢。

自从真嗣来到这里,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十几分钟?还是说,几个小时?

房间被死寂所笼罩,彼此只是默默地盯着对方。

 

而律子的终端也就是在这时发出了提示音,打破了这片寂静。

那是收到邮件的声音。

 

 

以此为契机,真嗣再一次开了口。

 

「无法否定是吗,果然被我猜中了呢。...借着 ‘ 拯救世界和人类 ’ 这样的谎言,爸爸利用了NERV,然而最终目的却是把世界毁灭掉。...这件事,律子小姐是知道的。」

 

 

语气听上去并不像是谴责。低沉的声音里也并不带着丝毫怒意。

然而,真嗣的话语,却像一柄冰枪贯穿了律子的心脏。

她并不打算找什么借口。可是,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因为真嗣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如果是美里小姐或是加持先生知道了我的秘密却没有告诉爸爸,我并不觉得惊讶。他们大概会瞒着爸爸,自己暗中调查吧。...再说加持先生的那份副业,本来不也是这样的吗,哈哈......可是......」

 

「可是...?」

 

「可是如果是律子小姐的话,多半是会告诉爸爸的吧。这样一来,如果那个世界不是他所期待的样子,那他也一定会全力阻止的,这样不是也很好吗。说实话,这才是我一开始的想法。」

 

「......所以,你才选择说给我听?」

 

 

坦白真相的时候真嗣说过,美里和加持两人尚与真实相隔甚远。只有律子才能帮助自己。

那句话,原来不过只是一句谎言吗。

 

 

「......最初,在那间病房里交谈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那么多。......我很害怕美里小姐,也许在她一开始来接我的时候我就该把一切都告诉她的...可我做不到。后来,之所以说给律子小姐听,是因为我觉得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必须要找个人说出来才行。是吗?」

 

「是...」

 

 

最初的坦白,是在真嗣打倒第一只入侵的使徒之后。因为对他抱有怀疑,律子才会刻意去问。

当时,真嗣应该没有仔细思考的余裕。至于找借口什么的,应该是来不及的。

 

然而有一件事却令律子非常在意。当时,他是主动说出了自己的秘密,而并非是被律子问到才说出口。

他大可以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至少那也比 ‘ 从未来归来 ’ 这种说法的可信度高吧。

 

 

所以,为什么是律子呢。

她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不是美里,不是加持,不是零也不是源堂,而偏偏是律子呢。

 

 

以及,为什么他觉得,律子会把他的秘密告诉源堂呢。

 

 

 

也许,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真嗣君,你是知道的吧?我和司令的事情。......所以你才把那些事说给我听,是吗?...为了打探司令的本意......?」

 

 

真嗣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的刹那,律子猛然站起身,一只手高举起来。

研究室里回响着清脆的响声。而真嗣,虽然踉跄了一下,但并没有闪躲。

完全没有反抗,任由这一记耳光落在他的脸上。

 

 

「......把我们大人都当成傻子么?居然玩弄人心,你怎么敢...」

 

「对不起......但是,我们彼此不都是一样的吗。为了更有效率地打倒使徒,律子小姐你一直在利用着我。之所以为我保守秘密、放任我自由行动,只是因为我还有利用的价值。......不是吗?」

 

「不是!当然不是!!我、我......」

 

 

然而事实上,律子时至今日的所作所为与真嗣所说的并无二致。

尽管如此,她的心中却还是有种莫名的执念。她始终愿意相信,自己与真嗣的心意的确是相通的,就算曾经有过心结,也一定能够解得开。

难道,这只是个错觉吗。

正如他被使徒吞噬时那样,无论何时,真嗣都只会依照他自己的意志做出行动,是吗。

 

 

「...律子小姐一直在帮助着爸爸呢,帮助他毁灭这个世界。这样一来,我们迟早会变成敌人的,律子小姐你也应该很清楚的吧。」

 

「不是....不是这样的......」

 

「不是的话...那律子小姐今后又有什么打算呢?」

 

 

是选择源堂,还是选择真嗣呢?是选择毁灭的命运,还是与之抗争呢?

这样的问题她已经数次问过自己了,却还是无法给出答案。可在心底她明白,终有一天,她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

但是,在今天被真嗣以这样的方式问起,却是她从未曾料想过的事。

 

 

「...使徒还会入侵的不是吗。现在的我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如果不把使徒全部消灭......」

 

「毁灭人类的,会是使徒吗?的确,加持先生说过,如果让使徒与本部地下沉眠的亚当接触,就会带来毁灭。......但这不过只是个谎言而已。」

 

「......使徒的确是会带来毁灭的,这是事实。」

 

「但美里小姐也说过,我们人类正是第十八使徒。」

 

「那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知道!!」

 

当然不是指如今的美里。律子瞬间就明白了。

 

 

 

 

 

「其实,美里小姐她也考虑过很多呢。加持先生的事,绫波的事......」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加持先生,也许就要彻底消失了。...嗯,没错。上一次的时候,我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正是在今天。」

 

「怎么回事......」

 

但律子的问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警报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使徒入侵。

 

 

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律子,终于露出了敌视的神情,冷冷地看向真嗣。而他却像毫不在意一样,平静地站起身来。

 

 

「......真嗣君,你早就知道的吧。今日会有使徒入侵。」

 

「是。......那么,我要先去准备了。」

 

语气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

 

 

今天的这场对话,仿佛就是为了彼此伤害而存在的。

在律子的眼中,名为真嗣的少年,再一次变得陌生起来。

 

 

「真嗣君......」

 

即使如此,她还是觉得必须要说些什么才行。然而望着那个背向自己的少年,她什么都说不出口。鼓励的话也好,怨恨的话也好。

 

 

「律子小姐......」

 

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门把,真嗣回头问道。

尖锐的警铃大作,然而,少年的声音却依然清晰可闻。

 

「......三号机的傀儡插入栓,用的是绫波的克隆体,对吗?」

 

「......你说什么!?」

 

对此,真嗣却置若罔闻。他推开门,独自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下一话就是使徒战了。

但内容也与之前不一样了。变化一直都在进行的嘛。

 

以防万一还是要说一句,请不要忘记第二章中的事情哦。

 

( 第二章(第九话)中,真嗣曾和律子约定过,等到唯觉醒,他就会把一切都说出来。——beiming)

 

 

 

 

(另外,关于这一话中的人物冲突,读过SR的读者朋友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呢。在SR中,真嗣与丽的情感发展过程与此是完全平行的,这或许就是かつ丸先生在写故事时的惯用手段吧。这样一说,有的读者朋友也许已经能猜到后续的某些情节了也说不定(笑)。剧透一下,下一章标题是 ‘ 残留之物 ’ ,结合即将发生的第十四使徒之战,是不是已经有某种沉重的预感了呢?(泪)——beiming)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