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八话

2022年12月0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533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八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八话

 

 

 

到发令所的这段路程,完全是在懵懂中走过的。

就像是梦游患者一样,跌跌撞撞地走着。一路上遇到的人,也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只不过,对他们来说,如今也没有余裕在意律子的事情了吧。

 

 

正面的巨大屏幕上,映出第三新东京市的街道与建筑。重型火炮和导弹发射器部署其中,时而迸发出耀眼的闪光。

在那前方,漂浮在空中的使徒,正在缓缓前进。

 

 

 

 

明明警报拉响才没多久,使徒却已入侵到了这里,真是令人意外。

体形与EVA相近,像是纸折的人偶一样扁平的身体,面部像是一块被压扁的骸骨。这样的造型,显然与人类差异甚大。

炮弹和镭射激光射向它的身体,随即就被弹开。显然使徒也有着很强的AT力场,数轮齐射过后,它似乎毫发无伤。

面对铺天盖地的炮火,它并没有做出反击,只是一味地向着本部方向行进。

 

 

从正面直接进攻的使徒,总感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最近入侵的这几只使徒,都是从后方或者内部进行攻击的。

既然使徒也在不断地进化,那么,如今又一次开始采取正面攻势,无疑是一种自信的体现。

前提是,如果使徒像人类一样拥有心的话。

 

 

「...受的伤好些了吗,律子?」

 

「嗯,抱歉。EVA怎么样了?」

 

「正在进行出击准备。...被发现的时候,使徒已经到了驹岳防线附近呢......」

 

 

美里盯着监视器屏幕,神情严肃。上一次出击只是几天以前的事,EVA的战后修复工作都还没有完成。虽说没到无法出击的程度,但时间上还是过于紧迫了。

另外,既然美里没有特别提到初号机,那就表明真嗣也在准备出击了吧。

 

监视器中,使徒的双目中放出耀眼的白光。

 

几乎同时本部设施也剧烈晃动起来。不,准确地说是爆炸。强烈的冲击波甚至足以传到这里。

 

 

 

「第一至第十八层装甲、完全破坏!」

 

操作员惊恐地喊着。随即,画面中烟雾散去后,可以看到城市的地面出现了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痕。

如果使徒有这样的力量,所有装甲都被破坏也只是时间问题。

 

「...美里」

 

「嗯,来不及在地表迎战了。立刻把准备完成的EVA部署到本部周围!绝不能让使徒靠近这里!」

 

「二号机、零号机已经启动。即将发射。」

 

 

受损最为严重的初号机,准备的耗时也是最久的。

屏幕的一角,正显示着第七机库中初号机的发射准备作业。

美里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真嗣这边。她正与即将出击的明日香和零交代着什么。

什么 ‘ 使徒的力量非同小可 ’ , ’ 绝对不可大意 ’  之类的。零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明日香则默默地点了点头。

 

 

「初号机即将启动。」

 

「美里,快点让我出击!」

 

「拜托了,明日香,零!」

 

就像是不愿让真嗣追上来一样,明日香催促道。而美里则是完全没有犹豫,下令EVA两机发射。

这样也对。大敌当前,已经来不及等待战力集结完毕了。

何况,明日香和真嗣的作战配合向来都是一团糟,就算等上他也没什么意义,反而只会让彼此更加缚手缚脚罢了。

 

律子同样觉得,如果能在不需要真嗣出击的前提下结束战斗,才是最好的。如今的真嗣在想什么、想做什么,律子完全看不透,这种未知本身就让人觉得很恐怖。

不,他说过想要阻止世界毁灭。这句话一定是真心的。

只是,一想到自己与他的联系已经被彻底切断了,律子总会感到一阵不真实感。明明自己很平静,却好像经受了巨大的精神冲击。

 

 

在大停电的时候,律子就考虑过。若死为了阻止毁灭,真嗣不应该把本部毁掉才对吗。

最后他并没有这么做。但是,从那时起,有一件事他就应该知道了吧。

尽管放任他自由行动,但律子并非对他毫无戒心。

 

 

他同样也知道,关于NERV背后的黑暗,律子并不是不知情。

 

 

真嗣的感觉,律子也大概猜得到。

美里说过,如果可以回到南极,她会把一切都抹去。也许真嗣的心里也有类似的想法吧。

既然知道了源堂和律子才是元凶,那就应该把他们消除掉,不是吗。这才应该是真嗣所期望的吧。

不知何时起,自己甚至渐渐忘了这些事。也许是频繁入侵的使徒让真嗣疲于应付,自己从他的身上从来感觉不到任何复仇的想法,所以才会这样吧。

在研究室,他说的大概是真话吧。带来毁灭的人将会是源堂,而律子一直死心塌地地追随着他,这件事,真嗣早就已经知道了。

 

 

 

「初号机已经启动。」

 

屏幕中映出插入栓内真嗣的样子。仿佛是已经忘记了片刻之前不愉快的交谈,他的表情与往常别无二致,平静而专一。

细看的话才能发现,面部肌肉其实有些僵硬。是因为使徒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律子不知道。

 

该怎样歼灭这只使徒,它的能力又是什么,这些事情真嗣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说到底,她甚至都不知道使徒会这么快袭来。

何况这三天里,真嗣一直被关着禁闭。想必他就算想说也做不到吧。

 

 

「我知道了。那么,真嗣君,这一次不要再乱来了。三机的密集作战很可能导致误伤,目前你只需要在本部附近待机就好了。」

 

「是...」

 

「......EVA初号机,发射!」

 

 

美里这番话又会有多大的效果呢。屏幕那边的真嗣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使徒已经破坏了全部的装甲,第三新东京市的地面上出现了巨大的深坑,直通地底。顺着这条通路,使徒正向着Geofront缓缓下降。

零和明日香已经做好了迎击的准备。然而,本应待机的初号机却突然行动起来,像是想要与她们会合。

 

 

「等等啊真嗣君!!」

 

律子下意识地惊叫起来。包括美里在内的其他人纷纷看向了她,这才终于意识到了异常。

然而,急速奔跑的初号机,大概已经听不到律子的声音了吧。

数公里的距离,对EVA来说也许连一分钟都用不了。

已经无法阻止了。

 

 

「目标已经侵入Geofront!与二号机、零号机接触!」

 

「对空火力,立刻开火!」

 

巨大屏幕上映出使徒的身影。在它的体表,火花四散开来。

两台EVA手持重型火器,向使徒倾泻着弹药,但似乎还是无法造成伤害。和此前那些常规武器一样。

美里转向身旁的日向,声音有些焦躁不安。

 

「AT力场怎么样了?」

 

「从监测结果来看,已经被中和掉了。但是...」

 

但是,使徒本身的防御力仍然非常惊人,是吗。

向着Geofront的地面缓缓下降的使徒,似乎还是没有反击的意思。

无论是二号机发射的火箭弹,还是零号机发射的阳电子炮,它似乎完全没有在意。

 

 

 

「可恶!!」

 

「明日香!?」

 

也许是终于按捺不住火气了,二号机拔出了肩部的高震动粒子刀,向使徒飞扑而去。

在美里惊呼 ‘ 小心 ’ 的同时,使徒的样子终于出现了变化。

 

 

 

 

「咿呀!!!!!」

 

 

是明日香的惨叫声。

使徒原本像折纸一样折叠起来的两臂,突然飞速射出。宛如切开一块黄油一样,切断了手持高震动粒子刀的二号机的右臂。

压倒性的力量,让目睹这一画面的人们倒吸一口凉气。

能保持冷静的或许只有零了。同伴的受伤没有分散她的注意力,零号机继续向使徒倾泻着火力。

 

 

使徒确实被命中了。然而硝烟散去,它依然毫发无伤。

一连串的攻击,终于让使徒的注意力转向了零号机。对于痛苦地捂着右肩、倒在血泊里的二号机,它没有再追击,而是向着零号机的方向缓缓飞来。

对此,零号机仍在持续开火,但也缓步向后退去。看到使徒刚才的攻击,就算是零也明白,处在使徒双臂的射程里是极度危险的。

使徒的眼中亮起强光。伴随着巨响,零号机向后飞出。全身的装甲碎裂、四散,地面上落满蓝色的装甲碎片。

 

 

「零号机、中度损伤!」

 

「糟了!快点让初号机...!」

 

 

 

 

像是回应着美里的话一样,一抹紫色的影子出现在了画面中。

 

 

 

「真嗣君!?」

 

初号机飞身扑向了使徒,随后,两者纠缠在一起,翻滚出去。

借着巨大的惯性,直到数百米外才停了下来,沿途的草木树石都被碾倒,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醒目的痕迹。

待烟尘散去,监视器屏幕上终于又有了画面。初号机仍未停止攻击。将使徒压在身下,一只手抓住了那张骷髅一样的脸,奋力撕扯。

 

 

 

「可恶、可恶的东西!!」

 

这是真嗣的声音。

声音里的那种疯狂,与刚才在研究室的他判若两人。

 

使徒的手臂在极近距离下射出,切开了初号机的装甲。但这不足以阻止真嗣的攻势,无论使徒如何挣扎,初号机始终将它稳稳压制在身下,五指嵌进它面部的孔洞,竭力撕扯着。

初号机在力量上丝毫不输给使徒。不,甚至可以说初号机展示出了压倒性的力量。

比起被轻易击败、无法还手的明日香和零,果然真嗣的实力要强得多。这不仅是因为机体本身的性能,更是因为他那高得惊人的同步率。

 

 

使徒的面部骨骼渐渐扭曲、变形,几近碎裂。在这种情况下连光线都无法释放了。

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力量。

 

 

这样就要击败它了吗。正在律子这样想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玛雅惊惶的声音。

 

 

「初、初号机到达活动极限了!」

 

「你说什么!?」

 

眼前的屏幕上弹出了警告。

为了提前赶到战场,初号机过早地断开了供电线缆。整修期间内部电源本身就处于完全放电的状态,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充满。也就是说,初号机的活动时长根本达不到五分钟。

 

 

随即,屏幕中的紫色机体停止了活动。

使徒像是甩开一只断线木偶一样,将初号机摔飞出去。随后站起身来,面向着仰面倒地的初号机,缓缓拉开了距离。

 

 

「真嗣君!振作一点,真嗣君!!」

 

没有回应。通信连接已经中断了。只有生命体征的监测系统还能勉强运行,从传回的信号上看,真嗣目前还活着。

但插入栓内部传回的画面已经变成了一片雪花。

 

 

「明日香!零!快呀,支援初号机!」

 

零号机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手中的武器已经断成了两节。全身的装甲布满裂痕,鲜红的液体已经在脚下聚成了一滩。

而二号机,此时切断了右肩的神经连接,暂时抑制了痛感。红色机体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随后伸出左手,从掉落在地的断臂手中取过了高震动粒子刀。画面中,明日香的脸色非常差。

 

 

零号机迈开了步伐。

紧随其后,二号机也行动起来。

两台受损严重的机体步履蹒跚地走着,在破碎的地面上留下一片带血的脚印。

 

 

使徒眼中再度亮起闪光。

初号机的胸部装甲被炸开了,赤红色的核心随之暴露在外。

使徒的双臂缓缓抬起,攻击着核心,一次、一次、又一次。

就像是完全忘记了进攻本部的事。

 

也许从一开始,它的目标就不是本部,而是摧毁初号机。

 

 

「零...明日香...快,快呀!」

 

美里惊恐地盯着屏幕,失神地喃喃道。

但已经没有意义了。

就算她们能赶得上,也绝不是使徒的对手。

能与它匹敌的只有初号机。然而,现在没有任何办法为初号机补充电量。

 

 

难道真嗣要被打败了吗。

律子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未考虑过他被打败的可能性,就好似潜意识里觉得那是绝不会发生的事。难道说,早就应该为这种情况做好打算吗。

不,如今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初号机被摧毁后,剩余的EVA两机根本不可能阻止使徒,它很快就会向本部攻来。

 

 

使徒仍在持续攻击着核心。

零号机、二号机与使徒仍有相当一段距离。

本部的援护炮火完全无法贯穿AT力场。

 

已经回天乏术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正在这时——

 

 

 

毫无征兆地,初号机抬起了手,抓住了使徒射出的一条手臂。

以压倒性的力量将使徒拉至身前,随后踹飞出去。

使徒被硬生生地扯断了手臂,发出尖锐的嘶鸣。

 

(一jio踹飞!hhhhh——beiming)

 

 

 

「初号机再启动!...奇怪,明明已经电量耗尽了......」

 

如同嘲笑着玛雅的无知一般,初号机持续发动着攻击。

超越音速的拳头击破了AT力场,直接伤到了使徒的本体。接下来,朝着被击飞的使徒,初号机四肢伏地,爬行而去。

就像是野兽一样。

插入栓内的画面仍是一片雪花,没有人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美里一直在呼喊着真嗣的名字,但没得到任何回应。

 

 

律子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

暴走。

 

 

初号机此刻的行为,与平日里真嗣展现出的样子明显不同。

 

「......难以置信,同步率达到了百分之四百。」

 

「律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就算被她这样问,可自己又怎么知道呢。

各项数值大幅超出了预想。同步率超过了百分之一百,这本应是绝无可能的。

第一想法恐怕是传感器发生故障了吧。然而,看到如今的初号机的异常行为,显然这些常识已经没有意义了。

 

 

初号机双手握住使徒的头颅,将其挤碎成一滩肉泥。

使徒的身体仍在痉挛着。初号机伏低身体,张开巨口啃咬上去。

不,不是啃咬,这是进食。

 

 

 

「......初号机......在捕食使徒?」

 

 

不知是谁喃喃道。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二号机和零号机亦选择了与初号机保持距离,伫立在远处观望着。或许零和明日香此刻也陷入惊骇了吧,比起使徒,眼前的初号机更像是怪物。

目标究竟是什么呢。是要夺取使徒的S2机关吗?这是初号机的意志,还是真嗣的意志?

 

 

 

难道说......

 

 

 

是「她」的意志?

 

 

 

 

不知何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像是终于填饱了肚子,捕食者吐掉了口中猎物的残躯。仰起头来,望向了暗淡无光的太阳。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正如从使徒体内脱离后的那次一样,野兽一样的、暴怒的咆哮声。

满溢的力量化作膨胀的肌肉,撑开了体表装甲。

 

这已经不再是人类所制造出的EVA,而变成了别的「什么」。

无法掌控,也无法理解的存在。

 

 

 

 

 

 

终于,觉醒了吗。

 

 

 

 

这一刻,律子终于找回了真实感。

初号机中沉眠的灵魂,那个女人的意志。为了保护真嗣,而终于苏醒了。

 

真嗣所说的「醒来」,指的就是今天吧。

 

 

 

倘真如此,之后降临的,又会是什么呢。

 

源堂对此,又会作何感受呢。

 

 

初号机仍在咆哮着,发令所却陷入了一片死寂。

律子回过头,望向了坐在最上层的那个男人。

 

他的视线仍然牢牢锁定在巨大的屏幕上。但是,律子看得很清楚。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阴冷的微笑。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总觉得很久没有出现过使徒战了。

真难写呀。

(真难翻呀。——beiming)

 

第四章终于也接近尾声了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