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九话

2022年12月1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056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九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九话

 

 

大片的草地都被烧焦了。

焦土上零星地矗立着光秃秃的树干。大部分已经炭化了。

硝烟弥漫,令人窒息。

 

 

而唯独眼前的这片景象,却显得与这场天灾格格不入。

 

战争的废墟之中,不起眼的角落里。

一片小小的西瓜田。

正好到了结果实的季节,处处绿意盎然。

 

这块地方虽小,但也是NERV的所有物。私自在这里种西瓜,自然是违规的。

 

然而,把律子带来这里的家伙,此刻却是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手拿着喷壶,悠闲地洒着水。目睹这一切的律子,眼神显得有些迷茫。

明明任务多得不得了,然而,面对加持的邀约,自己却并没有拒绝。

尽管,自己并没有什么想说的。

 

 

哦。说起来,上次松代的事情,还没有向他道谢呢。但是,单单为了这种事情,自己真的会专门来到这种地方吗。

想不明白。律子觉得,现在的她就连她自己也愈发看不清了。

 

 

 

「...哦?一点都不惊讶嘛,难道说你早就知道了?」

 

「这片瓜田?...那倒不是。不过事到如今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惊讶了。话说回来,看来这些西瓜也不是这一天两天才种的吧?」

 

「调来日本之后很快就开始种了。土地这么好,荒废着太可惜了嘛。」

 

「真是优雅的爱好啊。...没想到你还挺闲的,上边的人不会感到意外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所谓的特殊监察不过只是个闲职而已,这段时间一直被排除在你们几个主要成员之外,实在无聊啊。这样一来都快分不清自己的主业是什么了。」

 

「还不是因为副业太丰富了吗?这就叫自作自受。」

 

对于律子略带讽刺的言语,加持只是耸了耸肩。

他原本就是委员会安插在NERV内部的间谍。表面上的职务是特殊监察,但其实真正的任务是暗中监视源堂。委员会赋予了他相当高的权限,就算是NERV总司令也无法完全限制他的行动。

 

但也许就连委员会也没有料到,利用这一地位,加持实际上还与日本政府背地里保持着联络。至于他真正的意图,律子并不是很清楚。

最近以来,组织内部似乎出现了奇怪的流言,其中有些甚至涉及NERV的最高机密,以至于许多一般职员都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产生了动摇。毫无疑问,一定是加持在背后煽动。或许还有美里帮他的忙。

 

 

在战斗的时候,加持被排除在主要人员之外。这或许也是源堂的意思吧。

当其他人忙于应付使徒的同时,他却可以像闲云野鹤一样自由地行动。紧急召集令对他来说完全可以无视,而且源堂也不会追究。

 

 

像是毫不在意律子盯着自己的眼神,加持抬起头来,望向远处的山林。

数百米之外的某片地方,那里遭受的损伤比其他地方都要严重,原本茂盛的的林木已经被推平了。

 

 

「...看来善后工作已经差不多了呢。」

 

「嗯。现在再看,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直到昨天,使徒的尸体仍然遗留在那片位置。

那副残破的尸体,景象实在凄惨,让人很难把它和之前那个强大的怪物联系起来。

 

 

「当时,我也是在这里哦。」

 

「...那可真亏你没有被卷进去啊。」

 

「使徒的目标是本部,我这里可是很安全的。...反正,如果被使徒入侵到最终教条区那一切就都完蛋了,还不如选个舒服点的地方去死。」

 

「......」

 

「...零号机和二号机与使徒战斗的时候,初号机却被发射到了这里附近,离使徒相当远呢。我猜,是葛城的意思吧?」

 

加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地方,对此,律子无言地点了点头。

 

「......那时候,初号机好像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呢。」

 

「...这里?」

 

「是啊。...不是使徒,也不是明日香她们,偏偏是我这里。盯着看了足足几秒呢。...然后就突然朝着使徒的方向冲过去了。」

 

「......真嗣知道这片瓜田的事吗?」

 

「恐怕不知道吧。我可是连葛城和明日香都没有告诉哦。...所以说啊,他突然看过来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呢。」

 

「......是吗。说的也是呢。...」

 

 

真嗣对自己的事情知之甚少,也许只是加持的错觉而已。

说不定他早就已经知道加持在那一天的行踪了。

因为,他已经和律子说过了。在「上一次」的那一天,是他和加持最后一次见面。

也许就是在这个地方吧。

 

 

 

只是,这些猜测,如今已经无法向真嗣确认了。

 

 

「...听说司令好像下令把初号机冻结了。」

 

「嗯,你已经知道了啊。反正现在也无法出击了,就算冻结起来也无妨。眼下最重要的是弄清初号机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无限能源的S2机关吗。原本计划于四号机试验之后批量搭载的,可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呢。初号机掌握在司令手中,肯定有人会觉得危险的吧。」

 

「是啊。他们应该也明白,光凭常规兵器是不可能对抗初号机的。...前提是初号机还能使用的话。」

 

「......应该还有希望的吧?」

 

 

对于加持的疑问,律子垂下了视线,摇了摇头。

意思表达得非常明白。

 

希望,已经微乎其微了。

 

 

「...就连小律你都做不到吗?」

 

「...并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方法是有的,但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没错,考虑到成功的可能性,的确可以说是毫无希望了。

只要成功率不是零,就不可以放弃希望。如果是美里,一定会这么说的吧。

EVA中的打捞行动并不是没有先例。但是,就连天才的直子都败下阵来,律子又能有什么自信呢。

 

 

可律子是明白的。

这一次,必须要成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同步率百分之四百。

换句话说,就是与初号机的融合。

 

战斗结束后,真嗣的身影从插入栓里消失了。恢复的影像画面中,只能看到他的作战服在LCL溶液里漂荡。

 

他的肉体溶解在了LCL中。不留一丝痕迹。

但是,他的生命一定还没有消失。以灵魂的姿态,在LCL中存续。

 

 

但对更多的人来说,这样一来初号机就无法使用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倘若把插入栓整体换掉,或许是可行的方法。但是,贸然切断核心与插入栓的连接,很有可能意味着真嗣的彻底死亡。

在源堂下达那样的决断之前,无论尝试多少次,自己都必须要取回他的肉体。

暂时下令冻结初号机,大概是因为源堂也期望能够救出真嗣吧。为了达成他的目的,真嗣是不可或缺的棋子。

只是,倘若发生使徒入侵,光靠剩下的两台EVA是断然不足以取胜的。到了那时,就万事休矣了。

 

 

 

「状态的分析总算是进行完了。但还是连变成那样的原理都没弄明白。也许,对EVA的奥秘一无所知的我们妄想把神的力量据为己有,这就是报应吧。」

 

「居然说这么丧气的话,真不像你啊。」

 

「是吗...」

 

「小律,振作一点嘛。总是愁眉苦脸的话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少开玩笑了......」

 

 

看到加持那副油腔滑调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也许这就是他特有的鼓励方式吧。

 

真嗣变成了那种状态,最失落的人恐怕就是律子了。

今天见到加持的时候,说不定自己整个面部表情都是僵硬的。而他抛来这份小小的心意,至少让自己的心情变轻松了一些。

是啊,现在可不是说丧气话的时候。

 

 

 

「那么,我先走一步了。等西瓜成熟以后,也送我一个怎么样?」

 

「没问题,说定了哦。...对了,这里的事麻烦对葛城保密哦。」

 

「要是被她知道的话多半会骂你不务正业的吧。小良,美里唯独对你格外严苛呢。」

 

 

加持耸了耸肩,露出了微笑。

笑容中的那份温暖,大概是对美里的吧。

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是这样的。只要提到她,加持的表情瞬间就会变得温柔起来。

如今也是一样呢。

身为双重特工的他,无疑是个危险的存在。可就是这样危险的男人,极偶尔的时候也会流露出不易察觉的温柔。

 

律子知道,在那种时候看到的,才是加持真实的样子。

 

 

按照真嗣所说的,这也许是加持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眼前了。

之后他会经历什么,真嗣并没有说。也许具体细节就连真嗣也不知道吧。

然而,律子却可以想象得到。

加持也许同样有所预料了吧。不,他一定已经预料到了。早在当初选择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他就已经为这一天做好了觉悟。

时至今日,对于他的选择以及招致的结果,律子感到深深的无可奈何。

 

 

「加持君,关于松代的事情......多谢了啊。」

 

「啊,不必了。那算什么嘛。」

 

「...但是,拜托你,不要做出害美里伤心的事情,好吗?」

 

 

一味深入调查下去,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危险。即使如此,律子还是无法说出 ‘ 请停手吧 ’ 这样的话。

因为,这是对友人那份决意的践踏。

 

 

果然,加持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笑了一下。

就像是在说,饶了我吧,别再用她来压我了。

 

 

也许,就连深爱之人的存在,也已经不足以成为束缚他的枷锁了。

 

 

而真嗣他,似乎也曾露出过这样的笑容呢。

 

 

 

 

 

 

 

 

 

 

 

 

 

 

 

 

 

 

 

 

 

 

 

 

 

距离真嗣消失在初号机中,已经过了一个月。

情况还是毫无变化。

机体的装甲已经修复完毕了,但由于冻结的关系,一直被封存在机库里。

自战斗过后,S2机关就停止了运作。现在初号机静静地被固定在墙面上,让人很难把它和之前那个狂暴的怪物联系起来。

这段时间,律子一直在推进着打捞工作。幸运的是,使徒也暂时没有袭来。

 

 

 

但是,如果说一派祥和,那是不可能的。

未知的暗流,确确实实在涌动着。

 

 

美里和明日香她们的表现变得不太正常,眼神也好,表情也好,似乎总是有话想说。

因为真嗣不在了而感到窃喜,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那个消失的少年,她们也一定心境复杂吧。

尤其是在又一次目睹了初号机的暴走之后。

 

捕食使徒的行为,完全超出了认知的极限。在恐惧怪物的同时,连带着对驾驶者真嗣也感到恐惧,这种感情也不是不可理解。

明日香也许会担忧, ‘ 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 之类的。

对于这样的忧虑,律子并不能给出保证。

 

 

除了这些,本次事件还带来了一个影响,那就是让人们终于意识到了使徒的强大。近乎不可战胜的强大。

如果不是真嗣,这一次人类已经毁灭了。然而这样的幸运,今后也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NERV本部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中。

碇 真嗣。EVANGELION。使徒。每一个话题,都沉重得让人无法提起、无法承受。

包裹着白色绷带的初号机,就是这一切的象征吧。

 

 

 

 

 

然而,唯独零却和以前没什么差异。

封存初号机的机库,她倒也来过几次。但是, ‘ 真嗣现在的状况 ’ , ‘ EVA会不会再次暴走 ’ 这些其他人最关心的问题,她却一次也没有问过律子。

也许是向源堂问过了吧。尽管律子觉得可能性并不大。

 

 

那孩子并不是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在看到初号机暴走的时候,律子相信,她的内心一定是感受到了一丝惊恐的。

之所以什么都没有问,大概是因为她明白,这背后的秘密同样与她自身的存在有很深的关系。所以,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

 

如今的她,似乎也并没有比以前更加在意真嗣。考虑到两人的关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以前真嗣被使徒吞噬的时候,她的反应同样很迟钝。

 

但是,此时此刻,律子已经没有心思在意零的事了。

 

 

松代的事故报告,初号机的状况分析,EVA的战后修理。种种事情已经让她忙到不可开交。

几乎是同时袭来的两只使徒,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

 

 

另外,律子还要腾出时间翻阅母亲以前的试验记录。当年进行这些试验的时候还没有MAGI,所有资料都是以实物的形式保存下来,积压在不见天日的仓库最深处。

 

几张光碟,还有几本厚厚的笔记。

 

十二年前,2005年。

 

试验对象,同样是初号机。

试验目的也是一样的。搜救在高同步率下消失在初号机中的某人。

那个女人,是真嗣的母亲。

 

 

律子已经知道,那是一次失败的救援行动。

但是,除此之外,她已经再也找不到别的参照了。

 

 

 

大概的方案是这样的。

 

 

消失在EVA中的灵魂并没有死去,也就是说,仍然拥有意识。

所有的灵魂都有着复原的力量。倘若施以合适的刺激,或许就可以诱导灵魂在这个世界中重新构造出自己的实体。

为了让真嗣「渴望回归」,自己这一边必须首先发出呼唤,「请回来吧」。只有这样,才能唤醒他的意识。

 

 

这套理论堪称异想天开。至少,就律子对母亲的了解,她觉得最核心的想法似乎不像是直子想出来的。

倒更像是身为形而上生物学第一人的冬月的创见。

 

原本与EVA的核心融合就已经不可能发生的事。想要将这一过程逆转,更是难上加难。

 

 

以直子曾经的试验为依照,律子起草了新的打捞行动计划。

在内心深处,律子觉得有些失落。也许穷尽一生,律子也无法逃出母亲的掌心。

但现在已经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

 

 

 

 

 

 

 

初号机保持着低头的姿态,颈部的插入栓露出一部分。数条线缆连接在插入栓上,把必要的数据传给分析仪器。

再过几个小时,行动就将正式开始。为此,技术部已经夜以继日地准备了一周。

从源堂那边也已经拿到许可了。得知自己的计划后,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说起来,律子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和源堂私下见面了。机会并不是没有,但她却无一例外推脱掉了。在心底律子总是觉得,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果然还是因为,自己其实很在意真嗣吧。

 

 

一面监督着准备工作,时而下达几句指示,律子一面思索着真嗣的事情。

对于今后袭来的使徒,真嗣同样是知道的的。也就是说,在前一次的轮回中,要么他并没有被吸入核心,要么就是在被吸入后平安归来。

前一种的可能性或许更大。毕竟,真嗣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消失在EVA中的事。即使如此,律子仍然有种感觉,这次自己一定能救他出来。

 

时至今日,真嗣还没有真正开始行动。但既然他下定决心要阻止第三次冲击,律子相信,他肯定不会就这样消失掉的。

因为真嗣,就是为了逆转未来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也许他会像被使徒吞噬那次一样,靠自己的力量脱困。然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这种兆头。

 

 

 

 

 

一切都只是律子的一厢情愿而已。失败的可能性当然很大。

就像搜救唯那次一样。

 

 

 

 

 

 

 

但是不论如何,在使徒袭来前的片刻,自己与真嗣在研究室的那次对话,绝不会成为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律子有这个决心。

 

那时候,自己和他之间,出现了决定性的裂痕。

真嗣并不信任源堂的计划,连带着也对一直帮助自己的律子抱有怀疑。

而对于他抛出的问题,律子无法给出回答。

是要与源堂一起去死,还是与之抗争?

 

 

无论哪一种,她都没法选。

 

一直以来,由于有着歼灭使徒这一共同的目的,真嗣才会短暂地与自己成为同盟。但是今后,彼此间的裂痕,或许永远也无法修补,而只会变得越来越深。

 

如果那时候,使徒没有袭来,自己又会怎么做呢。

但是也许,正因为知道使徒就要来了,他才会刻意抛出那种问题的吧。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能把他救回来,律子就没有办法当面向他问个清楚。

 

 

可是,倘若打捞行动真的成功了,律子真的做好面对他的准备了吗。

那时的问题,自己仍然无法回答。

一直以工作繁忙为借口,不去考虑那种事情。

而现在也是一样。律子还是不想考虑。

 

 

所有的事,都等到行动成功之后再说。

 

 

再一次抬起头来,望向被固定在墙面上的初号机。

有一半露在外面,连接着数条线缆的插入栓。在那之中,少年正在沉睡着。

以灵魂的形式。

 

律子的苦恼、困惑,种种思绪,恐怕他并不知道吧。

 

在母亲怀抱中的他,此时此刻,又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呢。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下一话第四章就结束了。

本话的内容算是一个 ‘ 幕间休息 ’ 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