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十话

2022年12月1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546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十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7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十话

 

 

 

粉刷着白漆的长廊里,律子独自走着。

小小的足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

那双眼睛,只是盯着前方。她表情严肃地望向长廊的尽头。

 

 

手里拿着一个黑色资料夹。在那之中,只有一张纸。

是片刻之前才收到的。在走廊正前方的一间病房里,第三适格者碇 真嗣正静静地躺着。这张纸上的内容是他的诊断记录。

内容已经大致看过了。

 

 

 

自营救行动成功,已经过了三天,一直处于昏迷的他终于醒了过来。收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律子正在研究室和美里聊天。

称为聊天,或许不太合适。

两人所聊的话题并不轻松。美里的表情一直很严肃,从来没有笑过。相应的,律子的语气同样冷淡。

 

内容是关于营救行动的事。准确地说,是营救期间所发生的「某事」。

从结果来看,行动无疑取得了成功。

消失在初号机中的真嗣重新取回了肉体,回到了这个世界。律子本应觉得欣慰才对。这是连母亲直子都不曾做到的事。

 

可是,这个过程中,存在着「异常」。

 

 

 

被拒绝的信号。突然弹出的插入栓。喷涌而出的LCL溶液。以及那件被冲出来的、褶皱的作战服。

这一切都昭示了两个字。失败。

身为负责人的律子,彻底地绝望了。

 

 

本应如此。

可他却回来了。

就仿佛凭空出现一样,赤身裸体的真嗣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但这并不是律子的功劳。

所以,她体会不到丝毫喜悦。

 

 

 

 

 

「那种事,原理到底是什么呀?」

 

美里这样问道。这三天里,同样的问题她已经问过数次了。

 

「我也不知道。这种事完全无法想象,此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每一次,律子都是这么回答的。

她说的是实话。

 

 

「给我好好回答啊!...真嗣君真的没有异常吗?」

 

「已经做过了大致的检查。身体层面,的确是一切正常。」

 

「...身体层面,是吗?」

 

 

美里显然话里有话。对此,律子则是故意不答。

是的。到目前为止,已经通过多种扫描技术,对归来的少年进行了遗传因子层面的检查。

百分之百的人类。百分之百的碇 真嗣。

 

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既然如此,自己对美里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而且,此刻律子手中的那份文件,同样清楚地表明。

内脏和脑波信号没有任何异常。

除了精神层面的记录尚待完善,其他的一切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

在确认他苏醒之后,已经过了十几分钟。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人与他有过接触。

 

按照原本的规章,病人醒来后要由医师先行确认。然而,律子已经和医生们交代过了,在真嗣醒来后不要接触他,而是立刻通知自己;关于真嗣的状况,务必要保密。

在EVA暴走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在EVA中的这一个月里,又经历了哪些事。这些机密内容,区区一介医生是无权知晓的。

由律子直接询问,然后向源堂汇报。这才是正确的流程。

 

 

 

 

 

 

站在病房的门前,律子轻声叹了口气。

意识到了,自己其实很紧张。

这三天里,也许自己一直在害怕着这一刻的到来。

即使如此,她也必须要迈出这一步才行。

 

 

 

轻轻敲了一下,随后推开了门。地下都市明媚的人造太阳光从窗户射入,但不知为什么,房间里还是有一丝幽暗压抑的气氛。

少年静静地躺在床上。像是依然在沉睡一样,没有望向自己这边。

小心地关上了门。走上前去,在他的床边站定。

果然还在睡着。但并不像之前那样睡得很深,而是像闭上眼睛小憩。

 

 

尽管要问的事情还很多,但律子却并没有出声。

只是出神地望着他的睡颜。就像是想抓住每一分每一秒,把他的样子刻入脑海一样。

 

 

上一次看到他安然的样子,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此刻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

仿佛以前那个痛苦、多疑的真嗣,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细细一想的话,不由得发出了感叹。果然,又是这间病房啊。

这是两人之间的牵绊的起点。在真嗣初次打倒使徒之后,正是在这间病房里,真嗣对她吐露了自己的秘密。

在那之后与第四、第五使徒的战斗,以及再后来数不胜数、大大小小的作战行动中,真嗣总是会受伤。而每次,他都会被送到这里。

今天也是一样。

 

 

造访医院的次数,比零和明日香加起来还要多得多。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守护那些与他素不相识、甚至对他抱有敌意的人们,他毫不吝惜地挥霍着自己的生命。

 

 

阻止第三次冲击,赎还自己曾犯下的罪孽。

他把这些当成了自己的使命。

 

 

恐怕他早就已经知道,一直在帮助他的律子,其实早有异心。

但他却从来没有谴责过律子。甚至一直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独自承担这一切,独自战斗着。无论未来会将人类导向何处,他都会不屈地抗争到底。独自一人。

 

 

 

 

今后,是要继续协助他、哪怕招致危险也在所不惜,还是说,应该把一切都向源堂坦白呢。无论思考多少次,律子都无法做出决断。

这也许是因为,她还没有看清楚,源堂所渴望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一次初号机的暴走,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意志。她选择了保护自己的孩子。

现在初号机虽已停止活动,但毫无疑问,「她」已经完全觉醒了。夺取使徒的S2机关并非是出于EVA身为生物的本能,而是「她」有意为之。

这样的发展,大概也在源堂的剧本之内吧。回想他当时那个阴冷的笑容,律子一下就明白了。

 

 

 

然而,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在打倒了全部的十七只使徒之后,世界的未来将会如何发展?而这一切,又会与碇 唯的觉醒有怎样的联系?

真嗣所看到那个荒凉的、破败的世界。如果说那就是源堂所期待的未来,未免有些说不通吧。

但是真嗣说过,世界是因为真嗣的愿望才会毁灭的。如果他许下不一样的愿望,结局应该也会不一样吧。

创造出符合自己意愿的世界,让自己成为神。也许这才是源堂真正的目的。在那个世界中,碇 唯的存在是必要的。

 

NERV本部的地下深处,沉睡着一位神明。正如曾经为世界带来毁灭的亚当那样,莉莉丝亦拥有着可畏的力量。

如今,借助加持的协力,源堂同样把亚当收归己有。

可以说,他已经完成了让自己成神的一切准备。

正如夺取了S2机关的初号机一样,如今的源堂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了。

律子一直相信。自己的使命,就是助那个男人实现愿望。

 

 

可即使如此,律子还是会觉得,他的愿望其实很无聊,甚至可以说幼稚。 ‘ 成为神 ’ 这种愿望,与源堂这样的阴谋家实在是不相称。

也许他仍有未曾说出口的考虑吧。律子知道,在表面的偏执和疯狂之下,源堂始终是个理智、冷静的人。

推动人类补完计划,并不是出于贪欲。恰恰相反,他其实是个相当自制的斯多葛主义者。

即使永远得不到别人的认可,即使有时会被当成自私的利己主义者,但对源堂来说,他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贯彻心中的正义。

 

 

 

 

 

 

然而,也许这不过只是律子自己一厢情愿而又有失偏颇的赞美罢了。

 

( ‘ 一厢情愿而又有失偏颇的赞美 ’ 的原文用的是 ‘ 買いかぶり ’ ,直译过来就是 ‘ 奉承话、溢美之辞 ’ 的意思。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替代,所以翻成了这么一长串......——beiming)

 

 

无论是打算成为神,还是打算成为恶魔,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的计划一定会将世界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他真实的想法,律子无法直接询问。

一直以来对他抱有的信任感,也并没有消失。

 

 

正因如此,律子才迟迟无法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选择源堂,抑或是选择真嗣。

 

 

罢了。使徒尚未肃清,现在还没有到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不是吗。

 

 

就像当初在研究室那样,就算真嗣再一次抛出那个问题,律子也只会再次避而不答。

是圆滑也好,卑怯也好,至少对现在的律子而言,还没有看到任何背弃源堂的理由。

只是,如果某一天,那个沉眠在初号机中的女人也像真嗣这样取回了形体,自己的立场又是否还会这么坚定呢?

 

 

而且,正如自己无法背叛源堂那样,对于眼前的少年,律子同样无法轻易舍弃。

 

就算只是互相利用也好,就算他其实并不信任自己也好,就算他的愿望和自己所爱之人的愿望完全相反也好。

这个独自背负着命运的重担、忍受着他人的误解却依然不屈地抗争着的瘦弱少年。弃他于不顾这种事情,律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无论他的真心是什么,唯独有一点律子是清楚的。他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他自己。

 

 

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律子端详着少年的容颜。

 

 

不被人理解,被他人恐惧、甚至憎恨着的少年。他的心中究竟潜藏着多少不甘、多少悲凉,在那狭小住处的每一个不眠夜晚,他又是怎样独自咀嚼着生命的苦涩,然后把那苦涩咽到肚子里去,若无其事地迎接下一天的太阳。

能理解他的悲伤的人,或许只有律子吧。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想要站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暂时的也好。至少,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她都想要继续帮助他,支持他。

在真嗣消失的这一个月里,这就是律子找到的唯一的答案。

 

 

至少,在所有使徒都被消灭之前,自己这样做并不算是背叛了源堂。而且,只要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真嗣应该也不会把自己推开的吧。

这不过只是拖延时间而已,自己在逃避着不得不做出决定的那一刻。但很多时候,逃避往往是合适的选择。

 

 

碇 唯已经觉醒了。他是否会履行曾经的约定,把真正的目的告诉自己呢。

也许,自己心中的天平,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向着某一侧倾斜了。而自己,只是刻意装作不知道而已。

罢了。今天来找他的唯一目的,只是修复在那时的研究室中两人之间出现的裂痕而已。至于自己是否真正踏入了真嗣的心扉,那种事情以后再去想。

 

 

 

 

 

 

 

少年依然在睡着。

窗外入射的阳光并没有直接照到他的脸上。不怎么明亮的病房里,能听见的只有小小的呼吸声。

平静,安然,从中看不到一丝阴翳的,有些秀气的面容。

不再恐惧,不再悲伤,不再需要为未知的明天担忧。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一觉了。

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

那份作为第三适格者的、悲壮的决意,短暂地消散了。

 

此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已。

 

 

 

 

如果叫醒他的话,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呢。在梦境之国里遨游的灵魂,真的无法挣脱现实的引力吗。

 

 

可律子还是伸出了手,轻轻拂过黑色的短发。随后,开口说道。

 

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不安。

 

 

「...真嗣君...」

 

「......」

 

「......真嗣君。拜托你,醒来吧...」

 

「......嗯、......唔嗯...」

 

对于律子的轻声呼唤有了反应,微微摇了摇头。

自从醒来一次之后,他并没有睡得很深。就算被唐突地叫醒,应该也不会发脾气的吧。所以,律子正要稍稍提高音量,再一次开口的时候。

正在此时,真嗣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啊。怎么样,睡醒了吗?」

 

「......」

 

「...怎么了?」

 

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自己尽力作出一个还算是自然的笑容。然而,真嗣却用力眨了眨眼睛,显得极为震惊。

 

 

那副表情,让她感到了某种违和感。

 

 

 

「...是哪里不舒服吗?...难道说...听不到我的声音吗...」

 

「......」

 

 

真嗣仍显得很惊恐,眼中尽是茫然。

是因为睡得迷糊了吗。

 

然而,当其他的可能性出现在律子脑海中的时候,她陷入了惊愕。

为什么,自己早些时候没有想到?

 

就算身体层面没有异常,但他的精神呢?与EVA融为一体的这一个月,难道不会对他的精神造成破坏吗?

 

律子提高声音,又一次开口询问道。

 

「真嗣君,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可、可以的...那个......我听得很清楚...」

 

 

也许是被律子的语气吓到了吧,他回答得有些语无伦次。

但至少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并且好好地回答了问题。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丧失基本的理解力。

也许他真的只是还没有睡醒而已。

 

 

 

然而,在心底,律子却感到了一丝不安。

不对,有些不对劲。

 

 

 

又一次看向了真嗣。

他没有坐起身来,而是别开了视线。这不是因为羞涩,而更像是在律子身上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稍稍平静下来后,律子终于能按照预先计划好的那样,说出第一个问题了。

也许,并不是真嗣没有做好准备,而是自己没有做好准备才对。

 

 

 

 

 

「......真嗣君,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啊,没、没有......」

 

「头部还有关节的部位有疼痛吗?」

 

「...没有。」

 

「是吗。那就好。......那么真嗣君,接下来,可以好好跟我说一说吗?关于上一次的战斗,你还记得多少?」

 

 

几乎是开门见山地提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反正,绕弯子也没什么意义。真嗣之所以显得语无伦次,也许正是因为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在初号机暴走之前,他都在想什么。这一问题的答案,将会成为理解他的行动的钥匙之一。

而真嗣,真的会说出来吗?还是说,继续隐瞒下去呢?

 

 

也许,自己是想试探他也不一定。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种强烈的违和感。那双充满恐惧的、望向别处的双眼。那种眼神,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

 

「你怎么了?直到把使徒从零和明日香那边引开的时候,你的意识应该都很清醒才对。之后初号机能源耗尽陷入了暴走,在这期间,你都经历了什么,还记得吗?」

 

「......请问......」

 

真嗣终于第一次看向了律子。眼神仍然写满了惊恐,只是看了一眼就又一次低下了头。

曾经寄宿在那双眼瞳中的光芒,已经消失了。

 

律子突然有种感觉。她似乎,已经猜到他的下一句话了。

 

 

 

该说是预感呢,还是绝望呢。

 

 

 

而正如她预感到的那样,真嗣小声地开了口。

 

 

「......那个...抱歉......请、请问......」

 

 

律子屏住了呼吸。

 

 

「......请问...使徒...是什么?」

 

 

 

 

 

 

 

 

 

 

 

 

 

 

 

 

 

 

 

 

 

 

 

 

 

 

 

 

第七机库。

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漫无目的地走来了这里。在那之后又过了多久了呢?四周已经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照明已经拉闸了。

在朦胧的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包覆铠甲的巨人的脸。

 

真嗣仍然在住院。做完检查之后,他就睡了过去。

明天应该要去和源堂见面了吧。他应该也在期待着。

 

 

 

‘ 使徒是什么 ’ 这样的问题。显然,并不是在询问那种迷之生物的真实身份。这种问题没有意义,世界上没人能答得上来。

他所询问的,是使徒这种生物本身的存在。

 

 

真嗣已经不再认识使徒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律子,他用很抱歉的语气继续问道。

 

‘ 请问这是哪里? ’

 

‘ 请问您是谁? ’

 

接着,在短暂的迷茫之后。

 

‘ 爸爸他...在哪里? ’

 

 

 

 

 

 

于是律子明白了。

如今躺在自己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律子找了个借口,说是认错了人。随后叫来了医生,而自己则匆匆离开了。

路上她给孩子们的管辖者美里打了电话,告诉她去医院和医生见一面。至于律子自己,则要去向源堂汇报。

 

 

 

 

 

 

 

记忆丧失。她是这么向源堂解释的。

尽管真实的情况要远远比这复杂。

病房里的少年,其实什么都没有失去。

因为,现在所看到的,才是原本的、真正的真嗣。

 

 

 

 

驶向第三新东京市的单轨电车。

走出车站之后,打了一个没有打通的电话。这让他有点不安,当初明明和美里小姐约好来这里的。

这就是他离现在最近的记忆了。

 

 

关于NERV,关于美里,关于使徒和EVA。在这里经历过的所有事,他都已经不再记得了。

 

不止是记忆,还有性格。据美里所说,现在的真嗣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变得更像是档案里记载的样子了。在面对美里和医生提问时,露出了怯生生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而已。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吧。

无法理解现状,无法回忆起往事。猛然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惊醒,换作谁都会惊慌失措的吧。

 

 

眼前的真嗣是正常的。而过往的那个他,才是真正的「异常」。

律子是明白的。但是,却不能说出来。

她只是解释道,与EVA的融合会带来巨大的精神负荷,对驾驶员的记忆产生了影响。若是恢复一段时间,或许就可以好转了。

这套说辞,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也许源堂也立刻察觉到不对劲了,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点头,表示接受了律子的解释。

无论最初的时候还是现在,他的身上都看不到一丝动摇。这个男人大概早就已经抛弃父亲的身份了吧,无论自己的儿子经历什么,他都是一副安如泰山的样子。

 

律子却做不到。一想到自己今后必须要躲着真嗣,再也不能守候在他的身边,她总觉得很可怕。

玛雅和美里大概也察觉到了吧。所以在律子面前,她们对真嗣的事情绝口不提。

 

 

 

 

 

意识终于回到了眼前的现实。

抬起头来,望向初号机。

 

 

在那之中沉睡着的,那个女人。

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碇 唯,真嗣的母亲,会回答自己吗。

 

她应该会这样说吧。

为了守护自己真正的儿子,而拒绝了「那个真嗣」。

未来的记忆什么的,完全是多余的东西。正因为它的存在,真嗣才会活得这么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啊......」

 

 

泪水顺着律子的脸颊滑落,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正如自己期望的那样,真嗣他的确回来了。

可是,他已经不再是他了。

他再也不会逼迫自己、不会责备自己了吧。

曾经被迫面对两难选择的自己,如今却再也不用为难了。

 

 

真嗣他再也不会,为律子指引方向了。

眼瞳之中曾经的那束光已经熄灭了。那个无论如何也要守护世界的少年已经远去,再也不会回来。

 

 

 

只剩下律子一人,被留在这里。

 

 

 

「...呜......呜呜......」

 

 

她跪倒在地上,掩面而泣。

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哭声。只有空旷的机库里,传来微弱的回响。

沉睡在病房的少年,就算目睹此情此景,大概也会不知所以吧。

而那个「真嗣」,也已经再也不会回应她的心意了。

 

 

他的愿望,他为之奋战过的理想,明明才刚刚开始,便已在黑暗中消散了。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回到了他本该去的地方。

是这样的吧。

 

 

自己是在,为他而落泪吗。

 

用衣袖擦去泪水,又一次抬起头来,望向了初号机。

人类注定无力抗争的,神明的分身。在一片黑暗中,只能看到它模糊的剪影。

仿佛过往的岁月不过只是一场梦。真嗣心底的愿望,它其实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虚无飘渺的寂静。

 

 

救援行动成功了,但「碇 真嗣」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带着那些来自未来的记忆,永远地离开了。就像一颗熄灭在长夜里的黯淡星辰。

他不属于这里。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而且,今后也不会再有。

 

 

 

 

自己已经,再也不可能与「真嗣」相见了。

 

 

 

 

 

对律子来说——

 

 

 

 

 

 

 

 

 

 

 

 

 

 

 

 

 

 

——「明天」,已经再也看不见了。

 

 

 

 

(第四章“嘎吱作响的牵绊”完。)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四章结束了。

感觉就像是 ‘ 终于来到这里了啊 ’ 这样。

 

*****************************

beiming:在 ‘ 嘎吱作响的牵绊 ’ 之后,就是 ‘ 残留之物 ’ 了。残留之物指的是什么,读者朋友也已经明白了吧。

 

这篇小说并不像SR那样开篇比较轻快,到了后来才渐渐变得沉重。(SR的前半部分,对于真丽党来说应该是梦幻开局了吧,哈哈)如果说前半部分的情节已经算是沉重,后面的情节只会越来越压抑。

 

已经翻译到这里了,心情也渐渐沉重起来了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