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七话

2022年12月2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71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七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七话

 

 

 

 

第一级警戒态势。

四处都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也许是这间会议室过于狭小的缘故,这声音听起来比平时还要刺耳。

 

 

关键的谈话被打断了,美里显得很不耐烦。回头瞪了一眼墙上的警报器。

 

 

「......不过去也没关系吗?」

 

「要你说!我肯定会去的啊!再说了,你也得一起来的吧!」

 

「...我等下会过去的。托你的福,试验的收尾工作还没做呢。至少得确保不会发生危险才行...」

 

 

‘ 这算什么啊! ’——没好气地扔下这句话,美里小跑着离开了。

如果真想知道薰的真正身份,还是早一点去发令所比较好。到了那里,她就应该什么都明白了吧。

 

 

 

 

然而这一次,似乎是律子想错了。

因为,最先监测到异状的并不是发令所。而是试验控制室。

 

 

当律子赶回控制室的时候,从一脸惊恐的玛雅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事实。

数分钟前,二号机突然异常启动了。

沿着本部的通风管道一路向下,朝着地底深处而去。警报也正是在那时触发的。

薰已经行踪不明。另一边,为了追击发生异常的二号机,初号机的启动准备也已经开始了。

 

听到这里,律子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房间。

 

 

 

 

 

 

 

 

警报切换为第二级警戒。

已经确认第五适格者渚 薰为使徒。

地下管道中的隔绝闸门正在层层关闭。通过某条无人知晓的秘密路线,律子跑向地底深处的最终教条区。

 

 

 

薰的目标,恐怕是地下的巨人吧。

与此前的使徒一样。

直通本部地底,足以容纳EVA通过的巨大通风管道。

之前零号机取用朗基努斯之枪的时候,走的也是这条通道。以二号机的力量,可以轻易击破层层隔绝闸门。能与AT力场对抗的,只有EVA。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如果想要进入地底,之前明明有更好的机会啊。既然他本身就是使徒,为什么要专门搭乘上EVA呢。

 

 

一路的奔跑,让本就不擅长运动的律子有点吃不消。

在一处平台暂歇,抓着扶手剧烈地喘息着。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通风管道内的景象。

尖锐刺耳的警报声让她感到一阵眩晕耳鸣。

 

 

 

握紧扶手,探头向下望去。赤红色机体就在下方数十米的位置,仍在缓缓下落。在胸前,两只巨手似乎在守护着什么。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

血红色的,闪烁着冷光的眼瞳。

 

 

「...怎么会、不可能......」

 

 

二号机像是无视引力一般悬浮在空中,平稳地下降着。

薰并没有搭乘EVA,而是漂浮在二号机的胸前。是意念力吗,还是别的什么能力呢,他好像可以直接操纵二号机。

 

 

正在这时,传来了另一声巨响。两人抬头望去,看到了另一台机体的身姿。

是初号机。

 

背后生长出金色的双翼,托载着初号机悬浮在空中。果然,这就是获得S2机关以后的力量吗。

居然会出现这种现象,律子完全没有预料到。

随后,初号机猛然振翅,向薰和二号机俯冲而来。

从律子眼前一闪而过,完全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如同降世鬼神一般的初号机,死死地盯着下方的红色机体。

 

 

又一次,向下望去。

薰露出微笑。但不是向着律子,而是向着追击而来的初号机。

初号机的速度很快,几乎立刻就要追上了。

 

 

 

律子离开了平台,沿着螺旋状的阶梯向着更深处跑去。

对于被卷入战斗中、殒命地底的恐惧,早已抛之脑后。

 

 

 

 

 

 

 

 

警报仍在持续作响。

眼前只有单调的景象,螺旋回廊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从这里无法看到通风管道内的景象,也无法与发令所取得联络。

电梯已经停运了。此时此刻,这是去往莉莉丝身边的唯一一条路线,直通向Geofront下方数百米的最终教条区。

 

 

 

自上一次歇息,已经过去多久了呢。也许战斗已经开始了吧。

然而,真嗣真的做得到吗。他能够与薰对抗吗。

 

失去了觉悟和勇气,也失去了战斗的力量,宛如空壳一样存在着的他,真的能下定决心,杀掉唯一理解自己、关心自己的存在,杀掉自己在本部、在这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吗。

 

 

 

多半做不到的吧。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不由得这样想道。

 

 

只要把二号机毁掉就好了吧。正如此前所见的那样,薰虽然拥有着特殊的力量,但本身依旧是血肉之躯。

对于这样的他,怎么可能痛下杀手。

久经训练的军人或许做得到。但是,对于包含真嗣和律子在内的其他人,并没有那么简单。

 

可如果是这样,自己又是为了什么,才会一路追逐他们来到这里呢。

 

是为了见证,在打倒初号机以后,薰的下一步行动吗。

 

 

 

螺旋回廊的每一层都有一扇门,门外面就是休息平台。律子是知道的。

剧烈的运动已经让她吃不消了,甚至眼前发黑,站立不稳。

但律子并不打算就此止步。扶着膝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向下跑去。

不知何时,警报已经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各处亮起了应急灯,散发微弱的光芒。

也许是停电了吧。

 

 

 

随时可以听到远处传来 ‘ 咣当 ’ 、‘ 咣当 ’ 的巨响。

从通风管道的方向。

 

 

EVA间的搏斗仍在继续。

难道说,真嗣终于做好觉悟了吗。

 

 

律子心急如焚,加快了脚步。

终于,迈过了漆黑的通道尽头的那扇门,来到了外面的平台上。

 

这里已是通风管道的最底部。再往下,就是广阔的地下空间,以及那象征着万物起始与终末的、天国的门扉。

 

然而,律子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人的背影。

 

 

 

 

 

 

 

 

 

 

 

 

 

 

 

「......零!?」

 

一如往常,身穿着中学校服。

站在平台边缘,隔着栏杆努力地探出上半身,俯视着下方的景象。

和律子一样,零也对这片地下设施的构造了如指掌。但令律子诧异的是,零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以及,是从哪里来的?

 

 

 

下方的地面震颤着,时而传来震耳欲聋的响声。

而零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律子一样,视线依旧定格在两台EVA的身上。

 

 

虽然可以对她置之不理,但这样终究不是太好。

这里很危险,快回去!——正要这样说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忽然都淹没在了刺眼的白光中。

 

 

 

「...唔...!」

 

 

下意识地捂上了眼睛。

随后,传来了碎裂的声音。地面剧烈摇晃着,律子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膝盖疼得厉害。可能是碎石刺进肉里了吧。

 

 

大概过了几十秒。

声响渐渐平静下来,震动也逐渐止息。律子自己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缓缓睁开了眼睛。

在那里,蓝发少女依旧静静伫立着。像是无事发生过一样。

 

 

 

然而,某样别的东西吸引了律子的视线。

 

激烈的战斗中,冲击波和气流裹挟着碎石瓦砾,从下往上席卷而来。然而,律子所在的这一层却并未受到冲击。

因为,在零的面前,出现了一层橙黄色的屏障。

 

 

 

「...零,你....!」

 

「.............」

 

 

伴随着尘埃落定,橙色屏障也渐渐消散了。

无言的蓝发少女,依旧望向下方。

 

 

这时律子又注意到了一件事。

在零的脚下,地面早已塌陷。此刻的她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

 

 

终于回过头来。血红色的眸子看向了这边。

杂乱的呼吸稍稍平静后,律子开口问道。

 

 

 

 

「...零,那种力量、你是什么时候......?」

 

 

AT力场。

只有EVA和使徒才能运用的,足以隔绝一切的屏障。而今,零也拥有了这份力量。

恐怕,自亚当而生的薰也是一样的吧。

 

 

 

此前,零的成长过程一直是由律子负责照看的。身体机能的检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但却从来没有发现异样。

说不定,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体内存在着这样的力量吧。

 

 

 

 

 

「是从零号机自爆之后开始的,但今天是第一次用出来。不知怎样突然就掌握使用方法了。」

 

「...这件事、司令知道吗?」

 

「没有和司令说过。...因为,没有问过我。」

 

「是吗......」

 

 

零号机本身,也是自莉莉丝而生的。

和初号机一样,零号机的核心也是极其特殊的存在。换句话说,那台蓝色机体,本身就是莉莉丝的半身。

零号机在自爆中消亡后,那份力量却并没有回归巨人本体,而是进入了零的体内。应该是这样的吧。

 

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女不只是肉体和灵魂,连能力也愈发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真正地成为了与薰相同的存在。

 

所以,正是为了见证他的终末,零才会来到这里的吧。

于她而言,薰是她最后的族类。

 

 

 

 

二号机和初号机已经坠到了最下层。

但是,战斗仍未结束,不时仍会传来碰撞的巨响。

 

也许是在意下面的情况吧,零的视线看向下方空间。随后才又回到了律子身上。

 

 

 

「............想要...做什么呢?」

 

 

其中的意味,律子并没有一下子明白。

 

 

 

因为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样说。

本以为她在憎恨着自己的。过去如此,而今依旧如此。

不,或许律子对她的误解还不止于此。

 

 

少女的眼瞳,平静地直视着律子。

一如往常的,血红色的眼瞳。

 

 

五年以来,未曾显露出任何感情的那双眼瞳。而今,却寄宿着一抹别样的光采。

 

果然,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啊。

 

 

彼此之间,那个名为碇 源堂的存在已经消失了。一定有某个人已经取代了他。

尽管,那个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所以律子便明白了。

零也一定有着,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的事。

正是因此,才会来到这里。

不是为了见证薰的终末。

而是为了见证「真嗣」的选择。

他的牺牲,他的信念,是否将会开花结果。

 

 

 

她已经读过了那封信。

或许在她的心中,也有着和律子相同的意念。

所以,才会在这里等着自己。

 

 

仿佛可以听到她这样说道。

 

我们、一起去吧。

 

 

 

 

 

 

 

 

 

 

 

淡淡地,露出了微笑。

 

「拜托了,零。」

 

 

律子站起身来,向前走去。

轻轻怀抱少女纤细的身体。她的身高比律子要低一头。

看上去,或许更像是律子抱起她才对。

 

 

 

随后,身体渐渐变得轻盈。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和她正悬浮在通风管道之中。

一丝紧张感让律子不由得更加抱紧了零的腰。

 

 

 

AT力场形成直径约3米的球体,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一开始下降还很平缓,但随后,球体猛然加速,向下坠去。

 

 

两台EVA就位于下方数十米的位置,此刻拔出了各自的高振动粒子刀,展开了新一轮的较量。刀锋相接的瞬间,刺眼的火花让律子立刻闭上了眼睛,随后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波。

明明没有人驾驶,二号机却像是有自主意识一样运动着,攻势非常凌厉。

但初号机的动作比它更加敏捷。漂亮地躲过攻击,接着将红色机体扫倒在地。

随后,没有一丝犹豫。将它压制在地,刀锋刺入了它的胸部核心。

装甲之下的本体遭到了重创,二号机的动作就此停了下来。

 

 

 

薰已经不见了。

然而,当初号机重新站起身来的时候。

在它的眼前,在律子和零的眼前,那扇通往莉莉丝所在之处的天国之扉,即将开启。

 

 

 

银发的少年就在那里。静静地漂浮在空中。

紫色的EVA向他追击而去。

 

「零,我们快一点。」

 

「是。」

 

 

 

橙黄色光球包裹着两人,紧跟在初号机之后。

而初号机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这边。它的目标只有那个银发的少年。

天国之扉,终于被打开了。

巨大的十字架,蓄满LCL溶液的宽广水池,绘有七只眼睛的假面,通体白色的地下巨人。在这一刻,一切都已暴露无遗。

 

 

在零号机取下封印它的朗基努斯之枪之后,巨人生长出了完整的双腿。两只脚刚好延伸到地面,浸在LCL水池中。

宽广如海的水面上,漂浮着一艘不起眼的军舰。也许是负责护卫工作的吧,但现在已经失去了功能。

船上并没有乘员,应该是可以从发令所远程操纵使用的。然而现在,由于薰的AT力场包裹了整个地下空间,所有无线电波都已经被截断了。

 

 

 

眨眼间,薰已经来到了巨人的面前。

无论是初号机还是零和律子,都已经追赶不及。

最后的使徒,终于实现了所有使徒的夙愿,来到了最终之地。如果是美里等人,大概会这样想吧。

 

 

 

 

但律子是知道的。

 

对于自亚当而生的薰来说,莉莉丝是「异类」。

所以,是不可能通过莉莉丝引发第三次冲击的。

回想一下以前的对话,突然有种这样的感觉。一直以来,薰似乎都想错了。

他被欺骗了。被SEELE的那群人。本部下方沉睡的巨人其实并非亚当而是莉莉丝,那群人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薰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一瞬的迟疑,为初号机争取到了追上他的时间。紫色机体伸出巨手,将他握在手中。能够自由运用AT力场的少年,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反抗。

 

 

 

已经放弃了吗。

他已经无能为力了,是吗。

初号机的巨手握住了他的身体,只有头部露在外面。

 

 

随后,初号机也同样停止了动作。

盯着手中的薰,却迟迟没有下一步举动。

 

 

律子和零也来到了距对峙中的两人非常近的位置。

 

 

如果被监视器拍到自己和零飞在空中,恐怕就要引起混乱了。薰的AT力场现在是否依然有效,律子也无法断言。

 

 

 

「我们下去吧。」

 

蓝发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缓缓向下落去。直到双脚触及LCL水池旁的地面,律子才又一次感受到了重力的存在。

也许是有点恐高吧。下降过程中的这十几秒,律子一直觉得很紧张,以至于注意力暂时离开了初号机和薰的事。

所以,才没有亲眼看到那个瞬间。

 

 

 

 

 

 

传来了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回头看时,却只能看到LCL水面上一圈圈的涟漪。

以及,一抹隐约扩散开来的红色。

 

 

恍惚间,抬头看向了初号机。

它张开了手掌。

那只紫色的巨手,沾染了赤色的痕迹。某种鲜红色的液体伴随着碎渣,正顺着指缝滴落。

 

 

不禁陷入了愕然。

薰被杀掉了,是吗。

 

 

 

 

......被真嗣吗?

 

 

 

 

 

 

 

 

 

身旁的零,同样缄默不语。

 

 

 

 

正在这时。

 

初号机发出了狂啸。

仰头望天,宛如野兽一般。

 

 

 

 

和曾经的暴走一模一样。

是悲痛吗,还是喜悦呢,不,两者都不是。

是愤怒。

暴烈至极的,纯粹的愤怒。

 

 

无法理解。

 

这真的是真嗣所能做出的事吗。

根本不可能吧。

完全无法相信。

 

 

 

 

没有理会慌乱之中的律子和零,初号机一声又一声地狂啸着。

 

不由得捂上了耳朵。

来自最终教条区的深处,足以撼动整座地下都市Geofront的怒火。

无间断地,纵声长啸着。

 

跪坐在地上的律子,目光却一直定格于初号机身上。

这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在颤抖。

而一旁的零则依然伫立着,仰望着上方。

 

 

并不是在看初号机。而是别的「什么」。

在天顶的更上方,在律子看不见的地方,所存在的「什么」。

 

 

但对她来说,却也许看得很清楚。

 

 

突然。

 

 

突然,传来了破裂的声音。

是从通风管道的上方传来的。碎石瓦砾扑簌簌地落下,掉落在倒下的二号机身上。

不,不止如此。

有什么东西就要来了。

 

 

 

 

伴随着剧烈的冲击波,在一瞬之间就已飞至眼前。随后,猛然停了下来,掀起巨大的声浪。

一只染血的巨手,牢牢地握住了它。

 

赤褐色的长枪。

 

 

 

「...朗基努斯...之枪......」

 

由零号机奋力投掷出去、停留在月球上的超古代武器,如今,又一次回到了地球。

就像是在回应着初号机的咆哮一般。除此之外,想不到其他可能。

明明荒谬至极,简直不可理解。

 

然而,事实是不会动摇的。

 

 

 

 

 

 

 

初号机手执长枪,转过身背对着律子和零。面前,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白色巨人。

是要将它再度封印吗。正在律子这样思索的时候,初号机却后退了一步,换用两手握枪。

而后。伴随着破空声,锐利的枪尖自下而上地斜砍而去,将莉莉丝的身体一分为二。

 

 

 

 

 

 

 

 

「什......!!??」

 

这句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猛烈的气浪已经让律子无法呼吸。

 

何况,初号机也注定听不到她的声音。

LCL水面翻涌着,形成了巨大的波浪。

传来了两声巨响。绘有七只眼睛的假面,断成两截、坠落在地。

 

随后,巨人的两半身躯缓缓从十字架上滑落。

 

以前,似乎也曾有过这样的景象。明日香来到日本后的首战,她和真嗣遇到了一只能分身的使徒。

 

然而,这次却明显不再一样了。

 

 

从被一分为二的白色巨人身上,已经感受不到生命的气息。

莉莉丝的身体坠入盛满LCL溶液的巨大水池,无声无息地渐渐溶解。

 

 

伴随着它的死亡,此前那种笼罩地下空间的神秘感和压抑感,顷刻间消散了。

 

 

 

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对宛如降世鬼神一般的,初号机的恐惧。

 

 

 

律子的身旁,传来了响动。

 

 

 

 

「...零!?」

 

 

回头看时,正好看到少女全身颤抖着倒在地上。

冲到她身边,抱起她的上半身。

 

 

「呜、......呜......」

 

她张开嘴,但只是倒吸凉气,说不出话。额头也渗出冷汗。

 

「零!你怎么了!?」

 

「......呜、......」

 

 

 

她的气息还在。

挣扎片刻后,零的身体松弛下来,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嘴角依然在微微抽动着,时而发出痛苦的低吟。

毫无疑问,她身上的异状,皆与初号机现今的行动有关。

 

零是自莉莉丝而生的存在。如今本体被毁灭了,她不可能不受到波及。

 

 

那么,初号机又会怎样呢。

同样以莉莉丝为蓝本制造出的机体,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

 

 

律子抱起了零,回头望去。

初号机已经不在那里了。沉重的脚步声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视线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于是,律子看到了。

紫色的恶鬼举起长枪,向着倒在地上、不再活动的二号机,一次又一次地刺去。

 

 

 

「......」

 

 

不禁哑然失笑。

长枪猛然刺下,像是要把红色机体钉在地面上一般。

脱离了薰的控制之后,二号机始终处于静默状态。但也许是由于朗基努斯之枪的刺激,它突然活动起来,双手奋力抵住枪尖。

 

是暴走吗。

但是,这不过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终于,长枪击碎了它的核心。二号机像断线的木偶一样,顷刻间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停止了活动。

初号机踩住它的尸身,拔出了被血染成黑色的长枪。

 

 

但接下来,初号机的动作也停止了。

它似乎终于发觉了律子和零的存在,看向了这边。

 

 

 

真嗣他一定是发狂了吧。

为什么一定要做这种事情不可呢。

 

律子别过了头,不愿直面它的视线。

 

 

 

然而——

 

 

 

 

 

 

 

 

然而,也正因如此,律子才得以看见。远处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样物体。

 

 

「......骗人...的吧?」

 

 

轻轻让零平躺在地上。接着站起身来,脱下了最外面的白衣和长靴。

纵身跳进LCL水池中,向着那个东西游去。

 

 

好在,它离岸边并不远。在奋力推着它游回岸边之后,律子爬上岸来,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然后,双手握住紧急拉栓,用尽全力打开了舱门。

 

里面的橙红色液体喷涌而出。与水池中原有的LCL溶液混在一起,再也分辨不出来。

 

 

那是插入栓。侧面刻写着01的插入栓。

 

 

 

 

 

 

 

 

「...怎么样,没事吧?」

 

律子问道。但却没有得到回应。

他大概失去意识了吧。

虽然可能有些粗暴,但律子还是抓住他的手腕,把他从插入栓里拖了出来。

这时,他终于第一次动了一下。

 

猛地倒吸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没事吧?」

 

「......嗯...呜...那、那个......」

 

 

空洞的眼神。

 

 

睁开眼睛的少年,并不是律子盼望再会的那个人。

和预想一样,是原本的真嗣。

 

 

抬起头来,望向初号机所在之处。

初号机手执长枪,静静地站在那里。同样也在朝着这里看。

 

 

彼此的目光,终于相汇在一起。

律子有这样的感觉。

 

 

 

 

初号机的背后,生长出金色的羽翼。

振翅高飞,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中。

 

 

直到再也看不见它的背影,律子却依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望向它消失的方向。

 

 

「...是吗......是这样啊......原来,你一直都在那里啊。」

 

 

身为驾驶员的真嗣被弹射了出来。那么,刚刚的惨剧只可能是初号机的暴走所致。

即使如此,律子却并不认为,那是出于唯的意志。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正是那个「真嗣」所给出的,最终的答案。

 

 

 

~未完待续~

******************

作者解说:

使徒战终于全结束了。

虽然有几场直接略过去了。

 

第六章也只剩下三话了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