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八话

2022年12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41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八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0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八话

 

 

 

碎石瓦砾不断落下,掀起巨大的烟尘。

即使隔得很远也能一眼看出,那些是通风管道的墙体残骸。

现在,初号机应该已经抵达地面了。

 

 

 

LCL水面依然翻滚着,裹挟着那艘军舰上下浮沉。

银发少年破碎的尸身,大概已经沉到最底部去了吧。

 

 

不远处,纵向断成两截的巨大假面,同样沉进了LCL水池之中,只有一小部分还露在外面。

莉莉丝的躯体大半已经消失了。余下的部分像是一团白色肉泥堆成的小山,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在LCL中。

 

 

二号机陷入了完全的死寂。它的核心已经被彻底毁坏,原本寄宿其中的灵魂已经死去了。

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再生了。

 

 

本部的EVA只剩下初号机一台。

这台弹出了插入栓,理应陷入静默的机体。

然而,凭借着拥有无限能量的S2机关,以及,那个少年的意志,初号机仍然在活动着。

没有人知道他想做什么。

 

 

神的分身。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再掌控它了。

 

 

 

 

 

 

「...律子小姐,请问、到底...」

 

不知什么时候,真嗣也来到了律子身边。面露不安地问道。

他的声音终于把律子的注意力拉回了现实。

 

 

「......真嗣君,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欸、不......没有。」

 

「嗯。那就好...」

 

 

他应该不是在逞强吧。

尽管看上去状态也不算有多好,但也并不像是在忍耐着疼痛的样子。

没有穿作战服,而是普通的中学校服。大概是出击时间紧迫,来不及换装了吧。

只有头上戴着的神经连接器还能证明他的驾驶员身份。

像是刚刚哭过一样,双眼通红。看上去非常虚弱。

 

 

 

律子扭头望去,零还静静地躺在那里。胸部的起伏证明她还有呼吸,但双目紧闭,意识似乎仍没有恢复。

不时的身体痉挛和低吟也已经停止了。她睡得很安稳,表情也渐渐平和下来。

 

 

 

弯腰拾起被扔在一旁的白衣和长靴,重新穿好。

身上的LCL溶液干得很快。所以并没有很不舒服的感觉。

 

 

 

 

 

「那、那个...」

 

「总之,我们先回上面去。可以帮我个忙吗?」

 

「欸?帮忙是指...」

 

「当然是零啊。总不能把她留在这里吧。」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倒在地上的蓝发少女。

律子的语气已经不像是请求,而更像是命令了。

即使如此,他却还是显得有点迟疑。

 

 

「欸、但、但是...」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怎么说你也是男孩子,这是你的责任。...好了真嗣君,过来,在这里蹲好。」

 

「是...」

 

 

弯腰抱起零的身体,放到真嗣背上,让她的双臂搭在少年肩上。

为了防止失去意识的她摔下来,真嗣只能双手抱住她的腿,身体微微前倾,好让她安稳地靠在自己背上。

一片昏暗中,也能看到他的脸色在发红。

 

 

真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但似乎并不是因为体重的缘故。

律子问他觉得怎么样,他只是回答,比预想得还要轻。

 

 

是啊,毕竟他背上的少女是绫波 零,像水晶一样纤细、脆弱的少女绫波 零。

不由得感觉到,对于身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肌肉的真嗣而言,除了零之外,恐怕再也无法抱得起别人了吧。

 

其中,也包括律子。

 

 

(哇...信息量有点大欸......最后这一句 ‘ 其中,也包括律子 ’ 是否可以理解为,看到真嗣抱零,律子也开始幻想被所爱之人抱在怀中的场景了呢?(有点可爱hhhhh)——beiming)

 

(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妨进一步推测一下。既然这里表明 ‘ 真嗣无法抱起律子,能抱起的只有零 ’ ,那么这是否也预示了结局的CP呢?(疯狂暗示)——beiming)

 

 

 

 

 

 

「...好了,我们走吧。电梯在那边。」

 

 

 

 

 

 

不知何时照明已经恢复了。虽然仍处于第一级战斗配置,但敌人毕竟已经不在地下,本部内的警戒也就暂时解除了。

如果是这样,那发令所一定已经知道了律子等人的行踪。

 

 

可能会有安保部的人来吧。但就算要来,想必也不会来得很快。

第五适格者的真实身份是使徒,二号机和莉莉丝被破坏,朗基努斯之枪的回归,初号机的暴走。这些事情足够他们忙一阵子的了。

 

 

 

 

走了一段后,乘上了电梯。

这期间,无论律子还是真嗣都保持着沉默。

在种种异象面前,他反而表现得比律子想的要冷静很多。

 

 

 

稍稍侧头看去,才发觉他已经涨红了脸。

背着零的时候,意识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吧。

 

 

 

数十秒之后,电梯停了下来。

虽然仍属于教条区的深处,但律子的目的地正是这里。

 

 

在一片黑暗中,示意真嗣跟着自己走。

也许是已经没体力了吧,他好几次停了下来,调整一下姿势才能继续走下去。

然而,这一路上,他什么都没有说过。

律子也是一样。

 

 

在走进那间宽广的房间后,律子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遥控器,打开了主照明。

就在几小时之前,她还和薰一起来过这里。

然而现在,眼前的景象却明显不一样了。

 

 

「律、律子小姐,这里是?...这个房间到底是......?」

 

 

对于他的疑问,律子无法给出回应。

因为,在她的眼前,巨大LCL水槽里曾经存在过的「东西」,已经尽数消失了。

绫波克隆体,傀儡系统的基石。

 

 

 

不,并不是尽数消失。橙红色的液体中,似乎漂浮着什么东西。

 

凝神细看,于是便明白了。

 

那是破碎的,溶解的生物组织。

正如地底深处的莉莉丝那样。

 

自莉莉丝而生的克隆体,在未曾拥有灵魂的时候,不过只是一堆肉块而已。

用于维持人形的力量,那一层薄薄的AT力场,也随着本体的消亡而消失殆尽了。

 

 

 

律子闭上眼,定了定神。

 

「...不,没什么。真嗣君,让零躺到这边。」

 

「啊、是...」

 

 

房间一角有张折叠床。以前熬夜开发傀儡系统的时候,律子就在那上面过夜。

在这里,各种检查器具、药品一应俱全。想要为零进行身体维护,只有这里才有必要的设备。

 

两人合力,让零平躺到了那张床上。

 

 

「真嗣君,麻烦回避一下。」

 

这样说完,律子开始脱下零的校服。

真嗣则是慌慌张张地转过身。走到三米开外的地方,背对着这里坐了下来。

 

 

 

 

体温,血压,心电图,脑波,各式各样的线缆贴满了零的皮肤。仪器发出低低的蜂鸣声。

在这期间,真嗣仍然在保持着沉默。垂着头一言不发。

 

 

零仍然没有醒来。但除了脑波稍有些混乱,各项指标都还算是正常。

之所以没有像克隆体那样崩溃,大概是因为只有她真正拥有灵魂吧。由于自我意识的存在,所以能够把自己与外部世界分开,在本体消亡之后继续维持自身的形体。

可是,又能维持得了多久呢?

 

 

 

 

检查告一段落后,律子暂时放下心来。撤去了仪器,拿过一张薄毯子盖在零身上。

随后,目光转向了真嗣。

 

 

就像自己之前命令的那样,他一直很安静,

从背后也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没什么想问的吗?真嗣君。」

 

 

他的肩猛然颤了一下。

律子走上几步,直到站在了真嗣的身后。

 

他应该感觉到了,但却并未回头。

律子没有介意,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先问吧。...真嗣君,出击之后直到现在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还记得多少...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难道连乘上EVA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吗?怎么可能...」

 

 

难道说,在启动之前就已经失去意识了吗。

是因为得知了作战对象是薰,所以拒绝驾驶,最后却被打晕了强行送上了EVA吗?这种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但从他现今的状态上来看,似乎又不太像。

 

 

「...当时,突然就响起了警报。葛城小姐立刻命令我去驾驶EVA,说使徒已经入侵到了本部深处。...但、但是,我完全不记得出击的事情了。启动初号机的时候,插入栓里突然陷入了黑暗。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律子小姐......」

 

「这样啊...」

 

「请问,本部深处究竟有什么啊?刚刚看到的那片像湖一样的东西...啊对了,还有使徒...」

 

「嗯,不必担心,真嗣君。使徒已经被歼灭了。」

 

「是...薰君吗?是二号机把使徒打倒的吗?」

 

 

 

真嗣第一次回头看向了律子。

在失去意识的期间,他一定也感觉到了什么吧。眼神里隐隐带着一丝不安。

 

 

 

「...不,不是的。打倒使徒的,是初号机。」

 

「......是我?」

 

「不,那时你已经失去意识了不是吗。在那期间,初号机消灭了入侵者。」

 

 

没错。消灭使徒的,并不是眼前的真嗣。律子对此坚信不疑。

在银发少年的身体被碾碎的时候,似乎还伴随着一声特别巨大的落水音。现在想想,也许插入栓就是在那时被弹出的吧。

不。恐怕,在杀死薰之前,插入栓的连接就已经断开了吧。

 

 

不,还是不对。也许远在那之前,在初号机沿着通风管道缓缓降下的时候,「真嗣」就已经接掌了初号机。

 

 

与二号机战斗时,初号机表现得极为敏捷。那种动作,根本不像是这个真嗣能做出来的。

 

 

在同步率达到百分之四百后,「真嗣」消失在了暴走的EVA中。从那时起,他就一直留在初号机体内,直到今天。

一定是这样的。

 

 

这种事完全无法用科学解释,也无法用逻辑理解。然而,律子是明白的。摧毁莉莉丝和二号机的瞬间、向着地面振翅飞去的瞬间,他心中的那份意志,还有一直以来,寄宿于眼瞳之内的那束光芒。

这一切,律子都真切地体会到了。

 

 

 

 

「...是初号机吗。...可是,薰君呢,薰君怎么样了?」

 

「他啊、...大概,已经死了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真嗣终于转过身来,完全面对着律子。他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紧握拳头,眼睛微微发红。

 

「...薰君他、被使徒打败了吗?都是因为我拖累了他...真是没用......」

 

「不,真嗣君,与你没有关系。何况,就算你没有失去意识恐怕也赢不了的。」

 

「可是、可是...」

 

 

 

非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使徒本身,正是你的朋友薰啊。

但律子并没有说出口。

也许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吧。看着眼前的少年,律子决定自作主张一次。

 

 

 

 

不过,就在这时,律子突然察觉到了某种矛盾。

 

 

「...说起来,真嗣君,你为什么会想起来问渚君的事呢?」

 

 

实在奇怪。

真嗣应该并没有注意到二号机的残骸。否则,他应该早就已经慌了才对。

而且,当初派出的EVA也只有初号机一台。在一片混乱中仓促应战的他,应该根本就不知道薰的动向才对,更别说被告知作战对象是薰了。

可是为什么,他会那么急切地问起薰的事呢。

 

 

 

听完,真嗣露出了一丝惊愕,大概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

 

 

「那是、因、因为......」

 

「包括渚君被杀死的时候,你应该并没有恢复意识才对。可是真嗣君,你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为什么呢?」

 

「因为...嗯,是了...因为那时,我亲耳听到了。......好像有谁说了一句 ‘ 对不起 ’ ...然后,薰君...薰君他......」

 

真嗣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也许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吧。

 

 

「...薰君对我说,‘ 再见了 ’ 。......所以,我想,他一定是遭遇了什么... 」

 

 

 

大概情绪的确是用语言可以传达的吧。

昏迷之中的真嗣,同样也能体会到离别之际的悲伤。

一定是这样的。

 

 

 

真嗣咬着嘴唇,不再说了。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

应该并不是幻觉或者梦境。律子相信,在那时,他一定是真的听到了薰的声音。

而他也明白,那是薰在向他道别。

 

或许在心底,真嗣早就知道薰已经死去了。身处EVA之中的他,或许当时仍然保持着微弱的同步。

 

 

 

而对此,「真嗣」也一定感觉到了。所以初号机才会把插入栓弹射出去的吧。

 

 

垂着头一言不发,只是低声哭泣着的真嗣。也许他所知的还远不止于此。薰的真实身份是使徒,最终被初号机所杀,或许这些事情他也都是知道的。

这些他不愿承认的「真相」,始终埋藏在意识的最深层,一个无法触及的角落。

 

 

 

「是啊。...渚君曾说过呢,能来到这里,能与你相见,真是太好了。」

 

「可是...可是啊...到了最后,我还是什么也做不到不是吗。...我明明...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

 

 

眼前的少年,并不具有像「真嗣」那样的觉悟。他只是一个被遗弃在这里,靠着服从命令而活的孩子而已,像一具被抽去灵魂的空壳。

 

然而,为友人的死讯泪流不止的,真嗣的背影,在律子眼中却并不是单纯的自暴自弃。在这个怯懦的少年身上,同样寄宿着一种力量。

承认自己的脆弱、直面错误的过往,同样是需要勇气的。

 

 

 

为自身的无力而自责、忏悔的他,以及,曾经那个从「未来」归来、赎还罪孽的他。

不知不觉中,两位少年的背影,似乎出现了些许的重叠。突然有种这样的感觉。

 

 

 

当然了,两人的痛苦程度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曾经的他,或许也曾向薰吐露过心声。在上一个世界里。

而如今,他不得不再一次亲手杀掉自己的朋友。在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心中的伤痕也一定在渗血吧。

 

律子已经不愿想下去了。

 

 

 

但也许,真嗣本不必如此悲伤的。

 

 

 

「...那个人、一直在期盼着自己的死亡。所以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不幸的事。」

 

 

说出这句话的人,并不是律子。

 

 

 

不只是律子,就连真嗣也第一时间回过了头。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蓝发少女的身影。

 

 

 

「零,你醒了啊。」

 

「可是,就算这么说...」

 

「因为那时,我也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

 

 

 

零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并不像是说谎安慰真嗣的样子。

是了,当时的她,一定能听见某些律子听不到的声音吧。

而薰最后的道别,是对真嗣的呢,还是说,是对初号机的呢。

一如往常,零静静地伫立着。但很明显,状态比平时都要差。

 

因此,律子虽想要继续问下去,但还是觉得不该继续勉强她了。

 

 

 

「...果然,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呢。还是休息一下吧,零。」

 

「可是、薰君他...他都说了什么...!」

 

「真嗣君。」

 

「...正如你所听到的。...... ‘ 谢谢 ’ 。这是他最后的话。」

 

 

与激动的真嗣相反,零则是淡淡地回答道。

 

 

也许是平和的语气让他冷静了下来,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真嗣突然不再说了,只是出神地看着零。

律子也看向了她。此时的她不仅脸色不太好,而且似乎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LCL水槽发出的微弱橙色光芒洒在蓝发少女的身上。这本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然而,除那之外,律子似乎可以看到,零的身体也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是错觉吗。

一定是错觉吧。

 

 

用力地摇了摇头。

现在并不是在这里消磨时间的时候。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看了一眼仪器上的数值,并没有大的问题。扶着零重新躺回床上、盖上毯子后,律子直起身来。

 

 

 

「...真嗣君,我要去发令所一趟。至于你...嗯,对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她好了。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欸...?」

 

「在你冷静下来之前,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何况,如今再让大家看到你会很麻烦。不管怎么说,一旦发现现在的初号机并不是你在驾驶...」

 

「啊,这样吗...嗯,说的也是...」

 

 

 

像是终于意识到了这一事实一样,真嗣露出有点惊讶的神情。这样应该算是信服了吧。

 

又一次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女。

零静静地闭着眼睛,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异样。而且从各项数值上来看,情况基本已经稳定住了,应该不会再恶化下去。

 

 

然后,律子独自离开了房间。

最后看了一眼水槽中残缺的少女肢体,律子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种感觉。

自己,终于从这里解脱了啊。

 

 

 

 

 

 

 

 

 

 

 

 

 

 

 

 

 

 

 

 

 

 

 

 

 

「前辈!前辈!该怎么办才好啊!」

 

和预想的一样。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玛雅便惊叫出声。

律子用最快速度回研究室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衣,随后赶到了发令所。果然,此时玛雅已经急坏了。

日向和青叶,只是无奈地看着玛雅,露出苦笑。

 

而美里则抱臂在胸前,神情严肃地盯着律子。不过,其实对此律子也早有预料了。

 

 

但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发令所的最上层竟然空无一人。现在正处于第一级战斗配置,却看不到源堂和冬月的人影,这实在不同寻常。

 

 

律子有些歉疚地笑了一下,拍了拍玛雅的肩膀。随后,走向了美里身旁。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就是那样啊。」

 

 

美里的回应并不怎么热情。只是挑了一下眉毛,示意律子看大屏幕。

屏幕上映出的,是本部外面的景象。

 

 

除了山林、草地、人造的湖泊之外,还有某个绝对异样的存在。

像是蹲坐在地上一般,手持长枪的紫色巨人。

很长时间里,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似乎有点神似《终》里面十三号机坐在楼顶等真嗣的场景啊(笑)——beiming)

 

 

「......停止活动了吗?」

 

「不,还没有。虽然不像战斗时那么强力,但初号机的AT力场现在依然是完全展开的。所有的联络信号都被隔绝了。」

 

「已经保持这种状态十几分钟了。我还在想律子你会不会知道些什么。说起来,此前你一直都在地下吧?」

 

「嘛,这个啊...」

 

「所以我才想问你,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渚君到底怎么样了啊!为什么朗基努斯之枪会回来啊!还有、真嗣君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

 

 

美里指着操作员们的屏幕,像是逼问律子一样,急切地问道。

于是,顺着她的指向看去,律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幅画面中,映出二号机残破的躯体。

而另一幅画面中,则是渐渐崩解的莉莉丝,以及漂浮在巨大LCL水池中、空空如也的插入栓。

 

 

 

 

「...你们从这里、全都看到了吗?」

 

「不是的。前辈,地下影像是直到初号机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才恢复的。在那之前一直有某种结界阻断了所有信号。」

 

「律子,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渚君已经被初号机消灭了。他驾驶的二号机也是一样。但关于朗基努斯之枪和初号机的状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对于一把抓住自己手腕,焦躁不安的美里,律子只是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道。

四周的其他人并没有显得太惊讶。大概也已经预想到会变成这种状况了吧。

 

 

「那个巨人...为什么会...?」

 

「是初号机的意志。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那真嗣君呢?」

 

「从插入栓里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所以暂时找了个地方让他休息。……事到如今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吧,现在的初号机里并没有驾驶员。」

 

 

听到律子的话,玛雅用力地点着头。

美里也抽回了手。

随后,叹了口气,露出自嘲一样的笑容。

 

 

 

「发射之后,我们很快就失去了和初号机的联络。所有信号都被阻隔了。......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真嗣君做的吗...?」

 

「不会的。原因恐怕是、初号机的暴走吧。」

 

 

 

又一次,望向了最中央的大屏幕。

初号机仍然保持着原有状态。在晴朗的蓝天和山林草木的自然风景中,它安静得就像是一尊融入景象之中的雕塑。

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在等待着谁一样。

 

 

 

 

「...司令和副司令呢?」

 

「初号机到达地面后不久,两人就离开了。只是交代了一句,暂时保持警戒状态。」

 

「这样啊...」

 

 

 

对于眼下的事态,他们又把握了多少呢。律子无从得知。

是在思索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吗,还是说,是在与委员会、不,SEELE会晤呢。

 

人类补完委员会,SEELE,神秘的幕后组织。它和NERV之间,究竟是谁背叛了谁呢。

 

 

 

 

「...律子。难道说他...渚君就是最后的使徒了吗?」

 

「嗯,是啊。不过,现在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可是...」

 

仿佛是对律子的话作出回应一样,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美里惊叫着。

画面中的初号机,并没有行动起来的迹象。

 

然而,律子一瞬间就明白了。

关于警报被拉响的原因。

 

 

「...看来,是对MAGI的攻击啊。...」

 

「副司令...」

 

不知何时,冬月出现在了众人身后。像往常一样背着手,平静地说道。

 

对此,律子只是点了点头。像是心有灵犀一样,回以淡淡的微笑。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下一话源堂要登场了啊。

身处地下的真嗣和零之间,又会发生什么呢?秘密哟。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