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九话

2022年12月3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24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九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9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九话

 

 

 

警报大作,宛如撕心裂肺的悲鸣一般。

NERV各个支部,全部的五台MAGI分机,同时对本部发起了入侵。

猛烈的攻势之下,本部MAGI的防火墙层层失守,战局几乎是一边倒的态势。

操作员们一一汇报着现状,声音听上去颇为狼狈。这也情有可原,没有谁会愿意承认如此显而易见的失败。

美里也慌了神。反复追问着 ‘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 还来得及吗 ’ 之类的。

 

 

 

MAGI是律子的领域。如果是对MAGI的攻击行动,那么其他人便没有插手的资格。

 

就连同样精通MAGI系统的玛雅,敲打键盘的手指也停了下来。她无助地看着律子,急得快要哭出来。

然而,事到如今,律子却没有下达任何指令。

 

 

她只是看着主屏幕上的实时反馈,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这样做无异于放任MAGI被侵蚀。

包括玛雅在内,所有人都对她的选择感到不解。律子是明白的。

毕竟,最了解MAGI的重要性的人,正是律子才对。

 

 

 

 

一直以来沉默不语、背手站着的冬月,终于开了口。

 

「...这样不管真的好吗,律子君。」

 

「是...对方只是各NERV支部而已,不是我们的敌人。」

 

「但是既然触发了警报,这就已经是对本部的敌对行为了。」

 

与所说的内容相反,冬月的语气依然平和,感受不到任何紧迫感。

并不是在强迫律子做什么。只是平静地述说着事实。

也许,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包括律子的选择,以及这一选择的意义。

 

 

「如果这是委员会的意志,那我们除了服从以外也别无他法了。......我说的对吗,副司令?」

 

「唔,是啊。不久前委员会下达了执行人类补完计划的命令,遭到了源堂的拒绝。现在本部遭受的攻击就是结果。」

 

「...原来如此。」

 

「律子,该怎么办才好呀!」

 

 

看着两人像是聊天一样若无其事的样子,美里终于按捺不住了。

在这期间,对MAGI的入侵仍在继续。主屏幕上显示着状况图,其中的红色部分正在不断扩大。

 

但是,这样又能怎么样呢。

转身面向美里,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有什么着急的呢,美里。」

 

「律子,你......难道、你要放弃MAGI吗!」

 

「这也是方案之一。...虽说放弃MAGI也无异于弃守本部,但你也应该明白的吧......本部能用的EVA已经一台都没有了。这里已经没有守护的价值了。」

 

「可是、副司令不也说了吗,委员会意图通过补完计划毁灭人类的啊!难道我们只是坐视不管吗?」

 

 

美里的声音很大,不只是发令所,一整层的人应该都能听得到。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样得出这种结论的,但是她能如此毫无顾忌地把补完计划的真相当众说出来,这样的勇气实在让人目瞪口呆,甚至有些感动。

果然,玛雅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律子也好,冬月也好,却依然不为所动。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机密可言了。

不过,也许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一旦大多数职员们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参与这样一个邪恶的计划,恐怕人心会动摇的吧。

 

 

 

「...拜托你冷静一点。就算MAGI被夺取,补完计划也不会立刻开始的。」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律子,我真不敢相信...要舍弃MAGI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你!」

 

「就是啊前辈!如果是前辈您的话,一定能保护好MAGI的吧!」

 

 

终于恢复理智了吗。玛雅紧随着美里喊道。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扑到律子的面前。

 

「就算是五台一起进攻,性能终究比不上本部的MAGI原型机的啊,前辈明明亲口说过的!现在放弃还太早,要启用防火墙的话完全还来得及!而且、如果用上那个程序,我们甚至可以进行反击...」

 

「...玛雅,已经够了。」

 

 

与由于激动而面色发红的玛雅相反,律子皱起眉头,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她当然明白玛雅想说什么。以前冬月被绑架之后,两人曾经利用内部代码开发过一个入侵程序。

的确,玛雅说的是对的。如果想反击的话,就算对手是五台MAGI也能做得到。

 

 

关于那个程序的事,还没有向源堂报告过。

不过,律子也并不打算启用那个程序。

 

回头与冬月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冬月则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静静看着主屏幕。

想必他也是明白的吧,就算律子还有什么隐藏手段,终究也是为了对付SEELE。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必要深究了。

 

 

 

 

 

「......美里,玛雅,你们都想错了。如果启用防火墙,的确可以暂时保护MAGI免受入侵,但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是说,我们应该把MAGI拱手让人吗?」

 

「如果不这么做,接下来可能就是武力入侵了啊。」

 

「......」

 

 

美里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事到如今,终于明白了吗。

 

既然对方的目的是夺取本部的机能,就算能守住MAGI,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武力攻入第三新东京市,占领NERV本部。

那个连联合国都能左右的神秘组织,完全有这个能力。

 

 

 

而且,「真嗣」曾经说过的。为了保护他不被士兵杀死,美里献出了生命。

也就是说,到了最后,人类的敌人终究还是人类啊。

 

 

这些事美里当然并不知情。但身为军人的她也一定明白,以NERV的自卫力量,一旦面对正规军队的进攻,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NERV,对使徒的特种作战机关。能够歼灭强大恐怖的使徒,却惟独无法与弱小的人类对抗。

 

 

 

 

「对你来说...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对于美里这句话,律子只是无言地点了点头。

 

警报声已经停止了。主屏幕上,遭到入侵的区域正在持续扩大。

三大系统中的 MELCHIOR 和 BALTHASAR 已经被攻占了,只剩下 CASPER 还在苦苦支持。但想来它被攻陷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现在,如果想要防御,还不算太晚。

律子完全有这个能力。

毕竟,比起以前那次使徒入侵,现今的情况实在算不上什么。

 

 

但她却依然无动于衷。

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这台继承了母亲人格的超级计算机,被肆意侵蚀、污染。

 

 

 

如果说内心毫无动摇,那是假话。

可即使如此,律子仍然没有做出行动的打算。

只是思索,回忆着。

回忆着 MAGI 诞生之前的往事。

 

 

 

 

 

 

 

 

 

 

 

 

 

 

 

 

 

 

 

 

 

 

 

母亲直子,是一个为了MAGI的开发牺牲了一切的人。

律子并不知道父亲是谁。从很小的时候,她就被寄养在祖母家。

这一切都是因为,比起婚姻、比起家庭,母亲把研究的事业看得更重。律子是明白的。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生下我呢?去和你的科学过日子去吧!——这种想法,叛逆期的律子也是有过的。大约是读中学的时候吧。

 

那一次,当着极偶尔回家一次的直子的面,律子发了火。她记得,当时直子露出了很为难的表情。

对不起,她说道。但后来也没忘了补上一句,因为想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等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就一起生活下去吧。

 

 

这不是律子第一次听她这么说了。

 

 

所谓的告一段落,指的是MAGI的开发呢,还是别的什么研究呢,又或者说,难道这其实只是她拿来搪塞女儿的一个借口呢。律子不得而知。

最后,随着第二次冲击的降临,那个承诺终究还是不了了之。

 

 

 

 

 

避难的手续是直子帮忙办的。

然而,在避难期间临时分配到的那所小公寓里,母女两人共度的时间却依然稀少。直子当时在大学有教职,而且新加入了人工进化研究所。比起冲击之前,她反而更加忙碌。

相较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律子的情况已经好得多。在那次浩劫中,痛失所爱、流离失所的人比比皆是。而律子能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里读书、长大,毫无疑问都是因为她的母亲直子。

所以,如果这样都还不满意,那未免有些任性了吧。

 

 

 

祖母并没有一起来。她留在了原本的城市,一个与第三新东京市相隔甚远的地方。第三新东京市,为战争而生的要塞都市,只有脑子一热的年轻人才会在这座新兴的城市里定居。对于他们的选择,老一辈的人只是默默地摇头叹息。

那段日子里,律子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但她并不觉得很寂寞,只是不痛不痒地生活着。既不怀念祖母,也不想念母亲。

但果然,心里还是隐约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啊。

 

 

 

大学选专业的时候,律子选了理科。和母亲一样,她也从此走上了科学的道路。

并不是直子要求她这么做的。女儿会怎样选择人生方向,她完全没有时间管。

现在想想,也许当时在潜意识里,自己只是想和母亲离得近一点吧。

 

那段时间,直子一直都住在本部的地下。

 

 

 

如果能去到她的身边,就可以一起生活下去了吧。

但是,也许在直子心里,自己的重要性永远只能排到第三。

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科学者,最后,才是作为一个母亲。

这就是直子的活法。

终于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律子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不会再任性,也不会因为得不到母亲的陪伴而黯然神伤。

是啊。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很长一段时间里,律子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放下了那些执念。

 

直到,直子死去的那一天。

 

 

 

 

 

母亲在追求着什么呢。

 

母亲在渴望着什么呢。

 

 

 

 

在她毫无征兆地自杀之后,律子心里一直很迷茫。

 

 

MAGI,E计划,碇 源堂。母亲所遗留下的空白,将由律子来填补。

就像是,在填补自己心中的残缺。

 

 

让自己成为像母亲那样的人。只有这样,律子才能感受到母亲的存在。

 

 

 

 

 

 

 

 

 

「CASPER遭到入侵!已经、已经撑不住了!」

 

玛雅的声音听上去很遥远。

屏幕上的示意图几乎完全变成了红色。

 

 

 

所谓MAGI,就是她的三个人格。直子曾这样说过。

她把自己的灵魂化成了数据与代码。

 

 

 

 

所以直子并没有死去。她一直都活在MAGI之中。律子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所以才会对MAGI那么执着。执着到不顾一切。

 

 

 

 

 

 

 

但其实,律子是明白的。

 

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明白了。

 

 

 

 

 

 

母亲直子,并不在那里面。

从来、都不在。

 

存在于MAGI内部的,不过只是数据的集合体,是数据化的思考模式而已。

即使模仿了直子的人格,MAGI也终究不是直子。

 

 

 

所有的执着与不甘,其实终究只是律子的幻想而已。

 

 

给予自己生命的母亲,只有唯一的一人。

而那个人已经不复存在了。

她放弃了生命,离开了这个世界。

 

 

 

 

所以,已经够了。

就算舍弃掉MAGI,也无所谓。

 

 

 

 

 

 

「前辈,已经、已经......」

 

玛雅双手掩面,无助地哭泣着。

入侵的过程仍在继续。

到了这一步,不管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律子望着正面的巨大屏幕。

初号机仍然蹲踞在地,没有动作。本部发生的这一切,他又知不知情呢。

但不知为何,总是觉得,他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跳动的警报,突然消失了。

 

 

画面闪烁着,全部变为了红色。

 

 

 

 

「...MAGI...已被完全攻陷...」

 

「律子......」

 

「没关系的......真的。」

 

律子回以一个略显苍白的微笑。

 

一瞬间,整座设施内的灯光都熄灭了。当再度亮起的时候,所有的仪器都自动开始了工作。

玛雅匆忙擦去眼泪,盯着屏幕,目瞪口呆。

 

 

「这、这是...」

 

「怎么了?」

 

「信号...这里正在发出初号机的停止信号!」

 

「可、可是...」

 

「嗯...看来和之前我们的想法一样...」

 

 

美里和玛雅的对话,其中的含义律子很清楚。看来之前,她们应该已经尝试过各种方法让初号机停下来了。

发送停止信号又有怎样的目的,律子也是明白的。

恐怕只是试探一下吧。想看看初号机是否真的已经无法控制。

 

 

看向了冬月。

他依旧不为所动。

 

 

信号发出后,初号机的状态仍然毫无变化。

AT力场的反应也没有消失。

 

 

这时,响起了 ‘ 滴、滴 ’ 的提示音。

操作员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是。嗯...?嗯...是,我明白了...」

 

 

接起通讯的青叶,一瞬间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又匆忙点了点头。

也许是那边的人给他下达了什么命令吧。青叶输入了几个指令,随后,对方的声音从所有扬声器里响了起来。

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吾是人类补完委员会议长,基路·洛伦兹。依照委员会的权限,现对MAGI进行接收。NERV本部的使命业已完成,由委员会赋予的全部权限也将即刻终止,特此宣言。」

 

「你、你说什么!」

 

冬月微微抬手,制止了美里。

 

 

 

 

「真是粗鲁的手段啊,基路议长。」

 

「...是冬月君啊,看来碇不在呢。事到如今,不知他还有什么打算呢。」

 

「之前已经说过了,初号机正在暴走中。在这种状态下完全无法使用。」

 

「能否使用,不是由汝来决定的。不过,汝等选择了束手就擒,这的确是明智之选啊。是碇指示的吗。」

 

「是赤木博士的判断。」

 

 

冬月平静地述说着。

其中不带有任何暗示。甚至都没有看律子一眼。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汝等肯配合,所有人都会平安无事。这一点吾等可以保障。」

 

 

而后,通讯被切断了。

 

 

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所有人都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唯有冬月,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在感慨着什么一样,露出微笑。

 

 

 

「副司令,接下来...」

 

终于回过神来的美里,这样说道。

冬月的目光依然落在正前方的巨大屏幕上。

 

「…似乎、终于要开始了啊。」

 

 

 

 

 

 

画面中,紫色的巨人站起身来。

右手紧握着朗基努斯之枪。

 

抬起头,仰望着Geofront的天顶。

 

 

初号机一定知道,有什么东西就要来了。

 

 

虽然律子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但她很清楚,距离决战的那一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美里。」

 

轻唤友人的名字。

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连串的变故一样,她一脸惊愕。

 

 

「怎、怎么了?」

 

「今天,明日香在哪里?」

 

「...应该是在家。怎么了?」

 

「上面马上就要变成战场了。现在让她来本部也不太安全。总之,还是让她快点去避难比较好。我还有个地方要去,先走一步了。」

 

看着屏幕中的初号机,律子这样说道。

 

「律子!?」

 

「前、前辈!!」

 

「玛雅,之后就拜托了。」

 

带着微笑,在她肩头轻轻一拍。

 

 

 

 

 

 

随后,律子转向冬月。

他也显得有些为难,但只是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

 

 

 

于是,律子独自离开了。

她并不后悔。MAGI也好,别的什么也好,都已是过去的事了。

倒不如说,她感到心脏正在加速跳动。

 

很快,那个时刻就会到来了吧。

律子一直在期盼着、也在抗拒着的,最终的时刻。

 

畅快地,轻松地,露出笑容。

 

 

 

 

 

 

 

 

 

 

 

 

 

 

 

 

 

 

 

 

 

 

 

 

 

 

 

 

 

 

 

 

 

在来到地面的过程中,伴随着阵阵爆炸声,发生了强烈的地震。

整个地下空间都在震动。从这样的威力上判断,大概对方是用了N2爆雷吧。

一路上,所有的电梯都已经停用了。大概也是因为MAGI被夺取的缘故吧。对方此举无异于表明, ‘ 任何人都不许上来 ’ 。

然而律子却顺着一条极其隐秘的路线,来到了本部设施之外。

 

 

外面,出乎意料的安静。

初号机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仰望着上空。

他在等待着。

 

 

不过,也还能听到些微弱的声响。似乎是引擎呼啸声。

抬头望去,这才发现。

Geofront的天顶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缺口。原因大概就是刚才的爆炸吧。

上方数千米的位置,有几架运输机低空掠过。

 

一,二,三......一共有九架。

 

 

随后,有什么东西从运输机上脱离了。在下落过程中,它们改变了形态,张开了巨大的羽翼。

 

集结成群,盘旋着缓缓降下。

向着这里而来。

 

 

 

白色的机体。量产型EVA。

 

NERV各支部建造的量产机,全都集结到这里了吧。

 

机体上并没有连接线缆。恐怕是因为搭载了S2机关吧。

曾经导致美国第二支部灰飞烟灭的神秘存在,无限能量的源泉,终于投入实用了吗。

但也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这只说明对方也有出色的科学者而已。

 

 

是由适格者驾驶的呢,还是搭载了傀儡插入栓呢。律子无从知晓。

但唯有一点是确定的。对方一定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

 

 

 

源堂与委员会、不,SEELE之间,很早以前就已经出现分歧了。

而今天,终于露出了獠牙。

将本部仅剩的最后一台EVA摧毁,为这场末日之宴献上祭品。SEELE正是为此而来。

 

 

 

 

 

然而,他们还不知道。

此刻操纵着初号机的少年,同样也在等待着这一天。

 

 

 

 

 

 

 

 

 

 

 

在距地面十几米的位置,EVA量产机收起羽翼,稳稳地降落在地。

手中持有厚重的战刃。

 

单调的面部构造,锐利的牙齿,血红色的巨口。像是爬行类昆虫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比起毫无生命感的使徒,它们更加让人感受到生理上的厌恶。

如果说这也是制造者有意为之,那实在是一种恶趣味。

 

所以,那些人所期望的补完计划,果然也是极其丑恶的东西啊。

 

 

 

 

 

 

「 ‘ 利用神的力量,让全体人类的心与灵魂合为一体,摆脱群居的形式,作为全新的生命体而生存下去。’ ...曾经这么说过呢。」

 

又想起了基路议长曾说过的这句话。

 

 

 

即使这是一个高尚的理想,律子也并不想参与其中。

哪怕这一次,他的理想会将人类导向一个全新的未来,一个与「上一个」世界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对律子来说,只要站在「真嗣」这边就好了。

无论发生什么。

 

 

 

 

初号机握紧了长枪。

在第一台量产机落地之前,它的身影已经原地消失了。

一道寒光自下而上闪过。鲜血四溅,白色EVA倒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在一秒钟之内。

烟尘弥漫,裹挟着砂石扑面而来。律子紧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

后方似乎传来某种异样的感觉。

 

 

 

回头望去。

大约十米开外的地方,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

 

 

 

「...好久不见啊,碇司令。」

 

 

律子抖落白衣上的沙尘,这样说道。

 

 

 

 

 

 

 

 

 

 

 

 

 

 

 

 

 

 

 

 

 

 

 

 

 

 

自从律子接受过SEELE的审讯之后,一直未曾在她眼前露面的NERV总司令,碇 源堂。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向律子这边。

和往日一样,一身黑衣。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不太一样了。

 

 

 

今天,他并没有戴上白色的手套。

 

本想问为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律子注意到了。在源堂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影。

不久之前还在最终教条区见过的,苍蓝色短发的少女,赤裸地站在他身后。

 

 

又一次,沙尘飞扬。

背后感觉到了强风。

 

 

同样置身漫天烟尘之中的源堂,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是在看着律子呢。

 

还是律子的身后,正与群敌激战的初号机呢。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到大结局了吗。

 

似乎不太激烈啊。(笑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