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薰嗣】Whisper 第五章

2024年02月2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88字 ⁄ 字号 【薰嗣】Whisper 第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4 views 次

《whisper》
原著:twig collins
翻译:穿过时间的海
校对:神明号机

 

Chapter five 第五章

 

----------
所有记忆都是那么生动。他已无余力追求普通的快乐与友情——他每天每天重复的仅仅是抑制那痛苦的渴望,将溢出的哪怕挨近就会划破指尖的记忆破片填回脑的深处。十年前的经历毁了他,他已无法自主选择光明的未来。他拼尽全力直到不再想起一切。忘记那些他最终也没能找到的答案……为什么只有他,不被允许为人所爱……
答案其实显而易见。火爆脾气的明日香总是不断地指责他,比如什么缺乏优雅的礼仪,而且笨手笨脚……自己和父亲、绫波、律子博士之间,都有着冰冷的隔阂。甚至那个神经大条总把他当小孩子的美里,也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划清了彼此的界限。其他人也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而不愿接近他……那时的真嗣只是个孩子,所以他不明白。但是,十年后,这个现在的他依旧对此难以理解……
//所以我不会像明日香那样大发雷霆……我知道,对着这种世界发脾气毫无用处……//
那么多难题循环在日常中,那么多隔膜难以打破,甚至还有无数“不可能”连语言都不足以表述……就这样,个体之间互相远离……
令人惊奇的是有办法可以让人们的心彼此融合——引发第三次冲击,按照约定的方式毁灭整个世界——但那又能意味什么呢?
长久以来真嗣度过了令人窒息的生活,如此漫长以致他不由得习惯于此;他已明白他的余生将在同样的空虚灰暗中度过……应该还会更差。这非常非常糟糕……就像冬二的离开,他被父亲强制去……即使那并非他所愿……
初号机驾驶员确信——至少从某些细小的方面来看,明日香的争强好胜最终让她精神污染,彻底崩溃。那种愤怒的焦灼感他体验过,就在EVA暴走时……
真嗣耳边至今还清晰重复着冬二的驾驶舱在初号机手里扭曲的声音。而后来他又在不断重复的自责中发现,那时他的惨叫不仅因为身心的痛苦,更是想极力掩盖掉那从驾驶舱四壁侵蚀而来的声响,似乎这样就不会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痛楚……但他的潜意识却在全力倾听……那金属的脆响终究刻骨铭心……

这从很多层面击垮了他。真嗣曾经确信他已懂得这个世界的残酷,也曾经认为可以保护自己,或者至少能够在自己能力内做到些事。他知道碇源度不可能爱他,他了解他有多残酷,那个人只是把他作为工具利用——既不了解也不关心。
……而他渐渐意识到父亲并非是那样;那家伙比十四岁少年能想象的更加残酷,那家伙甚至就没有把他当做人来看待。在初号机成为一个关键的零件之前,对于儿子什么的,他向来弃之不顾……
//你怎么能……你居然!!……//
少年的世界碎裂,崩塌,变成一片废墟……
——而在那之后,他遇见了薰。
初见之时,那少年又一次将他的世界地覆天翻……但这次却不再是痛楚——好像拨云见日,穿透迷雾,少年翩然而至;他晦暗的世界忽地被灌入了魅力与未知,变得广袤无垠,如此生动鲜活。
很快,真嗣不再小心地困惑于这个奇异的少年在他心中激起了怎样的涟漪,也无视壳中自己的喜怒哀乐……他开始重新感受到了什么,好像很久以前被这个壳隔绝的生命力重新涌入了身体,他如获新生,身边的人们不再那么遥远渺茫形同陌路。
直到那天,他才想起来,整个世界并不像NERV内部一样。NERV地下只有荧光灯冰冷的惨白,而世界——是沐浴在阳光里的。
真嗣知道,直觉告诉他在薰面前他可以畅所欲言,不必像过去一样谨言慎行,他不会误解他,更不会苛责——他早已数不清明日香多少次用狰狞又蔑视的表情在他面前砰一声摔门而去。薰只是笑着,温和而安静地微微侧耳,倾听他所有言辞——以及他未及脱口的话语……
那样心有灵犀的笑容……
//……当然,他听到的是我的心,我们心意相通。//
只有这个少年微笑着,卓然独立于另一个少年曾小心敞开的秘密心扉。好像神翅膀下鼓动的风,一个银色的奇迹;圣洁却空透易逝。在他的生命中瞬间划过璀璨的光华……十年间真嗣曾一再尝试形容那少年之于他的意义,尽管他知道那已不是言语能形容的。
那是薰,完美纯净的独一无二,闪烁着神性的智慧光芒……是的,任何人都会喜欢他,他可以拥有他所渴望的一切,甚至整个世界……
//……但是那样的他却喜欢这样的我……然后我,杀了他。//
痛楚仍在持续,多年以来深入骨髓,刻骨铭心。真嗣关了店门,抬脚跨进凉爽的夜幕。上帝啊,那痛楚穿透精神穿透时间完全投射在肢体上,撕心裂肺……他简直要疯了,他真的就要疯了……为了薰的死……不是么……
//我听到的那声音是他,是他没错,我知道那就是薰,我知道的……//
真嗣闭上了眼睛,不可抑制地颤抖,竭尽全力去忘记内心深处那旋搅般刺痛的甜蜜,甜蜜而炽热的——渴望。
//该死的渴望……滚吧滚吧都滚吧……我不能……我不想再有那样的感受了……求你了……//
比起父亲,薰的背叛更加令他痛彻心扉……
初见之时,少年是那么温柔。
//永远的……他的温柔是天性使然……//
滑过泪水的脸庞冰凉发痒,真嗣才意识到他又哭了,依然和以前一样无人知晓,漆黑街道如沉沦般寂静。黑发男子快步上楼,而他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冰凉的手指伸进口袋根本抓不住钥匙,如此剧烈地颤抖着……
//只属于那个人的温柔……只归于那个人的信任……那个人曾小心地捧起希望注入这躯壳……的确如此……然而……然后……//
/生和死对于我来说是等价的。/
真嗣下意识地握紧了拳,眼泪噼里啪啦地碎在公寓地毯上。
//对我来说怎么可能一样!你个自私的混蛋!你就没想过我吗……我希望你活下去啊……我是——那么需要你啊!!……//
那时冲击性的场景,即使过了十年还是每日每夜在脑海里突兀地重放;少年白皙的下颌仿佛反射着满月的银辉……薰抬头转向丽……对同类诉说着希望和未来……真嗣瞬间似乎明白了薰的感情,知道什么样的未来等待着自己;他会失去他……
……但是天使并不知道,世界并没有因为他的牺牲而停止坠入地狱的滑行,哪怕一瞬……天使也不知道,他让少年亲手粉碎了他生命里唯一的光……
//……他不知道,或许他也不关心……//
真嗣的心牵连着胸椎肺部,痉挛地抽痛着,虽然他已知道这扭曲的痛楚并非事实。他捂住嘴在一片泪花中把钥匙摸索着插进锁孔,跌跌撞撞地穿过门廊,然后慌张地关上门,靠坐在玄关里。他双手抱膝,脸埋在臂弯里,好像躲避什么看不见的敌人。牵动全身寒毛立起的意识中感受到了什么极度危险——又无比美妙的东西……
//是他……没错,是他是他是他……//
真嗣感觉自己的心以几近绝望的频率狂跳着,他大口地喘着气,目之所及的却只是溢出的更多的眼泪,精神似乎要崩溃了;慢慢地他想这样不行——平和一下心绪……激动成这个样子任何人都承受不来……
胸口中升腾起一种不甚清晰的感觉,随后就是花店里那时难以置信的情景,电影倒带般回放起来。当他僵在二楼时,蔓延过指尖的难以置信的感知……声音,转瞬即逝,想法,没有语言承载也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但是这飘渺却如此温暖,温暖真实得让人留恋,也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是薰……一定是的。
//是SEELE……让薰回来的吗……?//
亚当。使徒想要回归亚当,融合引发第三次冲击……毁灭人类。
/来,杀了我吧——不然你们将会灭亡。/
真嗣突然大笑,笑得声嘶力竭让人心碎,旋即又拼命捂着嘴蜷紧身子颤抖地啜泣着……上帝啊,如果薰想要这世界的话,那就给他好了!……不会有哪个使徒的死能如他般圣洁而唯美……世界应该把自己交给他仁慈的判听。
//……如果我是那个唯一存留下来的,唯一能战斗下去的……//
真嗣其实原本已经放弃,打算听天由命。但是最近,在SEELE和这……鲜活的记忆之间,那曾安然而触手可及的光明未来完全崩毁;而他,又不得不面对这与十年前无比接近的一切……
十年间形影相吊,他再没遇到任何一个像那逝去少年一般的人,让他真正地安心,从宁静中真正感受到快乐……
真嗣闭紧眼睛竭力排除杂念,试着与那不甚明朗的感觉再次心意相通。希望自己的心意能传达,希望那个也许是上帝,也许是天使,也许是薰本人的那个人——能听到……
//都是你的了……这个世界……这世间万物,都是你的……拿去吧。我不会再次与你为敌……绝不会了。//
再不会有明日香对他大吼大叫,再不会有美里小姐和冬二担心他依赖他,再没有真实的罪恶与恐惧……也没有什么碇源度……
显然,各个组织们都认为,严苛地对待他,强迫他按照他们的意愿而战都没什么不对的。真嗣也只能封闭自我,随波逐流,承受那些善意的目光,任凭那些温柔的手摆布自己,玩弄世界……
//毁灭,遗忘……这大概能好些吧?薰,没有你的日子已经够了。//
--------------------------
“嘿,真嗣……你还好吧?”
小号手调试着自己的乐器,偏过头来担心地看着他,乐队正在为接下来的演出做准备。真嗣和这人其实不熟,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知道,自己的表情大概是太过痛苦连附近的陌生人都注意到了……如果他没法维持一个至少看起来平常的无表情,这种情况就大概还得继续……
“啊……我很好……真的没什么……”

黑发的青年已经知道,出于文化的差异,大部分美国人都认为他天生少言寡语。他发现这种观点在任何时候对他都非常适合,他知道,如果他低着头,安静地和大家坐在一起,周围人便自然而然不来打扰他,不会有人认为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可不管你怎么回事儿,碇……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来搅我的局。”
只有克莱尔能看穿他的心事。
“嗯……嗨……”真嗣抬起头,想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却发现自己的脸办不到。害怕给别人添麻烦的青年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和她平时了解的他很不一样——已经恶劣到影响她今晚演出的情绪。女子已换上了及地的晚礼服,闪亮得如同流转在祖母绿上的星光。她将彻夜吟唱民谣,在被不夜光芒浸蚀的当代继续吟诵百年前凄婉静妤的故事——
//那正是我需要的……//
“克莱尔,你看起来真美。”
对于这赞美的话女子只是冷淡地耸耸肩,因为她不得不……真嗣也知道,在这略带轻蔑的态度背后其实不过是颗再单纯不过的少女心……
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心理式紧张的确已和以前有所不同。真嗣知道,如果他去追求她,一定可以成功……当她知道他们的距离已经太近,当她知道他对于她来说独一无二又无法割舍的时候,他就与会她失之交臂……
//一个金发碧眼的明日香……对我别无所求却惺惺相惜……坚定地直面人生,因为她害怕自己先被这个世界所压垮,害怕未知的一切……//
当然,他也有着同样的恐惧……谁说明日香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在她们两个之间,又要黑发青年何去何从?
//至少她遵从心灵的指引,竭尽全力地过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真嗣知道,他的生命中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生活对他是如此苛刻,他总有那么多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你就这么任凭他离开……你应该立刻冲下楼……只有那么几级台阶而已,明明不过咫尺之遥,你就可以看到你挚爱的人了。//
/那不是薰……不可能是薰……/
//还自欺欺人么,你就那样让他离开了!懦夫!//
“嘿,真嗣……”他慌忙抬起头,身边的钢琴师在小声叫他,把青年从乱麻般的思绪里惊了出来;真嗣看见他斜倚过来。
“我们来合一下这旋律好吧……?在克莱尔进来之前,我想听听合奏效果……”
真嗣点点头,拾起琴弓,同时注意到克莱尔意味不明的目光越过马提尼的杯子边缘,轻蔑地挑视他们两个。
//金发的明日香……吗……又略带美里小姐的风韵……//
乐队,无论其以何种形式存在,都是咖啡厅里不可或缺的元素。克莱尔在短饮鸡尾酒杯里倒入琴酒,苦艾酒,又加了一罐橄榄鸡尾酒。在真嗣的认知范围内,女士们喝的永远是马提尼……克莱尔调的又无疑是最烈的那种。
“我听说她又和他男朋友吵架了……不过这次是动真格的……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把你的东西全扔街上’了……”
真嗣不禁小声喷笑,想象这位金发女郎蹬着男朋友的屁股将他扫地出门的情景,同时,那位钢琴师正慌乱地翻着乐谱,避免和克莱尔眼神相撞。
“所以,就这么耗了一整个晚上……?”
钢琴师缩短脖子点点头,真嗣迅速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曲目列表,一晃神意识到,他平时演奏的部分大多被删掉了,只剩下了一些伴奏——在克莱尔演唱时候的一些伴奏,有时甚至什么都没有。除非她安排的是二重唱,否则演奏效果不容乐观……
//……这就意味着她是故意的……即使她没有,我也可以确定她会有更多的机会对我大吼大叫……//
那身晚礼服就是警告。金发碧眼的女子仰头将酒一饮而尽,高脚杯背光的晶亮底座在空中划出一道弧,钢琴师的流言蜚语在昏暗里涌动成不明的声响……小圈子里的一切都让真嗣察觉到,这一夜不会太好过。
-----------------------
不过奇怪,在整个第一部分的演出中,美人主唱并没有难为大家,虽然在每段曲子的开始和结束时她都会用惯常的冷漠目光瞟真嗣一下。她在曲子中加了一段二重唱,当然大提琴手非常满意这种安排,并且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出错。
克莱尔精神高度紧张,真嗣知道,这种情况下,她可能变得相当残酷,外界对她的任何刺激都可能让她瞬间爆发,去大骂那第一个出问题的人……但是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沉静带着独特的沙哑,温柔得能融化整个世界;声线里满溢着情感吟唱着人间的爱恨离合……真嗣不能猜测是否有什么经历让她的歌具有如此的感染力,但是克莱尔的蓝调真的唱得非常棒!
大提琴手喜欢看她边唱歌边踱步的样子,镏金的齐腰长发渐变着消融在空气中旖旎摇曳,鞋跟轻敲步态翩跹……那女子仿若画中人,而画中又嵌入了那无可匹敌的声线,真是太迷人了,真嗣觉得能为她伴奏实在是非常荣幸。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每当演出结束,乐手们各自收拾东西打道回府后,她就立刻拉上他去酒吧。
“……真嗣……我想我们得回去了……”
真嗣抬起头,很奇怪为什么这次她没有了那种特有的轻蔑和不快,当然,那种态度也不是针对他的。
//……这意味着,她喝多了。//
“我不怎么喜欢酒吧,克莱尔……但还是谢谢你……”
这是真的,尽管这大概是他今生唯一接触的酒吧——也许律子博士会说“这酒吧小得都不像个酒吧——他还是无法喜欢它,从精神上就有些排斥,闷热浑浊的空气,呛人的烟酒味,拥挤的人群……那些横冲直撞的人近得让人难以忍受,越是热闹嘈杂,真嗣就能越清楚地感到孤独。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孤独就趁虚而入,而他,独身一人太久了。
“哦,来吧,碇……一起来嘛……”克莱尔口齿不清地喊道,她踩着那双高跟鞋却站得异常的稳。真嗣亲眼看着她整晚都在灌酒,醉得不轻戒心全无,否则她不会和真嗣说话的。真嗣应该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真的……他一直在等着她迈出这一步,但这之间突然发生了那么多事;SEELE,还有——薰……
“你不想这样的,克莱尔。”
“什么样?!”金发碧眼的女子逼近真嗣,他能看出她正逐渐怒火中烧,夜晚的一切混杂起来,酒精让她声音沙哑,就好像她知道自己很容易情绪失控。
“你以为你足够聪明……你以为你了解我……但是,我知道你怎样看我……我知道一切都……”
真嗣目光迥然,话到嘴边却痛彻心扉,有那么一瞬间,真嗣真的觉得是站在十年前的桌边,打翻的咖啡壶冒着危险的热气,双眼空狞的明日香染了头发,变了口音,还学了爵士。
//这太疯狂了……现在处理这些还为时尚早……//
特别是他意识到他整晚真正在做的事——在等待,等待那个或许能出现在观众之中已逝的男子,等待那个并非人类的已逝的男子……
在真嗣伸出手抓住克莱尔肩膀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他会挨揍,但是她没有,她只是用混杂着恐惧和愤怒的眼神望着他,比起平日,这恐惧多得异乎寻常,黑发青年嗅到了对方呼吸中的酒气……
“克莱尔……”真嗣凝视着她,确保和她有足够的距离——尽量让她了解,“你并不想和我在一起。从来没这么想过。”虽然这样做真是缺乏教养和礼貌,但他不得不让面前的女孩清楚这一点。“我看着你只是迷恋于你美丽……并不是想拥有你,而且,如果你真正了解我,你同样不会渴求我的……你这样仅仅是因为你不敢面对你的前男友,或者惧怕分手后的空挡。我受够了你因为他不在身边就胡作非为,对,你会赶我走,因为你不关心任何人……”
“……这……太…过分了。”
克莱尔眼中噙着泪水,真嗣几乎不能相信着些话是他说出来的,他就那样直面她道出心中所想,没有愤怒,仅仅是叙述事实……但为什么听起来却如此残酷?!
//真的说出口了……我真的不敢相信这竟是我说的。//
“和你擦肩而过真的很难过,你要和谁在一起都随你,但我,不要再因你而心痛了,明日香。”
他抓着她的肩膀僵在那儿,直到克莱尔开口……

“明日香?”
真嗣放开金发的小女士,拎起琴箱,头也不回地逃掉了。
------------------------------
//哦哦~ Bravo!……//
/闭嘴。/
真嗣背着大提琴冲出酒吧,愤怒搅得他脑筋一片混乱,种种情感交缠纠结,胡乱滚成老大一团,叫他无从下手。
//哪里~是真的……我特别欣赏你把克莱尔当成明日香那一出儿,哎呀呀~真是太妙了……//
/你给我闭嘴!!!/
原来良知和自我可以如此鲜明地在脑海中辩驳,来自内心的讽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犀利……
//也许我是疯了……//
如果真的是疯了,心里反倒会好过些。但真嗣无论何时都愤恨地自知,他理智尚存;迷失在涌动的人涛中,青年已在崩溃和理智间徘徊良久……对他来说,也许地狱才是神赐之礼,在那里他可以不必再勉强自己,达成他人的愿望……
//……但我不知如何踏入地狱……我……//
明日香……上帝啊,为什么这言语之间会提及她?他曾经爱她吗?没有。他能爱上她吗?
克莱尔在真嗣心中激起的异样浪尖似乎终于拍得他明白,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可以知道……并非爱情……并非友情……
//……我们的命运也许可以有别样的轨迹。那时如果我们能更加成熟,在适合的时间地点相遇……如果我未曾见过薰……//
……这难道不比这样孤身一人好吗?
他却无法肯定。
太傻了,无论怎么想都太傻了。把克莱尔当成明日香,傻得都冒泡了……尽管,如果他足够幸运的话,事情也许会按照他的意愿发展:克莱尔也许会忘了他刚刚所说的话,以为那只是压抑了许久的一次爆发而已,针对的是那个曾经使他心痛的叫明日香的女孩……也许他还是可以继续在乐队演奏的……他喜欢他的乐队,他喜欢演奏……
//……当然,这也许也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你不会将布莉吉妲当做美里,在头上插朵花,或者把灌木修剪成薇拉的样子,因为她转身就变成了天使?//
——算了……某些部分除外的话……还是挺有意思的。
//……也许你不再会四处寻找薰,不会再期待他以某种形式出现……//
他开始动摇,他知道自从他开始在花店工作,他就开始动摇……开始怀疑死亡也许可以消弭,好像和其他痛失爱侣的人不同,他可以挣脱生死的束缚重获挚爱。
不,将理智消磨殆尽才是解脱。但生活看来是不愿给他这样的权利……
真嗣陷入思想的怪圈里,差点连停在他面前的车都没认出来。茶色的阻光玻璃,暗示主人的职业大概不甚光彩……车门打开,冒出两位难以辨认的戴墨镜的男士……
//大半夜地戴墨镜……你们够二的//
“碇先生,您必须马上跟我们走,立刻就走。”
SEELE,当然又是SEELE!他们打算透露给他些什么吗?他是否能窥见真相?又或者这帮人终于决定了结果了他然后弃尸荒野?
不过折磨他的好奇心还是压倒了一切;比起单纯的恐惧和迷茫,已成为青年的少年仍是……趋向真相——
//薰会再次成为“目标”么?不要……不要啊……//
——真嗣把他的大提琴放在汽车后座上,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汽车立刻关了门绝尘而去。
=================================================
作者语:
1. 这章可能写得有点多余,真嗣成了“检讨先生”,还和克莱尔发生了口角。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所以我会任这个故事发展下去。
2. 故事情节将在下一章迅速展开,我保证
3. 克莱尔大概不会再出现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